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5)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5)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5)     

第十蝠翼輪回(中)

可此時此刻,他真的有些挫敗感,因為他清晰的感覺到,眼前這個技能并不是自己所能擋住的。 藍銀草,纏繞技能發動,纏繞之后,緊接著就是一個第三魂技蛛網束縛。唐三不會束手待斃,他要用自己所能想到的全部辦法來戰勝眼前的對手。 藍銀草接觸到那白色的圓月,悄然破碎,蛛網束縛的綠光籠罩其上,頃刻間支離破碎,兩個技能,竟然沒能讓對手前進的速度降低分毫。 唐三明白,此時就算是自己使用第四魂技藍銀囚籠在面前布下十道防線,也會被那急速旋轉的圓月割裂。 唐三的眼睛亮了,他的身體開始動了起來,準確的說,是他的身體也開始了旋轉。背后的八根八蛛矛全部伸直,在唐三的旋轉中,頓時化為了一團旋風。 唐三的旋轉和對手是反方向的。此時此刻,他全部的魂力都凝聚在了自己的八蛛矛上。他知道,這是自己最后,也是唯一的機會。到了這個時候,任何技巧都已經沒有作用。 有用的,只是雙方正面的碰撞。亢奮粉紅腸,吞入腹中。唐三要全力拼命了。 轟 唐三臨時旋轉的漩渦終于裝上了圓月。臨時想出的對策與對手的自創技能碰撞在一起,結局可想而知。更何況,對手的魂力還遠高于他。 第一根八蛛矛甩在了月刃上,產生第一次爆鳴。 圓月遲緩片刻,其中邪月與胡列娜融合的身體依稀可見。而唐三卻噴出一口鮮血,那根八蛛矛應聲破碎。 劇烈的疼痛令旋轉著的唐三全身一陣痙攣,但他知道。在這個時候自己絕不能停。借助那劇痛的刺激,他地身體反而旋轉的更加快速了。 第二聲爆鳴再次想起,兩人的身體幾乎是一分再撞,同樣的局面再次出現。又是一根八蛛矛破碎了。 要知道,作為外附魂骨,八蛛矛早已經成為了唐三身體的一部份,就像他自身的骨骼一般。連續震碎兩根,他所承受的痛苦是何等巨大? 更加慘烈地碰撞依舊在繼續。第三根、第四根、第五根,直到第六根八蛛矛在碰撞中破碎的時候。邪月地自創技能圓月才變得緩慢了一些。 接下來,是第七根。唐三噴出了第七口鮮血,他身上此時完全被粉紅色的光芒所籠罩,在亢奮粉紅腸地刺激下,他的魂力已經提升到了頂點。 就剩余最后一根八蛛矛了。邪月與胡列娜那融合的身體已經因為圓月速度的降低而無法完全隱藏于月光之中。 幾乎是拼盡全力的,唐三掄出了自己最后一根八蛛矛。 這次不再是轟鳴,而是刺耳地摩擦聲,唐三眼看著自己的第八根八蛛矛在與對手的不斷碰撞中被切割成一段一段。 八蛛矛的堅硬他再清楚不過,八根八蛛矛破碎。唐三的背后已經被鮮血染紅。那是從八蛛矛根部被震裂地皮膚出流出的血液,此時他的臉色已經一片蒼白。 但是,唐三的抵抗還沒有結束,他沒有第九根蛛腿,但是,他還有別的。 昊天錘,在這旋轉的最后時刻,終于出現了。在唐三那旋風般的身體中激射而出,重重的砸上了對手的圓月。 刺耳地摩擦轟鳴。以及無數火星從雙方碰撞地中心處爆發。 昊天錘沖入空中。唐三也終于堅持不住那劇烈的旋轉,噗通一聲甩了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面上。 而那旋轉的圓月,也終于因為這最后的重擊停了下來。 邪月的臉色是震驚的,在施展圓月的時候,他就是要給唐三一擊必殺,可八蛛矛的堅硬程度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每一次碰撞,唐三固然會損失一根八蛛矛,可他的魂力也同樣會被大幅度消耗。到了最后一下昊天錘的碰撞,終于令他的圓月技能無法再施展。 而他與胡列娜的魂力也終于無法再支撐住那武魂融合技的持續。 妖魅消失。紅霧收斂。所有觀戰者的目光幾乎一下都集中在了紅霧中出現的唐三和邪月身上。 史萊克七怪一方,所有人的心都沉了下去。而武魂殿的人,臉上卻都浮現出了一絲笑容。 倒在地上,身體已經被鮮血染紅的唐三正在微微的抽搐著,盡管他正在掙扎著想要爬起來,但此時誰都看得出,化身為二的邪月和胡列娜占據了絕對的上風。 邪月雙手月刃之上,至少有數十個密密麻麻的小缺口,而胡列娜則一臉蒼白。但至少他們兩個人都還站著。 此時,另一邊的戰場上,雙方戰的不相上下。焱已經用出了自己的第五魂技,而朱竹清和戴沐白也終于用出了武魂融合技幽冥白虎。從整體局面上來看,史萊克學院一方甚至還略微占據著上風。 焱雖然強,但他以一敵二,面對幽冥白虎還是被完全壓制。而另外一邊,小舞和馬紅俊的魂力雖然在開始的時候消耗很大,可在他們背后,卻有兩名輔助系魂師的支持。 寧榮榮的九寶琉璃塔不斷交替射出各種光芒,對他們進行各種增幅。三竅御之心用的如臂使指,極為純屬,總在馬紅俊和小舞最需要的時候給予他們最正確的支持而奧斯卡的各種香腸也不斷從手中制造出來并飛到他們手中進行補給。因此,盡管他們剩余的兩名對手魂力高達四十五級以上,卻也打的有聲有色。反而占據了一絲上風。對方二人,時刻都在提防著小舞什么時候再次施展她那無敵金身。 武魂融合技妖魅的消失,無疑打破了雙方的均衡。盡管看上去邪月和胡列娜消耗巨大,但他們只要再隨便攻擊一次擊潰唐三,就可以投入這邊的戰場。 妖魅一小時,武魂殿學院戰隊的那名輔助系魂師立刻射出兩ар.16Κ.С 道光芒,分別落在胡列娜和邪月身上。幫助兩人恢復著。勝利的天平已經開始傾斜。 邪月有些惋惜的看著唐三,場中的局面他當然看的清楚,“你很強,聽說你今年還不到十五歲,真的很難想象你是一個怎樣的天才。在天賦上,我不如你。” 能讓武魂殿黃金一代第一人說出這樣的話,無疑是對唐三的肯定。 但邪月手中的月刃也在這個時候舉了起來。 他知道,唐三雖然消耗巨大,但卻還沒有到武魂殿交給他任務那樣的程度。眼看著唐三已經從地面上勉強的爬了起來。 在唐三背后,八蛛矛巨大的斷裂處看上去極為恐怖,尤其是他那身綠色校服大部分地方都已經被鮮血染紅的樣子,更是令人觸目驚心。但他還是那樣站了起來。 和比賽開始前唯一沒有改變的,是唐三的雙眼,他眼中的目光依舊是那樣的執著而平靜。凝視著邪月,唐三挺直了自己的腰板,不論什么時候,脊梁不能彎。 “不要以為你贏了。”唐三的右手緩緩抬起,此時,他的魂力消耗之大,甚至只能讓自己的一只手保持玄玉手的狀態。而就在他那只抬起的右手中,握滿了一把先前八蛛矛的碎片。 邪月聽到唐三的話,不禁愣了一下,此時局面完全在他們這一方的控制之下,焱和其他隊友都開始發力,強行壓制著史萊克七怪的其他人不讓他們對唐三進行救援。 甚至連奧斯卡拋過來的一根恢復香腸都被胡列娜攔住。唯一落在唐三身上支持的,只有寧榮榮一道魂力增幅的光芒。 “難道你還有什么辦法能夠扭轉眼前的局面么?”或許是因為大局已定,此時邪月的話也多了起來。 唐三淡然一笑,“你的自創魂技施展過了,我的還沒有。你真正的實力我已經見識過了,可我真正的實力是什么,你知道么?” “自創魂技?以你現在的情況,還能施展亂披風錘法?七寶琉璃塔雖然神奇,但也不能令一個魂力接近枯竭,魂骨破碎的人創造奇跡。” “是這樣么?那就讓你看看,什么才是我真正的實力。” 唐三動了,動的只有他的右手,手臂揮動,小臂以一種奇異的節奏抖動著,五指張開的一瞬間,他的手指仿佛憑空消失了一般化為一片幻影。而他手中那些八蛛矛的碎片就那樣四散飛射而出。 唐三之前手握的碎片一共有十六塊,大都是原本八蛛矛上的倒鉤和一些鋒利的碎片。是他在先前從地面上爬起來的時候逐一撿入手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