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5)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5)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5)     

斗羅大陸143 鉛華洗盡圓融如意(下)

唐三微笑道:“姑姑,作為一名高貴的女士,打探別人的可是很失禮的。這是您教給我的。” 唐月華哼了一聲,“我是別人么?我是你親姑姑。你爸爸不在,我就是你的長輩。坦白從寬。” 唐三無奈的搖搖頭,此時此刻,他心中卻突然升起一股強烈的思念。 五年了,小舞,你還好么? 看著唐三眼底深處那一份落寞,唐月華沒有再問下去,抬手揉揉唐三的頭,看著這比自己高了一個頭的侄子,美眸中流露出溫柔的寵溺,“傻小子,想什么呢?看不出你還挺感性的。和你爸爸一樣。” 唐三注視著唐月華,“姑姑,我可以從您這里畢業了么?” 唐月華愣了一下,有些悵然的道:“你就這么急著離開我么?”雖然相處只有一年,但唐月華是真的喜歡上了自己這個聰明絕頂的嫡親侄子。在他們這一代中,最出色最有成就的,無疑是宗主大哥,唐昊和她。盡管她并不是強大的魂師,可掌握在她手中的力量,卻足以令任何人感到恐懼。 可是,唐門直系中,那些并不十分出色的子弟們都開枝散葉,有了后代,甚至再下一代也已出現。可作為曾經唐門的驕傲,宗主未娶,她未嫁,唐昊又落得那樣的結果。可以說,唐三是他們嫡親三兄妹唯一的后代。對于這個侄子,她是當兒子看待的。 唐三對于唐月華也同樣很尊敬,在這位看上去優雅美麗的姑姑身上,他真正的得到了母親般的關懷。盡管唐月華有些嗦,但唐三卻發現,自己竟然很喜歡她那種充滿關切的嗦。唐月華給予他的,是唐昊和大師都無法給予的那種親情。 因此,對于這位姑姑,唐三格外的尊敬,也格外地親近。他沒有將小舞的事情告訴唐月華。是不希望姑姑為自己擔 “姑姑,您知道我不是的。但是,我必須要走。” 唐月華輕嘆一聲,“我明白。見過你爸爸后,他會讓你返回宗門,認祖歸宗。孩子,你比當年你爸爸更加出色。零點看書雖然姑姑不知道你以前經歷過什么。但姑姑相信。你一定能夠超越你爸爸。記住,不論什么時候都不要過于感情用事。更不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你爸爸就是太感性了。他之所以將你交給我,讓你跟我學習,其實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鍛煉你的心性。讓你不要犯和他同樣地錯誤。從理論上來看,我應該對你放心的,你已經做的很好。可是,你身上畢竟流淌著和你爸爸同樣的血液。答應姑姑,一切以自身安全為重。好么?” 唐三默默的點了點頭,看著姑姑眼中慈祥地目光。眼底不禁泛起一絲淡淡的紅色。 唐月華微笑道:“好了,回去收拾一下。我知道你急于去見他。明天就走吧。過兩天,我也準備回宗門去看看。好久沒有回去了,再不去看看,估計大哥要罵我了。我們就在那里見吧。” 唐三心中一陣感動,他當然明白,唐月華決定返回昊天宗都是為了自己。宗門的情況他并不了解,唐月華也并沒有對他說過。 但從這些年昊天宗一直隱沒,就能看得出自己家族這天下第一宗的日子并不好過。 唐三根本沒什么好收拾的。就算是一些日用品,直接放入二十四橋明月夜就可以了。當天晚上,唐月華親自下廚,坐了幾個精致地小菜和唐三兩人吃了。在唐三臨睡前,唐月華告訴他,明天走的時候不需要向她告辭了。那一刻,唐三分明看到姑姑眼中閃爍著幾分晶瑩。 唐三又哪里知道,唐月華曾經愛上過一個人,一個她絕不應該愛上地人。后來看清了。她的心卻已經無法再容納任何愛情的感覺。所以才終身未嫁。她曾經幻想過有一個自己的孩子,唐昊帶來了唐三。就像是完成了她的心愿,因此唐月華才對唐三視如己出。 一年,時間并不長,但唐月華卻感覺自己仿佛又有了新生,從唐三身上,他看到了未來昊天宗的希望。對于這個侄子,她又怎么會不盡心竭力的幫助呢? 清晨,唐三習慣性的修煉完紫極魔瞳后,就悄悄的離開了月軒,沒有驚動任何人。此時,天才剛蒙蒙亮。 頂樓地窗戶開著,唐月華靜靜的站在那里,看著那逐漸遠去的白色身影,嘴角處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小三,我在宗門等你。” 出了天斗城,唐三不再壓制自己的速度,展開身形,全力飛馳。唐昊給他那羊皮地圖上的一切他早已經記清楚了。根本不需要再看,也能輕松的找到正確方向。 一轉眼,已經是五年時間過去了。五年前,唐三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答案。而今天,他終于有了知道答案的權利。正像父親所說地那樣,他已洗盡鉛華。 疾馳入山,所有地坎坷的路在唐三面前如履平地。八蛛矛帶著他地身體閃電般上升,終于回到了曾經修煉的山脈,他又怎還顧得上那份優雅?只想盡快見到自己的父親,聽他講述那過去的一切。 依舊是那群山環抱,萬靈疊翠,面前是泛起漣漪的藍寶石,還有那連天接地的恢宏瀑布。盡管曾經在這里生活過兩年,但當唐三再次回到這里的時候,那心曠神怡卻沒有絲毫改變。 山谷中,只有瀑布傾瀉的隆隆聲,除此之外,一切都顯得很靜,寧謐的寂靜。 目光看向那曾陪伴自己成長的瀑布,唐三目光流轉,尋覓著父親的身影。 “你回來了。”低沉的聲音仿佛在耳畔響起,唐三猛然回首,那一瞬間,他整個人仿佛像是被凝固了一般,原本帶著些激動的目光此時已經完全呆滯。 水潭畔,是那熟悉的身影。但當唐三再次看到他的時候,內心卻在無法抑制的顫抖。一年以來變化的氣質在這一刻似乎破碎了。他的心,痛的難以呼吸。 唐昊靜靜的站在水潭旁,但支撐著他身體的,卻只有一條腿。整條左腿齊根斷去。同樣消失的,還有他的右臂。此時此刻,站在那里的,竟然是一名獨臂老者。 他那散亂的發,更是以被雪白所渲染。 “爸”唐三幾乎是顫抖著叫出這一聲,身形暴閃,下頜顫抖著撲倒唐昊面前。 失去了一臂一腿,唐昊卻顯得很平靜,臉上的表情也不像以前那樣嚴肅、僵硬,居然帶著淡淡的微笑,看著令他引以為豪的兒子。抬起手,摸摸唐三的頭,“來了就好,我一直在等你。”這樣親切的動作,是以前從未有過的。可此時唐三的心,卻仿佛被針扎一般。 無與倫比的強烈煞氣勃然迸發,“是誰,爸,是誰將您傷成了這樣……”因為極度的憤怒,唐三的殺神領域被強行啟發,剎那間,周圍的空氣瞬間變得冰冷起來。 唐昊臉上笑容不減,“傻小子,你這是干什么?難道,這一年你姑姑白培養你了么?” “爸。”唐三看著父親斷肢所在,淚水不受控制的奔涌而出,曾經最年輕的封號斗羅竟然變成了眼前如同風燭殘年一般的老人,他是自己的父親啊! 強烈的殺意,仿佛要從胸口般沖出,在這一刻,唐三的眼睛已經在漸漸變得血紅。 唐昊臉色一整,目光盯視著唐三,“醒過來。沒有人能夠將我變成如此,讓我變成如此的,是自己。一年前,當我回到這里之后,我就斬去了自己的右臂和左腿。” “什么?”唐三再次呆住了,他怎么也無法相信,眼前這一切,居然是父親自己做的。 唐昊淡然一笑,“很驚訝是么?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以前的事么?跟我來吧。我帶你去個地方。” 一邊說著,唐昊剩余的左臂揮動,魂力勃發,整個人彈躍而起,雖然只有單腿,但速度依舊驚人,直接朝著瀑布的方向飛騰而去,左手在空中虛按,只是利用魂力一次借力,他就已經來到了對面的瀑布礁石上。 唐三心中有太多太多的疑問,趕忙騰身而起,追隨著父親來到礁石上。 唐昊沒有用魂力抵御瀑布水流的沖擊,任由自己的身體被淋的濕透。 眼看唐三跟上,他這才再次行動,左手一揮,長達三米,錘頭如水缸般的巨大昊天錘驟然釋放,沖天而起,空中落下的急流在龐大的魂力作用下反卷而上,而唐昊也緊隨著自己的昊天錘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