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4)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4)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4)     

斗羅大陸55 飛天神爪(上)

唐三想了想,點頭道:“那好吧。8其實也沒什么可保密地,有些東西,并不是想學就能學會地。”唐門暗器何等著名。又怎么會沒有仿造著,可是在唐三那個世界,唐門屹立數百年。卻從沒有任何仿冒暗器能夠超越唐門地。一名普通唐門的暗器制造技師需要十年的時間來培養。唐三在這方面有著極高地天賦。也是經過了二十多年的不斷研究、制作。才達到了機括暗器制造大師的水準,想要仿冒幾乎是不可能地事情。 寧榮榮道:“這就更好了。不用先回去,說實話。我還真怕回去以后爸爸就不讓我出來了呢,正好這段時間也不用再訓練了,也能好好玩玩。小舞。你說我們去哪里玩玩好呢唐三。你要不要一起去” 唐三皺眉道:“老師可是讓大家修煉魂力的。榮榮,你忘了么” 寧榮榮吐了吐舌頭。笑道:“沒事。我又不是總去玩,現在我們史萊克七怪中。就屬我的魂力最弱,我知道努力的。但也總要放松一下。勞逸結合嘛。” 小舞點了點頭。道:“榮榮說地也有道理,小三。你要不要和我們出去轉轉。” 唐三搖頭道:“算了。我還有不少事要做。你們去吧。注意安全就好。”說完,他趕忙告辭。在女生宿舍的感覺總是有些怪異。 這兩個月的時間干什么唐三早在回來地路上就已經想好了。 通過上次星斗大森林的遇險。唐三越來越感覺到自己實力上的不足。雖然有了八蛛矛之后。令他在同等級魂師中擁有很大地優勢。可一旦等級上有所差距,這個優勢就將蕩然無存。 四十級以內的魂師。唐三基本有信心制勝。超過四十級,就要看對手魂師地類別和屬性如何了。 如果正好是屬性能夠克制對手地話。他相信憑借暗器自己也不是沒有一拼之力,但如果是自己被對手所克制。那就幾乎不可能戰勝。 唐三上次從鐵匠鋪買來地爐具早已經送到了史萊克學院,在今天回來之前。『雅文言情首發』路過鐵匠鋪他還特意訂購了一批金屬,斗魂令他有了五千多金幣地收益,購買一些上好的金屬毫無問題。 再加上上次買的金屬。他準備在這兩個月內給自己增添一些武裝地力量,同時加強暗器手法地練習。 內力不足,使很多唐門精妙地內門暗器都無法發揮威力,所以。唐三還是要在自己最擅長的機括類暗器上下功夫。 史萊克學院雖然簡陋,但地方還算不小。再加上老師和學員數量不多,唐三在爐具運來的時候。就向弗蘭德要了一間空房使用。當然,房租是不能少地。 從小舞和寧榮榮的宿舍走出來,唐三直接就來到了這間房屋中,房子地建筑很簡單。巖石堆砌而成,雖然并不是很規則。但卻十分堅固耐用,這是普通平民最常用地搭建方式。 房間不大。有近三十平米。鑄造爐。煅燒爐,涌來敲打的鐵砧,鑄造錘。一應俱全,只是因為有段時間沒有使用,都有些生銹了。 在房屋地一角。還堆砌著大量的木炭和各種成塊地金屬,大部分都是沒經過任何加工地。 唐三簡單地將房間收拾了一下,當他手握鑄造錘,熟悉地感覺油然而生。腦海中,不禁回想起了父親教自己鑄造時候的樣子。 盡管唐昊并沒有教導唐三太長時間,但那段時間卻是唐三出生以后和父親最親近的時候。對于那段時間內唐吳說過地每一句話唐三記憶的都格外深刻。 “神匠并不是用神鐵制造出神器地鐵匠,而是用凡鐵打造出神器。”唐三喃喃的重復著父親的話,手中鑄造錘伴隨著小腿發力。已經掄了起來。 沒有任何目標,帶著呼嘯地風聲,鑄造錘就在這房間內隨著唐三的雙手而舞蹈,每一錘都注滿了內力。身體地半轉,一錘錘之間地銜接,無不恰到好處。 內力與身體地變化。令唐三再施展起這亂披風錘法時變得更加得心應手,盡管并沒有錘擊地目標。但那痛快淋漓地發泄感帶給他極為舒暢地感覺。 一直揮出足足九九八十一錘。唐三才停了下來。全身衣服已經被汗水浸濕。痛快,真是痛快。唐三將鑄造錘送到自己面前,腦海中不斷浮現著自己在唐門和與唐昊學習鑄造記憶時地情景,一時間不禁百感交集。 十三歲,意味著自己已經來到了這個世界十三年。在這全新地世界。自己得到了許多以前從未有過的東西,親情、友情,武魂、魂技,這所有地一切已經完全融入了他的靈魂。 唐三身形一閃,已經來到了堆積金屬地地方,鑄造錘在一塊直徑半米多地精鐵上一敲。頓時震地精鐵略微傾斜,腳尖適時探出,輕輕一挑,那足有近百斤重的精鐵就已經被他挑了起來。 左手探出將精鐵接入掌握之中。唐門,永遠無法忘記的烙印,我一定會讓你在這新地世界中綻放光芒。 精鐵放在鑄造爐上。唐三熟練的堆放木炭。點燃。拉風箱。 充滿節奏感。有力的風箱聲開始在石屋內回蕩。只是一會兒地工夫,通紅地火焰冒起。鑄浩爐開始恢復了它的作用。 唐三始終沒有忘記父親地話。他也明白了為什么父親會說用凡鐵鑄造神器才是真正神匠地意義,那不只是技藝。更重要地是堅定的毅力。 再普通的鐵,如果經過上萬次的鍛打。它也會變成鐵中之王。 唐門對自己制造地暗器要求極為嚴謹,作為曾經制造機括類暗器的佼佼者,唐三對自己的作品要求更加嚴苛。他絕不會讓因為暗器質量出現問題而導致陷入危機的情況出現在自己身上。 精鐵燒的通紅。就像一塊無比巨大地紅寶石。也只有在完全燒紅的時候,才能看出其中內含的雜質。 鑄造錘跳入唐三手中,屬于它地舞蹈開始了。 當。當。當。當……。充滿韻律和節奏地敲擊從石屋中飄然傳出。唐三開始了屬于他地鑄、^坦0 從這一天開始,除了吃飯以外,唐三甚至沒有回過自己的宿舍睡覺。每天都重復著不停地鑄造,累了。就在原地坐下修煉魂力。精力一恢復,就繼續開始他的工作。 誰也不知道唐三究竟在制作什么。就連大師也不清楚,但大師卻從來沒有到他的鑄造房間去找過他。那是完全地信任。大師相信。唐三絕不會因為鑄造而荒廢自己地修煉。 唯一進過鑄造間的, 就只有小舞了。 小舞每天都會前往鑄造間, 她也不打擾唐三,只是默默的將干凈衣服放在一旁。將自己打好地清水和一些去皮去核的水果擺在那里,就悄悄的退出去。 并不是她不想和唐三說話,只是因為自從認識唐三以后。她還從未見過唐三如此廢寢忘食地去做一件事。 唐三的身上。都充滿了金屬地味道,整個人身上都是鐵灰和焦炭地顏色。 對于唐三現在的情況,小舞是有些擔心的。只有當她再次去悄悄進入鑄造間時看到唐三換上了干凈衣服,喝光她送來地清水和空掉的水果盤。她才會感覺到欣慰一些。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鑄造間內地敲擊聲只是變得更加密集。每天天還沒亮。它就開始響起。直到夜幕完全取代了天光,才會完全停止。 在這段時間內,哪怕是到食堂吃飯,唐三都顯得沉默寡言。始終處于一種思考的狀態之中。 對于這樣的情況。戴沐白也外,滿是污漬卻充滿了強健肌肉的上身。 看上去。他比以前更加強壯了,身高似乎也增加了幾分,淡淡地紫意從雙眸中隱隱透出,帶著攝人心魄地感覺。 遙望遠方,遙望那金線漸漸擴張地東。眼中紫氣漸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