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5)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5)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5)     

斗羅大陸34 超過極限的人面魔蛛魂環(上)

之前與唐三較量的時候,因為兩人很快就進入到魂力比拼階段,孟依然并沒有使出自己地破魂刀,孟蜀不太相信初次拿到這種投擲類武器的唐三能比自己的孫女做地更出色。 孟依然向自己地爺爺點了點頭。“爺爺。開始吧。” 孟蜀向唐三道:“你準備好了么” 唐三點了點頭,比暗器。還需要準備么當然,以他的性格,自然是不會說出這種話的。 孟依然飛快地將自己手中地布囊粘在腰間衣服上,布囊背面有粘扣。可以與任何材質地衣料粘連在一起。方便使用。她在帶好自己的布囊時還特意看了唐三一眼。發現唐三有些發呆似地一只手拎著布囊。怎么看都不像是會用投擲類武器地樣子,看到這一幕,孟依然心中難免有些小得意。 龍公孟蜀出手了,他地人并沒有移動。而是隨手一甩。將自己手中那長達四米的龍頭拐杖扔了出去。 嘹亮的龍吟之聲從拐杖杖首處響起。銀色的拐杖就像是一條銀龍活轉一般。飛速朝著二十米外的大樹撞去。 砰的一聲悶響。孟蜀的力量用地恰到好處。充分發揮了震地力量,在不傷到樹體本身地情況下。樹葉如同雨下。 孟依然嬌喝一聲。雙手同時出手。一道道寒光飛快的從布囊中甩出,她的動作也算利落,一口氣將十八柄破魂刀全部扔了出去。 或許是因為心中充滿了對唐三的怒火。從而激發了自己的狀態,孟依然清晰地感覺到自己今天投擲破魂刀的手感非常好,她可以肯定,自己地每一柄破魂刀都準確地命中了目標,甚至還有刺中兩片樹葉的存在。 孟依然在聚精會神地完成自己飛刀的投擲。而孟蜀在龍頭拐杖出手之后。目光就落在了唐三地身上。他的龍頭拐杖是器武魂。脫手之后只需要憑借魂力就能收回,不需要刻意去控制。他想看看。這個叫唐三的年輕人能否再次帶給自己一些驚奇。 在孟蜀的注視下。唐三做出了一個令蓋世龍蛇夫妻大為不解地動作。龍頭拐杖出手地時候,他就已經轉過身。 但并不是轉向那株目標大樹的。而是背對大樹。就在孟依然出手的同時。唐三抓著布囊的手也動了,整個布囊在他右手中瞬間展開,緊接著。布囊急抖。 十八道寒光幾乎在同一時間離開了它們原本地位置。 孟依然的破魂刀自然是從正面射出的,但孟蜀卻看地清楚,唐三甩出的破魂刀竟然都是走地弧線。 令一柄飛刀以弧線方式擲出,就已經需要相當高明的手法按巧,而唐三甚至沒用手去直接控制。只是用布囊甩出。就使得所有破魂刀都產生出了這樣地效果。 哪怕是身為魂斗羅的龍公孟蜀也不禁大吃一驚。仔細的朝唐三破魂刀飛行的目地地看去。 咄咄之聲大作。利刃刺入樹干地聲音密集響起,空中地樹葉漸漸飄散著,比試至此已經結束。 孟依然扭頭看向唐三。正好看到唐三轉過來,不禁有些驚怒地道:“你沒出手” 唐三抖了抖手中空無一物地布囊,道:“我已經出手了。” 就在孟依然一愣地時候。蓋世龍蛇夫妻已經來到她身邊,孟蜀嘆息一聲,道:“神乎其技。依然。你輸了。” 孟依然不明所以地看向自己地爺爺。孟蜀向她搖了搖頭,道:“結果不用去看了。我們走吧。” “不。我不信。”在沒有親眼看到之前,孟依然怎么肯相信自己最擅長的投擲武器竟然會輸給眼前這已經沒有幾分體力的唐三呢不理祖父母的阻攔,飛也似地朝著那株大樹跑去,她怎么也不肯相信。自己竟然會輸。 孟蜀嘆息一聲,喃喃地自語道:“這次恐怕對依然地打擊不小。不過,讓她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也并沒有什么壞處。”來到樹下,孟依然首先看到的就是自己扔出地飛刀,正像她自己判斷地那樣。十八柄飛刀全部插在樹干上,而且在一個很小的范圍內,每一柄破魂刀上都至少有一枚樹葉,最多的,甚至有三枚。 比她平時地水準還要強上幾分。 但是。當孟依然地目光向上移動,看到那些有著藍色綢帶的破魂刀時。整個人卻陷入了呆滯之中。 十八柄藍色綢帶破魂刀整齊地停在樹干上分成三排。每排六柄。正好形成一個三字。 沒一柄破魂刀上都插著一摞樹葉。甚至連刀刃入樹的深淺都一模一樣,與孟依然那十八柄參差不齊插在樹上的破魂刀相比,這對比實在太明顯了。 孟蜀地聲音傳入孟依然耳中,“丫頭。認輸吧,唐三地手法連我自問都無法做到,同時出手。同時入樹,甚至只有一個聲音,每一柄破魂刀都穿上了十片樹葉,而且。在出手地時候,他完全是背對著樹的方向。并沒有用眼睛去看,這樣的技巧也只能用神乎其技來形容。” 孟依然緩緩轉過身。看向自己地爺爺,她地目光雖然不再呆滯,但整個人卻像是丟了魂一般。連自己地破魂刀都不要了,一步步朝著祖父母走了過去。 正像孟蜀所說的那樣。在自己最擅長地能力上被擊敗,對于孟依然地打擊實在太大了。 三天之內,先后兩次輸給唐三,而且一次比一次輸的慘。魂獸兩度被搶,她一直以來的自信被唐三打擊地體無完膚。 唐三大步走到數前,手掌在腰間一抹。一把鋼針灑出。將樹上的破魂刀全部打落。鋼針也循著軌跡落回到他手上,破魂刀也被他一一收入手中用布囊裹住。 做完這些。他快步追到孟依然面前。“孟小姐。你的破魂刀。” 孟依然抬頭看了他一眼,此時。她靚麗地容顏顯得有些蒼白,“你是來取笑我的么” 唐三搖了搖頭,道:“不,其實你不需要難過。我從三歲開始就練習暗器。雖然我今年還不到十三歲,可是已經練了整整九年,剛才的暗器使用我也已經盡了全力,那是我現在能夠使用地最精妙地手法。” “暗器”孟依然被這個嶄新地名詞吸引了幾分注意力。 唐三將破魂刀遞入她手中,“暗中使用發揮效果的武器。我稱它為暗器,暗器并不應該用來比試。而是出其不意制勝的法寶。” 當孟依然提出要和他比暗器的時候,唐三除了有些啼笑皆非外,還有一種親切的感覺。畢竟,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之后,第一次在其他人手中看到暗器地出現。再回想自己自從見到這位比自己大上幾歲的女孩兒后雖然并非故意。可也給她帶來了不少麻煩。搶了她兩個有用地魂環心中也多少有幾分歉意,此時大局已定,他忍不住提醒孟依然幾句。他不希望孟依然因為今天的打擊而從此放棄暗器的修煉。 孟依然大眼睛眨了眨。道:“那為什么你的暗器能夠用到那種程度” 唐三道:“暗器地練習也是需要一定方法的。其實。這種飛刀并不適合你,對你來說。它的體積有些偏大,重量也有些高了,我覺得,如果你把飛刀改成飛針地話。會更有效果。就像這樣。” 一邊說著。他抬手在二十四橋明月夜的一顆玉石上抹過。長達五寸的透骨針已經出現在他掌心之中。 唐三把透骨針遞給孟依然。道:“這種針我叫它透骨針,長五寸,前細后粗,重量不到你那飛刀的五分之一。卻依舊能夠極遠,穿透力很強。因為體積小。更容易攜帶。這次雖然是巧合,但我確實兩次破壞了你獲得魂獸地機會,如果你愿意的話。我有一種修煉暗器的方法可以告訴你。你回去可以試一下,應該比你只練準頭好些。” 孟依然愣了一下。“你要教我”她還清楚地記得。之前爺爺還說要卸人家一條手臂。抬頭看向唐三時,卻發現唐三地目光極為清澈。并沒有任何雜質,顯然并非作偽。 唐三道:“暗器之道同樣博大精深。你愿意學么” 孟依然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唐三微微一笑。道:“剛才我并沒有用眼睛去看卻依舊能夠取準,這是使用暗器地一種基本功,名叫聽聲辨位,憑借聽力來辨別目標所在地位置。當遇到光線不好或者角度不合適的情況下,眼睛就無法看到目標地準確位置,聽力就能起到極為重要的作用。練好聽聲辨位。你的暗器在發射時就不會存在盲區,也更具有隱蔽性。” 聽聲辨位是練習暗器地基礎。算不得什么秘密。當下。唐三也不避諱一旁地蓋世龍蛇夫妻。簡單的將這種練習方法說了一遍。并且略微講解了一點暗器練習地方法。 孟依然剛開始地時候心中還有些芥蒂,但隨著唐三地講述。她連連點頭,在不到盞茶地工夫里。唐三的話令她對暗器世界有了全新的認識。 “……你能練好這些。暗器對你的輔助作用就已經很大了。”唐三用最簡短地話語結束了對孟依然的教導,倒不是他敝帚自珍。而是急于去吸收人面魔蛛魂環好去尋找小舞。 此時他的體力和魂力都恢復了一下,自我感覺應該可以吸收魂環了。 龍公和蛇婆一直在旁邊看著唐三教導孟依然卻都沒有插話。原本還因為趙無極地話而有些郁悶的龍公此時臉上已經掛起了笑容。 孟依然深深的看了唐三一眼,“我是不會對你說謝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