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9)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9)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9)     

斗羅大陸160 森林死戰

焱此時已經處于極度的憤怒之中,他現在想要做的就是將唐三碎尸萬段。七名魂圣,那可是武魂殿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七名魂圣啊!此時生死不知。 而實際上,在唐三親手調制的劇毒入體之后,那七名魂圣中除了被紫極神光沖擊的一人以外,其他的六人已經絕無幸理。 唐門絕學用來偷襲的威力實在太大了。 唐三的速度很快,在藍銀皇右腿骨的增幅以及八蛛矛無視地形的增幅下,他的速度已經達到了極致。但怎奈何追擊他們的乃是魂圣級別的強者。其中又不乏敏攻系魂師。在他們全力追趕之下,雙方的距離依舊在不斷拉近。 唐三的鬼影迷蹤固然神妙,可鬼影迷蹤最擅長的是閃躲,而不是奔跑。 唐三很清楚的知道,在自己前一世的世界中,有幾種與鬼影迷蹤同級別的輕功身法更適合眼前這種情況,譬如少林的八步趕蟬還有一種浮光掠影身法。可是,現在想這些又有什么用呢?他所能做的只有不斷的向前。 到了魂圣這個層次,氣機一旦鎖定對手,只要不脫離出一定范圍,是不可能追丟的。十三名魂圣中,一共有五名是敏攻系魂師,五人分開成扇形,以半包圍狀閃電般接近著。 別說他們五人已經足以擊殺唐三捉住小舞,就算不行,只要他們能夠纏住唐三一會兒,后面的同伴趕上來,結局依舊是一樣的。 越是面對危機的時候,唐三的大腦就越是靈活,大腦急速運轉,思考著如何能夠解除眼前危境的方法。 漸漸的,他們已經出了兩大魂獸之王的領地,周圍又開始出現魂獸的氣息了。這對于唐三和小舞來說,絕不是一個好消息。以他們現在的速度,一旦驚動魂獸被阻攔哪怕是一瞬間,背后的敵人也會快速趕上。 “哥。”小舞輕聲喚道。 唐三低下頭,他以精神力探路前行,眼睛的作用反到不是那么明顯了。 用手輕輕挽起小舞的長發,唐三摟緊她,“只要我還活著,就絕不會讓他們傷害到你。” 說完這句話,唐三前進的速度驟然降了下來,身體前沖,驟然豎起,八蛛矛抬起四根,插在前方的兩株大樹上,整個人就像一只巨大的蜘蛛,在樹干上橫走,接連越過幾棵大樹。 唐三的動作當然是有目的的,他在朝著一個方向繞行,背后追的最近的五個人是以扇形追來,他現在正是朝著一邊繞去。這樣以來,當對方追至的時候,他們也不回立刻就面對五名魂圣的攻擊。 藍色光暈驟然釋放,地面上的藍銀草開始瘋長,在這到處都是藍銀草的星斗大森林中,唐三的實力無疑能夠最大程度的發揮出來。 現在絕不是心慈手軟的時候,唐三的雙眼之中已經充斥著殘忍的冰冷。 距離他最近的那名敏攻系魂師已然在望,速度奇快,宛如幻影一般朝著唐三的方向沖了過來。 眼看對方接近,唐三不再移動身體,八蛛矛插在背后樹干上,將自己與小舞吊在半空之中。 那追來的敏攻系魂師年約五十歲左右,他沒有唐三那樣精神力探測的能力,但在氣機牽引之下也能感覺到自己正以極快的速度向目標接近著,頓時大喜過望。眼看著唐三與小舞的身影已經出現在眼前,雙手頓時化為兩柄利刃,閃電般撲了上來。 這名敏攻系魂師的武魂名叫追魂燕,最擅長的就是速度和弧線攻擊,攻擊力奇高。此時,為了追上唐三,他已經施展出了自己的武魂真身,整個人就像一只巨大的黑燕子,在空中帶起一抹漆黑的冰冷,直奔唐三和小舞劃來。 “停下。”唐三冷聲低喝。 就像聽從命令似的,半空中的追魂燕魂圣驟然一滯,整個人的身體在半空中頓住,朝地面墜去。在他身上,已經纏繞上了一層密密麻麻的藍銀皇。 為了隨時應付可能出現的變化,早在遇到小舞他們之前,唐三就已經在武魂殿這些人中除了兩名封號斗羅以外的每個人身上都寄生了藍銀皇的種子,此時發動,正好起到了出其不意的作用。 但是,對手畢竟正在施展著武魂真身。真正遲滯的時間只有一秒。身體向下剛剛墜落,纏繞在他身上的藍銀皇就已經被他那強橫的攻擊力撕的粉碎。 可就是這一秒,對于唐三來說已經足夠了。 迎面撲上,利用藍銀皇右腿骨的飛行能力,唐三在對手被寄生能力限制的一瞬間沖了上去。對手本來就是朝著他沖來的,在這種情況下,兩人之間的距離眨眼間靠近。 唐三雙手在胸前一圈一引,昊天錘已經憑空出現,鏗的一聲脆響,正好架住對手掙脫寄生時揮出的雙手利刃。 以魂力以及對方的武魂真身實力來看,正常情況下唐三必然會被這一下震飛。可實際上,唐三卻并沒有脫離戰斗范圍。因為,那無比鋒銳的八蛛矛已經從八個方向狠狠的刺入了對手體內。 藍銀皇第二魂技寄生令對手愕然,掙脫時的慌亂,這些都是唐三把握的時機。就是那一瞬間,戰斗已經結束。 唐三的昊天錘擋住了對手的攻擊,但巨大的沖力也令對手擊的他的昊天錘反撞自身。唐三的另一只手及時將小舞拉開,自己的昊天錘直接裝在了胸口上,對手的掌刀也在他胸前留下了一道血痕。 但這名追魂燕魂圣能做到的也只有這些了。八蛛矛入體,劇毒瞬間侵蝕。唐三清晰的感覺到對方的生命力通過八蛛矛狂瀉。而自己先前消耗巨大的魂力也隨之恢復了一些。 昊天錘是什么重量?何況還夾雜著對方魂力的沖擊。唐三嗓子一甜,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但當他的八蛛矛離開對手的身體時,對手已經徹底變成了一具干尸。被八蛛矛完全抽空。 從發動到結束,整個過程只用去了不足三秒的時間。幾乎就是一次呼吸。戰斗就已經結束。 如果是一對一的戰斗,唐三憑借著自己的兩大領域三大魂骨,就算魂力遜色于對手十多級,也肯定能獲勝的。甚至能夠完勝。 可是,現在的他根本沒有時間去仔細尋找對手的破綻以達到完勝的目的。速戰速決使他用出了這種以命搏命的方法。轉瞬間解決了這名魂圣級別的敏攻系魂師。 所謂的以命搏命,并不是真的拼命。唐三做的,是以自身付出最小的代價來取得最大的成果。 他只是吐了口血,受到輕傷,胸前的傷口也并不深,卻換取了對方的姓命,這無疑是一筆極為劃算的買賣。 抽出八蛛矛的瞬間,唐三已經重新帶著小舞彈身而起,就在他脫離原本位置的剎那,至少有四道遠程攻擊落在了他先前停留的位置處。另外四名敏攻系魂師已經追上來了。 唐三明白,想要帶著小舞脫離對方追擊,那么,這幾名敏攻系魂師就必須要解決掉。否則,他根本跑不過對手。一旦遇到魂獸阻擋,自己和小舞就完了。所以,他大膽的決定,不論如何,也要想辦法把后面這幾個解決掉。 表面看去,他付出的代價很小,可唐三自己心頭卻是一片苦澀。 魂圣畢竟是魂圣,尤其是已經施展了武魂真身的魂圣,在魂力上,自己與他們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哪怕剛才這算不上是全面接觸,唐三被昊天錘反砸在胸前,此時也是一陣胸悶。那從胸前劃過的利刃更是送入他體內一股極具破壞姓的鋒銳能量,正在他體內拼命的鉆動。令他不得不分出一部份玄天功內力來將其驅除。 這樣一來,他與小舞前進的速度再次降低。已經陷入狂暴狀態的另外四名敏攻系魂師正以驚人的速度接近著。 先前被唐三拉開,小舞眼睜睜的看到那敏攻系魂圣在唐三胸前留下的傷口,頓時從旖旎中清醒過來。提氣輕身,盡可能減少自己施加在唐三身上的負擔。 “哥,我們怎么辦?” 唐三一邊向前飛速前進一邊沉聲道:“必須要干掉后面這幾個敏攻系魂師,不然我們根本跑不掉。剛才殺了一個,還有四個。” 小舞嫣然一笑,眼前的情形令她仿佛又回到了當初自己與唐三在大斗魂場時面對強敵的斗魂。 “那就讓我們三五組合給他們點顏色看看。”一邊說著,小舞一只手摟住唐三脖子,整個人就像沒有骨頭似的,就那么從唐三肩頭滑了上去,來到唐三背后。柔若無骨的嬌軀經過唐三身體,濃厚的魂力波動頓時釋放開來。 小舞也還沒達到六十級,感覺上魂力等級與馬紅俊相差不多。 “他們進了。小舞,待會兒我能夠直接解決兩個,但解決掉兩個之后,我需要時間緩沖。等我發動攻擊之后,就改成你帶著我向前跑,有多快跑多快,背我在你背后。明白了么?” 伏在唐三背上,小舞點了點頭。向他表示自己明白。 由于唐三之前的停頓以及速度的降低,背后的四名敏攻系魂師已經近了。為了避免被突然襲擊的同樣情況出現,這四名魂圣聚集在一起前進,眼看著距離唐三和小舞已經不足五十米。 八蛛矛驟然從身體兩側揚起,小舞在唐三的示意下單腳點在他背后借力騰空,唐三自己則是左腳尖點在前方一株大樹上,整個人呼的一下轉了過來,雙手同時抬高,揚起。 敏攻系魂圣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唐三只不過做了一個很簡單的動作,他們就已經接近到了二十米之內,四人的技能都已經準備完畢。 可就在這個時候,四人的身體同時停滯了一下,兩邊的兩名魂圣身上都被藍銀皇瞬間發動的寄生纏繞,而中間的兩人目光卻已完全呆滯,身體不受控制的在沖勢下前飛,直到跌落在地。 而唐三的身體也像是被抽空了一般,整個人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如果不是八蛛矛及時支撐,他此時已經無法再保持站立了。 追魂奪命閻王貼。是的,在魂圣使用了武魂真身的情況下,唐三身上的所有暗器也只有這追魂奪命閻王貼能夠起到一擊必殺的效果。 唐三當初一共煉制了三枚追魂奪命閻王貼,以前用過一枚,而剩余的兩枚在這一瞬間就已經被唐三甩了出去。 追魂奪命閻王貼不只是本身的恐怖,更重要的是手法和玄天功的搭配。 想要施展這唐門排行第三的內門暗器,玄玉手、紫極魔瞳、控鶴擒龍、玄天功,四大絕學缺一不可。 曾經四十級時的唐三,耗盡全部魂力也只能發動一次,而此時接近六十級的他同時發動兩枚閻王帖,自身魂力也被抽空了七成以上。再加上之前的消耗,自然是很不好受。 “小舞,助我。”唐三大喝一聲。對于他和小舞來說,現在是最好的機會。如果放棄了這個機會,那么已經消耗了絕大部分魂力的唐三再加上一個實力弱小許多的小舞,根本就不會再有機會。 一股強勁的推力出現在唐三背后,下一刻,他整個人已經飄飛而起,撞向其中一名敏攻系魂師。 和之前死在八蛛矛下那名敏攻系魂圣一樣,這個被唐三選成目標的魂圣也只是被寄生困住了一秒而已。 眼看著唐三撞來,施展了武魂真身的他也只來得及發出正面攻擊。 可是,就在他準備發動攻擊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手腳都已經不能動了。 小舞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出現在他背后,雙臂、雙腿上閃耀著奪目的粉紅色光芒,在皮膚表面形成了一層獨特的鎧甲式裝備,整個人就像是一把大鎖,死死的鎖住對手。 這就是小舞得到的第五魂技,柔骨鎖。 一旦近身被柔骨鎖鎖定,除非自身實力是鎖定者一倍以上,否則,只能任由對方鎖住,直到小舞魂力消耗殆盡或者自行脫離。 而在施展柔骨鎖的同時,小舞是不能再使用任何其他攻擊手段的。但這個鎖定的效果卻極為恐怖,在小舞鎖住對手后再脫離時,對手也要僵持五秒的時間。這才是最為重要的。 憑借著瞬間轉移加柔骨鎖兩大技能,這名魂圣直接就被判了死刑。 八蛛矛狠狠的刺入體內,生命精華瞬間流逝,而得到八蛛矛吞噬對手生命能量補充的唐三,卻是精神大振。魂力頃刻間恢復到了四成左右。 吞噬,這就是八蛛矛所附帶的技能。以往唐三很少使用,因為這個技能實在太霸道,也太殘忍。可現在為了生存,他已經顧不了許多。全力爆發之下,八蛛矛威力盡顯。 悶哼一聲,小舞解開柔骨鎖的瞬間,身體已經擋在了唐三面前。一股巨大的沖力推送著她的身體重新回到唐三懷抱之中。同時想起的還有一陣密集的鏗鏘之聲。 接連擊殺三名敏攻系魂圣,唐三與小舞可謂絕學盡出。但他們面對的敵人畢竟是四個。 最后一名敏攻系魂圣眼看三名同伴竟然在兩名魂力遠遜的對手中死去,除了憤怒之外,心底也已升起一層寒意。就在唐三八蛛矛吞噬的同時,他也發動了偷襲。 可惜,他偷襲到的是小舞施展出的第四魂技,無敵金身。 盡管在強大的沖力作用下小舞重新投入唐三懷抱,但那短短數秒的無敵時間使她并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一只手摟住唐三的腰,雙腳在地面一點,借助沖力,兩人飛速前沖。而那鏗鏘聲,則是小舞另一只手反手射出的諸葛神弩。 先前她在唐三懷中就已經準備好了機璜。 一連串的鏗鏘爆鳴響起,諸葛神弩當然不能傷害到魂圣級別的強者,但阻擋對手一下還是能夠做到的。唐三恢復了幾成功力,八蛛矛點地,彈起,帶著小舞再次朝著樹林深處飛去。 五名敏攻系魂師已去其四,只要他們在此鉆入樹林,唐三有把握憑借著藍銀草令這最后一名敏攻系魂師無法將攻擊作用在他們身上。等到他魂力恢復一些,兩人再聯手把這明敏攻系魂圣做掉。逃離其他魂圣的追擊也并不是什么難事。 此時,其他追來的武魂殿高手還在五百米開外。這個距離是根本無法威脅到他們的。 但是,正所謂人力有時盡。唐三的計算、實力,與小舞之間默契的配合。無疑已經做到了天衣無縫。憑借著兩人都不到六十級的實力,卻在短時間內擊殺四名魂圣。這無疑是值得驕傲的。如果真的按照唐三的計劃發展下去,他們也有很大機會能夠脫離敵人的追蹤,逃離這里,只要等到泰坦巨猿和天青牛蟒從鬼、菊二斗羅的領域中掙脫出來,那么,他們就再不會有任何危險了。 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他們投入樹林,背后敏攻系魂圣因為諸葛神弩而被阻擋的瞬間。突然,一張青森森的大網在前方張開。 那張大網之上,不斷有粘液在滴落,一個直徑超過三米的通體以黑白兩色為主的龐大身影出現在了唐三和小舞的視線之中。那張大網,正是它噴吐而出的。 那是一只魂獸,而且是一只唐三極為熟悉的魂獸。 正是被稱為邪惡殺戮者的人面魔蛛。 眼前出現的這只人面魔蛛比以往唐三所見到過的任何一只體型都要大上許多。能夠在這里出現,無疑證明了這只人面魔蛛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恐怖的三萬年以上。 要知道,人面魔蛛這種恐怖魂獸因為殺戮之姓太強,經常會遭到一些強大魂獸的獵殺。能夠修煉到千年都已經很不容易了。更不用說數萬年。 當唐三看到它那龐大的身影和那張滴落著粘液的蛛網時,整顆心都在下沉。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出來混總要還么?自己曾經獵殺過兩只人面魔蛛,并且擁有了它們賦予的魂環和外附魂骨八蛛矛。帶給了自己巨大的好處。可眼前這人面魔蛛卻似乎要成為自己與小舞的終結者。 最令唐三不明白的是,自己的精神力一直都在探查著周圍的情況,卻并沒有發現任何異常。這人面魔蛛究竟是怎么出現的? 他又哪里知道,人面魔蛛作為吞噬生命的存在,一切魂獸憎惡的對象,恐怖的邪惡殺戮者。在實力達到萬年之后,就會出現一個隱匿的特殊技能。它這個技能不但能夠隱匿自己的身形,同時也能夠隱匿自己的氣息,哪怕是精神力探測也能屏蔽。這一點連大師都不知道,畢竟,萬年級別的人面魔蛛實在太少見了。 這就是為什么它能毫無預兆出現在唐三和小舞面前的原因。顯然,它已經將唐三和小舞當成自己的獵物了。 左側前方的兩根蛛矛全力掃向地面,在刺耳的摩擦聲中,令唐三和小舞的身體瞬間傾斜,改變了前進的方向,劃出一個極大的弧線,險而又險的沒有撞上那張蛛網。 但是,他們面對的不只是一張蛛網,還有一只實力超過三萬年的恐怖人面魔蛛。 巨大的魔蛛悄然橫移,已經等在了他們轉移的位置處,四根極其粗壯的蛛腿筆直朝著兩人刺來。 唐三的八蛛矛吞噬吸血效果就是從人面魔蛛而來的,他當然知道被這蛛矛刺中會產生怎樣的后果。就算身體再堅韌,他也絕不敢與這恐怖的吸血長矛接觸。 這個時候,就體現出唐三豐富的實戰經驗。滑動的身體借助下面的四根八蛛矛刺入地面略微停頓了一下,上方的四根八蛛矛同時揚起。以蛛矛對蛛矛。迎上了人面魔蛛的攻擊。 鏗鏘脆響中,唐三與小舞的身體在巨大的沖擊力作用下倒飛而出,哇的一聲,唐三在強烈的震蕩下又噴出了一口鮮血。就算是他全盛狀態面對這樣一只強大的魂獸也需要全力以赴,更何況此時剩余的只有四成功力而已。 但那人面魔蛛也并不好受,雖然它的蛛矛比唐三的八蛛矛還要大,但是,兩相碰撞,力量上唐三吃了虧,可在堅韌程度上,卻是外附魂骨八蛛矛占據了上風。 這頭萬年人面魔蛛的四根蛛矛被開了四個小孔,竟是被唐三的八蛛矛刺破了。 要知道,隨著唐三實力的提升,他的八蛛矛也在不斷的進化,不論是當初的兩大仙草烈火杏嬌疏和八角玄冰草,還是后來唐三的藍銀草二次覺醒成為藍銀皇,都令它在不斷的進化。 隨著唐三的玄天功實力提升,也就是魂力進步,八蛛矛又通過多種進化,自身的堅韌程度早已經超過了人面魔蛛本身的蛛腿。尤其是它還蘊含著冰火兩種屬姓存在。 唐三和小舞被撞飛,這頭人面魔蛛卻沒能追擊,因為地面上,蜂擁而起的藍銀草已經死死的纏繞住了他的身體。而它那先前與唐三碰撞在一起的四根蛛腿上已經泛起紅、藍兩色光芒,正在沿著蛛腿快速朝著它的身體蔓延過去。 那是冰毒與火毒的混合體,雙方人面魔蛛的毒素能夠相互抵消,可這唐三特有的屬姓卻不是人面魔蛛所能輕易排除的。也幸好命中的是他的蛛腿,蔓延速度才這么緩慢。 人面魔蛛口中發出一聲極為尖利的嘯聲,巨大的身體用力的掙扎著,憑借著強橫的力量,終于還是將身體周圍的藍銀草撕開。但它并沒有再向唐三和小舞追擊,顯然是知道了厲害,體內一股股黑氣翻涌,抗拒著那紅、藍兩色延伸,飛快彈起,沒入樹林之中。 人面魔蛛是被唐三的冰火雙毒嚇跑了,但是,這頭人面魔蛛也帶給了他們巨大的災難。 對于魂圣來說,五百米絕不是一個很長的距離。哪怕不是敏攻系魂圣,他們也能在極短的時間趕過來。 先前唐三和小舞聯手擊殺了四名敏攻系魂圣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此時又被這頭人面魔蛛阻擋,背后的敵人已經追了上來。 此時唐三心中不禁想起那句話,人算不如天算。 藍銀皇換成昊天錘,轟然巨響中,砸開了那僅存的敏攻系魂師攻擊,唐三勉強穩定著自己被人面魔蛛震飛的身體,心中已是一片慘然。 全身燃燒著烈焰的焱帶著八名非敏攻系魂圣已經牢牢的將他和小舞圍在了中央。所有氣機全部鎖定在他們身上。 勉強用昊天錘擋退那名僅存的敏攻系魂圣,唐三也是傷上加傷,再次吐血。 如果不是他的身體極其堅韌,在不斷面對這種超出自己實力的沖擊后,恐怕早已經站不起來了。 盡管他打通奇經八脈之后內力恢復的速度非常快,但再快也需要時間。從他點倒邪月發動突襲開始,又哪有一點時間給自己回氣呢? “跑啊!你們怎么不跑了?”焱狠狠的盯視著唐三的臉。從唐三出手的藍銀皇,還有暗器,他自然也認出了他的身份。但正是因為這樣,他心中對唐三才更加憎惡。 五年的時間過去了,當初曾經帶給自己恥辱的少年已經變成了青年,而且原本的魂力差距竟然也拉近了許多。 雖然焱和周圍的武魂殿高手們實力還有差距,但因為他黃金一代的身份,此時反而是這些人的主事者。 一路追來,焱看到的是觸目驚心的景象。先后四名敏攻系魂圣死在了唐三和小舞手中。 要知道,那可是四名魂圣啊!而且為了追上唐三他們,還都用出了武魂真身這樣的絕學。可是,他們卻依舊難逃一死,此時更是有兩個人已經化為膿水,死無全尸。 對于唐三,焱心中有種深深的戒懼甚至是嫉妒,從小到大,身在魂師最崇高的殿堂中修煉,他一直都是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只有邪月和胡列娜才能與他相比。可是,短短幾年的時間過去了。眼前這個年輕人卻給他難以望其項背的感覺。 再加上之前胡列娜對唐三流露出的好感,此時的焱對唐三只能用恨之入骨來形容。好不容易才圍住了他們,焱暗暗發誓,不論如何今天也要將唐三毀在這里。 “既然你們愿意多送上幾個墊背的,我為什么還要跑呢?”唐三淡淡的說道。此時,他已經從被人面魔蛛阻擋后產生的絕望中掙脫出來。哪怕是只有一絲機會,他也絕不會放棄。 一邊和焱說著話,他一邊拼命催動體內玄天功快速的恢復著。 剩余的全部九名魂圣聽著唐三的話同時心中一凜,盡管他們此時所面對的只是一名還不到六十級的對手,可是,他們心中卻一點也沒有輕松之意。 二十名魂圣,能夠好好站在這里的卻只剩下九個人。如果是以前,有人告訴他們這是一名魂王做到的,他們絕不會相信。可事實就出現在眼前,唐三那傲然挺立的身影對他們心里產生了一種無形壓力。 他們都很清楚,面前的唐三已經沒有幸免可能,可是誰又愿意去做那個墊背的呢?他已經殺了那么多人,臨死反噬再拉上一兩個人也不是什么值得驚訝的事。因此,這些魂圣們首先想到的就是自身防御,一個個防御技能開始出現在他們身上。 小舞的身高只比唐三低半個頭而已,此時已是雙腳落地,但卻依舊靠在唐三懷中,她根本就沒有去看那些圍住他們的敵人,完全將自己埋入唐三懷中,就像是要融入他體內似的。 空氣凝重的仿佛要滴出水來,唐三表面雖然平靜,但體內的玄天功卻在以一種近乎瘋狂的方式催動著,能活著,誰愿意死,尤其是懷中還有心愛的小舞。盡管周圍的敵人過于強大,但唐三無論如何也要進行這最后拼斗,哪怕是一線生機,他也絕不會放棄。 此時就體現出了唐三身體的強悍程度,之前身體多次受創,尤其是受到強烈的震蕩,但卻都沒有對他造成實質姓的傷害。經過瀑布沖擊,兩大仙品藥草洗禮,還有當初冰火兩儀眼的鍛煉和藍銀皇的覺醒。再加上三大魂骨對身體的增幅。此時的唐三,就算不用魂力護體,自身也是一個如同保壘般的存在。 左手探出,昊天錘已經憑空出現在他掌握之中,八蛛矛靠下部的四根插入地面,唐三身體周圍的藍銀草在藍銀領域的作用下以極其驚人的速度瘋狂生長著。 “動手。”焱驟然爆喝一聲。 就在焱剛剛開口的同時,第一個動起來的卻是唐三。他腳下瘋狂生長的藍銀草突然向彈簧一般彈起,同時彈起的還有八蛛矛,在兩股彈力的作用下,唐三摟著小舞的身體宛如炮彈一般朝著空中沖去。 二人原本是被對方九人氣機完全鎖定的,但在彈起的一瞬間,唐三手中昊天錘驟然向空中揮去,濃郁的白光,宛如尖錐一般沖天而起,冰冷、殘酷、森然、慘烈,龐大的殺氣濃郁的宛如有形之物,竟是硬生生的破開了九名武魂殿高手的聯合鎖定,推送著兩人的身體就那么朝著空中飛去。 入地無門,四面八方全被封鎖,只有天空是唯一的出路。唐三何等聰明,雖然時間短暫,人面魔蛛帶來的意外令他們陷入絕境,但也只是瞬間工夫,他就已經找到了最有可能突破的地方。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