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9)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9)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9)     

斗羅大陸130 昊天揚威新的開始(上)

一條條紅紋,從龐大的昊天錘上浮現出來,唐昊身上的十萬年紅色魂環驟然亮起,那黑色巨錘頓時完全化為紅色。 “教皇殿,好一個教皇殿。哈哈哈哈哈哈哈……”狂妄的大笑聲中,唐昊的右手動了。 空中那長達百米的超級巨錘驟然而降,不是朝著面前的三名封號斗羅,而是直奔他們身后的教皇殿砸去。 頃刻之間,整個武魂城內的空氣都變得扭曲了,每一個非封號斗羅的魂師,在這一刻都無法動彈分毫。 “唐昊,你敢。”教皇比比東憤怒如狂,她與菊斗羅、鬼斗羅幾乎同時騰身而起,朝著空中的巨錘迎去,與此同時,還有另外四道身影從教皇殿內電射而出,一共七道身影,同時迎向了空中巨錘。 轟 空白,七十級以下的魂師們,腦海中全部陷入了一片空白,在那無法描述的劇烈轟鳴中昏倒在地。仿佛天罰一般的巨響令整個武魂城都在劇烈的顫抖著。 騰起在半空中的七道身影被同時砸落,而空中的巨錘也就此消失。 仰天噴出一口鮮血,唐昊的狂笑不止,“比比東,等著吧。武魂殿欠我的債,總有一天我會全部討還。這一天,已經不遠了。” 身影閃爍,唐昊消失了,和他一同消失的還有昏倒在地的唐三和小舞。 唐昊渾厚的聲音在空中漸漸遠去,“大師、弗蘭德,你們教導小兒多年,大恩不言謝,唐某欠你們。” 教皇比比東身體落地時,臉上泛起一片潮紅之色。深吸口氣,那份潮紅才緩緩消失。在她背后,除了菊斗羅和鬼斗羅之外,還多出了四名身穿大紅長袍,臉上卻被一層淡淡光芒擋住的人。這四人都有著一頭白發,顯然年紀已經不小了。 唐昊那一錘。攻敵所必救,他攻擊的并不是教皇,而是武魂殿象征之一的教皇殿。如果那時候教皇、菊斗羅和鬼斗羅攻擊他。那么,唐昊必然會身受重傷。可教皇殿也肯定沒了。昊天斗羅施展的昊天錘威力如何,沒有真正試過絕對無法判斷。 七人迎擊,也只是傷了唐昊而已。 “教皇陛下……”不只是比比東怒了,在他背后地六個人都怒了。 “不用追了,沒用的。”比比東的聲音中多了一份頹然。這些年以來。她一直在拼命的苦練。終于達到了封號斗羅的級別。在她心中的假想敵,就是唐昊。可是,今天面對唐昊,她卻發現,盡管自己與對方地魂環完全相同。 可在氣勢上卻遠遠遜色。唐昊終究還是唐昊,昊天斗羅。好一個昊天斗羅。 “唐昊這混蛋太囂張了。陛下,事關武魂殿尊嚴。”鬼斗羅忍不住提醒比比東。 比比東雙眼血紅,怒斥一聲,“閉嘴。難道我還不明白么?唐昊要是那么好對付,他還能活到今天?現在還沒到對付他的時候。” 月關道:“那這些人怎么辦?” 黃金鐵三角在武魂融合技的作用下還站在那里,但史萊克七怪地其他人卻早已倒地。毒斗羅獨孤博明顯松了口氣,正朝著教皇這邊嘿嘿冷笑著。 看著那充滿諷刺的笑容,比比東險些一口血噴出來。猛的一揮手,拂袖而去。“讓他們都走。立刻離開武魂城。”說完這句話,她直接回教皇殿而去。 那后出現的四名老者從始至終都沒有開過口。只是跟著教皇一同回身,返回了教皇殿。 冷笑在比比東臉上浮現,忍字頭上一把刀,現在這個時候,不論如何都要忍。每個人都小看武魂殿,就是她最希望看到的結果。唐昊,我們之間的仇恨早晚要解決。你等著吧。 一切都漸漸地安靜下來,在眾多武魂殿魂師地注視下,黃金鐵三角緩緩收回魂力。 寧風致與劍斗羅、毒斗羅一起來到他們身前,在幾大強者的幫助下,史萊克五怪漸漸清醒過來。 馬紅俊一睜眼,就忍不住道:“我靠,太強了。三哥他爸好猛啊!我決定了,以后三哥他爸就是我的偶像。” 剩余五怪面面相覷,此時他們每個人心中都存有不少疑惑,但現在這種情況,顯然不是應該詢問的時候。 弗蘭德嘆息一聲,他突然感到有些頹然,盡管他也是一名魂圣級強者,可是和那些真正的強者相比,還是相差太遠了。今天如果不是唐昊及時出現,那么,他們恐怕一個人也離不開這里。 “寧宗主,您將榮榮帶走吧。比賽結束,這些孩子也都畢業了。您也看到了,現在我們可以說是得罪了武魂殿,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好過了。” 寧風致點了點頭,道:“榮榮離家多日,也該和我回去了。不過,武魂殿到不至于為難你們一個學院。以后只要史萊克學院低調一些就是了。” “寧宗主,不知我可否加入七寶琉璃宗。”奧斯卡鼓起勇氣,向寧風致問道。 聽他這么一說,寧榮榮地臉色頓時變的有些不自然了。 她原本是打算在這屆比賽結束后,將宗門規矩告訴奧斯卡的。可這段時間以來,她已經習慣了和奧斯卡在一起,把這件事已經忘的差不多了。突然聽到奧斯卡向父親說要加入七寶琉璃宗,寧榮榮頓時心往下沉,一時間有些茫然失措。 不可否認,在史萊克七怪的男性中,奧斯卡絕對是最帥的一個,而且自從寧榮榮答應他暫時交往之后,奧斯卡的努力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 雖然他也吃下了唐三給的仙品藥草,但以他一個食物系魂師,卻并沒有被伙伴們拉開距離,可見他付出了多大地努力。 寧榮榮地心,早已一點點的被他悄然蠶食著,尤其是每當有危險地時候奧斯卡作為一個沒有戰斗能力的輔助魂師還總會擋在她身前,她年紀不大,但以情竇初開,這種美妙的感覺令她潛意識中一直不愿將宗門規矩說出來。 因為她怕失去奧斯卡,失去這種美妙的感覺。 聽了奧斯卡的話,寧風致顯示愣了一下,緊接著頓時面露喜色,“當然可以,你們中任何人想要加入七寶琉璃宗,宗門都歡迎。” 一邊說著,他的目光還掃向戴沐白、朱竹清和馬紅俊。 戴沐白和朱竹清立刻搖了搖頭,戴沐白道:“多謝寧宗主好意,我和竹清是星羅帝國人,出來幾年了,也該回家了。” 寧風致目光再轉向馬紅俊,“你呢?” 馬紅俊呵呵一笑,道:“我也算了吧。我和三哥一樣,都喜歡自由。終于畢業了,我想在大陸上四處轉轉,增長見聞。以后可能會回史萊克學院幫我老師。” 弗蘭德有些驚訝的看著自己這唯一的弟子,一直以來,馬紅俊表現的都是一副傻乎乎的樣子,除了對女人興趣十足外,其他事從不關心。他沒想到,自己這個弟子居然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心中不禁有些百感交集,喉嚨處仿佛哽著了什么。 寧風致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強求。只是你們幾個小家伙記住,不論什么時候,七寶琉璃宗的大門都為你們敞開。弗蘭德院長,我們要告辭了。榮榮、奧斯卡,我們走吧。” 史萊克七怪自從當初在史萊克學院聚首之后,終于要分開了,難免一陣依依不舍。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自己的未來,如果七個人總在一起,相互的依賴就會變的越來越大,對于他們未來發展不利。 在七人之中,雖然最出色的是唐三,可其實史萊克七怪哪一個不是驚才絕艷的天才小怪物?像 寧風致這樣的七大宗門宗主,得到一個奧斯卡都忍不住流露出喜色,要知道,史萊克七怪可是戰勝了魂師圣地武魂殿派出的戰隊。 而且他們的平均年齡至少要比對手小五歲以上。用天才中的天才來形容他們絕不為過。 分別前,五人約定,五年之后,如果大家都方便的話,重回史萊克學院聚首。史萊克七怪,這個年輕而天才的組合,終于在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決賽獲勝之后分開了。 夜晚。清爽的夜風吹拂樹葉,在月光的照耀下留下了一地參差婆娑的樹影。 小舞緩緩從昏迷中清醒過來。她幾乎是下意識的猛然坐起身,目光朝四周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