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9)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9)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9)     

斗羅大陸142 月軒姑姑(下)

月軒的人都呆滯了,唐三也有些呆住了,因為他竟然看到父親在輕輕的拍打著那美婦的后背,臉上流露著溫柔的神色。難以想象,這種神色居然會出現在父親臉上。 良久,美婦哭聲終于收歇,緩緩抬起頭,深深的看了唐昊一眼,再扭頭看向一旁的唐三,“他是?你和她的兒子?” 唐昊默默的點了點頭,月華直起身,淚眼朦朧的轉向唐三,抬起手,向唐三的臉摸去。 唐三皺了皺眉,很自然的后退一步,讓開了月華的手。 月華秀眉微皺,“躲什么,我是你姑姑。” “啊?”唐三瞪大了眼睛,看著面前美婦,再看看蒼老的父親,他怎么也無法將眼前兩人當成兄妹來看。 唐昊向唐三點了點頭,“她是你親姑姑。” 月華的手再次伸出,這次唐三沒有躲,姑姑,這個詞匯在他的記憶中是那么的陌生,但是,血濃于水的感覺還是令他第一時間就對眼前的女人失去了任何防備之心。 輕輕的撫摸著唐三的臉,唐月華眼圈再次紅了,“你長得像你爸爸年輕的時候,也像你媽媽。” 聽到這句話,唐三內心的防線也徹底瓦解,整個人再沒有了先前的氣勢。 月軒的人此時已經看呆了,他們怎么也想不到,眼前這個看上去骯臟落魄的老人居然會是夫人的兄長。 轉過身。有些嗔怪地看向唐昊。唐月華怒聲道:“這么多年了。你才知道來找我么?走。跟我上樓。” 說完。唐月華一把拉起唐三地手。轉身就向樓上走去。 唐昊有些無奈地看著這個妹妹。但他此時地神色卻是多年以來難得一見地放松。 走到樓梯口。唐月華扭頭向總管奧德道:“剛才你們看到地一切。從沒有發生過。這件事你負責。明白么?” 奧德趕忙道:“是。夫人。” 唐月華地手很溫暖。也很柔軟。被她抓著。唐三似乎又變成了個孩子。她一直帶著唐昊、唐三父子來到了月軒地頂層。 一邊走,唐月華擦干自己的淚水。向唐三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唐三。” 唐月華的身體略微僵硬了一下。扭頭看向唐昊,口中不禁發出一聲輕嘆。 月軒的頂層是一個巨大的廳堂,布置的比一層更加優雅,熟悉植物地唐三吃驚的發現,這里所有地擺設居然都是沉香木。令整層樓都散發著淡淡的香氣。 沉香木是什么?那是比等重量黃金還要昂貴的極品木材。單是這大廳內的家具,就值得天文數字的價格。在大廳周圍。一共有四扇門,不知道是通往什么地方。這里給人感覺是舒適、寧謐、寂靜、高雅。沒有過多的華麗,但身處于這淡淡地木香氣息,卻會令人的心自行安穩。 唐月華微笑道:“頂層是我的私人空間,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會上來。坐吧。”她將唐三按在一張椅子上坐下,這才轉身看向唐昊。 “哥,你怎么變成了這樣?”剛剛平息的情緒在她看到唐昊蒼老地面容時,忍不住又變得激動起來。 唐昊微微一笑,“傻丫頭,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愛哭了。這可不像你了。” 唐月華怒道:“還不是因為你。多少年了?你居然一點音訊都沒有。” 唐昊變得沉默了,走到唐三身邊坐下,低著頭,淡淡的道:“大哥。他還好么?” 唐月華呆了一下,半晌后,才緩緩搖頭,“我不知道。大哥那個人你也知道的。他有什么事都藏在心底。上次回家的時候,我無意中看到,他拿著我們三個小時候的畫像在看。甚至連我經過都不知道。” 唐三感覺到身邊的父親身體似乎僵硬了一下,“是我對不起宗門。” 唐月華淡淡的道:“現在說這些還有意思么?這次你好不容易回來了。我說什么也不回讓你再走。你一定要和我回去。大哥,大哥他心中一直都在念著你。” 唐昊苦笑道:“我回去?我早已經不是昊天宗的人了。我又怎么回去?月華,雖然我對不起宗門。但是。我對自己所做的一切。并不后悔。大哥他,還沒娶妻么?” 唐月華地臉色沉了下來。優雅的嬌顏上多了一層寒霜,“大哥不像你那么感情用事,比你有擔待、有責任感。宗門的一切還要依靠他。他也只能用不娶這種方式來懷念心中的那份情。二哥,你真的不愿意回去看看他么?宗門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堂堂天下第一宗門居然要隱藏起來。你知道宗門弟子們的痛苦么?跟我回去,我們三兄妹齊心合力,我就不信斗不過那武魂殿。” 唐昊站起身,緩步走到大廳中央,背對著唐月華道:“月華,我心已死,再沒有了以前的沖勁。在阿銀死的那一刻,我的心就已經隨她而去了。對宗門,我幫不上什么。道歉地話,我不想對大哥說。我相信,他明白地。” “明白個屁。你堂堂天下最年輕的封號斗羅,還說幫不上宗門?大哥能理解你?”唐月華因為憤怒,嬌軀已經有些顫抖了。 唐昊靜靜地站在那里,他的背影,看上去是那么的孤寂。 唐三也站起身,看向激動的月華,“姑姑。不要再逼爸爸了。爸爸他并不是不愿意幫助宗門。而是,他已經不能。他的身體……” “夠了。”唐昊打斷唐三的話,“月華,我將小三交給你了。他剛從殺戮之都出來。只有你能最好的幫他。”說著,他甩手拋出一卷羊皮地圖落入唐三手中,“一年后,按照地圖回山谷找我。” 說完,他直接就向外面走去。 “站住。”唐月華大步跑了過去,或許是因為速度過快,她身上的宮裝居然發出撕裂般的聲響。 幾步來到唐昊背后,唐月華一只手飛快的落在了他的肩膀上,之前唐三曾經感受過的領域波動再次出現。 唐昊停下腳步,“月華,你對大哥說,小三是我給宗門的交代。一年后,等他去見過我以后,你帶他回宗門認祖歸宗。我不能做到的事,他會替我完成。還有,你告訴大哥,他是我和阿銀的兒子,也是我唯一的兒子。” “哥——”唐月華大叫一聲,下一刻,唐昊的身影已經在她面前淡化,悄然消失。 唐昊要走,在這個世界上又有多少人能夠阻攔呢? 唐月華站在那里,淚水無聲的流淌著,二十年了,再見兄長,相聚卻如此短暫,她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心好痛好痛,不只是因為唐昊的離去,也是因為這個二哥所承受的痛苦。 唐三沒有動,父親讓他留下,他就只有留下。靜靜的站在唐月華背后,等待著。 良久之后。 擦干臉上的淚水,唐月華的雙眼并沒有因為哭泣而紅腫,緩緩轉過身,眼神有些復雜的看向唐三,“你爸爸有沒有將他和你媽媽的事情告訴你?” 唐三默默的搖了搖頭,“您能告訴我么?” 唐月華輕嘆一聲,“既然他不愿意告訴你,我也不能多嘴。或許,一年后,他會告訴你所有的一切吧。我看得出,他對你很有信心。否則,他不會說你是他給宗門的交代。你今年應該是十九歲吧。” 唐三道:“差兩個月十九。” 唐月華微微一笑,“你爸爸是二十八歲走出的殺戮之都地獄路。你比他早了接近十年。看來,你真的是宗門的希望。你知道,他讓你留在這里一年,是要和我學什么嗎?” 唐三茫然搖頭。 唐月華目光灼灼的注視著唐三,“在未來的一年中,我將教導你各種貴族禮儀、音樂。” “您不是在開玩笑吧?”唐三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剛見到還沒有一個時辰的姑姑。 唐月華正色道:“你看我像是開玩笑的樣子么?一年后,如果你不能達到我的要求,我是不會讓你去見你爸爸的。” 唐三呆呆的看著面前的親姑姑,他怎么也想不到,父親帶自己來這里居然不再是為了修煉,而是學習這些他認為毫無用處的東西。 唐月華有些好笑的看著唐三那呆愣的樣子,“很快,你就會明白這些東西對你的好處。一個人,光有強大的實力是不夠的。像你父親,他已經足夠強大了,可是,他現在卻變成了什么樣?他是不希望你重蹈覆轍。從現在開始,我是你的姑姑,也是你的老師。” 唐三有些苦笑的道:“姑姑,真的要學習那什么禮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