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2)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2)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2)     

斗羅大陸89 唐三的第四魂技(上)

聽著弗蘭德的話,大師一陣心動,喃喃的道:“這,這樣真的可以么?” 弗蘭德堂而皇之的道:“有什么不可以的?至少這樣你們兩個的心都會好受很多。只要你們守住那最后一道防線,每天晚上不住在一起,卻可以感受對方的愛,這有什么不好?別說你們還只是堂兄妹,就算是親兄妹又能如何?你們只是相親相愛,對外人就說是兄妹感情,你那顆守舊的心也不會有什么意見吧。” 聽著弗蘭德的話,大師整個人呆滯在那里像一尊雕像,良久良久,大師嘴里才猛的蹦出一句,“弗蘭德,你他媽的為什么不早說。” 丟下這句話,大師猛的沖了起來,飛也似的朝著柳二龍狂奔而去。由于奔行過快,他的淚水在空中劃出兩道優美的水線。 二龍,二龍,我終于可以名正言順的愛你了。只要能愛你,又為什么非要有呢?精神上的愛戀也已經足夠了啊! 看著大師的背影,弗蘭德臉上流露出由衷的笑容,小剛,你這傻瓜,天天在一起耳鬢廝磨,難道你們真的能夠克制的住么? 眼看著大師朝自己發瘋似的跑過來,柳二龍心中頓時漏跳一拍。 大師幾乎是狂奔著來到柳二龍面前,瞪視著柳二龍那雙有些迷惘的美眸,突然,他猛的張開雙臂,用盡全力將柳二龍抱入自己的懷中。“二龍,我對不起你。” 僅僅是七個字,卻像是開啟了淚水的閘門。柳二龍只覺得眼前一陣模糊,以她那七十多級的魂力,此時卻半分力氣也用不出來。整個人完全是軟倒在大師懷中,淚水滂沱而下。 這句話,她等的已經太久太久。二十年了,正像弗蘭德所說,已經過去了二十年啊!這二十年她是怎樣過來的?就算她表面上再堅強,可終究也只是個女人。哪個女人不渴望被愛人所呵護?哪個女人不渴望自己能夠得到幸福。 或許是因為眼前的幸福來地太突然了,柳二龍只覺自己的身體似乎在夢中搖曳,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實。 弗蘭德悄悄的向趙無極、小舞等人揮了揮手。眾人緩緩退到一旁,將眼前這片寬廣的空間只留給大師和柳二龍二人。 毒陣外。因為幽香綺羅仙品的消失,最后剩余地幾頭魂獸也不甘的離去,隨著它們的消失,周圍已是一片寂靜。 “小剛,小剛,你知道我等了多久么?七萬多個日日夜夜。你可知道我是怎樣熬過來的么?你真的不在逃避,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了么?”柳二龍痛哭失聲,伏在大師地肩頭呢喃著。 大師用力的點著頭,“二龍。我對不起你,我發誓,以后再不會逃避我們的感情。雖然我們或許不能像正常夫妻那樣。但我一定一直守在你的身邊愛你。” 當下,大師將之前弗蘭德地想法說了出來,柳二龍一直伏在他懷中靜靜的聆聽著,當她聽大師說道有夫妻之愛卻無夫妻之實時,她明白,大師依舊沒能完全從那芥蒂中掙脫出來。可是,等了這么多年。好不容易眼前的男人肯不在逃避,至少他肯留在自己身邊愛著自己,又何必強求太多呢? 或許是因為收了小舞做干女兒。對柳二龍的心情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此時她心中只有順其自然的想法。順從的在大師懷中點著頭。先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半個時辰后,朱竹清順利地吸取了鬼虎魂環,和戴沐白一起走了回來。看上去,她的氣息似乎更加清冷,眉宇間多了幾分英氣,整個人也長高了幾分。雖然還沒有小舞那樣的高度,但如果只看外表。感覺上已經有幾分成人美女地風采了。 魂環對身體屬性的附加無疑也會令魂師的身體產生一定的變化。雖然史萊克七怪年紀還不大。但她們卻至少都有了三個魂環,魂環中附加的能量促進著他們身體的成長發育。臉上稚氣未脫,但外表看去,卻都已經近似成人。和一年前相比,每個人似乎都長大了幾歲,只要他們自己不說,恐怕很難有人想象的到,史萊克七怪中最小的現在還不到十四歲。 下一個回歸地是寧榮榮,她地臉色并不像奧斯卡那樣蒼白。之前在柳二龍重創麟甲獸的時候,奧斯卡始終陪伴在她身邊,遮住她地雙眼,不斷在她身邊安慰著她。直到寧榮榮開始吸收魂環,奧斯卡才跑到一旁大吐而特吐。吐完后,他將柳二龍制造的恐怖場景收拾了一翻。因此,寧榮榮吸收魂環后并沒有看到什么惡心的場面,情況反而比奧斯卡要好得多了。 此時,史萊克七怪就只剩下唐三還沒有回歸,眾人就在這毒陣之內默默的等待著。 柳二龍依偎在大師懷中,閉合著雙眼睡著了。二十年了,她沒有一天能像現在這樣睡的安穩。看著她睡顏上流露出的恬淡笑容,大師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滿足。 弗蘭德和趙無極坐在另一邊低聲聊著什么,看著大師和柳二龍現在的樣子,弗蘭德心中輕松了許多,臉上流露著難以掩飾的笑容。 朱竹清與戴沐白默默的坐在一起,雖然她的表情還是那么冷,但對于戴沐白幾乎是貼著自己而坐卻也并沒有反對。 寧榮榮和奧斯卡的情形也差不多,只是寧榮榮臉上的神色卻是溫柔的,主動靠在奧斯卡的肩膀上,面帶微笑的向他說著些什么,從她臉上興奮的笑容就能看出,她從第四魂環上應該得到了不小的收獲。 胖子之前消耗的魂力不小,獨自靠著一棵大樹修煉,凝聚自己的魂力。小舞在距離他不遠的地方,本來以她的傷勢最應該調息魂力療傷,可她的心卻怎么也靜不下來。 其他人都回來了,唯獨缺少唐三,她又怎么能不擔心呢?靠坐在那里,在心中,她不斷的為唐三默默祈禱著。不只是她,其他人不論此時流露的是怎樣神色,在眼底深處也多少都帶著幾分擔憂。盡管唐三自己說有絕對的把握,可是,他吸收魂環跳躍的等級卻實在是大了些。 一個時辰過去了。小舞告訴自己,吸收那么強大的魂環肯定是需要時間的。 兩個時辰過去了。小舞對自己說,應該還需要一會兒。 三個時辰過去了。小舞不斷的對自己說,快了,就快了。 四個時辰過去了。天漸漸的黑了。小舞站在那里,遙望著唐三消失的山峰,心中不斷的呼喊,哥,你怎么還不回來。 五個時辰過去了。夜,漸漸的深了。小舞眼中不斷流淌著淚水,任由誰來安慰也無法止住,此時,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哥,只要你能活著回來,哪怕你沒有半分力量,哪怕你變成了一個普通人,甚至是殘廢了,我也愿意。只要你還活著。 五個時辰的等待,是何等的煎熬,不只是小舞,其他人也都變得焦躁起來,如果不是大師阻攔,眾人已經不止一次要翻山去看看。 月光照耀大地,皎潔的光輝將史萊克學院眾人在地面上拉出一條條黑影。小舞的心,也漸漸變得冰冷而絕望。眼中的期待正在朝著死寂默默轉化著。 就在這時,突然,一聲清亮的長嘯響徹夜空。在這寂靜的夜晚之中,那中氣十足的長嘯是那樣的明顯。 就像是點燃了引線一般,史萊克學院眾人同時從地上跳了起來,小舞那近乎絕望的眼眸中興奮之火瘋狂燃燒,不顧一切的朝著山峰處拼命跑去。 “哥,哥……”她呼喊著,她的聲音因為哭泣已經變得有些沙啞,只想第一個見到那個宿命中的男人。 是的,那聲長嘯是屬于唐三的。山峰頂端,唐三修長的身影在月光下拉出一條長長的背影。他沒有憑借八蛛矛下山,而是高高躍起,背后藍銀草凝結成傘狀朝山下落來。 兩道身影,一條從天而降,一條拼命的狂奔,就在那一輪滿月的光輝中不斷的接近著,接近著…… 終于,那兩道身影就在山峰距離地面三分之一的位置重合了,兩道身影合二為一,緊緊的相擁在那明月見證的山腰處。 唐三變得高大了,身上的肌肉也更加結實,那溫暖的懷抱,就像一個最完美的窩,當小舞投入其中的一瞬間,她的人就已經在滿足中昏迷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