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4)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4)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4)     

斗羅大陸112 唐三VS火舞(中)

綠色的光球從唐三掌心中射出,瞬間擴張,在他的刻意控制下,這張蛛網的覆蓋范圍縮小了許多,但密度也變得很大,哪怕是白色光球那樣的體積也無法從中穿越。 白與綠,兩色光芒在空中交匯。就在二者接觸的一瞬間,唐三的臉色變了。 撕拉一聲,白色光球竟然從那極其堅韌的蛛網束縛中沖了出來,它自身竟然是在高速旋轉之中,而且看上去渾圓的表面,竟然像是充滿了切割力。 一根藍銀草緊接著抽了上去,但就像蛛網束縛無法阻擋那白色光球一樣,唐三的藍銀草抽在其上,根本就無法改變其方向,只有藍銀草自身的折斷。 兩次接觸,唐三如果還判斷不出這白色光球的強度,那他也不配是大師的弟子了。他一瞬間就明白過來,這顆白色光球中所蘊含的魂力應該是火舞在釋放兩次第三魂技后剩余的全部,而且還是經過壓縮的。整個光球完全是在她的意念控制之下鎖定了自己。以自己的情況,只要沒有像她這樣完全凝聚魂力的技能,是無論如何也擋不住的。 當然,唐三忽略的一點是,這個白色光球不但是火舞輸出的全部,而且還是她用融環技能輸出的全部。威力甚至超越了她所有魂力凝聚的總和。 為了戰勝唐三,她已經放棄了后續的比賽。目地只是要將眼前這青年擊敗。 眼看著那白色光球就要轟擊在唐三的身上時,唐三的身體卻突然消失了。 那自然不是無緣無故的消失,藍銀草對白色光球無效,不代表著就沒有作用。 兩根藍銀草重重的抽擊在地面上,利用反作用力將唐三的身體送入空中,就在那白色光球從下方追來快要追上他身體地時候。唐三手中一根藍銀草射出。直接纏繞上了火舞的腰間。 此時,火舞的魂力已經全部輸出,根本就沒有反抗的機會,只覺得腰間一緊,下一刻。唐三的身體已經瞬間在她面前放大。 沒錯,唐三就是以火舞為目標,利用她地體重改變了自己在空中的方向,直奔火舞沖了下來。 在拉力的作用下,他在空中移動的速度自然要快了很多。兩人距離又不遠。幾乎是一瞬間就碰撞在一起。 火舞下意識的抬起雙臂想要推拒唐三,可唐三只是雙手一分,就化解了她推出地雙掌,就在兩人身體撞上的一瞬間,唐三的一根藍銀草已經將他們的身體緊緊纏繞在一起。 火舞只覺得一股大力傳來,唐三的身體已經轉向,火舞自然而然的擋在了他面前。就像一面盾牌。而那白色光球。正帶著嗚嗚聲響急速追來。 空白,剎那間,火舞的腦海中已是一片空白。那白色光球在發出鎖定唐三之后,就已經是她也無法改變地攻擊。可此時此刻,她卻成為了唐三面前地擋箭牌。 她怎么也想不到這場戰斗到了最后居然會是這樣的結局。她知道,自己已經輸了。可是,她真的不甘心,不甘心…… 要死了么?火舞對自己的攻擊威力有多大再了解不過,她知道。以自己此時的身體狀況。根本不可能擋得住那樣的攻擊,結果只會像唐三的藍銀草那樣。破碎。 死就死吧,就算死也要讓你陪著我一起下地獄。火舞猛的張開雙臂,緊緊的抱住唐三,更是放棄了自己最后一絲魂力地防御,她相信,就算那白色光球穿透她地身體之后,依舊會給唐三造成極強的創傷。 在緊緊抱住唐三地同時,在心中恨意的催動下,她更是一口咬上了唐三肩頭的肌肉。這一口咬的非常狠,牙齒收緊的時候,她已經感覺到溫熱的液體流入了自己口中。 但就在此時,火舞耳邊突然聽到了唐三低低的一聲嘆息,“何必呢?”身體似乎在旋轉,緊抱不放的雙手突然感覺到有什么東西從唐三背后沖出似的,再也無法抱住,自然而然的松開了。但兩人之間,卻還有那藍銀草的纏繞,依舊緊貼在一起。 可惜,此時唐三根本沒有時間,也沒有心情去感受那充滿彈性的火辣嬌軀。 “妹妹”火無雙在驚呼,每一個熾火學院的人都在驚呼,可他們想要沖進場內卻已經來不及了。 史萊克學院一邊也同樣在驚呼,雙方幾乎是同時向場地沖去。 但是他們看到的,卻是唐三突然再次轉身,不但沒有再用火舞做自己的盾牌,反而變成了火舞的盾牌。 當唐三將自己和火舞纏繞在一起,并且以她做盾牌的時候,目的只有一個,逼迫火舞放棄這次攻擊。他又哪里知道,連火舞自己,也已經無法控制。 眼看著火舞充滿恨意的緊抱自己,還有她眼中那視死如歸的光芒,唐三吃驚的發現,這丫頭竟然是要和自己同歸于盡。 唐三和火舞并沒有任何仇恨,在他看來,火舞只不過是一個爭強好勝的女孩子而已。 畢竟是女孩子啊,而自己是個男人。難道真的還能辣手摧花不成?在眼前這種情況下,這是唐三唯一想到的選擇。 所以,他在那白色光球即將來臨的一瞬間,就那么緊貼著火舞轉身,用自己的背,去面對那充滿了壓縮能量的白色光球轟擊。八蛛矛的涌出,正好將火舞的手臂震開,讓那攻擊的承受,完全落在了唐三的身上。 沒有讓八蛛矛全部彈起,而只是涌出半尺,下一刻,那白色光芒已經完全綻放開來,根本不可能有人注意到唐三背后那瞬間的變化。 腦海中一片空白的由一個人變成了兩個人,唐三只覺得自己的身體似乎變得輕了,周圍的一切似乎都在飛翔,沒有疼痛,只有瞬間的麻木,整個人都變得麻痹了。盡管在那一瞬間他已經將玄天功全部凝聚在自己背后,但他的身體還是麻木了。 火舞也覺得自己飛了起來,劇烈的震蕩令她大腦一陣眩暈,幾乎是下意識的緊緊抓住唐三的雙臂。 麻痹幾乎是一瞬間轉換為鋪天蓋地的疼痛,唐三的神志恢復了半分,在即將落地的時候,他偏轉了自己的身體,既然要做好人,索性就做到底吧。 轟的一聲,兩個人的身體砸到地上,唐三在下,火舞在上,一瞬間的重力,險些令唐三疼的暈過去。 之所以讓自己用后背著地,也是唐三為了掩飾八蛛矛的方法,他清晰的感覺到八蛛矛在顫抖,甚至已經出現了些微破碎的聲音,而自己的背后,更是沒有一處不疼。 一口逆血奪口而出,唐三比火舞還要矮上半分,這一口鮮血正好噴在了火舞胸前,他第一次體會到了什么叫五內如焚的感覺,體內的氣血不斷翻涌,似乎像是燃燒起來了似的。 玄天功不愧是玄門正宗上乘內功,在爆炸的一瞬間盡可能的護住了唐三的身體,再加上八蛛矛的阻擋,雖然唐三已經收到了重創,但卻并不致命。 這是唐三仔細計算的結果,在他帶著火舞轉身的時候,他就已經計算出,憑借自己的防御,絕不會死。 纏繞在兩人腰間的藍銀草已經被爆炸力轟碎了,但火舞的雙手卻依舊緊緊的抓在唐三的手臂上。她整個人的身體都在顫抖。不知道是因為憤怒、恐懼還是其他的什么。 雙方的隊員都已經沖了過來,唐三睜著眼睛,看著近在咫尺的火舞微微一笑,他的臉色雖然蒼白,但那淡定的氣質卻沒有絲毫改變。 “還沒抱夠么?你贏了。” 火舞看著唐三,瞳孔重新聚焦,此時她才發現,自己抓住唐三雙臂的手已經被鮮血染紅。 那當然不是她的鮮血。她之前清晰的感覺到唐三身體奔涌的魂力,用他那并不比自己高的身體,完全擋住了所有傷害。她所承受的,最多也只是一些震蕩而已。 贏了?真的是贏了么?一絲苦澀從火舞嘴角處綻放,此時,她的神志依舊有些模糊,連她自己也不知道此時自己心中是怎樣的想法。 “妹妹,你沒事吧。”火無雙一把將自己的妹妹拉了起來,仔細的上下看著。 “我沒事。” 而此時,小舞已經淚流滿面的將唐三摟入自己懷中。絳珠的恢復光環像是不需要耗費魂力似的瘋狂催動。奧斯卡的一根恢復大香腸已經塞入了唐三口中。 要不是唐三及時用言語止住寧榮榮,恐怕她那四個增幅技能會毫不猶豫的丟到唐三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