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3)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3)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3)     

斗羅大陸78 唐三左手昊天錘(上)

猝不及防之下,泰坦只覺得自己的大腦宛如被針尖刺了一下似的,腦海中一片眩暈,雙眼更是傳來強烈的刺痛、灼燒感。如果不是此時他壓力外放,令空氣為之扭曲,對唐三的目光產生了一定的折射效果,情況只會更加糟糕。 泰坦給予唐三的是力量氣息上的壓迫,而此時唐三給予他的,卻是精神上的沖擊。在這一刻,唐三終于知道自己服用了望穿秋水露后,紫極魔瞳的變化是什么。那就是目光實體化攻擊。凝練的紫極魔瞳,已經變成了一種另類的精神沖擊,就在這關鍵時刻,在他即將崩潰的時刻,產生了巨大的作用。 大腦受到沖擊,泰坦自然無法再控制自己釋放的威壓,悶哼聲中,竟然向后退出一步。 空氣中的壓力陡然消失,唐三只覺得身體周圍一空,龐大的壓力消失,他的身體不禁劇烈的晃動起來,如果不是背后有四根八蛛矛插入地面,在失重的剎那,他恐怕就已經跌倒了。 再次噴出一口鮮血,唐三的臉色已是一片慘白,整個人搖搖欲墜,隨時都有倒地的可能。而也就在這時候,他清晰的感覺到體內奇經八脈中的陽維脈中傳來破裂的聲響,急速沖擊的玄天功內力已經將這一脈打開了一條裂縫。雖然并沒有全線貫通,但正所謂千里之堤毀于蟻穴,有了這道裂縫,距離突破就已經不遠了。 可是。唐三現在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那柱香還有五分之一長,而他此時已經無力再發動一次紫極魔瞳的精神沖擊,更不用說憑借內力支撐身體了。哪怕是泰坦再用之前三分之一地壓力向自己發動沖擊,自己也只有落敗的命運。 難道,自己真的要去做人家的家奴,加入他的家族么?唐三明白。這并不是自己大意,而是實力上的絕對差距。一種屈辱的感覺令他強打精神,挺直了胸膛。不論如何,他都決定要堅持到最后一刻,只要自己還沒有倒下,這場賭斗就不算結束。 用力地晃了晃頭,大力神泰坦足足眩暈了數秒才重新看清眼前的一切。那少年依舊強硬的站在那里,雖然狼狽,但他的眼神依舊是那么堅定。剛才是什么?他的魂技么? “你還要再堅持下去?要知道,那樣的話。恐怕會給你的身體帶來不可彌補的創傷。”泰坦沉聲說道。他不想毀了一個天才,他需要的是天才的加入。唐三地身體狀況他又怎么會看不清楚呢? 趙無極的聲音也在這時急切傳來,“小三,認輸吧。不要毀了自己的前程。其他的都可以再商量。” “不。”唐三說出這簡單的一個字,鮮血卻又止不住的沿嘴角流淌而下,“請繼續。” 他說的話不多,但此時此刻,全學院所有觀戰的師生卻不禁同時動容。這是怎樣的執著和傲骨,才能支撐著他說出這樣的話。 哪怕是泰坦,也是面露驚色。這個少年,實在太出色了。也正是因為如此,自己絕對不能放過。如果不能得到他地加入,那么,也只有毀了他。 想到這里,泰坦的目光逐漸凝聚。身體周圍的空氣再次波動起來。 藍銀草完全收回。緩慢而堅定。唐三徐徐抬起自己的左手,五指張開,他沒有去看泰坦,目光全部集中在自己的左手上。能否頂住這最后的時間,就看你地了。 濃郁地黑色光芒從掌心中涌出,漸漸凝聚成型。 一柄黑色的小錘子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唐三手掌之中。錘子不大,上面的花紋幽深黯淡。 但當它出現的那一刻,唐三整個人似乎又恢復了幾分力量似的。身體周圍都出現了一層沉凝的氣息。 泰坦的身體突然劇烈地震顫了一下。原本已經沖向唐三地壓力瞬間減弱,唐三身體晃動了一下。將錘子護在胸前,硬生生的抵擋住這股削弱后地壓力,堅毅的眼神閃耀著不屈的光輝。 “這是……”不只是泰坦大驚失色,一旁的泰諾也瞪大了眼睛驚呼出聲。 正在這時候,七道炫麗的流光從天而降,宛如七彩長虹一般席卷向唐三的身體。 剎那間,唐三整個人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皮膚失去的光澤重新煥發,低低的呻吟一聲,緩緩閉上了雙眼。 與此同時,一個渾厚蒼勁的聲音在從四面八方同時響起,“老猩猩,欺負小孩子算什么本事。好久不見,我們來比劃比劃好了。” 光影閃爍之間,包括趙無極在內,誰也沒有看清,場中卻已經多了三個人。 站在中央的是一名老者,他的左右手分別扶住旁邊兩個人的手臂,左邊,是一名相貌極美的少女,看上去十四、五歲的樣子,才一落地,立刻就朝著唐三的方向跑了過去。 右邊,則是一名儒雅的中年人。此時,那中年人掌心之中,正托著一座七彩光暈閃耀的炫麗寶塔。 唐三身上出現的七彩流光,正是與他掌中寶塔相連。 看到這三個人出現,大力神泰坦的瞳孔頓時收縮了一下,雖然他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可是面對這三個人,脾氣也不得不收斂幾分。 “我當是誰,原來是骨斗羅和寧宗主大駕。老夫有禮了。” 來的三人正是寧風致、寧榮榮以及骨斗羅古榕。 七寶琉璃宗的一門雙斗羅在宗主離開宗門的時候,一向只有一人跟隨,另外一人留在宗門內坐鎮。上次跟隨寧風致出來的是劍斗羅塵心,這次輪到骨斗羅了。 為此,劍斗羅與骨斗羅還爭執了許久,他們也都想看看,寧榮榮口中的天才少年是什么樣。 其實,寧風致三人早在唐三與泰坦賭約開始的時候就已經來到了這里。寧榮榮強烈要求父親出面阻止,卻被寧風致拒絕了。隱藏在暗處,寧風致的目的就是要看看,這少年究竟出色到什么程度。有他在,自然不怕賭約完成。此時,在唐三眼看就要抵擋不住的時候,寧風致才立刻出手,阻止了這場賭約之戰。 骨斗羅大刺刺的來到泰坦面前,“老猩猩,給兄弟個面子,這場賭斗就算了吧。我們宗主也看中了這小子。你就別和我們搶了。” 有強大的實力做后盾,古榕根本不需要繞什么圈子,直接就向泰坦表明了七寶琉璃宗的意思。泰坦的力之家族雖然規模不小,但和七大宗門相比,還差的太多。 在實力上,骨斗羅古榕完全有信心將他壓制。 魂師界一向都是以實力說話。破壞賭約固然違背了游戲的規則,但如果破壞者本身就是制定規則的人,又有誰會說些什么呢? 按照古榕對泰坦的認識,這天不怕地不怕的老頭子絕不會輕易放棄,哪怕面對的是七寶琉璃宗,以他那火暴脾氣也定要爭上一爭,不打一場是不可能的。 可令古榕沒想到的是,聽了他的話,泰坦卻笑了。盡管他那剛硬的面龐露出笑容顯得有些怪異,但古榕可以肯定,泰坦是在笑,而且他的笑容中還包含著諷刺的意味。 “老猩猩,你笑什么?” 泰坦哼了一聲,道:“你不是讓我給你面子么?好,這個面子我給了。這場賭約就此作罷,我沒贏,他也沒輸。” “哦?”古榕愣了一下,“這么給面子?老猩猩,這可不像你風格啊!” 泰坦嘴角牽動了一下,抬手指了指唐三,“老骨頭,你看清楚他手里拿的是什么再說話吧。虧你還是封號斗羅,難道連這點眼力都沒有么?” 古榕這才將目光落在唐三身上,順著泰坦手指的方向,正好能夠看到唐三左手之中所掌握的黑色小錘。剎那間,他的臉色也立刻發生了變化。 “他竟然是昊天……” 泰坦皮笑肉不笑的道:“知道就好。我這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你們恐怕也只能是自討沒趣了。哈哈,哈哈哈哈。”說著,被古榕稱作老猩猩的他放聲大笑,說不出的快意。 一邊笑著,大步流星的朝著唐三走去。 古榕看到了唐三手中的黑色小錘,寧風致自然也看到了,他的神色略微有些不自然,但很快就恢復了正常,一宗之主的氣度,卻不是古榕所能比擬的了。 古榕閃身來到寧風致身邊,有些急切的道:“宗主,他手上……” 寧風致打斷他的話,頷首道:“我知道了。難怪他如此出色,沒想到竟然是出自昊天。他姓唐,我早該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