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3)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3)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3)     

斗羅大陸170 猥瑣三賤客

但佛怒唐蓮和另外兩大暗器有所區別。佛怒唐蓮制作最困難的地方是火藥的配方。要超濃縮火藥才能產生出足夠的效果。那瞬間的爆炸力迸發需要這樣的力量。而孔雀翎則是在這三種暗器中,對制造要求最高,工藝最難的一種。而暴雨梨花針則是對材料要求最為苛刻的一種。三大暗器,可謂是各擅勝場。排名是按照它們所能產生的威力而定的。至于想要在這三大暗器面前閃躲,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到時候就要麻煩長老了。孔雀翎如果能夠制造成功,哪怕只有少數幾件,也同樣能夠給對手以強大的威懾力。可惜……” 泰坦問道:“少主,可惜什么?” 唐三嘆息一聲,道:“可惜,還有兩種暗器恐怕無法制作。那兩種暗器如果能夠制作成功,就算是封號斗羅,也足以對他們造成殺傷。” “什么?還有這樣的暗器?”泰坦大驚失色,看著唐三,神色不禁變得古怪起來。要是真的有這樣的暗器產生,那魂師還修煉什么?在這種暗器面前,豈非是必死無疑么? 唐三道:“有是有的,但制作起來卻是在太困難了。它們分別是單體攻擊最強的暴雨梨花針,以及群傷能力最強的佛怒唐蓮。這些暫時不在我們的考慮之內。” 泰坦疑惑的問道:“為什么?難道這兩種暗器的制作比你剛說的孔雀翎還要麻煩?” 唐三苦笑道:“麻煩倒是并不比孔雀翎麻煩,這三種暗器在全部機括類暗器中排名前三。其中孔雀翎就是第三位。暴雨梨花針第二,最強的是佛怒唐蓮。但論局部攻擊力,佛怒唐蓮還比不上暴雨梨花針。我只說簡單的一點,您就明白為什么我會說這兩種暗器制作困難了。像暴雨梨花針,不論是本體還是其中噴射的二十七枚梨花針,都要由深海沉銀的銀母來打造。深海沉銀,本就是一種比玄鐵還要昂貴十倍的金屬。至于它的銀母,幾乎是不可能存在的。更不用說購買了。” 哪怕是在前世的傳說中,暴雨梨花針也只是出現過一具而已,正是材質的原因決定了這件超級暗器無法制造。如果用普通的材料,甚至連它的機璜都無法完成。暴雨梨花針最大的特點就是那瞬間噴射時的爆發力。諸葛神弩的噴射力已經很強了,但如果和暴雨梨花針相比,卻不過是螢火之與皓月。 泰坦再次吸入涼氣,別說是見,他就是聽都沒聽過有深海沉銀這東西,更不用說是銀母了。一時間,不禁大為頹然,同時看著唐三的目光也多了幾分欽佩。小小年紀,不但在魂師方面有所成就,還如此博學。 唐三微笑道:“長老,我的計劃是這樣的。目前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制造出一批能夠與普通魂師抗衡的暗器。這其中,就以最為實用的諸葛神弩為主。諸葛神弩,在有足夠金屬支持的情況下,是可以進行大批量制造的。而且配件的制造工藝并不是很難,只要是技術嫻熟的鐵匠都能夠完成。但拼裝的工藝,我們必須要保密,只能由您和少數力之一族精英才能知道,完成那最后的工序。今后,諸葛神弩將成為我們最主要制造的暗器。其次,我們還要打造一些精巧暗器。不但要威力大,而且要使用。至于高端暗器,就要麻煩您了。我們仔細的研究,在一段時間內只要制造出少量就可以。不但可以高價出售,同時,也可以用做鎮門之寶。這其中就以威力強大的孔雀翎為主。” 聽著唐三的話,泰坦連連點頭,唐三的設想非常實際,諸葛神弩他也看過,雖然工藝不俗,材質也是價比黃金的鐵精打造。但對于力之一族來說,提煉鐵精并不是什么難事。至于孔雀翎,泰坦已經因為唐三的介紹有些癡迷了。如果不是眼前的聚會必須要去參加,他真想立刻就讓唐三畫出圖紙開始試制。 對于一個鐵匠來說,還有什么比制造出強大武器更令他動心的呢? 在斗羅大陸這個屬于魂師的世界之中,武器一向不被人所看重。要是能夠通過暗器改變這個現狀,那么,就像唐三所說的那樣,力之一族的未來不可限量。 迫不及待的,泰坦開始詢問唐三孔雀翎具體的制造方法。這些制造方法早已經烙印在唐三的大腦之中,他索姓就在這馬車之中為泰坦進行詳細講解。 可憐的是,馬紅俊和泰隆兩人直接被泰坦驅趕到了另一輛馬車上,給唐三足夠的講解空間,反正他們也聽不懂,在這里也只能礙事。 等到了途中一座休息城市的時,泰坦迫不及待的去買來了紙筆,也顧不得什么主仆之分了,就讓唐三開始在馬車中給他勾畫圖紙。他則開始琢磨著如何來制造。哪怕是一點細節也不愿意放過。 唐三也極為配合。盡管馬車上多少也會有些顛簸,但以他的實力,自然不會受到這點滴顛簸的影響。從泰坦身上,他似乎看到了前一世的自己。對于這位長者除了尊敬之外,兩人的關系也越來越親切。 當兩個癡迷的人碰到一起,時間過的飛快。唐三和泰坦這一小一老正研究的熱火朝天時,他們此行的目的地龍興城已經快到了。 “爺爺。”泰隆的呼喚聲在馬車外響起。 泰坦不滿的怒道:“不是說過么,沒事別來吵我們。” 馬車外的泰隆不禁一陣苦笑,趕路已經有近半個月了。除了必要的排泄之外,唐三和泰隆就連吃飯都沒下過馬車。有的時候深夜了,還能聽到兩個人在高談闊論,甚至是激辯的聲音。遇到制造的關鍵問題,這一老一少是誰也不肯妥協的。泰隆心中暗想,不知道的,恐怕還以為唐三是爺爺的親孫子吧。 “爺爺,我們已經到了帝國邊界,要出關了。邊界的士兵要檢查馬車。必須麻煩您和少主下車才行。” 泰坦抬頭和唐三對視一眼,兩人雖然這些天休息的不多,但精神卻要比所有人都好。這十幾天的時間,不論是泰坦還是唐三,都投入到了一種狂熱的境界之中。這種感覺還是唐三來到這個世界后第一次出現,曾經的刻苦研究,曾經的狂熱再次蒞臨。雖然兩個人經常爭辯,但每每在爭辯之中,對方獨特的見解也會給他們相互都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相見恨晚,這是他們此時唯一的想法。 泰坦呵呵一笑,道:“是該下去活動活動了,我這把老骨頭可比不了你啊。走吧,小三,我們下去曬曬太陽。” 由于在一次研究中,兩人激辯的天昏地暗,這稱呼也就隨之改了,泰坦那時已經叫了唐三小兔崽子,而唐三也毫不客氣的稱他為老猩猩。他們當時辯論的話題是,能否用組合材料來制造暴雨梨花針。 唐三的觀點是不能,泰坦的觀點是能。他對組合材料制造的合金研究多年,對此信心十足。不過,最后辯論的勝者還是唐三。當唐三給泰坦列出暴雨梨花針機璜所需要承受的力量公式后。泰坦經過仔細的計算,發現,自己想的卻是有些簡單了。也正是看了這個公式,他才真正明白暴雨梨花針的威力有多么可怕。 當然,嘴上是不會服氣的,泰坦當時的最后一句話是,這東西就不是人能制造出來的。 打開車門,溫熱的陽光撒在身上,星羅帝國在大陸南方,溫度要比北方的天斗帝國略高一些。下了車,唐三和泰坦下意識的做出了同樣的動作。張開雙臂,用力的伸展著自己的身體。 此時,兩輛馬車已經來到了邊防檢查站。攔住他們的是一個由百名天斗帝國士兵組成的巡查小隊。當然,這些所謂的帝國士兵并非真的屬于天斗帝國。而是下屬某王國的直屬。只不過這些天唐三一直在馬車上和泰坦研究的天昏地暗,對外面的事不聞不問,他也不知道這到了什么地方,這些士兵又是屬于哪個國家的。 幾名士兵走了過來,登上了唐三和泰坦乘坐的馬車開始檢查。他們當然什么也找不到。所有圖紙唐三早已經收到二十四橋明月夜之中了。 輕輕的撫摸著懷中小舞的毛發,唐三低聲道:“對不起了,小舞。這些天委屈你了,都沒曬過太陽。以后我一定注意。”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大多數時間都在吃和睡中度過,小舞的身體長胖了一圈,身上的生命氣息也已經變得更加濃郁。在他那閃亮的毛發根部,已經泛出淡淡的金色。 相思斷腸紅乃是仙草中的極品。雖然它不能奪回小舞的魂魄,但也對小舞這本體不斷進行著改造。論生命氣息之強,此時小舞雖然只是兔子形態,但已經不遜色于萬年神獸了。這無疑為她將來的復活做好了基礎準備。 在陽光的照射下,泰坦臉上漸漸顯現出幾分疲憊,他雖然修為深厚,但畢竟已經步入老年,精力又怎么能和身體經過變態改造的唐三相比呢? “小三,你覺得我那個增強諸葛神弩的計劃怎么樣?”泰坦忍不住繼續和唐三探討兩人今天在討論的問題。 唐三點了點頭,道:“從理論上是可以成立的。但要是改造的話,您那合金的成本可不低,比鐵精還要高上幾倍。但具體威力現在還不好說。改造的不只是弩機,弩箭也同樣要改造,不然的話,噴射力再強,噴射出的弩箭禁受不住碰撞也沒用。” 泰坦嘿嘿一笑,道:“這是肯定的,我已經有了想法,不但要把弩箭也改成合金的,而且,我還打算在上面雕出血槽,就按照你那穿骨針的設計。這樣,穿透力就能發揮到最大程度,我看,別說是四、五十級,到時候,就算對六十級的魂師都會產生足夠的威脅。” 唐三失笑道:“那這么一來,你接下來是不是要說,咱們的孔雀翎上的材質也用你這種合金代替?” 泰坦撓了撓頭,“這好像不行吧,我這合金的重量實在無法和黑紋鐵相比,在沖擊力上就會不足。畢竟,孔雀翎需要同時容納的暗器高達三百六十五枚,單體的重量還是十分重要的。” 唐三呵呵一笑,道:“諸葛神弩的改造不是不可以,但制造起來就更加困難,我認為原本的諸葛神弩還要保存,畢竟,想要大規模生產,單體的造價就不能太高。合金版諸葛神弩我們也可以研究一下。但是,超過五十級以后,魂師每提升一級,實力都有質的變化,恐怕諸葛神弩改造后所能產生的殺傷效果不會想您想象的那么好。但對付五十級左右的魂師應該問題不大。” 泰坦有些不服氣的道:“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等我們試過了再說吧。” 唐三笑道:“雖然諸葛神弩的提升空間有限,但聽您剛才這么一說,我到有個新的想法。孔雀翎制作困難除了內機的原因之外,大部分就集中在那十二種神針之上了。神針體積小,制作又要求極為精細。我想,我們不但可以按您所說的那樣將諸葛神弩的弩箭改成穿骨針版本,也同樣可以改成其他幾種針,只不過針變成了箭。體積增大后,制作起來就容易的多。這樣,我們就可以擁有十二種不同版本的諸葛神弩。再加上合金增強的射力。也就更能給人出其不意的打擊效果。” 泰坦眼中光芒大亮,“好小子,這主意好。回頭我們好好合計一下。這樣一來,我們的諸葛神弩可就不那么單一了。對啊,我怎么沒想到,通過使用不同的弩箭,威力和特姓就會產生變化。制作的時候,只要調整發射槽就可以。要是十二個不同版本的諸葛神弩同時發射,不就是增大版的孔雀翎么?或許彈射威力不如孔雀翎在短距離那么強。但射程卻更遠,在對付大規模敵人的時候,效果肯定會更好。” 站在一旁的泰隆,還有聽的目瞪口呆的馬紅俊此時心中都升起一絲無奈。他們從唐三和泰坦眼中又看到了火熱的光芒。馬紅俊忍不住道:“完了,看來前面這馬車還要坐下去。他們這一老一少的,怎么一說到暗器就跟瘋了似的。” 唐三聽到馬紅俊的話,向他比了比拳頭,“胖子,這你就不懂了吧。天才和瘋子,從來都是一線之隔的。” 此話一出,眾人不禁都笑了起來。那些跟隨泰坦參加這次聚會的力之一族族人們不禁嘖嘖稱奇,他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老族長如此開心的樣子了。他看著唐三那親熱勁,簡直比看到泰隆還要強上許多。那正牌的孫子早就讓他忘到腦后了。 這時,上車檢查的士兵已經走了下來,目光從唐三等人身上閃過,其中一名士兵道:“你,你,還有你們。把身上的魔導器都交出來,我們要檢查你們是不是帶了違禁的物品。” 這有些突兀的聲音阻斷了眾人輕松愉悅的情緒,泰坦皺眉道:“邊防什么時候有這規矩了?從沒聽說過有哪里會檢查魂導器的。” 魂導器這種東西一般只有貴族和魂師才能擁有。用來攜帶自身重要的物品,又豈會隨便示人? 說話的士兵哼了一聲,抬手一揮,頓時邊防站的士兵呼啦啦一下全都圍了上來。上百名士兵頓是一副弓上弦、刀出鞘的樣子。將兩輛馬車和唐三等人全部圍在其中。 說話的那名士兵似乎是隊長,冷哼一聲,“這里的事老子說了算,以前沒聽過這規矩是么?現在聽到了吧。趕快交出你們的魂導器,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泰坦是什么人?力之一族族長,力之一族就沒有幾個是好脾氣的,更何況他了。嘿嘿冷笑一聲,“行啊!膽子挺肥的。敢動到我頭上來。我到要看看,你們今天怎么收了我們的魂導器。給他們看看,我們是什么人。” 包括泰隆在內,五名力之一族族人同時應和一聲,濃郁的魂力從他們身上驟然爆發開來,瞬間膨脹的身體就像是氣吹的一樣,恐怖的肌肉撐裂了上身的衣服,本就高大的他們眨眼間已經展現出了恐怖的力量氣息。 力之一族乃是純力量魂師,力量之恐怖,在同等級魂師中無人能出其右。五名魂師,四名魂王一名魂宗。強悍的氣勢頓時逼迫的那些圍攏的士兵們連連后退。 一時間,所有士兵都是臉色大變,握著武器的手已經開始有些顫抖了。 唐三若有所思的看著這些士兵,腦海中念頭連動,一般來說,邊防檢查雖然嚴格,但也絕對沒到要檢查魂導器的程度。能夠擁有魂導器的雖然可能是貴族,但也可能是魂師。難道這些士兵就不怕遇到的是魂師么?不對,這其中定有緣由。 沒等唐三上前詢問,正在這時,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響了起來,“呦,這么多魂師啊!四個魂王,一個魂宗,難怪膽敢拒絕檢查。但你們知不知道,拒絕邊防檢查,強行沖關者格殺勿論這個規矩呢?” 一共三個人搖頭晃腦的從旁邊的營房中走了出來。看到這三個人,之前那名士兵隊長頓時如釋重負的長出口氣,快步跑了上去,低聲向三人說著什么。 這三個人雖然也穿著士兵的衣服,但看上去穿的有些歪斜,年紀都在五十歲以上,如果非要形容他們的相貌,那么只能說是要多猥瑣有多猥瑣。 說話的,是一名身材微胖的中年人,皮膚呈現出黑黃色,短發,一臉銀賤的樣子,看上去有點像是個大媽。細聲細氣的,說話時還比出個蘭花指的樣子。怎么看怎么別扭。 居中的中年人相貌在三人中還算好的,身材也是最高的一個,亂蓬蓬的頭發垂到肩膀,酒糟鼻,小眼睛,眼泡腫的像金魚似的。一看就是酒色過度的樣子。 右側的那個中年人樣子最猥瑣,身材瘦長,尤其是面部消瘦,歪著嘴,晃著肩膀,嘴角處叼著根黃瓜粗細的大雪茄,一邊抽著一邊搖頭尾巴晃的樣子讓人看到就想抽他。 看到這三個人,眾人不禁眉頭大皺,很顯然,這三個家伙不是什么好東西,但他們在五名魂師產生的魂力面前還算是從容,這就證明他們也是魂師。 唐三和馬紅俊對視一眼,兩人的神色都變得有些古怪,尤其是馬紅俊,臉上的神色變得極其怪異,那是一副想笑又強行憋著的樣子。 就連唐三懷中的小舞,一雙紅眼睛也落在了最左側那人的身上。雖然眼中沒有什么情緒,但卻在不斷的眨動著。 很快,三名猥瑣中年人已經走上前來,左側那陰陽怪氣的家伙道:“鬧事是吧。魂師又怎么樣?想要從這里過,就留下你們魂導器里的東西。還別跟老子討價還價,不然,連你們的命都留下來。” 一邊說著,三股魂力波動同時從三人身上釋放出來。 最左側的這個家伙身上涌出一股曖昧的粉紅色光澤,緊接著,一個粉紅色的東西已經出現在他頭頂處。看上去像是兩個罩子,都是圓形的。落在他頭上,要多怪異有多怪異。 不過,引人注意的是,他身上的魂環也同樣是五個,一白、一黃、三紫。雖然魂環配置不怎么樣,但看上去他卻自傲的很。 中央的猥瑣中年人變得也很怪異,在武魂的作用下,他的脖子突然變長,嘴部前探變長,雙臂上生長出無數白色的羽毛,張開手臂,肚子變得很大,只有那雙腫眼泡還是原來的樣子。 從武魂角度上來看,右側的中年人還算是最正常的,手中多了一把刀,但卻是短刀。 中央和右側的兩名中年人身上魂環都是六個,配置也差不多,比左側的中年人多出一個黑色的萬年魂環。竟是兩名魂帝。 難怪他們在面對四魂王一魂宗的對手毫不在意,原來竟是有些實力的。 泰坦怒哼一聲,雖然真動起手來,己方未必會輸。但看對方那囂張猥瑣的樣子他也忍不住了,就要施展武魂。讓那三個猥瑣的家伙看看,誰的實力更強。 但是,他卻被唐三攔住了。唐三微笑道:“這件事讓我和胖子處理吧。我們和左邊那家伙也算是有點宿怨了。胖子,交給你了。” 別看對手是三個人,而且有兩個魂力還在馬紅俊之上,但有唐三給他壓陣,還有什么可怕的呢? 馬紅俊早已經等不及了,一個箭步就邁了出去,“不樂,還認得小爺么?” 最左側的魂師被馬紅俊叫出了名字頓時愣了一下,囂張的氣焰也減少了幾分。原來,眼前這三個家伙,正是當初的猥瑣三賤客。最左側陰陽怪氣的,就是曾經和馬紅俊爭風吃醋,結果最后被胖子燒掉了關鍵部位的不樂。中間的那個家伙叫鵝考,最右側的則是天涯。這三塊料湊在一起,那猥瑣之氣,足以驚天地、泣鬼神。 不過,也正是因為他們的猥瑣、齷齪,從沒有宗門肯收留他們。這不,不久前這三個家伙想了個生財的辦法,憑借著魂師的身份加入軍隊,就在這邊防站發起了不義之財。 不論是什么人,只要從這里過,都要被他們扒層皮。三人的魂力等級不低,就算遇上普通魂師也能搞的定。這才有了眼前這一幕的發生。 “死胖子,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不樂用他那特有的陰陽怪氣疑惑問道。 馬紅俊嘿嘿一笑,“當初烤雞的滋味忘了?我是不是該稱呼你為人妖不樂?” 一聽這話,不樂頓時臉色大變,看著馬紅俊的目光完全變得不一樣了,雙目中仿佛要噴出火來,“混蛋,你就是那個小胖子?” 馬紅俊得意洋洋的道:“正是。上次燒了你那根破柴火棍。這次你打算讓我燒哪里啊?” “我跟你拼了。”不樂此時已經是熱血上腦,不顧一切的朝著馬紅俊沖了上來。 不樂的銀蕩在猥瑣三賤客中是首屈一指的,自從被胖子毀了他的寶貝之后,他就一蹶不振,魂力修為也落后于原本水平差不多的兩個同伴越來越多。論天賦,這三個猥瑣的家伙本來還是不錯的。當初不樂大意失荊州被小舞偷襲痛揍的時候,也已經接近五十級的實力了。 此時聽馬紅俊承認了身份,仇恨之火熊熊燃燒,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將眼前這胖子的某個部位也徹底殘廢了,讓他也體驗體驗自己所承受過的痛苦。 但是,現在的馬紅俊早已不是當初那個被他欺負的小胖子了,眼看不樂朝著自己撲來,一股濃重的鳳凰火焰頓時噴薄而出,驟然提升的溫度頓時令空氣扭曲起來。 兩黃、兩紫、一黑,五個魂環憑空浮現。兩人雖然魂力差不多,但在魂環以及武魂本身的素質上。馬紅俊卻強出太多了。 可惜的是,不樂此時已經被憤怒沖昏了頭腦,什么也顧不上了,右手一抖,頭上那粉紅色的兩個罩子同時飛了出來,直奔馬紅俊罩下。罩子在空中迎風放大,看上去還真有幾分氣勢。不樂身上的五個魂環幾乎是交替閃耀,一上來就用出了全力。 鵝考和天涯聽了馬紅俊的話也立刻知道了這個胖子是誰,當初他們可是尋找了馬紅俊很久。一直沒找到才不得不放棄。此時看到馬紅俊身上釋放出的魂環顏色,這兩個猥瑣的家伙可不管什么規矩。立刻跟隨著不樂背后撲了上去。 可惜,他們卻遇到了唐三。眼前一花,已經多了個人。霸道而強橫的氣勢勃然而出。極度冰冷的凜冽殺氣宛如利刃一般阻斷了他們前進的道路。唐三的殺神領域驟然釋放。空氣中竟然因此而多了一層淡淡的白霧。此時,小舞已經被唐三收入了如意百寶囊之中。 發自內心的寒意令鵝考和天涯前進的腳步嘎然而止。看著面前的英俊青年,眼中都流露出強烈的駭然之色。 他們都是魂師界的老油條了,自然能夠感覺的出唐三身上釋放那猶如實質般的殺氣絕不是僅僅修煉就能擁有的。那是大量鮮血堆積而成啊!雖然從唐三身上沒看到魂環出現,但這凜冽澎湃的殺氣卻已經令他們打了退堂鼓。 濃重的白霧漸漸擴散開來,將三人籠罩在范圍之內,冰冷的感覺持續提升,鵝考和斷刃都發現自己的身體和往常相比有些遲滯了。 黑光一閃,昊天錘已經憑空出現在唐三手中。他沒有使用自己的藍銀皇武魂,是不希望被對方看到自己的十萬年魂環。殺掉這三個猥瑣的家伙沒什么,但他總不能將這里所有的士兵都殺掉。所以,他選擇了使用昊天錘。 盡管如此,唐三的實力也并沒有減弱多少,先不說他的唐門絕學,但是四塊魂骨以及昊天錘本身的威力,就并不比藍銀皇差多少。 更何況他還有兩大領域的力量。 昊天錘上銘刻的殺神領域印記白光大放,在唐三的全力催動下,領域效果不斷增強。 “上。”鵝考大喝一聲,化為翅膀的兩只手臂用力的拍打了一下,身上無數白色羽毛涌出,化為白羽龍卷風一般,向唐三撲來。那每一片羽毛都如同利刃一般,閃爍著淡淡的金屬光澤。這已經是他的第四魂技。 在唐三釋放殺神領域的時候,這兩個家伙已經開始打起了退堂鼓。畢竟,在唐三和馬紅俊身后還有五名魂師之多。修為又都不差。他們知道,今天可能是要撞到鐵板了。 不過,攻擊是撤退前最好的掩飾手段,總要先擊退唐三,才能有利于他們逃離這里。而且他們雖然猥瑣點,但三兄弟的感情還是挺深的,總要帶著不樂一起走。 在鵝考發動攻擊的同時,天涯這廝猛的一竄,整個人速度極快的從龍卷風旁繞了過去,瞬間提速的同時,他那柄斷刃已經揮了出去,一道淡淡的綠色殘影直奔唐三脖子處抹去。 猥瑣三賤客,在魂師搭配上到是相當不錯,不樂是控制系戰魂師,鵝考是強攻系,而這天涯就是敏攻系。 可是,他們真的能夠如愿么? 盡管唐三進入魂帝這個層次時間并不長,但是,以他現在的魂力和所擅長的各種技能,在這個級別范圍內,可以說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仿佛根本就沒有看到鵝考發出的龍卷風似的,眼看著天涯那柄斷刃帶起的殘影已到面前,唐三的身體突然毫無預兆的消失了。 他的突然消失不止令天涯大吃一驚,鵝考的龍卷風頓時也失去了目標。 天涯突然感覺到背后一股無與倫比的壓迫力傳來,似乎像是山岳朝自己倒塌似的。他甚至沒敢回身,腳下猛然加速,整個身體都超前方躥去,論逃命,這家伙可是相當有一套的。 昊天錘一錘轟在空處,但唐三卻并沒有停止,第二錘緊接著又揮了出去,這一次,他的錘是朝著鵝考揮去的,在錘子揮出的同時,他的身體也已經來到了鵝考背后。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