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9)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9)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9)     

斗羅大陸141 藍銀領域與殺神領域(上)

可是,他腦海中不可抑止的出現自己在擊殺暗金三頭蝙蝠王時胡列娜毫不猶豫將自己拉回窄路的畫面。{雖然他不明白為什么胡列娜對自己沒有歹意,甚至對自己十分真誠。 但正因為如此,他此時才有些下不去手。就算出手,他也知道自己未必能夠給予對方真正的創傷。 就在這時,突然,胡列娜猛的抬起頭,反手一掌,擊在自己胸前。 哇的一聲,鮮血奪口而出,但她變成紅色的雙眼卻出現了片刻清醒,“唐銀。我堅持不住了,這樣下去,恐怕我們說也走不出這條地獄路。我將自己的命交給你了。雖然我自己也不明白為什么會相信你。但我知道,你一定會將我從這里去。趁我還清醒,打暈我。” 此時唐三心中正在天人交戰,突然看到胡列娜如此作為,他心中不禁產生幾分慚愧。眼前這個女孩子,似乎并不像自己以前想象的那樣啊! 胡列娜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引得一片臀波乳浪在唐三眼前搖曳,她幾乎是有些凄厲的大喊,“快,動手。我要撐不住了。” 再沒有半分猶疑,這無疑是解決眼前問題最好的辦法。唐三驟然上前一步,一掌切在了胡列娜頸間。胡列娜身體一軟,已經滑倒在他懷抱之中。 摟抱著胡列娜的嬌軀,看著她臀后狐尾逐漸收回過程中,被頂破的小熱褲內露出的大片雪白,唐三心中卻沒有半分雜念。 對于懷中的這個女人,他突然多出了幾分欽佩。欽佩她的勇氣。 此時此刻,唐三完全可以將胡列娜拋入身邊的暗紅深淵,這樣不但會令自己在接下來的地獄路走的輕松,而且也能夠將一個未來大敵扼殺在搖籃之中。 但是,唐三卻并沒有這樣做,嘆息一聲,摟緊胡列娜的身體。讓她緊貼在自己胸前,藍色光芒涌動,面對已經昏迷過去的胡列娜,他再不需要隱藏。一根根宛如藍寶石版地藍銀草悄然出現,將胡列娜的身體緊緊綁在自己身前。 為了不讓她影響到自己地動作。唐三將她地雙臂纏繞在自己脖子上。雙腿抬起。纏繞在自己腰間。 毫無疑問。此時兩人身體極其密切地接觸著。胡列娜身上那點遮羞布幾乎跟沒有沒什么區別。但此時地唐三。卻心靜如水。 他將眼前所有地一切。都看成了對自己地歷練。 他當然可以拋棄胡列娜。但他知道。如果自己真地那么做了。那么。就相當于是被心魔毀滅。先不說能否在心魔影響下走出這里。就算走出去了。恐怕自己這一生中內心也會多出一道裂縫。想要追求魂師地極致再不可能。 所以。他必須要將她去。哪怕以后她是他最大地敵人。他也必須要堂堂正正地在未來與她公平對決。這是一個武者、一名魂師、一個男人不會逃避地選擇。 就在唐三用藍銀草以最不影響自己行動地姿勢將胡列娜纏好在身前時。他突然明白了地獄路地最后一關是什么。 依舊是強大的敵人,但不在是外物,而是自己。自己的心魔。 在龐大的邪惡氣息,熾熱的邪異血漿以及自身龐大的殺戮氣息影響下,想要從這里堅持著走出去,需要多么堅毅地心志? 以胡列娜這樣的極品天才都無法堅持到最后。這才是走出地獄路最難的一關。 想到這里。唐三不禁暗嘆自己的運氣。 他自身有多種可以穩定心志的能力,其中又以最為根本的玄天功,和精神凝聚之智慧頭骨為首。還有那神奇的藍色領域。 正像胡列娜猜測的那樣,唐三的藍色領域正是武魂地天賦領域。他的武魂藍銀草二次覺醒,露出了真面目。 作為當今大陸上唯一的藍銀帝皇,在它二次覺醒的同時。就賦予了唐三它所擁有的帝皇之威,也就是藍銀皇的天賦領域,藍銀領域。在這里,藍銀領域當然無法發揮出最大地威力,或者說藍銀領域自身的效果在這里已經被壓制在了非常低的程度。但憑借著生生不息的領域氣息,依舊能夠給唐三一定的幫助。 至于周圍的灼熱,對于唐三來說,不過是一個笑話而是。 連冰火兩儀眼的溫度都無法影響到吃過烈火杏嬌疏和八角玄冰草的他,更不用說是這里了。 血漿中擁有的劇毒。或許會影響到唐三。但他卻絕不會給這種液體沾身地機會。 在殺戮之都兩年,唐三又怎么會沒仔細研究過血腥瑪麗呢?這里地血漿。應該就是千年以來,無數墮落者的邪惡之血混合劇毒濃縮而成。也可以說是殺戮之都地根本。 探手進如意百寶囊,一株雪白的仙草出現在唐三手中。 仙草晶瑩的雪白,每一片草葉都仿佛要滴出水來一般,修長、彎曲,看上去就像天鵝的頸。 如果只是看著它,誰能想象的出,這株仙草自身所擁有的特性竟然是激發呢? 別說是吃下它,哪怕是被它沾上一點,碰到的部位任何病毒都會千百倍的滋生。在很多情況下,這株名為“雪色天鵝吻”的仙草比起任何劇毒來都要可怕。哪怕是用玄玉手拿著它,唐三也顯得戰戰兢兢。 這株仙草的威力實在太恐怖了,甚至連唐三都不敢用它來煉制毒藥,因為一旦在煉制過程中,唐三通過呼吸感染了一點它的氣息,那也是必死無疑。誰敢保證自身沒有一丁點的病毒存在呢? 手輕揮,雪白的“雪色天鵝吻”飄然而落,朝著下方的暗紅色血漿墜去,頃刻間被血漿所吞沒,消失無蹤。 看上去,血漿似乎并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可唐三卻知道,這株仙草帶給殺戮之都的,卻是毀滅性的刺激。有它的藥效,邪惡血漿內的毒素就將被無限放大。 而以此為根基的殺戮之都,還怎樣存在? 殺戮之都,這黑暗、邪惡、恐怖的世界,本就不應該存在。 不論它是誰留下的,這個世界最陰暗的一面,還是消失為好。 再次起身,唐三快速的朝前方掠去,身體與身前的胡列娜在運動中摩擦,不斷產生陣陣快感。可此時此刻,唐三卻就那么硬生生的將自己思緒收攏,不斷讓自己腦海中呈現著殺戮之都內一幕幕血腥的場面。惟有這樣,他才能勉強抵抗住胸前這魅惑威力比殺戮心緒更強的誘惑。 空氣變得越來越熱,唐三身前捆住的胡列娜皮膚已經泛起了一層玫瑰紅色,幸好這是在唐三的藍銀領域之中,再加上她自身實力強悍,身體強度遠超普通人。 否則的話,單是此時灼熱的溫度也足以將她烤熟了。 眼看著兩旁深淵的血漿就已經越來越近了,唐三嘴角流露出一絲冰冷的微笑,殺戮之都,殺戮之王,希望你們能喜歡我留下的禮物。 正像唐三預料的那樣,隨著溫度的增加,兩旁血漿的上升,他知道,自己距離出口已經不遠了。 半個時辰后,心神不斷被狂躁殺氣刺激著的唐三終于看到了出口。 此時,他也已經汗透重襟。并不是因為周圍的溫度,而是因為殺戮之氣與身前這可怕尤物的雙重影響。 就算唐三心志再堅毅,在這種情況下,他也快要堅持不住了。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看到了遠方的出口。 出口處份外明顯,白色光芒凝聚成一片橢圓形的光幕,那里,也是唐三此行的盡頭。 但是,在距離出口還有千米的位置,唐三停下了腳步。眉頭皺起。 出口雖然出現了,但確實彼岸的出口,此時唐三面前已經沒有了去路,盡是一片血紅色的海洋。血漿到了這里,竟然匯聚成一片小湖,擋在他面前,血漿中氣泡翻涌。千米距離,就像是橫梗在面前永遠不可逾越的鴻溝。 再沒有任何生物的攻擊,但這里所蘊含的最強邪惡之氣以及面前這千米寬闊的巨大鴻溝,卻成為了幾乎無法逾越的天塹。 托了一下身前的胡列娜,右手難免接觸到了她那擁有驚人彈性的翹臀。 由于胡列娜之前露出了狐貍尾巴,再加上路上的顛簸,她下身的小熱褲此時能夠遮蔽的面積實在少的可憐。 唐三的下身,早已不自覺的因為兩人的接觸而變得昂揚。 雙重刺激之下,此時連他的雙眼都變成了血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