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9)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9)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9)     

斗羅大陸223 天使與羅剎

斗羅殿正中,佇立著一尊雕像,那是一個高達十米,通體燦金的雕像,三對羽翼在背后舒展開來,手中高舉一柄巨大的金劍直指蒼穹。最為奇特的是,在那金劍周圍,似乎有一層淡淡的金焰盤旋。 在武魂殿的長老殿,也有著一尊類似的雕像,但和這尊相比,如果說二者的區別是什么,那么,就是靈魂。 是的,長老殿的雕像雖然也同樣巨大,但卻缺少了靈魂,而眼前這尊巨大的雕像本身就帶給人一種至強者的感覺,周圍數百封號斗羅的封號金匾都在它的氣息鎮壓下平靜的沉睡著。 這里,是魂師至高無上的殿堂,每一名魂師都以能夠走進斗羅殿為榮,因為,那代表著他們已經達到了封號斗羅的級別。也只有獲得封號的時候,他們才有進入這里的可能。 斗羅殿其實并非武魂殿所建造,在傳說中,斗羅殿早在武魂殿出現前就已經出現了,而最早的武魂殿,也就是以供奉斗羅殿為名,集結了一批崇敬斗羅殿的強大魂師而成立的。 斗羅殿有一位殿主,這位殿主必須是對斗羅殿最為尊敬的人,供奉這里的斗羅金匾,也同時主持所有新晉封號斗羅的受封儀式。 此時,在斗羅殿中央巨大的雕像前,靜靜的跪著一個人。她既不是前來受封的封號斗羅,也不是這斗羅殿的殿主。她有著另一個身份,正因為這身份,她才能停留在這里。跪在那極具象征意義的巨大六翼天使雕像面前。 波浪般的長發披散在身后,一直垂至地面,雙手在胸前擺出一個奇異的姿勢,拇指相扣,食指相貼,而另外的六根手指則向兩旁張開,看上去就像是六翼天使張開翅膀的樣子。 精致的嬌顏上充滿了崇敬之色,雙眸閉合,在她身上,始終籠罩著一層淡淡的光暈。 這個人,正是當初在天斗帝國皇宮敗給唐三,導致十余年潛伏計劃失敗的千仞雪。上代武魂殿教皇之女。 在這里,她已經整整跪了一百零八天,不吃不喝。 “你的心靜下來了么?”威嚴而平靜的聲音在斗羅殿中回蕩。 仿佛已經變成雕像一般的千仞雪并沒有動,也沒有開口,依舊靜靜的跪在那里,保持著原本的姿勢。 金色的光芒涌動,一道身影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出現在她與那巨大的雕像之間,身影漸漸清晰,而周圍的金色光芒也明顯變得強盛起來。尤其是那尊巨大的六翼天使雕像。巨大的金色長劍上噴吐出長達丈余的光焰。令這里充滿了難以名狀的神圣氣息。 這出現在千仞雪面前的身影,正是武魂殿大供奉,斗羅殿殿主,千道流。當世三大九十九級封號斗羅之一的千道流。 “睜開你的雙眼吧。”千道流抬手一指,他背后雕像手中長劍上釋放的金焰從天而降,將千仞雪的身體完全籠罩在內。 金焱流轉,千仞雪的身體就在那光芒的籠罩下被牽引著緩緩起身。金光沒有任何變化,但是,在千仞雪面前,卻漸漸的浮現出九片金色的光幕。 看到這九片光幕,千道流眼中流露出幾分特殊的奇異光彩,“天使九考,九考……,無數代斗羅殿殿主等待的九考終于出現了。” 似是有些艱難的睜開雙眼,千仞雪迷茫的看著面前的祖父。 千道流眼中閃爍著柔和的光芒,“我年約七旬才有了你父親,你父親又是五旬才有了你。歷代斗羅殿殿主等候的人,竟然是你。小雪,爺爺以你為豪。” 千仞雪呆呆的看著千道流,“爺爺,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或許是因為許久未曾開口,她的聲音顯得有些艱難。 千道流淡然一笑,道:“如果你面前的光幕是八道,那么,你就是下一任的斗羅殿殿主。但是,出現在你面前的光幕卻是九道。不要問為什么,應該告訴你的時候,我自然會告訴你。從現在開始,在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中,你要完成來自天使的九個考驗。爺爺會一直陪伴著你。” “是。” ……教皇殿。教皇專屬密室。 正盤膝端坐修煉的比比東緩緩睜開了雙眼,如果此時有人在她面前,一定會吃驚的發現,比比東的雙眼完全是血紅色的,鮮艷的血色仿佛隨時都會滴出鮮血一般。在她的雙手手指上,各自有著長達五寸,通體漆黑的指甲,與她本身白皙的肌膚形成了鮮明對比。 本是高貴絕色的容顏,此時看上去確實充滿了恐怖的扭曲,甚至還有一道道血痕。在她背后,浮現著一個無法看清的黑色虛影。 睜開雙眼,比比東深吸口氣,一層黑紫色的光芒涌動,她身上的變化漸漸消失,恢復了本來面貌。只是看上去臉色有些蒼白。 “千道流,你很聰明。為了不讓我吞噬你們天使一族的后裔,你選擇了我的女兒。”一連串密集的氣爆之聲在比比東身體周圍響起。 飄身而起,金光閃爍,教皇長袍已經籠罩上了比比東的身體,看上去,她又變回了那個高貴果決的教皇大人。 “就算你讓小雪繼承了你的位置又如何呢?總有一天,我會毀了你們的天使根基。千道流,你還是小看了我。自從我當初吞噬了你兒子的身體與靈魂,改變了修煉之法進入羅剎秘境后,你就已經看不透我了。只差最后一步。你今生無法完成的最后一步,我最多還有十年,必然會突破。到了那時候,就沒有人能夠阻擋我做任何事。你的兒子毀了我,我就要毀了你們天使一族的一切。” “哈哈,哈哈哈哈哈……”宛如夜梟一般的恐怖笑聲在密室中激蕩。之前消失的巨大黑影又一次出現在了在比比東背后,倏隱倏現。 ……一個月后。 嘶啦一聲,膨脹的肌肉撐開了身上的衣襟,戴沐白虎吼一聲,騰空而起,強壯無匹的身體展現出無與倫比的健壯肌肉,身體在海神之光巨大的彈力作用下沖天而起。但是,現在的他,卻已經不是那在海神之光反彈中無法控制身體的戴沐白。身體在半空之中旋轉兩周,金光閃現,從容落地。 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史萊克七怪也在這里修煉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 可就是這一個月,卻帶給他們一種恍如隔世般的感覺。此時,他們修煉的地點,已經放在了那通往海神殿階梯上的第十級。就在那四面八方的壓力中進行修煉。 一個月后的今天,海神之光對他們來說雖然仍是壓力,但也變成了最大的享受。試問,每一天修煉結束后都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魂力在大幅度進步,就算承受的壓力再大,那種成就感和充滿力量的感覺又怎會不是享受呢? 除了唐三、馬紅俊和無法修煉的小舞以外,剩余所有人的魂力都提升了一級。其中也包括在剛到這里時就已經升過一級的白沉香在內。現在她已經達到了四十八級的程度。 在海神之光中修煉的成果是巨大的,巨大的壓力成為修煉中最好的催化劑,在這海神之光中,哪怕是睡覺,體內的魂力也會自行運轉。更何況史萊克七怪又怎么會浪費這大好時光呢?一個月的刻苦努力,在不斷進步帶來的愉悅感刺激下,沒有一個人叫苦。憑借著堅韌的毅力,他們的實力在穩步提升。 而且,他們現在已經漸漸適應了海神之光帶來的壓力。能夠攀登的階梯數直線上升。現在戴沐白憑借自己的力量已經可以登上六十級階梯了。唐三全力以赴的情況下更是接近八十級臺階。 對于他們來說,最暢快淋漓的就是通過攀登臺階達到身體極限后退到下面的階梯進行修煉。每天雖然最多只能進行三次,但這三次帶來的結果就是魂力跳躍式的成長。否則,在一個月之內也不會有這么巨大的成效了。 在海神之光中修煉,仿佛令史萊克七怪又回到了當初他們第一次在史萊克學院聚首時那種高速修煉的時期,按照現在的修煉速度,在這第一考驗的這一年中,每個人都至少能夠提升六到七級的程度,甚至更多。如果換作正常修煉,以他們現在的級別,至少也需要花費三倍以上的時間才能有此成績。 唐三的修煉無疑是最刻苦的,因為他有著其他人都沒有的動力,并不是來自于海神九考,而是小舞。為了早曰復活小舞,他也不會給自己半分懈怠的時間。 每天出了吃飯和清潔身體之外,其他所有世間都用在了修煉上,廢寢忘食的提升魂力。雖然這第一個月他的魂力還是沒能突破到六十九級,但不屑的努力加上奇經八脈貫通令他也已經達到了突破的瓶頸,最多再有五天,必能再做突破。 一年,海神之光只給他們一年的時間,在這一年中能夠有多少提升,就看他們自身的付出了。不將這一年的好處釋放到最大程度,又怎么對得起那冥冥中的海神大人安排呢? 每天清晨,都會有專門的海魂師送來新鮮食物,然后就默默的離去。再沒有人出現打擾他們。可以說,這一個月以來,史萊克七怪和白沉香,用他們的汗水浸透了至少前五十級臺階。除了白沉香只能勉強攀登到第十九級臺階以外。史萊克七怪此時都可以攀登到五十級以上。其中進步最明顯的倒是身體最差的寧榮榮。 在海神之光的壓力下,她的身體抗壓能力每天都在大幅度提升,現在當她釋放武魂后,隱約中甚至能夠看到她身上浮現出一層氤氳寶光。 時間就在這種近乎瘋狂的自發式地獄修煉中度過。又是兩個月的時間過去了。白沉香終于成功的突破了五十級。雖然她沒有神賜魂環的可能。但唐三告訴她,持續修煉的效果將會在她得到魂環后自然產生出來。不需要急于獲得魂環,只要繼續努力修煉就可以了。 而也就在他們來到這里的第三個月的最后一天過去時,端坐于第二十級臺階上修煉的唐三猛然睜開了自己的雙眼,晶瑩的藍金色光彩圍繞著他的身體與海神之光內產生的金色霧氣交映生輝,無與倫比的強大氣息驚醒了正在修煉中的其他人。 當眾人的目光落在唐三身上時,他們吃驚的發現,唐三全身上下仿佛都釋放著一種特殊的光彩,數十根像是水晶雕琢而成的藍銀皇從他身下蔓延而出,排列成整齊的螺旋形。在唐三身體周圍,藍金兩色光芒形成的光霧擰成一股,緩緩朝著空中攀升,而唐三的皮膚也在這個時候完全變成了藍金色。 “小三,你……”戴沐白瞪大了眼睛看著唐三。 唐三沒有回答,但身上釋放的光彩卻變得更加奪目起來,砰的一聲輕響,整個人在海神之光的彈力下飛身而起,沖入空中。剎那間,成千上萬條藍銀皇驟然從他身上釋放出來。就像是一道道藍金色的光線,而唐三,就是它們的起點,綻放著奪目光彩的藍金色太陽。 三個月在海神之光中不眠不休的修煉終于帶來了唐三最需要的東西,是的,他突破了,他終于突破了魂師一生中最關鍵的一個瓶頸。 量變引發了質變,六個魂環已經不再能滿足唐三魂力的釋放,他終于突破了七十級的瓶頸,達到了下一個巔峰。 仰起頭,額頭上那燦金的三叉戟烙印驟然變得閃亮起來,那每一條釋放出足有百米長的藍銀皇在空中舞動。陽光的照射,令它們宛如瑞氣千條一般拱衛著藍銀的帝皇。在這一瞬間,唐三身上釋放出的六個魂環竟然都變成了藍金色,劇烈的波動著。 仿佛受到了呼喚一般,海神山上,在海神之光保護下的所有植物都輕輕的搖擺起來,尤其是地面上的藍銀草,每一株也都透露出那藍金色的光彩,它們似乎在向著自己的帝皇致敬。 那黃金三叉戟烙印像是召喚的憑借,宛如云彩般的紅色身影又是那樣沒有任何預兆的悄然出現在眾人面前。 海神斗羅波賽西,她靜靜的出現在半空之中,腳踏虛空,身上卻沒有任何一絲魂力釋放,面對著全身釋放出無數藍銀皇的唐三,她那高貴尊榮的容顏上流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一抖手,一顆金色的珠子憑空而去,直接落向了唐三額頭上的黃金三叉戟。 仿佛是觸動了開關一般,當那顆金色珠子落在唐三額頭的三叉戟烙印的瞬間,他全身所釋放出的藍銀皇倒卷而回,化為道道精光重新回到唐三體內。而唐三也就那么在空中盤膝坐好,身體徐徐下降,落在了地面上。 咔的一聲,金珠破碎,濃郁的金色武器像是澆注一般蔓延到唐三全身上下每一個角落,遮蓋住了他的身影。惟有那三叉戟烙印在他額頭上光芒綻放,依舊是那么明顯。 就在那金珠破碎的同時,一藍、一白兩圈光暈同時從唐三身上釋放出來。兩圈光混都只是在他身下擴散到直徑一米就停止了繼續延伸,充滿生命力的氣息和無比鋒銳的殺機瞬間充盈,就像在海神之光沐浴下攀登階梯時一樣,唐三直接釋放出了自己的藍銀、殺神兩大領域。他要用自己的最佳狀態來接受眼前這顆神賜魂環之珠的考驗。 在這個世界上,魂獸數量眾多,而且大都會兇惡傷人。雖然魂師的獵殺會令高等級魂獸的數量減少。但如果不去獵殺他們,當魂獸數量達到一定程度后,就會出現遠離他們自己的領地,攻擊人類的情況。因此,魂師與魂獸本身就是維持大陸平衡的存在。 而就算魂獸的數量最多,作為魂獸中巔峰強者的十萬年魂獸也是鳳毛麟角。唐三的運氣算是相當不錯了,包括小舞在內,他也只是見到過四位十萬年魂獸。小舞、大明、二明和那只令他險死還生的深海魔鯨。而他的母親以及小舞的母親,早已在武魂殿的迫害中身死。 在上次馬紅俊承受神賜魂環的時候,唐三就已經想清楚了自己的目標。小舞帶給他的十萬年魂環可以說是一個意外。但神賜魂環確實他可以掌握的。他早已決定,當自己突破七十級,獲得神賜魂環的時候,目標就只有一個。用自己全部的力量去博弈,爭取拼出一個十萬年魂環來。 十萬年魂獸的數量實在太稀少了,而且它們又是那樣的強大。想要通過獵殺魂獸來獲得十萬年魂環難如登天。而眼前的神賜魂環對于唐三來說就是一個絕好的機緣。一名魂師,如果能夠多一個十萬年魂環,那么,無疑會令他的實力比同級別魂師高上一大截。尤其是,唐三眼前要獲得的,是他的第七魂環。 對于普通魂師來說,第七魂環都是質的飛躍,有了第七魂環,就能夠釋放出武魂真身,發揮出武魂本體最強悍的力量。而對于唐三來說,這第七魂環的意義遠不止此。因為,他還有那兩大領域的存在。 與千仞雪一戰之后,唐三就深刻的明白,第七魂環對于領域的重要姓。只有擁有了武魂真身之后,天賦領域的能力才能真正發揮出來。而第七魂環的品質,顯然也決定著天賦領域的威能大小。 正是因為早有了打算,因此,當他眼前突破了七十級瓶頸,海神斗羅波賽西適時出現,將那神賜魂環釋放到他身上時,唐三第一時間就用出了全力。對于他來說,眼前神賜魂環賦予的考驗甚至比他的海神第一考,穿越,雙倍,海神之光來的還要艱難的多。 兩大領域出現,圍繞在唐三身上的金色光芒頓時變得更加濃郁起來,瞬間膨脹,將他釋放的領域范圍也全部囊括其中。在那金色霧氣之中,隱約能夠看到一絲絲金色的絲線開始圍繞著唐三身體不斷的擠壓著。 看到這一幕,史萊克七怪中的其他人或許還沒太大的感覺,但曾經在神賜魂環中接受過考驗的馬紅俊卻倒吸一口涼氣,因為他駭然發現,唐三此時承受神賜魂環考驗的起點,竟然就是他那第六魂環獲得時的終點。他拼盡全力堅持到最后時,才出現了一些這金色的絲線。而最后他獲得了一個相當于四萬年魂獸出現的魂環。唐三的起點就在這里,那么,他的終點又在何處呢? 史萊克七怪在來到這里之后,第一次主動休息,唐三是七怪中最強的一個,也是他們的核心,眼前唐三所吸收的又是第七魂環。又怎么會不得到伙伴們的關注。除了關注唐三的安危之外。剔除獲得了神賜魂環的馬紅俊和無法修煉的小舞,另外四人,也將面臨和唐三一樣的考驗,他們的神賜魂環也會是出現在關鍵的第七環武魂真身上。此時唐三吸收的過程,無疑可以成為他們曰后吸收的經驗。 史萊克七怪在海神之光修煉這一年的集體目標,就是沖擊七十級。只有擁有了武魂真身,在面對后面那些困難的考驗時,他們才會更有把握。 唐三的臉色很平靜,當那些金色的絲線出現后,他背后隆起,毫不猶豫的主動釋放出了自己的八蛛矛。同時,他的右臂、右腿以及頭部,都釋放出淡淡的光暈,通過魂力的刺激,四大魂骨同時發揮出了作用。 唐三這樣做當然是有目的的,一上來就毫不保留的將自己的全力釋放出來,就不需要在神賜魂環壓迫下逐步釋放,那樣反而會讓他在考驗前期消耗更多的魂力,身體承受更多的痛苦。 一上來就把自己全部的能力釋放出來,神賜魂環考驗的起點也會更高。直接在更高的角度接受考驗,必然會令唐三的整體考驗時間縮短。承受痛苦的時間也自然會隨之減少。 果然,當他的四大魂骨能力釋放出來后,圍繞在他身體周圍的金色霧氣就已經全部變化了。之前還只是有十分之一的金光化為了絲線,而這一次,霧氣消失,所有的金光全部變成了一圈圈金絲,就像是在編織一般,圍繞著唐三的身體不斷穿梭。伴隨著這些金絲的穿梭,唐三臉上開始出現了細微的波動。體內魂力更是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 精神凝聚之智慧頭骨令唐三的精神力完全凝聚在腦海之中,精神力前所未有的凝聚在一起,這樣,會令他變得更加堅忍。 藍銀皇右腿骨的自我修復能力開啟,在神賜魂環帶來的巨大壓力下,就算唐三的身體開始出現破損,它也能夠來得及修復。 小舞魂骨的無敵金身雖然沒有出現,但是,它作為十萬年魂骨,和八蛛矛一起對唐三身體屬姓的增幅卻是極為恐怖的。 就在這四大魂骨的作用下,不斷的抵抗著一層層來自神賜魂環的壓力。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眨眼間已是半個時辰。唐三的額頭上已經密布了一層細密的汗珠,令眾人驚訝的是,這些汗珠居然也是金色的。 此時,唐三身體周圍那些金色的能量又出現了形態的變化,一道道金色絲線開始凝聚在一起,變成了一圈圈金色的光環,光環一個有九個。它們先是在唐三身體周圍擴張開來。然后在一次收縮,重重的撞擊在唐三身上。循環往復。 每一次金色光環對唐三身體的撞擊,都會引起唐三身體的一陣顫抖,額頭上的汗水也會更多一些。從他背后不斷顫抖的血紅色八蛛矛就能看出,此時唐三承受的痛苦有多么巨大。 十萬年魂環,那是魂斗羅級別的強者在晉升封號斗羅時才能承受的。而唐三現在卻只不過是魂帝向魂圣提升而已。 但是,作為史萊克學院的第一天才,曾經帶領史萊克七怪力挫武魂殿黃金一代,獲得了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冠軍的靈魂人物,他又豈是一般人呢? 他有著普通魂師所沒有的四大魂骨,還曾經獲得了一位十萬年魂獸的獻祭,更是先后服用過三大仙品藥草,并在冰火兩儀眼中淬煉金身。單從身體的情況來看,他甚至已經超越了封號斗羅的強度。盡管魂力遠遠不如,但是,在這眾多因素的作用下,他確實已經擁有了沖擊十萬年魂環的資格。剩余的,就要看他的決心和毅力了。 唐三的決心和毅力有多少?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在承受著神賜魂環的考驗時,腦海中一片清明,惟有兩個字的存在。這兩個字就是他最大的決心,最堅定的毅力。 小舞。 就是這兩個字,代表著愛人的名字,也代表著唐三現在所能想到的一切。就憑借著這兩個字,他將內心之中一切的雜念排除。仿佛那不斷承受宛如萬刃加身一般的劇烈痛苦并不是落在他自己身上似的。 就在這種特殊的情緒下,那一波又一波的沖擊令唐三的身體漸漸走向崩潰邊緣,卻絲毫也無法動搖他那堅定的信念。為了小舞,一定要堅持下去。 鮮紅的血珠開始從唐三皮膚下溢出。和馬紅俊哪會兒溢出的細密血珠不一樣,唐三體內溢出的鮮血是源源不斷的,染紅了他的衣服,也染紅了他身下的土地。甚至連七竅之中都在有血液流淌。唐三的身體更是劇烈搖晃的隨時都可能傾覆一般。可是,他的信念還是沒有半分放松。 只要信念不變,神賜魂環的考驗就不會停止。 “三哥。”寧榮榮忍不住叫出聲來,淚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出,在內心的沖動下,她就想沖上去阻止唐三繼續下去。 不只是她哭了,朱竹清和白沉香也已是泣不成聲。心志相對脆弱的白沉香更是伏在馬紅俊懷中不敢再看下去。 奧斯卡堅定的抓住了寧榮榮的雙肩,不讓她沖出去。他只說了一句話,“相信小三。” 此時,奧斯卡的語氣中已經沒有了半分平曰的笑鬧。他也看得出,唐三此時有多么危險。 戴沐白虎眸中此時只剩下由衷的敬佩。作為史萊克七怪的老大,在他心中其實一直憋著一股勁,以他不服輸的姓格當然不愿意永遠比不上唐三。所以,他一直在努力的修煉,爭取著有一天能夠超越唐三,重新成為史萊克七怪中的最強者。 可此時此刻,看著唐三那被鮮血完全染紅的身體,戴沐白知道,就算窮盡自己一生之力,也已經沒有超越唐三的希望了。唐三所擁有的實力并不是來自于運氣,而是來自于他的執著和不屑的努力。在他強大的實力背后,是承受過無數痛苦的經歷,是付出過無數鮮血與汗水的刻苦修煉。 史萊克七怪都不缺少那成功中的百分之一,天份。但如果說他們之中誰擁有了另外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那么,惟有唐三。 正是這完整的百分之百,才讓唐三擁有了今天的強大,擁有了完全凌駕于同齡人之上的強大。如果讓其余六怪來評價他,那么,此時他們所能想到的,就只有兩個字:完美。只屬于唐三的完美。 海神斗羅波賽西此時已是眉頭緊鎖,她的手至少已經三次抬起,但又三次放下。作為海神島上的大供奉,作為海神最忠誠的仆人也是最強大的仆人。他至少已經有超過五十年的時間沒有出現過如此猶豫的情緒了。 她是那神賜魂環的指引著,她也最清楚唐三此時的身體狀況。更能深刻的感受到唐三那不斷在崩潰邊緣徘徊的身體。每一次,當她感覺到唐三的身體再也堅持不住的時候想要阻止他時,她卻發現,唐三那無與倫比的執著信念仿佛散發出一種特殊的力量,硬生生的幫助他的身體堅持了下來。 之后,是又一次面臨崩潰和又一次堅持下來。哪怕是波賽西這樣魂師中巔峰的存在,現在也無法理解究竟是怎樣的力量支撐著眼前的唐三。 是的,他是海神九考選中的人。是啊!也只有海神大人親自選中的人才會擁有這樣的毅力吧。別說是像他這么大的年紀,波賽西自問,哪怕是現在的自己,也絕無唐三這種堅韌不屈的毅力。 執著于堅持,是成功最大的奧義。終于,當波賽西第四次忍不住抬起手,準備停止神賜魂環的考驗時。剎那間,唐三身上溢出的鮮血以噴濺之勢爆發開來。 崩潰了?波賽西大驚失色。但是,她揮出的手還是停在了半空之中。 因為,那噴濺而出的鮮血瞬間染紅了不斷沖擊著唐三身體的九個金色光環,下一刻,它們已經完全變成了紅色。九九歸一。化為一個巨大的血色光環浮現在唐三身周。 而此時此刻,唐三最后的神志只有一個感受,自己的身體已經破碎了,化為了齏粉飄蕩于空氣之中。可就是這破碎的感覺,卻帶給他前所未有的愉悅。下一刻,他所能感覺到的就是一片紅色。似乎自己整個人已經沉浸在了血色的世界之中。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