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3)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3)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3)     

斗羅大陸100 史萊克學院VS熾火學院(下)

或許會受傷,但他相信自己有這樣的實力。但是,他真的能夠那樣做么?不,不能。現在還不是暴露自己真正實力的時候。 在如此危機的時刻,唐三還有工夫去看一眼那釋放完抗拒火環,俏臉已經帶起一絲得意之色的火舞。 火舞很美,她的身材和小舞有些相似,只是比小舞略微豐滿幾分,暗紅色的大波浪長發一直垂到腰間,白皙的面龐,精致的五官,一雙閃爍著淡淡銀光的大眼睛。如果要為這次比賽選手排定美女座次的話,此女絕對在前五之列。 如果是別人看向自己,火舞一定會認為那是傾慕的眼神,可是,當她的目光與唐三接觸時,她看到的,卻是充滿了自信和執著的目光。唐三的嘴在動,雖然沒有發出聲音,但火舞卻依稀能夠辨別出他在說著什么。 “你們太天真了。” 沒錯,這就是唐三要說的話,下一刻,他的身體已經如同離弦之箭般飛了出去。而且,他選擇的,是最不容易突破的一個方向。攻擊最密集的火豹魂師七星彈。 火舞有些發愣。她不明白唐三為什么要這樣自殺式的沖鋒,他不過是一個控制系魂師啊!失去了控制,控制系魂師就什么都不是。難道他要和一名強攻系魂師硬碰么?而且還是強攻系魂師的第三魂技。這豈不是自殺? 更何況,火無雙、火云、火雨三人的攻擊馬上就會接踵而至。別說他無法沖出火豹魂師地阻擋。就算他有那個實力,只要火豹魂師將他的攻擊阻擋片刻,那么,他迎接的就將是來自背后的三人強力攻擊。 唐三真的是自殺?那又怎么可能。 火豹魂師眼看著唐三朝自己沖來不禁心中大喜,他那第三魂技火暴七星彈立刻排列成一個看似完美的陣型迎著唐三就撞了上去。對于自己魂技的威力他信心十足。尤其又是在兩名輔助系火星魂師地第三魂技增幅之下。論威力,就算比不上普通魂師的第四魂技,也已經相差不遠了。 沒錯。火豹魂師這第三魂技的威力很強,就算是唐三,被命中也必然會受傷。更不用說繼續阻擋后面的攻擊了。但有一點火豹魂師忘記了,或者說他根本沒想到這種情況的出現。再強大的魂技也要先命中對手的身體才有效果。 唐三從來都不是一名單純地魂師,從他來到這個世界之后就注定了他不是。因為他來自于另一個世界地唐門,傳承了唐門的頂尖絕學。 七顆分散開來的火暴七星彈真的就能夠封死唐三每一個前進的空隙么?七十顆或許可以,但絕不是七顆。 在火豹魂師眼中。唐三的身體似乎突然變得虛幻了。整個人身上都多了一層淡淡的光影,仿佛沒有一絲重量一般,在空中奇異的扭曲了幾下,踏著那玄奧的步伐,竟然就那么迎面從七顆能量彈中穿了出來。不但沒有碰觸到任何一顆,甚至沒有帶起一絲風聲。所有地一切,在他眼中都像是幻覺一般。 火豹魂師的瞳孔瞬間放大,他的實戰經驗也是相當豐富,雖然不知道唐三為什么能夠從自己地攻擊中就那么走出來。但他還是在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全力控制著飛出的火暴七星彈全力回飛,撞向唐三的后背。在魂技的控制上。這已經是他所能夠做到的極限。 可是,不論他的控制如何精妙,那七顆能量彈也依舊只是從后面追來,而唐三的身體卻在前進。 危機之中,火豹魂師的戰斗能力完全爆發出來,雙手在身前一橫,一團濃郁地火光從掌心中爆發出來。由于時間短暫,他現在所能做到地。也只是發出自己的第一魂技。火嘯。 他知道,只要自己能夠阻擋唐三片刻。那么,緊隨其后地火暴七星彈以及伙伴們的攻擊就會接踵而至,那個時侯,就是唐三落敗之時。 他雖然知道唐三的魂力要強過自己,但他怎么也不相信,憑借自己的實力無法阻擋唐三這只是片刻的時間。 這一刻,全場之中除了另外四個正在交手的擂臺以外,變得一片寂靜,幾乎所有觀戰者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唐三身上。他們都想看看,這在第四魂環就擁有了萬年級別的史萊克學院戰隊之靈魂,將如何面對眼前的局面。 他能夠阻擋么?唐三在數萬觀眾面前給出了答案。腳踏鬼影迷蹤的他,不止是穿過了那七顆火暴七星彈的攻擊,同時也穿過了火豹魂師的身體。 他的動作實在太快了,盡管他并不是一名敏攻系魂師,但憑借著鬼影迷蹤的玄奧,他只是腳下步伐略微錯動了一下,就已經貼著火豹魂師的身體繞了過去。 只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所有的局面就已經完全改變。面對背后三名熾火學院隊員和七星彈攻擊的不再是唐三,而變成了火豹魂師自己。 站定,沉肩,回撞。三個動作一氣呵成,唐三沒有再給火豹魂師任何反應的時間,他的肩膀已經重重的撞擊在了對手的后背上。 玄天功內蘊的能量在瞬間爆發,火豹魂師只覺得一股無可抵御的大力瞬間從背后傳遍全身,緊接著他的身體就已經飛了出去。 火嘯面對的是回飛的七星彈。而他那追上來的三名同伴眼睜睜的看著敵人變成了隊友,能夠做的也只是盡可能的將自己的攻擊轉移向天空。 否則,他們的隊友必將在他們的聯手之下化為飛灰。 藍銀草在這時候悄悄的動了,纏繞在戴沐白、泰隆、黃遠三人腰間的藍銀草驟然收緊,三人的速度在一瞬間驟增。 從包圍對手,到抗拒火環作用下被敵人反包圍,再到現在的重新包圍。所有的一切都是在電光火石間完成。 此時此刻,唐三才第一次在這一屆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中展現出了自己的戰斗天賦。 魂師的魂技永遠不會是實力的全部,對于唐三來說更是如此。只是憑借著鬼影迷蹤步和敏銳冷靜的判斷力,他就已經完成了扭轉乾坤的戰術。 轟—— 火豹魂師慘哼一聲,身體被自己的七星彈轟擊的一片焦黑,要不是他本身就是火屬性,又對自己的第三魂技極為熟悉的話,單是這一下就足以對他造成重創。 他的三名隊友也絕不好受,強行將魂技的攻擊改變方向,那種用錯力的感覺令他們陷入極其痛苦之中,險些噴出血來。身體不受控制的變得遲滯了。而在他們三人背后。以戴沐白為首的三人也已經飛速而至。 一旦攻擊降臨,單是已經使用了白虎金剛變的戴沐白,就足以擊潰眼前這身形遲滯的三名對手。 戰場上的比賽已經進行到了白熱化的狀態,每一個瞬間都有可能成為決定勝負的關鍵。 在這個時候,雙方的控制系魂師完全展現出了自己作為團隊靈魂的重要性。眼看著從有利變成了極端不利。熾火學院戰隊的控制系魂師火舞再次動了。 又是一圈濃郁的火焰爆發而出,抗拒火環第二次出現在戰場上。和之前幾乎同樣的一幕出現在戰場上。史萊克學院眾人眼看即將擊潰對手的剎那,他們的身體還是被抗拒火環彈了出去。在間不容發之際,化解了熾火學院四名主攻手的危機。 火舞雖然在最關鍵的時刻挽救了隊友,但此時她身上已是一片汗濕,她知道,自己雖然對唐三的估計已經很高,但還是小看了他。 他的近戰能力絕不是普通控制系魂師那么簡單。那奇妙的步法,難道也是一種魂技么?可是,他的魂技也未免太多了一些。難道,是魂骨? 擁有這樣想法的,絕不只是場上的火舞一個人,在貴賓觀戰臺上,已經有不少人抱有同樣的心思。 “那是魂骨的力量么?”不知道是誰先說了一句。 坐在貴賓席最前面的雪夜大帝以及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和白金主教薩拉斯卻幾乎同時搖了搖頭。此時此刻,他們眼中充滿了吃驚的神色。 但三人卻依舊可以肯定,那絕不是屬于魂骨的力量。 因為在唐三的步伐之中,并沒有啟動魂骨時特有的魂力波動。那應該只是一種技巧,單純的近戰技巧而已。 寧風致手扶額頭,心中暗暗苦笑,唐三啊唐三,你究竟要讓我驚詫多少回才肯罷休呢?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