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5)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5)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5)     

斗羅大陸218 頂級七考與黃級一考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第五百六十九章頂級七考與黃級一考 聽了海馬斗羅的解釋,唐三突然道:“等一下。前輩。您說沐白沒有任何通過考核的機會,必死無疑。那么,當初您又是怎樣通過考核的呢?據我所知,海神島上的人必須要在十八歲的時候接受考核。難道您十八歲的時候比現在的沐白還要強么?” 海馬斗羅搖了搖頭,道:“我十八歲的時候還未達到四十級,和現在的他相比要差了很多。但有件事你們必須要明白。海神大人對于我們海神島魂師的黑級考核,是十年完成一件。盡管如此,我的黑級四考還是令我數次險死還生。我所面對的最后一項考核,是在除護島神獸以外的魔魂大白鯊群中堅持一個時辰。” 眾人都安靜下來,但海馬斗羅卻并沒有從他們任何人臉上發現恐懼或者是氣餒的神色。朱竹清第二個走了出來,站在先前戴沐白站過的位置,冷艷的嬌艷蕩漾起一絲淡淡的微笑,“前輩,請海神大人賜予我考驗。” 海馬斗羅微微皺眉,“你不再考慮一下了么?” 朱竹清淡然道:“前輩,我們來這里,就是為了接受考驗的,如果考驗太簡單的話,我們豈不是白來一趟么?沒有壓力怎能有動力?我們已經做過很多不可能完成的事,再創造一次奇跡也沒什么?” 朱竹清用實際行動告訴了海馬斗羅他們的決心,正像她所說的那樣,他們此行就是為了歷練,不論這海神的歷練有多么困難他們都絕不會退縮。 “好。你們這些年輕人果然很有沖勁。很少有人能擁有像你們這樣的勇氣。”這位封號斗羅沒有再多說什么,藍光再次凝聚,海馬圣柱光芒閃耀中,又是一道光柱從天而降。籠罩在朱竹清身上。 藍色變成了白色,毫無停留的轉化為黃色、紫色,正像海馬斗羅預料的那樣,紫色漸漸深邃,終于還是化為了黑色。眼看著那黑色魔紋在海馬圣柱上徐徐攀升,海馬斗羅不禁深吸口氣。曾經深刻體驗過黑級考驗難度的他當然不相信眼前這些年輕人僅憑勇氣就能夠通過考驗,內心之中多少有些惋惜。但作為主考者,既然史萊克七怪執意如此。他也不便多說什么。 黑色紋路持續攀升,不過,朱竹清帶來地黑光卻并沒有像戴沐白那樣攀升的那么高。在海馬圣柱大約中央的位置就停了下來,不再上沖。五道光幕悄然浮現,除了比戴沐白少上一道光幕之外,其他的情形一模一樣。 朱竹清同樣閉合雙目,在黑光涌入額頭后盤膝坐下,靜靜的思索。在她額頭上。出現的是一顆黑色的五角星。 黑級五考,僅次于戴沐白的黑級六考。難度不言而喻。 奧斯卡搶在寧榮榮之前走了上來,站在相應地位置上,在海馬斗羅開始祈禱海神之光前,他開口問道:“前輩。我有個問題。這些考驗如此之難。如果我們能夠通過的話,能得到什么好處呢?我指除了在海神島獲得相應權益之外的好處。” 海馬斗羅道:“獲得海神島上的權益,就是所能獲得的最大好處。如果說還有什么好處的話,那么。你們的目的,在壓力中更快提升實力也算是吧。” 奧斯卡微笑頷首,“前輩,那就請開始吧。” 按照海馬斗羅地認知,眼前這名年輕人的武魂雖然有些奇異,又肯定有魂骨存在,但作為一名食物系魂師,他所要承受的考核肯定要比先前兩人低上一些。可當魔紋攀升之后。海馬斗羅卻發現自己錯了。最后出現在奧斯卡面前的,與戴沐白一樣,竟然也是六片黑色光幕。黑級最高考核,黑級六考。 光芒退去,黑色六角星出現在奧斯卡額頭上,他卻并未像戴沐白和朱竹清那樣進入思索之中,反而有些興奮的睜開雙眼,“很好。我也是六個考驗。哈哈。” 海馬斗羅愣了一下。“黑級六考令你很高興?”連他都有些覺得海神大人給這些年輕人地考核實在太難了。一名食物系魂師也要承受黑級六考,那怎么可能有通過的機會。 奧斯卡嘿嘿一笑。道:“看得出,海神大人賜予的考驗是根據被考核者綜合素質而定,我也是黑級六考,那就證明我的潛力和戴老大一樣,比竹清還要強上一點。這還不好么?” 海馬斗羅目送著奧斯卡退到一旁,不禁無奈地搖了搖頭,他發現,自己真的不太了解現在這些年輕人的想法了。難道自己沒說清楚?失敗的結果可是死亡啊! 他心中的念頭還未退去,寧榮榮就已經走了上來,口中念念有詞,聽的海馬斗羅哭笑不得。 “超過六考,超過六考……”寧榮榮念叨著來到海馬圣柱前,微微向海馬圣柱躬身,“尊敬的海神大人,您一定要讓我超過六考啊!” 如果用四個字來形容海馬斗羅現在的心情,那么,無語凝噎最合適不過。就算你地武魂是九寶琉璃塔,你也不過是一名輔助系魂師,還要超過黑級六考?他放棄了與寧榮榮的交談,直接開始了對寧榮榮的考核。 可事實上,卻再次令海馬斗羅大跌眼鏡。 海神之光毫不猶豫的跨越了由白到黃,由黃到紫的過程。迅速的進入那奇異的黑色世界。黑色魔紋直線攀升,在海馬斗羅仿佛要瞪出眼眶的雙眸注視下,黑色魔紋緩緩地超過了海馬圣柱中央地位置,這已經代表著寧榮榮要承受黑級六考的難度。但是,那黑色魔紋卻依舊沒有停留,繼續向上攀升,很快抵達了三分之二地位置,也正是代表著黑級六考的位置。 天啊!我要瘋了。多少年都沒出現過黑級考核了,可就這么一會兒,就出現了六個。海馬斗羅心中一陣哀嘆。可就在這時候,那似乎已經停頓下來的魔紋突然向上略微涌動了一下。緊接著。原本覆蓋在海馬圣柱上,被黑色渲染的魔紋瞬間變色,完全變成了靚麗的晶紅。一道紅光也隨之沖天而起,直刺空中。 那如同鮮血一般的光芒筆直地刺入高空之中,令空中澄靜的藍天閃過一片血光。 海神島上,數千雙目光幾乎同時投向空中,其中,六名同樣站在不同樣式石柱前的黑衣老者看到這紅光之后。眼中都流露出了不可遏止的強烈光芒。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同時驚呼出同樣的話語。 “頂——級——七——考——。” 哪怕是在海神島中央,一座特殊的神殿之中,一雙已經閉合了十年的眼眸,也因這紅光出現而開啟。一抹淡淡的驚訝和更多地喜意彌漫于面龐之上。十年未動的身體緩緩站起。 紅光漸漸隱退,七面紅色光幕一一沒入寧榮榮的額頭之中,化為一個奇異的紅色七芒星,令她那原本極為白嫩的肌膚上多了一層淡淡的紅色光彩。 海馬斗羅已經完全呆滯了,紅色。那竟然是代表頂級的紅色與黑色的高死亡率不同,這代表頂級地紅色,出現的次數實在太少太少。 在寧榮榮一串銀鈴般的笑聲中,海馬斗羅才清醒過來。正看到寧榮榮得意洋洋的朝著奧斯卡做鬼臉的樣子。而奧斯卡則是一臉地氣餒。似乎因為自己比寧榮榮少了一項考核,還低了整體等級而痛苦著。 “小姐,能否請教一下您的全名。”海馬斗羅微微躬身,向寧榮榮行禮。 海馬斗羅態度的改變令史萊克七怪不禁微微愣了一下。此時,戴沐白和朱竹清也正好都睜開了雙眼。 作為一名封號斗羅,又是鎮守著海神七圣柱之一的海馬圣柱,之前這位海馬斗羅雖然算不上桀驁,但卻也是淡漠、清冷而孤傲地。只是因為史萊克七怪的天賦才對他們算是客氣。可此時出現在這位封號斗羅臉上的神情,卻可以用恭敬二字來形容。盡管這恭敬只是針對寧榮榮一個人的,也足以令人吃驚了。要知道,他可是一位封號斗羅啊! “前輩。我叫寧榮榮。您這是?”寧榮榮驚訝的說道。 海馬斗羅吞咽了一口唾液,“很榮幸,能夠成為您的考官。雖然我不明白為什么頂級考核會出現在您身上。但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中,您在島上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我。我會盡可能幫您解決。” 奧斯卡眨了眨眼睛,忍不住道:“前輩,這差距也太大了吧。我和她只差一個考核,怎么差距這么大?不就是六考和七考之間的差距么?” 海馬斗羅看也沒看奧斯卡一眼。臉上的恭敬更深了幾分。“和黑級考核不同,頂級考核從第一次出現到現在。還從未有過不通過地記錄。而上一次頂級考核出現,是本島大供奉的考核。只要寧榮榮小姐通過頂級考核,就是大供奉的繼承人。也將是海神島未來的主事者。” 聽海馬斗羅這么一解釋,眾人才算是明白了。面面相覷之下,看著寧榮榮的目光都變得怪異起來。 唐三沉吟道:“前輩。難道頂級七考比黑級六考還要簡單么?” 海馬斗羅搖頭道:“當然不是,頂級七考比黑級六考的整體難度要高上不止一個檔次,但是,頂級考核每次出現,都象征著有能夠完成它,并且繼承供奉之位的強大魂師出現。就算再困難,也一定會成功的。” 寧榮榮噗哧一笑,拍了拍奧斯卡地肩膀,“沒關系,以后你就跟我混吧。” 奧斯卡悲憤地道:“不公平,太不公平了。我也要頂級七考。” 出于對寧榮榮態度的轉變,海馬斗羅對其他人地態度也都溫和了許多,向奧斯卡淡淡的道:“海神之光只有一次賜予的機會。” 唐三道:“前輩,那我們繼續吧。香香,你上。” “好。”白沉香毫不猶豫的走上前去,來到海馬斗羅身邊站定。 此時,海馬斗羅的心情幾經起伏,卻也充分顯示出他作為一名封號斗羅的沉穩,心中暗想。就算再出現黑級六考,我也絕不會驚訝了。 在海馬斗羅的主持下,海神之光再次降臨,沐浴在藍色地光柱中,白沉香身上的光芒變化明顯比先前戴沐白四人的變化要慢得多。藍色漸漸化為白色,再由白色很緩慢的轉變為黃色。光芒也就在這黃色之中停頓下來。閃爍中,一片黃色光幕出現在白沉香面前。 黃級一考。只是黃級一考而已。海神之光是不會騙人的,白沉香呆呆的感受著那黃光入體。在失落的心情中,她才真正明白自己與史萊克七怪之間的差距有多大。天賦、潛力,都差得太遠了。在海神之光地照耀下,自己竟然連個紫級考核都沒有達到。 不過,在黃光從額頭上沒入,化為一個圓形的黃色光點之后,白沉香的臉色馬上就發生了變化,從先前的失落轉化為了驚愕。怔怔的看著面前的海馬圣柱。仿佛發現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 最關心白沉香的自然是胖子了,眼看著白沉香仿佛見到鬼了一般地神情,胖子趕忙湊上前問道:“怎么了?香香。是不是考驗太難?” 白沉香猛的抬起雙手推了一下胖子,俏臉上蕩起一層難以掩飾的紅暈,馬紅俊莫名其妙的被推的后退兩步。卻見白沉香立刻看向海馬斗羅,帶著些怪異地神情問道:“前輩,如果我完成不了這個考驗,會有什么后果?” 海馬斗羅道:“黃級考核一般來說比較簡單。完成并不困難。如果你在一個月之內不能完成的話,也不會受到傷害,但卻必須要離開海神島,今后也不能再踏上海神島。”作為主考官,他是知道白沉香考核題目的,此時臉色也變得十分怪異,一副想笑有勉強忍住的模樣。 看著白沉香地表情,唐三也覺得不對了。“香香,是什么考驗讓你如此為難?”在他印象中,白沉香可不是一個遇到困難就退縮的人。更何況,如果黃級考核都那么難的話,伙伴們將要承受的黑級考核和頂級考核豈不是難如登天么? 白沉香大力的深吸幾口氣不算十分豐滿的小胸脯上下起伏,看的一旁的胖子不禁暗暗吞咽口水。小眼睛眨啊眨地。 仿佛下定了決心一般,更像是要上刑場似的,白沉香漂亮的大眼睛中流露出毅然決然的神情。向馬紅俊道:“胖子。你過來。” 看著白沉香這表情。胖子也摸不準她要干什么,試探著問道:“香香。你沒事吧。” 白沉香怒道:“你過來還是不過來?”此時,她的情緒很不穩定。 馬紅俊趕忙上前兩步,來到白沉香面前。正要開口說話時,白沉香卻如同旋風一般猛的撲入他懷中,雙臂環繞上他那粗壯的脖子,香唇送上,但卻帶著幾分強迫性的吻上了胖子地嘴。 “這個……”唐三、戴沐白、朱竹清、奧斯卡、寧榮榮幾乎在同一時間瞪大了雙眼。他們實在無法相信,眼前發生地一切竟是事實。 “太奔放了。”奧斯卡忍不住說道。 馬紅俊也被白沉香這一吻吻的愣住了,他只覺得白沉香那冰涼地唇瓣緊貼在自己唇上,生澀而有些略微的顫抖。可就是這青澀的感覺卻令胖子如癡如醉。他親過的女人也有不少,可是,卻從未有過這種靈魂觸動的感覺。 一時之間,胖子那恒古不變的厚臉皮上竟然也飛起兩分紅色,茫然失措下,雙手張開,想要去摟住白沉香,卻又不敢去摟她,甚至連唇上也不敢有絲毫回應,似乎怕嚇走這懷中的人兒。 戴沐白在唐三耳邊道:“胖子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羞澀了?你看他,連抱都不敢抱一下,怎么跟個處男似的。他們的關系發展到這種地步了?” 唐三苦笑道:“我怎么知道他會這樣,戴老大,我可是實實在在的處男。” 戴沐白驚愕的看看唐三,再看看他懷中的小舞,“不會吧。兄弟。要不要哥哥教你兩招。” 唐三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算了,這種事我能自力更生。但小舞一天沒恢復過來。我又怎能褻瀆她的身體?” 他們這邊說這話,胖子那邊卻在繼續享受著,他發現,隨著時間的延長,白沉香地唇瓣漸漸不再顫抖,冰涼也變成了溫熱,也更加柔軟了。他真的想要將她緊緊的摟在自己懷抱中肆意憐愛。但在這一刻,胖子的大腦卻前所未有的清明。隱約中。他已經明白了這是怎么回事。所以,他依舊沒有動,只是任由白沉香將唇瓣覆在他的唇瓣上。這一吻看上去更像是唇與唇的碰觸。 時間飛快流逝,就在其他人準備放棄他們,繼續接受海神之光的時候,胖子抬起雙手,抓住白沉香地肩膀,將她緩緩推開。 白沉香的俏臉已經羞得通紅。當馬紅俊抓住她肩膀的時候,她的心狠狠的抖動了一下,但她卻沒想到,這胖子不但沒有進一步行動,反而將自己推開了。難道自己的吻就那么沒有吸引力么?這可是我的初吻啊! 胖子幫白沉香理了理額頭上有些散亂的發。“好了。你地考核已經完成了。額頭上的黃點消失了。” 胖子話音才落,一層黃色的光暈驟然從白沉香體內激蕩而出,光芒釋放之中,一個奇異的三角形符號從她背后飄蕩而起。再緩緩烙印在她背上。白沉香清晰的感覺到,周圍地海水似乎變得親切起來,這里的一切也都變得那樣舒適。 黃光足足持續了半柱香的時間才漸漸消失,白沉香在眾人驚訝的注視下,喃喃地道:“我的魂力提升了一級。” 聽了這句話,眾人眼睛不禁一亮,黃級考核完成都能提升一級魂力。那更高的黑級和頂級考核會有怎樣巨大的好處呢? 不過,沒等他們多琢磨。卻見馬紅俊快速上前幾步,噗通一聲跪倒在海馬圣柱前,在大家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咚咚咚的朝著海馬圣柱磕了三個響頭。 “海神大人,以后您就是我的信仰啊!太感謝了。” 唐三等人此時也已經明白過來,寧榮榮拉過白沉香,“香香,難道你的考驗就是吻這個胖子?” 白沉香俏臉羞紅地點了點頭。“要吻一炷香的時間。” 奧斯卡噗哧一笑。碰了碰寧榮榮,“親愛的。不知道你的考驗里有沒有類似的。人家黃級的考核都是吻上一炷香,你這頂級的考核,豈不是要……” 看著奧斯卡眼中淫蕩的光芒,寧榮榮地俏臉頓時也紅了,用力在他腰間地軟肉上掐了一把,“你做夢。這海神大人,還真是有幾分惡搞的精神啊!” 此時,胖子已經爬了起來,三步兩步來到白沉香面前,臉上卻盡是悲痛之色。白沉香原本看到他很羞澀,但想起之前胖子還算老實地表現,對他也沒有很大抵觸,看著他的表情,忍不住問道:“你怎么了?” 胖子一臉悲傷的道:“香香,你奪去了我的吻,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對我負責啊!” “你……”白沉香這才知道,這死胖子竟然是在得了便宜賣乖。別說是她,史萊克七怪其他人也都看不下去了。 戴沐白、唐三、奧斯卡,幾乎是同時抬腳揣在胖子的屁股上,“滾——” “啊——”胖子發出一聲慘烈到夸張的叫聲,噗通一聲,落入海中海內。幸好這家伙落水的地方距離岸邊很近,撲騰了幾下,的爬了上來。沒好氣的道:“嫉妒,你們這是裸的嫉妒。” 不過,當他看到白沉香和眾人不善的眼神時,趕忙收口,三步兩步走到海馬斗羅身邊,一臉諂媚的笑道:“前輩,請讓海神大人賜予我考驗吧。以后我就是海神大人忠實的信徒了。” 海馬斗羅看著一臉猥瑣的胖子,心中暗道,海神大人才不要你這賤人。但按照程序,他還是再次凝聚起魂力,與海馬圣柱開始溝通。 當藍光照耀在馬紅俊身上時,這胖子迫不及待的看著面前海馬圣柱的變化。魔紋出現,胖子身上的光芒轉換很快,只是幾次眨眼的工夫就已經進入了黑色的范疇。眼看著那黑色攀升,胖子不斷的祈禱著。高點,再高點。 不過,最后他還是頹然地接受了黑色六角星烙印額頭的命運。與戴沐白和奧斯卡一樣,他也是黑級六考。終究沒有達到寧榮榮那頂級七考的程度。 此時,八人中,就剩下唐三與小舞還沒有接受海神之光賜予的考驗了。唐三將小舞交給寧榮榮照顧,自己緩步來到了海馬圣柱前,向海馬斗羅微微躬身。“前輩,請。” 八人中,令海馬斗羅最感興趣的也就是唐三了,他直到現在還不知道唐三的實力是什么級別。當下也不多言,直接催動魂力,展開了今天的第七次海神之光。 藍光普照,悄然沐浴在唐三身上,但詭異的是。這藍光在籠罩住唐三地身體后,卻并沒有像之前其他人那樣快速的出現顏色變化,依舊保持著藍色,但光芒卻變得越來越強烈起來。 這樣的情況海馬斗羅也是第一次遇到,他也不明白為什么藍光并沒有進行變化。哪怕是實力再差的魂師,也至少會有白級考核出現,而眼前這個年輕人的實力顯然是不差的。 就在眾人都心存驚訝,對海神之光沒有變色而莫名所以之時。唐三身上的藍光出現了變化。并不是顏色的轉變,而是數量地轉變,原本一道藍光卻突然分裂成了兩道,這分裂出的光芒橫向甩出,正好落在被寧榮榮挽著手臂的小舞身上。 藍光微微一震,震開了寧榮榮,就那么帶著小舞回到了唐三身邊站定。 這樣奇異的景象頓時令戴沐白、奧斯卡他們的心提了起來。小舞已經失去了靈魂,她又怎能接受考核?哪怕是最簡單地白級考核她也很難完成吧。更何況。為什么海神之光會突然分裂,將小舞拉過去與唐三一起接受考驗呢? 就在這時,唐三身上的藍光不變,但小舞身上的光芒卻開始發生了變化。 藍色變成了白色,再飛快的轉換為黃色,毫無停留地蔓延為紫色。 此時,唐三的臉色也已經變了,他想要掙脫身邊的藍光。卻發現自己連一個手指都動不了。雖然并沒有感受到任何壓力,但在那藍光照耀下。他就是什么也無法做。只能看著身邊的小舞一臉茫然的站在不斷變化光芒的光柱之中。 當黑色出現的時候,史萊克七怪的臉色都已經變得很難看,他們每個人都不怕艱難地考驗,但惟獨小舞是個例外。她已經失去了屬于自己的靈魂啊!又怎么能接受海神的考驗呢?而且,黑級考驗如果無法完成,結局就只有死亡。 黑色魔紋在海馬圣柱上持續攀升,戴沐白他們再也忍不住了,就想要沖上來,海馬斗羅右手一揮,一層湛藍色的光幕攔住了他們的去路。那可不只是海馬斗羅自己的力量,還借助了海馬圣柱中蘊含的海神之力。別說戴沐白他們實力差的太遠,就算是封號斗羅在這里,也別想輕易突破這層光幕地阻擋。 黑色魔紋還在上升,唐三焦急地五內如焚,可卻都無法阻止那黑光的蔓延。 很快,那魔紋已經攀升到了與戴沐白和馬紅俊、奧斯卡他們一樣地黑級六考位置。史萊克七怪除了不能動的唐三和小舞之外,其他人都下意識的握緊了雙拳。 但是,他們的震驚還沒有結束。黑光驟然一躍,又是那靚麗的晶紅。一道紅光也隨之沖天而起,直刺空中。 那如同鮮血一般的光芒瞬間攀升,令空中澄靜的藍天閃過一片血光。 頂級七考,又是一個頂級七考。不只是史萊克七怪愣住了,海馬斗羅此時也張大了嘴。頂級考核已經多少年沒有出現過了?可今天卻一下出現了兩個。最令他難以理解的是,這個一身白衣,神色茫然的少女從來到這里后一句話也沒有說過,她的氣息不弱,但精神卻弱的近乎于不存在,從其他人的表情就能看出,這個女孩子一定是有問題的。這樣一個人也能接受頂級七考? 但是,令海馬斗羅更加驚訝的還在后面,紅光一閃,一片紅色的光幕出現在小舞面前,并不像寧榮榮那樣,身前出現七塊光幕,出現在她身前的光幕就只有一塊兒。紅色的一塊。光芒涌動,從小舞額頭上融入她體內。化為了一個紅色的光點。為她原本就冠絕群芳的嬌顏增添了幾分容光。 頂級一考?海馬斗羅怔怔的看著小舞,在他的記憶中,頂級考核出現的次數本來就極少,更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只有一個考驗的情況。而且,哪怕是作為主考官的他,現在也看不清小舞那一考考驗的究竟是什么。這八個外來的陸地魂師,似乎成了顛覆二字的代名詞。 紅光沒入小舞額頭,但光柱卻并沒有隨之消失,只是海馬圣柱射出的紅光在頃刻間隱沒。就在這個時候,唐三身上的光芒也開始出現了變化。 如果說,其他人在接受海神之光考驗的時候,光柱的顏色是漸變的,那么,籠罩在唐三身上的光柱顏色就是跳躍式的變化。 藍、白、黃、紫,這四種顏色都是閃爍了一下就變成了下一種,速度極快,甚至給人一種目眩神迷的感覺。哪怕是紫色到黑色的轉變,也不過是一瞬之間。下一刻,黑色魔紋就以極其驚人的速度攀升而上。速度之快,已經超越了先前接受考驗的所有人。 “天啊,難道又是一個頂級考核?”海馬斗羅發現自己的心臟已經有些不能承受這樣的刺激了。作為海馬圣柱的守護者,別說是他,就算七大圣柱加起來,也從未經歷過如此特殊的場面。 但是,震撼卻并沒有因為海馬斗羅變化的心情而減少,反而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那黑色魔紋順利穿越過海馬圣柱三分之二的位置,黑色轉化為血紅色,血色魔紋驟然出現,而且,這一次的血色魔紋并不只是在原本三分之二的基礎上跳躍一點,而是瞬間摜頂,直沖到海馬圣柱最高處。 一聲宛如大海嗚咽般的嗡鳴從海馬圣柱處響起,緊接著,比先前小舞和寧榮榮引發時要強上十倍的龐大血色光柱沖天而起。 海中海沸騰了,在這一刻,整片海中海驟然掀起了高達百米的巨浪,垂直向上。巨浪之中,爆發著強烈的氤氳藍光。 變化還沒有結束,整座海神島仿佛都隨著海馬圣柱沖天而起的紅光而顫抖起來,緊接著,史萊克七怪清晰的看到,同樣六道巨大的血色光柱沖天而起。七道光柱在空中匯聚于一點,下一刻,血色褪去,從他們匯聚的那一點處,一道燦爛到極致的金色光芒從天而降。 所有的一切在這一刻都像是進入了絕對的靜止狀態,只有那道海天之間中心點一般的燦爛輝煌之光從天而降。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