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4)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4)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4)     

斗羅大陸122 星羅皇家學院戰隊(中)

“我們四人,都是各自家族最出色的孩子。沐白和我,之所以來到天斗帝國,就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這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是家族給我們的一次機會。因為我們不是嫡子,所以繼承的機會要小很多。如果我們能夠戰勝兄姐,那么,我們就有了繼承的資格。” 唐三道:“這么說,你們的兄姐就在星羅皇家高級魂師學院戰隊中?” 朱竹清默默頷首,“本來,我以為我們是沒有任何希望的。但是,當我來到史萊克學院,遇到你們的時候,我卻突然發現,在你們的幫助下,我們很有機會獲得勝利。” 小舞忍不住道:“權力就真的那么重要么?就算能夠繼承家族,你們真的會開心么?” 朱竹清苦笑一聲,“如果真的是那么簡單就好了。你以為,我們真的那么看重權力么?不,不是的。我們兩個的家族,都有著極其特殊的規定。為了讓未來的家族繼承人更加出色,一旦選定了角逐的子弟之后。就會將這些角逐子弟彼此當作仇人來培養。勝利者固然可以繼承家族,但失敗者卻極其悲慘。為了不使家族內亂,競爭的失敗者將直接被抹殺。所以,我們競爭的不只是權力,同時也是我們的生命。” 說到這里,朱竹清的情緒明顯變得激動起來,“你們知道為什么我對沐白一直那么冷么?因為我已經認定在自己二十五歲的時候必死無疑。甚至到不了二十五歲。沐白的兄長比他大六歲,聰明才智和實力都是上上之選。我姐姐也比我要大上七歲。和他們競爭,我們幾乎沒有任何關系。所以,沐白在來到天斗帝國之后選擇了墮落。流連于女人之間。他這樣,我們又怎么有生存的機會?我是怒其不爭。” 戴沐白終于開口了,“爭?怎么爭?大哥比我大六歲。他本就是家族幾乎確定的繼承人選。選擇我作為后備,只是為了給大哥更多的壓力和動力而已。直到兩年前,我看到小三、你、小舞和榮榮加入到學院之中,我才看到了希望。家族給我們的時間到二十五歲截止。除了智力層面。自身實力就是在這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中考驗。我和竹清必須要在兄姐參加比賽期間戰勝他們。他們都快要二十五歲了。這一屆比賽,是我們唯一的機會。如果輸了,那么,我們就必須要在其他方面倍于他們才有可能獲得認可。但他們得到的支持比我們要多地多,那幾乎是不可能出現的。我恨我的家族。但是,為了竹清。我也不回再逃避。今日一戰,就算是死,我也絕不會輸。” 邪眸血紅,氣氛驟然變得壓抑起來,誰也沒想到。在戴沐白和朱竹清的背后,竟然還有如此巨大的壓力和背景。那是生命地威脅。 唐三伸出自己的右手,凝視著戴沐白那血紅地邪眸,吐出兩個字:“必勝。” 緊接著是奧斯卡,他將右手搭在唐三的手上。馬紅俊、小舞、寧榮榮先后做出了同樣的動作。當朱竹清和戴沐白的右手也疊加而上的時候。七個人幾乎同時怒吼出聲,“必勝。” 大賽開始到現在,史萊克七怪還從未同時上場過。當他們保持完整地陣容出現在比賽臺上時。天斗帝國出線剩余的幾支魂師隊伍目光都不禁凝固了一下。 火舞和風笑天站在一起,唐三、小舞、戴沐白、朱竹清和馬紅俊的出場,他們都是猜到的。可寧榮榮和奧斯卡卻令他們意想不到。 雖然寧榮榮曾經在遇到盜匪的時候出過手,但那時候場面混亂。并沒有多少人注意到她。 但她的出現多少也有些預兆,畢竟,那時她曾撲入自己父親懷中,證明了自己出身于七寶琉璃宗。 可是奧斯卡就讓人不理解了。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開始到現在,他還從未在比賽場地中出現過。此時一臉從容的跟隨在其他人身邊出現在比賽臺上,火舞和風笑天等人都大為驚訝。 難道,這個人才是史萊克學院隱藏的高手么?一直隱忍到現在才出場。 以戴沐白為首,史萊克七怪一字排開,靜靜的站在比賽臺上。^^^^戴沐白邪眸前所未有的凝重,靜靜地注視著前方。 比賽臺另一邊,同樣是一行七人緩緩上臺。當戴沐白的目光看到對方走在最前面的那個人時。眼中不禁暴起兩團奪目的精光。 唐三也注意到了對方那個人,一頭金色長發披散在背后。臉上流露著懶洋洋地神色,雙眸之中紫光瑩然,卻并非雙瞳。他的容貌與戴沐白至少有七分相像,只不過身材比戴沐白還要高大幾分。雖然很隨意,但在他那笑容之中卻依舊流露著幾分上位者的微笑。 在他身后,跟著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女,身材幾乎與他一邊高,極其豐滿的身材、羊脂白玉般的肌膚,同樣是面帶微笑,甚至在這比賽場地之中依舊挽著前者的手臂,這名少女很美,她和朱竹清的相似甚至比戴沐白與前者還要多。 只不過她卻少了朱竹清地那份冰冷。 整個人看上去都十分地柔和。在這種溫柔之中,美感也更容易被人認同。為首青年的目光從戴沐白臉上掠過,淡然道:“沐白,沒想到你真地能走到總決賽這一步。能夠面對面的挑戰我,其實你已經成功了。但你應該明白,你這樣做會讓我必須要對你進行打擊。” “戴維斯,不用惺惺作態了,你什么時候停止過對我的打擊了。今天在場上,你我是敵人。有本事,你先戰勝我再說。否則,誰繼承家族的位置還不一定呢。” 戴維斯有些驚訝的看著戴沐白,“呦,我們的花花公子居然變了。好,我到要看看這幾年你離家之后都學了什么本事,竟然敢和大哥這么說話。難怪,竹清這丫頭也和你在一起,看來,你們是真的準備和我們對抗到底了?” 目光落在朱竹清身上,戴維斯的眼中多了幾分凝重,和身邊的少女對視一眼,冰冷的寒光同時從兩人眼底閃過。 “竹清,我沒記錯的話,你應該還不到十五歲吧。以如此年紀就能參加本次大賽,并且殺入十強,不知道該說你們運氣好呢,還是你們實力強。不過,你們也就到此為止了。其實,爸、媽都很想念你,只是不能違背祖宗規矩,比賽后,你還是和我一起回去吧。”戴維斯身邊少女的聲音和朱竹清并不一樣,沒有朱竹清那份冰冷,卻有著一種發自內心的魅惑氣息,柔媚的聲音很容易令人不自覺的陷入其中。 “朱竹云,你不用在這里惺惺作態。如果我沒有離家,或許已經死在你手里了吧。想念我?在我們家族之中,會有這種親情存在么?”朱竹清的聲音變得更冷了。 對于他和戴沐白來說,面前的這對情侶就是年齡增大的他們。他們有著不可磨滅的血緣親情,可在家族的壓力之下,雙方卻只能有一方存活。 不論是為了什么,他們都必須要全力去爭取,至少,誰也不希望自己的生命就那么輕易的完結。 臺上交談的雙方都沒有刻意壓制自己的聲音,臺下的魂師們聽力又比普通人強得多。 當他們聽到朱竹云說朱竹清還不到十五歲的時候,哪怕是自恃極高的魂師,也不禁一片嘩然。 尤其是那些曾經看到過朱竹清出手的人。 眼神中更是充滿了不可思議的光芒。 火舞整個人都已經呆滯了,如果說她與神風學院聯合后還想象著能夠凌駕于史萊克學院之上,那么,現在她就已經徹底絕望。 比自己要小四歲還多,實力卻絲毫不遜色。這些人,真的是怪物么? 想到這里,她也想到了另一個問題,一直以來,她都不知道唐三的年紀。難道,他也是那么年輕? 裁判來到兩支戰隊中央,“比賽準備。你們可以釋放武魂了。比賽規則如前,負者將直接淘汰,勝者進入前六強。史萊克高級魂師學院戰隊對陣星羅皇家高級魂師學院。預備。” 戴沐白與戴維斯,朱竹清與朱竹云,四人八道目光在空中劇烈的碰撞了一下。 戴維斯的目光驟然變得霸道起來,整個人的身體都仿佛舒展開來了一般,寬闊的肩膀,同樣邪異的容顏,在這一刻顯得異常俊偉,“兄弟們,釋放武魂。讓我們給他們個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