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9)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9)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9)     

斗羅大陸53 史萊克金斗魂級戰隊(中)

同樣的,奧斯卡也得到了他專用的銀斗魂徽章和相應的金魂幣儲值卡。 第三個自然輪到了唐三,在所有人中,唐三的戰績無疑是最好的,不論是一對一、二對二還是團戰斗魂,他都取得了全部勝利。 “千手修羅:因本月之前的上一次參加斗魂已經時隔三月以上,且之前沒有五連勝以上的成績出現,因此,本月之前獲得的斗魂勝利將不與本月連勝場次累計計算。 一對一斗魂,本月成績二十八連勝,其中五連勝以上場次五場,十連勝以上場次十八場。獲得積分,一千八百五十五分。 二對二斗魂,三五組合成員,二十八連勝,其中五連勝以上場次五場,十連勝以上場次十八場。獲得積分,一千八百五十五分。 團戰斗魂,史萊克七怪團隊隊員,二十八連勝,其中五連勝以上場次五場,十連勝以上場次十八場。獲得積分,一千八百五十五分。 月初積分為二,本月獲得積分,總計五千五百六十五分,目前總積分為五千五百六十七分。斗魂徽章提升至金斗魂級別。” 別說唐三和史萊克七怪,就連一旁站著的敖主管聽到五千五百六十七分這個數字的時候,也不禁呆住了。在他的記憶中,還從未有過一名鐵斗魂魂師能夠在一個月之內獲得如此之多的積分。竟然直接從鐵斗魂跳到了需要五千積分才能夠達到的金斗魂。如此情況別說是索托大斗魂場,恐怕在整個大陸所有大斗魂場上也從未出現過。 接過沉甸甸的金斗魂徽章,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一個月的努力終究沒有白費。 “不好。”馬紅俊突然怪叫一聲。 戴沐白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有什么不好的?” 馬紅俊瞪視著唐三道:“三哥這一下弄了個金斗魂徽章,那我們以后再參加團戰斗魂豈不是要和金斗魂級別的團隊作戰么?我們怎么打得過?一個銀斗魂級別的皇斗戰斗都已經是險勝了。” 聽胖子這么一說,眾人頓時明白過來,團戰斗魂是按照團隊成員最高斗魂級別和最高魂力級別計算的。也就是說,有一名金斗魂成員存在,他們就必須要參加金斗魂級別的斗魂。一時間眾人不禁愣住了,怪異的看向唐三。 唐三苦笑道:“看來積分一下拿的太多,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 他們是這種想法,站在一旁的敖主管可不這么看,“這個,我想你們根本不需要擔心。”敖主管一臉苦笑的看著他們,“各位,別說是金斗魂級別,哪怕是銀斗魂級別的隊伍,恐怕你們也很難遇到,除非再出現一個皇斗戰隊。” “為什么?”唐三好奇的問道。 敖主管道:“一般來說,獲得積分都是循序漸進,連勝是很難達到的,像你們這樣快速獲得積分的情況,我這么多年來還是第一次見到。按照正常情況,三十級的魂師中,也只會出現鐵斗魂和銅斗魂。根本就不會出現銀斗魂的存在。只有到了四十級以上,隨著實力增加,自身武魂的優勢展現出來,在同級別中擁有一定優勢,積分才會快速增加,提升到銀斗魂,甚至更高級別的金斗魂。像你們這樣,三十級就達到金斗魂戰隊,我連聽都沒聽過。星羅帝國什么情況我不知道,反正咱們天斗帝國所有大斗魂場,都再沒有第二支三十級的金斗魂戰隊了。哪怕是三十級的銀斗魂戰隊,恐怕也不會超過五只。而且也很難有比皇斗戰隊再強的團隊了。所以,你們完全可以認為,在同級別中,你們是最強的。” 沒有對手?史萊克七怪都笑了,除了唐三以外,他們之中最大的,年紀也才不過十五歲,作為魂師,誰不希望自己的實力強大呢? 一個共同的聲音出現在他們心中:我們史萊克七怪是金斗魂級戰隊了。 剩余的四人也分別計算了自己的積分,在二十八場團戰連勝的保證下,無一例外,都在千分以上,順利的獲得了銀斗魂徽章。 直到出了大斗魂場,眾人還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此時,他們都已經在大斗魂場找了個僻靜的洗手間換回了自己的衣服。 看著夜空中亮閃閃的繁星,奧斯卡喃喃的道:“一個月,真的才一個月我就成為銀斗魂了?今后每再參加一場斗魂,都能獲得豐富的金魂幣?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手臂上突然一疼,奧斯卡機靈靈打個冷戰,委屈的看向身邊的美少女,“榮榮,你干什么掐我。” 寧榮榮柔美的小臉上流露著人畜無害的微笑,“我看看疼不疼啊,疼的話,就不是做夢。”作為兩名輔助系魂師,能夠這么快獲得銀斗魂資格,他們的感觸自然是最深的。 奧斯卡并沒有因為寧榮榮掐的是自己而有什么不滿,揉了揉自己被掐疼的地方,一本正經的道:“我決定,這個月不洗澡了。” 唐三笑道:“那沒問題,只要你別和我住一個房間就行了。否則,我不能保證會不會在你睡著了散發臭氣的時候把你扔到河里。” 一邊說著,還做出一個投擲的動作,頓時引得大家都笑了起來。 皇斗戰隊的隊員們在相互攙扶下朝著居住的酒店走去。 盡管他們的傷勢都在葉泠泠的九心海棠下治愈,但因為之前石家兄弟和獨孤雁都中了唐三的人面魔蛛劇毒,此時身體依舊很虛弱。更重要的是,這次斗魂敗北對他們精神上的打擊十分嚴重。 葉泠泠攙扶著獨孤雁,奧斯羅攙扶著玉天恒,狀況算是最好的風鈴鳥魂師御風攙扶著石家兄弟,看上去就像是打了敗仗的殘兵一般。 七人在沉悶的氣氛中走著,正當他們即將回到酒店的時候,一個人突然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天恒。你還認得我么?”有些怪異的洪亮聲響起,令心情抑郁的玉天恒在驚訝中抬頭。 借著月光,勉強看清攔路者的相貌,他略微遲疑片刻,“你,你是,啊,叔叔。您怎么會在這里。” 攔住皇斗戰隊去路的,正是大師。 大師走到玉天恒面前站定,“我們單獨聊聊。” 玉天恒此時甚至已經忘記了戰敗的抑郁,趕忙點點頭,向隊友們示意,讓他們先回酒店。 皇斗戰隊等人一聽這個人是玉天恒的叔叔,自然也沒有多說什么,直接走回了不遠的住處。 “叔叔,您這是……”看著大師,玉天恒喉中突然有些哽住的感覺。盡管大師離家已經有很多年了,但他還清楚的記得,在自己小時候,這位叔叔經常抱著自己玩耍,那時候,他的臉也不向現在這樣僵硬。父親作為嫡長子,每天都要和爺爺學習管理家族事務和修煉,童年的時候,陪伴自己更多的就是眼前這位叔叔,甚至可以說,在很長一段時間里,玉天恒是將眼前的大師當成父親看待的。 大師眼中流露出一絲柔和的光芒,在玉天恒肩頭拍了拍,“看樣子,這些年你過的不錯。三十九級了,小恒終于長大了。” 玉天恒眼圈微紅,剛剛經受了挫折的他,突然見到親人,那是一種找到了寄托般的感覺。哽咽著道:“叔叔,您跟我回家吧。其實,爺爺其實一直都惦記著你。爸爸也是。” 強烈的情感波動從大師眼中掠過,輕嘆一聲,淡然道:“你爺爺雖然是族長,但家族內,卻并不只是由族長說了算的。我早已被趕出家族,不在族譜之列。我還能回得去么?你爺爺和爸爸他們還好么?” 玉天恒點了點頭,“他們都很好。只是爺爺年紀大了,已經不怎么管事了。族內的大部分事務都交給爸爸管理。叔叔,您知道么,我曾經不止一次看到爺爺對著您的畫像發呆。他,他一定很想您回去看看。” “別說了。”大師突然有些暴躁的打斷了玉天恒的話,整個人的身體略微抽搐了幾下,良久無法平靜。 玉天恒識趣的沒有再吭聲,但看著大師,眼中卻流露出濃濃的濡慕之情。 曾幾何時,大師那雙溫暖的大手抱過他,領著他玩耍,給他講魂師中的趣事。在玉天恒整個童年之中,這些記憶比其他所有的一切都要深刻的多。 作為家族長孫,爺爺和父親對他的要求都是極為嚴厲的,關心的只有他的魂力進步和魂技使用,只有大師,只有眼前這位叔叔,才真的帶給了自己一些屬于童年的快樂。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