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9)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9)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9)     

斗羅大陸112 唐三VS火舞(下)

“傻丫頭,別哭啊!哥哥這不是沒事么。”唐三想抬手去摸小舞的頭,卻發現自己的手臂怎么也抬不起來。 其實,他在面對火舞的時候,這場比賽本來就沒想要贏。所謂做人留一線,他已經戰勝了對方六個人,這場晉級賽最后的勝利肯定是屬于史萊克學院的,又何必趕盡殺絕呢?真的一穿七,爽是爽了。可雙方的仇恨恐怕也注定將烙印。他并不希望這樣。 畢竟,對于熾火學院,他并沒什么惡感。 所以,在比賽中,唐三原本也只是打算盡可能的耗費火舞一些魂力,讓整場比賽在史萊克學院下一個出場隊員中結束。可誰想到火舞對他的針對性居然這么強,最后居然弄成了這樣。 當戴沐白將唐三背起,露出他的后背時,史萊克學院眾人幾乎同時倒吸一口涼氣。 唐三背后的衣服已經完全破碎了,盡是一片血肉模糊,有的地方甚至已經能夠看到里面的骨頭。就連他的雙臂也已經被鮮血染紅,軟軟的垂在身體兩旁。 這是何等樣的痛苦?可此時唐三臉上卻依舊帶著那絲淡定的微笑。似乎這些痛苦并不是出現在他身上似的。只有額頭上不斷涌出的汗水才能告訴所有人,受到創傷的卻是是他。 火舞那顆白色光球的攻擊力比唐三想象的還要強。如果不是他有八蛛矛。如果不是他地身體經過冰火兩儀眼的鍛造,這次就算不死,也要真正的重傷。 而眼前他的傷勢看上去雖然嚴重,但更多的只是一些皮肉傷而已。骨頭和內臟并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 裁判此時才走上場地,一邊招呼著醫護人員上來救治唐三,一邊宣布這場比賽獲勝者是火舞。 沒等史萊克學院第二個上場隊員出現。火舞已經表示,后面地比賽她認輸了。不論是出于體內魂力消耗程度還是處于心里,她都沒有任何再戰斗的和能力。 此時史萊克學院的人甚至顧不上去憎恨火舞,他們所想的只有唐三的安危。 唐三被趴在擔架上抬走了,這場比賽也算真正地結束了。盡管最后一場唐三并沒有太好的表現。但在之前六場的戰斗,他早已征服了所有人。 更何況,最后一場比賽他真的輸了么? 他完全可以用火舞的身體擋住攻擊,以他地控制力,只需要給火舞體內注入一些魂力。讓那白色光球在火舞體內引爆,自己就不會有危險。甚至不算是違背規則。 畢竟,那恐怖的攻擊是火舞自己輸出的,而不是唐三。 “我哥真的沒事么?”營房內,小舞一臉擔憂的向天斗帝國宮廷醫師問道。 醫師是名四十多歲的女子,看的出來,她年輕地時候也很漂亮。向小舞微微一笑。道:“小姑娘,這已經是你第十七次問同樣地問題了。放心吧。你哥哥沒什么大問題,只是皮肉之傷而已。骨骼完好并且保護了內臟。真是奇怪,他的肌肉彈性至少是普通魂師的三倍以上,這是怎么練出來的?現在他只是失血多了點,需要休息一段時間。最多五天,他就可以正常行動了。不過,最好在晉級賽這段時間里面不要讓他再參加比賽了。否則傷口崩裂就不好了。” “謝謝您,醫師阿姨。” 醫師微微一笑。拿起自己的醫藥箱道:“好了。你們好好照顧他吧,我先走了。” 一直目送著醫師離去。小舞臉上的神情才算放松了幾分,此時唐三已經沉沉的睡了過去。 看著他那依舊蒼白的面龐,陣陣刀割般的心痛不斷侵襲著小舞,她寧可受傷地是自己,也不愿意唐三受到如此創傷啊! 大師向房間內地史萊克學院眾人揮了揮手,道:“好了,其他人都去休息吧。明天還有比賽。這里就留小舞照顧小三就行了。” 眾人這才輕手輕腳的離開房間,只要唐三沒事,他們也算放心了。 房間內,就剩下小舞、大師和唐三三個人。大師看著趴在床上睡地很沉的唐三,微微一笑,道:“小三其實做的很對。” 小舞抬起頭,不解的看向大師,“大師,您還說他做的對?他明明可以讓那個火舞承受攻擊的。” 大師嘆息一聲,道:“小三這么做,是為了學院的名聲,也是為了你們的未來。首先,五元素學院同氣連枝。如果他真的將熾火學院一穿七,那么,必然會引起其它三所學院同仇敵愾。而且這個仇也就結大了。其次,那時候他要是用火舞的身體去擋住攻擊,火舞必死無疑。火舞乃是熾火學院一代天驕,要是她死了,先不說她背后有什么,單是來自熾火學院的報復就會令我們應接不暇。更不是唐三愿意看到的。大家都是學生,又沒什么深仇大恨,所以他才選擇了這樣的結局。我相信,小三用身體去擋攻擊的時候一定已經計算出自己的承受能力與對方的攻擊力。” 大師一直將唐三當成自己的孩子看待,眼看唐三受傷,他又怎么能不心疼呢? 但大師一向是理智的,當他知道唐三沒有大礙的時候,理智就已經占據了上風,簡單的分析之后,令他肯定了唐三的做法。當然,這并不代表他不在乎唐三的傷勢。 小舞輕嘆一聲,沒有再說什么,她此時心中想的是,只要唐三沒事,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正在這時候,外面突然傳來戴沐白冰冷的聲音,“你們來干什么?給我出去。” “我們是來看看唐三,并且感謝他的。”聲音是火無雙的,聽到這個聲音,小舞不禁皺了皺眉。 營房外,不但火無雙來了,熾火學院戰隊的七名主力都來了,也包括臉色蒼白的火舞。 比賽結束后,當他們冷靜下來,火無雙不禁一陣后怕,他當然也看得出妹妹在比賽中的危險,要不是唐三手下留情,他就沒有妹妹了。 盡管熾火學院恥辱的敗北,只贏了一盤,可火無雙不但不恨唐三,反而極其感激。與比賽成績相比,妹妹的生命顯然要重要的多。 而火舞在熾火學院本身就是眾星捧月的核心,其他隊員的感覺也差不多。回到營地后,火無雙立刻建議前來看看唐三。 戴沐白冰冷的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不用你們貓哭耗子假慈悲。唐三還死不了。” 火無雙皺了皺眉,“戴沐白,你不要太過分了。我是來看唐三的。感謝他放過了我妹妹。可不是來看你的,你閃開。此時,聽到聲音,史萊克七怪除了唐三和小舞之外,其他四個人也都出來了,和戴沐白一樣,面對令唐三受傷的熾火學院,他們都沒什么好感,四個人再加上替補的四個人,八個人站成一排,將熾火學院阻攔在那里。 “立刻離開這里,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了。”戴沐白邪眸雙瞳正在凝聚,顯然,他已經快要壓制不住自己的怒氣。 此時,熾火學院這七名主力之前都參加國晉級賽,魂力或多或少都有不小的消耗,要是真的打起來自然占不到便宜,更何況,他們本是來示好的。 “我是來謝謝唐三的。”就在火無雙有點藥發作的時候,火舞突然站了出來,蒼白的俏臉上再沒有了那絲狂躁,反而變得很安靜。美眸中更多的是思索和幽深,像是變了一個人。 “不用了。我哥他已經睡了。你們走吧。不要打擾他休息。”小舞從營房內走了出來,冷冷的盯視了火舞一眼。 雖然唐三的傷是他自己用身體去擋攻擊造成的,可始作俑者還是火舞,對這個姿容不遜自己多少的少女,小舞自然不會有好感。 火舞看了一眼小舞走出的營房,點了點頭,道:“那打擾了。等他好一些,我再來致謝。” 小舞毫不猶豫的拒絕道:“不用了。我們是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的競爭對手。”她這句話相當于點明了雙方并不是朋友。 熾火學院一行人剛走,就又有人來了。 寧風致和雪清河同至,表面上說是代表大賽組委會來看看唐三的傷勢。可實際上,比賽開始到現在,受傷的又何止唐三一個人,卻只有他才得到了這樣的關注。 在確定唐三沒有大礙之后,兩人又和大師聊了幾句,這才離去。整個營房也到了此時才安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