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0)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0)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0)     

斗羅大陸228 奧斯卡猥瑣的第七魂技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第五百七十九章奧斯卡猥瑣的第七魂技 唐三看著伙伴們,道:“終于通過了第一考驗,不論第二考有多難,我們現在都應該好好休息一下,這一年來大家都太辛苦了。我們就休息三天時間,好好調整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態,然后再開始修煉吧。在今后一段時間內,我們主要修煉的方向從魂力轉化為技能應用與配合。畢竟大家的魂力都大幅度增長,也多了一些更加強大的魂技。第一考的難度大家都看到了,第二考絕對不會比第一考輕松。我們不但要掌握自己的能力,還必須掌握伙伴們的能力,只有盡可能的使配合變得完美,才更有把握通過第二考。” 戴沐白點頭道:“我沒意見,就這么辦吧。終于可以放松一下了。哈哈。休息休息,來,竹清,我們找個地方睡會兒……” 朱竹清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俏臉籠罩上一層紅暈。 奧斯卡還沒開口,寧榮榮不善的目光已經瞪了過來,只得把他到了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正在眾人準備解散休息的時候,胖子突然跳了出來,“等一下,等一下,先別休息呢。各位哥哥、姐姐、妹妹們,你們要給兄弟做個見證啊!”一邊說著,他轉向白沉香,臉上堆滿了笑容,小眼睛都被肥肉擠的只剩下了一條縫隙。 白沉香莫名其妙的看著他,“死胖子,你干什么?” 馬紅俊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小眼睛重新瞪大,“我暈,你不會忘了吧?三哥在進行第一考時你說什么來著?” 眾人這才明白胖子的意思,白沉香說過,如果唐三平安通過第一考,她就給胖子一個機會。這事別人忘得了。胖子自己卻怎么可能忘記呢? 白沉香這才反應過來,原來胖子惦記著這事呢,感受著眾人聚集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大大方方的道:“我是說過,三哥平安度過第一關,我就給你一個機會。我現在給你機會啊!能不能打動我,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胖子愣了一下,這才發現。白沉香的許諾似乎對自己并不是那么有利,喃喃地道:“不是接受我啊!只是給個機會?” 白沉香嘻嘻一笑,向他吐了吐舌頭,“給你個機會就不錯了,別不知足啦。” 寧榮榮幫腔道:“就是,胖子,你追香香,首要任務是先減肥。你看你這一身肥肉。正好,我們現在沒有后勤補給了,你就努力減減你這一身肥肉吧。” 胖子悲憤的道:“我不就是肉多點么?好,我減肥,香香。你可要給我留著機會啊!” 接下來的整整三天時間,史萊克七怪誰也沒有再修煉,長時間的精神緊繃已經令他們的精神世界近乎崩潰,三天時間的完全放松對他們來說是十分必要的。 按照唐三的建議。在奧斯卡和馬紅俊沒有達到七十級之前,他們是不會輕易去沖擊第二考地,因此,三天結束之后。眾人開始了新的修煉之旅。 沒有了海神之光的壓力,修煉的速度當然大幅度下降,更何況他們目前都已經達到了相當強大的實力。哪怕是每提升一級,都變得極為困難。尤其是已經達到七十六級的唐三,明顯感覺到自己在修煉過程中。魂力提升的速度雖然不慢,但距離下一個關口卻還是遙遙無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達到七十七級。 奧斯卡雖然天天嬉笑,但他無疑是眾人中最用功的一個,不論過去了多少年,他也從未忘記過當年對寧榮榮地許諾。他要靠自己的實力來保護自己的愛人。復制鏡像腸無疑令他擁有了這個能力,但這還遠遠不夠。而唐三所說的話卻對他觸動很大,作為一名食物系魂師。能夠修煉到七十級。在整個魂師界中也是鳳毛麟角。而正因為修煉的困難性,達到七十級后。食物系魂師地能力也將產生質的飛躍。寧榮榮的九寶真身他已經看到了,那可是減少所有魂技百分之五十的魂力消耗啊!如果自己地第七魂技也能產生類似的效果,那么,不但對伙伴們的增幅能夠持續更長的時間,自己在使用復制鏡像腸的時候,時間也會隨之延長。自然就能更好的保護自己的愛人,幫助伙伴們度過眼前的考驗了。 因此,三天休息一結束,奧斯卡立刻主動投入到了修煉之中,修煉地時間一點也不比之前有海神之光的時候少。 胖子看到奧斯卡這樣,自然也不好意思松懈,好不容易他的魂力快要追上大家了,現在的他也不容自己放松。 不過,他們這一努力,也有些破壞了唐三本來的計劃,失去了胖子和奧斯卡的加入,眾人在配合上的練習自然要差了幾分。不過,他們也明白胖子和奧斯卡急于沖擊七十級的心情,唐三、戴沐白、朱竹清和寧榮榮就自行練了起來。畢竟,他們四人加在一起地力量已經相當恐怖。 寧榮榮主要練習地還是她的分心控制技能,經過這些年地努力,她的分心控制技能已經從當初的三竅御之心不斷提升,先后達到了四竅恒之心,五竅散之心的境界,這分心控制技能越往后修煉難度就越大,一點也不必自創魂技輕松,目前寧榮榮的目標是修煉到六竅如意心,雖然她現在的魂力甚至已經不遜色于父親了,但在技能的使用和控制上和寧風致相比還有不小的差距。要知道,寧風致的分心控制技能已經修煉到了巔峰的七竅玲瓏心。控制自身的各種增幅如臂使指。寧榮榮在技能使用上的火候還需要很長時間的努力才能追上父親。 唐三現在連魂技都是用不了,他只能用自己最基本的能力和魂骨技能與眾人一起練習,雖然無法使用魂技,但唐三自身的自創魂技可謂層出不窮,不論是唐門的控鶴擒龍、唐門暗器還是昊天錘法,都是相當強大的能力,再配上他的魂骨技能。就算無法使用藍銀皇魂技。現在的他也要比普通地魂圣強大的多。 唐三完全有信心,只要他魂技恢復,就算面對一名普通的封號斗羅,也絕對有一戰之力。兩個十萬年魂環,兩塊十萬年魂骨可不是開玩笑的。更何況他還有著那不斷進化的外附魂骨八蛛矛。 而戴沐白和朱竹清的實力飛躍一點也不比唐三少。這當然不是表現在他們本身魂力上的,而是他們那恐怖的武魂融合技。兩人地實力都達到了武魂真身境界,武魂融合技幽冥白虎也自然再次提升了一個檔次。唐三自問,哪怕是在自己最強狀態擁有全部魂技的情況下。想要與幽冥白虎正面對抗也絕無可能。可見這武魂融合技已經達到了怎樣的高度。 這樣的組合,實力自然極其驚人,尤其是當幽冥白虎得到九寶琉璃塔的增幅時,唐三可以肯定,就算是九十五級的強者也很難正面與之對抗。只不過,用九寶琉璃塔輔助幽冥白虎的爆發力雖然強大,可對寧榮榮的魂力消耗卻是極其恐怖地。哪怕在她用出九寶真身的情況下,也只能維持三十秒的時間。幽冥白虎在進入武魂真身級別之后。威力實在太過恐怖。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盡管外界環形海上危機密布,但眾人卻絲毫沒有受到影響,每天都在各種不同的修煉中度過。這次來到海神島之行,對于史萊克七怪來說本來就是難得地修煉之旅。大家湊在一起相互切磋。相互促進,比自己單獨修煉進步的速度還要快。至于吃飯問題,雖然對于大家來說痛苦了點,但也算不上是問題。有奧斯卡這個食物系魂師在。他的香腸別說是八個人,以他現在的實力,就算是八百人在這里,也能輕輕松松地應付。他那恢復大香腸幾乎可以瞬間制造出上千根。再加上唐三通過藍銀領域的探尋從海神山上找尋一些能夠食用的植物和果實,溫飽輕松解決。 奧斯卡畢竟之前魂力一直領先馬紅俊,在通過考核得到那獎勵的一級之前,他距離提升本就不遠了,因此。在三個月后,他率先突破到了七十級境界。海神斗羅波賽西也自然再次降臨。 看著尊貴的海神斗羅到來,奧斯卡眼底不禁流露出一陣強烈的激動。心中狂吼著,七十級,我也達到七十級了。誰說食物系魂師就不能強大?我今年不過二十四歲。就已經達到了魂圣境界。榮榮,你放心吧,我今后一定有保護你的能力。 波賽西微微一笑,送出了除小舞以外。史萊克七怪所能接受的最后一個神賜魂環。金色地光芒籠罩之中。當臉上多了刀疤的奧斯卡坐下時,竟然給人一種極其堅定的感覺。而奧斯卡也用他自己的行動向眾人證明了。雖然他并非是戰斗類的魂師,但是,他卻擁有著絲毫不遜于大家的堅定意志。他在神賜魂環考驗中堅持的時間比朱竹清、寧榮榮和馬紅俊都要長。 當寧榮榮看著奧斯卡那在金光肆虐中隨時都會崩潰的樣子時,淚水無法控制地滂沱而下,她明白,奧斯卡如此堅持、如此執著,都是為了自己。身為食物系魂師地他,本來只需要承受伙伴們的保護就足夠了。可為了七寶琉璃宗繼承人地自己,他卻要比普通食物系魂師多承受了太多太多。 奧斯卡從承受神賜魂環考驗,到整個吸收過程結束,足足用去了一天的時間,雖然他不像唐三承受十萬年魂環時那樣受到了巨大的沖擊,但自身承受的壓力也是相當恐怖。吸收結束后,又整整調息了三天的時間,才算完全恢復了過來。而這三天中,寧榮榮時時刻刻都守在他身邊,寸步不離。 沒有陽光的感覺確實令人很不舒服,失去了陽光的溫暖滋潤,心情很容易隨之壓抑。 自從第二考開始之后,史萊克七怪眾人就再沒見到過陽光,天空中始終是陰云密布,而環形海中的海水也從未停止過沸騰。 艱難的吞咽下奧斯卡制作的香腸,就算是唐三這樣堅毅的心志也不禁皺了皺眉。試問,每天都以同樣的香腸作為主食,這種滋味又豈會好受?只有奧斯卡自己吃的津津有味。一點都沒有膩煩地意思。 “我說小奧,你得到第七魂技都已經半個多月了,倒是給我們展示一下你那第七魂技的威力啊!”戴沐白一邊痛苦的吃著恢復大香腸,一邊向奧斯卡說道。 一聽這話,奧斯卡臉色頓時一變,抬頭看向天空,“今天天氣不錯啊!” 胖子從旁邊走過來,“不錯你一臉。少打岔。自從你拿了第七魂環之后,每天都這一套,我們怎么問你都不說。跟自家兄弟還保密啊!難道說,你這第七魂技的威力不行?放心,大家不會取笑你的。差點就差點。” 奧斯卡沒好氣的瞪了胖子一眼,“差你一臉,老子的第七魂技會差?那效果,嚇死你。哼哼。” 馬紅俊幸災樂禍的道:“那你倒是弄出來給大家看看啊!這么多天了。你連榮榮都不肯告訴。你這魂技肯定有問題。哈哈,我猜到了,你看,三哥地武魂真身化為藍銀皇,通體變成藍金色。幾乎成為了藍銀皇本體。戴老大的武魂真身是變為白虎,而竹清則是化為幽冥靈貓。你這以香腸為武魂的家伙,難道說,在使用了第七魂技后。自己會變成一根大香腸?” 奧斯卡臉色一僵,“死胖子,滾蛋,老子就不告訴你。你以為我像你那么猥瑣啊!” 馬紅俊一點也不生氣,學著奧斯卡的聲音喊道:“老子有根大香腸,這也不知道是誰的魂咒。我猥瑣?論猥瑣,誰比的過你啊!” 聽了胖子的分析,握著奧斯卡大手的寧榮榮表情也有些僵。看著奧斯卡,低聲道:“死小奧,不會讓胖子猜中了吧。你地第七魂環要真是把自己變成大香腸,我,我,我……” “不是,你別聽他亂說。”奧斯卡急忙解釋道。 寧榮榮好奇的道:“那是什么?你連我都不肯告訴,丑媳婦總要見公婆的。大家今后一起合作。難道你還能不用這重要的第七魂技么?早晚大家都要知道。” 奧斯卡看向面前幸災樂禍的胖子,再看看其他人好奇地目光。頹然道:“好吧,我說。蒼天啊!大地啊!尊敬的海神大人啊!為什么你們要這么玩我啊!讓我死了吧。” 轟隆,仿佛是回應奧斯卡的話一般,天空中響起一聲炸雷,嚇的奧斯卡趕忙收聲,不敢再發牢騷。 連唐三也忍不住道:“小奧,難道你地第七魂技真是和自身變成香腸有關?” 奧斯卡站起身,一臉悲憤的道:“雖然不是變香腸,但比那個也強不了多少。先說好了,我用出來第七魂技,你們誰也不許笑。不然老子要翻臉了。” 站在他身前的胖子立刻收斂臉上的笑意,“沒問題,我們絕對不會笑的。你就趕快展示吧。” 奧斯卡有些不放心的看看眾人,大家紛紛點頭。不過眼神之中已經蕩漾出了幾分笑意。 正在奧斯卡準備開始的時候,卻被寧榮榮打斷了,“等一下。”她飛快的站起身,跑到小舞身邊,摟著小舞地手臂,然后才看向奧斯卡,顯然是找個心理安慰。 奧斯卡猛一咬牙,就像寧榮榮說的,大家早晚會知道,還不如先知道的好。要是萬一在戰斗時自己用出第七魂技嚇到他們失態,豈不是會鑄成大錯么?想到這里,他終于不再猶豫,釋放出了自己的第七魂技。 奧斯卡雙腳開立,身體略微下蹲,深吸口氣,雙手握拳雙臂伸直于胸前,掌心向下。 黃、黃、紫、紫、黑、黑、黑,七個最佳魂環配比悄然出現在他身上。武魂已經釋放。看上去,現在的奧斯卡也沒什么特殊的地方,甚至臉上神色中還帶著幾分神圣的感覺。 但接下來他整個釋放魂技的過程卻看地伙伴們目瞪口呆。 平伸地雙臂猛然收回,雙拳也隨之翻轉,掌心向上,一直收到腰間,在雙臂收回的同時做出猥瑣地挺腰動作。 “堅挺,堅挺,金蒼蠅。” 喊一次堅挺。他就做一次那收拳挺腰的動作,喊到金蒼蠅三個字地時候,左拳收回到腰間,右臂抬起伸直,右手握拳,只彈起一個中指斜指天空。 看著奧斯卡的樣子,眾人終于明白為什么他一直磨磨唧唧的不肯讓大家看他的第七魂技了,如果非要用一句話來形容的話。那就是,沒有最猥瑣,只有更猥瑣。 寧榮榮直接撲倒在一臉茫然的小舞懷中。其他眾人的臉色都變得極其古怪起來,臉部肌肉抽搐,強忍著笑,可卻又實在有些要忍不住了。 一點金光在奧斯卡右手中指處亮起,他身上的第七魂環也隨之閃亮,剎那間。那金光瞬間蔓延到奧斯卡全身,然后再回涌到他右手中指指尖,漸漸凝聚成型。 一個只有黃豆粒大小地金色蒼蠅就那么憑空出現在他中指之上,而奧斯卡身上的金光也隨之消失了。 “噗哧……”第一個忍不住的是馬紅俊,緊接著。就像是傳染一般,除了羞的撲入小舞懷中的寧榮榮還有小舞之外,所有人都忍不住爆笑出聲。 “太猥瑣了。實在是太猥瑣了……,金蒼蠅……” “連金蒼蠅都出來了,還堅挺……,受不了了……” 笑的最厲害的就是馬紅俊和戴沐白了,因為,在眾人之中,除了奧斯卡自己以外,只有他們兩個才知道堅挺金蒼蠅在現實中是個什么東西。 “說好了不笑的。我掐死你們。”奧斯卡手持金蒼蠅,直接朝著馬紅俊撲了過去。馬紅俊扭頭就跑,爆笑聲卻一點也沒有停止地意思。 唐三也在笑,不過他笑是因為奧斯卡那猥瑣的動作,此時忍不住向戴沐白問道:“老大,那金蒼蠅是什么東西?我怎么從來沒聽說過?” 戴沐白嘿嘿笑道:“你一個處男當然沒聽說過了。那可是好東西啊!你沒聽小奧喊了么,堅挺,一直堅挺。那可是對男人來說極好的東西啊!” “似乎不是處男你很得意啊!嗯?”戴沐白的興奮并沒有持續下去。在有些得意忘形的情況下。他忘了朱竹清此時就在自己身邊。耳朵一疼,被朱竹清抬手揪住。一臉不善地瞪視著他。 “說,那堅挺金蒼蠅究竟是什么東西?” 戴沐白吞咽了一口吐沫,“我,我不熟,不熟,胖子熟,你問他啊!” 馬紅俊此時正朝這邊跑過來,聽到戴沐白的話,忍不住罵了一聲,“戴老大,你是不是兄弟啊!什么叫我熟,我也不熟,聽說,只是聽說過而已。” 唐三愣了一下,道:“究竟是什么東西?” 戴沐白低笑道:“媚藥,聽說過沒有?就是能讓男人雄起的好東西。笑死我了,奧斯卡這家伙,第七魂技居然弄出這么個玩意兒來,難怪他不肯讓我們知道。還要高喊魂咒,不知道這要是讓他未來岳父大人聽到,還肯不肯將榮榮嫁給他。” 唐三臉上神色略微凝固了一下,“媚藥……”他雖然是處男,但作為藥物研究者,當然不可能不知道媚藥是什么。 奧斯卡此時已經停下腳步,一臉惱怒的看著眾人,“你們說話不算數。行,以后可別指望我把金蒼蠅給你們吃。” 戴沐白哈哈笑道:“少來,你到是想給呢,我們肯吃才怪。小奧,你這大香腸叔叔真是實至名歸啊!有了各種香腸不說,現在還來個讓它們堅挺地金蒼蠅。不錯,這魂技作為武魂真身很有道理。” 看著奧斯卡臉色已經由紅變紫,隨時有可能暴走的樣子,唐三趕忙圓場道:“小奧,說說你這第七魂環的作用吧。雖然樣子怪了些,但作為食物系的武魂真身,它肯定非同凡響。” 聽唐三這么一說,奧斯卡的臉色才算緩和了幾分,傲然道:“還是小三識貨。我這當然是好東西。第七魂技,堅挺金蒼蠅。效果有兩個,如果是我自己吃下,那么制造香腸速度提升百分之三十,所有香腸效果提升百分之三十,如果是其他魂師吃下。那么,將會在使用下一個魂技的時候,魂技威力增幅百分之五十。” 眾人臉上原本的笑容在聽了奧斯卡的解釋后頓時換成了驚訝之色。面面相覷,因為他們發現,只不過是食物系魂師地奧斯卡,這第七魂技的效果,整體上看,竟然絲毫不遜色于寧榮榮的第七魂技九寶真身。 達到了七十級以后。奧斯卡制作香腸地速度可想而知,尤其是前四個魂技,幾乎只是魂咒念出,隨手就來。甚至可以一次制造多根。哪怕是第五魂技,也不過是念魂咒的工夫就能制造出一根來。而在堅挺金蒼蠅的增幅下,他制造香腸的速度再次增加百分之三十,無疑會令給眾人補給的速度再次增加。別說是他們這個七人團隊,就算是百人團隊。只要是前五個魂技地增幅,奧斯卡也完全可以支撐。更何況,那堅挺金蒼蠅還能令他所有香腸地效果提升百分之三十,整體增幅能力和以前相比絕對是質的飛躍。 當然,更吸引眾人注意地是。如果這金蒼蠅是他們吃下,那么,接下來使用的魂技,威力提升百分之五十。這是何等恐怖的效果。簡單來說。如果戴沐白和朱竹清同時吃下一顆奧斯卡的堅挺金蒼蠅,再使用出他們的幽冥白虎,加上寧榮榮的九寶琉璃塔增幅。那么,在三十秒的時間內,就算是正面面對魂力高達九十七級的劍斗羅塵心,恐怕也不會落于下風。而面對低等級地對手,甚至可以做到秒殺。 此時此刻,眾人才深刻的理解到為什么唐三會說食物系魂師突破七十級后的重要性。為什么要等奧斯卡達到魂圣境界后再考慮嘗試考驗的第二關。 見眾人一臉吃驚的樣子,奧斯卡洋洋得意地道:“服了吧。哥的第七魂技猛吧。猥瑣點怎么了?效果強就行了。而且,我的復制鏡像腸要是在這堅挺金蒼蠅的增幅下制作出來,那么,持續時間會增加到十分鐘,你們吃地話,獲得復制技能的效果能夠達到百分之九十,如果是我吃。嘿嘿。直接打到百分之百。也就是說,如果我用小三的鮮血為引制造出復制鏡像腸。那么,在十分鐘之內,我將擁有小三除了魂骨、領域以外的全部技能。只要我多和小三學學應用,說不定以后我也能成為戰魂師。哈哈哈哈……” 盡管奧斯卡那一臉得意的樣子看上去恨欠揍,但他所說的驚人事實卻令眾人不得不為之震撼。百分之百復制能力十分鐘。對于奧斯卡來說,這絕對是飛躍性的提升了。而他利用堅挺金蒼蠅制造出的增強版復制鏡像腸也可以令眾人暫時擁有其他人百分之九十地能力。對團隊的整體實力增幅也是毋庸置疑的。 寧榮榮此時也已經從小舞懷中抬起頭,看著奧斯卡那得意洋洋的樣子一臉的無奈,但很快,她臉色就恢復了正常,站起身,朝奧斯卡走去。 看到寧榮榮走過來,奧斯卡顯擺的將金蒼蠅托在掌心上,遞到寧榮榮面前,“榮榮,你看,多漂亮的金蒼蠅啊!這是我制作出來的第一個第七魂技。就送給你吧。代表著你是我地唯一。放心,我這第七魂技還有個最大地好處,永不失效。只要制作出來了,就會一直存在,直到被使用為止。” 寧榮榮不動聲色的接過奧斯卡遞來地金蒼蠅,俏臉上甚至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小奧啊,你之前不愿意在我們面前施展出第七魂技,除了魂咒猥瑣之外,是不是也因為你自己知道堅挺金蒼蠅這種現實存在的東西是干什么用的?” 奧斯卡現在雖然有些得意,但還不至于完全忘形,看著寧榮榮微笑中的不善之意,趕忙收斂臉上的笑容,擺出個一臉正氣的模樣,矢口否認,“不知道,我當然不知道了。堅挺金蒼蠅在現實中也有么?我怎么沒聽說過?那是什么東西啊!” 寧榮榮冷笑的看著他,“裝,繼續裝。你給我好好解釋解釋,以前究竟和誰用過那堅挺金蒼蠅。” “呃……,我親愛的榮榮,你可千萬不要聽信讒言啊!我這么正經,這么冰清玉潔的人,怎么可能做這種事。你認識我的時候,我可才十四歲,又不像戴老大那么早熟。怎么可能知道堅挺金蒼蠅是什么東西。” “小奧,你和榮榮解釋就解釋吧。關我什么事。老子忍不了了。說我早熟?我認識你的時候你才十二歲,就一臉的絡腮胡子了。不知道誰更早熟。你不是一直和我顯擺,說你那香腸個頭大么?早就是萬花叢中過了。” 奧斯卡一聽這話,頓時跳腳,“我萬花叢中過?那也比不上您千人斬啊!你可是著名的蓋世戴沐白。誰能和您比?” 看著兩人互相揭發的樣子,唐三一陣無語,而此時胖子就展現出他極為聰明的一面,絕不插嘴,悄悄的退到白沉香身邊,流露出一臉深惡痛絕的樣子,充分顯示著他和這兩個家伙毫無關系,絕非同類。 寧榮榮和朱竹清都沒說話,只是一臉冷笑的各自看著自己的男人,聽著他們相互揭發。 “咳,咳,我們該修煉了。”還是唐三比較厚道。他可不想七怪內亂,在戴沐白和奧斯卡還沒各自爆出對方實質性的八卦前,打斷了他們。 奧斯卡和戴沐白也不是傻子,感受到身邊冰冷如刀的目光,立刻回醒過來。對望一眼,眼神相互交換,兄弟多年,立刻展現出完美的配合。 戴沐白嘆息一聲,道:“小三說的對,我們還是修煉吧。小奧,剛才是我不好。不應該瞎編亂造。我們是兄弟,可不要影響了我們的兄弟感情。我向你道歉。” 奧斯卡趕忙一臉歉然的道:“戴老大,我也不好。其實,當年你雖然很招女孩子喜歡,但卻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因為你那純潔的心靈中只裝著一個人。你不是說過么,為了她,哪怕是放棄生命你也在所不惜。要是以后無法通過家族的考核,你就算自己死,也要救她出來。只要她幸福,你做什么都可以。” 戴沐白深情的望向旁邊的朱竹清,道:“是啊!從小到大,我心里都只裝著一個人。你不也是一樣么,為了自己的愛人,歷盡艱難,才獲得了保護她的能力。為此還破了相。和你相比,我還是有差距啊!” 唐三、馬紅俊、白沉香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變臉比翻書還快的兄弟倆,馬紅俊忍不住別過頭去,喃喃的自言自語道:“看不下去了,我實在看不下去了。這倆家伙實在太猥瑣了……”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