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4)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4)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4)     

斗羅大陸187 月黑風高殺人夜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第五百三十八章月黑風高殺人夜 一般來說,拍賣會的第一件拍品都會選擇中上等,而且最容易吸引人的物品來進行拍賣。因為這樣可以給整個拍賣會訂個基調,第一件拍品價格高,后面的拍賣物品價格自然也容易抬高。 “三萬。”寧榮榮第一次開口,就足以震懾全場。頓時,拍賣場鴉雀無聲。臺上的思迪也陷入了短暫的驚愕之中。他在臺上,對于第一排的客人自然能夠看的清楚。而樓高的身形那么怪異,他又怎么會認不出呢?而寧榮榮就坐在樓高的另一側。 思迪頓時心領神會,沒有像正常程序那樣故意拖延時間,而是快速的道:“八號貴賓出價三萬金魂幣。三萬金魂幣一次,三萬金魂幣兩次,三萬金魂幣……”正在他準備宣布這塊玄鐵成交之時,突然,一個聲音從后面響起。 “四萬。” 聽到這個聲音,唐三頓時皺了皺眉頭,他根本不需要去看,也聽出了這個人的身份。不是別人,正是昨天滾出去的那位武魂殿庚辛城主殿殿主,主教邁爾斯。 昨天,邁爾斯滾出去之后,嚇得屁滾尿流的跑回了主殿,在他看來,自己恐怕是要倒霉了,被武魂殿長老級別的強者看到自己那樣的一面,懲罰肯定會隨后而來。這種想法令他心驚膽戰的等了整整一天。可卻什么都沒發生。 邁爾斯的心這才活絡起來,暗暗猜測,看來,長老可能也只是路過而已。或許,長老就是為了與鐵匠協會談兼并的事情呢?既然沒來找自己,說明長老并沒有看責怪的意思。想到這些,他立刻有些會錯意了。今天這拍賣會他本就是準備來參加的。一個是看看長老們還在不在,另一個,也是順便給鐵匠協會找些麻煩,逼迫他們盡快妥協。無論從哪個角度考慮,他也不認為武魂殿的長老會真的站在鐵匠協會那一邊。他唯一沒想到的就是那長老根本就是假地。 淡淡的光芒閃爍,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冰冷的神光,他沒有吭聲,只是向寧榮榮擺了擺手。 寧榮榮有些愕然。但還是依照唐三的意思沒有再加價。 邁爾斯的報價成為了最終價格,四萬金魂幣,雖然這塊玄鐵在唐三眼中遠不止這個價格,可實際上,在鐵匠、鑄造根本不受到重視的斗羅大陸。這個價格已經算得上是天價了。 拍賣繼續。第一件拍品價格雖高,但最后的兩個價格卻有些突兀,不但沒能提升拍賣氣氛,反而有些打壓的感覺。之后地數件拍品都是成品。無非是一些武器之類的。成交價格都不是很高。 到了第五件拍品,才又是一塊稀有金屬。其價值不再玄鐵之下,乃是一塊精金,其價值之高,絲毫不在之前的玄鐵之下。重量也達到了五十公斤的高度。這塊精金的出現。無疑令拍賣會又進入了。 在唐三的示意下,寧榮榮再次出手。當價格飆升到兩萬金魂幣時,邁爾斯討厭的聲音又一次出現了。 “三萬金魂幣。” 低低的議論聲開始在拍賣場內響起,同一個號碼。兩次高價競拍稀有金屬,自然容易引起人地注意。 寧榮榮眼中流露出幾分怒意,剛想舉牌,卻又被唐三攔住了。唐三嘴唇嗡動,一縷聲音傳入寧榮榮耳中。他只說了一句話,寧榮榮的情緒很快就穩定下來。這塊精金也就以三萬金魂幣的價格與邁爾斯成交了。 邁爾斯正在暗暗得意,兩次打壓了拍賣會,等拍賣結束之后。他有的是辦法折磨鐵匠協會。譬如,以武魂殿的名義作為擔保分期付款,拿了東西以后,就一直拖延下去,拖延到武魂殿與自己妥協為主。類似地壞主意他早已裝滿了一肚子。 接下來,在幾件重量不是很大,或者不算過于珍貴的金屬上,寧榮榮成功競拍。唐三的意思很明確。只要是珍貴的稀有金屬。一律競拍。進行收購。 寧榮榮也遵照他地意思進行。很快,寧榮榮與邁爾斯。就成為了整個拍賣會上的焦點。成為了競拍成功次數最多的競拍者。 而且,凡是邁爾斯出價的時候,寧榮榮一律保持沉默,根本就不和他爭搶。這令邁爾斯也有些奇怪,不過他也無所謂,他都是專門找價格最高的東西進行競拍的。 終于,輪到最后一件拍品上場了。這次推上來的是一輛小推車,在紅布的覆蓋下,里面似乎籠罩著兩個人。鐵匠協會地拍賣會當然不可能競拍奴隸,這件拍品立刻就得到了所有人的注意。 當拍品擺好后,思迪深吸口氣,他當然也感覺出了今天拍賣會上的異常,但拍賣必須要進行下去,這關系到鐵匠協會的聲譽。 “下面,將競拍的拍品,是今天的最后一件,也是壓軸拍品。我想,我只用一句話就能夠說明它的份量。這其實是兩件單獨的拍品。它們地制造者正是我地老師,鐵匠協會會長,樓高神匠。” 此話一出,頓時全場嘩然。要知道,樓高成為神匠之后,已經很少出作品了。就算制造出來,也不會拿來拍賣。此時竟然出現了兩件樓高的作品,對拍賣熱情地觸動之大可想而知。就連邁爾斯也不禁愣了愣神。誰都知道。樓高的作品是絕對寶物。 思迪眼看場上氣氛已經挑起的差不多了,微微一笑,道:“好,下面我們先拍賣第一件。”一邊說著,他將那個高大一些的人形物品上紅布拉了下來。 那當然不可能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木質的人形架子,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人形架子上所支撐的拍品。 那是一套全身鎧,或者說,不能用鎧甲來形容,因為它看上去竟然又像是一件薄薄的衣服。 它通體呈現為深藍色。閃爍著幽幽金屬光澤,綿密的材質更像是衣服,那層淡淡的寶光哪怕是距離很遠也能辨別出來。整體設計沒有任何突出地地方,就像是一件貼身的衣服而已。 思迪目光有些癡迷的看著這件特殊的衣服,深吸口氣,道:“我的老師為它命名為八寶如意軟甲。它的強韌程度可以承受強攻系魂師第六魂技。最為神奇的是,它雖然是用金屬制造而成,但本身卻極具彈性。哪怕是一名獸魂師在使用武魂后身體暴漲一倍,它也可以隨之延展開來,達到同樣的防御效果。這件八寶如意軟甲乃是用八種不同金屬按照特殊配比融合而成地特殊可延展記憶金屬通過拉絲定型制造而成。目前為止,在鑄造界只有我的老師,神匠樓高閣下才有提煉這種金屬的能力。有了這件軟甲,就相當于有了自己的第二生命。我實在不想再多過多的介紹了,我用自己的生命、靈魂,以及所有的一切向各位貴賓保證。這絕對是一件神器級別的創造。這種金屬樓高神匠閣下研究了整整十年時間,又找到眾多稀有金屬經過無數次試驗才制造成功,底價二十萬金魂幣。現在大家可以出價了。” 唐三看向身邊地樓高,樓高卻已經閉上了雙眼,在那里閉目養神。似乎這拍品與他沒有任何關系似的。 延展記憶金屬,擁有彈性的金屬。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跡。以唐三對鑄造的理解他都無法明白樓高是怎樣做到的。而同樣身為神匠地泰坦則是一臉的欽佩,低語道:“竟然真的讓他研究成功了。看來,我已經不如他。” “五十萬金魂幣。另外一件我也出同樣的價格。一共一百萬金魂幣。我想,不需要再拍賣下去了吧。”邁爾斯這一次沒有等別人出價,而是直接封死了價格。 一百萬金魂幣,那絕對是真正意義上地天文數字,全場寂靜,而邁爾斯那黑袍隱藏下的面孔則充滿了得意。他已經想好了,拍賣會結束之后,就以籌款為名回武魂主殿叫人。帶上所有屬下蒙面強搶。本來他只是打算搗亂。可是,這兩件神器級的甲胄出現,卻令他大為動心。他已經想好了。毫無疑問,另一件軟甲應該是女式的。他準備進貢給教皇比比東,至于那件男士的,當然是自己留著了。他相信,自己有能力來掩蓋。有了這軟甲,他的實力無疑會增強一大塊。不需要擔心防御。在進攻方面自然能夠毫無顧忌。而有了向上面的進貢。說不定就能離開這座普通主城,提升職位。 樓高緩緩抬起頭。坐在他身邊的唐三明顯從這位神匠身上感受到了憤怒地情緒,拍賣會開到這種程度,對于邁爾斯這種毫無理性的出價誰都明白這家伙是來搗亂的。其他的拍品也就算了,臺上這兩件鎧甲可是樓高的心血。他怎容褻瀆? 拍賣會還要繼續下去,在邁爾斯出價后卻是沒有人能和他競爭,一百萬金魂幣這個數字,哪怕是在大陸上最頂級的拍賣場也不容易出現,更不用說是鐵匠協會這種并不受重視的拍賣會了。來到這里的都只是販賣金屬地客商而已,可沒有那種真正財大氣粗地人存在。也正是因為不可能遇到強勢的競拍者,邁爾斯才敢這么肆無忌憚。歸根結底,還是那句話,鐵匠這個行業在斗羅大陸上地地位實在太低了。 思迪勉強讓自己的臉上保持笑容,宣布邁爾斯競拍成功,同時也宣布了拍賣會結束。 樓高第一個站起身,大步走了出去,奧斯卡陪著寧榮榮去付錢,將他們拍得的東西先拿下來。唐三則默默的牽著小舞和其他人跟在樓高身后一起離去。 回到樓高的鑄造室,樓高的臉色已經陰沉的很難看了,時間不長,他最小的弟子思迪已經一臉憤怒的走了進來。 “太欺負人了。老師。那個競拍者是邁爾斯。這家伙說回去籌錢已經走了。”思迪因為憤怒,臉漲的通紅。顯然是氣憤到了極致。但在憤怒之中,也夾雜著淡淡的無奈。就算邁爾斯是來故意搗亂的,他們又能怎么樣呢?鐵匠協會與武魂殿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樓高的臉色已經變得鐵青,“把那兩套陰陽八寶如意軟甲收好。以后不要再拿出來拍賣了。武魂殿,好一個武魂殿……” 思迪在憤怒之后,臉上也多了一絲淡淡的憂慮。“老師,剛才邁爾斯臨走的時候說,讓我們把東西給他準備好,他稍后就拿錢來取。您鑄造地兩件神器,恐怕他不會輕易放過。我們是不是要想想對策?” 樓高猛的一拍桌子,“怎么?他小小的一個主教,難道還敢強搶不成?” 唐三開口了,淡淡說道:“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武魂殿在大陸上的地位。難道您還不清楚么?” 泰坦拍拍樓高的肩膀,“放心吧,老伙計。有我們在,絕不會讓他們搶走你的寶貝。我還沒來得及恭喜你,終于研究出了那種金屬。” 樓高眼中流露出一絲悲哀,“那又有什么用呢?依舊要任人擺布。唐三說得對,恐怕這邁爾斯是要來強搶的了。泰坦,我知道你地實力。可是,你能幫我抵擋一次,卻不能永遠幫鐵匠協會抵擋下去。就算你肯一直留下來,我們與武魂殿之間的差距也是不可逾越的。” 唐三道:“前輩,這件事交給我吧。至少看到你那兩件神器的武魂殿中人。就只有庚辛城武魂主殿這些而已。” 樓高的瞳孔略微收縮了一下,“小子,你是什么意思?” 唐三微微一笑,但他笑容中包含的那絲冰冷卻令樓高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前輩加入唐門。這就算是唐門送上的一份禮物吧。”說到這里,他地聲音略微停頓了一下,身上釋放出的寒意明顯變得強烈起來,冰冷如實質般的殺機彌漫在整個鑄造室。七個字一字一頓的從唐三口中吐出,“月——黑——風——高——殺——人——夜——。” 思迪對唐三他們還不算熟悉,但在如此充滿殺機的氣氛中聽到唐三說出這句話,頓時感覺到震驚和寒意。不知道為什么,雖然眼前地這個人如此年輕。可他說出的話卻充滿了令人信服的感覺。 樓高眼神中也多出了幾分凌厲,他雖然沒有戰斗力,但也畢竟是一名魂圣級別的強者,面對唐三地殺機,只有熱血沸騰的感覺,“好,你幫我干掉他們,今天武魂殿那些人拍得的拍品。我都按起拍價賣給你們。” 唐三眼中光芒大放。“包括那兩件神器?” 樓高眼中流露出一絲猶豫,但他還是點了點頭:“包括。至少你們得到了。我還能經常看的到。我也相信,你們會讓我的作品發揮出應有的作用。” 馬紅俊嘿嘿一笑,道:“老樓,我還以為你會不要錢,白送給我們呢。” 樓高狠狠的瞪了胖子一眼,“放屁,你當我們鐵匠協會是善堂么?” 這時,寧榮榮和奧斯卡也已經回來了,正好聽到唐三剛才說出的七個字,兩人都沒有多說什么,這本來也是他們已經計劃好地。寧榮榮上前從唐三手中接過小舞的手。而奧斯卡則從身上摸出十余根各種香腸遞給了唐三。 唐三呵呵一笑,道:“好久沒有吃你這大香腸的感覺了。小奧,你的復制鏡像腸我們普通魂師吃了有沒有用?” 奧斯卡搖搖頭,道:“我也沒有試過,不過想來應該是有用的,至于能發揮出多少我就不清楚了。還有可能與你自身魂技產生沖突。所以我不建議你使用。等我們回去后倒是可以試驗一下。” 唐三點了點頭,心中已經有所打算。每一名魂師的武魂都有自己的特點,特點不同,擅長的方向自然也有所區別。奧斯卡復制鏡像腸地出現,無疑就打破了魂師本身只能依靠自己武魂地規則。在遇敵對戰之時,如果能夠出其不意的使用出對方意料之外地魂技,就算威力不強,也必然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不過,這也只能回去再去實驗了。 眼看著唐三和馬紅俊走出大門,樓高不禁疑惑的看向泰坦:“你不跟他們一起去么?” 泰坦微笑道:“老伙計,你對少主的了解太少了。論魂力,我確實要比少主高上不少。可要是論整體實力。少主卻要在我之上,而殺人的手段,我更是拍馬難及。你等著聽好消息吧。” 樓高震驚了,他突然發現,在自己心中,那個叫唐三的青年身上已經籠罩上了一層濃濃的神秘色彩。 出了門,馬紅俊立刻湊到唐三身邊,低聲道:“三哥。要不要我給你塊黑巾蒙面?” 唐三瞥了他一眼,“胖子,你準備地挺齊全啊!” 馬紅俊嘿嘿一笑,“這幾年我在外面游歷,不準備的全面一些怎么行。總有不能隨便露面的時候,你說是吧。” 唐三似笑非笑的道:“是偷雞摸狗的時候吧?還是你去釋放邪火的時候?” “呃……”胖子有些尷尬的看著唐三,“三哥,為什么你總能猜到。讓我有點自己的秘密好不好?” 唐三沒好氣地道:“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還不知道你么?我們這次可不是去偷雞摸狗,露面又如何,只要看到我們的人都離開這個世界,還用怕身份泄露么?” 唐三的聲音只有馬紅俊能聽到。但在這一刻,從唐三那平靜的話語中他已經聽出了很多東西。回想起那天邁爾斯想要調戲小舞時唐三平靜眼神中的寒意波動。胖子暗暗的長出口氣,武魂殿以后要倒霉了,哪怕是直接得罪三哥。也比傷害到小舞對唐三的刺激小。作為史萊克七怪之一,他又怎么會不知道小舞乃是唐三的禁臠呢? 小舞因為武魂殿地行動獻祭而死,好不容易復活了,又被這里武魂殿一個主教調戲,唐三要是還能壓制住自己的怒火那才怪呢。 濃濃的夜霧在空氣中彌漫,遮住了皎潔的月光,空氣有些冷,也有些靜。兩道身影就這么在寂靜的夜空中朝著一個方向而去。 正走著。唐三突然停下腳步,“看來,我們不需要走地那么遠了。” 馬紅俊立刻會意過來,兩人,側身隱蔽在旁邊的陰暗處。 時間不長,遠處漸漸傳來嘈雜的話語聲,只見一行幾十人,正朝著他們這邊的方向走過來。為首地。正是那天調戲過小舞的邁爾斯。在他身后,也全是武魂殿裝束的魂師。 唐三靜靜的站在角落中。右手按在胖子的肩膀上,傳音道:“庚辛城武魂主殿的魂師應該都在這里了。為了神器,他們這是傾巢而出。你直接去武魂主殿那邊,從外面放火。如果遇到魂師,只要對手實力不強,殺無赦。如果沒有,就燒了他們的老窩。” 胖子看著正在不斷接近的武魂殿魂師們,低聲道:“那這些人……” 唐三嘴角處流露出一絲邪異地微笑,“他們就交給我了。” 馬紅俊沒有多說什么,帶著點憐憫的目光看了一眼那些魂師們,轉身悄悄的隱沒在黑暗之中消失不見。 “主教大人,我們這次搶奪鐵匠協會的東西,會不會有麻煩?畢竟,在庚辛城鐵匠協會的地位還是很高的。”一名魂師有些擔憂的說道。 邁爾斯冷哼一聲,“你懂個屁,能有什么麻煩?誰會把鐵匠協會這種垃圾協會當回事?別忘了,我們隸屬于神圣的武魂殿。天下霸主武魂殿。我們所做地一切,都是為了武魂殿更好地發展。鐵匠協會拒絕成為我們武魂殿的一部份,他們必須要受到教訓。就憑他們那幾個低等級魂師,還都是武魂很普通地低級魂師,又怎能阻止我們?我們魂師的地位,是任何職業都不能比的,任何其他職業,都應該為了我們魂師而服務。鐵匠協會的東西提供給我們,那是他們的榮幸。” 剛說道這里,邁爾斯臉上的猥瑣突然凝固了,不光是他,所有在場的魂師突然都感覺到了一股來自于靈魂的顫抖。這一刻,他們突然發現,自己似乎與外界完全隔離了。就被那強烈的寒意所隔離。一絲絲來自內心深處最脆弱地方的抖動令每個人眼中都流露出一絲駭異。 “啊——”一聲慘叫從隊伍最后方傳來。眾人像是受到了極度驚嚇的兔子一般,飛快的轉身向后。一名實力不強的魂師已經緩緩的倒在地上,眼神中充滿了極度地驚恐。雙手捂著自己的咽喉,鮮紅的血液宛如一條條小蛇般不斷從他的指縫中鉆出。能夠清晰的看到,一柄薄如蟬翼。長約七寸的柳葉刀正好從他的喉結處刺入。 空氣似乎變得更靜了,也更冷了。邁爾斯色厲內荏的大喝一聲,“什么人?滾出來。大家釋放武魂,小心戒備。” 在他地提醒中,這些從未蒞臨過真正戰場的魂師們才醒悟過來,幾乎是慌張著快速釋放出自己的武魂。一時間,華麗的彩光大放,魂環的出現似乎在驅除著這些魂師們心中的恐懼。聚集在一起,似乎連身上那股刻骨銘心的寒意都已經漸漸淡化。 可就在這時候,不知道是誰大叫了一聲,“在那邊。” 順著叫聲,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著黑暗中地一個方向看去。一道黑影漸漸的變得清晰起來,他的步伐是那樣的自然,每一步邁開距離竟是驚人的相似。 夜黑風高,很難看到他地相貌。只能從體態上分辨出那是一個男人。 不需要邁爾斯招呼,幾乎所有人都開始釋放自己的魂技,宛如鋪天蓋地般朝著那個黑影出現的方向釋放而去。當然,這些魂師釋放的都不是自己最強地魂技,因為他們還要為了自己保命考慮。人性是自私的。尤其是他們這些養尊處優的魂師,誰也不想成為下一個死者。 可是,就在他們的攻擊爆發同時,那道黑影卻悄然消失了。沒有任何預兆的。就那么消失了。從他身上,來自庚辛城武魂主殿眾多魂師的攻擊,在一陣劇烈的轟鳴中爆發,一些實力弱的魂師甚至沒有發現那道黑影消失,還在為目標被命中而沾沾自喜。 清冷地身影在武魂殿魂師們身上的魂環光芒照耀下在地上拉長,站在后排的一名大魂師突然感覺到身上微微一麻,緊接著,他清晰的看到。一個尖銳的錐形物體從自己胸前透出。他想要吶喊,可是卻發現,自己卻連一絲聲音都已經無法發出。 并不疼痛,只有無盡的麻痹,麻痹的哪怕他那已經張大的嘴卻無法發出一絲聲音。在陷入一片黑暗前,他最后地感受,就只有自己地一切都在被什么東西吸扯著、吞噬者。 倒下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那修長清冷地身影就站在他們背后。不知什么時候突出體外的八根長矛中的兩根,就刺穿著他們的身體。以他們自身武魂的防御力,根本就無法產生任何防御的效果。在八蛛矛面前,他們又怎能幸免? 鏗鏘的爆鳴聲,伴隨著唐三右手揮起而炸響,在眾多魂師回首的同時,凄厲的慘叫再次響徹夜空。至少有四名魂師的身體,在諸葛神弩揮灑的死亡尖銳下恐懼的失去了生命。兩具干癟的身體同時從八蛛矛上飛起,擋住了反應最快幾名魂王級別魂師的攻擊,而那修長的身影已經再次消失。 如果說第一個人的死令這些庚辛城武魂主殿的魂師們驚懼,那么,后面這六個人的死就令他們徹底陷入了恐懼之中。仿佛有一個無形的恐怖漩渦正在圍繞在他們身體周圍,不斷的吞噬著他們的靈魂。 七個人就那么倒下了,而且那還是七名魂師。盡管只是這眾多魂師中實力最弱小的部分。可那終究是魂師啊!沒有任何反抗跡象就已經倒在冰冷的地面上,而所有人卻沒能看清對方的相貌,對于這些養尊處優的魂師來說,這是一件何等恐怖的事。 越是這樣,周圍的寒意就越是明顯,那蘊含在周圍,冰冷而暴戾的的氣息,令在場這些魂師們內心中最脆弱的一面正在逐漸放大。如果說他們本身的實力有十分,那么,現在他們就正在用十二分的力量試圖保命,哪怕是邁爾斯也不例外。 “大家背靠背站成圓陣。”邁爾斯多少還有些指揮的能力,在他的提醒下,剩余的已經不到三十名魂師快速集結成一個圓陣,緊密的凝聚在一起。魂環的光芒變得更亮了,為了保命,他們已經將自己的魂力催動到了極致。 邁爾斯身邊的兩名魂王乃是兄弟,兩人同時抬起手,身上第二魂技亮起,兩道閃亮的金光沖天而起,升入空中二十米左右的位置驟然爆開,伴隨著金光的擴散,原本的黑暗頓時變的明亮起來,照耀的如同白晝一般。 “在那里。”突然變亮的夜晚,那神秘身影終于暴露在了這眾多魂師的目光之中。 藍發、藍眸,八根詭異的粗大長矛從身體兩側展開,金光照耀下,冰冷的氣息不斷從他身上釋放著。 就在庚辛城武魂主殿的魂師們終于找到了目標的時候,他們也看到了那同時亮起的六個魂環。 身體暴露在對手的目光下,唐三再不需要因為隱藏自己身形而不實用藍銀皇。 亮起的,是那黑色的第四魂環,伴隨著那深邃的黑芒,截然相反的白光也驟然從唐三腳下爆發出來。 這一擊,唐三是不遺余力的。所有的魂力全部凝聚于這第四魂技的爆發之中。而那代表著殺神領域的白光也直接將其進化效果殺神突擊釋放。 白光爆發的同時還有藍光,如果說白光是三角形突擊,那么藍光就是半弧形擴散。就在自己顯露在眾多敵人面前,而敵人們又被他身上那紅色魂環所吸引的時候。唐三已經完成了自身全部實力的綻放。 毫無預兆的爆發源自腳下,藍銀皇第四魂技藍銀囚籠變異技能藍銀突刺陣綻放。在唐三強橫精神力的全力控制下,他者傾盡魂力的一擊完全出現在那些魂師們密集的圓陣處,甚至沒有一根多于的藍銀皇出現在外圍。 刺耳的碰撞聲產生于突起的藍銀皇與魂師們防御的碰撞。實力低于四十級的魂師幾乎一瞬間就被那恐怖的藍銀皇所刺穿。 并非藍銀突刺陣已經達到了這種威力,而是因為削弱與增幅雙重的效果。 藍銀領域對藍銀突刺陣的增幅,殺神領域對對手的削弱,令這個魂技的威力發揮的淋漓盡致。殺神突擊令包括邁爾斯在內的所有魂師心神失守,防御力大降,在這種情況下,原本只能殺死三十級魂師的藍銀突刺陣卻令四十級以下魂師全部被刺穿。 早在發動這一切之前,唐三就已經吃下了一根恢復大香腸和一根亢奮粉紅腸。他的目的當然不止是殺掉那些實力弱的魂師,而是將眼前這些人全部毀滅。 藍銀突刺陣與殺神領域的聯合效果令在場每一名魂師至少會眩暈三秒以上。當然,這指的是沒有死在藍銀突刺陣那恐怖殺傷力的魂師們。而沒死的魂師,也只有六名而已。包括魂帝級別的邁爾斯和五名魂王。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