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5)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5)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5)     

斗羅大陸220 海神之光

唐三藍眸中光芒微亮“,沐白,不知道你注意沒有,剛才這位紫衣海魂師聽說我們的第一考驗是海神之光時,眼中甚至流露出幾分憐憫的光芒。可想而知那海神之光是多么可怕。“戴沐白失笑道:“小三,還是你厲害。不如這樣好了,以后你帶著你的唐門來星羅帝國吧。相當什么官你自已選,怎么樣?”唐三笑道:“你這實在誘惑我么?你就不怕天斗帝國和你拼命?想將唐門轉移到你們星羅帝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他離開之前,雪夜大帝贈送漸海乾坤罩給他,以及雪崩的態度,隱隱中,大帝有托孤之意。不論從任何角度來說,唐三都不可能離開天斗帝國前往星羅。他不止要考慮到自己,還要考慮到整個唐門以及天斗帝國的反應。 戴沐白輕嘆一聲,道:“者來,我只能感嘆為什么史萊克學院不是在我們星羅帝國了。“除了海馬城,紫衣海魂師向眾人道:“從海馬城到禁地,還有一段不短的路程。各位貴賓,我們是否加趕路?“唐三問道:“從這里過去有多遠?“紫衣海魂師道:“禁地在海神島中心環形海正中。從這里過去大約有近兩百里的路程。“聽他這么一說,眾人對海神島的面積才有了直觀的認識,這片巨大的島嶼,直徑竟然高達四百里,可見它的面積有多大了。 那我們就加前行吧,還要麻煩您帶路。“兩百里雖然不算太遠,但要是用走路的,恐怕一天也到不了。只有全前進,才能在短時間內達到目的地。 紫衣海魂師在詢問的時候,都是朝著唐三問,這顯然是唐三額頭上那金色三叉賤烙印的緣故。得到唐三肯,這位魂師立刻釋放出了自已的武魂。白、黃、紫、紫、紫,黑、黑,七個魂環赫然出現。竟是一位魂圣級別地強者。 當他釋放出武魂后,全身都覆蓋上了一層細密的鱗片,通體灰亮由于對海魂師的不了解,眾人也不知道他這武魂是什么。向眾人示意后,這位紫衣海魂師驟然加,他的身體前行方式十分寺特。雙腳幾乎是不離開地面的,但腳步度卻奇快無比,如同箭矢般前沖。 眾人不敢怠慢,也紛紛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白沉香展開雙翼,幾乎只是一閃身的工夫就追到了那名紫衣魂圣身后,其他人也不慢,在武魂的釋放下同時提,追了上去。 紫衣海魂師前行片刻后,唯恐眾人無法跟上。畢竟,這些人雖然是海馬斗羅吩咐他們要尊重的貴賓,可年紀實在太輕了。但當他回相望后,不禁到吸一口涼氣。不再有所保留。金力加。在他腦海中,留下最深印象地。自然是那額有黃金三叉裁烙印,身套鮮艷紅色瑰環的唐三。 很快。史萊克七怪就體會到海魂師和6地魂師的一些差別。一般來說,魂師達到魂圣這個級別后。就會產生質的飛躍。這一點不論是海魂師還是6地魂師都是一樣的。因此,這位身為魂圣的紫衣海魂師在魂力上青定要比他們強上不少。可是。他在全力加的情況下,別說是敏攻系的朱竹清和純敏系的白沉香。就算是其他人也都跟的很輕松。 海魂師在6地上所能揮出地實力,果然是無法與6地魂師相比的。只有大海,才是他們真正的舞臺。 達種情況導致的結果就是,眾人基本上是跟著這位紫衣海魂師地全前行。 二百里對于普通人來說,步行恐怕妻兩天,哪怕是騎馬也要一整天地時間。可對亍全力奔行的高等級魂師來說,卻不過是一個時辰地工夫而已。由于之前午飯后他們休息了一個時辰,此時又已是冬李,天黑的比較早,因此,當夕陽西下,在天邊渲染出淡淡晚霞之時,史萊克七怪終亍來到了他們此行地目的地。 又穿過一片茂密地樹林,當紫衣海魂師停下腳步時,史萊克七怪已經被眼前的景物驚呆了。 波光粼粼地海水在晚霞的掩映下倒映出尤數彩光,而就在那海水環抱之中,一座小島就在那環形狀的水域正中。島上的地勢很高,高約五百米左右,最為奇特的是,小島上籠罩著一層淡淡的金光。盡管光芒并不強烈,但史萊克七怪也看得出那絕對不是來自亍晚霞的光芒,而是那小島上自有的光彩。 在小島頂端,有一座宛如白玉雕琢一般的建筑,四方形,穹頂,從他們所站的地方只能看到那建筑最外圍由一根根巨大的白色石柱組成。 而它整體的材質,都是那么晶瑩,充滿了神圣的光輝。 這就是禁地?,,戴沐白喃喃的說道。 紫衣海魂師眼中盡是虔誠之色“,是的,這就是我們海神島的禁地,供奉海神大人的海神殿,就是海神山頂唯一的建筑。也是真正的海神島,又稱之為島中之島。各位請看,在我們正面的,就是上島階梯。 那里就是你們需要通過考驗的地方,一共是一千零一級臺階。只有通過海神大人紫級以上考核的海神島守護者,才有資格踏上臺階進入海神殿朝拜。否則,就會受到海神之光的阻擋。各位想要嘗試考驗,現在就可以去了。我會在這里等待你們。但請各位在海神山上千萬不要喧嘩,以免驚擾海神大人。“眾人順著他指向的方向看去,果然,從海神殿正前方,向下延伸出石質的臺階,在晚霞的照耀下,白色的石階反射光彩,宛如一條玉帶般輕搭在海神山上。 對視一眼,史萊克七怪正要起步,那紫衣海魂師卻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趕忙道:,,各位貴賓,在進行考驗的時侯,如果事不可為不要勉強。只要快退下神山,自然不會有所損傷。海神之光恐怕是各位未來的考驗中唯一一件不算危險的嘗試了。所以各位也不必有太多忌諱。“唐三微笑點頭,道:,,多謝您的指點。不過,您就不用在這里等待我們了我們也不知道這次嘗試妻持續多長時間。我們身上帶的有干糧。“紫衣海魂師猶豫了一下,但還是道:“沒關系。各位不必管我。 其實,能夠被海神大人準許接受海神之光地考驗,是一件舟事。只有其級考核才會有此一項。沒有海神大人的準許,我們這些已經通過考驗的海魂師也不能進入禁地范圍。“聽了他的話,唐三心中微動,不再多說什么,招呼一聲伙伴們,摟著小舞纖細的腰肢,率先騰空而起。直奔環形海撲去。 環形海的寬度大約有兩百米左右,海中浪濤不大,說是海,其實就是一個環形湖,當然,這里的水還是海水。只是不知道如何進入島內的。 這次不是海馬斗羅給予的考驗,眾人到對面海神山就輕松地多了。 能飛的飛,不能飛的也只需要憑借奧斯卡一根飛行蘑菇腸就足以抵達對岸了。 當眾人飛行在環形海上時,他們突然現,州一進入環形海的范圍。除了白沉香之外,每個人身上都涌現出一層淡淡的光芒。 其中,戴沐白、奧斯卡、朱竹清、馬紅俊身上出現的是黑色光芒,寧榮榮和小舞身上出現的是紅色光芒。而唐三身上出現的。則是淡淡的金光。與他們接受考核時最后穩定下來的光芒一模一樣。 而就在他們身上出現達樣尤芒地時候,岸邊的紫衣海魂師突然臉色大變。大叫一聲“,不好。”但是。他想起的還是晚了。就在史萊克七怪和白沉香州州進入環形海范圍內時,突然間。眾人同時感覺到一股無法形容的壓力驟然從身下環形海涌出,緊接著。一道龐大地共影破水而出,目標直取白沉香。 那是一條魚,體長在五米左右,前端地嘴宛如拜利的長矛,長皮占了身體地三分之一還多。驟然從水中躥出后,通體閃“著一層黑尤,再次加,宛如一道黑色閃電般沖向白沉香。 唐三他們怎么也沒想到會遇列這樣的襲擊,白沉香又飛在最前面,想要救援也已經來不及了。 幸好白沉香這段時間跟隨著史萊克七怪,不論是見識還是實際經驗都增長了許多,突然感覺到不對,她地身體在空中驟然擺動了一下,形成一個破折的角度,險而又險地閃過了那道黑色閃電一般的撲擊。 岸邊紫衣海魂師地大喊聲史萊克七怪自然也已經聽到了。在這個時候,就顯示出了他們的應變能力。 唐三將小舞暫時交到寧榮榮手中,下一刻,他已經憑借瞬間轉移出現在白沉香身邊,一根藍銀皇甩出,纏繞在白沉香腰間,將她拴在自已背后。與此同時,一個殊網束縛甩了出去,籠罩向那沖入空中的海魂獸。其他人也在這時候飛跟了上來。 戴沐白、馬紅俊和朱竹清呈三角陣型護住奧斯卡、寧榮榮和小舞。 那怪魚十分滑溜,盡管唐三已經計算的十分精確,但它還是牙體輕扭之下,在空中居然變換了方向,化為一道黑線重新鉆入水中。水面也重新變得安靜下來。 “怎么回事?“馬紅俊驚怒交加的問道。之前那紫衣海瑰師可沒告訴他們這片環形海還會有魂獸對他們動襲擊。 唐三精神力散開,仔細感受著環形海中的氣息,再看看自已身體周圍那層淡淡的金光,星眸閃亮,“我明白了。我們身上這光芒應該是起到保護作用的。讓這環形海中的海魂獸不會襲擊我們。而杳香沒有運個任務,所以才會被環形海中的魂獸認為是入侵者,向她動攻擊,現在她在我的這層光芒保護之中,下面的海魂獸應該盛覺不到她的氣息了,所以才沒有持續動攻擊。我們快走,先上岸再說。“眾人聽了唐三的分析,點了下頭,立刻加,幾次呼吸的時間已經成功度過二百多米寬的環形海,抵達了對岸。 而這邊岸邊的紫衣海魂師卻愣住,他之前確實忘記了唐三他們中有個人是沒有接受海神之光考驗資格的。可此時出現的情況他還是很難理解,在他的記憶中。就算是接受了海神之光任務的魂師也不可能用自已地護體之光保護其他人平安的通過這片環形海啊!為什么唐三就能做到呢? 其實,他漏了一個問題,唐三額頭上的三叉軌烙印也是第一次出現。海神考驗又怎會等同于黑級考驗呢? 平安的落在海神山腳下,唐三松開了纏繞著白沉香的藍銀皇。 謝謝三哥。“白沉香。只是,這些天過去,她也從其他人那里聽過了唐三和小舞所有的故事,自然明白唐三的心只會屬于一個人。或許也正是因為對比大了些,她才更不愿意接受胖子吧。 “自已人,別客氣。沐白,我們先試試?“唐三向戴沐白說道。 登上海神山的階梯就在他們面前幾十米外。唐三之所以叫上冀沐白而不只是他自已,是因為他地考核和大家畢竟還有些不同。所以,兩個人一起試探,得到的答案會更正確。 州一來到這海神山腳下,他們立刻感覺到周圍彌漫著一種威嚴、肅穆的氣氛。仿佛有什么特殊的能量在壓抑著他們。心頭有種沉甸旬的感覺。 沐白的回答只有一個宇。下一刻,兩人已經飛身而起,朝著臺階的方向沖去。 砰砰一一,兩聲悶響幾乎同時響起。就在戴沐白和唐三州州沖到臺階的位置時,兩人仿佛撞上了什么東西一般,下一刻已經被反彈而回。 倒飛出十余米。幸好兩人之前前沖之勢并不算太猛烈。就箕如此。也是踉踉蹌蹌的跌退而出,好不容易才站穩身形。 兩人相顧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駭然之色。 怎么回事?”其他人圍了上來,奧斯卡問道。 戴沐白道:,,好像撞上了一堵充滿彈性地墻壁。我的沖力有多少。 直接被反彈了回來。根本沒法抵抗。小三,你呢?“唐三點了點頭。道:“我也一樣。看來,從階梯的位置開始。就是海神之光真正籠罩的范困了。沐白,你朝若斜上方地方向射一道白虎烈光波試試。用少量魂力就行了。“的口戴沐白點了點頭。此時他本身就釋放著武理,第二魂環閃亮。張口一噴,一道白光已經沖向了斜上方。 奇異地一幕出現了,眾人只者到淡淡的金光一閃,載沐白出地那道白虎烈光波只是略微停頓了一下,就閃電般的反升而回,度甚至比剛才戴沐白射地時候還要快。目標還是戴沐白本人。 唐三似乎早已經預料到了這種情況,一拳轟出,玄天功內勁擊打的空氣出一聲音爆般地轟鳴,擋住了白虎烈光波的反射。 看來我猜地沒錯。“作為大師的弟子,唐三對亍武魂、瑰技的各種變化無疑是眾人中了解最多的。通過州才的碰撞以及白虎烈光波的反彈,他已經想通了很多東西。 這海神之光真是一個霸道的防護罩。應該是能夠反彈任何物理和能量攻擊。而且,還不是隨便反彈,而是只反彈給動攻擊的人。否則的話,剛才沐白這白虎烈光波因為是斜射而出,應該是反彈斜上方空中才對。“奧斯卡也仿佛抓住了什么“,這樣的話,豈不是……“唐三點了點頭,肯定了他的想法“,沒錯,也就是說,在我們藜登階梯的時候,不能使用任何技能。否則立刻就會遭到反噬。“馬紅俊忍不住道:“我靠,這考驗真變態。物理、能量兩種都反彈,那我們要怎么才能走上去?“唐三沉聲道:“應該只能一步步頂著反彈的壓力藜登。如果自已的力量堅持不住,那么,立刻就會被反彈出來。攻擊的技能雖然不能用,但我想,護體和增幅的技能還是可以使用的。走吧,我們再去試試。“重新來到階梯前,唐三第一個走上,緩緩抬起右腿,向第一級臺階邁去。 當他的右腿州一進入到階梯的范圍時,頓時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阻力出現在腿前,有力的推拒著他的前進。 玄天功內錘,唐三的腳緩緩踏上了階梯,同時帶動自己地身體站上了這第一級。 他的判斷是完全正確的,當他整個人站上去以后,頓時感覺到巨大的壓力鋪天蓋地而來。用力的擠壓著自已的身體,就像是將手指按入氣球,四陷的氣球要將手指彈出的那種感覺一樣,一層金蒙蒙的霎氣出現在身體周圍,唐三清晰地感覺到,自已的魂力開始快的消耗著。 頂住壓力,他又邁動了自已的第二步,正像他所預料的那樣,當他登上第二級臺階時。壓力再次增強。大約比他踏上第一級臺階時增強了百分之十左右。 深吸口氣,唐三這一次加快了度,接連踏前三步,來到了第五級臺階。 頓時,感受變得更加明顯起來,正面的壓力如同潮水般奔涌而至,唐三進行了簡單的魂力計算,吃驚的現,想要在這穩,三十級的魂師需要傾盡全力才能勉強做到。 這時。戴沐白也來到了他身邊,承受著同樣的壓力,兩人對視一眼,繼續向前邁進。這一次。他們一口氣走到了二十級臺階地位置。 汗水。開始在兩人鬢角處出現,體內的魂力以驚人的度消耗著。 戴沐白率先做出了反應。第一魂技白虎護身罩。第三魂技白虎金州變同時開動,邁動著堅實的步伐繼續攀登。唐三也催動更強地魂力跟隨在他身后。 但從第二十級臺階開始。他們每邁出一步都是那樣地困難。 當他們登上第三十級臺階的時候,地面上已經開始出現一個個水印。那是汗水形成地,兩人身體周圍的金色霎氣也明顯變得濃郁起來。 臉色漲得通紅。顯然已經用出了全鄱魂力。 “吼一一“在巨大地壓力下,飄沐白怒吼一聲,雙腿開立,雙臂在身體兩旁展開,成環抱狀,全身毛瘋長,身上的第五魂環已經亮了起來。一圈圈強烈地金光不斷從他腳下升起,每一圈光芒升騰,戴沐白身上的氣息都會膨脹幾分,金色地巨大虎狀虛影在背后浮現。正是他的第五魂技,白虎魔神變。 在這個時候,就體現出了唐三的實力。直到此時,唐三仍舊沒有用出任何一個魂技,但他卻依舊與戴沐白同時邁動了步伐。 這不只是因為唐三的魂力本身在戴沐白之上,比他高了四級。更重要的是,唐三比戴沐白多了三塊魂骨。憑借著這三塊魂骨對身體的增幅,他才能夠承受更大的壓力。 三十一級、三十二級,汗水如泉涌般滴落。兩人緊咬牙關,繼續向上邁進。 三十三、三十四、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七。戴沐白的腳步停頓下來了,他的魂力已經消耗到了相當恐怖的程度,就在他第三十八步邁出的剎那,體內魂力再也無法支撐三大魂技的同時使用。身體停滯了一下,下一刻,他整個人已經翻滾而出,在巨大的壓力下,宛如炮彈一般被彈的飛了出去。 噗通一一,戴沐白直接摔入了環形海,而他跌入的地方竟然距離岸邊有接近七十米。可見他之前承受的壓力有多么巨大。 一根粉紅色的飛行蘑菇腸及時出現在戴沐白身邊,吃下蘑菇腸,他這才勉強飛回岸邊。但整個人的臉色已是一片蒼白。奧斯卡他們清楚的看到,戴沐白的雙腿竟然在不受控制的顫抖著。他索性直接跌坐在地上,長出口氣,,,好厲害。” 眾人臉上都流露出凝重之色,他們明白,換作自己,決不可能比戴沐白做的更好。 吃下一根奧斯卡遞過來的恢復大香腸,戴沐白并沒有直接通過修煉恢復大量消耗的魂力,而是朝著階梯上看去,他要看看,唐三能夠堅持到什么程皮。 此時,唐三已經站上了第四十級臺階。而也就在這個時候,唐三背后的衣服裂開,血紅色的八蛛矛破背而出,下面四根殊矛支撐在地面上,穩定他自已的身體。激外附魂骨,尤疑會令唐三自身的屬性上升。帶著濃重的金色霧氣,他依舊沒有停住腳步,繼續那緩慢的藜登。 因為唐三知道,停下來不但不會讓自已有回氣的時間,反而會更大程度的消耗魂力。正是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四十五級臺階。唐三只覺得自已的腿沉重如山,想要抬起都已經極其的費力。但他卻依舊沒有放棄,體內急運轉中的玄天功內力宛如爆地巖漿一般涌動壽。身體承受的壓力已經開始令他的骨髏出聲響。 但越是這種感覺,唐三眼中的喜色卻越明顯。當然,史萊克七怪的其他人現在是看不到的復制吧一圈淡淡的藍光在唐三腳下散開,戴沐白吃驚的看到,當那藍光出現的同時,唐三竟然猛地加快了步伐,接連攀登上三層臺階。 沒錯。那正是來自于藍銀領域的增幅。魂力高達六十八級的唐三,終于爆出了他強悍的實力。四十九、五十。唐三又堅定的賣出了兩步。但此時他也現,自已已是寸步難行。 盡管奇經八脈已通,他魂力的恢復度遠其他人,但他畢竟沒有像戴沐白那樣增幅自身的魂技。此時,體內魂力的消耗度已經趕不上恢復的度了。 又是一道白光涌出,這一次,唐三雙腳連動,竟是又登上了五級臺階。殺神領域也在這強力的壓迫下出瓏了。 當藍銀領域用出地時候,唐三明顯感覺到自已身體一輕。此時殺神領域出現,他也產生了同樣的感覺。就是借助頒域的能力,他才能再次攀登。可是,到了五十五級臺階時。唐三卻停了下來。在之前所有藜登的過程中。他地動作雖然緩慢,但卻始終在前進若。而此時。卻終于靜止。 右腿三次抬起,又三次放下。整個人地身體在前傾。背后支撐若身體的八蛛矛開始微微地髏抖著,顯然。他也要堅持不住了。 不是唐三不想使用無敵金身和瞬間轉移這兩大變態技能。而是他現,在這海神之光的籠罩下。自已地瞬間轉移直接失效,而無敵金身只能抵御攻擊,卻無法讓自已在這恐怖的阻擋面前更進一步。 終于,唐三沒有再繼續前進,但他也沒有像戴沐白那樣直接被彈飛而出,而是緩緩地,緩緩地,一步一步向后退。 每后退一步,壓力就會減輕一分。當唐三后退十余步后,他現自已的身體仿佛都輕了許多似地。不敢停下,因為體內的魂力正在朝著枯竭的方向蔓延。 最后十步退下時,唐三的度已經極快。當他整個人終于從臺階上退出來,圍繞在身體周困的金色霧氣散開的一剎那,唐三只覺得自已全身上下所有毛孔仿佛都張開了一般,下一刻,虛弱的感覺鋪天蓋地般傳來,噗通一聲,他直接跌坐在地。 “大家也都試試。“丟出這一句話,唐三艱難的盤膝坐好,直接進入了入定狀態。 大師有一句話唐三記得很清楚,壓力,是修煉最好的催化劑。 在冒著海神之光強大的壓力攀登階梯時,唐三心中出現的就是這種感覺。面對海神之光帶來的龐大壓力,他不驚反喜。他們來到海神島,尋覓的不就是這種壓力么?體內魂力的空虛,卻令唐三此時心中充滿了興奮的感覺。他知道,在這種情況下進行修煉,對自身的好處極大。所以他才立刻進入了修煉狀態。 離開了那龐大的壓力,令唐三整個人都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失去了海神之光的壓迫,他的身體仿佛完全舒展開了一般,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呼雀躍著。唐三已經現,海神之光帶來的壓力完全是由正面而來。 自已想要帶著小舞完成這個考驗,那么,就要讓小舞盡可能的貼合在自己身體上,并且用魂力去保護她。當然,唐三也知道,那樣會讓自已的魂力消耗更快,而小舞的牙體也多少會承受一定的壓力。究竟如何完成這個考驗,還要經過不斷的嘗試和更強的實力才行。 當唐三從修煉中清醒過來的時俟,只覺得體內內力充盈欲出,說不出的暢快。只是因為先前藜登時出的汗液令衣服沾在身上有些難受。 小舞靠在白沉香身上睡若,除了白沉香以外,其他人此時也都處于修煉狀態,從他們顯得有些狼狽的樣子就能看出都已經藜登過這通往海神殿的階梯了。 站起身,簡單的活動了一下筋骨,肌肉緊瑚卻不失彈牲,虛弱感一掃而空,反而充滿了力量的感覺。 這種感覺當初唐三在瀑布下修煉后從虛弱狀態恢復時也曾出現過。 但并沒有持續多久,隨若對瀑布水流沖擊的適應和實力的增強,在修煉過一個月后,這種感覺就漸漸消失了。他很清楚,身體出現這種感覺雖然不是實力又多么大的直接提升。但卻意味著自已身體的抗性隨之增強,魂力修煉度也要比平時快的多了。 自已的目標是三百三十三級臺階,看來,這里能夠讓自已修煉很長的一段時間了。想到這里,唐三眼眸中毫不掩飾的釋放著興奮的光芒。 這一趟海神島,確實是來的對了。 “三哥,你沒事吧?“白沉香低聲說道。 唐三微微一笑,走到她身邊,看著小舞那柔美的睡顏微笑道:“怎么?你沒有嘗試一下么?“(,我?”白沉香愣了一下,“可是,我沒接到與你們一樣的考驗啊!“說到這里,她的神色不禁有些黯然,通過海神賜予的考驗,她深深的明白自已與史萊克七怪的差距有多大,原本在敏之一族時的高傲早已蕩然無存。和眼前這七個人相比,她差的確實很遠很遠。 唐三正色道:,,沒有接受考驗并不代表你不能去嘗試。這海神之光雖然會帶來極大的壓力,但是,在這種壓力中堅持的時間越久,對我們魂師的好處就越大。在巨大而不會威脅到生命的壓力作用下,對魂力提升有著莫大的好處,香香,你可不要放棄這次機緣。““好,那我也試試。”看著唐三鼓勵的眼神,白沉杳小心翼翼的將小舞交給唐三,學著之前史萊克七怪的樣子向臺階走去。 白沉香這一動,小舞卻醒了。看到抱著自已的是唐三,她往唐三懷中擠了擠,臉上流露出幾分滿足,就像小孩子似的,板住唐三的衣襟,似乎生怕他跑了似的。 抱著小舞站起身,唐三向白沉杳的方向看去。此時,白沉香已經開始了攀登。 出身于敏之一族的她,最擅長的就是度,但當她第一步切入海神之光后,白沉香的臉色頓時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