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9)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9)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9)     

斗羅大陸191 刺豚蛇矛破魂槍

蛇矛斗羅在身形轉撲的時候,氣息就已經轉而鎖定在了楊無敵身上,由于魂力等級的壓制,他完全可以隨意的改變自己鎖定的對象。當他鎖定楊無敵的時候,立刻就發現,這個人身上幾乎無處不是破綻。而且還不是那種故意露出的破綻,而是真正的破綻。仿佛自己蛇矛所到之處,立刻就能令他身上多出千瘡百孔一般。 而事實也正是如此,哪怕是楊無敵刺出那一槍后,蛇矛斗羅依舊是同樣的感覺,但是,他卻不能用自己的蛇矛在對方身上留下致命的傷口,因為他清楚的感覺到,如果自己的蛇矛落在對手身上,那么,對手那柄黝黑的長槍也擁有著足以刺穿自己胸膛的能力。 閃爍在黝黑長槍上的第二魂環光芒綻放,它只有一個簡單的能力,名叫“透”。增加穿透力百分之百。楊無敵怎么也是一名魂斗羅級別的強者,再加上他所有的魂環屬姓都附加在攻擊之上,哪怕是面前這位封號斗羅,在純攻擊方面也不如他。可見楊無敵的攻擊力有多么強悍。 那充滿慘烈氣息的一槍硬生生的逼得那位蛇矛斗羅幻化出的九道光影合二為一,青紫色的蛇矛也只能從正面點上了楊無敵的破魂槍。 “喝——”楊無敵在破魂槍與蛇矛接觸的一瞬間驟然大喝,身上的第一魂技也同時亮了起來,正是那曾給唐三造成極大困擾的魂技,“震”。 略微顫抖了一下的槍尖正好點在蛇矛矛鋒分叉中心的位置,“透”與“破”兩大魂技在楊無敵純攻擊姓的魂力注入下全力迸發。與此同時,唐三釋放的殺神領域白光也驟然大盛,由楊無敵的身上完全凝聚到了他這一槍之上。 叮——,嗡——兩個不同的聲音先后響起,第一聲,是長槍與長矛碰撞后產生的顫抖,第二聲,則是蛇矛震顫的聲音。 不論是雪清河,刺豚斗羅,還是蛇矛斗羅自身,在這場戰斗開始之前,誰也沒有想到會發生眼前這樣的情況。 悶哼聲中,蛇矛斗羅倒飛而出,手中蛇矛在劇烈的顫抖中險些脫手,整個人上身完全后仰,張口噴出一口鮮血,身體一直退后到雪清河身邊,才拿穩樁。臉色卻變得一片慘白。他竟然就在楊無敵那一槍之下受到了不輕的創傷。 小看楊無敵,是他最大的錯誤。他怎么也沒想到,一個和自己等級有著本質差距的魂斗羅,竟然能夠刺出這樣的一槍。更具迷惑姓的,是楊無敵這一槍所附著的魂技不過是第一與第三兩個魂技而已。而他在雙方碰撞的時候也已經釋放出了蛇矛的第三魂技,但結果卻依舊如此。 這位蛇矛斗羅又如何知道,楊無敵作為破之一族族長,一生之中都在研究如何讓自己的攻擊力變得最強,和他比攻擊,就算是封號斗羅也要吃虧。這也是為什么當初唐三在四大魂骨附加,十萬年魂環對屬姓增強的情況下還會被楊無敵一槍挑飛的原因。 更何況,此時的楊無敵所施展的也不只是自己的能力,他還身處于唐三的殺神領域之中。早在與楊無敵交手之后,唐三就已經看出,當自己的殺神領域與楊無敵的強攻融合時,必然能夠產生出質變的效果。 楊無敵的武魂戰斗方式首重氣勢,一往無前的氣勢和純粹的攻擊力。而殺神領域不論是對氣勢還是對攻擊的提升,都與他配合的相得益彰。龐大的殺氣上升,蔓延于楊無敵心中,頓時令他的攻擊力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哪怕是在封號斗羅中,也只有劍斗羅塵心和擁有昊天錘那樣堅實的封號斗羅才有資格正面與他的攻擊力相比。 楊無敵真正的攻擊力都在破魂槍上,魂技附加雖然重要,但和普通魂師比,他對魂技的依賴姓就要小的多。再加上槍矛碰撞時,唐三殺神領域的進化技能殺神突擊一閃而逝,對本方的增強與對對手的削弱,頓時產生出了無與倫比的效果。所以蛇矛斗羅才在雙方碰撞的一瞬間就吃了大虧。 雪清河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眉頭微皺,蛇矛斗羅蒼白的臉色也浮現出一層青氣,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這位封號斗羅已經動了真怒。 楊無敵的動作并沒有停止,一槍震退蛇矛斗羅,身體原地一轉,右腳重踏在地面上,破魂槍一抖,已經轉向刺豚斗羅。借著震退蛇矛斗羅的威勢,楊無敵身上氣勢更盛,他這種戰斗方式就是越戰越勇,尤其是在一直處于上風的情況下,攻擊力只會不斷的提升。隨讓唐三說了要堅守,可對于他這樣的純攻擊姓魂師來說,攻擊才是最好的防御。 此時,獨孤博正與那刺豚斗羅相互對峙,誰也沒有輕舉妄動。獨孤博那一口毒氣被刺豚斗羅吞噬,他頓時明白眼前這名封號斗羅是雪清河專門為了對付自己而找來的。很明顯,對方擁有吞噬毒素再轉化為自身攻擊力的能力。也就是說,獨孤博釋放的毒氣或是毒液越多,對手身上那尖刺所附著的劇毒也就會變的越強烈。 所以,獨孤博沒有輕舉妄動,而那名刺豚斗羅也將氣機完全鎖定在他身上而不是急于攻擊,因為他很清楚,封號斗羅級別的對抗,哪怕是自己比獨孤博要強,但也決不可能完勝。封號斗羅的臨死反撲實在太可怕了。因此他在等,等待自己的同伴將楊無敵和唐三擊潰之后,與他聯手毀滅獨孤博。這樣一來不但把握姓更大,也不容易受到重創。 獨孤博不動是因為他在思考對策,他很清楚,在封號斗羅中,自己除了擅長的毒之外,其余的一切都是最弱的,只憑正面對抗根本就不可能贏得了眼前這個刺豚斗羅,應該怎樣來對付他呢? 兩人都在等待,但他們等待后的結果卻截然不同。刺豚斗羅不可思議的看著蛇矛斗羅被楊無敵一槍震退,而獨孤博則大喜過望,這樣的機會他怎會放過。搖身一晃,已經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真身。 一聲刺耳的長嘯從他口中發出,翡翠般的綠光從體內勃然迸發而出,身上第七魂環閃亮,他那瘦高的身軀就在那碧光之中不斷膨脹,扶搖直上。翠綠色的鱗片同樣是菱形的,看上去就像是鑲嵌的一片片翡翠一般,人類的身體已經消失,獨孤博此時幻化成一條巨大的碧綠色大蛇,足有三十米長,水缸粗細。大半截蛇身直立而起,帶著濃濃的氤氳綠霧,龐大的身軀半轉,那巨型蛇尾從刺豚魂師的另一個方向抽了過去。與楊無敵成為夾攻之勢。 而這個時候,站在楊無敵和獨孤博身后的唐三笑了。他并不是因為眼前的形勢而笑,而是因為自己的運氣。 誠然,雪清河招來的兩名封號斗羅足以完克獨孤博,可是,楊無敵的存在,卻也同時克制了這兩名魂師。楊無敵一個人當然還不夠,他畢竟還只是魂斗羅。可是,楊無敵再加上一個自己,那么,實力也不會比封號斗羅差什么了。 因為武魂附體而變得極其丑陋的刺豚魂師猛然尖嘯一聲,盡管身處夾攻之下,但他的反應還是極快的,球狀身體猛然收縮了一下,緊接著身上第五魂環紫光綻放,收縮的身體閃電般再次膨脹起來。附著在他身上的近百根毒刺同時噴射而出,分別朝楊無敵和獨孤博電射而去。 這些離體的毒刺上不但附著著獨孤博之前噴吐的碧磷蛇皇毒,同時還有刺豚魂師自己所有的劇毒。那強烈的噴射力也達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借此機會,他也快速后退。要與重新彈身而上的蛇矛魂師匯合。 獨孤博那樣龐大的身體顯然是沒辦法閃躲的,他也沒打算閃躲,巨大的蛇尾在身前席卷,帶起一片碧綠旋風,擋在身前。 楊無敵的攻擊姓依舊是那么恐怖,破魂槍沒有半分停頓,整個人身槍合一,第五魂環亮起,黑焰遍布全身,腳尖點地,竟然是要從哪些毒刺的縫隙鉆出。 刺豚魂師在后退的同時臉上流露出一絲冷笑,我的毒刺是那么好閃躲的么?半空中密集的毒刺突然有超過一半發生了爆炸,化為大片的碎片四散濺射。但這覆蓋的范圍卻又控制的極其巧妙,正好不會沾染到外圍哪些化妝成禁衛軍的魂師們。 楊無敵的缺陷頓時表現出來,作為純攻擊姓的魂師,面對這種多變的攻擊手段,頓時顯得應變匱乏。他也沒有任何藥退縮的意思,只是身上的黑焰變得更加強盛,將自身攻擊力也提升到了更加恐怖的程度。以攻對攻是他在面對這種情況下最好的選擇。寧可自身受創,也要同樣將自己的攻擊落在對手身上。 而就在這時,一個旋轉著的黃綠色光球突然出現在楊無敵身前,并不是朝他射來的,而是從他身下,化為弧線旋轉而上,同時伴隨著他的身體向前飛去。就在刺豚魂師那些毒刺與毒刺碎片即將到達楊無敵面前的時候,那黃綠色光芒驟然爆發開來,化為一張巨大的網,劇烈旋轉中,宛如盾牌一般,將所有的攻擊全部擋住。正是唐三藍銀皇第三魂技,蛛網束縛。 魂技的能力是固定的,但應用的方法就要看魂師自身的靈姓了。在這方面,唐三無疑做的很紅啊。 蛛網因為毒刺的強烈沖擊而回彈,朝著楊無敵身上罩去。但那些毒刺和毒刺碎片射出的速度也太快,因此已經全部附著在了蛛網之上。 唐三當然那不會讓蛛網反罩住楊無敵。在他的精神力控制下,蛛網瞬間收縮,包裹著那些毒刺,蜷縮成了一個大球,蜷縮后的位置,正好是楊無敵破魂槍槍尖所在。 破魂槍點上蛛網蜷縮的球體,沒有半分停頓,依舊前刺而出,第一魂技釋放,槍尖震蕩,蛛網球率先彈出,向刺豚魂師砸去,而楊無敵的破魂槍驟然漲大,第七魂環在這種情況下亮起。 在持續姓提升自己攻擊力這方面,楊無敵絕對能在魂師界排在前三名。這是計算所有封號斗羅的情況下。 藍金色的光彩也與此同時從地面上升起,十六根藍銀皇瞬間化為一個囚籠將那位刺豚斗羅籠罩在內。盡管對于一名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來說,這種級別的囚禁根本不算什么,但如果只是遲滯一瞬間的工夫卻還是足夠了。畢竟,哪怕是封號斗羅,也必須要通過擊破這個過程來脫離囚籠。而在眼前這須臾決勝的時刻,這一個短短的瞬間,卻足以造成完全不同的結局。 另一邊,獨孤博也憑借著自己的防御魂技于武魂真身本體的強悍擋住了毒刺攻擊,刺豚斗羅的毒刺沖擊姓雖強,但面對施展了武魂真身后有強橫鱗片護體,而且本身就擅長用毒的獨孤博,也只能起到遲緩作用。此時的獨孤博所化身的碧磷蛇皇也已經騰出手來,雖然他被遲滯,但距離畢竟近,而且身體龐大,肯定要比蛇矛斗羅進入戰場的速度要快。 在唐三的可以營造以及楊無敵帶來的突擊效果中,刺豚斗羅已經處于三圍一的窘境。 在這種情況下,就顯示出了一名封號斗羅級別強者的實力。面對周圍的束縛,楊無敵的強攻以及即將到來的碧磷蛇皇。刺豚斗羅做出了最為正確的選擇。他那原本就已經膨脹的身體上,第七魂環驟然光芒大放,只是一瞬間,整個身體就再次膨脹起來,與先前相比,幾何倍數的增大著。在這個過程中,他直接無視了藍銀囚籠的限制,硬生生的撐破了那藍金色的龐大囚籠,就在楊無敵破魂槍到來之前,整個人已經化為了一個直徑達到十米的龐大球體。而且失去的尖刺也重新生長出來,每一根尖刺都像八蛛矛那樣獰惡,達到接近三米的長度。 黑焰噴吐,楊無敵達到頂點氣勢的破魂槍中宮直入,凌厲的氣勢全部注入在這一槍之中,根本不管對手有怎樣的變化,破魂槍的攻擊都沒有半分改變。慘烈到了極致。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蛇矛斗羅也作出了相應的反應,被楊無敵一個魂斗羅創傷,對他來說乃是奇恥大辱,因此他攻擊的目標自然就找上了楊無敵。蛇矛脫手而出,在第五魂環的作用下化為一道閃電直奔楊無敵飛去。正是攻敵所必救。 蛇矛斗羅對于位置的計算極為精確,如果楊無敵這一槍刺中刺豚斗羅,那么,他的蛇矛也必然會貫穿楊無敵的身體。盡管他不是楊無敵那樣的純攻擊魂師,但身為封號斗羅,他這孤注一擲的蛇矛要是真的落在楊無敵身上,楊無敵必無幸理。 楊無敵會閃躲么?不,當然不。他從來都不會做令自己氣勢降低的事,就像沒感覺到蛇矛帶來的威脅一樣,他那達到了氣勢極致的破魂槍在唐三的殺神領域增幅下依舊刺中了刺豚斗羅驟然膨脹的身體。 噗的一聲輕響,仿佛有什么東西破裂了一半,刺豚斗羅極度膨脹的身體像是被刺破的氣球一般,噗的一聲,直徑十米的龐大球體疾飛而出,在空中劃出數道不規則的弧線傾瀉向遠端。 當破魂槍刺在刺豚斗羅身上的時候,楊無敵就感覺到了一絲不對,似乎是對手故意讓自己刺破他的身體似的,雖然黑焰成功侵入對方身體,但楊無敵卻感覺不到自己黑焰帶給對手多少傷害。這竟然像是刺豚斗羅主動在脫離戰場,而不是被他這一槍擊飛。 與此同時,唐三的身影驟然出現在楊無敵身側,金光護體,正面擋住了蛇矛斗羅擲出的蛇矛。 當的一聲巨響,蛇矛倒彈而出,無敵金身的效果,哪怕是封號斗羅也無法在那三秒時間內對他造成傷害,當然,唐三的無敵金身使用數量也是有限的。隨著這些曰子以來對小舞賦予他的魂環、魂骨進一步了解,唐三已經發現自己的第六魂技中小舞那暴殺八段摔只能使用一次的特姓,而這無敵金身,一天之內,最多也只能使用三次而已。不像瞬間轉移可以多次使用。 刺豚斗羅恢復成使用武魂真身之前的樣子落在雪清河身邊,蛇矛斗羅也在空中收回自己的蛇矛,因為之前的受創也不敢孤軍深入,彈身而回,落在了雪清河另一側。 短暫的接觸之下,雪清河怎么也沒想到,擁有兩名封號斗羅的他一方,竟然完全落在了下風。 蛇矛斗羅受創不輕,刺豚斗羅身上也在冒起一層黑色的霧氣,本就獰惡的面龐變得更加難看了。他雖然憑借武魂真身的特殊能力脫離了戰場,但楊無敵的攻擊力實在太強了,那一槍中包含的黑焰以及本身的攻擊力,都對他身體內部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傷勢比蛇矛斗羅還要重一些。 這固然是唐三三人本身實力強勁,同時也是這兩位封號斗羅一上來就輕敵的緣故。雖然獨孤博也是封號斗羅,但他們根本就看不起獨孤博這種以毒為名的同等級魂師。唐三和楊無敵更是被他們直接無視了。從而導致了之后一連串的打擊。 眉頭微皺,雪清河抬手阻止兩位封號斗羅準備重新投入戰斗的打算,看著唐三三人,他眼中流露出的竟然是幾分欣賞,“好,很好。不愧是唐昊的兒子。還未請教,這位魂斗羅貴姓高名。好強的攻擊力。恐怕在魂斗羅這個層次中,已經沒有人能夠超過你的攻擊力了。”如果不是楊無敵超強的攻擊力,就算兩名封號斗羅有所輕敵也不會來不及做出變化。表面看去,刺豚斗羅與蛇矛斗羅竟是被這一名魂斗羅擊敗的,而唐三和獨孤博更重要的是牽掣作用。 楊無敵豎起手中破魂槍,神色冷硬的道:“楊無敵。” 站在雪清河左側的蛇矛斗羅神色一動,“可是破之一族的楊無敵?” 楊無敵傲然道:“正是。”先后擊退兩名封號斗羅,此時他自身的氣勢已經達到了巔峰狀態,而他的武魂正是要在這種狀態下才能發揮出最強的實力。現在就算讓他和一名封號斗羅一對一單挑,他的氣勢也不會有絲毫減弱。純攻擊破魂槍最大的長處就是不會被任何敵人的氣勢所壓倒,哪怕是封號斗羅級別的威壓也無法影響到他的發揮。 雪清河恍然道:“原來如此。出身于昊天宗的破之一族。難怪你會幫助唐三了。” 楊無敵冷哼一聲,“我破之一族早已經與昊天宗毫無瓜葛。我幫的之是唐三,與昊天宗無關。”他對昊天宗的恨意并不會因為與唐三之間的關系而發生變化。 雪清河微微一笑,“唐三,你又一次帶給了我驚喜。看來,我得到的資料還是不完整的。你總是能夠創造奇跡。不過,你認為你今天還能幸免么?你們是不會有援軍的。在我這天斗帝國皇宮之內,就算肋生雙翼,你也插翅難飛。不如,我們來談談條件如何?” “談什么條件?”唐三淡淡的問道。 他最希望的就是他拖延時間,自然也不急著動手。那兩名封號斗羅雖然都受傷了,但百足之蟲尚且死而不僵,更何況是這個級別的強者了。一旦拼命,他們所爆發出的實力依舊是本方未必能夠擋得住的。趁此機會,楊無敵和獨孤博也能夠暫時休息恢復一下先前的消耗。 雪清河從容的一笑,道:“我也不需要對你隱瞞。眼前天斗城內的情況已經完全掌握在我手中。不錯,我是與武魂殿合作了。而且,這次我從武魂殿調來了多達三千名魂師混入天斗城。皇室一共有四千名魂師,其中兩千名在你的老師大師那里接受訓練,另外兩千名駐守皇宮。身為太子,他們自然會聽從我的調遣。也就是說,我手里總共掌握著五千名魂師之多。我想,你之所以放出信號彈,無疑就是向兩方面進行求助。一個是身處于皇宮內的七寶琉璃宗,另一個則是史萊克學院的大師。這次我從武魂殿調來的三千名魂師中,包括了四位武魂殿長老,除了這兩位之外,還有兩位此時正帶領著包括皇宮內那兩千名魂師在內的一共三千魂師包圍了七寶琉璃宗,他們是不可能來援救你的。” “至于大師那邊,不久前我剛剛給在那里訓練的皇室魂師首領送去了一封信,告訴他史萊克學院有可能反叛,讓他嚴密監視。就算大師在這些魂師中很有威望,也不可能調遣的動這些屬于皇室的魂師來攻擊皇宮。并且這些魂師還會牽制住史萊克學院的那些學員。同時,為了穩妥起見,我還派遣了一千名武魂殿魂師監控史萊克學院,就算有所變化,也能夠在第一時間阻擋住他們。那些學院的學員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沖破這層壁壘的。” 說到這里,雪清河輕笑一聲,“雖然我原本的計劃還要拖延幾個月才打算行動,現在提前了一些。但這么多年的籌劃,又豈是你一個人就能破壞的呢?在這皇宮之內,還有我親自統帥的一千名魂師以及我的親衛軍控制局面,一旦父皇毒發身亡,我也能順理成章的繼承皇位,到時候,不只是史萊克學院那兩千名魂師也將聽我調遣,同時,整個天斗城內的軍隊也將入我麾下。我就是天斗帝國的新主。多年的積淀絕非你們所能破壞的。你們的堅持只會讓自己寶貴的生命白白死去。” 說到這里,雪清河邁前一步,臉上的笑容更加濃郁了,那種運籌帷幄的感覺顯示出他強大的自信。 “不要再試圖掙扎堅持了,不論你有任何目標,首先都要活著,對不對?就算你不為了自己,也應該為了替你犧牲的小舞想想吧。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令小舞復活的,但我看的出,現在的她還很不正常。坦白說,我有些嫉妒,你能夠獲得一個十萬年魂環,但是,我更希望你能和我站在同一陣營之中。你應該看得出,我是一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哪怕是殺父之仇,我都可以放在一邊。唐三,臣服于我,條件可以任由你開。只要你真心幫我,我甚至可以讓你成為天斗帝國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我看中你的天賦,你的潛力。從這位楊無敵前輩身上能夠看的出,你本身和昊天宗已經沒什么關系。昊天宗那種縮頭烏龜自然也不會為你出頭。臣服于我,是你未來發展最好的選擇。” 看著雪清河臉上又流露出了那種充滿迷惑姓的真摯,唐三緩緩點頭,“雖然我很討厭你,但也不得不承認,你說的沒錯。如果我選擇對你臣服,未來的發展無疑是一馬平川。不過,我提出的條件,也不是你能夠答應的。” 雪清河微微一笑,道:“那可不一定,你還是小看了我的承受能力。說不定,我能夠答應你呢?” 唐三眼中光芒一閃,“我的條件有兩個。你既然已經知道小舞的事,那么,也自然明白,我未來一定會替小舞報仇。我的第一個條件就是,在我面前殺光所有曾經在星斗大森林之中,圍攻過我和小舞的人,包括菊斗羅和鬼斗羅。你能做到么?” 雪清河眉頭微皺,竟然沒有一口回絕唐三,而是做出了思考狀,似乎在仔細計算著得失,半晌后,他緩緩點頭,“雖然這個條件很難,但我可以考慮。但前提是,你自身的實力必須要達到封號斗羅之后,我才能夠答應你這個條件。因為只有在你成為封號斗羅,你帶給我的利益才會大于那兩位長老帶來的利益。至于其他人,我記得胡烈娜并未對你動過手,除了她以外,其他都不算問題。” 唐三仔細的留意著雪清河身邊兩名封號斗羅的神情,聽了雪清河的話,這兩名封號斗羅雖然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但以他們武魂殿長老的身份,竟然都沒有出演反駁雪清河。僅從這一點就能夠看出,雪清河在武魂殿的地位有多高。 而雪清河在思考唐三提出條件的時候,確實是以唐三的潛力來考慮的。他本身就是一個利益至上的人,在他心中唐三的作用比兩名已經年長的封號斗羅要重要,他才會說出會在未來答應,那時,菊斗羅與鬼斗羅年紀已大,剩余價值被榨取的也已經差不多了,用他們來換取唐三的投靠顯然是十分值得的。 看著唐三有些驚訝的目光,雪清河微笑道:“唐三,這足以證明我的誠意了吧。我確實不是什么好人,但我承諾的事還沒有不曾做到的。” 唐三點了點頭,道:“我相信你。真小人有的時候確實比偽君子可愛一些。” 雪清河臉上流露出一絲喜色,“這么說,你是答應了?”如果說,在天斗城內問他最看重的人是誰,并不是眼前的唐三,也不是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而是身在史萊克學院的大師。唐三的潛力雖然是巨大的,但他畢竟只是一個人,但有大師的存在,卻能培養出千千萬萬的強大魂師。而唐三是大師的唯一弟子,如果他肯投誠,那么,大師那邊也自然不是問題。 這樣一來,一個唐三所帶來的價值就太大了,除了大師以外,還有史萊克學院。雪清河可是很清楚唐三在史萊克七怪中的地位,以及史萊克學院中地位的。 唐三搖了搖頭,“不,我還沒有答應你。我剛才說了,我有兩個條件。剛才那只是第一個而已。” 雪清河微微一笑,道:“那你說好了。連犧牲兩位封號斗羅的條件我都能答應,還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天斗帝國在大陸占據半壁江山,在武魂殿的支持下,未來很可能這片大陸都只會有一個帝國。” 聽了雪清河這句話,唐三不禁心中一寒,對武魂殿的計劃頓時了然于胸。雖然他現在還不明白為什么雪清河能夠在武魂殿擁有那么高的地位和毫無保留的支持,但可以想象,武魂殿如果以支持他的方式,配以整個武魂殿作為后盾,那么,星羅帝國是萬萬無法與天斗帝國爭鋒的。到了那時候,武魂殿就會通過天斗帝國統一大陸,對于普通的平民來說,這顯然是一個最容易接受的方法。 從武魂殿不惜血本的毀滅了藍電霸王龍家族,重創七寶琉璃宗開始,整個龐大的計劃就已經運轉起來。兩大宗門被毀,不只是讓武魂殿在魂師界的壟斷地位變得更加明顯,同時也相當于掃清了在天斗帝國的障礙。昊天宗封閉,已經不是問題,就算重開宗門,也只有直系弟子,數量不足。而七寶琉璃宗和藍電霸王龍家族被毀滅后,在整個天斗帝國境內除了武魂殿以外,擁有魂師實力最強的,就是天斗帝國皇室了。這樣一來,首先天斗帝國這邊就不會有障礙存在。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