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9)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9)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9)     

斗羅大陸98 追魂奪命閻王帖(上)

唐三一直在刻苦的修煉,從未有一刻停止過,這種去感受野生藍銀草的全新修煉方式令他隱約中像是找到了什么東西的密碼。具體是什么,就要看一段時間修煉之后的變化了。 大師聽了唐三的解釋,微笑道:“好,那你就先回去吧。他們就算了。這些天的比賽也夠辛苦的。讓他們休息一下。記著待會兒換上衣服再出去,路上注意安全。” “好。”唐三微笑答應著,大師的話帶給他的是父親般的關懷和溫暖,微微向大師行禮后,也沒驚動觀看比賽的其他人,悄然從后面離開了。 史萊克學院眾人都在津津有味的看著比賽,大家都沒注意到唐三的離去。 反而是在參賽者觀戰臺另一邊,一雙陰沉的眼睛始終注視在唐三身上,當唐三從觀戰臺上消失時,那雙陰沉的目光也隨之消失了。 換好衣服,唐三悄悄的溜出了天斗大斗魂場。 此時,大斗魂場外除了一些沒買到票入場的觀眾和一些倒票的黃牛黨以外,到還算清凈。 出了大斗魂場,唐三快步朝著史萊克學院的方向而去。此時他心中就惦記著應該如何將自己的實力變得更強,還有藍銀草變化的奧秘。 現在還是上午,陽光明媚,溫暖的光線照射在身上給人一種暖洋洋的感覺。唐三很喜歡這樣沐浴在陽光下。一邊思考著修煉地問題一邊行走的感覺。全身放松,說不出的舒服。 不知道為什么,唐三覺得今天地路似乎有點長。雖然沉浸在對分心控制技能的思考中,但感覺上應該也已經要到學院了才是。 可抬頭一看,這里卻似乎距離學院還有一段不短的路。 難道是我今天走的慢了?唐三皺了皺眉,再次加快腳步前行。 走著走著,唐三的腳步突然放慢了下來,隱約中,他已經感覺到了一絲不對。 陽光明明撒在身上,可那種溫暖的感覺卻已經消失。反而有一絲淡淡的陰冷似乎在無形中從四面八方悄然涌來。 放緩的腳步停下,唐三眼底地光芒頓時變得警惕起來,周圍的一切似乎并沒有什么變化,過往行人絡繹不絕的從他身邊經過。從這里距離史萊克學院已經不算很遠了。 難道是我多心了?唐三回頭向自己走過的路看去,銳利的目光從周圍行人身上掃過,但卻并沒有發現有什么不對。一切似乎都很正常似的。 定了定神,唐三這才再次抬腳,向前走去,玄天功卻不自覺的凝聚起來。 他很相信自己的感覺,自從經過冰火兩儀眼中的鍛煉之后。這種感覺就變得分外明顯。敏銳的直覺令唐三心中那一絲不安正在不斷放大著。 但心態地沉穩卻令他沒有再次加快步伐,而是緩緩前行,同時盡可能的將自己的感知擴散,尋覓著周圍可能出現的蛛絲馬跡。 前行片刻,唐三突然停下腳步,臉色已經變得凝重起來。不對。絕對有問題。 雖然他的感知沒有發現任何問題,但唐三的心思何等縝密,從第一次停下腳步到現在,他一共走了六百零五步,按照正常的情況。現在自己應該已經抵達史萊克學院門口才對。 可現在看來,距離史萊克學院的大門還有一小段距離。人的步伐大小或許會有變化,但變化卻絕對不會差這么多。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但唐三立刻就警惕起來。諸葛神弩第一時間落入他掌握之中,也顧不得周圍還有路過的行人,他直接召喚出了自己地藍銀草武魂。 從那絲陰冷的氣息中,淡淡的殺機彌漫。那是足以威脅到生命的殺氣。 周圍突然變得很靜,之前在街道上應有地聲音竟然在這同一時間悄然消失了。 眼前的景物也像是蒙上了一層薄紗,一切都在這一刻變得不清晰起來。 一道淡淡的身影在唐三面前十米外漸漸變得清晰起來。 “不愧是史萊克學院最出色的弟子,警惕性果然很強。可惜,你發現的已經晚了。” 那是一名白衣老者。這個人唐三不只一次見過。就是那個蒼暉學院的帶隊老師。弗蘭德曾經提醒他注意過的七十二級魂圣,時年。 看到這個人。唐三的心不禁越來越沉,靜靜地注視著時年,道:“原來是蒼暉學院地老師,不知道您在這里攔住我有何指教?” 時年淡然一笑,道:“指教到沒什么,只是需要你消失而已。” 唐三冷然道:“為了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 時年嘴角處浮現出一絲冷意,“這些天我一直在尋找機會。可惜,你一直都和史萊克學院的其他學員在一起,令我無法出手。可你今天還是把這個機會給了我。真是可惜了,你不是我蒼暉學院地弟子。” “你要殺我?”唐三的瞳孔略微收縮了一下。 時年冷哼一聲,“怪只怪你太出色,史萊克學院戰隊實力雖強,但真正最強的一點正是在你身上,只要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那么,我們蒼暉學院就有進軍下一輪的可能。” 唐三冷笑一聲,“你以為殺了我,你們蒼暉學院就能戰勝我們史萊克學院么?” 時年淡淡的道:“殺你一個不行,我就繼續殺。殺到足夠為止。或許,下一個選擇那個叫戴沐白的學員比較合適?” 唐三看了看朦朧的四周,“你就在這里出手?別忘了,這里可是街道。你殺了我,也別想在魂師界立足了。” 時年笑了,他的笑容令臉上的皺紋看上去足以夾死蒼蠅,一雙陰鷲的眼睛中寒光閃爍,“我既然決定動手,就早已有了萬全準備。你指望和你們關系密切的七寶琉璃宗給你報仇么?放心吧,我不會留下證據給他們的。你看看,這里真的還是天斗城的街道么?” 周圍朦朧的景象突然變得清晰起來,唐三吃驚的發現,自己竟然站在一片荒郊野外之中,回首望去,隱約能夠看到天斗城的城頭。他立刻就判斷出,這應該是城外的一片小樹林中。 唐三的反應何等之快,手上早已完成了機璜的諸葛神弩就在周圍一切變得清晰的剎那間鏗鏘大作。十六根鋒銳的鐵精弩箭帶著強橫的穿透力眨眼間已經到了時年胸前。 光影閃爍,十六根弩箭一閃而沒。 但是,唐三的臉色卻在這一刻變得更加難看了。 沒有血,是的,十六根弩箭雖然沒入了時年胸膛,但卻沒有一絲鮮血流出,弩箭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連一絲聲息都沒有再發出。 時年有些吃驚的看著唐三手中的諸葛神弩,“那是什么?威力很強的武器。是魂導器?” 唐三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看著時年。 時年笑了,這一次他的笑容顯得很放松,“在同齡人中,你無疑很強。甚至我沒見過比你再出色的青年魂師。可惜,你與我之間的差距,并不是天才二字就能夠扯平的。你手中的武器不錯,可惜,你現在所看到的一切,身體所處的位置,都是我帶給你的殘夢之中。即使是我剛才讓你看到的真實景象,依舊是幻境。在我的殘夢里,我就是一切的主宰,別說你才只有四十級,就是和我同等級的魂師,也無法從我的殘夢中掙脫出去。” 唐三的臉色變得很難看,手中諸葛神弩重新收回到自己的二十四橋明月夜之中。 “唐三,你知道我一生中最大的樂趣是什么嗎?”時年臉上的笑容突然變得有些古怪,如果非要形容的話,或許變態二字很合適他現在的樣子。 “是什么?”唐三淡淡的問道。 時年微微一笑,道:“我這一生,最大的樂趣就是看著對手在我的殘夢中發瘋,直到死亡。馬上我就將看到一個被譽為天才的青年變成這樣,我已經感受到了自己的興奮。” “你一定要殺我?就沒有任何轉圜的可能?”唐三淡淡的問道。 時年的臉色突然變得獰厲起來,“我既然讓你看到了我,你認為我還會放過你么?不用試圖掙扎,一切對你來說都已經沒有任何意義。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如果人真的有靈魂,那么,你就用自己的靈魂看著蒼暉學院如何殺出預選賽,進入下一輪吧。” 唐三沒有再說話,而是在原地盤膝坐了下來,藍銀草自然成型,在他身體周圍布置出一層緩緩盤旋的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