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5)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5)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5)     

斗羅大陸42 大師是魔鬼(上)

戴沐白倒在朱竹清身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整個人的身體都在微微顫抖。8 小舞頭上的蝎子辮已經變得散亂,不斷滴落著汗水,紅唇嗡動。 唐三扶著馬紅俊和奧斯卡的身體靠在他們自己的竹筐上,然后取出多余的負重。此時的他,同樣是眼前一片朦朧。但是,意識中還有一些東西在支撐著他。 對于其他人來說,懲罰,或者說是訓練已經結束。可對于他來說,還沒有。 扶著放水桶的桌子,背負著十五公斤的重物,唐三勉強站起身,一步步朝著前方邁動。 雖然不用再攙扶其他人,但此時他腳下的步伐已經完全踉蹌。 “哥,我陪你。”小舞同樣扶著桌子站了起來,但是,她卻只邁出一步,整個人就已經撲倒在地。她的身體情況雖然比朱竹清好了不少,但之前他卻背著寧榮榮走了一段不短的距離,極限同樣來臨。 “小三。我也陪你。”說話的是戴沐白,同樣背起自己的負重,戴沐白踉蹌的追到唐三身邊。兩人相互對視,蒼白的面龐上勉強擠出一絲看上去有些怪異的笑容。同時伸出自己的右手,在空中相握。 下一刻,這在整個“懲罰”過程中承受最多的兩人已經同時摔倒在地面,步了其他同伴的后塵。 史萊克七怪,七個人受罰,此時也躺下了七個。 大師眼看著他們一個接一個倒下,卻始終未動。直到唐三和戴沐白最后同時昏倒后,他臉上才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不拋棄,不放棄,很好。很好。” 弗蘭德帶著趙無極和其他幾位老師悄然出現在大師身邊,“大師。你也很好。夠狠。” 大師沒有理會弗蘭德言語中的不滿,揮了揮手,“趕快帶他們過去吧。” 包括大師在內,眾老師趕忙卸下孩子們身上的竹筐,抱著他們朝學院內而去。 當唐三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在宿舍中。溫熱的感覺從四面八方傳入體內,那暖融融的舒適險些令他呻吟出聲。 定了定神,唐三發現,自己著的身體在一個大木桶中,木桶內滿是褐色液體,奧斯卡就在另一邊,還在木桶中沉沉的昏睡著。8由于宿舍內多了這么兩個大木桶,此時已經顯得擁擠不堪。 隨手攪動身前地液體,不算太濃郁的藥味撲鼻而入。唐三鼻子動了動,心中頓時明白了幾分。 來到這個世界后,他雖然沒有仔細研究過這個世界的藥物,但也大概知道一些,這個世界的藥材和他前一世有很多相像之處,此時這大桶內的液體應該是用一些藥材煮成的,而這些藥材地作用是以舒筋活血和固本培元為主。難怪在那樣的劇烈消耗之后,醒來時卻并沒有太多痛苦的感覺。只有雙腿略微酸痛,身體略微有些發軟。 后來唐三才知道,大師為了維持桶內的水溫。每過一定時間就要給他們的桶內加入一些熱水。女孩子們是雇請的村里的婦女幫忙添加的。 木桶旁貼著一張紙條,上面留著大師的字跡。 “醒來后到食堂吃飯。”看到吃飯二字,唐三頓時覺得肚子里咕嚕一下,似乎想了一聲,饑餓感頓時涌起。 從水中站起后,他才發現在兩個大木桶旁還擺放著另外兩個小一些地桶。里面盛放著清水,顯然是給他們沖洗身體用的。清水可不是溫熱的,當唐三浸泡在其中的時候不禁機靈靈打了個寒戰,頓時覺得精神大爽,全身那種酸軟的感覺也漸漸消失了。 匆匆洗凈身上的藥液,換上一身干凈的衣服,唐三這才走出了宿舍。他驚訝的發現,外面居然已經是星斗漫天。寂靜的夜晚中。蟲鳴鳥叫間或響起,給人一種靜謐的感覺。 用力伸展了一下自己地身體。全身骨骼發出一連串噼啪之聲,仿佛整個人都已經伸展開了似的。深吸兩口新鮮的空氣替換了體內的濁氣,大步朝著食堂走去。 遠遠的,已經能夠看到食堂的燈亮著,當唐三走進食堂地時候,發現一個人正坐在那里大吃。 聽到腳步聲,正在吃喝的這位回頭看向小三,正是戴沐白。魂力修為令他比唐三醒得更早。 “小三,快來吃。味道還真不錯。”戴沐白地邪眸雙瞳已經完全恢復了正常,看到唐三,頓時一臉微笑。他們已經不止一次的同甘苦、共患難,那種惺惺相惜的感覺根本不需要用言語來表達什么,彼此對視之間,已經能夠感到對方的友誼。 走到戴沐白身邊坐了下來,食堂的桌子上還有六份食物,顯然是給他和其他人準備的。桌子上同樣留有紙條,也是大師的字跡。 “吃完飯,把餐具刷干凈。房間內桶里地水倒掉,清洗干凈。不得睡覺,天亮前修煉魂力。清晨集合上課。” 晚餐十分豐盛,一大碗香氣撲鼻地燉肉,足足五個雪白的大饅頭,還有一碗濃湯,一盤蔬菜和幾個水果。 肚子地抗議令唐三來不及和戴沐白說話,立刻開始了大快朵頤,風卷殘云一般將面前的食物一掃而光。 爽,很爽,非常爽。在體力大量消耗之后,食物的補充似乎能令人感受到身體在飛速吸收其中養分似的。 戴沐白在唐三大快朵頤的時候就已經吃完了,靠在桌子上看著他,眼看他已吃完,才說道:“小三,大師可夠狠的,這可比以前弗蘭德院長還要猛。看大師留言的意思,恐怕以后我們的日子不好過了。以前大師都是這么教你的?” 唐三搖了搖頭,道:“老師以前教我的大都是一些理論知識,這樣的訓練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不過,昨天老師對我說過,作為一名魂師,身體是基礎。我能夠承受住超越極限的人面魔蛛魂環魂力的沖擊,和身體狀態是分不開的。只有強健的身體,才能承受更多的魂力。可能就是因為這樣,老師才決定讓我們增強身體的基礎訓練吧。” 戴沐白苦笑道:“這可不是增強那么簡單。大師對我們的訓練完全是按照極限安排的。要不是我們身體素質好,這一次恐怕躺上幾天都起不來。不過那桶奇怪的液體似乎也有一定的作用。” “餓死啦,飯在哪里?”一道身影風風火火的從外面跑了進來,也顧不上和唐三、戴沐白打招呼,直接就撲向了桌子上的食物。 來的正是小舞,看著她那紅撲撲的小臉,唐三頓時流露出一絲微笑。顯然,小舞也已經從極度消耗之中恢復過來。 小舞一邊吃著,也看到了桌子上的字條,同時向唐三比劃了幾個手勢,意思是等自己先吃完再說。 從昏睡中清醒過來,吃過了飯,唐三此時覺得身體懶洋洋的一點都不想動,學著戴沐白的動作,也靠在桌子上,看著小舞毫無淑女形象的大吃著面前的食物。 給女孩子的食物除了饅頭是兩個以外,其他的都和他們一樣。小舞的嘴雖然不大,可吃起東西來可不含糊,一會兒的工夫就已經將面前的食物吃的七七 第四個來到食堂的,并不是另一個達到三十級以上的奧斯卡,而是朱竹清。 朱竹清走進來的時候,臉上神色很平靜,直到看見戴沐白,才有些故意似的板起幾分面孔,但從她的眼中,唐三明顯沒有看到任何排斥的情緒。 朱竹清吃東西的動作就要比小舞優雅多了,細嚼慢咽,每一個動作看上去都是那么優美,在優美的動作背后,是速度。要不是眼看著她面前的食物飛速減少,唐三真的很難相信以她這種看上去慢悠悠的動作居然能夠吃的這么快。 “好舒服,吃飽了。”小舞毫不避諱的直接靠在唐三的肩膀上,“小三,你后來又跑了那兩圈么?” 唐三苦笑搖頭,“沒,你昏倒后,我和沐白也暈了過去。醒來時就已經在木桶的藥水中了。” 小舞俏臉突然一紅,坐直身體,低聲道:“你也沒穿衣服么?” 唐三一愣,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小舞吐了吐舌頭,“我們宿舍里留下的字條上寫著,不用驚慌,你們的衣服是村子里的婦女幫忙脫的。到食堂吃飯。” 唐三呵呵一笑,道:“小舞,你臉紅的樣子真可愛。像個蘋果。”一邊說著,他寵溺的捏了捏小舞的臉。小舞只是不滿的瞪了他一眼,但卻并沒有阻止他的動作。 戴沐白道:“奧斯卡他們三個還沒起來,看樣子是累得慘了。我們回去修煉吧,還不知道明天大師會帶給我們怎樣的魔鬼訓練。” 唐三點了點頭,就要去收拾自己的餐具,卻被小舞阻止了。 “走吧,這刷鍋洗碗的可不是你們男人該干的事情。交給我們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