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5)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5)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5)     

斗羅大陸197 魔鬼島海神島

大師道:“那個地方,武魂殿稱之為魔鬼島,但我卻知道它真正的名字,應該叫做海神島,在那里生活著的魂師,自稱為大海的孩子。” “從那次鎩羽而歸后,武魂殿再也不敢打那里的心思。如果我猜的不錯,在這座島嶼上,至少有一名至強的魂師,也就是劍斗羅所說的巔峰封號斗羅,九十五級以上的強者。甚至是九十九級的絕世斗羅。否則,武魂殿吃了那么大的虧,又怎會不報復呢?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海神島上生活著的人,是不會離開那座島嶼的。” 唐三驚奇的道:“在魂師界還有這樣一個奇異的地方,以前怎么沒聽您說過?” 大師嘆息一聲,道:“如果可以,我永遠也不希望你與那里的魂師打交道。以前也不認為你會與他們產生任何交集。自然不會告訴你了。” 唐三問道:“那您去過海神島么?” 大師點了點頭,“我曾經去過一次。也就是那次武魂殿向海神島攻擊的時候。那時,我還與比比東在一起。聽說有這么一個神奇的地方,就和他們一同去了。到了那里我才知道,原來魂師界還有如此一批不為人知的神秘魂師。他們不但神秘,而且極為強大。我們這些魂師與他們接觸會極不適應。”“海神島之所以被武魂殿稱之為魔鬼島,就是因為那次的戰斗。但實際上,海神島的魂師雖然很難接觸,但也并非嗜殺之人。他們世世代代都留在那里,自稱為大海的孩子,又稱之為海魂師。他們所擁有的武魂也極為奇異,大都與水生動物有關。因此,他們的魂技也與我們有著極大的區別。海神島地處大陸西側的大海之中。在那里,這些擁有水生動物武魂的魂師無疑能夠將自身實力最大程度地發揮出來。在海神島上,也有著眾多奇異的魂獸。所以,我才說那里可以算是一片特殊的魂獸森林。” 唐三問道:“那里的海魂師有多少人?” 大師道:“海神島上生活的每一名人類都是魂師,保守估計,至少有超過兩千人,甚至更多。我之所以判斷在那里擁有巔峰級別的封號斗羅,就是因為擊殺了武魂殿這邊封號斗羅的幾個人口中幾次提到海神大人四個字。看他們的表情和語氣,并非是在祈禱神明,而是像是在稱呼一個人,一個在海神島上擁有至高全力的人。而那幾名海魂師都已經是封號斗羅級別的實力,能夠令他們恭敬稱之地。自然也要是巔峰斗羅以上地實力。還可能是九十九級的絕世斗羅。” 聽了大師的講述,唐三心中已經簡單的勾勒出一個海神島的樣子,“老師,您的意思,是讓我到海神島上去歷練么?” 大師點了點頭,“海神島,無疑是充滿了各種危機的。但是,也充斥著各種機遇。海魂師并不嗜殺。外人到那里,只要通過他們的考驗,就可以留在那里生活,成為一名海魂師。但有一點,成為了海魂師之后,就不能離開那里。這是海神島地規矩。那次武魂殿是以敵對的方式登上海神島的,而且還擊殺了一些海魂師,這才引起海魂師的強烈反彈,在對方的全力攻擊下。最后全身而退的也只是百余人而已。可見這些海魂師有多么強大。以你的天賦和能力,前往海神島我并不擔心,通過考驗想來也沒什么問題。但重要的是,你怎么從那里回來。這一切,就要依靠你自己的力量去摸索了。想要穿越廣闊地大海回到大陸上。你就需要面對來自海神島的追擊。我必須要提醒你。海神島上的絕大部分魂師都醉適合水戰。哪怕只是一名魂斗羅級別的海魂師,在大海之中也能毀滅封號斗羅級別的陸地魂師。千萬不要以為你擁有飛行能力。就以為自己可以輕易脫離那里。在海神島有這樣一種魂師,他們地武魂是海鷗。其中就有一名是封號斗羅級別。它地速度雖然比不上你們唐門的白鶴長老,但你那憑借魂骨地飛行,卻沒有任何機會。如果你能夠成功的從海神島歸來,那么,你地實力在各方面都會有長足的進步。” 唐三略微猶豫了一下,道:“老師,再過半年多的時間,七宗重選大會就要開始了。我這一去,就怕無法參加這次大會。如果一切都按照武魂殿的劇本走下去,今后就更難對付他們了。” 大師淡然一笑,道:“你以為,憑借我們現在的力量就能阻止的了武魂殿這次完成七宗重選大會的目的么?那根本是不可能的。至少在未來五年的時間里,武魂殿將進入全盛時期。不過,他們還是不會輕易對兩大帝國動手。武魂殿毀滅了我們藍電霸王龍家族和七寶琉璃宗,其實是有些操之過急了。在魂師方面,武魂殿固然占據了絕對的優勢,但它所掌握的那些王國、公國,整體實力卻還無法與兩大帝國相比。只要天斗帝國與星羅帝國守望相助,就算是武魂殿也不敢輕舉妄動。否則大戰展開,恐怕整座大陸的人口數量就要以倍數下降。一旦陷入戰亂之中。武魂殿不但獲得不了多大的利益,反而會被民眾所仇視。因此,我判斷,武魂殿通過七宗重選大會進一步確立了自己在魂師界至高無上的地位之后,會加快扶持那些王國、公國,提高他們自身的實力。逐步蠶食兩大帝國。而不是集中力量對兩大帝國進行毀滅性打擊。兩大帝國在大陸上早已根深蒂固,想要完全蠶食也絕不是朝夕所能完成的。同時,在巨大的壓力下,兩大帝國自身也會勵精圖治,雖然整體上武魂殿占優,但想要吃下兩大帝國,也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這次我們已經與武魂殿撕破臉了,你擊敗了千仞雪,必定會引起武魂殿極大的重視,這個時候,選擇暫時離開,提升自身實力。才是最好的。蓄力一擊,才會最有力量。” 聽著大師的分析,唐三不禁連連點頭,他雖然聰明,但對大陸上的形勢又怎么可能有大師看的透徹呢?暗暗欽佩老師的同時,流露出恍然之色。大師的話,帶給他一種豁然開朗地感覺。 大師嘆息一聲,道:“我最擔心的,還是你能否從海神島回來。沒有真正面對之前,你是不會明白那里的魂師有多么可怕的。他們那海生物的武魂大都是水屬性。奇異的能力層出不窮。” 唐三此時已經理順了心中的想法。“老師,讓我去吧。如果不能通過這次歷練的考驗。我還怎能與武魂殿對抗?我一定會將壓力轉化為動力,更快的提升自身實力。等我回來之時,就是我們開始行動的一刻。唐門暗器制造需要時間,我本身也幫不上太多,我相信,我一定能夠從海神島平安歸來。” 大師笑了,他早已猜到唐三地選擇。“不是你,是你們才對。難道你舍得留下小舞么?帶著她一起去吧。需要歷練地不只是你,還有你們史萊克七怪的其他人。他們都到了與你類似的瓶頸,想要繼續保持實力的高速提升,就必須要有所付出。而且,你們在一起,也能相互有個照應。” “七怪?”唐三愣了一下,不解的看著大師。 大師微微一笑,“我已經于弗蘭德溝通過了。馬紅俊不是問題。寧宗主那里。我昨天也同他談過。他雖然還有些猶豫,但我相信能夠打動他。在你上次前往庚辛城的時候,我派人送出了一封信,想必現在已經到了沐白和竹清手中。如此艱難的歷練,或者說是這樣的機會。不是你們七怪一同行動。我又怎能放心呢?” 看著大師那溫和地目光,唐三的雙眼漸漸朦朧。他知道,老師早已為他想好了未來提升的出路。也一直在默默的為他做著許多許多。幾年過去。大師的兩鬢已經有些斑白了,在唐三心中,大師的地位絕不亞于唐昊,他對唐三付出的,甚至比唐昊還要更多、更多…… “去吧。你不是還要回昊天宗么?等你從昊天宗回來后,沐白他們應該也差不多到了。寧宗主那里,我還要多做做他的工作。你們七個,才是我們未來與武魂殿抗衡的王牌。這一次前往海神島,我相信你們一定會滿載而歸。” 帶著小舞走出皇宮,唐三地心情久久不能自已,大師為他的默默付出,始終彌漫在他心間。他自然也不會去說什么,這份情他永遠都會記在心里,在他心中,自己一直都有兩位父親。 離開皇宮的過程中,所有皇室禁衛軍見到唐三,都會對他行單膝跪禮。因為在唐三腰間,懸掛著一枚只有嬰兒手掌大小的玉佩。那枚玉佩也是一枚印章,它的上一個主人,正是天斗帝國雪夜大帝。 雪夜大帝已經重新主政,同時也宣布四皇子雪崩成為太子繼承者。雪星親王總管帝權。 那天,雪夜大帝及時醒來,唐三自然猜地到是怎么回事。寧風致之所以在那時讓他離開房間,是出于對他地保護。雖然唐三不知道寧風致是怎么做的,但卻完全能夠想象地到,這位七寶琉璃宗宗主一定是使用了什么特殊手段,激發了雪夜大帝的生命潛能。這樣做,固然能夠讓這位帝王盡早清醒過來主持大局,但也無疑會令他那本來就在加速衰竭地生命變得更加短暫。而這件事,雪夜大帝在醒過來的時候是不會不明白的,像他這樣的帝王,就算當時看不清,時候也一定會想通。雖然現在他需要依仗七寶琉璃宗,但未來的事誰又能說得好呢?這件事必然會成為皇室與七寶琉璃宗之間的一根刺。 寧風致的當機立斷令唐三很欽佩,他能將自己先擇出去,可見他對唐門的善意。那天他所說的讓自己以后多加照拂寧榮榮,其實就是照拂七寶琉璃宗。不論寧風致愿不愿意承認,自從被武魂殿襲擊之后,七寶琉璃宗也開始由盛轉衰,就像當初的昊天宗。似乎每一個強大的宗門都要經過這樣一個過程。 而唐門卻不一樣,同樣是魂師宗門,唐門不但和史萊克學院有著極為密切的關系,也在這次的事情上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可以說是救下了雪夜大帝與整個天斗帝國皇室。雖然雪夜大帝并沒有做出什么過度的封賞,但這份恩情他自然是不會忘記的。從另一個角度考慮。與七寶琉璃宗相比,這樣一個年輕的宗門對于天斗帝國皇室來說也更好控制。只要將來唐門對帝國做出足夠地貢獻,未來在天斗的地位必定是牢不可催的。 有了這些深層次的想法,唐三才對自身實力更加渴望,不論天斗帝國今后對自己是怎樣的態度,沒有強大的實力支持,一切都是虛幻的。而想要對付武魂殿,他也同樣需要借助天斗帝國龐大的人力、物力。唐門既然選擇了依附在天斗帝國,未來就是休戚與共的關系。 至于現任太子雪崩,唐三反而不擔心。就算不久的將來。雪夜大帝死去后由他接位,只要他不是傻子,格局也絕不會改變。一直被冒充雪清河地千仞雪壓制,卻一直能夠不死,隱藏之深可想而知,這樣一個人雖然不好相處,但至少他會是一個合格地帝王。退一萬步說,就算在天斗帝國混不下去了。唐門想要暗中遷徙也并非難事。不要忘了,史萊克七怪老大,邪眸白虎戴沐白可是星羅帝國皇儲。 回宗門的路上,唐三想了許多。將心中的各種事情一一捋順后,他才更加感覺到大師的高瞻遠矚。自己暫時的離開,不但可以緩和天斗帝國與武魂殿之間的關系,而且也避免了自己繼續留下來成為眾矢之的。誰能說得準武魂殿會不會派遣高手來刺殺自己呢? 而現在,武魂殿至少對于自己成立的唐門還不太清楚,只要自己離開了。唐門才更容易進入一個平穩發展期。有七寶琉璃宗和皇室地支持,自己在不在根本就不是問題。 想通了這一切,唐三也已經堅定了未來一段時間自己要走的路。提升實力,穩步發展唐門才是最好的選擇。激進只會換來毀滅。 就算是現在的昊天宗已經擁有了六位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可那天聽了劍斗羅塵心的話之后。唐三才真正明白為什么當初爺爺會選擇退避三舍。在近百年來。現在的昊天宗可以說是擁有了最強的實力,多達六位封號斗羅。可實際上。除了宗主唐嘯之外,其他的五位長老也只是封號斗羅而已。以他們地年紀,根本不可能去沖擊九十五級的高度了。就算是唐嘯,五十年內恐怕也達不到九十九級那種程度。這又如何與武魂殿抗衡呢?誰能知道在武魂殿中究竟隱藏了多少絕世強者? 不知不覺中,唐三已經牽著小舞回到了唐門。剛一進大門,就聽到有人慘叫一聲,“啊——,沉香妹妹,你不能這樣對我啊!就算你不同意,也不能打我,是不是?” “呸,誰是你的沉香妹妹,你怎么不去死,你這個死胖子,竟敢到爺爺那里亂說話,我跟你沒玩。” 眼看著一團碩大的黑影朝自己方向撲來,唐三臉上不禁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右手一揮一卸,將來者地沖力卸到一旁。他地動作還沒完成,一道迅疾無比的白色身影就已經來到近前,一腳踢在那碩大黑影肉厚地地方。 “你們這是唱的是哪一出啊?”唐三有些無奈地將馬紅俊拉到身邊,那肥碩的身影自然就是這個胖子了。馬紅俊何等機靈,趕忙一閃身,躲到唐三和小舞背后。偷眼看向那已經站定在唐三身前的白色身影,正是敏堂堂主白鶴的孫女白沉香。 白沉香雙手叉腰,一副氣鼓鼓的樣子,因為憤怒,嬌俏的小臉上飛起兩抹嫣紅,就像是抹了胭脂一般,本就很美的她看上去更加動人。 眼看胖子躲到唐三和小舞背后,她依舊不肯罷休,“死胖子,你給我出來。有本事你別躲到宗主背后。表哥,你可要給我做主。這死胖子要害死我了。” 唐三呵呵一笑,趕忙道:“好,好,我給你做主。你先消消氣,總要告訴我胖子究竟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讓你生這么大氣啊!” 馬紅俊迅速鉆了出來,剛想開口,卻被白沉香狠狠的瞪了回去。說也奇怪。馬紅俊這家伙平時雖然總是笑嘻嘻的,但實際上心硬如鐵,在史萊克七怪中,也只是略怕戴沐白和唐三而已。對外人,那是半點虧也吃不得的。可面對白沉香這充滿嬌嗔的一瞥,竟是說不出話來,一副抓耳撓腮的樣子。 白沉香氣嘟嘟的道:“這個死胖子,竟然去向我爺爺提親。我爺爺居然還答應了。還讓我對他好一點。表哥,你可要替我做主啊,這死胖子明顯沒安好心。我嫁豬嫁狗也不嫁他。” 聽了白沉香這話。唐三也不禁愣了一下。胖子去向白鶴提親,這他可以理解,胖子的手段雖然直接了一些,但能得到白鶴地認可,自然事半功倍。但令唐三不解的是,為什么白鶴會答應下來。而且還在沒與白沉香商量的情況下答應。這就有些奇怪了。 要知道,白沉香雖然比不上小舞,但也算得上是國色天香了。自然眼界極高,胖子的外形又不算討喜,難道就因為胖子也是唐門的堂主之一么?這是不可能的。白鶴怎么說之前也是敏之一族族長。更何況他還是自己的舅爺爺。 看著白沉香泫然欲泣的樣子,唐三趕忙道:“沉香,舅爺爺真的答應了你們的婚事?” 白沉香狠狠地點了點頭,“不知道這死胖子給爺爺灌了什么迷湯,爺爺竟然真地就答應了。我去找爺爺理論,爺爺還說,他是個好人。相處相處就習慣了。還讓多想想他的優點,這死胖子有什么優點?一身肥肉么?” 馬紅俊這下有些忍不了了,沉香妹妹,話可不能這么說啊!我的優點還是很多的。人家都稱我為一塵不染小郎君,誠實可靠美少年。” “呸。我看你是臉皮比城墻拐彎還要厚三倍。見過不要臉的。就沒見過你這么不要臉的。哼,反正我就是不嫁。爺爺答應了我也不嫁。大不了我離家出走。” 唐三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好了。沉香妹妹,你也別生氣,我去和舅爺爺談談,只要你不愿意,沒有人會勉強你的。胖子也不會。” 馬紅俊瞪大了眼睛看著唐三,“三哥,你這可是胳膊肘向外拐啊,我好不容易才爭得了白長老地同意。” 唐三向胖子使了個眼色,“感情是雙方面的,難道你真的想要勉強沉香么?” 馬紅俊愣了一下,他和唐三在一起年頭也短了,看到唐三遞來的眼神,就沒有在說什么。 白沉香明顯放松了許多,看看唐三和他身邊的小舞,再狠狠的瞪了胖子一眼,道:“表哥,那這件事可就拜托你了。不論如何,你都要替我做主,我們可說定了哦。” 唐三微笑點頭,“放心吧,我還是那句話,只要你自己不愿意,沒有人會勉強你的。” 白沉香興高采烈的走了,唐三乃是唐門門主,他的話自然是很有分量地。 等到白沉香蹦蹦跳跳的離去,馬紅俊才忍不住問道:“三哥,你這是……” 唐三瞥了他一眼,道:“強扭的瓜不甜。你這方法雖然直接,但不可操之過急,否則只會起到反效果。舅爺爺不是答應了你們的事情么?這樣一來,你追求沉香就只有她自身的阻力而已。我會幫你地,但能否獲得她地芳心,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胖子用力地點了點頭,“三哥,我這次是真心的。我保證會對她好。我聽你地,一定會用自己的誠意感動她。”嘴上雖然這樣說著,但他臉上的表情明顯有些頹然,顯然是連他自己也不太看好自己,論外形,他確實和白沉香差的遠了些。 唐三壓低聲音,在馬紅俊耳邊說了幾句話,馬紅俊開始是愕然,一會兒的工夫頓時轉悲為喜,“三哥,你說的是真的?” 唐三點了點頭,“我們史萊克七怪中,就你還沒有歸宿,能幫的我當然會幫你。不過還是那句話,成不成還要看你自己的。你要牢記患難見真情這句話。記得小奧是如何獲得榮榮芳心的么?拿出你的真情實意吧。” 留下陷入興奮思索中的馬紅俊,唐三帶著小舞回到宗主府,傳令宗門弟子。召見各堂堂主。 時間不長,敏堂堂主白鶴、藥堂堂主楊無敵、御堂堂主牛皋、力堂堂主泰坦以及武堂堂主馬紅俊和同等級別的寧榮榮、奧斯卡都來到了宗主府議事大廳之中。 唐三端坐主位,眾人紛紛行禮之后落座,宗門有宗門地規矩,這些禮數是單屬四宗族四位族長主動要求的。 “泰堂主,樓高長老在忙些什么?”唐三見樓高并沒有與泰坦一同前來,向他問道。 泰坦苦笑道:“樓高這老家伙,對鑄造的癡迷比我更甚。這些天他可真是兩耳不聞窗外事,整天就督促著力堂弟子們鑄造呢。不過,有他的指點。我也輕松了不少。” 唐三點了點頭。這才轉向眾人,“目前我們唐門已經算是走入了正軌,不久之后,第一批暗器也將制造出來。我們暫時是不打算招收門人弟子的,這次請大家來,主要是有件事要與你們商議。今天我與老師談過一段時間,目前我們史萊克七怪的幾個人,實力都達到了一定程度上的瓶頸。想保持繼續高速的提升,就需要另辟蹊徑。我打算將唐門事務暫時交給四位長老,動身前往一個適合的地方修煉一段時間。走的不只是我,榮榮、奧斯卡、馬紅俊都會和我一起走。” 御堂堂主牛皋道:“努力修煉是好事,不過,宗主,你這一走,要去多長時間?” 唐三道:“我也不知道。我們要去地那個地方有一定地危險性。就是要在那能夠帶來壓力的地方,才更有利于我們的實力提升。至于多久能夠回來。我也說不好。后勤方面,榮榮和奧斯卡都跟我走后,我會拜托寧宗主和陛下照顧唐門。” 一聽唐三說這一走不知道要去多長時間,四位長老都有些沉默了。半晌后,楊無敵率先開口。道:“宗主。你們去吧。唐門交給我們,唐門在。我們在。”他的語氣就像是在說自己的破魂槍,人在槍在。槍毀人亡。雖然楊無敵平時話不多,但他的話卻很有份量。 泰坦道:“宗主,我們都明白,你是為了變得更強,好在未來與武魂殿抗衡才決定去修煉的。但是,你也不能忘記,身為唐門之主,你身上責任重大。唐門不能太長時間群龍無首。” 唐三點了點頭,將今天大師對大陸上的局面分析復述了一遍,“我明白各位長老地擔心。楊長老曾經與我共同面對過武魂殿的敵人。相信你們也都很清楚武魂殿所擁有的龐大勢力。從任何角度來看,我們都處于絕對的弱勢。唐門需要強者,如果我們年青一代不能快速成長起來,未來就會變得更加被動。我已經考慮的很清楚了,我也相信,不論面對怎樣的危險,我們都一定會活著回來。” 泰坦思索片刻后,毅然道:“那好,宗主,你們就放心去吧。唐門交給我們。就按照我們商量過的,將藥堂的藥物與我們力堂制作的暗器結合在一起,制造出一批精良暗器。首先裝備七寶琉璃宗,然后裝備我們自身。再制造出來地,就賣給天斗帝國皇室。想要大批量制作暗器,我們也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相信,等你們回來的時候。我們唐門也就真正的能夠站穩腳跟了。” 唐三道:“我與老師商量過了,未來我們唐門只從史萊克學院招收經過考驗的弟子。由老師他們推薦進入唐門。這樣可以保持我們唐門弟子地質量。馬紅俊跟我走了,武堂就暫時由牛奔叔叔負責吧。” 在單屬四宗二代子弟中,牛奔算是最出色地一個了。 接下來,整個會議圍繞著未來唐門發展的路線以及各方面細節展開,唐三準備離開地時間不短,在臨走之前,他必須要將自己的想法全部與四位長老商量好。保證唐門在他離開地這段時間中健康發展。 正像大師所說的那樣,唐門已經走上正軌,不論是七寶琉璃宗還是天斗帝國皇室,都會無條件的對唐門進行支持。未來唐門的道路會走到何種程度,還是要取決于唐三他們能夠取得怎樣的成就。擁有一名封號斗羅的宗門和沒有封號斗羅的宗門截然不同。而擁有一名絕世封號斗羅的宗門則更加不同。史萊克七怪都有著巨大的潛力,如何將潛力轉化為實力,與武魂殿正面抗衡,才是唐三面臨的最重要的問題。 夜幕降臨,唐三將已經在自己懷中睡著的小舞抱回房間,正在他準備開始修煉時,外面卻傳來了腳步聲。低沉的聲音響起,“宗主,你休息了么?” 唐三走出寢室,來到外面的客廳,“楊長老,您進來吧。”他早就猜到楊無敵會來找自己,只是不確定他會來的時間而已。 楊無敵推門而入,他的性格一向很直接,就像他的破魂槍一樣,“宗主,我有件事要對你說。” 唐三做出一個請坐的手勢,“長老請說。” 楊無敵沒有坐下,站在那里沉吟片刻后,道:“你是不是很奇怪,為什么我能解除雪夜大帝的毒?” 唐三道:“想必那毒與藥堂有關吧。或者說是與長老的破之一族有關。這件事沒什么,長老不想說就不用說了。我信得過您。” 楊無敵搖搖頭,道:“不,這件事我必須要告訴你。我不希望因為我們破之一族的叛徒而影響到唐門未來與天斗帝國之間的關系。” “叛徒?”唐三心中一動,已經猜出了個大概。 楊無敵眼中流露出一絲悵然,唐三還是第一次從這位剛烈的老人身上看到這樣的神情,“沒錯,雪夜大帝所中的毒,正是我們藥堂制作的。或者說是破之一族的禁忌劇毒之一,名叫七彩斑斕。這種劇毒是通過七種原本無毒的藥物混合在一起而成。最大的特點就是隱藏性強。因為制造它的七種材料本身無毒,就可以按照一定的配比不斷給人服下。哪怕是再謹慎的人,也會在不知不覺中被它所侵蝕。而且,一旦食用滿七種藥物,就會立刻毒發。剛開始時并不劇烈,但中毒者會感覺到極為痛苦,七彩斑斕會不斷的腐蝕著中毒者的生命力,直到其生命終結為止。” 月底了還有月票、推薦票的朋友們請砸票支持小三吧,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動力,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