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3)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3)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3)     

斗羅大陸196 九十九級的封號斗羅

塵心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魂力超過九十五級,算是封號斗羅的分水嶺。在九十一到九十五級之間,魂力的差距雖然也不小,但還完全可以憑借武魂品質的優勢或者是魂骨、魂技來彌補。但是,如果交戰的兩名封號斗羅中,有一人實力超過了九十五級,那么,情況就會發生變化。九十六級的封號斗羅,在魂力上比九十五級的封號斗羅要強上百分之二十。” 大師眼睛一亮,頓時流露出興奮和狂熱的光芒,一生精研武魂,像劍斗羅這樣魂師中頂級強者的經驗對于他的研究來說實在太重要了。 “九十六級要比九十五級魂力強上百分之二十,那就不是武魂品質和普通的魂技、魂骨所能彌補的了。除非雙方魂技有著本質的差距,否則九十六級封號斗羅應該可以全面壓制九十五級以下的封號斗羅。那么,九十七級封號斗羅和九十六級封號斗羅之間的差距又有多大呢?” 劍斗羅塵心看向寧風致,寧風致向他點了點頭。 “九十七級封號斗羅的魂力,比九十六級封號斗羅又要強上百分之二十。” 聽了這句話,在場眾位強者都不禁一陣抽氣。 骨斗羅苦笑道:“所以,這么多年以來,我才一直被你這個家伙壓著。我達到九十五級已經十年時間了,卻依舊毫無寸進。” 看著自己的伙伴,塵心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到了九十五級以后,每提升一級都不是簡單的魂力積累,而是領悟。而且因為每個人的武魂都不同,所以需要領悟的東西也不一樣,沒有任何人的經驗可以幫助別人來提升。你的魂力積蓄的早就夠了,差就差在最后那一點頓悟上。” 古榕嘆息一聲,“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加上百分之一的天分等于成功,最重要的,還是那百分之一。悟姓上,我不如你。” 塵心道:“因為你不如我專注。” 唐三站在一旁靜靜的聆聽著,這些來自頂級強者之間的對話對于他未來的修煉有著莫大的好處。 大師則是一邊思考著一邊說道:“那這么說來,一名九十七級的封號斗羅,就要比一名九十五級封號斗羅的魂力強大接近百分之五十的程度了。按照實力對比來說,一名九十七級封號斗羅豈不是能夠同時迎戰兩名九十五級以下的封號斗羅了?” 塵心眼中流露出一絲贊許的光芒,他要表達的,其實就是這個意思,“在不考慮武魂相互克制,魂技制約的情況下,只是魂力的話,確實如此。超過九十五級后,一級之差,就是天差地遠。九十七級和九十八級的魂力差距就已經達到了百分之三十,九十八級和九十九級之間的差距更是達到了百分之四十。也就是說,一名九十九的封號斗羅,至少可以同時面對四名九十五級以下的封號斗羅。” 大師點了點頭,他已經完全陷入了冷靜的思考之中,“按照這樣計算,那么,九十九級封號斗羅的魂力,就是九十五級封號斗羅的二點六倍還多。單從魂力上來看,這樣的差距就像是一名魂圣和一名魂王之間的差距了。就算是一對六,也應該毫無問題。但實際上,考慮到大家都是封號斗羅,都擁有九個魂技以及武魂相克的因素。一名九十九級封號斗羅也就是能夠同時面對四名九十五級以下的封號斗羅。” 寧風致微笑道:“大師不愧是大師。所以說,在封號斗羅這個層面的強者中,已知的大約有二十位,可有些隱藏于山野之間的封號斗羅數量就不知道有多少了。天賦上等加上后天的努力,就有機會在有生之年達到封號斗羅級別的實力。可是,想要達到九十五級以上,那就需要天賦頂級,或者說是天賦異稟才有可能了。塵心叔叔所說的頓悟才是最為重要的。現在的年輕一代中,擁有這樣天賦的我也只是見過史萊克七怪加上武魂殿的黃金一代。如果那個千仞雪真的擁有六翼天使武魂,那么她也擁有這樣的天賦。” 這時,唐三突然開口了,“塵心前輩,那九十九級與一百級之間的差距,又是多少呢?” 塵心的目光落在唐三身上,與他那澄藍色的雙眸相對,“不知道。魂師界或許曾經出現過這樣的傳說級強者,可卻從未留下過他們的經驗。” 說到這里,他那平靜的雙眸中流露出一絲向往和渴望,“我的父親,六十八歲修煉到封號斗羅級別,之后又用了十年,達到九十五級。再十年,他達到了九十六級時已經是八十八歲。直到一百零八歲的時候,他才突破到了九十七級。那一年,他遇到了自己一生中最后一個對手。惜敗。我剛才所說的九十五級以后的等級差距,就是父親帶給我的。他和我談了半個時辰后,溘然而逝。在他臨死之前,告訴我。他的對手,就是一名九十九級封號斗羅。曾經他那一代中,號稱天賦第一的強者。那位九十九級封號斗羅在擊敗父親后,對父親說,他為了九十九級到百級這最后的差距,已經努力了三十年,卻依舊沒有找到一絲辦法。那時,這位封號斗羅已經超過一百二十歲高齡了。這位九十九級封號斗羅預測,百級與九十九級之間的差距單是魂力就會超過百分之百。而且,還有可能會出現第十魂環。” 這是用生命換來的消息,眾人完全陷入了靜默之中。在場的魂師中,除了大師以外,就算是魂力等級最弱的史萊克七怪幾人也都達到了六十級左右。作為一名魂師,誰不希望未來有機會攀登到頂峰?通過劍斗羅的話,他們才知道這有多難。 “那一年,我七十二歲,已經達到了九十二級的實力。至今過去了二十四年,今年我九十六歲。如果哪位擊敗了我父親的封號斗羅還活著,不知道他能否沖破最后的瓶頸。” 大師道:“普通人的壽命大概是六十到八十歲,魂師如果不出意外,壽命達到百歲也不是什么難事,尤其是高等級魂師。到了封號斗羅級別,再延壽二十年毫無問題。那位魂師是九十九級,很有可能還活著。” 塵心嘆息一聲,道:“可惜,就算他還活著,我這一生也沒有挑戰他的機會了。” 寧榮榮有些奇怪的道:“劍爺爺,你不恨那個人么?” 塵心搖了搖頭,道:“父親是含笑而逝的。我也曾經恨過,可真正超過九十五級之后,我才明白,到了這樣的等級,能與比自己更強的對手戰斗,才是最大的幸事。” 唐三道:“塵心前輩,如果我沒看錯的話,您雖然斷去一臂,但境界卻有所提升。為什么會沒機會呢?” 塵心眼中驟然爆發出兩團精芒,在場所有人心神都顫抖了一下,他深深的看了唐三一眼,“好,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不過,我說的也不是虛言。手臂斷去,雖令我有所領悟,但氣血已傷。今后再難寸進了。我始終無法超過父親……” 在場都是聰明人,從塵心與唐三話語中的含義,他們不禁暗自駭然,這位劍斗羅,竟然已經再做突破,達到了恐怖的九十七級。 唐三眼中閃過一道狂熱,“塵心前輩,您知道那個人在哪里么?” 塵心的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當年,我父親挑戰他時,他是武魂殿長老殿首席供奉,長老殿前任殿主。武魂殿一代天驕,真正意義上的精神領袖。當年比比東接位之時,如果沒有他的支持,以比比東那時還遠未達到封號斗羅級別的實力,又怎能服眾?” 空氣仿佛變得凝重起來,每個人的瞳孔似乎都在收縮,就算是早已知道這件事的寧風致,臉色也不自覺的凝重起來。唐三這才知道,自己視為最大敵人的武魂殿中,竟然還隱藏著這樣的對手。那畢竟是統治了魂師世界上千年的強大存在啊! 正在這時,房門開啟,一股濃重的藥味兒從里面傳了出來,這才吸引了眾人的心神。 獨孤博率先從里面走了出來,他顯得有些疲憊,看著眾人希冀的目光,緩緩點了點頭。 楊無敵在獨孤博之后也走出了房間,臉色十分蒼白。先前的大戰,再加上之后這幾個時辰竭盡心力的療毒,已經令這位藥堂堂主極為疲倦了。他向唐三道:“宗主,我有幾句話對你說。” 唐三心中暗暗苦笑,就算你想單獨對我說,也要找好時機啊,此時當著寧風致,自己怎能獨享消息。 “楊長老,這里都不是外人,有什么事您就說吧。” 楊無敵微微一愣,這才意識到自己選擇的地方不太對,但他還是點了點頭,道:“雪夜大帝的毒我已經幫他徹底解了。但是,因為中毒時間太長,身體器官受到了很嚴重的破壞。我為他用了一些固本培元的藥物,但也只能支持他再活兩年到五年之間了。” 寧風致眉頭微皺,輕嘆一聲,“能救活就好。兩年到五年,哎,看來帝國必須要重新物色接班人才行了。這件事陛下知道么?” 楊無敵搖了搖頭,“我沒告訴他。現在他已經睡了。在我的藥物支持下,大概明天他就能和常人一樣,最多就是有些虛弱而已。” 寧風致雖然心中焦急,但現在急也沒用,沒有雪夜大帝在,他們根本無法反攻皇宮。此時到也不怕局勢發生轉變,畢竟這里集結了如此眾多的魂師。除非是千仞雪能夠在一天時間內調來超過一萬名魂師,否則這邊可保無虞。而一萬名魂師那么龐大的數字,帝國群臣也不是傻子,鹿死誰手也還未可知。天斗帝國畢竟不是魂師宗門,他的底蘊厚度,龐大帝國的積蓄,絕不是能夠輕易吃下來的。這也是為什么武魂殿使用了讓千仞雪偽裝成雪清河的辦法,而并非強攻的重要原因。 唐三道:“長老,老怪物,辛苦你們了,先休息一下吧。” 楊無敵和獨孤博去休息了,寧風致和唐三都陷入了沉思之中。如果說雪夜大帝現在就能清醒過來與他們一同重返天斗皇宮,局面自然會掌握在他們手中。可如果時間拖后,千仞雪所化妝而成的雪清河畢竟是太子的身份,就有可能生出很多變數。 深吸口氣,寧風致突然抬起頭,“唐宗主,你跟我進來。”一邊說著,他走進了為雪夜大帝療毒的房間。 唐三快步跟上,寧風致隨手一揮,將房門帶上后,一直走到床邊。 雪夜大帝臉上的黑色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如霜雪一般的白色,面容枯槁而憔悴,怎么看都是一副風燭殘年的樣子。和幾年前見到他時的意氣風發截然相反。 寧風致看向身邊的唐三,“小三,你告訴我,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是等下去,還是另想辦法。”單獨面對唐三,他又恢復了以前的稱呼。 唐三冷靜的道:“千仞雪是聰明人,想必他們很快就會發現七寶琉璃宗內情況不對。屆時立刻就會展開行動。千仞雪也會利用她所冒充的太子身份而有所作為。不過,她要想在短時間內從武魂殿調來數以萬計的魂師是不太可能的。就算整個武魂殿,魂師總數量也不過數萬而已。之前與貴宗和藍電霸王龍家族的交戰中又損失不少。這次派來了三千名魂師加上四位封號斗羅,已經是相當大的手筆了。根據我的判斷,千仞雪應該不會強行與我們抗爭,她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想辦法刺殺陛下,這樣她依舊有登上皇位的可能,只不過卻要面對我們這超過五千數量魂師的威脅。真的戰斗起來,魚死網破,我們就算能勝,也是慘勝。” 寧風致認真的聽著唐三的話,“那另一種選擇又是什么?” 唐三道:“破壞。盡可能的對天斗城造成一些破壞,尤其是皇宮。天斗帝國元氣大傷之下,今后武魂殿還有的是機會。畢竟,現在在整片大陸上,武魂殿都已經占據了優勢。這次失敗,并不代表以后就沒有機會了。如果我是千仞雪,就一定會選擇這第二條路。而如果您和七寶琉璃宗的子弟們沒有離開皇宮的話,恐怕就要承受他們的毀滅姓攻擊了。” 寧風致滿足的看著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微笑,“小三,以后榮榮繼承了七寶琉璃宗后,你還要多多幫她。” 唐三點了點頭,“我一直當榮榮是妹妹看待。更何況她身邊還有奧斯卡。小奧的才智絕不在我之下。以榮榮的九寶琉璃塔,未來七寶琉璃宗必定會在她手中提升為九寶琉璃宗的。” 寧風致微笑道:“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也全是拜你所賜。好了,小三,你出去吧。我想單獨陪陪陛下。” 唐三愣了一下,看著寧風致的目光頓時變的怪異起來。 寧風致無奈的搖搖頭,“傻小子,有的時候,太聰明也并不是一件好事。出去吧。” 唐三眼中多了些什么,當他看到寧風致眼神中的果決光芒時,終于轉過身,步伐有些艱難的走了出去。 半個時辰后,房門再次打開,寧風致告訴大家,雪夜大帝已經清醒了,并且傳下旨意,要在這里召見天斗城城防近衛軍總長。寧風致命骨斗羅親自跑一趟,在這個時候,雪夜大帝手頭沒東西,自然無法寫圣旨。所以,這“請”人的方式也要簡單、直接一點。 再半個時辰過去,當雪夜大帝見到城防近衛軍總長后,立刻下達了一連串的命令,天斗城內的氣氛也驟然變得緊張起來。 同時,雪夜大帝也召見了身在史萊克學院進修的那兩千名魂師首領。至此,身在史萊克學院內,總數高達七千人的魂師們全部歸一。其中史萊克學院和四元素學院中,能夠出戰的老師多達百人。至于那兩千名學員,卻在眾位強者的一致認同下不讓他們參與接下來的行動。這些青年魂師都是魂師界的未來,也是天斗帝國的未來,損失不得。 寧風致派遣骨斗羅陪著城防近衛軍總長返回主持大局后,帶著眾人進入房間拜見雪夜大帝。 雪夜大帝此時已經坐了起來,之前唐三看到過的蒼白不但已經消失了,而且臉色紅潤異常,看上去就像是滿面紅光的壯年人一般。 眾人同時躬身行禮,以他們在魂師界的身份地位,跪拜是不可能的。 雪夜大帝目光中流露出一絲悵然,“感謝各位出手援救。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等我鏟平叛亂之后,再一一酬謝。寧宗主,我們這就出發吧。” 寧風致點了點頭,上前扶著雪夜大帝下床,不理眾人有些茫然的目光,走出房間。 唐門、七寶琉璃宗、皇室,三方魂師已經準備就緒,總數量超過五千人的龐大魂師隊伍,浩浩蕩蕩的出了史萊克學院,直奔皇宮而去。此時,城防近衛軍已經調遣起來,封鎖了天斗城四門,并且派出五萬近衛軍將皇宮團團圍住。 城防近衛軍此時正與皇宮禁衛軍對峙,雙方各不相讓,誰都不肯退讓。不過雪夜大帝給出的命令也只是圍住皇宮。此時,大帝親臨,一切自然迎刃而解。同時,得到城防近衛軍通知的百官也已來到皇宮外。 禁衛軍不敢怠慢,趕忙開啟皇宮大門,迎接雪夜大帝回宮。在雪夜大帝一連串的命令下,禁衛軍配合他帶回的五千名魂師開始在皇宮內搜索,抓捕千仞雪一行。 唐三與寧風致并肩來到了七寶琉璃宗設在皇宮內的宗門外,搜索已經進行了半個時辰,種種跡象表明,千仞雪與她帶入皇宮內的兩千名魂師,就在七寶琉璃宗的宗門之中。 寧風致的臉色很難看,他為了掩人耳目,留在宗門的雖然都是七寶琉璃宗外門弟子,但數量也在百名開外,不用問,這百名魂師必定已經慘死敵手。 “動手。”寧風致大喝一聲,與骨斗羅、劍斗羅率先向宗門院墻上騰身而起。黃金鐵三角,唐門眾人也同時發起了進攻。有這些強者沖在前面,已經圍住整個七寶琉璃宗的魂師們也飛速騰起。數百名飛行類魂師更是直接飛到空中。尤其是唐門敏堂的弟子們,飛快的掌握好了最恰當的偵察位置。 但是,這所有的一切卻都白費了。當眾人進入七寶琉璃宗之后,看到的并不是兩千名敵人,而是兩千多具尸體。天斗帝國皇室所屬,駐守皇宮內的那兩千名魂師的尸體。 寧風致腳下踉蹌了一下,在骨斗羅的扶助下才站穩身形,一時間已是雙目盡赤。地上這兩千多具尸體中,除了有他七寶琉璃宗百余名外門弟子以外,其他那些皇室魂師,也大都經過他的培養。可謂是天斗帝國皇室所掌控的中堅力量。要知道,整個天斗帝國皇室所掌握的魂師也不足五千啊!這一下就去了一少半,與武魂殿之間的實力對比無疑就變得更加巨大了。 仔細檢查這些尸體,不難發現,這些魂師大都是被偷襲而死。不用問,眾人也能明白千仞雪的做法。 在七寶琉璃宗的影壁墻上,用鮮血寫成了一行大字,“唐三,這次你贏了,我們還會再見面的。”落款是一個栩栩如生的血色天使圖案,六只血翼伸展開來,似乎是在向唐三宣戰一般。 真的贏了么?唐三臉上籠罩著一層寒霜。從戰略意義上來看,這次他們破壞了千仞雪多年潛伏的計劃。無疑是獲得了勝利。但是,他們殲滅的,卻只是武魂殿千名魂師,而天斗帝國付出的卻是對方的一倍之多。在魂師的數量對比中,雙方的差距繼續被拉大。 探查宗門內情況的劍斗羅回到寧風致身邊,“宗主,他們是從我們的地道中逃出皇宮的。” 寧風致大口的呼吸了幾口充斥著血腥氣息的空氣,猛一咬牙,“清理現場。”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雪夜大帝的冷靜。在得知這邊的情況之后,這位帝王并沒有什么表示,只是下令厚葬這些死去的魂師,甚至沒有對天斗城武魂圣殿采取任何行動。 ……“少主,你的決定是正確的。只是,我不明白,為什么他們會那么快就救活雪夜大帝。這是你已經猜到的么?”蛇矛斗羅佘龍有些感慨的說道。 千仞雪此時已經恢復了自己的本來面貌,修長的嬌軀在一襲淡黃色長裙的籠罩下楚楚動人,她的臉色已經恢復了平靜,“我也想不到他們能夠這么快就返回皇宮。我是以最壞的打算考慮的。在優勢的情況下,我不會去賭。” 旁邊臉色依然蒼白,尚未從重創中恢復過來的刺豚斗羅嘆息一聲,“少主,這次的事,我們回去后怎么像教皇陛下交代?” 千仞雪看了他一眼,“一切有我。這場戰斗才剛剛開始。如果敵人都是不堪一擊的,又有什么意思呢?”冷厲的光芒從她眼中一閃而逝,唐三,我要回武魂殿嘗試對第二塊天使神裝的吸收了。下次見面,不知你還能否好運的從我手中逃脫。 想到這里,她不禁回首望向天斗城,在這里生活了那么多年,本應該屬于她的一切卻就此失去,雖然她在最后時刻挽回了損失,并重創天斗帝國。但戰略上她還是敗了。而這一切真的要追究責任的話,也并不只是在她身上。按照她原本的計劃,是要順理成章的去接任天斗帝國皇位的,要不是比比東執意提前發動,她又怎會那么早就激發雪夜大帝體內的劇毒呢?她的身份也根本就不會暴露。隱忍,果決,這一直都是千仞雪最大的特點。 ……五天后,天斗城已經恢復了平靜。在平民們的感覺,只是最近這幾天城內的氣氛變得有些緊張而已。而這時候更是已經恢復了。可天斗帝國高層卻知道,帝國與武魂殿之間的斗爭已經真正意義上的開始。從這次的事情之后,兩者之間再沒有半分調和的可能。 整座天斗城內已是外松內緊,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被雪夜大帝正式推到了臺前,任命他為帝國國師,與大師一起,統馭帝國境內所有魂師。原本留在史萊克學院內修煉的兩千余名皇室魂師也被調回了皇宮,大師也隨之進入皇宮之內,與寧風致一同訓練七寶琉璃宗弟子與這些皇室魂師。 天斗帝國皇宮。 唐三帶著小舞坐在大師對面。這里是大師在皇宮內居住的地方。 “小三,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大師問道。 唐三道:“天斗皇室內的毒瘤已經驅除,雪夜大帝也表示會全力支持我們發展唐門。唐門算是走入正軌了。接下來就是大批量生產各種暗器的階段。我準備先回昊天宗一趟,一個是將這邊的情況傳遞過去,另一個,也是將神匠樓高送到昊天宗,請求伯父幫助他冶煉集中強大的暗器。” “然后呢?”大師看著自己的愛徒,僵硬的面龐神色柔和。 唐三道:“通過這次與千仞雪的戰斗,我發現了自己許多不足。尤其是在攻擊上。雖然我也有不少攻擊手段。可威力卻還不夠。與千仞雪那種層次的對手戰斗時,就能發現自己很多不足。我想留在昊天宗修煉一段時間,昊天錘是以攻擊為主,看看能否學到一些東西作用在昊天錘之上。否則,再次面對千仞雪,我一點把握也沒有。” 大師搖了搖頭,“你回昊天宗一趟是必要的,但我并不贊成你留在那里修煉。” 唐三沒有問為什么,因為他完全相信自己老師的判斷。 大師繼續道:“昊天錘確實強大,但是,你不要忘記,想要施展昊天錘,發揮出昊天錘的威力,首先就要擁有專屬于昊天錘的魂技才行。你是雙生武魂,在藍銀皇沒有達到九環之前,給昊天錘增加魂環只會令其未來的潛力下降。而在沒有魂環附加的魂技情況下。你提升的空間是十分有限的。” 說到這里,大師有些欲言又止的停了下來。 “老師,您有什么建議么?我聽您的。”唐三毫不猶豫的說道。 大師輕嘆一聲,“建議我是有的,只是,我卻不想讓你去冒險。那畢竟太危險了一些。” 唐三眼睛一亮,他現在已經擁有了六十六級的魂力,明顯感覺到修煉速度在不斷下降。想要保持以前那樣的提升速度幾乎是不可能的。沒有人比大師更了解他現在的情況,大師雖然說危險,但唐三明白,這或許是自己進一步快速提升的捷徑。 “老師,不論如何,我自保還是沒問題的。現在武魂殿勢大,我越來越感覺到自己的能力不足。還有您說過的天使神裝以及武魂殿長老殿強大的供奉,如果不早些提升實力的話,將來我們如何與武魂殿抗衡?而且,您曾經教導過我,面對越大的壓力,激發自身潛力就越容易。領悟戰斗精髓也要比自行修煉快的多。” 大師有些無奈的微笑道:“就知道你這小子會這么說。好吧,那我就告訴你。你現在雖然魂力是六十六級,但有數級魂力都是小舞的魂環帶給你的。以至于你在很長一段時間的修煉中,都要用來穩定這幾級魂力。而這就導致了你修煉速度下降。如果只是一味的苦修,對你的幫助并不會太大。想要盡快的讓自己與這些魂力完全融合,就必須要通過不斷的戰斗。最好是在生死考驗那種強大的危機中戰斗,這樣,你的戰斗技巧不但會進一步增加,而且魂力提升速度也會變的快起來。這些天,我仔細研究過奧斯卡的情況,他作為一名食物系魂師,這五年來的提升速度卻不亞于你們,就是因為他始終在面對著致命的危險,在強大的壓力下,逼迫的他自身不得不提升。毫無疑問,他的選擇雖然危險,但卻是極其正確的。而你這五年雖然也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但在這方面的磨練卻還不夠。殺戮之都那種殺戮只是增強了你的攻擊姓和殺心。并不是一個能夠不斷給你壓力的地方。所以,我的建議,就是要你到一個能夠產生這種壓力在你身上的地方。” 唐三好奇的道:“究竟是什么地方?” 大師想了想,道:“可以說是一片魂獸森林。但是,那里卻不同于你所知道的任何魂獸森林。因為,它是一座島嶼。在那里生活著許多奇特的魂獸,還有許多奇特的魂師。這個地方,在魂師界只有很少人知道。” 島嶼?唐三聚精會神的聆聽著大師的講述。 大師繼續道:“我簡單的形容一下,你就知道它的危險姓有多么大了。武魂殿曾經派遣兩千名魂師前往這座島嶼,試圖收編那里的魂師。結果卻是有去無回。能夠活著回來的不足百人。還折損了兩名封號斗羅在那里。那個地方,武魂殿稱之為魔鬼島,但我卻知道它真正的名字,應該叫做海神島。”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