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9)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9)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9)     

斗羅大陸79 身世之謎與昊天斗羅(中)

如果真的能起到很大的作用,那以后七寶琉璃宗在這方面豈不是要一直依這個孩子了么? 眼看寧風致流露出思索的目光,唐三卻并沒有多做猶豫,淡淡的道:“不知道寧叔叔想要那些暗器。” 寧風致回過神來,從唐三的語氣中他就看得出,關于暗器制作方法這件事顯然是沒的商量,唐三雖然只是個十幾歲的少年,但他流露出的沉穩冷靜以及之前展現出的堅毅,絕不是那么容易動搖的。 當下,寧風致退而求其次,向唐三道:“榮榮身上的暗器我們都看過了。就按照她身上的裝備那樣,我要五百套。每一套我出一萬金魂幣的價格,你看如何?” 唐三道:“價格沒問題,但有一點我要事先聲明。在這全套暗器中,不包括榮榮右手上的飛天神爪。我可以把它換成另一件無聲袖箭。其他的都不變。因為飛天神爪并不是暗器,攻擊性雖有,但更重要的卻是輔助。而且飛天神爪的材質很難制作,普通工匠難以完成。” “哦?”寧風致并沒有看到寧榮榮施展飛天神爪,此時聽唐三說才知道,女兒手上竟然還有一樣東西。不過他對之前寧榮榮身上所施展的暗器已經極為滿意,當下微笑點頭,道:“好,就按你說的。另外,我再額外支付給你一百萬金魂幣。作為你送給榮榮那株綺羅郁金香的報答。同時我也想問問你,那綺羅郁金香你還有沒有?如果還有的話,不論什么代價,我都愿意換取。” 哪怕是以寧風致的地位,九寶琉璃塔的誘惑也實在是太大了,那是令他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唯一機會。 可惜,唐三卻搖了搖頭,“綺羅郁金香作為仙品藥草,當世恐怕只有那一株。所有的仙品都不會重復存在于一個地方。或許大陸其他所在還有吧。可就不是我能找到的了。榮榮的那株,是我送給她地,怎么能要叔叔的回報呢?五百金魂幣足以。不過,有一點我要說清楚,我只負責最后的組裝。這中間各種零件的制作過程。就要請寧叔叔自己想辦法了。聽榮榮說,貴宗擁有專門的鐵匠鋪,這應該并不難。同時,由貴宗自己地鐵匠鋪來打造零件,將來補給暗器中地各種配件也容易的多。尤其是弩箭與鋼針之類。” 一邊說著。唐三從二十四橋明月夜中摸出一疊圖紙,仔細看了看后遞給了寧風致,“無聲袖箭、跺腳弩與靴間飛刃可以制作雙份零件。” 眼看著寧風致接過圖紙,一旁的骨斗羅忍不住道:“小子,你很會做生意啊!連零件制作都不管,你這五百萬金魂幣也賺的太容易了吧。” “骨叔。”寧風致向古榕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多言。 唐三此時對金錢并沒有太大的興趣,他更希望能夠盡快弄清自己地身份。淡然一笑,道:“如果寧叔叔覺得這個價格不合理。您可以降低,之前的價格也是您提出來的。我沒意見。” 寧風致微微一笑。道:“降低就不用了。就按照之前所說吧。雖然我并不是什么金口玉言,但七寶琉璃宗的信用還是有的。” 唐三點了點頭。道:“那就這樣吧,寧叔叔,剛才多謝您的幫助。如果沒什么事,我想回去休息了。關于暗器的事,請你們每打造好一百套暗器的零件,就送到這里來,我組裝完畢后,再交給你們。各種暗器上地消耗品就需要你們自行打造。” 寧風致并沒有多留唐三,親自起身將他送出了會議室。同時將一張金燦燦的卡片塞到了他手中,寧風致沒有說里面有多少錢,只是告訴唐三,這算是定金。余款等到暗器組裝結束后再付。^ 看著唐三走了出去,古榕忍不住眉頭大皺,“風致,你怎么就這么答應了?雖然我們七寶琉璃宗有錢,但也不是這個花法吧。” 寧風致點了點手上地圖紙,微笑道:“骨叔不必著急,唐三給的這圖紙極為詳細,不但標注了需要使用什么材料,還將每一個零件地鑄造方法都詳細標明。而且并沒有打亂順序,所有零件都是按照暗器本身進行歸類地。我們七寶琉璃宗也不乏能工巧匠,難道就不能組裝么?在我看來,五百萬金魂幣買這整套暗器的制作圖紙并不貴。退一步說,就算沒有這些暗器圖紙,您認為這五百萬金幣能夠換那一株綺羅郁金香仙品藥草么?” 聽了寧風致地話,骨叔的臉色才算緩和下來,喃喃的道:“如果是這么算,那似乎怎么都不虧。 一旁的寧榮榮有些聽不下去了,“爸,骨頭爺爺,你們怎么好像在算計我三哥?” 寧風致瞪了寧榮榮一眼,“傻丫頭,這不叫算計,爸爸身為七寶琉璃宗宗主,所做的一切都必須要為宗門考慮。好了,你也先回去吧。繼續在學院中好好修煉。” 寧榮榮不滿的瞪了爸爸一眼,求助的看向骨斗羅,但這次骨斗羅卻沒有幫她,只是向她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先走。 寧榮榮也離開了會議室,此時,這里就只剩下寧風致和古榕二人,憑借古榕的實力,周圍如果有人想要偷聽是不可能的。 “風致,你對那小子怎么看?他真的是唐昊的兒子?”古榕沉聲問道。 寧風致點了點頭,道:“應該不會錯。昊天宗的昊天錘不可能被模仿,據我所知,最近這些年以來,昊天宗并沒有什么直系弟子離開宗門,整體十分低調。只有當初唐昊失蹤。更何況這孩子也承認了他父親的名字叫唐昊。看他的年齡,也相差不多。真沒想到,唐昊就是離開了昊天宗,也培養出了這么一個出色的兒子。” 古榕苦笑道:“怎么可能不出色,畢竟,這個孩子是唐昊和那個女人所生。這小子不只是實力可怕,他的頭腦也很不一般。看他的樣子,本身應該是不知道唐昊身份的,在這種情況下,今天得到了消息卻依舊能夠勉強保持冷靜,這可不像是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所能做到的。假以時日,恐怕他又會是另一個唐昊。宗主,是不是……” 說到這里,古榕臉上流露出一絲狠厲的神色,右手在身前立掌如刀輕輕的比劃了一下。 “不。”寧風致斷然拒絕了古榕的提議,“骨叔,這樣的話以后不要再說了。雖然昊天宗一直凌駕于我們七寶琉璃宗之上,但我們上三門一向同氣連枝,從任何角度來看,我們都不能傷害這個孩子。雖然我也猜不出未來這個孩子能夠發展到哪一步,但從他的雙生武魂來看,或許,多年以后,他也會是一個教皇式的人物。對這個孩子,我們雖然無法將其拉入宗門,但也要盡一切可能與他交好。” 古榕有些不解的道:“為什么?難道就眼看著這么個威脅成長起來么?如果幾十年后他也成長為一名封號斗羅,昊天宗就將變成一門三斗羅。這樣一來,我們恐怕就要一直被他們壓在身下了。” 寧風致嘆息一聲,“您說的固然不錯,但我想的卻更要多一些,骨叔,您久不離開宗門,對外界的事也從不關心。但是,您有沒有感覺到,近二十年來,整個大陸魂師界有些過于平靜了。” 古榕神色微微一變,“宗主,您是什么意思?”更多斗羅大陸請進入 寧風致道:“我現在還記得,在我年輕的時候,大陸魂師界風起云涌,看得見、看不見的爭斗隨處發生。可最近二十年以來,這樣的爭斗卻幾乎消失了。整個大陸,兩大帝國魂師界都靜得可怕。但我卻隱約感覺到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或許,用不了幾年,魂師界的局面就會出現變化。” 古榕有些不以為然的道:“風致,你是不是有點杞人憂天了。大陸平靜在我看來是一個必然的趨勢。魂師界主要控制在武魂殿和我們七大宗門手中,彼此之間又是井水不犯河水,大部分魂師都依附于這兩方勢力之中,就算有不屬于兩者的,也是被兩大帝國或者是王國、公國所掌控。整體局面自然會變得穩定。這其中還會有什么變數么?” 寧風致苦笑一聲,“如果真的是這樣,那自然最好。但恐怕不是這么簡單。我已經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但現在還不能確定,一切還是小心一點為好。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旦大陸局面發生什么變化,我們七大宗門必須要團結在一起,下四門我不敢說,但我們上三門卻一向同氣連枝,只要我們上三門關系穩固,就不怕任何一方出現勢力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