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2)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2)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2)     

斗羅大陸213 火辣辣的紫珍珠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第五百六十四章火辣辣的紫珍珠 驟然看到木屋內一個紫袍人摟著掙扎中的小舞,唐三眼中的怒火已經化為了森冷到極致的紅光。“死吧。”身形驟然掠起,八蛛矛在背后伸展開來,雖然他沒有釋放出武魂,但這一刻卻已經通過藍銀皇右腿骨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極致,直奔那紫色身影撞了過去。 不實用魂技,是因為唐三怕傷害到小舞,但他心中的怒火已經到了極致,不論如何也要將眼前這敢凌辱小舞的人碎尸萬段。 那紫袍人聽到背后聲響,反應也很快,就在唐三撲出的同時,她的身體宛如游魚一般快速的扭曲了一下,只是一個閃身,帶著小舞已經滑出五米開外,正好閃過唐三這一撲。 但唐三是什么人?在極度的憤怒之中,自身的潛力也已經完全爆發出來。身體右側最下方的八蛛矛重重的抽擊在地面,左側最下方八蛛矛插入地面之中起到支撐作用,整個人在半空之中來了一個大旋身,沖勢絲毫不減,卻已經再次來到紫袍人面前。 鋒銳的八蛛矛直奔對方身體插去,這一次,唐三已經用出了全力,速度之快,宛如風馳電掣一般。 那紫袍人雖然也是魂師,可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唐三根本就沒給他釋放出武魂的機會。八蛛矛就已經到了眼前。 面臨生死危機,那紫袍人做出了一個令唐三有些不解的動作,她猛的一推,將小舞的身體送了出去,落向一旁的床鋪。自己來不及后退了,右腿驟然抬起,直奔唐三當胸踢來,正是攻敵所必救。 可惜。他的反應雖快,和唐三比起來還是差了一些,他那一腿看上去是攻敵所必救,而且他的腿也很長,可惜地是,唐三的八蛛矛卻要更長,三米的長度又起是他的腿所能企及的? 就在至少有四根八蛛矛就要刺穿那紫袍人身體的時候,唐三也終于看清了紫袍人的相貌。這一看到對方。他眼中的紅色不禁呆滯了一下,攻擊地動作也慢了半拍。 呈現在他面前的,并不是什么須眉大漢,獰惡的海盜。而是一名身材勻稱的女子。看上去二十七、八歲的樣子,相貌極美。高鼻梁、大眼睛,一頭紫色短發顯得緊趁利落。英氣勃勃。此時一雙漂亮的紫色大眼睛中正充滿了驚駭之色看著唐三。 女的?這是紫珍珠?就是因為這兩個年頭的出現,唐三地動作才為之慢了。那紫珍珠也確實了得,突然感覺到對手充滿慘烈氣息。一往無前的攻擊遲鈍了一下,借助右腿踢出之勢,整個人在空中翻轉一周,翻轉的過程中,外袍已經脫了下來。直接甩向唐三,自己則借勢后退。 發現對方是女的,唐三心中的一口怨氣頓時疏解了許多,沒有再去追擊對手。身形一閃,已經來到小舞身邊,一把就將她那曼妙地嬌軀摟入自己懷中,一件長袍隨之從二十四橋明月夜中甩出,裹住了小舞的身體。 小舞這失去靈魂的本體顯得有些倉皇失措,驟然感受到唐三的氣息,不禁哼出聲來,緊緊地摟著唐三的腰。說什么也不肯放開,胸前劇烈的起伏著。顯然是受了不小的驚訝。 唐三暫時放過了對方,對方卻沒有放過他的意思。 紫珍珠身為紫珍珠海盜團團長,在這片海域之上也算是縱橫了十多年。何曾如此狼狽過?在唐三的攻擊下險些被干掉,這位艷麗的團長頓時大怒。 “什么人?敢到我紫珍珠海盜團撒野?”從紫珍珠的角度,只能看到唐三披散下來地藍色長發。長發遮蓋住了唐三的面龐,而唐三卻在低頭看著小舞,只有他背后那帶著倒刺。獰惡的八蛛矛令這位紫珍珠團長暗暗吃驚。下意識的催動魂力,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感受到小舞受到的驚嚇。唐三的怒火頓時再次騰起,想到伙伴們被禁錮在門外的遭遇,緩緩抬起頭,寒聲道:“來殺你地人。不只是你,我要將你這紫珍珠海盜團殺地雞犬不留。” 當紫珍珠看著抬起頭的唐三時,也不禁愣了一下。在她眼中地唐三天庭飽滿,鼻直口方,英俊的面龐上充斥著冰冷的殺機,一雙藍眸中紫金色光芒吞吐,但在這充滿殺機的氣息之中片片有帶著幾分優雅的氣質,舉手投足之間都顯得那么圓融如意。有生以來,紫珍珠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人物。 當然,紫珍珠對于帥哥的免疫力比起普通女人要強大的多,她的性取向本來就是不正常的。否則,她也不會要娶一個女人了。 “我到要看看,你如何毀滅了我們紫珍珠海盜團。給我滾出來。”一邊說著,紫珍珠身形爆退,一個閃身就已經出了木屋。唐三心中一驚,他怕對方遷怒到史萊克五怪身上,可帶著小舞又不方便用出瞬間轉移,右腳猛然跺地,急速的追了出去。 紫珍珠卻并沒有為難史萊克五怪和白沉香的意思,身形停在木屋前空地的一端,此時,她的武魂已經釋放出來,身體微微扭曲著,整個人都顯得柔軟起來,雙眼之中多了幾分死寂的氣息,皮膚表面多了一層灰藍色的細小鱗片。 蛇。看到她身體的變化,唐三首先就猜到了她的武魂必定與蛇有關。但是,卻不是普通的蛇,這應該是海蛇武魂。 兩黃、兩紫、兩黑,六個最佳配比的魂環出現在紫珍珠身上,唐三雖然能猜到這紫珍珠的實際年齡要比外表大上一些,但從他的魂環和吉祥所說的六十八級魂力來看,這女人的實力確實非同一般。 但那又如何?海蛇很毒?但畢竟也是蛇。唐三身形閃爍中,將小舞交到依舊倒在地上甚至沒能坐起的寧榮榮身邊。身形一閃,已經朝著紫珍珠撲了過去。正所謂擒賊先擒王。這里有數千敵人,更有二百名魂師。以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未必就能沖的出去。只要抓了這紫珍珠,想離開這里卻容易的多了。 半空之中,唐三的藍銀皇武魂驟然迸發出來。六個魂環幾乎是從體內彈射而出地。黃、黃、紫、黑、黑、紅,恐怖的魂環顏色晃的紫珍珠心頭狂震。下一刻,一圈白色光暈已經驟然從唐三身上爆發出來。 面對敵人,唐三是從來不會留手的,一上來,他就釋放出了自己的殺神領域。 自從在劍斗羅的壓力下對殺神領域有所領悟之后,這領域的威力也變得比以前更大了。主要體現在控制上。在領域范圍內,唐三現在能夠將殺神領域的呃效果進行任意地集中或是分散。此時他面對的對手只有一個人。自然將所有殺氣都凝聚在了紫珍珠身上。殺神突擊瞬間爆發。 紫珍珠只覺得全身驟然一冷,一股無與倫比的冰冷氣息宛如利刃一般破胸而至,可這股力量卻偏偏無形無質。身體寒冷之下,恐懼感油然而生,下意識的身體向后退去,戰意下降,殺神領域的削弱效果頓時產生。而且,伴隨著殺神領域的威力增強。冰冷的殺機還令紫珍珠的身體機能變得遲滯了許多。一身不俗地實力,竟然發揮不出七成。 黃綠色的光芒憑空而出,在半空中化為大網直接籠罩向身體遲滯的紫珍珠,就在紫珍珠想要利用自己武魂的特殊性進行閃躲時,驟然間。十六根藍銀皇從地面下奔涌而出,化為囚籠,死死的將她控制在內。大網已下,內有囚籠。紫珍珠駭然發現。自己竟然沒有任何閃躲地機會了。她卻又不擅長硬拼。 燦爛的金光出現在唐三右臂,當兩大限制技能死死的限制住對手后,藍銀霸王槍化為一道金光成為了手臂的延伸,直接頂上了紫珍珠豐滿地胸脯。而直到此時,這邊發生的巨大響動才召來了大量的海盜匯聚過來。 “師傅,不要。” “三哥,別殺她。” 兩個聲音幾乎同時響起,唐三的藍銀霸王槍正好停在那紫珍珠之間那條深深的溝壑之中。鋒銳的氣息壓迫的紫珍珠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不錯,紫珍珠的實力確實相當不錯,在魂帝這個層次上,也算得上是一把好手了。但是,她遇到地卻是唐三。一個敢于越級挑戰魂斗羅的男人。 要是在大海之中,說不定紫珍珠還能憑借自己海魂師的特性與唐三抗衡一下。但這里是陸地,雖然兩人魂力等級相同,但論實力和實戰經驗。紫珍珠卻怎么是唐三的對手呢?從唐三單拳破墻那一刻開始。她的氣勢就已經完全被壓在了下風。此時更是一敗涂地。 叫師傅的自然是跑來的吉祥,一臉焦急的沖了過來。 一根藍銀皇飄然而起。纏繞住了吉祥地身體,將他拉到自己身旁,唐三目光中威棱四射,掃視著周圍大肆謾罵著地海盜們,冷冷的道:“誰再出言不遜,或是上前一步,別怪我手下無情。” 海盜們頓時安靜下來,一個個看著唐三,目光中卻充滿了憤怒。 吉祥還是第一次見識到唐三地實力,看著唐三身上那六個魂環,尤其是紅色魂環,他心中的震撼是難以形容的。在他的認識中,雖然紫珍珠不算十分厲害。但也是這座島嶼上最強大的一個。紫珍珠的實際年齡是三十五歲,明顯比唐三要大得多了。可就是這么短暫的工夫,實力相當不俗的紫珍珠卻已經折在了同為魂帝的老師手中。除了焦急之外,吉祥內心深處還有著幾分隱隱的自豪感。 “老師,您別動手,紫珍珠團長不是壞人。”吉祥焦急的向唐三說道。 唐三目光看向吉祥,再看向自己的伙伴們,“這些就是我要尋找的伙伴,她不是壞人?難道剛才我這些伙伴的情況你沒看到?她一個女人,娶什么妻子?她要娶的,就是你的師母。” “三哥,別動手。他說的沒錯,這個團長還不算壞。”這一次開口的不再是吉祥,而是倒在地上,正支撐著身體勉強坐起來的馬紅俊。 “嗯?”唐三有些驚訝地看著馬紅俊。此時,小舞呆呆的坐在那里,除了馬紅俊之外,其他人似乎都暈了過去似的。 七根藍銀皇同時探出,分別纏繞住七人的身體,將他們帶到自己身邊。 “胖子,這是怎么回事?”唐三看向臉色青白中透著淡淡藍色氣息的馬紅俊,眉頭大皺。通過藍銀皇。他能清晰的感覺到除了小舞之外,每個人的身體都很虛弱。馬紅俊稍微好一點,還能勉強保持著清醒。虛弱的六個人都有一個共同地特點,身體奇寒如冰。 馬紅俊勉強看向唐三,艱難的道:“這團長把我們綁在外面,是為了讓太陽更好的照射在我們身上,必須要站著雙腳著地,體內寒毒才能從足心中排出。”說完這句話。馬紅俊頭一歪,也暈了過去。 唐三心中不禁一陣疑惑,右臂上的藍銀霸王槍收回幾分,沉聲向紫珍珠問道:“你真是為了救他們?” “救個屁,老娘就是要折磨他們的。有本事你殺了我。動手啊!你動手。不敢動手你就是烏龜王八蛋。來啊!”唐三的壓迫才離開。憋了一肚子氣的紫珍珠就忍不住怒罵出生,作為海盜團團長,她的彪悍一爆發出來,圍攏在外地海盜們一個個表情都顯得有些怪異。 一邊說著。這位失去了壓迫的紫珍珠團長還打算釋放她的魂技硬拼。 論相貌,紫珍珠絕對是這島上首屈一指的,但她那火暴的脾氣,也同樣是首屈一指地。屬下們一向都是戰戰兢兢的和她在一起,誰敢輕易觸怒她? 唐三也被她這一下罵愣了,不過,聽了馬紅俊的話,他的情緒已經迅速冷卻下來。經歷過那么多大風大浪。此時確定了愛人和伙伴們沒事,那個睿智冷靜地唐三又回來了。 藍銀霸王槍重新遞了上去,鋒銳的氣息強行打斷了紫珍珠想要釋放的魂技,當然,紫珍珠也不可能再說話了。她雖然說是讓唐三動手,可要真讓她自己往那極度鋒銳的藍銀霸王槍上撞,她還沒有那個勇氣。 耳根清凈了,唐三目光轉向周圍的海盜們。“誰能告訴我。我這些伙伴是怎么來到這里,之后又發生過什么事?我數三聲。如果沒人回答我的問題,我就先殺了你們團長。” 冰冷的殺神領域再次釋放,當然,這次并不是要動手,而是憑借著殺神領域中蘊含的龐大殺氣告訴周圍地海盜們,他并不是在開玩笑。 沒等唐三開始倒數,一名年老的海盜已經走了出來,急切的道:“別動手,我知道這是怎么回事。” 唐三冷冷的目光轉向他,這名老年海盜不敢怠慢,將事情的經過說了出來。 原來,那天眾人被深海魔鯨驟然爆發的攻擊震飛之后,遠遠的落入了大海,雖然深海魔鯨沒能追擊過去,但他們也都被震的暈了過去。戴沐白和朱竹清更是傷上加傷。 等到他們醒過來時,已經被海水沖擊地分散了。沒一個會水地,但卻有會飛的。等到身體狀態相對較好地馬紅俊清醒過來后,立刻飛入空中,尋找著其他人的蹤跡。好不容易找到了其他人,眾人聚集在一起。從身上取出一些能夠漂浮的物品勉強支撐著身體。馬紅俊的魂力也因為尋找眾人大量消耗。每個人的身體情況都極差。到是吃過水晶血龍參和相思斷腸紅兩大仙品藥草的小舞身體狀態最好。 時間一天天過去,雖然他們隨身的魂導器中都帶著食物,但天天漂浮在海水之中,一群不會游泳的人每天都要和海浪搏斗,根本就沒法休息。還要照顧重傷的戴沐白和朱竹清。眾人的身體狀況一天不如一天。他們只能期待著能夠遇到過路的漁船。 那天因為遇襲突然,龍淵艇在唐三那里,這也是他們沒法自救的重要原因。 等到了第十天,哪怕是他們魂師的體魄也要堅持不住的時候,卻倒霉的遇到了一只魂獸。一只萬年級別的魂獸。 如果是在陸地上,身體狀態良好的情況下,史萊克七怪中哪怕是奧斯卡都能夠憑借復制鏡像腸對付一只萬年魂獸。但是,這里卻是大海。他們每個人又都那樣虛弱。雖然最后眾人合力,勉強斬殺了那只魂獸,可他們也都受了傷。不久后,眾人才發現,那只萬年魂獸是劇毒地,他們都中了一種特殊的寒毒。哪怕是馬紅俊的鳳凰火焰也無法化解的寒毒。 奧斯卡的小臘腸只能減緩其發作,卻并不能解除毒素。七人中,惟有一直被他們保護著的小舞沒事。 就在這萬分危急的時候。他們遇到了紫珍珠號。紫珍珠號上的海盜們將他們救上船,回到紫珍珠島上。經過檢查,這些熟悉大海地海盜發現,眾人中的是一種特殊的寒毒,這種寒毒無藥可醫,但又不會死人。他們遇到的那只萬年魂獸正是和紫珍珠的武魂一樣,名叫海蝰蛇,但紫珍珠也無法解毒。必須要在陽光的照射下堅持三天,毒性才會自行解除。而且在這三天時間里,是不能吃東西的,只能少量喝水。然后站直身體,寒毒會在太陽的逼迫下涌入地面。這也是為什么眾人看上去那么虛弱地原因了。 在海里泡了那么久。又不能吃東西,他們的身體狀況好的了才怪。 至于小舞,因為她沒有中毒,身體很快就恢復了。而性取向有問題的紫珍珠卻一眼就看中了她。雖然紫珍珠本性不壞,可對絕色的小舞還是無法免疫,決定在其他人恢復前,先和小舞來個生米煮成熟飯,娶了小舞再說。 “生米煮成熟飯?”唐三不屑地瞥了紫珍珠一眼,“你有那能力么?” 紫珍珠想開口,但藍銀霸王槍上的霸道氣息卻逼迫的她根本沒有開口的機會。 “小小寒毒,還需要依靠日光?”唐三不屑地哼了一聲。探手入如意百寶囊中,在吉祥驚訝的注視下,逃出了一顆通體金紅色的珠子。 魂力催動,注入其中,頓時,金紅色光芒大盛,托在掌心之中,宛如一顆小太陽似的。 在向那珠子中注入魂力的同時。唐三也收回了自己的藍銀霸王槍。紫珍珠剛想開罵。卻突然全身一震顫抖,臉色蒼白的軟倒在地。在那金紅色的光芒籠罩下。眼中盡是一片駭然。 那金紅色光芒之中,有著一種機器特殊地氣息,令紫珍珠根本連話也說不出來,最令她感到恐懼的事,那種痛苦仿佛是來自靈魂深處。 唐三冷冷的瞥了紫珍珠一眼,就不再去看她,藍銀皇微動,首先將朱竹清的身體拉到自己面前。輕捏其下頜,將手中那閃耀著光芒的珠子塞入朱竹清口中,混合著精神力的聲音灌入她耳內,“含住,不要吞下去。” 直到朱竹清閉合小嘴,那恐怖的氣息才算消失,紫珍珠大大的松了口氣,正當她想再次開罵地時候,唐三卻用一句話將她地嘴封了起來。 “再罵人,我就殺的你這里雞犬不留。你認為這里有人能夠阻擋我么?”一邊說著,冰冷地殺神領域再次蔓延開來,配合著眼中的紫極神光猛然刺入紫珍珠眼中。這并不是攻擊,而是發自靈魂的震懾。 唐三選擇的時機無疑是恰到好處的,經過剛才的恐懼感覺和在唐三攻擊面前的無力感,紫珍珠對他本就產生出幾分恐懼,再加上精神上的震懾,這一下,這位女海盜頭兒,終究還是沒敢罵出聲來。 目光轉向先前說話的那名老海盜,“打一盆清水過來。”說話的同時,一根藍銀皇甩起,趁著紫珍珠被紫極神光壓制的狀態,在她身上連點幾下,封掉了她的魂力,也封住了她的啞穴。 紫珍珠這才反應過來,張口就罵,可卻發現,自己怎么也無法發出聲音。這一現象,極大的震懾了周圍的海盜,原本還有蠢蠢欲動之勢的一些魂師,頓時都老實下來。 唐三不再看他們,抬手按在朱竹清背后,柔和的玄天功內力傳入朱竹清體內。 此時,朱竹清的皮膚上已經散發出一層淡淡的金紅色光彩,一絲絲青黑色的氣息不斷從身體周圍蔓延而出,蒼白的臉色也漸漸多了一層紅潤。 唐三取出的那顆珠子,正是當初他在地獄路中得到地那顆十首烈陽蛇內丹。他并不知道伙伴們中的寒毒有什么特點。為什么連胖子的鳳凰火焰都無法抵御。但不論如何,這寒毒是由蛇類魂獸而來,以十首烈陽蛇蛇類霸主地位,再加上其秉性純陽的特性,也正好能夠克制了。 事實證明,唐三的判斷是沒錯的。一會兒的工夫,朱竹清體內的寒毒已經褪盡,虛弱地睜開雙眼。 唐三將手放在她嘴邊。朱竹清吐出了火熱的珠子,虛弱的叫了一聲,“三哥……” 唐三將一片龍芝葉塞入朱竹清口中,“慢慢咀嚼吞下。什么都別說,先好好休息重要。” 朱竹清微微的點了點頭,有唐三在這里,她自然不會擔心什么,在唐三的輔助下盤膝在地上坐好。慢慢的咀嚼著口中的龍芝葉進入修煉狀態。 唐三先選擇為朱竹清解毒自然是有原因的。朱竹清和戴沐白那天深受重創,這么多天以來,兩人地身體狀況肯定是最差的,而朱竹清又是女孩子,身體素質自然不能和戴沐白相比。因此,她才是第一個被救治的人。 接下來是戴沐白、白沉香、寧榮榮、奧斯卡和馬紅俊。唐三每一次都將十首烈陽蛇內丹清洗后再用魂力催動其效果,逐一放入伙伴們口中,幫他們解去體內寒毒。 處理完這一切。唐三才算松了口氣。同時背后也是冒起一層冷汗。伙伴們的身體狀態比他想象的還要差,這十多天所承受地煎熬一點也不比他少。要是真的讓他們在陽光下解毒,再受三天苦,恐怕就真要元氣大傷了,就算救回來,恐怕對未來實力的提升也將起到極大的阻礙作用。 處理好伙伴們地事,唐三摟著小舞來到紫珍珠身前。 紫珍珠被唐三封住啞穴后,怎么怒罵都不能發出聲音。對唐三可以說是恨到了極點,見他走過來,頓時雙目噴火,猛的從藍銀囚籠中站起,用力的抓住藍銀囚籠,怒視唐三。 那名年老海盜在遠處道:“這位魂帝大人,您的伙伴已經治好了,是不是可以放了我們團長了。我們對您的伙伴一直都沒什么惡意。這只是個誤會啊!” 唐三淡然道:“放了她?你能保證我們不被這里的海盜撕碎么?我可剛得罪了你們團長。” 年老海盜剛要做出保證。卻看到了唐三那澄澈而充滿威嚴的目光。敷衍的話頓時說不出口,一時間有些發愣似地站在那里。 唐三道:“看在你們確實沒有太大敵意的份上。我不會殺了你們團長。不過,我們之所以淪落到這種地步,也是因為你們紫珍珠海盜團而起。海德爾你應該知道吧,就是因為搭乘了他的海魔號,被其所害。我們才落得如此下場。也不怕告訴你們知道,海德爾是將我們帶到了魔鯨海域,驚醒了魔鯨向我們發動攻擊。在那只十萬年級別的深海魔鯨面前我們尚能活下來,就不用說你們這里了。我雖然不殺你們團長,但也不會輕易放了她。為了保證我和伙伴們的安全。這幾天就要委屈委屈你們團長了。叫你們的人熬一大鍋粥送來,再送來些其他食物。不要想著下毒,有吉祥在我身邊。只要你們按照我說的做,等到我的伙伴們身體恢復,我們就離開這里,那時自然會放過你們團長。” 老海盜剛想開口,唐三卻又追加道:“不要試圖和我討價還價,你們沒有討價還價地資格。除非你們不想要她地命了。” 一根藍銀皇甩出,纏繞住紫珍珠的身體,撤掉藍銀囚籠,唐三就憑借藍銀皇將紫珍珠拉扯到自己身邊。 眾海盜面面相覷,一時間確實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照唐三地話去做。老海盜道:“我們會按照你說的做。但也請你遵守諾言,不要傷害我們團長。” 唐三淡然道:“至少目前我還沒有殺她的理由,希望你們不要給我這個理由。” 藍銀皇輕動,一根根巧妙的鉆入盤膝坐在地上的眾人身下,在唐三精妙的控制下,帶著眾人回到了紫珍珠的房間之中。 此時這相當寬大的房間內雖然破了一面墻壁,但里面的地方還是足夠這些人休息了。 唐三又在紫珍珠身上補點了幾下穴道。這才將她放在角落中。摟著小舞,輕輕撫摸著她那柔順的長發,安慰著她驚慌的心。暗暗的長出口氣。這次危機總算是過去了大半。 吉祥從始至終都一直在唐三身邊靜靜的看著,眼看唐三憑借一己之力竟然震懾住了整個紫珍珠海盜團,在他心中,這位老師的能力已經提升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吉祥。” 聽唐三叫道自己,吉祥趕忙走到唐三身邊,恭敬呃道:“老師。” 唐三眼中流露出溫和之色,此時的他,優雅重現,哪還有剛才震懾群盜的威棱,“希望你理解我的做法。這里是紫珍珠海盜團的地方。剛才那種情況我沒有別的選擇。我知道,你對這里很有感情。我答應你。除非必要,我不會輕易傷人。” 聽了唐三這句話,吉祥明顯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用力的點了點頭,“老師,謝謝您。其實,紫珍珠團長雖然嘴壞了一點,可人是極好的,她經常帶著大家駕駛紫珍珠號周濟貧窮的漁村。您說的那個海德爾我知道,他憑借著自己當初帶來了不少魂師加入海盜團,在團里的地位不低,一向很囂張。這次冒犯到您的頭上,也算是他倒霉吧。” 唐三微微一笑,道:“只要你理解我就好。至于這位紫珍珠團長,就讓她先安靜幾天吧。我可不想聽她罵人。” 吉祥看向角落處一臉憤怒卻又無法發泄的紫珍珠,忍不住流露出一絲笑意,“紫珍珠團長恐怕還沒吃過這么大的虧。她的脾氣可是海盜團里每個人都品嘗過的。沒想到卻被師傅給治了。您不讓她說話的方法,是不是您說的那封穴手法的一種?” 唐三點了點頭,道:“不錯。人體上有許多穴位,有大穴、、麻穴、死穴。點中不同的穴位,用的力道不一樣,都會產生出特殊的效果。回頭我繪制一張穴位圖給你,你要先牢記住這些穴位。雖然現在你的內力因為沒有魂環而無法提升,但你還是要堅持修煉。熟悉玄天功的運行方式。” “是。” 時間不長,唐三要的食物已經送來了,雖然知道對方不敢耍花樣,但唐三還是用銀針一一試驗了食物中是否有毒后,才給大家吃了。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