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5)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5)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5)     

斗羅大陸66 幽香綺羅仙品(上)

唐三微微一笑,這才向大師、弗蘭德和柳二龍行禮,“老師,讓您擔心了。其實,獨孤前輩把我抓來并無惡意,只是查看了一下我八蛛矛內蘊含毒素的特性而已,獨孤前輩看我天賦出眾,決定教導我一些有關毒武魂的知識。你們怎么和獨孤前輩沖突起來了?” 聽了唐三的話,別說是大師三人,就連獨孤博都有些愣住了,他們誰也沒想到,唐三居然會這么說。 大師有些疑惑的看著唐三,從自己弟子臉上的神色中他看不出任何破綻,“真的是這樣么?可是,剛才獨孤前輩說他已經把你殺了?” 唐三笑道:“那只是獨孤前輩和您開個玩笑吧。以獨孤前輩的身份、地位,又怎么會向我這個小輩下手呢?” 獨孤博看著唐三的背影,心中各種情緒紛紛浮現,高帽子誰都愿意帶,唐三的話反而是替他做了掩飾。尤其是聽到唐三最后一句時,獨孤博那老臉也不禁有些發紅,確實,以他的身份地位來難為唐三這樣一個小輩,確實令人恥笑。 唐三轉身看向獨孤博,依舊是一臉微笑,“對了,獨孤前輩,您昨天說要給我講講關于獨孤雁身上蛇毒的特點,我發現,她的蛇毒還是有辦法解除的,回頭我和您探討探討,您看如何?” 獨孤博聽到唐三提到獨孤雁,心中頓時一驚,他知道,這是唐三在告訴他,已經找到了治療自己孫女身上劇毒的方法。 隨著唐三這番插科打諢,獨孤博的情緒也漸漸冷靜下來。權衡利弊之下。心中殺機緩緩收斂起來。 因為他發現,如果殺了眼前這四個人,對于自己來說不但沒有任何好處,恐怕還會帶來不小的麻煩。先不說柳二龍和大師背后的藍電霸王龍家族,單是他們所說,唐三地父親,才是真正令自己頭疼的大麻煩。從唐三的天賦。以及大師他們之前的語氣,獨孤博自然猜得出大師他們是不可能欺騙自己的,畢竟,那時候他們都以為唐三已經死了。 而如果自己不殺他們,有了唐三這番掩蓋,這份仇視自然就會化于無形之中,要是這小子再能把自己和雁雁身上的毒素反噬解除,那反而是一件好事了。 獨孤博是何等的老奸巨猾,想清楚這些,臉上地陰寒頓時收斂起來。很自然的道:“好,稍后我們就討論一下。沒想到,你這幾位師長對你還挺關心的。剛才我試探了一下他們的實力,卻險些吃虧呢。” 弗蘭德三人面面相覷,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之前他們都能清晰的從獨孤博身上感受到強烈的殺機,可這老怪物怎么搖身一變。變成了試探呢? 獨孤博走到唐三身邊。抬手親切的在他頭上揉了揉,向大師三人道:“你們的這個弟子確實很出色,坦白說,我想收他做我的傳人。老夫從來沒有向人解釋地習慣,今天為了這小子,就破例一次。剛才我只是想試探一下,你們是否有做他老師的資格。你們很不錯,雖然實力并非頂尖的,但甘愿為朋友而死這份胸襟。令老夫佩服。” 獨孤博后面說的幾句話到并非虛言,盡管他一向心胸狹窄,從來都是只憑自己的好惡做事,但對于大師三人從容赴死還是有些欽佩的。 弗蘭德看著一臉平靜地獨孤博,突然有些啼笑皆非地感覺,再看看獨孤博對唐三那親切的樣子,一時之間。他也拿不準這是怎么回事。 唐三道:“老師。你們先回去吧。獨孤前輩在用毒方面的造詣博大精深,我的藍銀草也擁有毒的能力。我想和獨孤前輩學習一段時間,您看行么?” 大師疑惑的看著唐三,他當然知道獨孤博在毒魂師中的地位,如果他是真的愿意教導唐三,那么對于唐三來說自然是天大的好事。但他此時卻始終覺得有些奇怪。這獨孤博前后之間地變化實在太大。 但是,人都是有些怕死的,獨孤博自己也解釋過了,現在他們怎么也不好再去置疑。 獨孤博淡然一笑,道:“怎么?你們不放心把小三放在我這里么?還是怕我搶了你們的弟子?放心好了,我已經證明過你們有做他老師的資格,就不會再和你們去搶。這孩子的天資令我很是吃驚,少則半年,多則一年,還你們個全身完整的弟子就是。雖然接觸時間不長,但我還真有些喜歡這小子。” 弗蘭德向大師使了個眼色,向獨孤博微微施禮,道:“毒斗羅一向一言九鼎,既然您這么說了,那剛才的一切都只不過是誤會而已。我代表我們三個為之前地沖動向您道歉。小三能夠和您學習一段時間是他地運氣。只是,這孩子跟隨我們多年,就像我們自己的親生孩子一樣,不知道我們在他向您學習地這段時間能不能來探視他?” 獨孤博淡然道:“當然可以,不過不要太頻繁了。” 聽了這句話,黃金鐵三角三個人才算放下心來。大師向獨孤博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就麻煩前輩了。” 獨孤博看了一眼身邊的唐三,淡淡的道:“不麻煩,一點都不麻煩。”抬手一甩,三顆藥丸分別落入黃金鐵三角三人手中,“含著此藥離開,不會受我毒陣影響。此藥可重復使用。今后你們再來時不要忘了。”弗蘭德微笑道:“那好,晚輩三人就此告辭。改天再來拜會前輩。” 獨孤博點了點頭,也不阻攔,任由三人離去。大師在臨走之前,眼含深意的看了唐三一眼,終究還是沒說什么,在弗蘭德的幫助下向山下而去。三人雖然魂力耗損不小,但只要小心一些,走出這落日森林還是沒什么問題的。 看著三人離去的背影,獨孤博收回按在唐三頭上的手,冷冷的道:“小子,你為什么要替我掩飾?我需要么?” 唐三扭頭看向獨孤博,“這是我們的交易。你答應要替我做三件事,難道你忘了么?” 獨孤博哼了一聲,“那是要在你能替我和雁雁解毒的情況下。不過,我越來越懷疑,你真的只有十三歲?簡直就是個小怪物。時間也差不多了,如果你不能通過我的考驗,一樣要死。” 唐三突然笑了一下,“老怪物,你不是說自己一向信守承諾么?剛才你似乎對我的老師們說過,你會把一個身體完整的我交給他們。” 獨孤博橫了他一眼,“我是說過,不過,尸體也同樣可以是完整的身體。” “你……”唐三愕然看向他,獨孤博卻已經向山上行去。 其實,在獨孤博收斂殺機的時候,就已經決定放過黃金鐵三角和唐三了,他在將唐三抓來的時候,也沒想到在這些人背后還有那么多連自己都會感到麻煩的勢力存在,真的殺了唐三,對他沒有一點好處。只會帶來大量的麻煩。盡管他做事全憑喜好,也并不是沒有任何顧忌的瘋子。 所以,獨孤博已經決定,就算唐三通不過他的考驗,不能替他和孫女解毒,他也不會再向唐三下殺手。他之前說過,他有些喜歡唐三,這句話并非作偽,唐三在這短短時間內表現出的一切,令獨孤博真的有些生出了愛才之心。 大師三人下了山,并沒有急于離開,這座山有獨孤博的毒陣保護,出去之后就是魂獸的海洋了,三人魂力消耗都不小,就在山腳下停住休息。 弗蘭德壓低聲音,向大師說道:“小剛,你說那獨孤博真是要教小三?”劫后余生的感覺終究還是不錯的,只要能活著,沒有人愿意死。但此時冷靜下來,他卻明顯感覺到這件事有些問題。 大師搖了搖頭,沉聲道:“這里面一定有問題,但是,以獨孤博的身份,如果不是有特殊的原因又怎么會和小三那么親密,而且他似乎對小三的話有些忌憚。” 弗蘭德頷首道:“不過,不管怎么說,小三暫時應該還是沒有危險的,否則獨孤博也不會放過我們。尤其是他已經知道了小三的來歷,如果再向小三動手,那就是自找倒霉了。能夠成為封號斗羅,他自然是聰明人,這種大麻煩換作誰也不愿輕易承受。” 大師輕嘆一聲,道:“現在也只能寄希望于此了。這件事回去以后不要和大家說,就告訴他們唐三被我們安排潛修。一個是不要影響其他孩子們的修煉,另外,我們也要暫時把這件事保密,除非能夠找到唐三的父親,否則我們不能再輕舉妄動。封號斗羅的強大,果然不是我們所能對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