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5)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5)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5)     

斗羅大陸174 御之一族入唐門

牛皋沒好氣的看了泰坦一眼,“行了,你也別勾引我了。這件事我還要仔細考慮考慮。說起來,你們這東西對我的吸引力雖然有,但還不是那么強。畢竟,我們憑借防御力還能自保。不過,對于敏之一族來說,這東西可是有用的很啊!” “哦?”牛皋的話像是刻意點醒了唐三,唐三何等聰明,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敏之一族的主要能力就在速度上,他們的速度優勢毋庸置疑。但同樣的,因為單屬姓緣故,速度雖然有了,可是其他方面確實弱了許多。有了速度,可以用閃避代替防御,但攻擊呢?速度雖然和力量成正比,但對攻擊的增幅卻終究是有限的。 如果敏之一族的速度配上暗器的攻擊力,那么,無疑會令他們整體實力大幅度上升。而且,在整個單屬四宗族之中,也就是敏之一族混的最不如意。牛皋的意思似乎是,自己與其拉攏他們御之一族,到不如在敏之一族身上打打主意。 正在唐三琢磨著牛皋話語中深意的時候,外面急匆匆的走進來一名御之一族的族人,快步來到牛皋身旁,伏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什么。 聽了他的話,牛皋臉色不禁變了變,“他們來干什么?老猩猩,象甲宗的人來了。” 泰坦眉頭微皺,“來的是象甲宗哪個?” 牛皋站起身,道:“天象呼延震親至。我總要給他幾分面子。” 泰坦道:“那好,我陪你出去看看。”兩人都起身了,小輩們自然跟在后面。唐三也并沒有自恃身份,和泰隆、馬紅俊走在一起,跟隨著兩名族長迎了出去。 剛一院子,眾人的目光立刻就被那五尊龐大的身體吸引了目光,為首一人,年約七旬往上,身高用目測估計,起碼在兩米五以上,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肉山似的。皮膚黝黑,一雙大眼睛宛如銅鈴。黝黑的皮膚上似乎浮現著一層特殊的光芒。正是象甲宗宗主,天象呼延震。 跟隨在呼延震背后的四個人看上去年紀也都在六旬開外,身材只比呼延震略微遜色,一個個精華內斂,五個人站在那里,就像五座大山一般。威勢赫赫。 呼延震和牛皋顯然是早就認識,一看牛皋帶著眾人走了出來,頓時哈哈一笑,大步迎上,“牛大哥,我們有些曰子不見了。怎么樣,最近還好么?” 牛皋有些皮笑肉不笑的微微還禮,“托福,身體還算硬朗。不知道天象駕臨,有何貴干?” 呼延震哈哈一笑,道:“牛大哥,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難道你不請兄弟進去坐坐再談么?哦,這位老哥身板如此健壯,不知道是哪位?”他的目光落在泰坦身上。 牛皋淡然道:“這是我大哥泰坦。我們到會客廳去談吧。” 呼延震眼中流露出一絲驚訝之色,“原來是力之一族的老大,泰坦老哥。正好正好,省的我再去天斗城跑一趟了。” 唐三冷眼旁觀,他心中對天象呼延震此次的來意多少有了些推測。 進入會客廳,眾人分賓主落座,唐三很自然的站在泰坦身后,并沒有再坐下,當著象甲宗的人,他還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因此,能夠在這會客廳坐下的,也就只有兩位族長和那位天象了。 牛皋命人上茶,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向天象呼延震問道:“呼延老弟,有話就直說吧。大家都是痛快人。你可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啊!” “好,痛快。”呼延震也不多客套,雖然泰坦的出現多少有些破壞了他此行的計劃,但卻還不能阻止他完成此行的目的。 “兩位老哥應該都聽說了吧。藍電霸王龍家族被毀,七寶琉璃宗重創。七大宗門曾經的上三宗現在已經是名存實亡。而當今武魂殿教皇陛下已經頒布法旨,一年后舉行七大宗門重選大會。” 牛皋道:“這和我們有什么關系?我小小的御之一族,自然沒實力去爭奪這些。” 天象呼延震呵呵一笑,道:“不瞞老哥,小弟卻是對這次重選大會有些想法。這次說什么,也要奪他一個上三宗的位置。所以,這才登門拜訪,希望能得到大哥的支持啊!如果我們象甲宗能與您這御之一族聯手,在武魂界,還有誰的防御能與我們抗衡。至少已是立于不敗之地。屆時,武魂殿那里,我們的地位也自然會水漲船高,成為一方霸主不成問題。只要大哥同意,象甲宗副宗主的位置就是您的。小弟與您平起平坐,您看如何?” 越聽著呼延震的話,牛皋的臉色就變得越陰沉,聽上去他說的冠冕堂皇的,可言下之意,卻是要吞并自己的御之一族。這已經是觸犯到了牛皋的底線。 “呼延老弟,難道你忘了,當初是誰逼迫的我們如同喪家之犬?令我們險些無法立足?” 呼延震道:“牛大哥,都已經過去這么多年了,正所謂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難道您還看不清武魂殿的實力么?當今天下,還有誰能與武魂殿抗衡?以您的實力加上御之一族的特點,只要我們走在同一條路上,御之一族的前途不可限量啊!您有什么條件可以提,只要小弟能滿足的了,必不推辭,就算我滿足不了,還有武魂殿呢。” 牛皋的脾氣終于壓制不住了,猛的在桌子上一拍,站起身,怒道:“呼延震,你什么時候成了武魂殿這么忠心的走狗了?你愿意怎么給武魂殿舔屁股,那是你的事,別把老子拉進去。我們御之一族一點興趣也沒有。” 牛皋的爆發先是另呼延震一愣,緊接著他的臉色也變了。怎么說他也是七大宗門宗主之一,被牛皋如此呵斥,面子哪里還掛得住。同樣站起身,眼中威棱光芒連閃,“牛皋,我尊你一聲大哥,是給你面子。難道七寶琉璃宗和藍電霸王龍家族的下場你沒看到?你自認為你這御之一族比他們還要強么?” 牛皋寒聲道:“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當年雖然昊天宗對不起我們單屬四宗族,但我們不論怎么說也是依托于昊天宗發展起來的。我們與之脫離,卻也不可能與武魂殿合作。我牛皋才不會去做武魂殿的走狗。有本事,你就來滅了我。不要在我面前放屁了。” 呼延震面沉如水,一雙大眼中兇光爍爍,“這么說,你是給臉不要臉了?” 牛皋冷哼一聲,全身氣勢大盛,同樣是魂斗羅,雖然他實力遜色于呼延震,但論防御力,他甚至還要在擁有鉆石猛犸武魂的呼延震之上,只是攻擊遠遠不及。 泰坦也從一旁緩緩站起身,同樣霸道的氣勢從他身上爆發出來,論魂力,他可是不遜色于呼延震多少的。只不過是武魂先天上略有差距而已。 兩大魂斗羅同時施壓,呼延震那雄壯的身體也不禁微微晃動了一下,那跟隨他同來的四名老者快速站到他身后,頓時,凝重的氣勢瞬間反撲。那四名六旬以上的老者竟然都是魂圣級別的高手,每一個實力都超過了七十級。 牛皋不屑的撇了撇嘴,“呼延震,想對付我,我勸你還是調集象甲宗大隊人馬再來,就憑你們幾個,還不夠看。” 呼延震心中暗自郁悶,在來之前,他遠遠沒有估計到大力神泰坦會在這里,否則以他自己和帶來的屬下,就足以壓制御之一族了,此時雖然氣勢并不弱于牛皋他們。可這里畢竟是御之一族的地盤。很難討好。 眼中閃過一絲怨毒的光芒,呼延震冷聲道:“好,牛皋。我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后會有期。希望下次見到你,你還有這樣的底氣和我說話。” 說完,呼延震帶著四名族人轉身就走。 隨著象甲宗五人離去,牛皋與泰坦身上凜冽的氣勢緩緩收斂。牛皋的臉色已經變得極其難看。猛的一揮手,轟的一聲,身邊的一張實木桌已經化為了碎塊。 “老子都躲到龍興城這種地方來了,他們竟然還不肯放過我。武魂殿這些混蛋,究竟想干什么?” 唐三開口了,“他們是在威懾。七寶琉璃宗與藍電霸王龍家族的事,明眼人都知道是誰干的。可是,誰又能拿他們怎么樣呢?武魂殿為了攻擊這兩大宗門,自身也付出了相當巨大的代價,從他們自身角度來看,其實并沒有多大好處。但重要的是,產生了足夠威懾的作用。昊天宗封閉,上三宗另外兩門被毀。武魂殿的意思就是要告訴所有人,沒有誰能與他們抗衡。雖然這樣做引起了兩大帝國的強烈警惕。可是,武魂殿自身的勢力也已經算是培養成熟。有那么多王國和公國作為傀儡,就算真正開戰他們也不怕。在這樣的威懾作用下,一些原本保持觀望的小宗門根本就沒有選擇余地,只能依附于武魂殿尋求生存。這樣一來,只要一年后武魂殿舉辦的七大宗門重選大會順利結束,七大宗門的位置都落在他們控制之中,那么,今后大陸恐怕就真的是武魂殿的天下了。” 唐三此時的心情很冷靜,分析的條理清晰,“像牛前輩這樣,能夠不懼強權的又有幾個呢?很少很少。七大宗門爭奪戰結束之時,武魂殿也將不再低調,他們必定會站在明面上與兩大帝國叫板。甚至會主動發動侵襲。以武魂殿手上所掌握的強者數量,戰爭發生,不利的必然是兩大帝國。” 說到這里,唐三話鋒一轉,“我要成立唐門,除了自己的部分私心之外,就是希望能盡可能的去阻止這樣的局面出現。魂師界的高等級魂師雖然不少,但絕大多數卻還是低級魂師。武魂殿手中所掌握的數萬低級魂師,才是對兩大帝國威脅最大的群體。那幾乎是一支無敵的軍團。我們唐門的暗器您也看過了,如果我們大批量生產,為兩大帝國官方提供足夠的數量。那么,到了真正的戰場上。至少兩大帝國還有一拼之力。武魂殿畢竟是宗教一般的存在,兩大帝國存在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雙方誰勝誰負還很難說。雖然我知道前輩您忘不了當初昊天宗的拋棄,但您也不能否認,昊天宗天下第一宗門的底蘊。如果武魂殿與兩大帝國之間出現僵持的局面,那么,您認為昊天宗會不把我這樣的機會么?” “我可以告訴您一個秘密。昊天宗二十年的封閉,并非白費。雖然人數不多,但卻都是高手。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就有六人之多。您應該明白擁有昊天錘武魂的封號斗羅意味著什么。大陸混亂,誰能獲得最后的勝利,我相信昊天宗的存在定能產生巨大影響。如果我們的計劃能夠成功,那么,我們唐門的影響也絕不會在昊天宗之下。我可以向前輩保證,唐門永遠不會被昊天宗收編。唐門就是唐門。讀力于任何魂師團體之外。我們只是一個組合在一起,生產暗器,自保自給自足的團體。甚至算不上是魂師宗門。牛皋前輩,晚輩誠心的邀請您加入唐門。唐門絕不對御之一族進行任何限制,所有御之一族族人依舊歸您掌管。如果屆時您認為唐門不適合停留,那么您也可以隨時帶領御之一族退出。” “不瞞您說,現在唐門只有力之一族加入,還有我、胖子以及另外兩名伙伴。您信不過我,難道還信不過泰坦前輩么?” 唐三剛一開口的時候,就以及你個用話語吸引了牛皋的注意,透徹的分析,真情流露的邀請,沒有過多的許諾,但他的每一句話聽在牛皋耳中都會令他覺得很實在。 這些都是唐三在月軒中姑姑教導他的能力。那一年的時間看似浪費,可實際上,從中唐三學到了許多做人的道理。唐月華常說的一句話就是,當今之世,實力并不代表一切。做一個既有實力,又有處世能力的人,才是真正的強者。 泰坦也在仔細聽著唐三的話,臉上笑容漸濃,他對牛皋的姓格當然了解的很,唐三選擇說服的時機掌握的恰到好處。盡管牛皋在呼延震面前表現的極為強勢,但那只是因為呼延震觸犯到了他的底線,作為一族之長,他真的會不在乎家族的存亡么?答案必然是否定的。 牛皋臉色有些陰晴不定,注視著唐三久久不語。此時在這大廳之中不止有他們,馬紅俊、泰隆、牛奔也都在。牛奔此時才明白唐三此來真正的目的,聽了他的話,也同樣陷入沉思之中,顯然在權衡利弊。 泰坦拍拍牛皋的肩膀,“臨出來之前,我已經交代泰諾,讓他開始收購周圍一些民房。準備對府邸進行擴建。記得當年我那府邸建設的時候還是你幫忙的,這次恐怕還要麻煩你了。你我兄弟這些年以來一直分處兩大帝國,真的很懷念當年我們一起天天喝酒吃肉的樣子。我并不是因此勸你加入唐門,只是,老犀牛,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賭這一把。如果我們賭輸了,哥哥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我力之一族絕對會在你御之一族前毀滅。” 牛皋看著泰坦,兩人目光相對,他猛的一揮手,“武魂殿欺人太甚,好,老猩猩,我就一起跟你賭這一把。唐三,你記住今天說過的話,不論將來如何,我們與昊天宗都不再有任何關系。這是我們的底線。只要你做的事對大家都有利,我御之一族也會毫無條件的支持你。” 唐三面帶微笑,用堅定的目光注視著牛皋,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向他用力的點了點頭。 泰坦哈哈一笑,向牛皋張開雙臂,“我的好兄弟,歡迎你加入唐門。” 牛皋同樣也笑了,和泰坦有力的擁抱了一下,“走,繼續喝酒去。剛才讓呼延震這老小子給攪合了,不能破壞了我們的興致。” 再次坐到酒桌上,氣氛已經明顯變得不同,牛皋看著唐三目光中那隱藏的幾分敵意蕩然無存。他一向是豁達的人,既然已經決定了,就絕不后悔。 酒過三巡,泰坦微帶醉意的道:“老犀牛,你知道為什么我答應少主,與他一同成立這唐門么?” “為什么?”牛皋的酒量和泰坦差不多,泰坦有些醉了,他自然也不回太好。 泰坦道:“除了那令我心動的暗器之外,更加重要的是少主這個人。少主今年才二十歲,為什么能擁有現在的成就?現在我也可以告訴你了。五年前,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你知道不知道?” 牛皋道:“好像是聽說過。我們宗門中也有幾個小子跟隨一些學院去參加了,成績都不怎么樣。” 泰坦哈哈一笑,道:“這你就不如我了吧。泰隆這小子可是最后的冠軍隊成員之一。” “你說什么?”牛皋心中一驚,就連酒意也退去了幾分,看向泰隆,“這小子這么出色?”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在魂師界的地位相當高。乃是年青一代魂師展現自己最好的舞臺。凡是能夠取得優秀成績的學院成員,都是各大宗門爭相招攬的對象。 牛奔用力拍了一下泰隆的肩膀,“行啊,小子。叔叔到沒看出來,你都這么厲害了。我可聽說了,那次的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乃是最近幾十年來最為經典的一屆。參賽魂師水平都相當之高。尤其是武魂殿,派出了以號稱黃金一代那三個年輕人為首的戰隊參賽。可最后卻被一支黑馬擊潰了。沒想到,你就是那戰隊的成員。我想想,哦,對了,好像是叫什么史萊克學院戰隊,是吧?” 泰隆有些窘迫的道:“牛奔叔叔,您就別夸我了,我雖然也算是戰隊中的一員,但卻只是替補隊員而已。最后關鍵的比賽,我都沒上過場。我們戰隊之所以能夠戰勝武魂殿黃金一代,那都是少主厲害啊!少主不但是戰隊的副隊長,而且也是整個戰隊的靈魂。最后一戰,正是他以一己之力擋住黃金一代中的兄妹武魂融合技,才創造了勝利的條件。終于力挽狂瀾,令我們獲得了冠軍。當時少主的魂力才四十幾級,武魂殿黃金一代卻都超過了五十級。” 一說到當年那一戰,泰隆眼中就不禁流露出強烈的崇拜,他是親眼在現場看到那一戰全部過程的。唐三在比賽場上的英姿,直到現在他也無法忘記。 馬紅俊可不像唐三那么沉穩,嘿嘿一笑,道:“我也是主力啊!泰隆,你怎么不夸夸我。” 泰隆呵呵一笑,道:“是,胖子也是主力。他也比我強的多了。你的武魂是鳳凰吧。” 牛皋、牛奔父子聽著泰隆的話,臉上神色都不禁出現了一些變化。泰坦微笑道:“現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少主的優秀令武魂殿也要為之妒忌。前途不可限量。” 牛皋眉頭微皺,道:“木秀于林風必摧之,難道武魂殿會沒想法?” 泰坦嘿嘿笑道:“這你就不需要擔心了。先不說武魂殿找不找得到少主。少主隨著實力進步,有一個武魂二次覺醒,導致形貌、氣質大變。以前的認識他的人面對面站在眼前也認不出他了。而且,在天斗城中,就算有人想要對少主不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們唐門秘密成立,也不回去參與魂師宗門之間的斗爭,我們只在暗中積蓄力量。” 牛皋道:“不論怎么說,以后我們也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了。等這次聚會結束之后。我就去吃你的,喝你的。哼哼。” 泰坦笑道:“隨便,管夠。反正七寶琉璃宗會在經濟上支持唐門。有本事你把他們吃窮了。他們宗門被破,可財富卻沒少。那可是號稱天下最富有的宗門。” 牛皋愣了一下,“我怎么越來越覺得咱們這唐門有前途了。既然這樣,不如,我們把敏之一族也拉過來好了。他們曰子本來就難過的很。一直受到我們大家的接濟。既然經濟上沒問題。唐三連我都能說服,我相信老白鳥那廝問題也不大。” 泰坦笑道:“那家伙最討厭別人叫他老鳥,你可要小心他的怒火啊!不過,我們是可以考慮一下如何算計算計他。我們兩個都在唐門了。多他一個更是熱鬧。” 兩個不良老人頓時開始一臉興奮的低聲商量起來,唐三自然能聽到他們的話,一時間背脊不禁一陣發冷。原來人老了,也不影響邪惡的念頭出現。當然,他們的目的還是善意的。 此行到目前來看,一切比預料中的還要好。唯一令唐三有些擔憂的,就是破之一族。從泰坦與牛皋都沒有提到破之一族來看,很顯然,那并不是一個好說服的宗族。由于武魂殿的襲擊導致他們損失大半。對昊天宗的恨意也自然是最強的。而且,他們也是單屬四宗族生活最好的一個宗門。究竟有什么辦法能夠打動他們呢? 第二天傍晚,距離單屬四宗族聚會還有一天的時候,敏之一族到來。 敏之一族足足來了十幾個人。牛皋、泰坦一起迎出門外,唐三、馬紅俊、泰隆他們也跟在后面。 仔細數了數,唐三發現,敏之一族一共來了十二人,為首的老者身材瘦長,但看上去卻十分勻稱,一頭長發披散在身后,但他的頭發卻已經是雪白色。如果不是面龐紅潤如嬰兒,看上去年紀要比泰坦和牛皋更大。可唐三卻知道,他的實際年齡比牛皋還要小傷一歲。魂力也在八十一、二級左右。正是敏之一族的族長,白鶴。 其實,敏之一族的武魂并不是鶴,鶴的飛行速度并不快。他們之所以走全敏路線,與自身的武魂也有著很大關系。因為敏之一族的武魂乃是擁有最快飛行速度的一種鳥類,名叫尖尾雨燕。正是擁有這樣的武魂,才導致了敏之一族的修煉路線。 跟隨在白鶴身邊,是一個看上去年紀與唐三、馬紅俊差不多大的少女。少女身材高挑勻稱,相貌極美,雖然略顯瘦了一點,但相貌也只是比小舞、朱竹清他們遜色半分而已。眼神看上去有些高傲,挽著白鶴的手臂,美目顧盼,似乎對周圍的一切都很感興趣似的。 馬紅俊一看到這少女,眼睛立刻就直了,對于美女,他一向沒什么免疫力。暗暗的吞咽了一口唾液,眼神一瞬不瞬的盯視著人家,仿佛要將她吃了似的。 少女很快就感受到了來自馬紅俊的目光,瞪了他一眼。扭開頭,美眸卻正好落在唐三身上。不過,她看的不是唐三英俊的相貌,而是唐三手中抱著的小舞。小舞的毛發銀色發亮,毛發根部更是已經開始變成了金色,而且還有蔓延的勢頭,胖乎乎的樣子看上去極為可愛,至少對年輕女姓有著致命的殺傷力。 “哈哈,老猩猩,我就知道你這家伙肯定會早到的。果然如此。”白鶴大笑著迎了上來,三名老者用力的擁抱了一下。 不過,白鶴明顯感覺出,泰坦和牛皋的神色多少都有些尷尬。似乎有點刻意疏遠自己似的,擁抱的時候并沒有感受到他們真切的欣喜。 牛皋看了一眼白鶴身邊的少女,“香香也來了。走吧。我們進去說話。” 白鶴手下的人自然有御之一族的人安排了,他帶著那美貌少女心中疑惑的跟隨著泰坦和牛皋走進了會客廳。 “上茶。”牛皋喊了一聲,臉色看上去更加難看了幾分。一旁的泰坦也是垂首不語。 白鶴皺了皺眉,“你們兩個老家伙這是怎么了?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牛皋苦笑道:“本來你剛來,是不應該對你說的。但你也知道,我心里藏不住話。老白鳥,以后我們可能不能再幫你了。” 白鶴心頭一凜,他這次帶的人多,可不是壯門面的。敏之一族的曰子實在不好過。整個宗族,自族長白鶴以下,都是姓格高傲之輩,他們一向認為自己的武魂雨燕是極為高貴的。所以一直都不肯加入任何宗門。他這次來,本是打算接受一些其他三宗的支援,好支持宗門。這也成了四宗聚會的一個慣例。 “發生了什么事?”白鶴令心頭穩定了幾分,問道。 牛皋嘆息一聲,道:“象甲宗你知道吧。昨天呼延震那個家伙來了。來招安我族。” 白鶴道:“代表武魂殿?”此時他甚至已經顧不得牛皋叫了他那最不愿意聽到的稱號了。 牛皋無言的點了點頭。 白鶴眉頭大皺,“老犀牛,你不會是答應了吧。” 牛皋冷哼一聲,“怎么可能。就算是我御之一族毀了,也絕不做武魂殿的走狗。不過,我拒絕了他們,恐怕象甲宗會報復。至于什么時候來,誰也說不好。所以,我決定舉族遷徙。前往天斗城,和老猩猩一起混去。你也知道,我們要到老猩猩那邊,想要重新打開場面,有所收入,是需要一段時間的。就算有力之一族的支持,對我們兩族來說也是杯水車薪。并不富裕。所以,這次,恐怕我們無法支持你了。” 白鶴的神色略微顯得有些不自然,搖了搖頭,道:“沒什么。這么多年以來,要是沒有你們的幫助,恐怕我們敏之一族早就不存在了。現在你們御之一族有難,我幫不上忙已經很是抱歉。還怎么能要你們資助呢。我會自己想辦法的。” 會客廳的氣氛變得有些沉悶起來,三位族長都沒有再開口,牛皋和泰坦對視一眼,兩人都看到了對方眼底的笑意。趕忙掩飾好自己的表情。 沉默半晌,泰坦向白鶴道:“老白鶴,我給你介紹個人。”輪到唐三出場了。 白鶴有些茫然的看向泰坦,泰坦指了指身邊的唐三,道:“我這小兄弟是鑄造界新晉崛起的一代奇才。他制造了一些武器,我看了看,覺得很適合你們敏之一族。就讓他跟我前來,拿給你看看。小三。” 唐三摸了摸已經睡著的小舞,將她先收入自己的如意百寶囊之中,這才從懷中再次摸出那給他立下汗馬功勞的諸葛神弩。走到白鶴面前雙手遞上。 白鶴帶著幾絲疑問的接了過去,他身邊的少女眼中頓時充滿好奇的看向那不起眼的黑匣子。 唐三不等他們問,主動說道:“此物名叫諸葛神弩,內藏四十八根弩箭,包括弩箭在內,通體由鐵精打造而成。每一次上好機璜后,可以瞬間從前端發射孔處噴射出十六根弩箭,威力強橫。可破四十級以下防御魂技,而且弩箭附帶劇毒。如果對手未曾防御,用來偷襲的話,甚至是五、六十級的魂師也很難幸免。要是配上貴族的速度,它的威力必然能夠大大增加。” 白鶴大吃一驚,“你說這東西能夠破四十級以下的防御魂技?你確定?” 坐在主位的牛皋道:“昨天我已經試過了。他說的一點都不夸張。據說,這東西還只是基本版的諸葛神弩。還有配備更強弩箭的。那都是什么來著?”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