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9)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9)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9)     

斗羅大陸200 重聚史萊克七怪

“死胖子,你說誰眼睛有問題?” 戴沐白的耳力可是很好的,腳下一動,就已經來到馬紅俊面前。有些好奇的看著他身邊那清秀俊美的白沉香,疑惑的道:“胖子,眼光不錯啊!這是從哪個……”他話剛說到這里,嘴立刻就被馬紅俊一把捂住了,用力的拖到一旁。 看著胖子眼中哀求的光芒,戴沐白不禁有些疑惑了。他本來是想說,眼光不錯啊,是從哪個場子帶回來的姑娘。馬紅俊對他何等了解,又怎么能讓他把這句話說出來。 奧斯卡和寧榮榮在一邊偷笑,寧榮榮低聲向朱竹清解釋了胖子和白沉香現在的關系。 馬紅俊焦急的逼音成線,向戴沐白道:“戴老大,你嘴下留情。這次兄弟可是認真的。這姑娘是三哥的表妹。我和她可是清清白白的,正在追求她呢。你千萬別把我以前的事說漏了,不然我就完了。” 戴沐白何等聰明,立刻就反應過來,會意的向馬紅俊使個眼色,哈哈笑道:“我說哪來兒一個這么漂亮的小姑娘,原來是小三的表妹。你好,我叫戴沐白。” 戴沐白的相貌雖然不算很英俊,但他那天生邪眸和自身的氣質有著一種特殊吸引力,否則當初也不會縱意花叢之中未逢一敗了。身上散發的無形氣勢很容易給人帶來壓力。 面對他白沉香可不像對胖子那樣隨意,有些矜持的道:“戴大哥你好,我叫白沉香。你叫我香香就行了。” 馬紅俊頓時怪叫一聲,“香香,你才第一次見到他就允許他叫你香香?” 白沉香白了他一眼,道:“戴大哥是我表哥的兄長,這有什么?” 馬紅俊氣結道:“那我呢?你為什么不讓我叫?” 白沉香哼了一聲。“你猥瑣啊!那么胖還一臉豬哥相。誰理你。戴大哥一看就是正人君子。和你怎么能一樣?” “他?正人君子?”馬紅俊瞪大了眼睛看著白沉香。再看看身邊地戴沐白。一時間不禁心中氣苦。可他又偏偏什么都不能說。誰讓他有前科呢?現在是誰也得罪不起。 戴沐白和馬紅俊地心情截然相反。哈哈一笑。道:“不愧是小三地表妹。果然會說話。香香。你說地沒錯。我們這幾個人里。最正經地正人君子就是我了。” “咳咳……”不遠處地奧斯卡一陣咳嗽。看著戴沐白地目光很怪異。很怪異…… 朱竹清站在寧榮榮身邊微笑地看著。卻一點也沒有拆穿自己男人地意思。這么多年過去了。戴沐白不是年少輕狂地戴沐白。她也不是以前那個一直對戴沐白懷有幾分恨意和不滿地女孩兒了。 戴沐白似乎一點也不在意其他人看他地眼神。笑道:“小三呢?不是說要去海神島么?” 馬紅俊道:“三哥出去也有些天了,好像是處理一些家事,估計也快回來了。” 提到唐三,戴沐白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小舞地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師在信上提了,可是,我還是難以相信。好好的一個人,怎么就會身體與靈魂分離了?” 聽戴沐白提起這件事,馬紅俊眼中頓時流露出強烈的殺氣,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他身邊的白沉香還是第一次從馬紅俊身上體會到這種感覺,她突然覺得,身邊這個胖子變得可怕起來。尤其是來自鳳凰武魂那種百鳥之王的威壓,更是令她心神有些顫栗。下意識的橫移開半步。此時在她眼中,這胖子似乎變得高大了許多。再不是那個笑鬧而猥瑣的家伙了。 “還不是武魂殿那些混蛋。”馬紅俊狠狠地說道,根本不需要添油加醋。完全按照事實的講述就已經令木屋前的空地上充滿了一片肅殺。朱竹清更是淚眼朦朧,在寧榮榮地安撫下情緒才漸漸平穩。 “武魂殿。”戴沐白低吼一聲,龐大的氣勢勃然爆發。史萊克七怪對于他這種氣勢的釋放早就習以為常,大家實力又相差不多,反應并不強烈。但白沉香卻受不住這近在咫尺間爆發開來的白虎威壓,花容失色的后退,腳下一個踉蹌。 就在她即將摔倒的時候,一只穩定而肥厚的大手抓住了她的肩膀,一股帶著幾分灼熱氣息的魂力透體而入。白沉香地氣息頓時穩定下來。仿佛身前凝聚起一面由無形烈火組成的壁壘,替她擋住了戴沐白那滔天氣勢。 “只是憤怒是沒用的,想要與武魂殿抗衡,就要不斷提升你們的實力。只有你們七個人,都成為了一代封號斗羅,才有可能與武魂殿的強者抗衡。” 淡淡的聲音從遠處傳來,眾人朝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只見兩個人正朝著他們這邊走來,說話的。正是大師。在大師身邊。則跟著只剩余獨臂的劍斗羅塵心。 “大師。”見到大師,史萊克七怪眾人加上白沉香。同時躬身行禮。 大師向戴沐白和朱竹清微微點頭,僵硬地面龐上并沒有流露出什么情緒,“小三和小舞的事你們都知道了。武魂殿可以說是我們共同的敵人。這些年以來,你們每個人都有了不同程度的進步,也都擁有了更強的魂技。在前往海神殿之前,我希望你們能夠完成一個磨合的過程。畢竟分開了這么多年,就算默契還在,彼此不不熟悉伙伴的新技能,也無法令你們的配合達到最佳狀態。” 眾人同時點了點頭。對于大師的教導,他們始終都是心悅誠服地。 大師目光從眾人身上一一掃過,然后道:“磨合從現在開始。小三和小舞雖然不在,但你們五個卻已湊齊。想要以最快速度磨合好,你們需要壓力。” 馬紅俊有些結巴地說道:“大師,您,您不會是讓塵心前輩來做我們的壓力吧?”他可是深切地知道,劍斗羅塵心乃是一名九十七級的巔峰強者啊!那可絕不是普通封號斗羅所能媲美的。尤其是,劍斗羅塵心還有著大陸第一攻擊斗羅的稱號。 楊無敵的攻擊力他們都見識過,連唐三也在他手中吃過大虧。但楊無敵才八十級出頭,而同樣以攻擊著名地劍斗羅,可是擁有九十七級的強大實力。這壓力實在是有些大…… 白沉香有些不屑的瞥了胖子一眼,心中暗想,這就怕了?不過是來訓練你們的而已,又不是真正的敵人。剛才因為胖子幫助她抵擋壓力略微生出的好感被她借助這機會強行驅除了。她發自內心地不愿意相信自己會對一個猥瑣的胖子有什么感覺。 大師臉色一寒。“你們應該感到幸運。能夠請到劍斗羅前輩作為你們這次磨合的壓力,不但會大大加快你們磨合的過程,說不定也能進一步刺激你們實力的成長。也讓你們找到自己在實力上的不足。” 寧榮榮嘻嘻一笑,“劍爺爺,你可要手下留情啊!” 劍斗羅臉色一板,“我現在是你們的對手,榮榮,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而且,奧斯卡你要記住。如果你不能保護好榮榮,那么,我是不會讓她和你一起前往海神島。你當年走的時候不是說過。回來后一定有保護榮榮地實力么?今天我就來檢驗一下。希望你說的不要是大話。” 聽了劍斗羅這句話,史萊克五怪的臉色頓時都變得凝重起來,他們能夠深切地感覺到,劍斗羅絕不是在和他們開玩笑。尤其是奧斯卡,臉上嬉笑之色全部收斂,一種特殊的沉凝氣質散發出來,沒有開口,只是向劍斗羅默默的點了點頭。 大師向白沉香道:“沉香,你不用參加磨合。來我身邊。” “哦。”白沉香答應一聲。有些不以為然的走到大師身邊站定。心中略微有些不滿,不是說讓我和他們一起去歷練么?那現在的磨合為什么不讓我參加?就算我實力比他們差,也差不了太多吧。怎么說,我也是一名四環魂宗。就那么看不起我么?以我的速度,自保還是沒問題的吧。 她心中正想著,劍斗羅塵心已經緩緩向前走去,而史萊克五怪則下意識的后退,很自然的,寧榮榮和奧斯卡退在后面。戴沐白站在前方居中地位置,馬紅俊和朱竹清一左一右,五個人的臉色都顯得很凝重。 白沉香也看出了不對,她發現,當劍斗羅第一步邁出去的時候,整個人的氣質就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先前他看上去只是一個普通老人,可現在周圍的一切似乎都變得鋒銳起來,就連空氣也變得略微扭曲。她只是感覺到這股氣息中包含的一絲鋒銳之氣就不禁有些花容失色。 她此時才知道自己錯的有多么離譜。大師為什么不讓她參加眼前的磨合。站在劍斗羅背后。那鋒銳地氣息都仿佛要將她的身體撕裂似的,可想而知。站在他面前的感覺有多么恐怖。自己就算速度再快,恐怕也只有被那鋒銳之氣割裂的命運。 在骨子里,白沉香一直都是有些驕傲的。她認為,憑借著敏之一族的速度,在這個世界上,也沒什么人能傷害到她。直到此時見識到劍斗羅身上散發的氣息,她才明白敏之一族與真正強者之間的差距。別說是自己,就算是爺爺在這里,恐怕也無法承受那龐大而恐怖地鋒銳之氣。 而就在劍斗羅面前地五個人,卻都分毫不退的與劍斗羅對峙著。在她眼中那猥瑣地胖子更是站在第一排。每個人身上都開始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大師拉著白沉香快速后退,退到略遠處,徹底脫離了劍斗羅氣息的范圍,這才凝望戰場。 白光大量,戴沐白不退反進,悍然踏前一步,大吼一聲,強烈的白光渲染著他的身體瞬間出現了劇烈的變化。一頭猙獰巨大的白虎虛影浮現在他背后。 他的身體急劇膨脹起來,強悍的肌肉撐裂了上衣,帶著黑色紋路的白色毛發與肌肉同時展現,黃、黃、紫、紫、黑、黑,六個魂環同時出現在他身上。一時間頓時氣勢大盛。邪眸白虎霸道的氣息頓時令伙伴們所承受的壓力大幅度降低。 大師輕咦一聲,“好。沒想到他地魂力又進步了。應該是六十五級了。” 白沉香頓時感覺到自己的心仿佛漏跳了一拍。她雖然年紀比史萊克七怪還要小一點,但相差也很少。比起史萊克七怪中最小的朱竹清,她也只是小一歲多而已。眼前的戴沐白就算大上他三、四歲,可這六十五級的實力卻絕不是她三四年后所能達到的。 伴隨著戴沐白釋放出了武魂,其他四人身上也同時綻放出了奪目地光彩。每個人背后都浮現出一個淡淡的虛影。朱竹清背后浮現出的是一只黑貓,冰冷而凝練的氣息和戴沐白相比要熟練的多。但她身上釋放出的魂環卻和戴沐白一模一樣。給人一種神秘而危險的感覺。 馬紅俊的武魂就要囂張的多了,赤紅色地鳳凰虛影從背后浮現,他的魂環要比其他人都少了一個,但氣勢上卻是毫不遜色。熾熱的鳳凰火焰騰空而起,圍繞在他身體周圍,綻放出奪目光彩。 寧榮榮背后浮現地光影和出現在她手中的一模一樣,璀璨的九寶琉璃塔托在右掌之上,六個魂環交相閃耀。炫麗的寶光映襯得她飄然若仙。 而奧斯卡背后的虛影最為奇特,那是兩道模糊的銀色身影。看上去兩道身影是緊密相連的,就像是一個擁有兩頭、四臂、四腿的怪物。一絲絲銀色光輝圍繞。也同樣是兩黃、兩紫、兩黑六個魂環。 五個人,四名魂帝一名魂王。他們又是如此年輕。白沉香不知不覺間已經屏住呼吸。聚精會神的看著眼前這即將展開地一戰。 正在這時,一個突如其來的清朗之聲響起,“等一下。” 身影一閃,場中已經多了兩個人。同樣是一襲白衣,男人牽著女人的手,臉上流露著淡淡的微笑。 “劍斗羅前輩指導我們,怎么能缺了我呢?”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唐三和小舞。淡淡的藍色光芒彌漫在唐三和小舞身體周圍,他輕柔的摟過小舞。眼中帶著幾分不舍,將她放入自己的如意百寶囊之中。 唐三一出現,原本神色凝重的史萊克五怪臉上都流露出一絲放松地神情,每個人臉上幾乎都同時多了一絲微笑。如果說之前他們是五個年輕的強者,那么,隨著唐三的加入,他們就已經變成了一個強大的整體。 戴沐白哈哈一笑,“小三,你來的正好。我們一起向劍斗羅前輩請教。” 唐三點了點頭。以他的智慧,看到不遠處的大師就能猜到劍斗羅是被刻意請來指導他們的。以劍斗羅的實力,能夠帶給他們地壓力絕對是恐怖地。 唐三出現,劍斗羅塵心的神色卻沒有任何變化,任由他歸隊,站到戴沐白身后,將原本地三二排列陣型變成了三一二。這才淡淡的道:“我要開始了。” 一道鋒銳的精光驟然從劍斗羅雙眸中閃過,下一刻,他身前已經多了一柄劍。那是一柄通體澄藍。宛如水晶雕琢般的長劍。最為奇特的是。在這柄長劍之上有著九顆星,分別是黃、黃、紫、紫、黑、黑、黑、黑、黑的顏色。 看到這柄劍。史萊克六怪不禁相顧失色,能夠將魂環修煉到脫離本身魂環的外表,溶于武魂之中,可見眼前這位劍斗羅的修為有多深。 塵心緩緩抬起手,他的目光根本沒有去看史萊克六怪,而是完全落在自己的劍上。 “劍長四尺三寸,寬三寸,柄長一尺二寸,名曰:七殺。” 就在劍斗羅塵心的手即將握住這柄七殺劍前的剎那,唐三眼中光芒大放,大喝一聲,“強攻。” 與此同時,一白、一藍,兩圈光芒同時從他體內爆發出來,瞬間籠罩全場。冰冷、暴戾的殺神領域,溫和而充滿生命氣息帶有強烈精神波動的藍銀領域在這一刻完全綻放。籠罩著己方戰友,也籠罩住了劍斗羅。 唐三是史萊克七怪中的靈魂,大家都對他極為信任。在唐三大喝出聲的瞬間,戴沐白就已經率先撲了出去。他自然明白自己面對的是怎樣的對手。第一魂技白虎護身障。第三魂技白虎金剛變在剎那間就已爆發而出。全身白光驟然變成了金色,就像一顆金色流星般以一往無前的氣勢發起了沖鋒。 朱竹清的起步雖然比戴沐白慢了一些,但她的身體卻已化為一道幻影,悄然繞到了劍斗羅背后。鋒利地貓爪彈出,貼地前沖。 同樣擅長速度的白沉香清晰的感覺到,在速度上。朱竹清絕不次于自己,甚至還有過之。不要忘了,白沉香可是純敏魂師,而朱竹清卻是敏攻系魂師。作為敏攻系魂師,她擁有著白沉香所不具備的強大攻擊力。 馬紅俊在兩人行動的同時背后的鳳凰雙翼也已展開,鳳翼天翔與浴火鳳凰兩大增幅技能同時發動,從空中下撲,身體周圍地光芒已經開始變得扭曲起來,顯然是在展開他的第四魂技鳳凰嘯天擊。 唐三的右臂依然抬起。第四魂技藍銀囚籠一連三層出現在劍斗羅身體周圍,與此同時,他的右臂已經完全變成了金色。第五魂技藍銀霸王槍蓄力。按照他的計算,在戴沐白與劍斗羅碰撞的同時,自己的藍銀霸王槍就可以釋放了。 面對這樣一名巔峰的封號斗羅,他們絕不敢有任何留手。而劍斗羅帶給他們的無形壓力,也是迫使他們全力以赴地重要因素。 寧榮榮更是毫不吝惜自己的魂力,她的分心控制已經修煉到了五竅散之心境界。可以同時控制五種不同地增幅施加在不同對象身上。 七寶琉璃宗的魂師魂力等級越高,擁有的魂環越多,增幅效果就越恐怖。當寧榮榮展開全力增幅時,雖然增幅效果還不如父親。但相差的也只是那最后一級而已。 九寶琉璃塔五光十色,一道道光芒交相閃耀,不斷注入展現攻擊中的史萊克五怪身上。 落在朱竹清身上的是敏捷增幅、攻擊增幅、魂力增幅三大增幅技能。那可是增幅百分之七十的恐怖效果。 而落在戴沐白身上的光芒就更多,足有四道,分別增幅的是力量、防御、攻擊、魂力。 馬紅俊承受地就更恐怖了,寧榮榮全部六個增幅同時落在他身上,作為爆發力最強的一個,他才是真正的主攻手。尤其是屬性增幅的效果,令他的鳳凰火焰變得越發熾熱。金紅色的火焰凝練,仿佛活過來一般。 而落在唐三身上的增幅主要是以攻擊為主的,因此只有兩個,魂力增幅和攻擊增幅。 六十多級的魂師,各方面增幅百分之七十,他們此時所爆發出地力量,出去武魂真身的因素之外,每一個人都相當于一名七環魂圣級別。 盡管已經多年不在一起,但戰斗剛一展開。眾人就展現出了極強的默契。戴沐白中宮直入。攻擊正面。朱竹清后方突襲,主要攻擊的是下三路。而胖子則是從天而降。再加上唐三的藍銀霸王槍以及寧榮榮的瞬間強力多屬性增幅。這一刻他們所展現出的爆發力。就算是一名普通的封號斗羅也要駭然失色,只有逃避一途。 但是,他們所面對的,并不是普通地封號斗羅。 就在戴沐白、朱竹清兩人地攻擊即將落在劍斗羅身上的同時,劍斗羅地右手也終于握住了那柄九星七殺劍的劍柄。就在他握住劍柄的一瞬間,感受最深的,就是此時距離他最近的戴沐白和朱竹清。 那一刻,塵心仿佛已經不再是一個人,而是一團颶風,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氣勢從他身上瞬間爆開。首當其沖的戴沐白只覺得自己仿佛被一股極其鋒銳的巨力正面擊中,哪怕他此時在殺神領域、藍銀領域以及寧榮榮九寶琉璃塔百分之七十的增幅下竟然也承受不起。 原本已經用出的魂技竟然被硬生生打斷,單是那正面的恐怖氣勢竟然就令戴沐白前沖之勢嘎然而止。 并不是他自己想要停下來,而是在那宛如暴風驟雨一般的氣勢面前,不得不停下來。 悶哼聲中,戴沐白嘴角處已經溢出一縷血絲,不受控制的跌退幾步,哪怕是他身上的多重增幅也無法令他強行頂住,劍斗羅的氣勢就像是充滿實質的巨劍狠狠的撞擊在他身上。 朱竹清也同樣不好受,她是最先接近劍斗羅身體地,盡管她承受的不是正面氣勢。但當她的貓爪揮出時,只覺得有無數利刃加身一般,劇烈的痛苦同時從全身各處傳來,身體下意識的彈退而出。 就在戴沐白和朱竹清受阻的同時,馬紅俊也已經從天而降。熾熱地鳳凰火焰令他那胖大的身體宛如流星般砸了下去。扭曲的光芒瞬間籠罩向劍斗羅,他的右拳已經帶著全身之力擊向地面。第四魂技鳳凰嘯天擊。發動。 劍斗羅手握七殺劍瞬間迸發的氣勢同時擊退了戴沐白和朱竹清,此時正是氣勢內收之時,這也是為什么馬紅俊依舊發動攻擊,而不是停頓后退。而就在馬紅俊身體墜落,單拳轟向地面的同時,虛幻般的金光也已經來到了劍斗羅面前。正是唐三的藍銀霸王槍到了。 唐三選擇釋放魂技的時間可以說是恰到好處。如果早一分,那么,正好刺穿馬紅俊地身體,如果晚一分。那么,劍斗羅手中七殺劍下劈,馬紅俊的攻擊根本不會有任何機會。如果是真正的戰斗。以劍斗羅地實力,完全可以輕松將他擊殺。 而唐三這藍銀霸王槍到來的時候,正是劍斗羅七殺劍橫起,馬紅俊鳳凰嘯天擊發動的一刻。 此地乃是史萊克學院后院的大片森林,藍銀草是絕對不少的,而擁有藍銀草越多的地方,唐三的藍銀領域增幅效果就越好,在九寶琉璃塔和自身藍銀領域的增幅下,他所發出的藍銀霸王槍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地巔峰效果。哪怕是劍斗羅這樣的實力。也不得不重視他這種透點形勢的攻擊。 眾人只覺得劍斗羅的手腕略微動了一下,七殺劍就已經亮了起來,沒有使用任何魂技,只是輕巧的劍尖前點,澄藍色的劍鋒就擋住了藍銀霸王槍的去路。 嗡,震顫中的嗡鳴令遠處觀戰的大師和白沉香又后退了一步。詭異地一幕出現了,唐三那充滿強勢的藍銀霸王槍竟然就被那一劍從中刨開,化為兩道金光從劍斗羅身側瞬間滑開。 唐三受到氣機牽引,整個人向前跌進一步。身上散發的光芒頓時黯淡了幾分。 而就在這時,劍斗羅的身體終于出現了片刻的停頓,馬紅俊的鳳凰嘯天擊后手限制技能效果發揮。面對史萊克七怪全力爆發的攻擊,哪怕是劍斗羅這樣的實力,在不實用強大魂技的情況下也不可能全部閃躲開他們地攻擊。當然,這也和唐三對時機地把握有著重要關系。 轟,強烈的白光驟然從戴沐白身上爆發而出,第四魂技白虎流星雨綻放。就在胖子鳳凰嘯天擊那強橫地鳳凰火焰化柱沖天而起的同時從天而降。形成上下夾攻之勢。這本來就是當年史萊克七怪最擅長的攻擊方式之一。 而一根藍銀皇也在此時強盯著鳳凰火焰的灼熱突入到馬紅俊身邊,纏上了他的粗腰。 轟然巨響中。強勢的鳳凰火焰與白虎流星雨上下交攻。完全凝聚在那一點之上。而下一刻,馬紅俊的身體已經被唐三瞬間拉了回來。戴沐白和朱竹清也同時后退。 火光突然毫無預兆的熟練了,眾人駭然看到,原本應該“沐浴”在兩大增幅后強勢魂技攻擊下的劍斗羅塵心竟然消失了。而留在原地的,卻是一柄長兩米,寬半米的巨大七殺劍。 這柄劍就插在地面上,和之前塵心手中拿著的七殺劍外觀一模一樣,只不過增大了多倍。而先前那所有攻擊,似乎對它都沒有任何作用似的。 就在唐三扯回馬紅俊的同時,整整六道強勢的劍光就在那巨劍前劃出了一個大大的殺字。而每一道劍光都是黑色的。 那并不是劍斗羅本身的魂力顏色,而是劍光破開空間,露出的異次元。 馬紅俊只覺得背后衣襟已經被冷汗浸透了,如果他還在剛才那個位置,此時的結果只會是被大卸八塊。 如果說開始時眾人還認為這場戰斗只是切磋,那么,他們現在已經明白,劍斗羅塵心說的并非虛言,他一點也沒有要留手的意思。 驟然間提升的壓力,令史萊克七怪都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尤其是險些被大卸八塊的馬紅俊,一雙小眼睛中閃爍的光芒更是出奇的凝重。 吼,在巨大的壓力下,戴沐白怒吼一聲,雙腿開立,雙臂在身體兩旁展開,成環抱狀,全身毛發瘋長,身上的第五魂環已經亮了起來。一圈圈強烈的金光不斷從他腳下升起,每一圈光芒升騰,戴沐白身上的氣息都會膨脹幾分,就連他背后的白虎虛影,此時都已經變成了金色。 朱竹清的聲音清晰傳來,“這是沐白的第五魂技白虎魔神變,與白虎金剛變效果類似,能夠疊加提升。” 她話音尚未落,那柄插在地上的巨劍就已經離地而起,巨大的劍刃上揚,濃烈的藍光驟然下劈,一道巨大的藍色光刃宛如驚天長虹般直奔戴沐白而來。 毫無疑問,這柄巨劍就是劍斗羅塵心所化的武魂真身,雖然誰也不明白他為什么能夠將化劍。但這一劍別說是他們,就算是一名普通的封號斗羅在這里,也未必抵擋得住。 “沐白,繼續。”唐三冷靜的聲音響起。下一刻,他整個人已經來到了半空中,小舞魂骨技能,瞬間轉移,發動。 緊接著,唐三全身已經被金光包覆,無敵金身綻放。 一聲宛如金屬撕裂般的破帛聲在空中響起,驚天長虹被唐三的身體硬生生擋住,而就在這時,一層朦朧的幻影從史萊克七怪后方涌起,瞬間籠罩了戰場。頓時,所有的一切都變得不再真實,周圍的一切也變成了朦朧幻境。 氤氳的光彩籠罩之下,史萊克六怪都有一種特殊的精神感覺,雖然眼前的景物變得模糊不清了,但他們卻依舊能夠感受到彼此的位置以及劍斗羅塵心所在的位置。 這氤氳彩光從何而來?正是寧榮榮的九寶琉璃塔。當初唐三將從時年那里得到的魂骨給了寧榮榮,寧榮榮就擁有了這項技能。幻境智慧頭骨帶給她的能力名叫幻之空間。與她的九寶琉璃塔武魂融合后。這幻之空間的作用比原本時年使用時要強大的多。畢竟,九寶琉璃塔乃是當今天下最強大的輔助武魂。 幻之空間效果,在使用者的控制下,能夠讓友軍精神力提升百分之二十,同時建立起一張精神網絡,令彼此心念相通,不會在幻境中迷失。而對于敵人,則會產生迷幻作用,不但會出現方向感的錯誤,同時也會在不斷的迷幻效果中削弱敵人的精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