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5)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5)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5)     

斗羅大陸161 同樣的命運唐三的十萬年魂環

對手之中,所有能夠飛行的魂師都是敏攻系,而敏攻系五去其四,最多只有一名飛行魂師存在。魂師的攻擊距離是有限的,只要能夠支撐到逃入空中,他和小舞就很可能沖出重圍而去。 殺神領域本身就是依附于昊天錘上的,在這個時候爆發出來,配合昊天錘的霸氣,一舉沖破對手鎖定,同時也在殺神領域的影響下,唐三自身戰意重新提升到巔峰,追來的對手卻會受到領域影響而修為下降。 在這一刻,唐三所有的潛力都已經迸發而出,他知道,此時對于自己來說最危險的就是躍起后距離地面五十米范圍內的時候。在這個范圍,他必將承受對手所有人的聯手打擊,如果不能撐過去,那么,就是自己和小舞的死期。 所以,在躍起的一瞬間,他雙手一托小舞腋下,猛的將小舞甩了起來。不論承受怎養的攻擊,他都絕不會讓小舞與自己一起承受。 魂圣的反應自然是很快的,唐三就算全力騰躍都不可能在一瞬間脫離出他們的攻擊范圍,更何況他甩出小舞后,自己的身體還有短暫的停滯減速。藍銀皇右腿骨中產生強勁推力,推送著他的身體追向空中小舞。同時唐三雙手握錘,用力向下方轟去。 這一下,他幾乎是用出了自己所能達到的全力。八名魂圣加上一個焱,在已經圍攏的情況下又怎會讓唐三和小舞輕易逃脫。氣息封鎖突然被迫,引發的自然是他們瘋狂的打擊。 那名碩果僅存的敏攻系魂師已經高高飛起,從側面沖向空中,其他八人,八個魂技同時爆發。 這一次武魂殿死了這么多人,如果唐三逃脫,他們罪責難逃,再加上唐三帶給他們的恐怖感覺,此時更是已經用了全力。一時間。所有人的攻擊重心全部集中在唐三身上,而且除了實力不足的焱以外,他們都已經用出了武魂真身。 武魂真身無疑會令魂力大量消耗,但也同樣將魂圣的實力提升到極限,到了這種程度,他們的攻擊方式反而變得簡單起來。七名魂圣同時由下向上攻擊,集中地攻擊力都是他們最純粹的魂力沖擊。 但攻擊方式雖然是一樣的。他們各自的武魂不同,攻擊出的魂力波自然也有所區別。有霸道的,有陰柔的,有詭秘地。也有冰冷的和熾熱的。一時間,七道強悍至極的魂力同時沖天而起。直襲唐三。 這剩下地七名魂圣。全部都是強攻系,他們最強的特點就是攻擊,如此集中七人武魂真身之力朝著一個對手發動攻擊,哪怕是封號斗羅來抵擋,也不是那么容易。更何況是已經大量消耗魂力地唐 “不。哥”小舞的平靜終于被打破了。被唐三拋飛的一瞬間她就已經感受到了不妙,眼看著自己瞬間遠離唐三。她卻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著那些無數華麗的光暈向唐三吞噬。 唐三自然知道小舞的脾氣,在甩出她地時候,就已經捏了一下她的麻穴,令她無法施展瞬間轉移回來與自己一起承受。 面對下方地攻擊,唐三此時卻變得極為冷靜,哪怕是殺神領域也無法影響到他現在的情緒。 殺神、藍銀雙領域同時最大程度開啟,強烈的白光釋放而下,盡可能的削弱著這些魂圣的實力。與此同時,昊天錘轟出后收回,藍銀皇瘋狂涌出。 唐三雙手抱住膝蓋。令自己的身體蜷縮成一團。背后八蛛矛疊起,像盾牌一樣擋在背后。瘋狂涌出的藍銀皇快速的將他纏繞成大繭一般。通體閃爍著藍金色光澤。 唐三的反應可以說是快到了極致。在致命的威脅面前,他終于突破了。體內魂力瞬間暴增,五十九級到六十級之間地瓶頸被一舉擊潰。這驟然提升了一些地魂力無疑成了他生存下去的砝碼。 轟,首先與對方攻擊接觸地就是昊天錘那一擊。毫無疑問,昊天錘是當今天下最強大的武魂之一,但是,唐三的昊天錘還遠不夠強大。沒有一個魂環附加,加上他此時魂力的程度,根本不足以將昊天錘真正的威力發揮出來。驟一接觸,立刻就被魂圣們強橫的攻擊瞬間擊潰。 唐三從來就沒想過利用昊天錘那一擊來抵御敵人的攻擊,他要的是借力。 果然,在那七道光芒吞噬他的身體之前,就因為昊天錘轟擊與對方碰撞所產生的反作用力,他的身體再次被推的向高空飛去。 攻擊距離越長,攻擊力就會被削弱的越多。此時此刻,哪怕只是能減弱對方些微攻擊,對于唐三來說,生存下去的幾率也會增大幾分。 轟 僅僅是第一道武魂真身魂力轟擊,唐三身體周圍的藍銀皇就已經盡數破碎。武魂真身爆發出的攻擊力,不論如何也不是他現在這個級別所能抵擋的。 “不要”空中的小舞,眼看著唐三在劇烈的轟擊之中宛如狂濤怒浪中的一葉小舟,淚水不受控制的從她眼中噴薄而出。但是,唐三將她拋出的那一刻,已經將自身絕大部分魂力都作用在她身上,她的身體依舊在朝著高空飛行。 轟 第二下攻擊落在了唐三刻意調整好的背后八蛛矛上。刺耳的破裂聲中,八蛛矛全部龜裂,而唐三再也無法保持蜷縮之勢,一股濃郁的血霧從他口中噴吐而出。令空氣都變成了淡淡的紅色。 轟 第三下攻擊幾乎是緊隨著第二下落在了唐三背后,這一次,哪怕是經過無數次洗禮提升后的八蛛矛,也終于抵擋不住。瞬間破碎。化為無數藍金色的碎片四散紛飛。又是一口血霧從唐三口中噴出。他的臉色已經變得如同金紙一般。 此時此刻,再沒有什么力量能夠保護他。地面上的藍銀草在七名魂圣的聯手武魂真身爆發之下,甚至連近身都不可能做到。而唐三自己,所能做到的也只是取出昊天錘。 第四道攻擊來了,那是一道完全呈現為墨綠色的攻擊。 而就在這道攻擊來臨的瞬間,半空中的唐三卻做出了一個令人不可思議地動作,強行在空中扭轉自己的身體。右腿如同鞭子一般向那道墨綠色的光芒抽去。 哪怕是武魂殿那些人,也不明白他為什么要這樣做,對于唐三來說,最好的情況自然是用昊天錘去抵御,就算抵擋不住也能讓自己盡可能小的受到沖擊。要知道,在這些武魂真身作用下的魂力沖擊,令那名飛在空中的敏攻系魂圣都不敢靠近這邊。 轟 “啊”刺耳地尖叫聲從小舞口中發出。她雙目中流出的已經不再是淚,而是血。也就在這一刻,她終于強行沖開了唐三封住的麻穴。 唐三的右腿消失了,完全消失在空氣之中。可他本人卻冷靜地可怕。口中再次噴血的同時,右手一撈。體內魂力狂瀉而出,就在那自己右腿化為地血霧之中,抓住了一根藍瑩瑩的腿骨。 猛的回轉身,根本就不去看后面繼續朝著自己轟擊而至的三道攻擊,用力的將那截右腿骨朝著小舞地方向甩了過去。 “小舞。魂骨技能飛行,快走”唐三的聲音已經完全沙啞了。宛如撕裂了一般,他將自己身體最后地力量全部灌注在這一甩之中。 早在彈身而起的一瞬間,唐三就已經計算好了一切。他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能和小舞一同逃走。魂力大量消耗,面對比自己強大的太多的敵人。全身而退只是癡人說夢而已。 彈身而起,用自己作為小舞的盾牌,將她甩出,在對手攻擊無法抵御的時候,以右腿為代價阻擋,同時用當初唐昊使用過的方法強行剝離了藍銀皇右腿骨與自身的聯系。 唐三并不是封號斗羅,他自然也沒有自行剝離魂骨的代價。在這一刻。他付出的,是自己地生命。 右手抓入血霧中地同時。他的左手,已經握著一塊八蛛矛地碎片,狠狠的插入了自己的左胸心臟。只有在這付出生命的情況下,他才能強行的令藍銀皇右腿骨從體內剝離出來。 最后的生命力,就是甩出那一塊藍銀皇右腿骨,在喊出那句話的時候,紫黑色的鮮血已經從唐三口中狂涌而出。 但是,他在笑,他臉上流露出的,只有笑容。 他不愿意死在敵人手中,他說過要保護只屬于他的小舞。他知道,自己做到了。在高空中接到自己的藍銀皇右腿骨,小舞必然能夠逃出升天。 胸前的含沙射影觸動,無數細針朝著距離他不遠的敏攻系魂師射去,哪怕是在這最后一刻,唐三也要盡可能的幫助小舞拖延敵人。以確保她的安全。 地面上,兩道身影急速奔來,他們到來的時候,正好是那七道光芒騰起,朝著唐三身體追去的一刻。 邪月的瞳孔收縮了,而和他一同前來的胡列娜卻已經完全呆滯了。 她眼看著唐三的身體在那一道道光芒中變得破碎,眼看著他自殘自殺取骨,眼看著他呼喊著至愛的名字,將生的希望拋向愛人,胡列娜眼前已是一片模糊,身體一軟,倒在了邪月懷中。 小舞眼中。藍銀皇右腿骨向自己飛來,唐三右手握住八蛛矛碎片狠狠插入自己心臟,剩余的三道強光即將吞噬他的身體。他就是要以生命的代價來換取自己活的機會。 這一刻她已經完全明白,所有的一切都是唐三計劃好的。她與他的心仿佛連接在了一起。 哥,對不起了,這一次,我不能讓你的計劃完成。 小舞的雙眼已經變得血紅,就像當初唐三找不到她的時候一樣。看著唐三那已經殘破,并且即將被吞噬的身體。身在半空中的她猛然抬起頭, “啊”一聲無比尖利的悲鳴驟然從小舞口中爆發而出。那尖銳的聲音似乎令整片星斗大森林都為之顫抖著。 刺目的紅光,驟然從小舞眉心處蔓延開來,化為一圈紅色光暈瞬間擴散。紅光所過之處,所有的一切都被渲染成了血色。所有地一切,也在這一刻為之靜止。時從他們喉中噴出。剎那間,鬼、菊二斗羅聯合形成的武魂融合技再也無法封鎖住他們的身體。金、銀兩色光芒宛如玻璃一般破碎開來。 悶哼聲中,月關與鬼魅同時噴血分離,重重的摔向岸邊。此時如果泰坦巨猿和天青牛蟒想要殺了他們,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但是。兩大森林王者卻都沒有這么做,他們口中響起山崩海嘯一般的悲嘯,同時朝著一個方向狂奔而去。所過之處,所有植被全部化為齏粉。 唐昊靜靜的坐在地上,在他面前。郁郁蔥蔥地藍銀皇已經長大了幾倍,每一根草葉都在輕輕的律動著。 冰火兩儀眼乃是天地間最好的聚寶盆之一,這里是植物的天堂。藍銀皇在這里地生長速度只能用恐怖來形容,更何況她還得到過兒子血液的滋潤。 她雖然不能言語,但意識卻隨著身體地生長正在緩慢的恢復著。 突然間。唐昊閉合的雙眼猛然睜開,而在他面前的藍銀皇也劇烈的律動起來。無數根草葉飛快地纏繞上了唐昊的雙手。 唐昊地臉色頓時變的蒼白起來,“阿銀,你,你也感覺到了么?” 藍銀皇劇烈的顫抖著,每一根草葉都像是要訴說什么似的不斷抖動。 唐昊眼中充滿了不敢置信之色,“不,不會的,我們的小三那么出色,他怎么會,怎么會遇到生命的危機……” 盡管現在的唐昊已經不再是昊天斗羅。但是。曾經的修為令他的精神力極為敏感,血脈相連地感覺使他清晰地感受到遠方那正在不斷消逝的生命氣息。 “咦”突然之間。唐昊地臉色變了變,藍銀皇也不再顫抖。唐昊瞪大了雙眼,望向遠方,“這,這是什么……,怎么會,小三,難道,難道你遇到了和爸爸同樣的命運。” 唐昊的嘴唇在顫抖著,兒子或許不用死了,但是,曾經出現在自己身上那生不如死的感覺難道也要同樣出現在他身上么?在那紅色光芒中變為了絕對的靜止,哪怕是空中魂圣釋放的魂力攻擊也已經停滯在半空之中。 唯一能夠移動的,就只有那紅光的中心。 小舞全身都已經變為了紅色,那是一種晶瑩通透的暗紅,身上的衣服已經化為灰燼消失,露出了她那完美而通透的通體。宛如紅寶石一般晶瑩剔透。 沒有人能看得到她,因為在這一瞬間,停止的也包括周圍人的意識。 這才是屬于十萬年魂獸的力量,尤其是在她已經燃燒自己生命能量的情況下。 隨手一招,那根藍銀皇右腿骨已經落入她掌握之中。靜靜的降在唐三身前,大滴大滴的鮮艷的血淚輕輕滴落在唐三胸前。 輕輕的抱住唐三,小舞的聲音在他耳邊呢喃著,“哥,你真的好傻好傻,難道,你死了我還能獨活么?我不要你死,我要你活著。真的好希望能夠和你在一起生活,就像以前那樣。可是,不行了。我不在了,你要好好保重自己,不然我會傷心的。” 強光閃耀,小舞臉上的容光瞬間煥發,抱著唐三的身體緩緩落在地面上,手中的藍銀皇右腿骨重新插在唐三斷腿的位置處。 此時,她那血紅的目光充滿了柔媚之色,眼中只有懷中的男人。 低下頭,輕輕的,輕輕的吻上了他的唇,握住唐三的右手,將那插入心臟的八蛛矛斷肢拔出。因為一切地靜止,并沒有鮮血隨之噴灑。 紅色的焰開始從小舞身上燃燒,那并不是火焰,而是一種極其特殊的血焰。而其中燃燒的更是小舞的鮮血、生命還有那十萬年的修為。 就像當初唐三母親阿銀一樣。為了自己的愛人,她也做出了同樣地選擇。 血焰越燒越旺,漸漸由紅色變成了暗紅色,而小舞的身體也在這轉變過程中逐漸淡化,就像越來越透明的紅水晶一般。 所有的紅色擴張成一個巨大地圓環緩緩收縮,圍繞著小舞,還有她的男人。 在這一刻。那巨大地紅色磁場產生的絕對靜止正在逐漸減弱,首先恢復的,是范圍內所有人的意識。 看著那血紅的光彩,所有武魂殿高手們都驚呆了。小舞身上釋放地光彩太強烈,以至于他們根本就無法看清小舞的樣子。但在他們心中。卻已經能夠想到此時她在做什么。 十萬年修為啊,那可是十萬年地修為。 胡列娜也從昏迷中清醒過來了,在頭部魂骨的作用下,她的視力要比其他人好的多,而她所看到的。也正是小舞注視著唐三的眼睛。 那是怎樣一雙眼睛啊,盡管釋放的是血紅色光芒。可在眼眸深處那濃濃的愛意,卻仿佛能夠灼燒人的靈魂一般。 紫黑色的血液不斷從唐三胸前地傷口處涌出,那是屬于八蛛矛地毒液,而他身上的其他地方,傷勢在那暗紅色地血焰籠罩之中正以極其驚人的速度恢復著。尤其是已經消失的右腿,竟然圍繞著原本的藍銀皇右腿骨逐漸生長出來。 呈現在這些武魂殿高手們面前的,是一場奇跡上演。 唐三的眼睛重新有了神采,他看到的,也只有那雙眼睛。那雙充滿愛意和悲傷的美眸。 不,不要。小舞。你為什么不走…… 唐三想要掙扎,他的眼眸中充斥著無盡的痛苦。他當然明白小舞在做什么,也更加明白這樣做的后果。可是,他無法阻攔,他根本無法移動,只能眼看著這所有的一切正在朝著他最懼怕的方向發展著。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盡管唐三的計算能力很強,可這一刻,眼前的一切已經完全超出了他計算的范圍。原本應該為他人生畫上句號的一次計劃卻并未令他的生命終結。而他最想保護的人,卻反而在…… 沐浴在小舞身上冒出的血焰之中,唐三全身不斷傳來麻癢的感覺,整個人仿佛靈魂出竅了一般,他心中充滿了抗拒,可卻怎么也無法眼前發生的一切,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小舞的身體在自己眼前逐漸淡化。 小舞此時已經不能說話了,因為她的生命力已經完全用來燃燒這身上的血焰。但她那雙血色美眸卻仿佛如泣如訴一般向唐三訴說著自己內心的愛意。 連唐三都不知道,此時小舞所使用的方法與當初他母親所用的方法并不一樣。小舞用的,是一種更為霸道的方式,而這霸道卻只是針對她自己。這種方式就叫做獻祭。 將自身獻祭于唐三。唐三畢竟不是當初的唐昊,他還沒有接近封號斗羅的實力,不可能吸收十萬年魂環。小舞正是考慮到這一點,才會這樣去燃燒自己的生命力來完成眼前這一幕。 獻祭,不但是獻祭自己的生命,同時也是獻祭自己的靈魂。為了能讓唐三成功的吸收自己付出的魂環,小舞在整個獻祭的過程中連自己的靈魂都已經融入到這個魂環之中,將自己完完整整的給了唐三。 在這種獻祭的情況下,不論唐三的實力有多少,不論他是否達到需要魂環的等級,這十萬年魂環與他的融合都會絕對成功。只需要他的等級達到相應程度,以后就能繼續提升。 而小舞的結果,卻會是永世不得超生,連唐三母親留下的那種生命痕跡,有可能恢復的機會都沒有。 胡列娜已經癡了,她突然發現,和小舞相比,自己是那樣的渺小。現在唐三是誰對她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她完完整整的看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愛。 他為了她,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自殺取骨。 她為了他,可以燃燒自己的生命。獻祭魂環。 是怎樣的愛才能讓他們彼此如此付出。難怪他對自己地美貌視若無睹,哪怕在過地獄路時自己刻意去誘惑他他也不為所動。原來,在他心中,早已有了這完美愛人。 胡列娜知道,不論如何自己也不可能與小舞相比。閉上雙眼,她已經不忍去看。她內心之中最柔軟的地方不斷被強烈的痛苦撕扯著。 再次低下頭,小舞那已經漸漸變得透明的唇又一次落在唐三唇上。唐三能感覺到的,只有淡淡的溫熱,卻沒有任何觸感。一圈跳躍著的血焰圍繞著他們地身體靜靜的律動著。而唐三體內的魂力正以極其恐怖的速度恢復、提升。 皮膚表面,藍、金、血。三色光芒不斷交替閃耀,背后地八蛛矛竟然一點一滴的生長出來。就像他那已經重新成型地右腿。就連胸口處的致命傷此時也已完全愈合。唐三的心臟,開始著有力的跳動。 兩個龐大的身影出現在了樹林邊緣,但那血光地范圍盡管是他們也無法接近。 他們是小舞最好的伙伴,他們當然看得出小舞在干什么。 泰坦巨猿仰天怒吼,巨大地沖擊波從他身上驟然爆發。大片大片的樹林在他身上狂野的氣息中化為齏粉。 牛首蛇身的天青牛蟒不甘的注視著,“小舞。真的值得么?” 或許是感受到了他們氣息的存在,唇分,小舞緩緩偏過頭,看向大明和二明,她用自己那充滿微笑和溫柔的目光告訴他們,這一切都是值得的。也是那一瞬間的注視,她將先前發生地一幕幕通過精神烙印在他們地腦海之中。 低下頭,埋首入他的懷中,小舞地身體漸漸的淡了、淡了…… 澎湃的血焰之環驟然回縮,剎那間。唐三身體周圍爆發出一連串的爆鳴之聲。就在小舞身體漸漸消失的同時,他身上原本的五個魂環逐一出現。而那血色第六環就在他身周凝聚。 同時,一道血光驟然照射在他的左臂上,一個紅色的臂骨光影一閃而沒。 就在這時,小舞那已經變得極其稀薄的身體驟然凝聚,就那么化為一個紅色光球,光芒漸漸暗淡,外面的色彩一層層剝離,一只只有巴掌大小的小白兔靜靜的躺在唐三胸前,她的氣息,正在一絲絲的遠離身軀。 “小舞”凄厲得不似人聲的悲號從唐三口中爆發。這一刻,實力的任何進化對他來說都已經沒有意義,他的心在顫抖,他甚至已經忘記了周圍那些逼死小舞的劊子手。看著小舞那最后一絲氣息正在消散,那空洞的失去了靈魂和生命的小小軀殼,唐三的心都碎了。 吼 同樣的悲嘯也同樣從兩位森林王者口中發出,強大的氣息如同秋風掃落葉一般吹散武魂殿的高手們,它們幾乎是瘋狂的撲到近前。 突然,唐三的目光凝聚了一下,因為他在自己身上還看到了一件東西,那是一朵花,一朵美麗的大花。在小舞化身為兔的同時,滾落于唐三身上。 幾乎是第一時間,唐三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拖住小舞所化的小兔,另一只手飛快抄起那朵絢麗多姿的相思斷腸紅,將它的花瓣小心翼翼的送到小舞嘴邊。輕輕的扒開她那已經化為三瓣的唇,讓一片花瓣進入其中。 奇異的一幕出現了,那堅比金石的花瓣一入小舞口中,立刻化為汁液融化,流入這奄奄一息的小兔口中。 相思斷腸紅是小舞摘下的,哪怕她已經失去了人形,哪怕她生命與靈魂都已剝離,可她的氣息還在,也只有她的氣息,才能令這仙品中的仙品為之融化。 看到這一幕,唐三原本絕望的心重新升起一絲希望,小心翼翼的轉動著那相思斷腸紅的花莖,將一片片花瓣送入小舞口中。 不論是泰坦巨猿還是天青牛蟒,此時都小心翼翼的將它們那巨大無比的頭顱湊到唐三身邊,雖然他們不知道唐三在干什么,但相思斷腸紅的氣息他們不止一次從小舞身上感到過。 它們都明白獻祭,也都明白獻祭后的結果。但在它們內心深處也還都殘留著那么一絲希望。甚至顧不上去為小舞報仇,只為了期待那渺茫的奇跡。 奇跡真地發生了。 隨著一片片化為汁液的相思斷腸紅流入小舞體內,一層淡淡的金紅色光芒開始出現在它身體周圍。原本已經完全枯竭的生命力,竟然以驚人的速度恢復著。 小舞垂死后只有巴掌大的身體正以驚人的速度生長,在那金紅色地光芒渲染下,她原本已經黯淡的毛發重新恢復了光澤,晶瑩的仿佛一根根水晶絲線。 閉合的雙眼漸漸睜開,伴隨著生命力地恢復,小舞的身體內不斷產生出一股股龐大地生命氣息。將她燃燒生命力時所破壞的身體機能快速修補。 相思斷腸紅有生死人、肉白骨之效,本身又是小舞采摘,再加上小舞即將死去時完全是為愛付出,她與這株仙草頓時達到了完美的契合。被硬生生的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 小舞的身體一直生長到尺余長才停止了增大。一整株相思斷腸紅很快就被她吃完了。唐三地心在顫抖,眼看著小舞生命力的恢復。他死寂地心重新恢復了幾分活力。 “小舞,小舞,你能聽到我的聲音么?” 化為兔子的小舞自然無法回答他,那重新恢復了光彩的兔眸漸漸閉合,沉沉的睡了過去。 輕輕的將她摟入懷抱之中。唐三癡了。就那么呆坐在那里一動不動。他知道,相思斷腸紅已經開始發揮作用。但想要將效果全部發揮出來,還需要一定的時間。 他就那么抱著小舞坐在那里,整個人像是癡呆了一般一動不動。 泰坦巨猿和天青牛蟒也就陪著他那么坐著,小舞能否吸收完相思斷腸紅的藥力清醒過來恢復正常,是他們期待的下一個奇跡。 武魂殿的高手們悄悄退去,小舞已死,他們誰還敢來觸怒那兩位星斗大森林地王者。可他們卻并不知道,一顆充滿仇恨地種子已經徹底在唐三心中生根發芽。 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一連七天。不論風吹雨打,唐三都那么癡癡的坐在原地。癡癡地看著懷中的小舞,用自己的身體為她遮風擋雨。 小舞身上,不斷閃爍著金紅色的光芒,她的毛發變得越來越亮麗,淡淡的光芒每一次閃爍,都牽動著唐三和大明、二明的心。他們都在等待,等待著她醒來。唐三多么希望再聽到小舞叫他一聲哥哥,呼喚他的名字。 枯坐七天,唐三的神志已經有些模糊,但他仍舊堅持著坐在那里,仿佛他只要略微移動一下,小舞就會受到傷害似的。 突然,輕微的蠕動將目光呆滯的唐三驚醒,七天過去,他懷中的小舞終于動了。 金紅色光芒不再閃爍,瑩白如玉的毛發覆蓋,長長的兔耳朵搭在背上,那雙紅色的兔眸緩緩睜開。 唐三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從小舞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生命力,別說是一只兔子,她此時散發的生命氣息甚至不比體型龐大的泰坦巨猿二明少。 小舞沒死。 興奮、喜悅如同泉涌一般充滿了唐三的心。 可就在這時候,唐三卻看到了小舞的雙眸,那是一雙空洞的眼眸,失去了智慧,也失去了一切生命跡象的空洞眼眸。 “為什么會這樣?”唐三嘶啞的聲音喃喃問道,不知道是在問小舞,還是在問蒼天。 在這一刻,他的精神仿佛已經完全崩潰了一般,眼前一黑,就那么懷抱著小舞向后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