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3)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3)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3)     

斗羅大陸164 皇室秘辛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第五百一十五章皇室秘辛 唐三沒有躲,經過了小舞的事情以后,他的心態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原本的平和自如早已消失,剩下的只有強烈的執念。哪怕是當初在月軒中學到的那些東西,唐三都不愿再想。現在除了小舞以外,唯一能令他渴望的,就是對實力的提升。 “閃開,你瞎了么?”為首一名騎士眼看著唐三低頭前行,怒聲罵道。手中馬鞭揚起,在接近的瞬間,強橫的朝著唐三身上抽來。他對自己的力量很自信,只要這一鞭子抽上去,定然能夠將唐三抽飛出去,不至于阻礙他們前進。 就在這時,唐三一直停留在小舞身上的目光緩緩上移,伴隨著抬頭,一層可見的白光驟然從他身上蔓延開來。 剎那間,空氣仿佛凝固了一般,一股極致的寒意在那白色光暈范圍內驟然釋放。 悲鳴聲中,十余匹精挑細選的戰馬幾乎同一時間癱倒在地,口吐白沫。它們的身體在慣性的作用下,直奔唐三身前撞來。 “哼——”吐氣開聲,唐三左手抓住抽向自己的馬鞭,右手握拳,猛然擊出。 與先前散開完全不同的濃郁白光在唐三右拳處凝結,這一拳看上去中正平和,可其中卻包含著爆炸性的力量。 轟的一聲巨響,當先那匹戰馬停滯在唐三拳下,堅硬的馬頭支離破碎,整個馬身瞬間擠壓。強橫的力量透體而過,在它后面以及旁邊的所有戰馬都在這充滿爆炸性力量的一拳中停滯。馬上的十余名騎士幾乎同時被甩了出去。 唐三先是釋放殺神領域,然后又蓄力一拳,但他出手很有分寸,傷馬不傷人。真正被毀滅的,也只有那匹頭馬。 左手拽著馬鞭。被轟死那匹戰馬的主人直接被唐三從馬背上拉了下來。 在唐三拳上功力爆發地時候,周圍就已經是一片驚呼。看熱鬧的平民們眼中大多流露出快意,但更多人卻是恐怖的情緒。因為這些騎士身上大都穿的是皇家禁衛團的衣服。皇家禁衛團乃是天斗帝國皇室最核心的戰士,每一名都經過精挑細選。小隊長以上級別的,都是由魂師組成。對于魂師數量本就不算很多的天斗帝國來說,這絕對是精銳中地精銳了。 那名被唐三拉下來的皇家禁衛還想反抗,唐三只是一抖手中馬鞭,一股澎湃的勁力穿過去。他的身體就已經軟倒在地。 一眾皇家禁衛跌的七葷八素,其中一人猛的從地上爬起來,“混蛋,給我殺了他。”一邊說著,不弱的魂力波動從開口者身上爆發出來,武魂附體。 看到這個人,唐三不禁有些驚訝,他是所有騎士中唯一一個沒穿著禁衛盔甲裝束的。看上去一身華服。大約三十歲左右地樣子。這個人唐三竟是認識,當初在他們前往天斗皇家學院的時候,就和這個人打過交道。正是天斗帝國四皇子雪崩。 很多年沒見過這個人了,雖然他年紀增長了不少,但表面的那層浮夸絲毫也沒有收斂的意思。看他那叫囂的樣子。唐三心中就是一陣厭煩。同樣地父親,怎么生出的兒子相差如此之大?和雪清河相比,他差的實在太遠了。 兩黃兩紫,一共四個魂環出現在雪崩身上。出身皇家,他的魂環自然是最佳配比。只是三十歲地年紀才到四十級,就算他以后刻苦修煉,終其一生,也不可能突破到封號斗羅那樣的層次了。 唐三輕輕撫摸著懷中小舞的毛發,不再去看眼前這些人,似乎他們根本與自己無關似的。 皇家禁衛們快速從地上爬起來,將雪崩圍在中央。小心翼翼的盯視著唐三,一臉的緊張之色。 雖然唐三并沒有施展出武魂,但從他剛才轟出的一拳,還有那令他們現在依舊顫栗的龐大殺機,這些囂張慣了地皇家禁衛也不敢輕舉妄動,誰也不希望與之前那匹戰馬同樣下場。 能夠成為皇家禁衛,都是真正上過戰場的戰士,唐三給他們的感覺。就像是從死人堆中爬出來的。那股充滿死寂的冰冷殺氣絕不是普通人能夠發出。 “動手啊,你們這群廢物。”雪崩大聲的叫囂著。和他一起的這些皇家禁衛竟然沒有一個是魂師,在他的命令下才緩緩朝著唐三圍了上來。 唐三緩步上前,那些圍上來地皇家禁衛們隨著他地腳步快速后退,竟是怎么也沒有向唐三動手的勇氣。他們甚至連魂師都不是,受到過殺神領域地刺激后,心中早已充滿了陰影。 雪崩剛想動手,向唐三發動魂技,突然,一只大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硬生生的阻住了他的魂力。 “不想死就不要動手。交給我吧。”低沉蒼老的聲音在雪崩耳邊響起,聽到這個聲音,雪崩緊繃的身體明顯放松下來。 而就在這時,唐三旁若無人的腳步也停了下來,再次抬頭時,冰冷的雙眸中已經多了些什么。 雪崩身邊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多了一名老者,綠色長袍,亂蓬蓬的花白頭發,他僅僅是站在雪崩身邊,空氣中的波動就已經變得不一樣了。強烈的壓力甚至令唐三都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綠袍老者冷冷的盯視著唐三,但他眼神中的那分詫異卻是無法掩飾的。 這個年輕人先前所釋放的氣息分明是領域類的力量,那一拳所包含的魂力也相當可觀。在他的印象中,這絕不是這個年紀的年輕人所能擁有的。就算是自己那曾經當成朋友一般的小怪物似乎也不可能這樣出色。尤其是他還抱著一只兔子,怎么看怎么怪異。 唐三將小舞放在自己的左肩上,同時抬起自己的兩只手。 右手掌心之中,藍光閃爍,一根帶著血紅與燦金兩色紋路的藍銀皇悄然而出。 左手掌心之中,黑光內斂,銘刻著殺神領域痕跡。長約兩尺,圓柱形錘頭的昊天錘憑空出現。 沒有動用魂力,只是靜靜的將兩種武魂同時呈現,這是唐三對于兩種武魂同時使用地最大程度。兩種武魂同時出現的情況下,他是不能夠使用任何魂技的,甚至無法發揮出武魂的威力。只不過是一種呈現。 綠袍老者看到唐三抬起雙手時,身體周圍已經爆發出一層強烈的綠光,但當他看到唐三雙手之中分別出現的兩種武魂時。瞳孔卻劇烈的收縮了一下,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青年。 “老怪物,好久不見了。”唐三輕嘆著說道。 這出現在雪崩身邊地,可不正是毒斗羅獨孤博么。 獨孤博一臉震驚的看著唐三,“你,你是……” 唐三苦笑道:“這還不足以證明我是誰么?” 突然間,獨孤博臉色驟然變冷,原本收斂的綠光再次亮起。身形一閃,已經朝著唐三的方向撲了過來。 身為封號斗羅的他,帶給唐三的壓迫力可想而知,雙武魂同時收起,唐三飛快的后退一步。右手手腕一翻。一顆金紅色的珠子已經出現在他掌心之中。 其他人在這顆珠子出現時都沒有任何反應,哪怕是遠處地平民也是如此。但是,這顆珠子一出現,獨孤博就像是見了鬼一般。整個人閃電般后撤,比前撲的時候至少要快了一倍以上。他身上的綠光大幅度削弱,臉上已經布滿了一片駭然之色。 唐三取出的,自然是那顆十首烈陽蛇內丹。這顆內丹不但可以接觸任何蛇毒,同時對所有蛇類都有著極強的克制作用。盡管獨孤博地武魂是碧磷蛇皇,但在洪荒異獸十首烈陽蛇的內丹面前也受到了極大的影響。這突然變化,令獨孤博不得不退。 來自武魂的顫栗,哪怕是身為封號斗羅地他也驚懼不已。看著唐三的目光頓時變了許多。 其實唐三本是不需要取出十首烈陽蛇內丹的。以他現在的實力雖然還不可能打得過獨孤博,但抵擋兩下還是沒問題的,可他肩頭上還有原身狀態的小舞,他可不希望小舞受到任何傷害。 “你……”驚疑不定的看著唐三,獨孤博眼神閃爍。 從武魂上來看,昊天錘是沒錯的,那閃爍著特殊光芒地藍銀草似乎也是雙生武魂之一。但唐三的外表變化實在太大,就連氣質也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他的打算是先把唐三擒下來再慢慢的問。 拍拍腰間如意百寶囊。“老怪物。我們找個地方說話吧。”一邊說著,唐三反手將十首烈陽蛇內丹收了起來。 獨孤博點了點頭。拍了拍身前雪崩的肩膀,“這里你善后。”說完,大步朝遠處走去。 唐三腳下一錯,越過雪崩,來到獨孤博身邊,小舞又回到了他懷抱之中。 獨孤博身體橫移三尺,和唐三拉開了些許距離,之前那十首烈陽蛇內丹的氣息實在另他有些恐懼。 唐三失笑道:“老怪物,你什么時候變得如此膽小了?” 獨孤博老臉一紅,“少來這套,雖然一切跡象都證明你是小怪物。可小怪物長的可不是你這個樣子。” 指指前面地一間茶樓,唐三道:“走吧,我們到那里說話。” 另一邊,雪崩陰沉地臉上流露出幾分特殊神采,眉頭微皺,似乎想到了什么,揮揮手,讓皇家禁衛們快速收拾著現場,他整個人的氣息看上去都有些不一樣了。 進了茶樓,唐三要了一個雅間,點了兩杯香茗。 “怎么回事?小怪物,你為什么變成了這個樣子?”在唐三指出自己腰間如意百寶囊地時候,獨孤博就已經相信了幾分。認識自己,雙生武魂,還知道如意百寶囊是自己給的,這些哪怕是史萊克七怪其他人也未必清楚。對于唐三的話,他已經信了幾分。 唐三小心翼翼的將小舞放在自己大腿上,看了獨孤博一眼。道:“你的頭發已經變回了本色,體內的余毒應該也化解的差不多了。恭喜了。” 一聽這話,獨孤博臉色放松了幾分,“看來,你真地是小怪物了。可是,你怎么變得這么英俊的?你教教我,說不定我也能返老還童。” 唐三苦笑道:“哪有那么容易,這是我武魂二次覺醒后。繼承了母親的部分基因才產生的變化。” 當下,他毫不隱瞞的將當初自己與父親離去后發生的一切講述了一遍,就連自己去殺戮之都的事也沒有省略,一直說到星斗大森林中發生的一切。 當唐三說道小舞為了救自己而獻祭之時,他地目光已經完全凝聚在了小舞的本體之上,悲傷的眼神說不出的溫柔。 獨孤博目瞪口呆的聽著他講述完了這一切,“小怪物,原來你真的是怪物。你竟然有魂獸的血統。” 唐三臉色一沉。“老怪物,我媽媽雖然是魂獸出身,但有我的時候,她已經是人類。如果不是武魂殿,我們一家又怎會變成這樣。媽媽也不回重新變回藍銀皇。只是沒想到,在我身上竟然出現了和父母一樣地事。我與武魂殿,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獨孤博看著眼前的唐三,心中不禁一陣感慨。在同齡人中。唐三確實是佼佼者,擁有著無數魂師夢寐以求的東西,可實際上,他所付出和承受的一切,也同樣是普通魂師遠遠沒有經歷地啊! 艱苦的修煉,父母的悲劇,愛人慘死于獻祭,這所有的一切都落在了他這只有二十歲出頭地肩膀上。他能夠挺過來已經相當不易。非常之人果是需要經過非常之事。 “小怪物。你有什么打算?找武魂殿報復?”獨孤博問道。 唐三冷笑一聲,“不是現在。我還沒有失去理智。以我一個魂帝的力量怎么可能動搖的了武魂殿的根基。爸爸當初就是太急了,我絕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不動則已,只要開始,我定要讓武魂殿傷筋動骨,直到徹底鏟除。我今年才二十歲,日子長的很,當我覺得自己力量已經積蓄足夠的時候。才會向武魂殿動手。老怪物。倒是你,你怎么會和雪崩那種人在一起?以你的頭腦。不會看不出雪崩和當初那雪星親王在天斗帝國地地位吧。這種人值得你去保護么?” 獨孤博深深的看了唐三一眼,“小怪物,你還是太年輕了。有些東西,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簡單。很多時候,你都必須要看的更仔細,透過外表發現真正的本質。” 唐三心中一驚,“你是說,雪清河有問題?” 獨孤博默默點頭,“你知道為什么雪崩那么紈绔么?那其實都是被雪清河逼的。當今天斗帝國皇帝雪夜大帝原本共有四子。雪清河為長,雪崩則是最小的一個。當初,皇室最為出色的子弟并不是雪清河,而是雪夜大帝的二子。那是個驚才絕艷地年輕人。或許在魂師地修煉方面他比不上你,但在聰明智慧上,卻還要在你之上。可就在他十二歲哪年,卻夭折了。那時候,身為大哥的雪清河十四歲。第二年,雪夜大帝地三子,在魂師修煉方面極有天賦的一個兒子,于十一歲夭折。所以,原本雪夜大帝的四個兒子就剩下了兩個。” 一股寒意涌入心間,唐三看著獨孤博,心頭不禁一陣搖曳,“難道兩個皇子的死于雪清河有關?” 獨孤博淡淡的道:“誰也不能肯定,因為沒有任何證據存在。只是,在二皇子死的兩天前,雪夜大帝剛與幾名重臣商議過立太子的事。幾乎所有重臣都傾向于二皇子。” 唐三眼中流露出一絲思考的光芒,“會不會是雪清河背后有什么人干的?” 獨孤博搖搖頭,“那是不可能的。當時四個皇子都生活在皇宮大內之中,二皇子是中毒而亡。而當日的所有飲食,都是經過嚴格檢查。絕無下毒的可能。只有內部人才有動手的機會。外人根本不可能靠近。那些照顧皇子的侍從、婢女,都是雪夜大帝最信得過的親信。事后,這就成了無頭公案。而第二年三皇子死的時候,情況幾乎是一模一樣地。作為四皇子的雪崩那時候還只有七歲。” “雪夜大帝由于傷心過度,派遣雪星親王徹查此事。雪星親王調查的結果很奇怪。從蛛絲馬跡之中。他發現,兩位皇子死時所中的毒一模一樣,卻并不像是毒藥,而是通過魂師的武魂被毒死的。” 唐三皺眉道:“這也不能證明和太子雪清河有關啊!” 獨孤博冷笑一聲,“沒有證據,就要去尋找利益獲得最大者。二、三皇子夭折,四皇子年幼。獲得最大利益的是誰?如果是外人為了打擊天斗帝國皇室的話,為什么唯獨留下了長子?要知道。雪清河地天資雖然不如二皇子,年少時也是相當聰穎的。雪崩之所以會變成這個樣子,就是因為他不想死。當初雪星親王親自教導他如何才能保命的絕招。” “身為帝王親弟,雪星親王絕不是你表面看到的那么簡單,當初他對我有過救命之恩。所以我才知道了這許多內幕。這些年以來,太子雪清河已經得到了越來越多大臣的支持。雪夜大帝也對他信任有加,將更多的事情交給他去處理。而雪夜大帝自己的身體卻是每況愈下。就在不久前,雪星親王突然差距到雪夜大帝竟然中了慢性劇毒。這才又找到我為他診治。我發現。雪夜大帝中的是一種混毒,基毒在平時地食物里,而誘因卻來自一種香料。這種香料平時皇宮中只有一個人在用。那就是雪清河。” “這種混毒極為詭秘,如果是以前的我,也無法發現。還是你教了我那些混毒的知識。我才通過蛛絲馬跡逐漸發現的。聯想到以往的事,你認為雪清河會干凈么?” 聽獨孤博這么一說,唐三臉上地神色頓時變的凝重起來,混毒這種東西。在這個世界上他還是第一次見人使用,而且是用在了帝王身上。獨孤博的封號是毒。以他以前的能力都無法勘測出這種劇毒,可見下毒地人是多么用心良苦了。 腦海中回想起雪清河那謙遜、禮賢下士的樣子,唐三內心中雖然不愿意相信,但獨孤博的話還是令他對雪清河的印象發生了一定的改變。但正所謂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具體如何,還要以后自己去觀察。 “那你跟著雪崩是為什么?你就不怕這樣做會讓雪清河對他下手么?而且。不論怎么說,這也是他們皇室內斗,難道你還想要輔佐雪崩取而代之?” 獨孤博冷哼一聲,“雪崩這小子也不簡單,是個極其聰明的人,只不過一直將自己隱藏的很深而已。你看他現在不過是四十幾級的魂力。其實并不是他沒有機會修煉到更高,而是自己故意不努力修煉,讓魂力停滯地。雪清河與混毒有關這件事。我只對雪星親王說了。現在連雪夜大帝都還被蒙在鼓里。只不過我給他制作了一批解藥。可以緩慢的化解劇毒。我只是告訴雪夜大帝他中毒了,并且讓他依舊保持中毒的樣子。不要告訴任何人自身情況。皇室的事,我不愿意管。但如果以后你想要對付武魂殿,那么,你就應該盼望著天斗帝國有一個穩定的領導層。你剛從星斗大森林回來,有兩件大事發生你可能還不知道吧。” “什么大事?”唐三疑惑的問道。 獨孤博沉聲道:“七寶琉璃宗與藍電霸王龍家族遇襲,七寶琉璃宗因為發現及時,應對得當。全宗以超過三分之二子弟死亡為代價,撤入天斗城。藍電霸王龍家族已經被從這個世界上抹出了。完全屠戮。只有一些不在宗門的子弟才勉強活了下來。” “什么?”唐三猛的站了起來,失聲驚呼。不過,即使在這種情緒失控地時候,他也不忘記先抱起小舞。 “怎么會這樣?七寶琉璃宗與藍電霸王龍家族可是上三宗之二。就算是武魂殿,也沒那么容易將他們毀滅吧?” 獨孤博嘆息一聲,眼中流露出幾分兔死狐悲地意味,“事實擺在眼前。兩大宗門就那么完了。就算是沒有被完全毀滅的七寶琉璃宗也是實力大損。兩大封號斗羅同時重傷,其中劍斗羅因為重傷而實力大減。你想想,能夠同時發動幾萬名魂師對兩大宗門幾乎同時進行圍剿,這樣地實力誰能有?” 唐三目光有些呆滯的看著獨孤博。喃喃的道:“好狠的武魂殿。” 獨孤博苦笑道:“通過這件事我才知道,原來以往我一直都小看武魂殿了。他們竟然能夠擁有如此龐大地力量。從七寶琉璃宗的描述來看,對七寶琉璃宗發動進攻時,對方出動了四名封號斗羅。而藍電霸王龍家族幾乎是同時承受攻擊。想要將藍電霸王龍家族徹底毀滅,沒有三、四名封號斗羅是不可能做到的。而武魂殿教皇有絕對不在場的證據,你又說鬼斗羅和菊斗羅身在星斗大森林。這樣算來,武魂殿本身竟然擁有著超過十名封號斗羅的實力。” 唐三眼中突然流露出一絲驚容,“藍電霸王龍家族被毀。那老師他……” 獨孤博道:“大師到是沒事。現在他已經于天斗帝國皇室結成聯盟,正在為帝國刻苦訓練魂師。上三宗兩門被毀,觸動了兩大帝國的平衡。武魂殿這次行動可以說讓兩大帝國產生了強烈的恐慌。他們不對付武魂殿是不可能的。如果你能借助他們地力量一同對付武魂殿的話,豈不是能夠事半功倍?因此,雪清河這件事,還是要盡快查清的好。” 唐三沒有再坐下,“老怪物,皇室這邊的事你多查查。我要趕去史萊克學院看老師。家族被毀。老師他雖然生性堅強,可這樣沉重的打擊,我還是怕他無法承受。我要趕快去看看他。” 獨孤博點點頭,“你去吧。注意隱藏你自己。你現在在武魂殿可是掛了號的。尤其是這次又破壞了他們的好事,還殺了武魂殿那么多高手。他們絕不會善罷甘休。以后可不要大搖大擺的在街上行走了。雖然這里是天斗帝國首都。但武魂殿地勢力也相當不弱。” “我會的。”說完這句話,唐三急匆匆的出了茶樓,直奔史萊克學院而去。 經過與獨孤博的這段交流,因為小舞的事而導致有些混亂地心緒重新歸攏。一切比想象中還要復雜的多。這令唐三不得不重新考慮自己的計劃。 抱著小舞,唐三在盡可能不引人注意的情況下用最快速度來到了史萊克學院。大師對他來說就像是第二個父親。可以說,沒有大師,就沒有他地今天。大師家族被滅,唐三完全能夠想象出他的痛苦。 當他來到史萊克學院門前的時候,這一次負責執勤的學員可沒人攔他。那天史萊克七怪在學院內恐怖的表現,給所有學員都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 大師的臉比以前更加僵硬了,冷冷的看著面前正在拼命奔跑地學員們。臉上的冷意似乎能令空氣凝結。 這些當然都不是普通學員。而是天斗帝國皇室派來,有潛力的年輕魂師。雪崩帶的那些皇家禁衛中之所以沒有魂師出現,就是因為絕大部分魂師都已經到了這里由大師進行統一訓練。 天斗帝國擁有的魂師數量并不少,但真正掌握在皇室手中的就不多了。包括從七寶琉璃宗來的魂師在內,一共也不過不到五千名魂師。其中強者更是寥寥無幾。單從魂師這個層面來看,天斗帝國皇室遠遠無法與武魂殿相比。 當然,如果真的開戰,天斗帝國還是能夠從地方上調遣一些魂師地。只不過。大都是實力較低地而已。也正是因為魂師上的差距。所以兩大帝國對于武魂殿才不得不隱忍。真正到了戰場上,魂師以一當百絕不是空話。武魂殿手中掌握了數萬魂師之多。強者如云。又有那些公國和王國支持。兩大帝國就算聯手。也不敢說能夠完勝。更何況,現在表面上矛盾還沒有完全激發,所以也只能隱忍,積蓄力量。 四千多名魂師被大師分成了二十組進行訓練。雖然史萊克學院地方小了點,但這里也可以算地上是天斗城中最適合的地方了。不但各種硬件設施配備齊全,還有眾多提供魂師們修煉的擬態環境。 大師分的這二十個組是根據武魂和修煉方向進行劃分的。其中,數量最多的就是強攻和敏攻兩系魂師。加起來占了所有魂師中的六成左右。 此時大師正在訓練的正是一組強攻系魂師。正常特訓之前,恐怖的地獄式體力訓練自然是免不了的。 趙無極站在一旁,他的重力控制開啟,完全落在正在奔跑中的二百多名魂師身上。令每個人的負重都極為均勻。在柳二龍虎視眈眈的注視下,這些魂師也只能老老實實的訓練。 不久前,因為大師的過于廢寢忘食,柳二龍突然抱病,這才讓大師因為要照顧她而休息了一下。但柳二龍也不能一直裝下去。無奈之下,也就只能陪著大師一起對這些學員進行特訓,幫他分擔一些,也能讓他輕松點。 她也知道,大師的疲倦更多是來自心里,那種痛苦她也同樣承受著。兩人雖然沒有夫妻之實,但他們的心卻是一體的。在這種痛苦煎熬中被折磨,她也快要崩潰了。她也想報仇,可是以她這火暴的性子在不斷得到一些來自天斗帝國對武魂殿實力的調查消息后,心也不禁變得越來越冷。 正在這時,突然,一個有些暴躁的聲音響起,“老子不干了。這就不是人能承受的。” 一名正在訓練中的魂師突然停下腳步,快步邁出趙無極釋放的重力控制范圍,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大師給這些魂師的訓練確實很艱苦,因為他們的年紀大都在二、三十歲,所以訓練量比當初對史萊克七怪還要大上三成。練的這些魂師苦不堪言。 有了帶頭的,二百多名魂師中,頓時有不少都停下了腳步,他們早已汗透重襟,一停下來頓時劇烈的喘息著。一個個用觀望的目光看著大師。 大師看著那率先走出來的學員,冷聲道:“誰說這不是人能承受的?” 那名魂師看上去三十歲左右,身材健壯,屬強攻系。魂力四十八級。在同年齡的魂師中,也算是相當不錯的。 作為一名魂師,一直以來他都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到哪里都是焦點。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罪。瞥了大師一眼,喘息著道:“有本事……,有本事……你來試……試啊?” “就是,這根本就不是人能達到的訓練量,再這樣下去,我們都要垮掉了。”有人帶頭,不滿的氣氛頓時蔓延開來,停下腳步的魂師們竊竊私語起來,看著大師的目光都充滿了不滿甚至還有些怨恨。 柳二龍怒哼一聲,幾步來到那名魂師面前,一把將他從地上拎了起來,“入列,繼續訓練。否則,我就給你單獨訓練。” 看著柳二龍這頭母暴龍,健壯魂師眼中多了幾分懼意,但仍舊抗聲道:“我們又不是你們的牛馬。大不了我退出就是了。我可不想死在這里。大師也只不過是理論上的大師,他自己都不行,憑什么讓我們來?哪怕是封號斗羅,不使用魂力恐怕也承受不了這樣的折磨。”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