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4)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4)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4)     

斗羅大陸179 唐三第六魂技虛無爆殺八段摔

不是唐三不想使用攻擊威力更強的藍銀霸王槍,實在是因為他根本沒有時間去凝聚藍銀霸王槍,盡管那個時間已經縮短了很多。可是,他無敵金身的時間也只有三秒而已。不需要釋放魂技,且攻擊力相當強橫的昊天錘就是最好選擇。 昊天錘飛出,前端白光暴閃,殺神領域在唐三這視死如歸的一擊中已經產生了最大威力。 楊無敵的攻擊雖然極重氣勢,但在這一刻,他也不能不退。昊天錘或許不足以威脅到他的生命,但是那八根令他也會產生寒意的八蛛矛卻可以。那是一種直覺,魂斗羅級別高手的直覺。 因此,楊無敵在一瞬間做出了對他來說最正確的選擇,右掌猛的擊在自己的破魂槍上,令他的攻擊并沒有因為自己與槍的脫離而減弱,同時自身也在這強烈的反作用力下驟然飛退。從戰斗開始到現在,這還是楊無敵第一次退卻。當然,也正是因為選擇了退卻,他成功的躲開了八蛛矛的穿刺。 雙掌在胸前合攏,身在半空中的楊無敵聚集全力去抵擋飛來的昊天錘。 器魂真身在威力上或許比武魂真身要強,可是,器魂真身卻沒有武魂真身的優點。增幅幾乎全都是在器武魂上,失去了破魂槍的楊無敵,此時乃是用他的正面承受昊天錘的攻擊。 冰冷到極致地穿刺氣息首先侵襲了他的身體。楊無敵只覺得全身一冷,一股充滿暴戾地寒意透體而入。沒有破魂槍在手,他也無法阻止這股殺意在自己體內的蔓延。而下一刻,昊天錘已經重重砸在了他的雙掌之上。 在巨力的作用下,楊無敵的手掌直接砸在了自己胸口上,胸前一悶,整個人倒飛而出,身在半空中已是鮮血狂噴。不過,他也算是勉強擋住了唐三這孤注一擲的攻擊。 可也就在楊無敵被昊天錘重創的同時,唐三的無敵金身時間也已經到了。 金光收斂。沒有了無敵金身的保護,唐三才真切地感受到了破魂槍攻擊的恐怖。噗的一聲。血光迸發,那粗大的破魂槍就那么從唐三右胸處穿透而過,長達丈二的恐怖長槍竟然完全刺穿了唐三的身體,再持續飛遠,沒入他背后地墻壁中消失不見。 唐三的身體搖晃了一下。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空中的昊天錘也隨之消失了。 “少主。”泰坦大踏步的超唐三奔來。可就在這時候,兩種極其濃重的光彩同時從唐三身上升起。 濃郁的藍金色光芒,從唐三右腿處攀升,瞬間籠罩了他整個身體。與此同時,唐三地左臂處紅光驟然爆發而出。伴隨著同時出現的,還有無數蔓延而出的藍銀皇。 唐三并沒有釋放自己的武魂,在令他窒息的痛苦中,他也根本無法做到這一切,此時因為右胸的貫通傷,他連呼吸都已經成了問題。可就在這種情況下,他的藍銀皇竟然自行出現了。 六個魂環重新附體,那排在最后,閃爍著妖異光彩的十萬年魂環驟然光華大盛。 虛幻的粉紅色身影就在那光環中悄然透出。下一刻,她已經沖到了飛退地楊無敵身前。^^^^ 是的,那是小舞的幻影,盡管唐三一直克制著不釋放自己這第六魂環,可當他受到如此重創的時候,他大量消耗后的精神力已經無法壓制住小舞靈魂的沖動。所以,他的第六魂技小舞出現了。 剎那間,唐三的身體隨之變得虛幻起來,原本噴射的鮮血頓時在虛無狀態下止住。 半空中出現的小舞,早已沒有了昨日面對白鶴時那種柔美。俏臉含煞。那虛幻狀態下地她,竟然散發著強烈地冷意和殺機。 猛一甩頭。修長烏黑的蝎子辮已經纏繞上了楊無敵地脖子,而此時,楊無敵還處于被昊天錘擊飛的狀態,帶著幾分眩暈。 小舞一只腳蹬在他的后腰上,以腰力帶上身,脖子向后揚起,腳向前一送,楊無敵的身體就已經飛到了空中。看到這熟悉的一幕,唐三也覺得不可思議起來。他終于明白自己的第六魂技小舞的全部能力了。虛無加上眼前這狂暴的近身八段摔。 蝎子辮悄然脫離,小舞幻影般的身姿已經追上了被甩到空中的楊無敵。化為唐三第六魂技后的小舞,不但八段摔的威力沒有減弱,反而還有所增強了似的。楊無敵竟然被她之前那一甩直接沖入空中,重重的撞擊在房頂,再反彈而下。而小舞也就在他剛剛反彈的瞬間追了上來。 粉紅色的身影出現在楊無敵下落的必經之處,雙手直接抓住他的腰間,小蠻腰就像折斷了一般帶著楊無敵的身體瞬間向后旋轉,此時的楊無敵雖然想要反抗,可是剛才與房頂的撞擊令他出現了持續眩暈的效果,除了天旋地轉的感覺以外,他也只能重新召喚出自己的破魂槍。 小舞就那么抓著楊無敵腰間的衣服,足足在半空之中旋轉兩周,當她落向地面時,在腰弓作用下的急速旋轉帶著楊無敵的身體以一種驚心動魄的呼嘯聲砸向地面。楊無敵想用破魂槍去支撐地面,可是,此時在急速旋轉中的他,還怎么看的清哪里才是地面呢? 目瞪口呆的泰坦三人幾乎同時閉上了眼睛。這種凌空劫殺盤旋摔的力氣可想而知,楊無敵今天也算是倒霉,他重創了唐三,無疑也徹底激怒了小舞的靈魂,令小舞化身的這第六魂技全面爆發。化為魂技后,小舞八段摔的每一下都附帶眩暈效果。因此,只要被她抓到。幾乎就很難有閃躲地機會。而這個魂技對唐三的魂力消耗微乎其微,消耗地只是小舞的靈魂而已,每一次施展,她的靈魂力都需要經過十二個時辰的休息才能夠完全恢復。也就是說,在不傷害小舞的靈魂的前提下,這個魂技唐三一天只能使用一次。 楊無敵現在所能做的,就只有勉強將魂力遍布全身,護住自己的身體。而就在下一刻,劇烈的震蕩卻已經將他提聚地魂力震散。畢竟。這位破之一族的族長并不擅長防御。 轟,楊無敵的身體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小舞是將他身體平拍向地面的,完全是五體投地的接觸,楊無敵悶哼一聲,鼻血橫流。整個人都被摔地有些懵了。眩暈效果再次降臨。可是,這才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小舞毫不停頓,雙手按在楊無敵腰間一個后手翻,雙腳直接夾在他頭顱兩旁,帶著他的身體向前直接摔出,手是松開了。但腳卻能夠發揮更大的力量,楊無敵的身體在小舞的雙腳帶動下,隨著小舞本身的又一個后手翻,整個人被掄了起來再次重砸在地面上。 借助這第二摔地反作用力,小舞倒翻而回,將楊無敵砸回到之前的位置。此時這位破之一族的族長,就像是被小舞用腳掄起的麻袋,一共六下,前后各三。砸的他全身骨骼不斷發出噼啪之聲。 泰坦、牛皋、白鶴,三位族長看著眼前這一幕,不約而同的吞咽了一口唾液。他們完全能夠想象的出此時楊無敵身體所受到的沖擊力。除了牛皋還有幾分自信能夠不被這種程度的摔擊打傷,連泰坦也自問要倒霉。 楊無敵地鮮血都已經飛濺到了他們的腳邊。終于,當小舞又一次把楊無敵的身體甩起的時候,沒有再直接摔向地面,而是甩向半空之中,六連摔才算是結束,加上最初那凌空劫殺盤旋摔,已經整整七下。 小舞又一次跳了起來。追上半空中楊無敵身體的同時。雙腳再次夾在他的脖子上。 “小舞,手下留情。”唐三焦急的大喊聲拯救了楊無敵。半空中的小舞朝著唐三看去時。目光中的煞氣頓時化為了柔情。夾住楊無敵脖子處的雙腳松了開來,右腿下劈,直接將他砸回地面,而她自己則如同乳燕投懷一般,撲到唐三身前。 砰 可憐地楊無敵再次砸在地上,此時地他,已經是鼻青臉腫,如果不是他有八十多級的魂力不斷重復著護體地過程,小舞又沒有完成八段摔最后一下那恐怖的一千零八十度凌空旋轉暴殺摔。他就算不死也要丟半條命了。要知道,化為魂技后,小舞的八段摔百分之七十的攻擊力,都在不斷積蓄后的最后一摔上。前面七摔,只是盡可能的破掉對手的防御效果而已。 此時的場面已經完全超出了所有觀戰者的意料之外,倒在地上的楊無敵完全昏迷,而那受到近乎致命傷的唐三卻好好的站著。如果說楊無敵被摔到昏迷令人震驚。那么,唐三此時身上發生的一切,就令所有人充滿了驚駭。 身體進入虛無狀態后,他的傷口處不再噴血,而那從右腿處蔓延到他胸前的藍金色光芒迅速蔓延到他整個貫通傷的傷口處。緊接著,在那藍金色光芒的刺激下,能夠清晰看到,唐三傷口處的肌肉在不斷的蠕動中飛速生長,以一種奇異的方式,他那傷口竟然快速愈合著。 當唐三大喝,阻止小舞完成八段摔的最后一下時,他右胸處的傷口竟然已經完全愈合了,就連皮膚下的骨骼也漸漸隆起。除了衣服上的破洞無法彌補之外,此時的他,看上去傷口處竟然沒有一絲痕跡。仿佛之前那破魂槍并非從他胸前穿過似的。虛幻的小舞看著唐三有些責怪的眼神,再看看他胸前愈合的傷口,抬起右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做出一個松了口氣的動作,向唐三嫣然一笑。再抬手指了指他腰間的如意百寶囊,身形一閃,這才融入唐三身上的第六魂環消失不見。 唐三如此重創,為什么會這樣快速地愈合? 小舞賦予唐三的十萬年魂骨擁有兩個霸道地技能。瞬間轉移加無敵金身。而唐三的十萬年魂骨可不止這一塊,他的首先得到的。乃是母親遺傳給他的藍銀皇右腿骨。 要知道,唐三的母親乃是進入成熟期后才向唐昊自殺獻出魂環的。她的魂骨品質又怎么會比小舞差呢?這就是除了飛行技能之外,藍銀皇右腿骨隱藏的另一個技能。 這個名字是唐三起地,不久之前,他就已經發現了藍銀皇右腿骨這第二技能。否則的話,他又怎么會為了收服破之一族而將自己處于有可能被擊殺的情況下呢? 不過,就連唐三自己也不知道藍銀皇右腿骨附帶的這個技能最大的修復效果能夠達到什么程度。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在藍銀領域和充滿藍銀草地地方,對這個魂技發揮都極為有利。 此時。雖然他臉色依舊是一片蒼白,元氣也有了不小的損傷。但是,和貫通傷相比,這些又算什么呢?只需要休養幾天,身體狀態也就能自行恢復了。 楊無敵帶來的兩名青年已經搶到了他身旁將他扶了起來。幸好,楊無敵的魂力強悍。雖然被摔的七葷八素,之前又被昊天錘震傷。但至少骨骼還沒什么大問題。內傷就難免了。 兩名青年一個扶著楊無敵坐回位置,另一個飛快的從懷中取出一個瓷瓶,倒出幾粒藥丸塞入楊無敵口中,再從自身地魂導器中取出清水送服下去。 唐三響起小舞臨走時指向如意百寶囊的動作,以為她是讓自己吃些固本培元的藥物。再看到楊無敵吃藥,他也下意識的探手入如意百寶囊之中,龍芝葉還有些剩余,吃個一片也足以幫他快速恢復元氣了。 但是,當唐三的手探入自己的如意百寶囊時,表情卻在一瞬間變得古怪起來,幾乎是如同觸電一般,飛快的把手收了回來。 泰坦已經大步來到唐三身邊,牛皋和白鶴則聚集在楊無敵那里。用魂力幫他催動藥力。泰坦看到唐三突兀的動作趕忙問道:“少主,你沒事吧?” 唐三搖搖頭,向泰坦道:“前輩,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等楊無敵前輩醒來,麻煩您轉告他,下午我希望能和他好好談談。” 看著唐三蒼白的臉色,泰坦趕忙點點頭,“我送你回去吧。” 唐三搖頭道:“不用了。楊無敵前輩恐怕受了些內傷,您還是留下來吧。我沒事地。您也看到了。”說著。他還指了指自己胸前原本是貫通傷的位置。 泰坦的目光頓時變的古怪起來。他當然能看得出,唐三的傷口神奇愈合絕非魂技效果。不是魂技。那自然就是魂骨了。魂骨的技能對于任何魂師來說都是禁忌,他雖然心中極度好奇,可也不好多問。 馬紅俊可就沒有泰坦那么多顧忌了,唐三拒絕了泰坦護送,胖子卻早已經攙扶住了唐三的手臂。護著他走出會客廳,腳才一踏出門口,就忍不住向唐三問道:“三哥,你那傷口是怎么回事?剛才嚇死我了。” 唐三微微一笑,用傳音向胖子道:“那是魂骨技能,我給它起名字叫: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唐三和馬紅俊前腳剛走,下一刻,楊無敵哇的一聲,吐出一口紫黑色的淤血,長吁口氣,這才從昏迷中清醒過來。 破之一族煉制的藥物相當不錯,此時他雖然依舊五內如焚,全身更是充滿了酸痛地感覺,但總算是穩住了傷勢。 剛剛睜開雙眼地楊無敵,先是看了一眼之前唐三所在的位置,他能看到地自然只有一地鮮血,發現唐三不在后,他的目光化為了呆滯,怔怔的看著前方一言不發,但從他那有些顫抖著的雙手就能看出此時他心情的復雜程度。 泰坦、牛皋、白鶴三人很有默契的沒有去打擾他,白鶴依舊不斷將自己的魂力注入楊無敵體內,幫他梳理著散亂的氣息。 良久,楊無敵呆滯的目光逐漸黯淡下來,強忍著身體的酸痛站起身,阻止了白鶴魂力的繼續輸入。這一刻。他仿佛老了十歲似地,臉上的傲氣已經完全被黯淡所代替。 白鶴還是忍不住開口了。“老山羊,你不需要氣餒,換了我們幾個,結果也不回有什么兩樣。更何況,你還沒有用出自己地第八魂技。是因為你手下留情,才給了他機會。” 楊無敵向白鶴擺了擺手,“你不用安慰我了。輸了就是輸了。難道我還會不認么?”一邊說著,他從自己魂導器中快速的拿出幾個藥瓶遞給白鶴。 “幫我拿著,必須趕快給那小子致傷。帶我去看看他。被破魂槍貫通。如果不好好治療,會有后遺癥。” 白鶴并沒有接楊無敵遞來的藥瓶,三位族長的神色也頓時變的古怪起來。 楊無敵心中一驚,看向白鶴道:“難道他死了?可我分明看到他被貫通的是右胸。只要不是失血太多,還有的救啊!” 牛皋苦笑道:“那小子的能力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多。你被摔地時候,他的傷口就已經自行愈合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傷他早已經預料到了,所以才肯和你正面碰撞。” “自行愈合?”楊無敵手一抖,幾個藥瓶頓時朝地面落去。幸好白鶴反應快,順手一抄,將其接入自己的掌握之中。這才沒有浪費了藥物。 楊無敵嘴角流露出一絲苦澀,“看來。我輸的還真是徹底啊!那小子提了什么條件?” 泰坦道:“唐三沒說。他先去休息了。他只是讓我轉告你,讓你先休息,下午他希望能和你好好談談。” 楊無敵苦澀的一笑,“看來,我真地是該休息了。苦練攻擊一生,卻輸給了一個六十多級的年輕人,走吧,帶我去房間休息。” 兩名破之一族的弟子趕忙從兩旁攙扶著他,蹣跚著向外走去。牛皋親自引著他們去休息了。 泰坦和白鶴對視一眼,白鶴嘆息道:“這一戰,不僅是摔掉了老山羊的倔強,也摔破了他的自信。” 泰坦點了點頭,“對他來說,打擊是沉重了一些,但從某種角度來考慮,也未嘗不是件好事。畢竟,老山羊的那種心態本就是不好地。” 白鶴臉上流露出一絲微笑,“看來。這一次我們單屬四宗族真的要重聚一堂了。接下來。就看我那外孫怎樣來說服楊無敵了。我相信,他有那樣的口才。” 泰坦沒好氣的道:“老白鳥。我發現了,我們幾個里面,其實最狡猾的就是你這個家伙。昨天還裝模作樣的,其實,你聽說唐三的身份時,就已經愿意了吧。” 白鶴哈哈一笑,道:“你才裝模作樣呢。我外孫有本事,我高興的很。開始的時候,我也不知道他是我外孫啊!我發現,我已經開始有些憧憬唐門地未來了。至少,我們敏之一族不需要再為了生活而擔心。” 馬紅俊一直送唐三回到房間,在唐三一在肯定自己不需要人護法后,他才離去。 唐三沒有急于修煉,他此時的表情顯得很怪異,低著頭,一瞬不瞬的看著自己腰間懸掛的如意百寶囊。 此時此刻,他甚至顧不上去思考下午該如何去說服楊無敵。 如意百寶囊中的情況唐三再清楚不過。憑借著過人的記憶力,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每一種藥物放在什么地方。小舞的本體則被他單獨放在了其中一個空曠的空間中。 可是,就在剛才,就在他探手入囊準備取出自己龍芝葉來吃地時候,他突然發現,自己竟然摸打了一種特殊地柔嫩。絕不應該出現在如意百寶囊中的柔嫩。 如果非要形容地話,那種嫩滑宛如剛剛剝皮的荔枝,卻又不是荔枝那冰雪般的清涼,而是柔嫩的溫熱。是什么?究竟是什么突然占據了如意百寶囊中的這部分空間? 小心翼翼的探手入百寶囊中,再想去感受時,唐三卻發現,先前自己觸摸到的物體沒有了。一切似乎都恢復了正常。他頓時想起了小舞,趕忙將她從如意百寶囊中捧了出來。 兔子形態的小舞依舊蜷縮在一起沉睡著。身上那層霜霧般地氣體變得更加濃郁了,體內蘊含的龐大能量波動甚至在外界也能清晰地感覺到。是啊。吃過兩種頂級仙品藥草之后,要不是她那曾經修煉過十萬年的身體,恐怕早就已經撐爆了。 看著沉睡中的小舞,唐三心中卻多少有些失望,連他自己也不明白,在自己內心之中究竟冀望著什么。 唐三確實有些乏了,藍銀皇右腿骨那野火吹不盡,春風吹又生的技能他還是第一次體驗。感覺上,此時只有先前傷處依舊麻癢。而且感到很疲倦。與楊無敵一戰。他可以說是竭盡全力,手段盡出。最后還是因為小舞那特殊的第六魂技展現,這才搬回了局面。此時身心俱疲之下,匆匆吃了片龍芝葉,就躺在床上睡了過去。直覺告訴他,身體需要的恢復并不是修煉所能帶來的。只有完全放松的睡眠才能讓自身消耗的生命力和元氣迅速補充。 唐三地判斷自然不會有錯,雖然他本身是人類,但是繼承了母親的魂骨與武魂,令他已經擁有了部分藍銀皇那不死的特性。只不過現在他還沒能將藍銀皇右腿骨的全部威能開發出來,今日一戰,又不是出于大量藍銀草的簇擁之中。所以疲倦感才會如此強烈。 剛一進入睡眠狀態。唐三身上就開始散發出一層淡淡的藍光,這是藍銀皇自行發出地信號。藍銀領域在本能的驅使下無形散開。這個方位并不大,只有直徑一公里左右。在這一公里范圍內,所有生長著的藍銀草都會快速釋放出自己的生命氣息,注入到他們的帝王體內。而它們自身也會得到來自藍銀皇氣息的催化,擁有了進化地可能。 很久沒有睡的這么香甜了,意識完全沉浸在大腦之中,拋卻了對外界的感知。唐三的生命力以極其驚人的速度恢復著。而發生變化的,卻并不只是他一個。沉睡在他身邊的小舞。就在唐三修補自身的同時,變化也開始變得越來越大。 白霧籠罩的身體周圍不斷出現片片幻影,由于有白霧地籠罩,這幻影看上去并不明顯,只能隱約看到,那是一個人形幻影。雪膚、烏發。 白色的霧氣不斷釋放,漸漸的,整個房間都渲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白霧朦朧,隱約中,那不斷閃爍的虛幻漸漸變得凝實。而那原本蜷縮在一起的兔子卻與那虛幻融為一體。不斷的舒展著自己的身軀。整個房間中,都充滿了那種清雅的香氣。在這香氣之中,唐三睡得更沉了。 睡夢朦朧之中,唐三只覺得似乎有什么溫熱的東西貼在自己身上,柔軟如棉,偏又充滿彈性,翻身之中,下意識地將其摟入懷抱之中。繼續沉睡。夢里,他夢到了小舞,夢到小舞重新回到自己身邊,他們緊緊地擁抱著彼此。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外面傳來敲門的聲音。 “三哥,你好點了么?”馬紅俊地大嗓門在外面響起。 睡得香甜的唐三從睡夢中驚醒過來,這才驚訝的發現,外面似乎已經黑了。 “胖子,什么時候了?”唐三下意識的問道。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突然感到有些不對,因為他想要坐起的身體感覺很沉重,而且自己的右臂已經有些發麻了。意識朦朧中向懷中看去,幾乎只是一瞬間,他所有的睡意都如同潮水般退去。 馬紅俊在門外道:“已經是晚上了。三哥,吃點東西吧。那個破之一族的組長還等著你提出的條件呢。” 唐三這才反應過來,“胖子,你先過去,我,我馬上就來。” 馬紅俊聽出唐三的聲音有些怪異,但因為之前那一戰唐三消耗實在太大,他以為是身體狀況原因,也沒有過多的在意,答應一聲,轉身走了。 在馬紅俊離去的同時,唐三用力的掐了自己大腿一下,他整個人的身體都在微微的顫抖著。 很疼,這一刻他才完全確認,自己并不是在做夢。 唐三懷中,靜靜的躺著一個女孩子,身無寸縷的女孩子。 瀑布般的黑發幾乎覆蓋了她整個身體,裸露在外的肌膚則完全貼在唐三身上,就像一只小貓似的緊緊的依偎著他。 唐三麻木的右臂就是因為做了她的枕頭,她的頭埋在唐三懷中,看不到面龐。但那吹彈可破的柔嫩肌膚,卻足以令任何男人發瘋。 唐三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體溫正在急遽上升。他是個血氣方剛的正常男人,而且還是個處男,在如此情況下,本能的反應幾乎第一時間出現了。這也是為什么他的聲音變得怪異的原因。 唐三根本不知道這個女孩子是什么時候出現在自己懷抱中的,睡的實在太沉了。難道是牛皋安排的?不,這不可能。牛皋族長不是這種人。而且自己剛受到創傷,他怎么會安排女人給自己呢?可是,如果不是他安排的,為什么在自己床上會多了一個人呢? 在進入睡夢的前一刻,唐三還感覺到外面來了四名御之一族的族人為自己守護門戶。有他們在,外人怎么可能輕易進入。 強烈的沖動不斷侵襲著唐三的心,他頓時警醒過來,絕不能讓征服了理智。更不能對不起小舞。他毫不猶豫的抽動自己的右臂,試圖將右臂收回來。而他身體這一動,懷中的少女似乎被驚醒了,嚶嚀一聲,緩緩抬頭。 與唐三貼合在一起的身體在動作中產生摩擦,又是一陣劇烈的刺激,可是,當那少女完全抬起頭,用她那雙充滿茫然和純凈的眼眸看著唐三時,唐三卻再也感受不到任何刺激的感覺,整個人大腦陷入一片空白。 那是一張宛如精靈般精致到極點的容顏,一雙烏黑的大眼睛中帶著幾分粉色,清麗無雙的絕色容顏不施粉黛,可一切卻依舊是那么的完美,更是那么的熟悉。 “小……舞……”充滿顫抖的聲音顯得有些嘶啞,只是一瞬間,唐三的眼睛已經完全變得紅了、濕潤了。 是的,那無比精致的容顏只屬于他心中的最愛。或許,在這個世界上還有能和她媲美的女子。可是,在唐三的眼中,她就是自己的唯一,無人可比的唯 原本想要掙脫開的手臂驟然收緊,將那一臉茫然無助的她緊緊的摟入自己懷抱之中,仿佛要將她與自身融合在一起似的。 盡管已經用力掐過自己,可唐三還是很怕,怕這是一個美麗的夢境。懷抱身無寸縷的小舞,他此時心中卻沒有半分邪念,只有濃烈到極致的愛…… 小舞的目光依舊是茫然而呆滯的,在唐三火熱的懷抱之中,白藕般的手臂緩緩抬起,很自然的摟住了他的脖子,臉上的表情多了分依戀,但眼神卻依舊是那么空洞。 “小舞……,小舞……,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么?為什么你那么傻,要用獻祭來救我。難道你認為,失去了你之后,我還有生存下去的么?如果不是因為你有那一線的機會,我已隨你而去。” 唐三的聲音充滿了哽咽,緊摟著那懷中的至愛,內心中最柔軟的地方不斷的顫抖著。嗅著小舞發間的清香,前所未有的呃幸福感充斥在全身每一個角落。他寧可時間永遠停滯在這一刻,永遠,永遠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