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3)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3)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3)     

斗羅大陸188 掌神器八寶如意軟甲

毫不吝嗇的一個瞬間轉移,唐三已經來到了聚集在一起的兩名魂王面前,眩暈狀態中的他們在八蛛矛強橫的穿刺力面前身體就像紙糊的一樣脆弱。而他們的生命力,也在身體被穿刺的瞬間飛快的流逝著。唐三大量消耗的魂力就在這種吞噬中快速恢復著。當他能夠真正意義上的應用八蛛矛吞噬能力時,唐三本身就已經擁有了極強的持續戰斗能力。他甚至不需要將八蛛矛上的劇毒爆發出來,僅僅憑借吞噬,就能讓被刺透的對手變成干尸。 而這個過程,唐三用了兩秒。 為了節省時間,唐三的八蛛矛甚至帶著那兩具干尸,身體卻已經轉移到另外一名魂王面前,毫無懸念的同樣穿刺,當他完成這個動作時,來自庚辛城武魂主殿的魂師就只剩下三個還活著,這包括邁爾斯在內的三名魂師清醒過來時,已經顧不上周圍的血腥,幾乎在一瞬間就將自己最強的魂技爆發出來。 或許是為了保命的原因,他們此時所釋放的魂力竟然突破了殺神領域的限制。在生命受到威脅的情況下,他們自身的潛力已經最大程度的爆發出來。 三具干尸從八蛛矛上甩出,擋在唐三面前,而他自己卻并沒有像對手預料那樣后退,而是硬生生的迎了上去。迎上了兩名魂王一名魂帝的全力攻擊。 金燦燦的光芒籠罩在唐三身體周圍,對手所有的攻擊都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消失不見。在他那冰冷的藍眸中,倒映著對手恐懼的眼神。 三個對手,分別在三個不同的方向,抵擋住他們共同的進攻,唐三的身體已經出現在一名魂王面前。 無敵金身那三秒的無敵時間已經足夠唐三做很多事,在三名對手因為他沐浴在三人強力魂技攻擊下毫發無損而驚呆的時候,他地八蛛矛已經刺穿了那名魂師的胸膛。 紫金色光芒也同時從唐三雙眼中爆發,光芒一閃而逝,最后一名魂王的頭就那么炸成漫天血霧。紫極神光選擇的時機正是他魂技釋放結束的間隙。他又怎能抵擋? 邁爾斯已經要瘋了。不論是對手恐怖的殺傷力,還是那血紅色地第六魂環,以及面對他們三人全力超水平發揮攻擊安然無恙,都已經令他內心的恐懼達到了極點。當人的恐懼達到一定程度時,就不在只是恐懼,而是瘋狂。真正的瘋狂。 可是。唐三甚至沒有給他一個瘋狂的機會。 無敵金身結束前地剎那。唐三又一次在瞬間轉移這恐怖地技能中消失。同樣是魂帝。可邁爾斯又怎么能和他相比?哪怕是魂斗羅級別地強者都未必能正面對抗唐三。盡管現在地唐三魂力已經消耗了八成以上。這場戰斗地最后結果依舊不會改變。 這一次瞬間轉移后唐三并沒有出現在對手背后。而是直接出現在了邁爾斯面前。并不需要消耗多少魂力地第二魂技寄生釋放。令瘋狂中地邁爾斯重新靜了下來。而唐三背后地八根長矛就利用這束縛地時間貼上了他地身體。 沒有刺穿。也沒有吞噬。只是輕輕地刺破了他地皮膚。毒素釋放。瞬間地麻痹令邁爾斯完全僵硬。 “這……。這是……長老……地意……思?”邁爾斯用他那沙啞地聲音顫抖問道。直到現在。他依舊以為泰坦是武魂殿長老。而唐三是泰坦地屬下而已。 唐三笑了。笑地很冷。在這周圍一地地尸體襯托下。他那宛如死神微笑般地神情令邁爾斯已經沒有了任何幸免地奢望。 “這是我地意思。是我從武魂殿收回地利息。當你想要調戲我地小舞時。你地命運就已經注定。再見。” 噗,血霧爆發,沒有吞噬,只有最純粹的穿刺,八根粗大地蛛矛瞬間穿過一個人身體的暴戾景象。似乎令唐三又回到了當初的殺戮之都。而他內心中積郁的痛苦,也在這次殺戮中完全爆發開來。他永遠也忘不了小舞為救自己獻祭時自己的那種無力感。他發誓要掌握生命,掌握自己的生命,也掌握別人的生命。 有過殺戮之都的洗禮,這一地的尸體根本不會令唐三過多地動容,拋下邁爾斯地尸體,冷靜的將所有遺留在這些武魂殿魂師們身上地暗器一一收回。而直到現在,遠處才終于升起了那意料之中的濃烈火光。 再吃下一根恢復大香腸,遙望遠方的火焰。唐三內心的暴戾漸漸消融,武魂殿勢力龐大,但同時覆蓋的面積也是巨大的。正面抗衡雖然不可能,但從旁瓦解卻是可以的。以唐三的實力,只要不是碰到對手擁有極強限制能力的強者,就算無法戰勝自保也是足夠的。 早在當初知道了父母的仇恨之后,他就已經定下了逐步蠶食的策略。今天只是一個開始,也僅僅是一個開始而已。父母的仇恨,小舞的仇。昊天宗的仇。他都會一點一點的向武魂殿討還。 嘈雜的腳步聲從遠處響起,這邊的動靜雖然不算大。但炫麗的光彩還是很容易吸引庚辛城官方的注意。踐踏著那一地血腥,唐三漸漸隱沒于黑暗之中。 第二天一早,一條爆炸性的消息傳遍庚辛城大街小巷。庚辛城武魂主殿昨夜被大火化為了灰燼。包括殿主邁爾斯主教在內,一共三十四名魂師全部死在庚辛城的街道上,死狀千奇百怪。那條街道被染成了紅色。 武魂殿是什么樣的所在啊!那可是當今天下連兩大帝國也要為之忌諱的強大勢力。在庚辛城這樣的城市中,擁有三十余名魂師的武魂主殿可謂權勢滔天,官方也不敢對他們輕易冒犯。一夜之間連人帶武魂主殿卻都被徹底毀滅,這種事別說是在庚辛城,就算是在整個斗羅大陸也從未發生過。 一時間整個庚辛城的氣氛變得無比凝重,官方震驚之下開始了嚴格的徹查,封閉城門,不許進出。挨家挨戶的搜索兇手。 當然,誰都知道這只不過是走個過場而已,能夠殺死三十多名武魂殿魂師的人。又豈是那么容易被抓到的。官方唯一能做些有用的事就是立刻向武魂殿方面上報這些情況,等待他們的處理。 在庚辛城民眾中,平民們大多數都在拍手稱快,以邁爾斯那樣地性格,平時受到武魂主殿欺壓的平民不知道有多少。庚辛城武魂主殿被毀,拍手稱快的者幾乎遍布整座城市。 而誰也沒有注意到。清晨之時,已經封閉的城門悄然開啟,兩輛馬車已經悄然離去。以樓高的地位,誰又能阻攔他出城呢?而就在昨天晚上,鐵匠協會已經正式宣布,由思龍繼承協會會長之位。 回程的路上,史萊克五怪共乘一輛馬車,而醉心研究暗器地兩位神匠則坐了另一輛。思雨、思凱兩位宗師級別的鐵匠并沒有跟隨樓高一起前往唐門,思龍剛剛成為鐵匠協會會長。需要他們的大力支持。他們已經和唐三約定,等鐵匠協會情況穩定下來,一個月后就啟程前往唐門。 馬紅俊有些埋怨的道:“三哥。昨天我從武魂殿弄回了那么多財物,你為什么讓我都交給鐵匠協會。那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啊!” 武魂主殿被燒,馬紅俊自然不會空手而回,他帶回的各種財物數目之大,令人觸目驚心。 唐三淡然一笑,道:“那些都是庚辛城的民脂民膏,那樣的錢是燙手的。交給鐵匠協會,讓他們逐漸還于民間才好。鐵匠協會不是也有所回報么?昨晚那些拍品包括兩件神器都以五成地價格給了我們。難道這還不夠。這次的收獲已經超出了我的預期,我們也不能太貪心。不是么?” 一邊說著,唐三地目光卻有些擔憂的落在小舞身上。 此時,馬車上的情形有些奇怪,一向貼著唐三而坐的小舞此時卻坐在寧榮榮身邊,趴在寧榮榮大腿上正睡得香甜。 昨天晚上,當唐三回來之后,小舞卻說什么也不肯和他接近,看著唐三的目光甚至流露出恐懼的情緒。不論唐三怎樣勸慰她都不肯讓他接近。一晚無眠。直到清晨,小舞才漸漸平靜下來。 唐三能夠猜到。失去了靈魂的小舞,是因為自己身上的血腥氣息才不愿意和自己接近的。雖然她沒有意識,但感覺卻依舊是靈敏地,直到現在,她都不愿意接近自己。今天一大早趁著天還沒亮,眾人收好了購買的所有物品上了馬車后,小舞才在困倦下依偎著寧榮榮睡著了。 聽了唐三的話,馬紅俊撓了撓頭,道:“說的也是。那些錢花著心里也不會舒服。只是。以后要遇到同樣的事情我們怎么辦?難道給當地的官方么?總不是每個地方都有鐵匠協會的。” 唐三想了想道:“看情況而定吧。交給官方是不可能的,那樣只會回到武魂殿手中。” 坐在唐三旁邊的奧斯卡道:“真羨慕小舞。睡得那么香甜,還什么都不用思考。” 馬紅俊有些鄙視地看著奧斯卡道:“你是羨慕小舞能夠枕在榮榮的大腿上吧。嘿嘿。” 奧斯卡理直氣壯的道:“這有什么可羨慕的,哥又不是沒枕過。呃……”說完這句話他才發現自己說漏嘴了,看著寧榮榮殺人般的目光趕忙住口。 看著他們的樣子,唐三不禁莞爾。因為昨晚的殺戮,他內心原本有些抬頭的暴戾因為與伙伴們在一起的輕松氣氛漸漸被壓了下去。畢竟,當初在殺戮之都地經歷雖然經過月軒地條理而不會影響到他的情緒,但卻始終沒有真正意義上地消失。而這股殺氣也是不能消失的,否則,他的殺神領域也將失去效果。 狠狠的擰了一下奧斯卡腰間的軟肉,寧榮榮瞪了胖子一眼,“死胖子,再敢取笑我們,你就別想找到老婆了。你說,你以后想要追求的女孩子是更容易相信你,還是相信我呢?” 馬紅俊瞪大了眼睛,“榮榮,不能這樣啊!你們都是一對一對的,哥哥我可剛有了追求的目標。” 寧榮榮哼了一聲。仰起頭不去看他。 馬紅俊干咳兩聲,“好,好,以后我不取笑你就是了。我們換個話題。嘿嘿。榮榮,那兩件神器昨天你收起來了吧。拿出來看看啊!讓我們欣賞一下那東西的防御力有多強。” 一說這個,連唐三也被挑起了興趣。昨天唐三他們回來之后。樓高遵守諾言,所有被邁爾斯拍得的東西都到了他們手中。而且還因為馬紅俊從武魂殿帶回來的大筆財富,這些拍品都以五折的價格賣給了唐門。這其中自然也就包括那兩件被稱為神器級地八寶如意軟甲。 寧榮榮點了點頭,手中光芒一閃,兩件八寶如意軟甲已經出現在她手中。 男士的軟甲昨天在拍賣會上他們已經見過了,是藍色的,而另一件女士的則是白色。 兩件軟甲上都沒有任何裝飾的紋路,拿在手中也感受不到太大的重量。寧榮榮直接將它們遞到了唐三手中。 唐三將兩件軟甲接過,拿起男士地那件。輕輕的拉扯了一下,軟甲本身材料頓時被抻拉開一些,當他松手時。軟甲卻又自行恢復原狀。彈性十足。 長吁口氣,唐三贊嘆道:“神乎其技啊!難以想象樓高前輩是如何做到的。” 奧斯卡提醒唐三道:“現在該叫樓高長老了,他可是咱們唐門的人。” 唐三向身邊的馬紅俊道:“用你的鳳凰火焰燒一下試試。” 一邊說著,他用手托著男士的藍色鎧甲送到馬紅俊面前。 馬紅俊點了點頭,以他現在的實力,已經不需要將武魂完全釋放也能使用一點鳳凰火焰。一團橘紅色的火焰從指尖上冒起,直接按在了鎧甲上。 馬紅俊地鳳凰火焰擁有很強的附著性,雖然只是這么一點,但馬車內的溫度還是在緩慢地上升著。 眾人目光都集中在軟甲上。在鳳凰火焰的燃燒下,那閃爍著晶瑩光澤的軟甲卻并沒有一點變化,哪怕是顏色都沒有出現任何變異。 唐三點了點頭,示意馬紅俊收回火焰,這才向眾人道:“隔著鎧甲,我只能感覺到一點溫熱。它的耐熱性應該很強。恐怕思迪大師說能禁受住六十級以下魂師攻擊,是包括任何形式的正面沖擊。這確實是不可多得的寶貝。” 一邊說著,他將手中軟甲拋給了奧斯卡,“小奧。這件男士的你穿著吧。” 奧斯卡也不客氣,面帶微笑的接過八寶如意軟甲。雖然他已經有了鏡像香腸,可以在短時間內擁有戰魂師一樣的能力。可他本身畢竟還是一名輔助系器魂師。這件軟甲對于他地作用遠比對于唐三、馬紅俊他們的作用大。 拿著另一件白色軟甲,唐三神色上卻流露出幾分猶豫,看看寧榮榮,再看看伏在她腿上睡得香甜的小舞,一時間無法做出決定。 寧榮榮和小舞本身都沒有什么防御力,可軟甲卻只有一件,應該給誰呢?錢是七寶琉璃宗出的。這次帶來的百萬金魂幣消耗了大部分。可現在的小舞卻明顯要比寧榮榮更加脆弱。而且。從感情上來說,唐三的心顯然是偏向小舞的。可越是這樣,他也就越無法做出決定。 寧榮榮何等聰明,自然看出了唐三的為難之處,微微一笑,道:“三哥,你給我吧。回頭我們途中休息地時候我就幫小舞穿上。她比我更合適。樓高前輩不是答應以后還替我們制作這種軟甲呢么?我再向他要一件就是了。” 唐三遞上軟甲,眼中流露出幾分感激之色,但他卻沒有說謝字。史萊克七怪都是出生入死的伙伴。如果說謝,就有點虛偽了。 小舞整整三天沒有接近唐三,三天后,這種情況才漸漸發生了改觀,內心的依賴性戰勝了恐懼,唐三身上的血腥氣息也逐漸淡化,她這才重新回到了唐三身邊。 白色的女式八寶如意軟甲已經傳到了小舞身上。這件鎧甲穿的時候有些麻煩,自然也很不好脫。本身又是緊貼皮膚的。因此,唐三在晚上休息時,也終于不必再遭受那種痛并快樂著的煎熬了。 雖然身穿白色貼身軟甲的小舞同樣曲線誘人,但總比什么都不穿那種強大地吸引力要好得多。 在距離天斗城還有三天路途地時候。樓高主動找上了唐三。表示要和唐三單獨談談。馬紅俊、奧斯卡和寧榮榮三人暫時換了馬車。至于小舞,唐三自然是不會讓她離開地。對于小舞地情況樓高也有些了解,自然不會在意。 “樓高長老,您找我有什么事?”唐三看著樓高,從樓高的表情中他能看出他內心中的狂熱。這種狂熱唐三前一世就曾經擁有過。到了這一世,反而淡化了許多。或許是因為在這一世他的人生已經不再是那樣單純軌跡的原因吧。 樓高從懷中摸出一疊圖紙。這些都是唐三在離開庚辛城之后就給了他地,乃是全套暴雨梨花針制作圖紙。這些都是唐三前一世自己通過唐門內部的各種資料總結出來的。記憶自然極為深刻。所以圖紙畫的也很精細。 “宗主,老夫有個請求,請你務必要答應我。”樓高眼神灼熱的盯視著唐三。 唐三道:“您是要制造暴雨梨花針?” 樓高用力的點了點頭,“我和泰坦已經仔細的商量研究過了,我有至少六成以上的把握能夠成功的將這件絕世暗器制造出來。宗主,現在我們也有了深海沉銀銀母。就讓我來制造它吧。我相信,它將超越我以往所有地作品。” 唐三嘆息一聲,道:“前輩。您的心情我能理解。您的技藝我也不回有絲毫懷疑。但是,我們現在有一個很麻煩地問題。那就是深海沉銀銀母的加工問題。以我們現有的能力,很難對它進行鑄造。難道您有辦法鍛造它么?” 一說到這個。樓高就有些頹然,“不行,我已經試過了。那東西實在太堅韌。我和泰坦竭盡全力,也只能勉強改變它的形狀,但卻絕對無法鑄造。但泰坦對我說,你有辦法。所以我才來找你啊!宗主,你應該明白我現在的心情,就請你讓我主持這個鑄造吧。” 唐三想了想,道:“好吧。等回到唐門之后。我送您去一個地方。也只有那里的人,才有機會對它進行鍛造。據我所知,深海沉銀銀母本身是不能通過火焰煉化的,只有極其強大的力量進行捶打之后,它本身才會變軟,那樣就能夠進行鑄造成型了。但這個變軟的時間會很短。也就是說,必須要有一個擁有足夠能力地強者不斷與您配合,才有成功的可能。” “可惜你父親他……,不然的話。以他的力量自然是可以做到的。我們三大神匠中,你父親就是憑借實力能夠進行最大程度的提純而成為神匠。要是有他和我合作,成功的可能性會超過九成。昊天錘確實是最最強悍最有破壞性的武魂。同時,在我看來,它也是最具有塑造性的武魂。” 唐三想了想,道:“這件事就交給我來解決吧。我爭取幫您找一位合適地合作者。” 樓高眼中流露出向往的神色,握緊手中的圖紙。 在唐三心中,樓高對唐門的重要程度不次于泰坦。如果說泰坦可以整體掌控唐門暗器的制造,那么。樓高就是尖端暗器的制造者。有他們兩位神匠在。唐三自己就可以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修煉與處理宗門各種事務之中。而不需要參與鑄造。制造出暴雨梨花針也同樣是他的心愿。樓高要是真能成功,無疑給唐門的存在增加了一個重重地砝碼。 傍晚是天斗城夜生活剛剛開始地時間。載有史萊克五怪和兩位神匠的兩輛馬車悄然進入城中。為了盡早回來,一路上曉行夜宿,大多數時間都在趕路中度過。比去地時候節省了數天時間,終于回來了。 馬車直接回到唐門門前,唐門上的匾額依舊掛著力之一族。從外表看去,似乎這段時間也并沒有任何的改變似的。但當唐三他們下車后,卻看到,在唐門門前,御之一族族長牛皋,敏之一族族長白鶴以及破之一族族長楊無敵卻都站在大門前迎接他們。 唐三有些愕然的看著三位迎上來的族長,或者說是唐門長老,驚訝的道:“三位長老如何知道我們現在回來了?白鶴微微一笑。道:“宗主,難道你忘了我們敏之一族的特長是什么嗎?” 唐三這才恍然,“你已經讓敏之一族的族人們開始行動了?” 白鶴笑道:“總不能天天在宗門內吃干飯啊!安頓下來后,我就把他們都派了出去,現在天斗城內主要地地方都有我的族人們進行監控,城內發生的變化也會第一時間傳回宗門。這本身也是對我那些族人們的鍛煉。” 牛皋哈哈一笑。道:“什么這族那族的,以后我們都是唐門的。宗主,別站在這里了,趕快進來看看吧。總不能讓老白鶴一個人在這里顯擺,你也看看我們御之一族這段時間地成績。咱們的宗門已經基本建成了。剩余的細節就要慢慢調節。” 楊無敵沒有開口,只是向唐三點了點頭。單屬四宗族終于齊聚唐門。唐三先將樓高介紹給了三位宗主,這才在眾人的簇擁下回到了自己的唐門之中。 在走進宗門的過程中他也在思考著一個問題,現在唐門也算是正式成立了,稱呼上必須要有所改變。總不能還是力之一族、御之一族這樣的稱呼和劃分,那樣又怎么能算是唐門呢?一個唐門目前構架的雛形已經開始在他腦海中逐漸成型。 走入唐門,感覺立刻與原本的力之一族不同。原本力之一族地建筑都出現了微妙的變化。 如果換一個人。或許根本感覺不到這種變化,但唐三不同,因為唐三在每到一個新地方,他的精神力都會對周圍進行仔細地掃描甄別。而力之一族這座府邸今后又會成為唐門的根本之地,唐三自然探查的更仔細。此時表面看去沒什么變化的府邸,卻與唐三記憶中的唐門有著微妙的區別。在牛皋的介紹下,唐三才知道,這微妙的變化都是因為唐門暗器而改變的。御之一族在原有建筑地基礎上進行加固之外,還加入了眾多可以發射暗器的地方。 比如墻壁上一些可以拆卸的磚。隨時可以隨手拆下用發射機括類暗器。 當然,這只是唐三一進門后的感覺而已,走到后堂,才能真正體會出御之一族在建筑方面的強大能力。整個唐門內的建筑比原本多了接近兩倍,原有許多建筑都進行了改造,再加上增加的各種建筑,是何等龐大的工程? 在這短短時間內御之一族不但完成了全部建筑,而且他們新建的所有建筑與原本力之一族地建筑沒有任何風格上的沖突,不會給人絲毫突兀的感覺。唐門所有建筑看上去圓融如意。甚至連建筑的新舊程度看上去都差不多。這又是何等工藝?御之族在建筑上的成就。就像是神匠樓高給唐三的感覺同樣驚艷。 牛皋用他那洪亮的聲音向唐三說道:“宗主,目前我們唐門建設主要有五個區域,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分別是四族駐地,中央拱衛宗主府。目前我們唐門一共有魂師一千零八十七人,而以目前宗門建設情況,還可以再多容納四百多人,達到一千五百人左右的數量不會產生擁擠。在建筑上,一旦宗門遭遇敵襲,所有魂師都可以通過走廊最快程度的進入到作戰位置。可惜你不讓我對外墻進行大規模地改建。不然我有把握將咱們唐門建設地像一座堡壘。” 唐三微笑道:“牛皋長老。您已經做的非常好了,御之一族不愧是建筑界地翹楚。真沒想到。這么快的時間你們就能完成如此浩大的工程。” 一邊說著,眾人已經來到了后堂宗主府的區域,宗主府正門上高懸一巨大匾額,上有宗主府三個金色大字,一進門就是敞亮的院落,正方形的院落看上去極為寬闊,兩旁各有一些簡單的數目裝點,再沒有其他植物。穿過院子,就是宗主議事廳。這寬闊的廳堂足以容納五十人議事而絕不擁擠。后面才是宗主府的精舍。當然,給唐三特意改造的房間是原本泰坦居住的,經過改造之后,那里是唐門內部防御最嚴密的地方,但也按照當初唐三的要求,并無任何奢華。 眾人在宗主議事廳內落座,唐三當仁不讓的坐在了主位上,下手左側是單屬四宗族的族長以及神匠樓高。右側則是史萊克七怪中的四人,此時要議事,唐三就將小舞交給了寧榮榮暫時照顧。小舞也顯得很溫順,除了唐三之外,她也只有和寧榮榮在一起才不會出現抵觸情緒。 唐三面帶微笑,道:“真沒想到,出去這段時間回來后就看到了這么多驚喜,我們的唐門也算是正式成立了。只是因為當今魂師界的形式,為了不招惹麻煩,我們不必對外宣揚。牛皋長老給了我很大的驚喜,單屬四宗族都是唐門奠基的基石。今后還要仰仗各位長老共同努力,令我們唐門發揚光大。” 牛皋呵呵一笑,道:“宗主,以后大家都是唐門的一份子,你也不用對我們客氣,需要我們做些什么,唐門今后如何發展,還是要你來領路。” 唐三點了點頭,道:“這次我與泰坦長老前往庚辛城收獲頗豐,不但請回了樓高長老這樣的神降級前輩,同時也購買到了足夠的材料。在安排具體事情之前,我有個提議希望與各位長老商量一下。” 說到這里,唐三停頓了一下,雖然現在的他還談不上有什么威嚴,但他在征服單屬四宗族時表現出的實力卻早已得到了這四位族長的認可。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靜靜的聆聽著他的話。 “單屬四宗族已經加入唐門,今后我們就是一體,再以宗族相稱有些不妥。不如我們簡單改變一下稱號,同時也為四位長老安排具體的職能。今后唐門有什么重大決定,就由各位長老與我們共同決定。” 楊無敵在唐三回來之后第一次開口,“宗主請說的具體一點。” 唐三頷首道:“我的計劃是這樣的。我身邊的這四位都是與我生死與共的伙伴,將與我和長老們一同處理唐門日后的事務。我為各位前輩介紹一下。坐在我下手的,是六十一級食物系器魂師奧斯卡,他將負責日后唐門的后勤。” 奧斯卡站起身,面帶微笑的向面前的四位族長及樓高行禮。 盡管奧斯卡也同樣年輕,但面前的四位族長卻沒有對他產生任何輕視之心,有了唐三的前車之鑒,以及唐三對奧斯卡的介紹,四位族長包括泰坦在內,眼中都閃過一絲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