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9)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9)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9)     

斗羅大陸98 追魂奪命閻王帖(下)

一道無聲無息的黑芒,已經到了時年身前。作為魂圣,時年的反應極快,這個時候他再想閃躲已經來不及了。雙臂在幾乎不可能的瞬間同時抬起,魂力極度凝聚。左臂微微一麻,那道黑芒已經沒入其中。就連他在瞬間不惜傷害自身極限催動爆發而出的魂力也沒能擋住。 砰—— 唐三整個人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在空中翻轉的身體重重的摔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他雙眼的光芒已經恢復了正常,一只手勉強支撐著自己的上身抬起,另一只手抹掉嘴角處的血跡。 雖然擋住了那道黑芒,但時年此時的眼神卻已經是一片呆滯,喃喃的道:“不,這不可能。你不過是一個剛過四十級的魂宗,怎么可能破掉我的第七魂技。” 唐三冷冷的看著他,扶著旁邊一株大樹,勉強支撐著自己的身體站了起來。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輸了。” “哈哈哈哈——”時年一陣狂笑,“我輸?你小小年紀,口氣倒是不小。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識破我第七魂技夢魘的。但你認為,這樣就能夠戰勝我了么?真是太可笑了。憑我七十二級的魂力,就是不使用任何技能,也不是你能破防或者限制住的。就算你破了我的技能,結局也不會改變。不過,在你死之前。我給你個機會。我很好奇,你是如何破掉我夢魘神技地。說出來,我可以讓你死的痛快一點。” 唐三倚靠著大樹站在那里。“你沒有知道的資格,還是做個糊涂鬼吧。閻王叫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再——見—— 時年先是愣了一下,緊接著,他地臉色突然變得怪異起來,整個人的身體已經完全僵硬在那里,右手抬起,指著唐三。想要說些什么,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他的雙眼仿佛要從眼眶中瞪出來一般。 唐三依舊冷冷的看著對手,對于眼前發生這一切,似乎早已經在他預料之中。 砰的一聲,時年的身體應聲倒地,七竅黑血橫流,整個人身上都已經彌漫著一層奇異的黑色,黑血在地面擴散,似乎在不斷掏空著他的身體。漸漸地,由內而外擴散到皮膚、骨骼,時年的身體竟然就那么在黑色中煙消云散。 時年真的是莫名其妙而死么?不,當然不。上天是公平的,運氣這種東西只是相對而言。他是死在唐三手中,或者應該說是死在唐三的算計之中。 身為七十二級魂圣的時年,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唐三的紫極魔瞳正是一切幻境的克星。如果是原本的紫極魔瞳,或許還會因為雙方魂力的巨大差距而無法破開時年地第七魂技。 但是,唐三的紫極魔瞳經過服用望穿秋水露后。就像火眼金睛一般,別說是第七魂技的幻境。就算是第九魂技,只要是幻境,一樣無法蒙蔽他的雙眼。 早在唐三發現不對的時候。他就暗運紫極魔瞳仔細觀察著周圍的一切,時年自以為唐三身處幻境之內,可其實唐三一直都知道他真正所在的位置。只是始終沒有發作而已。 四十一級與七十二級之間的魂力差距實在太大了,唐三知道,就算自己想要逃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從時年露面要殺他開始,他就在給自己營造機會。營造一個給對手一擊必殺的機會。唐三知道。那將是自己唯一活下去地可能。 所以,他一直在等。哪怕是承受幻境那樣痛苦的折磨。他也隱忍了下去,直到小舞即將真正受辱的時候他才爆發。盡管那時候并不是唐三想要尋覓的最佳時機,但是,當時地他卻已經忍無可忍。 以唐三的聰明,他會不知道藍銀草籠罩身體根本無法在幻境中保護自己么?不,當然不。他那藍銀草的使用,并不是為了保護自己,而是為了遮擋時年的視線而已。 在時年被遮擋的情況下,唐三從他的二十四橋明月夜中取出了一樣東西,一樣令他唯一有可能翻盤的東西。 唐門內門暗器排名第三,追魂奪命閻王帖。 沒有選擇機括類暗器,也沒有選擇自己制作出,能夠籠罩大范圍的子母追魂奪命膽。因為唐三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機會。 一旦失敗,以雙方地魂力差距,就算對手不使用殘夢武魂,死地也將是自己。除了閻王帖,唐三也想不出還有什么武器能夠破開對手的防御。 他甚至沒有使用任何控制技能去鎖定對方地身體,因為那根本不需要。一是因為唐三根本就沒有多余的魂力施展魂技,再就是,閻王帖需要鎖定對手么?如果是那樣,這件暗器還怎配排名唐門第三?還怎么會被譽為閻王的請帖? 那淡淡的黑芒,凝聚的卻是唐三全部魂力。這是唐三在修為超過四十級后,才擁有的一擊之力。 當初在冰火兩儀眼旁,唐三一共煉制了三枚閻王帖,此時,終于展現出了它那恐怖的效果。 閻王帖,效果兩重,又稱一帖雙殺。 劇毒,無解劇毒。哪怕在毒針入體的瞬間,將肢體斬斷,也無法阻止那毒素的瞬間擴散。 哪怕是唐三自己,在使用閻王帖的時候也需要將自己的玄玉手提升到極限,不敢輕易與之接觸。 除了毒以外,閻王帖更加恐怖的是它本身的構造。入體之后,它立刻就會碎裂散去毒素隨血脈傳遞的同時,碎裂的閻王帖也會跟隨血脈直接攻入心臟。 這既是一帖雙殺,閻王帖下從無活命者,哪怕是唐門自己,也沒有解毒的可能。并不是說閻王帖的劇毒就不能被解除。世間總是一物降一物,有毒自然會有解藥。 但是,閻王帖蔓延的速度實在太快太快,就算有解藥,也絕對沒有服下的機會。 閻王帖入體,只會感到微微一麻,它不會帶來痛苦,當感覺到不對的時候,就已經是死亡之時。以之前時年七十二級的魂力,也只不過是說了幾句話的工夫,整個人就已經化為了一灘黑水。 唐三沒有離開,因為他現在已經沒有了力氣,閻王帖是那么好發出的么?將內力凝聚于一點,需正好達到閻王帖本身所能承受的極限,再將其釋放,只有這樣,才能做到無視防御。 任何護體罡氣都無法阻擋閻王帖的侵襲,這才是它最可怕的地方。再加上特殊的手法,閃躲幾乎是不可能的。 在這個世界,或許會有所變數,畢竟,有些強大的防御類魂技未必就不能阻擋閻王帖的攻擊,譬如像當初唐三他們所遇到的玄武龜魂師。 如果玄武龜這個武魂修煉到一定程度,再加上事先有所準備把全身護住,也不是擋不住閻王帖。 可惜,時年是一位幻境魂師。防御他本就不是很擅長。更何況,他又怎么知道唐三會擁有如此恐怖而霸道的暗器呢? 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唐三看著已經化為一灘黑水已經令周圍地面一圈都變成枯黃,心中也不禁一陣后怕。 要殺他的,畢竟是一位七十二級的魂圣。 如果對手不是使用幻境,而是一位強攻系魂師,就算自己的閻王帖能夠擊殺對手,恐怕也會是一個同歸于盡的結局。 在他內心之中,強烈感覺到了自己實力的不足。 雖然在同齡人中,自己可以算是翹楚,但和真正的強者相比,還差的太遠太遠。 從如意百寶囊中摸出一片龍芝葉塞入口中,恢復著自己的體力,正在唐三準備調息一番,盡快返回史萊克學院的時候。他眼角的余光突然從時年所化的那灘黑水中看到了一團彩光。 一股強烈的驚訝涌上心頭。他對閻王帖劇毒的腐蝕性再清楚不過。 別說是衣物,就算是堅硬的寶石也會在那劇烈的毒素腐蝕下化為烏有。究竟是什么東西居然沒有被毒液腐蝕? 強撐著身體站了起來,唐三小心翼翼的接近到黑水旁邊,當他清晰的看到那彩光閃爍的物件時,整個人的瞳孔不自覺的收縮了。 那是一段骨頭,長約七寸,前端略微彎曲,生有三寸像是指骨一樣的凸起,從位置看,竟是一段縮小的左臂骨骼。 兩個字驟然在唐三腦海中擴散,令他的大腦頓時陷入了短暫的空白。 魂骨。 是的,這肯定就是魂骨,左臂魂骨。那擁有殘夢武魂的時年,竟然還有一件這樣的寶物? 唐三心中并沒有驚喜,而是恐懼。如果之前,時年用出這塊魂骨的效果,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