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5)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5)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5)     

斗羅大陸198 三位絕世斗羅的來歷

楊無敵的聲音十分低沉,唐三注意到,在他說話的時候,他身上的衣服也在微微的震顫,顯然是在強行壓抑著自己激動的情緒。 “因為配方的多樣化,混毒本來就是最難解除的,而這種經過我們破之一族研究多年而成的劇毒更是外人不可能解掉,哪怕是食用天材地寶級別的解毒藥物,也只能壓制它一時,而在此反噬時,發作的會更加厲害。要不是有獨孤博的以毒攻毒之法,就算是十個雪夜大帝也早就斃命了。” “這種劇毒被研究出來以后,因為其過于霸道,被列為本族禁忌藥物之一。當年,昊天宗封閉之后,我們單屬四宗族不得不分崩離析,我們受到了來自武魂殿的狙擊。其中,不止是我唯一的兒子在那一戰中慘死,我的親弟弟楊無雙也在那一戰中被他們擄去。從此音訊皆無。這七彩斑斕毒,在破之一族中,就只有我與無雙會用。當我在雪夜大帝身上見到這種劇毒時才知道,原來無雙他并沒有死。而是成為了武魂殿的走狗。” 說到這里,楊無敵停頓了一下,眼中仿佛有黑色的火焰在跳動,“我到寧可他是死了。也不希望他成為武魂殿的幫兇。” 唐三輕嘆一聲,“生命是可貴的。或許他也有難言之隱呢?這件事還是因昊天宗和武魂殿而起。長老,您別想的太多了。” 楊無敵沉默了一下,看著唐三,道:“宗主,如果將來有一天遇到他,請讓我親手殺死他。”說完這句話,他的眼神驟然變得冷厲起來,微微向唐三施禮后大步而去。 看著楊無敵那有些寂寥而冷硬的背影,唐三心中暗暗感嘆。 “老山羊還是那副臭脾氣。哎——”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唐三一跳,他目光凝然之下,身體飛速后退,擋在自己寢室門前。寢室內小舞正在睡覺,對方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摸到這里他竟然沒有發現。寒毛乍起,背心處已是冷汗淋漓。 “是我。”白影一閃,唐三身前已經多了個人。正是敏堂堂主白鶴。 看到是自己人,唐三不禁大大的松了口氣,“舅爺爺,您這要嚇死人的。我說誰有您這么大本事呢。我雖然沒有刻意催動,但精神力也能探查到方圓百米范圍內。能不驚動我潛進來的,恐怕也只有您了。” 白鶴微微一笑,道:“不要過于相信精神力。任何形式的偵查都是有盲點的。精神力也不例外。當我的速度達到一定程度,再通過一定的技巧,你只要不是全神貫注,就很難發現。” 唐三笑道:“魂師當中,恐怕也沒有什么人能夠和您比拼速度了。您剛才的話是什么意思?楊長老,他……” 白鶴嘆息一聲,道:“破之一族原本就是楊無敵、楊無雙兄弟兩個主持的。年少的時候,他們相依為命。楊無雙被抓,還是為了保護楊無敵所致。兄弟二人的感情極好。宗主,如果將來我們真的對上楊無雙,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饒她一命?” 唐三默默的點了點頭。 白鶴繼續道:“我來找你其實不是為了老山羊的事,是為了沉香。今天她對你亂說話了吧?” 唐三搖了搖頭,道:“也不算亂說話。只是我不明白,胖子是哪里打動了您,讓您肯將自己的心肝寶貝嫁給他?還是您只是和他開個玩笑?” 白鶴嘆息一聲,“我怎么會拿這種事來開玩笑呢?我是真的答應他。并不是因為你和他的關系,而是為了我們敏之一族著想。我只對馬紅俊提出了一個條件。將來,他如果和沉香有了孩子,必須要讓其中一個繼承了他鳳凰武魂的男孩兒來繼承敏之一族族長的位置,跟沉香姓白。” 聽白鶴這么一說,唐三頓時恍然大悟。原來如此,自己這位舅公可以說的上是老謀深算了。胖子的外形雖然差了點,配不上沉香,但不要忘記,他可是超級武魂鳳凰的擁有者。從品質上來說,鳳凰也是能和六翼天使媲美的,就算略有差距,也只是毫厘之間。 更何況,鳳凰乃百鳥之王。敏之一族的尖尾雨燕武魂雖然速度絕佳,但與鳳凰相比,還是差的太遠了。白鶴是要通過馬紅俊來改善敏之一族的武魂傳承啊!難怪他愿意犧牲白沉香的幸福。而且,是否幸福還是個未知數,有唐三這個因素在,害怕馬紅俊會對白沉香不好么?白鶴明顯是思前想后才做出這個決定的。人都有私心,在這方面,唐三也不好多說什么。 “原來是這樣。只要胖子自己同意,我沒意見。不過,我想您也希望沉香能夠得到幸福吧。這次我們出外歷練,除了胖子以外,都是成雙成對的。就帶著沉香一起去吧。也好讓他們有個相互了解,培養感情的過程,胖子一定會好好保護她的。您看如何?” 白鶴聞言大喜,苦笑道:“我最擔心的就是沉香這孩子接受不了。從小她就被我寵壞了。不過,在武魂修煉的天賦上,她卻是相當好的。” 唐三微微一笑,道:“那就這么定了。”帶白沉香一同參與這次歷練的旅程,就是唐三對馬紅俊的承諾。感情是需要時間來培養的,至于他們能否真正產生感情,那就要看馬紅俊自己的本事了。白沉香在攻防兩方面雖然不強,但速度奇快,絕對是一名合格的偵查魂師。憑借著速度,一般情況下自保也足夠了。 三天后,唐三處理好全部宗門事務后,帶著小舞和神匠樓高一起,離開了天斗城。在前往海神島之前,他必須要先回昊天宗一趟。 ……武魂殿,教皇殿。 整座教皇殿議事大廳內仿佛凝結上了一層寒霜,大廳內只有三個人。端坐在主位的教皇比比東。站在她身后噤若寒蟬的武魂殿圣女胡列娜。以及那一頭金發換回女裝,英姿颯爽的千仞雪。 千仞雪就站在比比東對面十米外。議事廳內的死寂已經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比比東凌厲的目光始終凝聚在千仞雪臉上。但千仞雪卻分毫不讓的瞪視著她。兩人誰都不開口,但那壓抑的氣氛卻令比比東身后的胡列娜產生出無法呼吸的感覺。 “列娜,你先出去。”比比東揮了揮手,在她眼中仿佛多出了些什么,又少了些什么。 胡列娜暗暗松了口氣,恭敬的應了一聲,快步離開了議事大廳。直到走出大廳之后,她才發現,自己的內衣已經被汗水浸透了。 她跟著比比東已經很多年了,卻從未見過誰在比比東面前敢用這樣的眼神與她對視。那個女人究竟是誰?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可為什么她身上的氣勢那么強大。那并不是來自武魂上的氣勢壓力,而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強勢和威嚴。 胡列娜出去了,武魂殿議事大廳內就剩下比比東和千仞雪兩個人,比比東緩緩站起身,她的身材與面前的千仞雪相差不多,一步步朝著千仞雪走去。 千仞雪并沒有因為比比東的氣勢而退縮,一臉的淡然,目光甚至更盛比比東。 一道極為復雜的光芒從比比東眼底閃過,突然間,她全部的氣勢在這一刻仿佛全部消失了似的,嘆息一聲,道:“失敗了就失敗了,一切還可以從頭再來。大勢上我們還處于絕對的優勢。” 千仞雪冷冷的道:“我并不是輸給了唐三,而是輸給了你。如果不是你艸之過急。我又怎會冒險提前發動?姐——姐——”最后那本應是呼喚的一聲,她卻故意拉長了聲音,聽上去充滿了嘲弄。 “姐姐?”怒光從比比東眼中一閃而過,“好,你記住了,以后都要這樣稱呼我。” 千仞雪冷哼一聲,“不,我還是叫你教皇大人吧。在這個世界上,我只有一個親人,那就是爺爺。除了爺爺以外,任何沾親帶故的稱呼以后都不回出現在我口中。你不是說過么,我來到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個錯誤。他已經死了,你也得到了你想要的。不過你要記住,你是你,我是我。以后我們各自為政。你管你的武魂殿,我管我的長老殿和斗羅殿。從現在開始,長老殿的所有長老,你都無權調配。” “你說什么?”比比東的目光重新變得凌厲起來,強大的氣息頓時凝聚成一股猶如實質般的壓力逼迫的千仞雪接連后退數步才穩定住身體。在比比東的強大氣勢壓迫下,一縷血絲從她嘴角處流淌而出。但她臉上的冷笑卻并沒有絲毫減少。 看到千仞雪嘴角處流淌出的血絲,比比東愣了一下,身上凌厲氣勢頓了頓,緩緩收斂了。 “你出去吧。去見你爺爺吧。如果他也同意你的說法,我沒意見。”這一刻,比比東仿佛蒼老了十歲一般。要知道,她雖然實際年齡比千仞雪要大上二十歲,可表面看去,卻相差不多。 千仞雪冷冷的掃了比比東一眼,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議事大廳的門因為劇烈碰撞發出一聲轟響。仿佛是將她們隔絕在了兩個世界之中。 比比東仿佛瞬間失去了所有的力氣一般,跌坐在椅子上,淚水,不受控制的順著面龐流淌而下。誰能想象,這位鐵血教皇竟然也有如此軟弱的一面。 長老殿。 這里是教皇殿內最大的一座建筑,也代表著整個武魂殿最強大的力量所在。高高的圓頂建筑內,一進門就是寬闊的廳堂。挑空的穹頂足有近三十米高,周圍分三層,每一層都有十個房間。 除了極其特殊的情況之外,能夠入住進這里的首要條件,就是魂力九十級以上,擁有封號斗羅以上的實力。這里才是武魂殿真正的最高權力所在,哪怕是教皇,也要受其制約。歸根結底還是實力的作用。居住在這里的長老們如果聯合在一起,足以在一天之內毀滅一座城市。這絕不夸張。 此時,長老殿內靜悄悄的,哪怕是一名侍候的仆人也沒有。當千仞雪走進那巨大的廳堂時,身上的汗毛孔驟然收縮了一下。就在這座廳堂最內側,一座以純金打造,高達十米的巨大六翼天使雕塑前,靜靜的站著一個人,正背對著大門的方向,抬頭仰望著那座純金的塑像。 從背影看,那是一個男人,身材較高,但卻并不健壯,一身樸素的灰色長袍,黑色長發披散在腦后,梳理得十分整齊。 站在那里,他給人一種十分奇異的感覺,擁有六翼天使武魂的千仞雪感覺格外清晰,似乎那個人就是那座六翼天使雕像,兩人之間無分彼此。似乎周圍那些巨大的窗戶內射入廳堂的陽光都聚焦在他一個人身上。盡管他的衣著是那樣樸素,可是,他只是站在那里就給人一種頂禮膜拜的感覺。 “爺爺。”就站在入門處,千仞雪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原本冰冷的面龐上再也堅持不住那份倔強,淚水順著面頰流淌而出。 灰衣人緩緩轉過身,先前那種特殊的氣息突然變得蕩然無存,看上去,他只有三、四十歲的樣子,相貌很英俊,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微笑。那種平靜、恬淡的氣息給人一種十分舒服的感覺。最奇異的是,哪怕是有封號斗羅在這里,也肯定無法從他身上感受到一絲魂力波動。 灰衣人輕輕的跨出一步,下一刻就已經來到了千仞雪面前,他的動作并不快,但當他來到千仞雪面前時,千仞雪就已經投入了他的懷抱之中放聲大哭。 再堅強的人也有軟弱的一面,比比東是如此,千仞雪又何嘗不是如此呢?冒充雪清河十余年的時間,她所承受的壓力還有那逝去的青春,只有自己才最清楚。 “你去見過她了?”灰衣人輕輕的摸索著千仞雪那一頭金發。 千仞雪默默的點了點頭。 灰衣人淡淡的道:“其實,她心里也很痛苦。畢竟,當初錯的并不是她。她對你的感情,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樣。” 千仞雪抬起頭,看著面前她一直認為唯一的親人,“爺爺,難道您也不幫我了么?” 灰衣人輕嘆一聲,“是不能幫。雖然她激進了一些,但卻并沒有做錯。她畢竟是武魂殿教皇的身份。更何況,在武魂殿中,她的影響力已經超過了我。” “什么?”千仞雪大吃一驚,甚至連眼中一直流淌的淚水都止住了,“這,這不可能。” 灰衣人微微一笑,寵溺的道:“小雪,你要記住,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誰的實力更強,就會擁有更大的話語權,在我們武魂殿也更是如此。她的實力已經不下于我,她還那么年輕。或許,她會有可能成為多年來第一個達到另一層次的人吧。別說二供奉、三供奉都已經支持他。就算是我,也同樣會支持她。她會帶領武魂殿走的更遠。你要做的,是好好幫她,而不是與她作對。其實,你的天賦遠超你父親,并不只是來自于他留給你的六翼天使傳承,同時,也是比比東遺傳給你的天賦。不論怎么說,她畢竟都是你的母親。” 千仞雪整個人都呆在那里,良久沒有開口。灰衣人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她,給她思考的空間。 此時的千仞雪,臉上已是血色褪盡,眼中光芒閃爍不定,突然,她猛地抬起頭,向灰衣人道:“爺爺,我再求您最后一件事。” 灰衣人眉頭微皺,顯然是感覺到了此時的她情緒有些不對。但他還是點了點頭。 千仞雪的目光驟然凝固,沉聲道:“我要做武魂殿的裁決長老。” 灰衣人愕然道:“因為這次擊敗你的那個年輕人?”裁決長老在長老殿中僅次于供奉。供奉是可以不參與武魂殿任何行動的。而裁決長老最重要的責任就是擊殺一切與武魂殿作對的最強對手。 千仞雪點了點頭,“從今以后,我不會再干涉武魂殿事務。還有,她不是我媽媽,以前不是,現在不是,以后也不會是。我永遠也不回原諒她。如果不是您,恐怕我早已死在她手中了。我只有爺爺,沒有母親。” ……昊天宗。 冰冷的山風如利刃般吹襲著山頂的每一處。唐三用身體為小舞抵御著這其實并不需要抵御的寒冷。在他對面,昊天宗宗主,嘯天斗羅唐嘯負手而立,凝望遠山。 輕摟著小舞,唐三由衷的道:“伯父,謝謝您。” 這次回到昊天宗開始并不順利,昊天宗山門封閉之后,是拒絕外人進入的。本來小舞和樓高唐三都不能帶進來,還是唐嘯力排眾議,唐三才能帶著二人來到這里。 唐嘯看著唐三,毫不掩飾自己的欣賞,“不,與其說是我幫了你。倒不如說是你自己幫了自己。你離開這么短的時間,實力就已再做突破。還完成了長老們的三個要求之一,在魂帝級別就擁有了十萬年魂環,你忘了五位長老看到你那紅色魂環時的樣子了么?” 一想到五位長老那呆滯的樣子,唐嘯臉上就不禁流露出一絲莞爾。 但唐三卻笑不出來,看著懷中的小舞,他心中只有傷感。盡管他知道隱藏在魂環中小舞的靈魂每天可以暫時回到本體內與自己重聚,可這些天他卻依舊像以前那樣不允許小舞輕易出來。小舞已經為了他險死還生,終于有了復活的機會,他又怎肯冒險呢? “伯父,樓高前輩在這里今后就要麻煩您了。只有您的昊天錘,才能配合他完成鑄造。這幾件暗器完成之后,我們才有和武魂殿抗衡的資本。” 唐嘯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你那唐門的事不要告訴宗門中的其他人。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說起來,當初確實是宗門對不起單屬四宗族,將來你唐門如果能發展的好,對他們也算是有個交代了。” 唐三道:“伯父,不久前我聽劍斗羅提到武魂殿有一位達到九十九級的大供奉,但他卻說的并不詳細,您知道這件事么?” 聽了唐三這句話,唐嘯身體一震,眼中光芒吞吐不定,唐三清楚的看到,唐嘯的雙拳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握緊。 “怎么會不知道呢?如果不是他,你以為我們昊天宗會怕了武魂殿么?如果不是他,誰敢說有覆滅我昊天宗的能力?” 說到這里,唐嘯胸前劇烈的起伏著,良久不能平復。 “這些事你也應該知道了。劍斗羅既然對你說了他的存在,想必也告訴你封號斗羅之間的差距了吧。九十九級封號斗羅,我們昊天宗也曾經擁有過。與武魂殿的這位大供奉,曾經并稱為魂師界的兩岳。意指不可逾越的山峰。我們昊天宗的那位,就是我的爺爺,你的曾祖父唐晨。當時,他老人家用的就是昊天斗羅這個稱號。我們昊天宗天下第一宗門的名頭,也是那時打響的。而武魂殿的這位大供奉,當時是武魂殿的裁決長老,也就是武魂殿的第一劊子手。名叫千道流。他們曾多次比試,實力在伯仲之間。千道流擁有的武魂和你之前所說的千仞雪一樣,也是六翼天使。” “那曾祖他?”唐三疑惑的問道。 唐嘯苦笑道:“不知道。你曾祖的實力比起千道流來要略勝一籌,但差距卻很小。在武魂品質上,其實六翼天使要略強于我們的昊天錘,因此千道流才勉強能你曾祖抗衡。但在境界上,始終是你曾祖領先的。大約在五十年前,你曾祖與千道流就都已經隱退了。隨著老一代魂師漸漸凋零,知道他們名頭的人也越來越少。二十年前,你祖父之所以決定封閉山門,其實并不是因為昊天宗怕了武魂殿,而是因為宗門中,并沒有你曾祖坐鎮。否則的話,任武魂殿強者再多,到了他們那樣的級別,也足以力挽狂瀾。就算是千道流,也絕不愿意讓武魂殿與咱們昊天宗輕易開戰。” “曾祖遠去?他老人家去了哪里?” 唐嘯搖了搖頭,道:“不知道,也沒有人知道。你曾祖離去之前,與你祖父談了一個時辰。之后就飄然而去。在你祖父彌留的時候曾經對我說,你曾祖他老人家去追尋那更高的頂端了。從這一點來看,他老人家顯然比千道流走的更遠。” 唐三心頭一顫,“百級成神?” 唐嘯點了點頭,“沒有人知道百級之后是怎樣一個境界。他老人家在三十年前就已經離去。外人當然不知道。可是,如果武魂殿對我們昊天宗發動攻擊,沒有他老人家坐鎮,我們這所謂的天下第一宗門根本就沒有與武魂殿抗衡的資本。因此,你祖父才決定封閉山門。這一等,就是三十年的時間。你曾祖他老人家卻依舊沒有回來。只有兩個可能,一個是他老人家成功突破百級,從此達到另一個層次而去,另一個,就是他老人家沖擊百級失敗……” 雖然唐嘯沒有說出去,但唐三也明白沖擊失敗意味著什么。 “那千道流還會在武魂殿么?”唐三問道。 唐嘯肯定的道:“一定還在。你知道么,你曾祖離去的時候,看上去只有三十多歲的樣子。達到了九十九級的高度,至少能活二百歲以上。你曾祖他老人家說過,千道流其實是一個懦弱的人。他的武魂雖然很好,但卻不敢去冒死沖擊。而他只要還在,就必然會留在武魂殿之中。雖然他已經不管武魂殿的事務了,但威信還在。而你父親所殺的上代教皇,就是千道流的獨子。普通的事情或許千道流不會輕易參與,但獨子被殺,他又怎能隱忍?” 唐三不解的道:“那我們封閉山門有什么意義?難道千道流就不會找來?” 唐嘯嘆息一聲,道:“這是你曾祖留下的福澤。我們現在所處的這座山峰,就是當初他與千道流最后一戰的地方。那一戰,千道流略輸一線。答應你曾祖,從今以后,自他之下,武魂殿所屬永不踏上這座山峰,除非有一天他能擊敗你曾祖。這才是宗門封閉的真正意義。否則,就算我們封閉山門,武魂殿也早已找上門來了。” 唐三知道,唐嘯肯對自己說這些,是因為自己這次回來后,在長老們面前展現了那十萬年魂環,真正得到了宗門的認可所致。 “伯父,冒昧的問一句,您現在的魂力多少級?” 唐嘯微微一笑,“我正在沖擊九十七級的關卡,不知道有生之年,能否達到祖父的實力。其實,你父親是最有希望的。只是……”說到這里,他的眼神不禁黯淡下來。自斷兩肢,交還魂骨的唐昊,永遠也不可能再沖擊那魂師的頂峰了。 唐三的眼神一陣波動,“回去后,我會先去看看父親和母親。然后我可能會離開一段時間,與伙伴們到一個有壓力的地方去修煉。幾年之內可能不會回來了。” 唐嘯愣了一下,“你要去什么地方修煉?北方么?” 唐三搖了搖頭,對唐嘯,他沒有什么隱瞞的必要,“有個地方叫做海神島,我不知道您聽說過沒有。” “什么?”唐嘯大吃一驚,竟然驚呼出聲。“你要去海神島?” 唐三有些驚訝的看著唐嘯,“伯父,您也知道那里?” 唐嘯苦笑道:“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和你父親還曾一起去過,為你曾祖送一封信給海神島島主,海神斗羅波賽西。小三,那可不是一個鬧著玩的地方啊!” 唐三一聽唐嘯曾經去過那里,頓時大喜,大師當初的實力畢竟低了些,而父親與伯父又是去送信的,接觸到的東西明顯和武魂殿那些人不一樣。 “伯父,您給我說說海神島的情況吧。” 唐嘯沉聲道:“海神島那個地方,就算是你曾祖在的時候,也要讓他三分。就是因為海神斗羅波賽西的存在。波賽西的實力與你曾祖和千道流是一個層次的。只不過他從未出過海神島半步,所以才不為人知。當年,武魂殿在海神島受挫的時候。我們與武魂殿的關系還算融洽,千道流邀你曾祖一同前往海神島一探。在那里,他們遇到了海神斗羅波賽西,三人大戰三天三夜,導致山崩海嘯,你知道最后的結果如何么?” 唐三看著唐嘯凝重的表情,失聲道:“難道曾祖和千道流都輸了?” 唐嘯用力的點了點頭,“沒錯,你曾祖和千道流兩個人都輸了。以他們的身份,當然不可呢聯手與對方戰斗。也不會用車輪戰的方式。三天以內,兩人分別與波賽西打了一場。卻都輸了。而且輸得毫無懸念。” 唐三吃驚的道:“您不是說曾祖與千道流和那波賽西是一個層次的強者么?” 唐嘯嘆息一聲,“但那里是海神島。是海神斗羅的地方。你曾祖當初派我和你父親前往海神島的時候曾經說過。海神斗羅的實力與他不相伯仲,還要略勝千道流半分,但是在海神島,除非是有百級強者,否則誰也不可能戰勝他。因為,他的實力已經到了可以調遣大海之力為己用的程度。借助天地之力,你曾祖也不是對手。” 用力的深吸口氣,也難掩自己眼中的駭然之色,魂師畢竟也是人,以人力而調動大海的力量,那是何等恐怖的實力啊!唐三沒有見過大海,但他卻可以想象到那一望無垠的碧藍。以他現在的實力,別說是大海,哪怕是一個小水潭他也無法引之為己用。實力,這才是真正的實力。 唐嘯看著唐三眼中的吃驚,繼續道:“海神島其實是個很美的地方。在那里生活著幾千名海神斗羅座下魂師。他們自稱為大海的子女。而海神斗羅,就是大海的代言人。她的武魂,就是海神。否則,哪怕是波賽西突破百級,也不可能調動大海的實力啊!你曾祖和千道流稱他為水中無敵。” “那次我和你父親是以送信的名義上的海神島。當時我們也是年輕氣盛,在剛上島的時候和海神島的人發生了沖突。剛開始的時候還算順利,也可以說得上是所向披靡。但后來,卻遇到了挫折。波賽西旗下有五大領主,全都是封號斗羅級別。當時只是來了一個領主他只用了六個魂技,就將我和你父親生擒活捉。這些海魂師的各種技能與我們區別極大。經常能夠借助大海的力量發動攻擊。幸好我們只是去送信的。波賽西看到你曾祖的信箋后,簡單詢問了幾句你曾祖的近況,就放我們離去了。” 唐三道:“聽老師說,到了海神島上是要通過考驗的。如果能夠通過考驗,就會被認作海神島的一員。只是不能離開那里,是么?” 唐嘯愣了一下,“你打算去通過那個考驗?” 唐三點了點頭,“我們既然要留在海神島,當然要通過海神島的考驗。我打算什么時候我們能夠有實力沖出海神島,逃回來,才算這次歷練的結束。只要我們能成功回來,實力必然會有很大的提升。在海神島的壓力下,我們修煉的速度會大幅度增加。而且體驗海魂師對我們也會有很大好處。”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