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5)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5)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5)     

斗羅大陸151 史萊克再聚首(中)

少女的話不多,“見到不就知道了么。”在她冰冷的面龐之下,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內也帶著幾分激動。 門口兩名輪值的史萊克學院學員早已經注意到了這兩個人,眼看他們站在學院大門正前方品頭論足的樣子,一名學員大步走了上來。 “兩位有何貴干?請不要擋在我們學院大門前。你們如果是來報考我們學院的話,那可來晚了。已經過了時間。” 走上來的學員看上去也是二十歲左右的樣子,畢竟,一般來說,高級魂師學院的學員都是二十歲上下。 金發青年與白衣少女對視一眼,不禁莞爾一笑,“我們不是來報名的。弗蘭德院長和大師在么?” 輪值學員皺了皺眉,“院長和副院長在不在我不知道。不過學院規定,一律不許外人進入。如果你們想要見院長的話,請先登記。如果你們想通過走后門進入學院的話,二位就可以請回了,我們史萊克學院不歡迎這樣的學員。” 從面前的青年那女出眾的外表和氣質,輪值學員可以肯定這兩個人是貴族,立刻就把他們歸入了走后門那一類人。 金發青年笑了,“學弟,你很盡職盡責。不過,我想我已經不需要再回學院回爐了。請通報院長一聲,就說戴沐白和朱竹清回來了。我想,院長會歡迎我們的。” 這一對外貌出眾的青年男女,正是史萊克七怪中的老大邪眸白虎戴沐白與老七幽冥靈貓朱竹清。 五年了,他們都沒有忘記五年前的約定,盡管在星羅帝國他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但當初的五年之期他們又怎會忘記?在史萊克學院生活的那些年,在他們一生之中都會留下深深的痕跡。 五年已到。他們都希望回來看看史萊克學院。看看弗蘭德、大師、柳二龍他們這些教導過自己地長輩。 當然。更重要地。是期盼著那七怪聚首地激動時刻。 所以。他們回來了。戴沐白和朱竹清內心地激動甚至已經從表情上流露出來。 出乎兩人意料之外地是。輪值學員之前還是一臉平靜。此時卻已是充滿了不屑。“你是戴沐白?那我還是唐三學長呢。別裝了。你們已經是第二十三批冒充學長們打算進入學院地了。我是不會上當地。識相就趕快離開這里。否則地話。我可要趕人了。” 戴沐白愣了一下。他當然不會和面前這年紀與自己差不多地學弟制氣。摸了摸自己地鼻子。“有人冒充我們?竹清。看來我們給學院還真是留下了深刻地印象呢。”和五年前相比。現在地戴沐白更加高大了。站在那里不怒自威。隱然釋放著王者之氣。朱竹清也從當年青澀地小姑娘成長為了絕色少女。 雖然還沒有成熟風韻。但看上去也已是傾國傾城之姿。那輪值學員之所以一直很客氣。與他們地外貌是分不開地。 輪值學員終于有些不耐了,看著戴沐白的目光還帶著幾分嫉妒。“趕快走吧。不然我可不客氣了。” “哦?這位學弟好大的脾氣,居然要對我們戴老大不客氣。膽子不小啊!”陰陽怪氣地聲音從一側傳來。 戴沐白和朱竹清的目光被吸引了過去。學院大門旁的樹蔭下,一個大胖子正站在那里。一臉戲謔地看著他們。 這家伙很有身高八尺、腰圍也是八尺的感覺。高大肥碩,圓滾滾的頭上,短發居中弄成莫西干式,還帶著一臉淫蕩的笑容。 盡管過去了五年,盡管他的變化是那么大,戴沐白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這個胖子。小胖子長成了大胖子,可不正是七怪老四,邪火鳳凰馬紅俊么? “我靠,死胖子。你又胖了。”戴沐白大步朝著馬紅俊走了過去。馬紅俊哈哈一笑,肥大的雙臂展開,猛的撞了上去,與戴沐白狠狠的抱在了一起。從兩人身上都能聽出的骨骼噼啪聲,就知道他們這一抱有多么用力。 “戴老大,你怎么還是這么暴力,其實,我是要去抱竹清地。” “啊”慘叫聲…… “好,我錯了。放過我吧。老大。我這嬌小的身板可受不了你這樣虐待,難道你抱竹清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啊”繼續慘叫…… 朱竹清在旁邊看著,眼圈卻已是微微發紅。 史萊克學院大門前的另一名輪值學員也已經走了過來,喃喃的道:“這次裝的還真像啊!比前幾次的演技都好。” “裝你一臉。”馬紅俊沒好氣的瞪了過來,好不容易才從戴沐白地熊抱中掙脫,一股澎湃、渾厚,又充滿暴戾之氣的威壓從他身上驟然釋放。 那兩名學員被派來輪值,自然不會是什么出色學院子弟。實力都還只有三十多級。在他強橫的威壓下,頓時臉色大變慌忙跌退。 馬紅俊威脅式的比了比自己圓乎乎的大拳頭。“老子這實力,還用再學習嗎?” “五年不見,胖子你的淫蕩沒少,囂張卻更多了啊!”清脆的聲音由遠而近。 馬紅俊顧不得擺威風,猛的回過身來,看清來人,立刻張大手臂,飛也似的沖了過去,“哇,榮榮變成大美女了。快讓哥哥抱一個。” 粉紅色小衣、粉紅色長褲,長發披散及臀,寧榮榮也長大了。她地美和朱竹清不同。朱竹清是火辣身材與冷艷嬌顏交映生輝地美,而她的美則是圓融地柔美,全身都散發著特殊的高貴,就像她的武魂九寶琉璃塔一樣。 盡管她還不到二十歲,但身上卻已經有種雍容的氣度。 “胖子,去死。”鋒銳的氣刃令馬紅俊前沖的身軀硬生生停住,朱竹清已如幻影般沖了過去,和寧榮榮抱在一起。 戴沐白的大手搭上了馬紅俊肥厚的肩膀,“死胖子,還想占便宜啊!雖然小奧是食物系魂師,你要是碰榮榮一下,他也會和你拼命的。” 馬紅俊哀嘆一聲,“想我也算是豐神俊朗,一代天驕,怎么就沒有個美女看中我呢?看著你們一個個成雙成對的,我嫉妒啊!” 戴沐白沒好氣的道:“豐神俊朗這四個字用在我身上還差不多。你不要侮辱這四個字好不好。”說到這里,他朝著寧榮榮喊道:“榮榮,小奧呢?” 正和朱竹清擁抱在一起的寧榮榮身體一僵,眼圈頓時紅了,“我也不知道他會不會來。” 五年過去了,奧斯卡音訊全無,甚至沒有傳回一點消息到七寶琉璃宗,整個人就像是憑空蒸發了一般。寧榮榮一直在等他,可是,時間一天天過去,她卻始終沒有等到他回來的身影。 在一起的時候沒覺得如可,可當真正分開了,寧榮榮才深刻的明白奧斯卡在自己心中占據了怎樣的地位。那種撕心裂肺般的思念,令她難以自拔。 她發現,奧斯卡離去之后,自己反而深深的愛上了他。 每當她想起奧斯卡臨走時那堅毅到可怕的眼神,想起他所說的十年之約,她的心就會忍不住劇烈的絞痛,淚眼朦朧。十年,人一生有多少個十年。 她甚至可以想象的到奧斯卡在這十年中會有怎樣的經歷。 她經常一個人跑到山上去,對著虛空大喊,小奧,你給我回來。我不要你強大,我只要你回來。只要你能回到我身邊,就算宗門的規矩再嚴,我也絕不和你分開。 可是,任她怎樣吶喊,回答她的也只有那空谷回音,奧斯卡依舊沒有半分消息,鴻飛冥冥。 寧榮榮好后悔,為什么當初自己那么沒有主見,為什么自己不能想辦法和他在一起。她真的好怕,好怕有一天突然見到宗門弟子帶回他的尸體。 為了不讓自己去想他,這五年來,寧榮榮拼命的用修煉來麻醉自己。再枯燥的修煉也要比那令人心痛欲絕的思念要好受些看到寧榮榮的表情,戴沐白和馬紅俊就已經意識到了不對,兩人迅速圍攏到寧榮榮身邊,和朱竹清三人向她低聲詢問。 另一邊,兩名輪值學員顯然是被馬紅俊嚇到了,低語幾句,其中一人快速跑回學院報信去了。 面對五年不見的伙伴,寧榮榮再也忍耐不住內心的悲傷,一邊流著淚,一邊將當初奧斯卡離去的過程說了一遍。 聽著她的講述,戴沐白三人都沉默了,就連馬紅俊也收起了臉上的嬉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