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3)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3)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3)     

斗羅大陸176 唐三的第六魂技小舞現身

第二十六集小舞復活第一百七十六章唐三的第六魂技,小舞現身其實,唐三固然吃驚,白鶴的驚訝卻一點也不比他少。唐三此時并沒有施展出武魂,而且如此不間斷的使用瞬間轉移,又怎么能不令白鶴驚訝呢?他已經明白,唐三的瞬間轉移不是來自魂環技能,那就必然是來自于魂骨了。一個擁有魂骨的年輕人。而且還是極品的不間斷瞬間轉移技能。白鶴只是希望,通過自己的不斷追擊,能夠盡可能消耗唐三的魂力,讓他無法繼續支撐施展這魂骨技能。 香燃燒的依舊很快,兩道身影不斷閃現的過程中,一會兒就已經燒掉了四分之一的程度。在這短短的過程中,唐三已經瞬移了近百次。可見白鶴的追逐速度有多么快速了。 白鶴失望了,唐三依舊在不斷的進行著瞬間轉移,一點也沒有魂力耗盡的意思。他又怎么知道,唐三施展瞬間轉移的魂骨乃是十萬年級別。十萬年魂骨和魂環,并不是施展技能就要消耗巨大的魂力而產生強勢魂技。而是消耗微乎其微的魂力產生強大的效果。這才是十萬年級別魂環、魂骨的最大好處。這也是為什么它被稱之為魂師界最珍貴寶物的原因。 驟然間,白鶴的身體突然停了下來,兩道湛然之光從眼中迸發而出,身上的第七魂環率先亮起。 在那黑色的魂環作用下,能夠清晰可見的看到白鶴身上釋放出一層層特殊的光彩,緊接著,他的身體已經懸浮在半空之中,手臂真的變成了翅膀,并攏的雙腿變成了尾羽,只是眨眼的工夫。這位敏之一族地族長就已經化為了一只體長只有一米,翼展一米五左右的尖尾雨燕。 第七魂技,武魂真身。 看到白鶴的武魂真身,唐三同樣停頓下來后,臉色變的有些難看。白鶴比他想象中還要難以對付。一般來說,武魂真身釋放都會另自己的身體變得更加龐大,龐大的身體內才能承受更多的魂力。而眼前白鶴這武魂真身卻是縮小的身體,那可不是代表著他自身的魂力并未增強,而是被強行壓縮。這樣一來。他所爆發出地速度恐怕也只能用恐怖來形容了。 更令唐三瞳孔收縮的是,當白鶴施展出武魂真身懸浮于半空后。圍繞在身體周圍地八個魂環那最后一個也亮了起來。為了宗族的利益,這位純敏系強大的魂斗羅要全力以赴了。 伴隨著那最后一個魂環的閃亮,剎那間,懸浮在空中地尖尾雨燕由一變成了五。同樣是分身技能。但作為第八魂技的分身絕不會簡單。白鶴這個第八魂技施展后,每一個分身都會擁有與主體同樣的速度和防御力。當然,他那防御力在同級別魂師中,也可以被忽略不計了。 但更加重要的是,眼前包括他原本的本體在內,全部五個身體可以說每一個都是真的,也可以說每一個都是假的。也就是說,在他自身控制的情況下,隨時可以讓任何一個分身變成本體。也可以讓任何一個本體化為分身。 對于攻防能力都不高的敏之一族來說,這個技能可以算地上是逃跑絕技了。哪怕是當今天下最強大的封號斗羅。也不可能在面對五名白鶴這種速度地魂師時還能將他的分身都攔住。而哪怕是只要有一個分身逃離,他也能夠瞬間遠遁。 當然,對于敏之一族來說,擁有了這五個分身,在他們最擅長的偵查時,就可以做到肆無忌憚。只要留下一個分身在安全的地方,其他分身就可以去最危險的地方探查。這看似并不算強勢的第八魂技,卻是妙用驚人的。 身影一閃,五只尖尾雨燕瞬間分開,那恐怖的速度幾乎和唐三使用的瞬間轉移沒什么區別。能夠用移動的速度在人視覺中產生出瞬間轉移地感覺。可見現在地白鶴在速度上有多么恐怖了。 這也不禁令唐三聯想到泰坦和牛皋要是發揮出全部實力。他們的力量和防御會達到怎樣程度。 不過,此時他也根本沒有心思去思考太多。因為,他所承受地壓力驟然大增。 在這種時候,唐三也不敢有任何實力上的隱藏了,除了雙眼內盡是紫金色之外,一藍一白兩圈光環同時從他腳下散發開來。瞬間已經籠罩了整個大廳。 令對手減速,就是對自己增速。在殺神領域的作用下,就算是魂斗羅也會產生一定削弱作用。尤其是白鶴這樣攻防不強的純敏系魂師。而藍銀領域,無疑會令唐三的精神力達到最強程度,更好的掌控周圍的一切。 領域全力釋放的唐三頓時給人一種不同的感覺,冷酷、暴戾、兇厲的氣息伴隨殺神領域傳出時,令在場所有人都機靈靈的打了個寒戰。而當藍銀領域籠罩過來時,在那充滿寒意的感覺中,他們又感受到了強烈的生命氣息。這兩種本不應該同時出現的氣息卻就那么奇異的同時出現了。怎能不令人感到怪異? 更令包括白鶴在內所有人感到震驚的,還是唐三那武魂的釋放。 毫無疑問,唐三釋放的是他的藍銀皇。兩黃,一紫,兩黑,一紅,燦爛的六個魂環出現那一瞬間,會客廳內的空氣似乎也隨之凝固了。 先前剛剛敗在唐三手中的白沉香,那雙大眼睛中再沒有了不甘,全部換成了不可置信的光芒。她終于明白,自己敗的并不冤枉。他竟然是,六環魂帝。 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白沉香以為自己看錯了。因為那閃耀著的六個魂環中,最后一個竟然是紅色的。那妖魅的紅光,甚至連唐三第四魂環就已是黑色都已經掩蓋。整個會客廳內,再也沒有什么能與那紅環相比的色彩。 化身為尖尾雨燕的老白鶴也同時呆了一下,紅色代表著什么作為魂師他怎會不知。但他的第一感覺與孫女一樣,怎么可能?十萬年魂環怎么可能出現在一個如此年輕的青年身上。而且還是第六魂環。 唐三臉上流露著淡淡的神光,精神力全部鎖定在那五只尖尾雨燕身上。以他地經驗。當然不會認為這五只尖尾雨燕分身會有假的。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五股近乎一模一樣的氣息。精神力配合藍銀領域的探測是不會有錯的。所以,在接下來的比試中,他將要面對的是五個疾速飛行的超強純敏。 香已經燃燒過半,白鶴在短暫地震驚之中很快就醒轉過來,不論眼前的青年有多強,他首先要做地就是擊敗這個青年。 五只尖尾雨燕同時動了,五道身影瞬間化為五條線,在會客廳內穿越而過。就是那一瞬間,距離地面一米飛行的尖尾雨燕幾乎控制了整個會客廳內的絕大部分范圍。 唐三的瞬間移動幾乎是搶先施展。在他地精神力感受到對手魂力波動的時候,他就已經閃了出去。他知道。從這一刻開始,自己的瞬間轉移已經沒有任何喘息的機會,必須要不間斷的持續閃爍,才有可能閃躲開那急速的追逐。 但是。唐三還是低估了此時白鶴的速度,五只尖尾雨燕,分別控制了會客廳內的五個范圍,當唐三瞬間移動剛出現的時候,他幾乎就看到了尖尾雨燕出現在面前地鳥嘴。 唐三能用精神力鎖定白鶴,白鶴這樣級別的魂斗羅又怎么會不鎖定他呢?唐三只要一出現,在精神力地牽引下,白鶴就會自然出現在他面前。速度之快,足以與他的瞬間轉移媲美了。 幸好唐三的反應很快。在身體閃現的瞬間就已經做出了反應,上身猛的后甩。做出一個鐵板橋的動作,而整個身體也就在這個動作中再次瞬移出去,這才險而又險的避過了白鶴的追擊。 不過,對于唐三來說,這還只是剛剛開始而已,等待他的還有更大的困難。 白鶴地速度全部爆發出來,純粹地速度已經令任何技巧都顯得那么蒼白,唐三身體再次出現的時候,后仰地他毫不猶豫的側向翻滾,這才在瞬移的剎那閃開了白鶴的追擊。白鶴所抓的。竟然就是他兩次瞬移之間。那還不到眨眼工夫的剎那。 白鶴此時心已定了下來,照眼前的情況發展。唐三已經很難躲閃了。但是,唐三的下一次瞬移,卻出乎了白鶴意料之外。 這次,唐三再出現的時候,整個人已經在半空之中。最為奇特的是,白鶴化身的一只尖尾雨燕,只能從他腳下掠過。 白鶴的預判沒有任何問題,哪怕是通過瞬間轉移到空中,在下次瞬間轉移之前,身體也會隨之下墜一點,可是,唐三卻并未下墜,反而是向空中上升了幾分。這就令白鶴的撲擊毫無用處。 而也就在這時,白鶴清楚的看到,唐三身上的第六魂環,也就是那代表著十萬年的紅色魂環亮了。唐三從未使用過的第六魂技,終于展現在所有人面前。 一個淡淡的虛影從他身前浮現而出,盡管那身影是虛幻的,可是,卻絲毫沒有減弱她的美感。 烏黑亮麗的長發編成整齊的蝎子辮垂過小腿,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中帶著淡淡的悲傷和滿足,動人的身段,修長的雙腿,她的每一處看上去都是那樣完美。哪怕是那一向自詡美貌的白沉香看到從唐三身前浮現的這個身影時,整個人也不禁呆了一下。也就在她出現的同時,唐三身體周圍的空間突然變得扭曲了幾分,令白鶴化身的無知尖尾雨燕仿佛都從虛幻中穿過,并未碰到唐三的身體。 看到這美麗的身影,唐三的目光已經無法克制的呆滯了,微紅的雙眼,略微顫抖著的身體,顯示著他此時無法抑制的情緒。 是的,那虛幻的身影正是小舞啊!她那淡淡的身影在空中輕轉,面向唐三,一只柔嫩纖細的小手抬起,落在唐三的面龐上。 沒有任何實體接觸的感覺,她也不能出聲說話,但是。來自靈魂上的碰撞卻令唐三地淚水不可抑止的流淌而下。此時此刻,他甚至已經忘記了自己正在于白鶴的比試當中。對于他來說,除了眼前這張嬌顏之外,一切都已經變得不再重要。 紅色的光芒,圍繞著兩人的身體。尖尾雨燕先后數次掠過時,穿越的只是扭曲的光芒,卻始終無法接觸到唐三。 他當然無法說唐三這是犯規的行為,不錯,唐三此時施展的魂技確實不是純速度地比拼。可是,白鶴的第八魂技敏分身。不也同樣不是速度么? 這一刻,雖然唐三沒有開口說話,他身前那動人地虛影也并沒有做出什么舉動,只是輕輕的撫摸著他的面龐。可是,他們之間產生的那種情緒,卻渲染在這會客廳內,感染著每個人。 小心翼翼地抬起雙手,唐三虛抱著面前的虛影。這第六魂技并不是他自己施展的。在此之前,他也只是對第六魂技多少有些了解,卻并不十分清楚它的效果是什么。他不愿意施展第六魂技,就是不希望在施展魂技的時候領自己重新感受到那撕心裂肺的痛苦。但是,他怎么也沒想到。這第六魂技竟然會在他最需要的時候自行綻放,而且。他還看到了那令他魂牽夢繞的絕美。 那不只是一點點的感動,此時此刻,唐三地心已被漲滿,漲滿的沒有一絲縫隙。一生之中,他從未像現在這樣渴望一件事,渴望讓懷中地人兒真正回到自己的懷抱之中。 唐三的身體在那紅光的影響下也變得有些透明了。這就是他的第六魂技形態之一,虛無。 虛無,免疫一切非能量形態的物理攻擊。削弱任何能量攻擊百分之五十。這看上去只是一個輔助技能。但是,免疫一切物理攻擊的能力是何等霸道。正是在這個技能作用下,白鶴所能穿越碰觸的。就只有虛無。 四目對視。唐三心中的感受卻如同過山車一樣,如果他早知道在施展這個魂技的時候會讓他再次看到小舞。那么,他一定會天天釋放,每天面對自己地愛人。哪怕只是能看到她,他也滿足了。 雖然這只是小舞地幻影,但從那動人的雙眼中,他看到了小舞地情緒,感受到了小舞對自己的思念和愛。靈魂的碰觸令他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小舞并沒有死,她還活著,而且就依附在自己身上。 小舞用手輕抹著唐三臉上的淚,可是,她只是虛幻的身影,又怎么能將那淚水抹去呢?她眼中的不舍與思念,悲傷與欣慰,無不深深的感染著此時的唐三。 突然,唐三心中一驚,因為通過魂技的釋放他感受到了一些魂技的特質。他發現,小舞的靈魂確實依附在這第六魂技之中,而且使用這個魂技幾乎不會消耗自己什么魂力。只是,小舞卻不能出現的時間太長。不消耗自己魂力,是以消耗小舞的靈魂之力為代價的。一旦小舞的靈魂之力消耗過度,那么,她就會真的消亡。平時的她,還是必須要在自己體內,才能保持靈魂之力的完整。也就是說,為了不讓小舞受到傷害,每次使用這第六魂技,必須要盡可能的短。這樣才能最大程度的確保小舞的安全。自己想要通過使用魂技而一直留她在身邊是不現實的。 “白鶴前輩,我認輸了。”唐三輕摟著小舞,飄身落地,在他那堅定而執著的眼神中,小舞有些無奈的看了他一眼,這才不舍的重新融入到那炫麗的紅色魂環之中。他們雖然不能交談,但卻可以通過靈魂的碰觸感受到對方的情緒。唐三也不知道小舞的靈魂之力每次能堅持在外面多長時間,但他絕不會冒險,他已經下定決心,以后絕不使用這第六魂技,不讓任何傷害小舞的可能出現。 和小舞相比,收服敏之一族還那么重要么? 五道身影合而為一,白鶴不解的看著唐三,“你為什么要認輸?我還沒有碰到你。” 唐三搖了搖頭,“不,我輸了,我施展的第六魂技已經不再是與您在速度上的比拼。”他當然不會說,自己是因為小舞才這樣決定的。而此時此刻,他的心也完全沉浸在與小舞重逢后的感動之中。對于眼前地一切也變得不是那么在乎了。 白鶴嘆息一聲。“不,你沒有輸。我的第八魂技也同樣不是純粹的速度增幅。我既然施展了分身來增強自己的速度和控制范圍,你自然也可以施展避免被我碰觸。這是公平的。繼續下去,輸得只會是我。雖然我不明白你那魂技的效果究竟是什么。” 牛皋站起身,哈哈笑道:“行了,你們也不用相互謙虛了,我看這樣好了。老白鶴,你沒輸,唐三。你也沒贏。這場比試就算是交個朋友。不分勝負。這樣總行了吧。大家皆大歡喜。走走走,咱們喝酒去。老楊那桿破槍恐怕要明天才來。我們今天先喝個痛快再說。” 不論從年齡、身份、等級,白鶴都不愿意占唐三的便宜,牛皋的說法也是他能夠接受的。但是,他地心還是沉甸甸的。唐三展現地只是他的速度。但以他的實力當然看得出,唐三絕非是一名敏攻系魂師。非敏攻系的魂帝與自己這純敏魂斗羅都能抗衡那么久。如果真要讓他形容地話,那么,眼前這個青年只能用怪物二字來描述。 而且,這場比試雖然以平局收場,之前他輸掉的那一百金魂幣可是實實在在的。等聚會結束,真要這么回去的話,恐怕敏之一族就要斷糧了。 眾人一起向餐廳走去,一邊走。白沉香故意落在后面,用腳踢了踢胖子。 馬紅俊不但沒有發怒。反而是大為驚喜,趕忙一臉諂媚的看向白沉香,壓低聲音道:“美女,有事?” 白沉香低聲問道:“那個,那個唐三和你是朋友吧。” 馬紅俊點點頭,得意的道:“我們是最好的兄弟,他是我們唐門宗主,我是副宗主。嘿嘿。”白沉香對馬紅俊說他是副宗主一點也不懷疑,之前胖子也展示過自己的實力了,尤其是那強大的鳳凰武魂。給她留下了極為深刻地印象。胖子的顯擺還是成功地。 “那他的那個第六魂環是怎么回事?真的是個十萬年魂環么?可是。又怎么會幻化出個美女來?而且,好像那時候我爺爺也拿他沒辦法似的。” 馬紅俊臉色微微一變。他還是知道分寸的。唐三的第六魂環不但是他的秘密,而且也是他心中永遠的痛。不足為外人道也。胖子雖然喜歡美女,但卻絕對知道分寸,不該說的他也不會說。 無奈的搖搖頭,“美女,這你就別問了。自己看吧。我只能說,三哥是我見過地最出色地魂師。哪怕是那些封號斗羅,在我眼中也比不上他。我相信,有一天三哥一定會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 白沉香有些不滿地又踢了胖子一腳,“還副宗主呢。連這點事都不敢說。我看你就是他一個跟班。” 胖子臉色一整,“隨便你怎么認為吧。我和三哥的關系又豈是你能明白的。”說完,他驟然加快腳步向前而去,不再理會白沉香。 白沉香愣了一下,她對自己的魅力很有信心,也看得出胖子對自己的那點齷齪心思。可此時那已經走在前面,身材厚重的胖子看上去卻有些不一樣了。他雖然胖,但正經起來的時候,身上會自然散發出一種特殊的霸氣。難道,那是來自百鳥之王鳳凰的氣息么? 胖子當然不知道白沉香在想什么,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自己與這個美女恐怕無緣了。他雖然喜歡美女,但卻一向奉行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這條真理。當然,小舞、寧榮榮和朱竹清在他眼中不只是女人,也是兄弟。 再次坐到酒桌上,唐三發現,白鶴的酒量與泰坦和牛皋是不能比的,也沒用大碗喝。酒菜雖然很好,但從一坐上酒桌,他就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還不時看向自己。 此時唐三已經從心中的感動中漸漸恢復過來,情緒也逐漸恢復了興奮。至少,他可以肯定,小舞真的沒死,而且一直都和自己在一起。水融的在一起。這就足夠了。只要她還活著,還真實的存在。自己就一定會將她復活。 “白鶴前輩,我敬您。”唐三端起面前的酒杯,向白鶴示意。 白鶴在牛皋的特意安排下,左邊坐地是泰坦,右邊就是唐三了。 與唐三喝了一杯,白鶴輕嘆一聲,道:“當今天下,真是一代新人換舊人了。從你這年輕人身上,確實折射出我們這些人已經老邁。今后的魂師界。是你們這些年輕人的天下了。” 唐三微微一笑,道:“前輩。我也不瞞您。我的父親名諱是唐昊。” 白鶴的身體驟然一僵,猛的抬起頭,看著唐三的目光也驟然變得凌厲起來。唐三依舊是一副怡然自若的優雅。并沒有因為白鶴情緒上的變化自己有什么反應。 白鶴目光再轉向牛皋和泰坦,“你們是知道地。對不對?” 牛皋點點頭,“他是泰坦帶來的,剛開始,我和你地反應一樣。不過,這小子雖然來自昊天宗,可是他代表的只是自己,并不是代表昊天宗而來。而且他的唐門也永遠不會并入昊天宗之中,是單獨存在的。坦白跟你說吧,我和老猩猩都已經決定帶領自己地宗族加入唐門之中了。唐門暗器你也看到了。以后這就是宗門的主營。老猩猩負責制造,我負責建設宗門。怎么樣?老白鳥。你也帶著敏之一族來吧。要是唐三虧大你,我們也不會答應啊,有什么不順心的,咱們還隨時可以罷手不干。還有比這再優厚的條件么?這宗門根本就相當于是咱們自己的。而且,剛才我說的也不都是騙你。昨天呼延震帶著他象甲宗的人剛來過,我這御之一族也干不下去了。正是因為他們的到來,才讓我下定決心。我們年紀都不小了。現在我們還活著,勉強能帶領宗門混口飯吃。可是,你就想看著我們單屬四宗族漸漸沒落下去么?實話實說,我們單屬四宗族都不適合單獨生存。優缺點都太明顯了。這唐門。就相當于是我們四宗重新結合在一起,唐三宗主就是我們的粘合劑。” 白鶴聽著牛皋地話。不禁雙眉倒豎,“好哇,你們兩個老東西,剛才是故意給我下套的,居然一起騙我。” 牛皋和泰坦不禁都笑了。泰坦道:“你這人一向傲氣地很,不給你點心理落差,你能那么容易接受么?老白鳥,我們兄弟已經多少年沒有生活在一起了?少主的性格我很清楚,他的天賦你也看到了。相信你也發現,為什么少主出身昊天宗而武魂不是昊天錘呢?并不是他沒有繼承昊天宗直系血脈,而是因為,少主本身乃是雙生武魂。只要我們好好輔佐他,未來的少主一定會帶領我們唐門在魂師界打出一片自己的天地。武魂殿固然強大,可是,我們只要背靠兩大帝國,根本就不需要怕他們什么。來吧,老白鳥,你們敏之一族不是渴望強大么?有了咱們唐門的暗器做保證,還怕實力不會增加么?今天你看到的這些暗器還只是最基礎的,以后我們還會有更加厲害的暗器制造出來。” 白鶴被這一連串消息沖擊的有些難以消化,猛地干掉面前地烈酒,看看牛皋,再看看泰坦,一時間眼中神色依舊有些猶豫。 他并不是信不過牛皋和泰坦,大家都是老兄弟了,他們先前雖然騙了自己,但也是好意,可是,他卻不得不考慮到一些其他因素。 “這件事,老楊知道了么?”白鶴沉聲問道。 牛皋和泰坦對視一眼,泰坦道:“他還沒來,老山羊來了我們也會盡量爭取他的。只是以他那脾氣,還真不好說。少主不論怎么說也是出身于昊天宗,老山羊對昊天宗地怨念太深了。恐怕不好說服。” 白鶴嘆息一聲,道:“我明白,你們也都是好意。我們敏之一族也確實很艱難。但是,老山羊對我有恩,這些年來你們不知道,他們破之一族的收入是最大的,老山羊一直在支援我。才能令我保留下這最后一絲尊嚴。如果老山羊和他的破之一族不加入,我絕不能獨自而去。” 在單屬四宗族的四位族長中,泰坦和牛皋的感情最好,而白鶴與破之一族的族長關系更加親密一些。而破之一族族長為人孤僻,不太和泰坦、牛皋的胃關系雖然也過得去,但也算不得太親切。 一聽白鶴這話,兩位老族長的眉頭都皺了起來。白鶴的心情他們能夠理解,可是,如果就這么放棄了,他們也實在有些于心不甘。很明顯,白鶴是動心的。唐門暗器對他的吸引力相當大。還有他們這些老兄弟的存在。 正在這時,唐三開口了,“白鶴前輩,那這么說,如果破之一族同意加入我們唐門,您也會帶領敏之一族加入了?” 白鶴看了唐三一眼,思索半晌后,道:“如果你們能說服破之一族。那么,我還有什么可說的呢?難道我們敏之一族還能單飛么?只是,年輕人,不是我沒提醒你。老山羊那家伙可不像老猩猩和老犀牛這么好說話。我最了解他,他不但為人孤僻,而且剛愎自用。要不是如此,或許當初破之一族的損失也不會那么大。想要說服他,絕非易事啊!” 唐三想了想,道:“這件事就交給我吧。我會盡可能的說服破之一族加入。如果真的成功了,單屬四宗族就又可以團聚在一起了。” 在單屬四宗族中,通過泰坦的介紹,唐三最看重的就是力之一族和破之一族。力之一族的鑄造,破之一族的制藥,都是唐門最需要獲得的支持。所以,對于破之一族他勢在必得。他也想好了要如何征服那對昊天宗擁有最大敵意的種族。 泰坦和牛皋也不明白唐三為什么這么有信心,他們可都知道,那只老山羊絕非實力就能征服的。 話都說開了,唐三又向白鶴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唐門未來發展的方向。并且詳細的介紹了一些唐門暗器的特性。令白鶴對唐門的了解深刻了許多。期間,唐三表示,愿意將自己閃躲白沉香追擊時所用的鬼影迷蹤步傳授給敏之一族。令白鶴心情好了許多。就只剩下對破之一族的擔心了。從表面上來看,他基本已經傾向于加入唐門。 盡管敏之一族沒有玄天功打底,但他們在速度上的優勢實在太明顯了。唐三只需要將鬼影迷蹤步的一些技巧傳授給他們,就足以產生作用。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眾人帶著各自不同的心情回房間休息。臨出餐廳之前,白鶴叫住唐三。 “唐宗主,還未請問,你今年貴庚?” 唐三愣了一下,“晚輩今年二十歲。” 白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這才帶著一臉吃驚之色的孫女白沉香走了。 喜歡斗羅的朋友們,請砸票支持小三吧,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動力,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