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9)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9)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9)     

斗羅大陸190 宮闈驚變敵影現

獨孤博的一句話,震驚了弗蘭德辦公室內除小舞之外的所有人。 雪夜大帝不行了?這一刻,唐三內心的不安也終于找到了源頭,他終于明白為什么自己心中會產生出那樣的危機感了。是因為氣氛,在天斗城內遇到那些士兵身上肅殺的氣氛。 作為當今兩大帝國之一的一代帝王,如果雪夜大帝駕崩了,那么,整個大陸局勢都會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天斗帝國與星羅帝國好不容易暗中結成的聯盟恐怕也會隨之發生變化。而最有利的,無疑是武魂殿。在這種關鍵時刻天斗帝國如果帝王進行更迭,帝國的精力無疑會有更多放在皇權爭霸上。好不容易剛開始對武魂殿展開的行動立刻就會停滯下來。 不過,唐三心中雖然出現了危機感,但他很快就冷靜下來,“老怪物,到底是怎么回事。上次你不是對我說,雪夜大帝所中的混毒已經被控制住了么?” 獨孤博苦笑道:“當時確實是被我控制住了。我用碧磷蛇皇之毒,采取以毒攻毒之法,將混毒效果盡可能抵消掉。然后再通過藥物慢慢調理。可誰知道,原本情況已經穩定下來的雪夜大帝,在一個月前突然再次毒發。而且這一次發作的更加猛烈。我仔細檢查過他的血液,發現他血液內所蘊含的毒素竟然是在不斷變化的,而且變化的速度極快。我的碧磷蛇皇毒雖然能夠產生以毒攻毒的效果,可是每當他體內的毒素被我中和之后,用不了多久就會產生出新的劇毒。而且這新產生的劇毒也變得更加劇烈。我仔細計算過,當我第七次使用以毒攻毒之法幫助雪夜大帝暫時壓制后,毒素再次爆發時立刻就會要了他的命,甚至不會有施救地機會。因此,不到萬不得已。我現在已經不敢用這種方法幫他壓制體內毒素了。” 唐三眼中暴起兩團奪目的光彩,“那現在你已經用了幾次這種方法了?” 獨孤博臉色一片凝重,“用了六次。每次都是在他即將不行的時候強行將毒素暫時中和。但每次他體內毒發的時間也都在縮短。” 唐三深吸口氣,“如果我猜得不錯。雪夜大帝所中的應該不是簡單的混毒,而是一種多重混毒。混毒這種特殊地劇毒千奇百怪,可以說。每一名擅長用毒之人所使用的混毒都不相同。而其中最難對付的就是這種多重混毒。想要解毒,首先就要找到源頭。而多重混毒極其難以辨別。找不到具體地源頭,就無法對癥下藥。也就無法助其療毒。這一次麻煩可真的大了。” 獨孤博焦急的道:“行了,別廢話了,趕快跟我到天斗帝國皇宮走一趟。如果你也沒辦法,那天斗帝國就真的要變天了。” 唐三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等一下,我們先去找一個人,帶上他一起進皇宮。辨別混毒,擅長用毒的人越多越好。” 獨孤博有些愕然的道:“怎么?你還認識一個擅長用毒的人?” 唐三道:“走吧,路上我對你說。老師,弗蘭德院長。我們先告辭了。胖子,你留在這里等榮榮和奧斯卡吧。如果天斗帝國真的變天,那我們的計劃恐怕也要發生變化了。” 唐三拉著小舞與獨孤博一同離開了史萊克學院,在返回唐門的路上,唐三將自己創建唐門地過程簡單的告訴了獨孤博。而他要去找的那個人,毫無疑問,就是破之一族族長楊無敵。雖然唐三還沒來得及和這位擅長制藥的大師仔細探討關于藥物的事。但從楊無敵能夠辨別出幽香綺羅仙品和相思斷腸紅這兩種仙品藥草。他就知道,在藥物的理論上,楊無敵還要在毒斗羅之上。甚至不遜色于自己。 獨孤博雖然是毒斗羅,但他的毒大都源于自身地武魂,而不像唐三和楊無敵本身對藥物有所研究。 時間緊迫。寧榮榮又沒在身邊,三人回到唐門后叫上楊無敵后,也只能帶著小舞一同前往皇宮。身邊有一位封號斗羅的存在,唐三到也不需要為小舞的安危擔憂,就算皇宮內突然出現什么變故,以他們三人的實力,保護小舞也沒什么問題。 獨孤博和楊無敵以前并未見過,剛開始的時候獨孤博對楊無敵還有些輕視,可在前往皇宮地路上,當他將雪夜大帝中毒后的種種癥狀說出來時。楊無敵連續提出幾個問題都切中要害。這才令他不敢小看這位唐門藥堂堂主。 眼看就要抵達天斗帝國皇宮了,獨孤博向唐三道:“小三。不論這次的事情如何。你那唐門可要算我一份。這藥堂堂主的位置沒我什么事。我掛個長老的名字總可以吧。” 唐三呵呵一笑,道:“當然可以。難道我還能攔得住你么?不過,你不是自由慣了,不愿意加入任何宗門么?” 獨孤博哼了一聲,“這不是你的宗門么。難道你還會對我指指點點的不成?”說到這里,他微微嘆息一聲,“我是喜歡自由。但那已經是年輕時候的事了。現在我的年紀也大了。武魂想要再進也幾乎不可能。就用你這唐門來養老吧。反正你只要管我吃喝就行了。有什么打打殺殺的熱鬧事叫上我。” 跟他們在一起地楊無敵雖然依舊是那副冷冰冰地樣子,但心中也在暗暗吃驚,從唐三和獨孤博的相互稱呼就能看得出,這兩人地情誼非同一般。獨孤博身為封號斗羅,與唐三的談話卻像是和一個平輩一樣。而且沒有絲毫的掩飾與虛偽。直白的令人驚訝。楊無敵一生中除了修煉就是研究藥物,對毒斗羅自然也是久仰大名。在他的印象中,獨孤博應該是像他武魂碧磷蛇皇那樣,是一條危險的毒蛇,可此時看來,他卻沒有絲毫那種陰冷的氣息。 其實,楊無敵又怎么知道。他本身的判斷并沒有錯,只是,獨孤博和唐三在一起的時候,會發生很大改變。對于唐三,獨孤博的性格和武魂決定了他地孤僻。而這么多年以來,唐三可以說是他唯一的朋友。沒錯。就是朋友,可以交心的朋友,而不是晚輩。 唐三微笑道:“說的那么凄涼干什么。只要你愿意。我為你養老。”他沒有說唐門為獨孤博養老是因為唐門并非是他一個人作主的。 獨孤博哈哈一笑,用笑聲掩蓋了自己的情緒波動,但在旁邊靜靜觀察著地楊無敵還是看到了他眼底那份感動。 進了皇宮,有獨孤博的存在,四人并沒有受到任何阻攔。獨孤博身為天斗帝國皇室客卿,權威極大。他帶著唐三三人一直來到了雪夜大帝的寢宮。直到在這里,他們才被攔了下來。 全身籠罩在鎧甲地士兵手持長矛,阻擋住了眾人的去路。 獨孤博取出自己特有的客卿金牌,“讓開。我們有緊急要事覲見陛下。” 為首的士兵隊長冷淡的道:“陛下已經休息了,太子殿下吩咐。任何人不得入宮打擾。違令者殺無赦。” 獨孤博愣了一下,“你看不到我手中金牌上的字么?”在他手中的金牌上銘刻著兩個大字,親臨。象征著持有者如同雪夜大帝親臨一般。 那士兵隊長面沉如水,卻沒有絲毫讓開的意思。 唐三嘴唇嗡動,傳音向獨孤博,問道:“你見過這些士兵么?” 獨孤博搖了搖頭,“都眼生的很。” 唐三心頭一顫。“恐怕要壞事了。如果真如我們判斷那樣,雪夜大帝的毒是雪清河下地,恐怕你去找我的事他已經知道了,雪清河是寧叔叔的弟子,相信他也知道我擅長用毒的事。他絕不會希望看到我和你替雪夜大帝解毒。” 獨孤博皺了皺眉。“不會吧。不論怎么說,他也是雪夜的兒子。” 唐三冷笑一聲,“如果他還記得雪夜大帝是自己的父親,那也就不會下手了。不論我們的猜測是否正確,都先要救下雪夜大帝才行。否則地話,就沒有任何意義。” 獨孤博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微笑,沒有回答獨孤博,而是上前一步,從二十四橋明月夜中摸出一塊金牌。“獨孤前輩的金牌不行。那你看看我這塊金牌是否能夠進入呢?” 唐三取出的,正是當初雪清河給他的金牌。樣式上與獨孤博地金牌略有區別。 士兵隊長愣了一下。看著唐三手中的金牌有些茫然,在他接到的命令中,獨孤博是絕對不允許進入皇宮的,可是,與他同來的這個人卻手持太子金牌。這是怎么回事? 唐三上前幾步,壓低聲音道:“事情有變,太子改變了注意。快放我們進去。” 金牌就是命令,唐三手持太子金牌,士兵隊長雖然心中疑惑,但也不敢怠慢,抬手示意眾多士兵放行。 這些士兵一動,唐三和獨孤博的臉色都變了變,之前他們還沒有感覺到,此時這些士兵在行動時身上產生出清晰的魂力波動卻令他們暗暗吃驚。這哪里還是天斗帝國皇室的禁衛軍,分明就是一只由魂師組成的隊伍。這可是整整五十名魂師。而且從他們身上的魂力波動來看,實力都不低于五十級。 唐三有些后悔了,他當然不是后悔和獨孤博一起來到這里,而是后悔帶來了小舞。他實在有些不舍地將恢復人形地小舞放入如意百寶囊中。可當局面出現變化時,為了小舞的安全,也只能那么做。 獨孤博顯然沒想到唐三居然能夠拿出這樣一塊金牌,但這種時候他當然不會多說什么,趕忙和楊無敵一起,跟在唐三身后就要向寢宮內走去。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悠然好聽地男聲響起,“原來唐銀就是唐三,在月軒時我竟然走眼了。只是,我實在想不出,唐三兄,你是如何將形貌、氣質全部改變的。” “參見太子殿下。”周圍士兵齊刷刷跪倒一片。唐三拉著小舞緩緩回身。 雪清河只帶了兩個人。緩步朝著他們的方向走了過來。他依舊是那么英俊,誠懇的氣質也沒有分毫改變。還是會給人平易近人的感覺。可不知道為什么,再次見到他,唐三卻感覺到全身有些發冷。 跟在雪清河背后的兩個人都是老者,他們也并沒有穿皇室服裝,都是一身布衣。可看到這兩個人,唐三雖然沒能看出什么,但他卻發覺。在自己身邊地毒斗羅身體驟然繃緊。 身為封號斗羅的獨孤博在什么時候會出現這樣的變化?唐三對那兩名老者已經有所判斷。 “太子殿下,你好。”唐三微微向雪清河行禮。 雪清河走到距離唐三四人五米的地方停下腳步,嘆息一聲,道:“坦白說,唐三兄弟,我最近實在不太好。父親病重,皇宮內憂外患。叔叔和四弟還趁此機會有所異動。令我實在是痛心啊!唐三兄弟,你怎么想起來看望父皇了?為什么不直接讓人通知我呢?我接你進來多好。哦,對了,雪珂還一直念叨你呢。可惜你不知去向。雪珂是我唯一的妹妹。也是我最疼愛的妹妹,唐三,你可不要辜負她一番美意啊!” 唐三淡然一笑,道:“太子殿下美意唐三心領了。但任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而飲。有了小舞,此生無憾。太子殿下,獨孤前輩邀請我來。是特意看看陛下所中之毒地。不知能否讓我們先進去為陛下治療呢?” 雪清河臉色變了變,淡淡的道:“家父之事就不有勞賢弟了。賢弟好不容易入宮一次,不如讓為兄做東,我們好好談談。” 唐三目光平靜的望向雪清河,突然長長地嘆息一聲。“看來,守在這里的,應該全是武魂殿的人了吧。太子殿下。” 這一次,雪清河臉色終于大變,“唐三,你胡說什么,此地乃我天斗帝國皇宮禁地,怎么可能有武魂殿的人存在。” 唐三將小舞的手塞入如意百寶囊之中,一股魂力同時注入如意百寶囊。光芒一閃,小舞頓時消失。這就是如意百寶囊最大的好處。能夠儲存生命。雖然心中不舍。可為了小舞的安全,唐三也不得不這么做。 “太子殿下。你還是露出了破綻。天斗帝國皇室麾下是有不少魂師。但是,也有可能擁有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可是,以雪夜大帝之尊,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怎么可能不保護在他身邊,而是出現在你身邊呢?而且還一次就是兩位,難道封號斗羅就這么不值錢么?而能夠排出兩名封號斗羅的,在大陸上屈指可數,武魂殿正好就是其中最有這樣實力地。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你將這里的禁衛全部換成魂師,真的是為了保護陛下么?不,你是讓他們來防御任何人的接近。而且,帝國皇室的魂師,都隨著我的老師進行修煉。我剛從史萊克學院而來,如果天斗帝國皇室要調動數十名實力不弱的魂師回宮,老師又怎么會不告訴我呢?” “第三,太子殿下你在一見到我地時候就叫破了我的身份。雖然我手持你贈予的令牌,但令牌也很可能是我給了別人。而且你見過現在的我。按照常理來看,你應該問的是,唐銀,你哪里來地這塊令牌。而不是極為肯定的叫出我的名字。因此,我可以肯定,你與武魂殿必定關系密切,才會從他們那里得到了關于我的消息,知道唐銀就是唐三,而不是因為我手中這塊令牌而認出我的身份。” “說了這么多,其實簡單一點,太子殿下你出現在這里,而且還帶有重兵看守寢宮,周圍盡是肅殺之氣,就足以證明陛下所中的毒應該與你有關。哪怕只是臆測,我想,我判斷的應該已經是不離十了。只是我不明白的是,你真的就這么狠心,能夠對自己的父親下手么?帝王之位雖好,可那畢竟是你地親生父親啊!” 聽唐三說道第二點地時候,雪清河的臉色有些發青,此時聽他說完,這位太子殿下地情緒反而平靜了下來。 “啪啪啪……”雪清河鼓了鼓掌,“好,果然不愧是史萊克七怪中的靈魂人物。僅僅從蛛絲馬跡中就能猜出這么多東西。可是你又怎么能證明自己地猜測呢?” 唐三淡然一笑。“很簡單,只要你肯讓我進去,見到陛下之后,自然就能證明了。不過,我想你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讓我進去的吧。陛下毒傷已經發作了,只要他因為這次中毒而自然死亡。你自然能夠推脫干凈,從而坐上天斗帝國帝王之位。你怎么會讓我們接近陛下,出現有可能破壞你計劃的情況呢?” “唐三。知道么,你比我想象的還要聰明。”雪清河眼中又流露出了他那具有象征意義的真摯,“不錯,你猜對了,這次我確實借助了武魂殿的力量。但我這也是沒辦法地事。二叔和四弟對皇位虎視眈眈。如果我不這么做,父皇駕崩之后,很有可能會出現宮闈內斗,那絕不是你希望看到的吧。留在皇宮幫我吧,以你的能力,將來必然能夠成為我地左膀右臂。金錢、美女、地位。甚至是你所需要的魂環、魂骨我都可以給你。你的頭腦比你的實力更加可怕,我需要你這樣的人幫我一起建設天斗帝國。” 唐三笑了,只是他的笑容顯得很輕蔑,“雪清河,你認為我會跟隨一個弒父弒君的逆賊么?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你連父親都可以殺害,還有什么是你干不出來的?我真地很懷疑。你究竟是不是雪夜大帝的親生兒子。” 雪清河并沒有因為唐三的話而動怒,眼露惋惜之色,“可惜了,像你這樣的天才,卻要被扼殺在這里。唐三。你如此聰明,難道就不明白,你把我的事情都說漏了,我是不可能放過你的么?你又何苦如此呢?” 唐三微微一笑,從容不迫的道:“太子殿下,像你這樣地人自然是不會明白我為什么要這樣做的。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很多美好和骯臟的東西,你有,我也有。但是,在人的內心世界之中。卻一直都有兩個君主管理著他們。這兩個君主的名字。一個叫道德,一個叫良心。只有通過他們地鑒別。人內心中的東西才會決定是否表達出來。當一個人心中的兩位君主都已經死亡的時候,那么,這個人就不在是人,而是像你這樣的,禽——獸。” 話音一落,一件物品突然從唐三背后甩出,直奔斜后方的天空。驟然間紅光大放,還帶著一聲尖銳的嘯聲。 雪清河終于無法再保持平靜,“動手。” 唐三的聲音同時在獨孤博和楊無敵耳中響起,“防御,堅守,等待援軍。”他甩出的,乃是自己特制的信號彈。自然也是出自唐門工藝。雖然這個世界上還沒有炸藥出現,但對于炸藥地組成唐三再清楚不過。他早就開始嘗試著制造一些簡單地火藥。這信號彈就是他的試制品。當初,七寶琉璃宗正是憑借著這東西,才能幸免于難,沒有被徹底屠戮。 雪清河背后地兩名老者同時閃了出來,快如閃電般朝著唐三三人撲去,其中一個直接撲向獨孤博,另一個則撲向唐三。半空之中,華麗的彩光混合著無與倫比的澎湃魂力驟然爆發。燦爛的九個魂環分別出現在他們身上。 早在唐三感受到獨孤博身上變化的時候,他就已經肯定,這兩名老者必然是封號斗羅級別的人物。他們的來歷也自然是武魂殿的長老殿。雖然不是第一次面對封號斗羅級別強者的攻擊,但當兩名封號斗羅同時釋放威壓的時候,唐三還是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周圍化妝成禁衛軍的武魂殿魂師們都沒有參與動手,而是飛快的將唐三三人圍在中央。到了一定級別之后,如果與過低等級的魂師配合,反而會影響自身的發揮,在雪清河看來,有這兩名封號斗羅出手也已經足夠了。其余的魂師只要防備不被唐三他們逃走就足以。 唐三還是第一次真正參與這種級別的對決,但他的戰斗經驗實在太豐富了,面對兩名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他還沒有頂在前面的資格,況且,作為一名控制系魂師,控制全場才是他的職責。所以。他選擇了后退,腳踏鬼影迷蹤,虛幻般的退出三步。 兩名封號斗羅同時輕咦一聲,顯示了他們地驚訝。要知道,唐三退著三步絕不簡單。在兩名封號斗羅帶來的威壓下退后,可不是誰都能夠做到的。那如潮水海浪一般的強大壓力如果不正面頂住。在后退的過程中很可能被壓力完全侵入,從而實力大減。 但唐三卻并未受到影響,在退后的同時。他已經爆發出了自己地殺神領域,白光同時籠罩住了自己、獨孤博和楊無敵三人。強行掙脫了壓力的束縛,再利用鬼影迷蹤后退。 獨孤博和楊無敵的實戰經驗顯然更加豐富,根本不需要預言地交流,唐三一退,兩人同時感受到殺神領域那冰冷氣息的刺激,精神大振之下同時向內側橫跨一步,擋在了唐三面前。 唐三雖然在退后,但他此時所做的事卻比擋在身前的兩名戰友還要多,除了殺神領域對本方的增幅之外。他的精神力也全部開啟。身陷重圍之中,作為控制系魂師的他,必須要掌握對方每一名魂師的動向。 此時,圍住他們的敵人雖多,但真正能夠產生致命威脅的,其實也就是面前這兩名封號斗羅。 在精神力地籠罩下,唐三的視覺仿佛擴張到了此地每一個角落。周圍發生的一切似乎都變成了慢動作,他幾乎將自己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精神力都集中在了那兩名封號斗羅身上。 這兩名封號斗羅的年紀至少都在八十開外,而且都是唐三以前未曾見過的強者。 左側老者身高在兩米開外,瘦長的身材宛如標槍一般挺直鋒銳,武魂釋放之后。他地身體并沒有什么特殊變化,但手中卻多出了一柄蛇矛。長約丈二,矛首彎曲,鋒銳處宛如蛇信般分叉,蛇矛通體青紫,兩黃,三紫,四黑,令人驚懼的九個魂環就圍繞在這柄蛇矛之上。這位封號斗羅給人的感覺,仿佛飛撲而出的只有那柄蛇矛。而并沒有人。 那已經不是簡單的人矛合一。而是一種真正意義上地融合。不需要刻意的去做什么,蛇矛與本體就已經達到了一種恐怖的契合度。器魂師封號斗羅。往往比獸魂師封號斗羅更加可怕。昊天宗不就是憑借著器武魂昊天錘才成為的天下第一宗門么? 這名封號斗羅撲出的方向直奔獨孤博,蛇矛并未探出,而是斜拖于身側,背后帶起一長串的殘影。給人虛幻莫測的感覺。 另外一名封號斗羅身材中等,胖瘦適中,并無特殊之處。但當武魂釋放之后,他的身體卻如同吹氣球一般膨脹而起,無數紫色尖刺從體內冒出,遍布于體表,魂環配置與先前那名封號斗羅一模一樣。但他此時的樣子卻要獰惡的多了,就連雙手都已經變成了紫色地尖刺狀,全身都籠罩在這種特殊地紫色之中。 沒有人會因為他的丑陋而小看或者鄙視他。武魂釋放后,身體出現地變化越大,就證明自身與武魂的契合度越高,也就是武魂等級越高。 刺豚,這名魂師的武魂竟然是極其罕見的刺豚,而且還將其修煉到了封號斗羅級別。 唐三清楚的記得,大師曾經給自己講述過這種特殊武魂的存在。刺豚本身是一種大海中的生物。當它遇到危險時,就會鼓起身體,用身上的尖刺保護自己。而刺豚魂師本身所擁有的幾種能力就包括劇毒、堅體、毒刺外放。當時大師的形容就是,刺豚,是一種極為危險的武魂,遇到一定要小心。 通過精神力的簡單判斷,唐三已經感受到,這兩名封號斗羅的武魂等級都在獨孤博之上。真正的戰斗實力自然也在他之上。 獨孤博最先動了,低喝一聲,武魂釋放,青碧色的鱗片覆蓋全身,整個人,包括頭發在內,全部化為了一層碧色,那覆蓋了身體每一部分的鱗片也顯示著他那封號斗羅級別的實力。 噗——,一層氤氳綠氣猛然從獨孤博身上噴薄而出,仿佛長了眼睛一般繞開唐三和楊無敵,同時朝著四面八方噴發而出。 連唐三都不知道,就連身為封號斗羅的獨孤博都不認識面前這兩名封號斗羅。以毒來試探,這是獨孤博一向的戰斗方式。驟然釋放的毒素自然不是為了傷到面前的兩名封號斗羅。只是為了試探他們的抗毒能力,以及對周圍那些弱小魂師的屠戮。毒斗羅的劇毒可不是那些弱小魂師所能抵擋的。 但是,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原本撲向獨孤博的蛇矛斗羅手中蛇矛突兀的在地面上一撐,原本前撲的身體突然改變了方向,斜飛而出,蛇矛再次抬起時,指向已經變成了楊無敵。 而另外那名刺豚斗羅膨脹后的身體尖刺在地面上一撐,與蛇矛斗羅交錯而過,只見他張口一吸,身上第三魂環閃亮,獨孤博釋放出的綠色毒霧竟然被他如同長鯨吸水一般吞入腹中一滴不剩。 當那恐怖的劇毒入體之后,刺豚斗羅全身都蒙上了一層青蒙蒙的光華,全身密布的紫色尖刺上都渲染了一層濃重的綠色。竟是將獨孤博釋放的劇毒逼入到自己的尖刺之上。 雪清河陰陰一笑,向獨孤博的方向道:“毒斗羅,不用試圖抵抗了。這兩位長老我就是為了對付你專門請來的。你的毒在他們面前毫無作用。” 獨孤博臉色微變,在雪清河說話的工夫,那名蛇矛斗羅已經來到了楊無敵身前。蛇矛輕展,幻化出九道光影,罩向楊無敵。黑色的光芒,宛如毒龍般甩起,楊無敵不退反進,眼中光芒大盛,那充滿鋒銳氣息的爆發性魂力驟然釋放開來。對手攻擊九點,他卻只取一點,根本不顧自身防御,破魂槍上黑芒激蕩,全身氣勢全部凝聚于這一槍之上,直奔蛇矛斗羅身上刺去。 雪清河早在獨孤博離開皇宮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他去干什么了,更準確的說,就連唐三的行蹤,都已經大致掌握在他手中。他所掌握的信息,甚至比唐三預想中的還要都。甚至連唐三在庚辛城,對那里武魂主殿的屠戮,雪清河都一清二楚。 也正是因為獨孤博去尋找唐三,雪清河才決定的提前發動。獨孤博的劇毒雖強,但大師說過,沒有任何一位魂師能夠說自己是無敵的。這就是因為武魂相克的原因。雪清河帶來的這兩名封號斗羅,刺豚斗羅正是專克獨孤博的存在。再加上另外一名封號斗羅和大量的中級魂師,還會對付不了唐三和獨孤博兩個人么? 但是,雪清河還是算漏了一點,那就是楊無敵的存在。單屬四宗族中最強的一位族長。 開始,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