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6)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6)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6)     

斗羅大陸229 十萬年魔魂大白鯊之王

“看不下去了,我實在看不下去了。這倆家伙實在太猥瑣了……”馬紅俊嘴上雖然這么說著,卻不敢上去揭穿這哥倆,他的不良記錄實在是比那兩個猥瑣的家伙還要多。 不過,作為當事人的朱竹清和寧榮榮,此時臉色卻已經都緩和了下來。寧榮榮看著一臉溫柔的看向自己的奧斯卡,忍不住抬起手摸著他面龐上的疤痕。盡管她也知道奧斯卡和戴沐白這番替對方辯解有著開脫的成分。但奧斯卡離去那五年卻是她的軟肋,尤其是當她看到奧斯卡臉上那道傷疤時,心就變得無比柔軟。 朱竹清那邊的情況也和她差不多,低聲問道:“你,你真的和小奧說過,如果我們無法通過家族考驗,你就……” 戴沐白嘆息一聲,道:“當初你來史萊克學院的時候,我就明白你的目的。你是來督促我的。其實,我又怎么愿意連累你呢?那時候我就已經想好了。如果未來無法通過家族的考核,我就一力承擔下來,說什么也要想辦法保住你。作為一個男人,怎么能連累女人呢?后來,隨著和你在一起的時間越來越長,我卻不可救藥的愛上了你。我的心開始變得自私起來。我不想死了,因為我要和你在一起度過未來每一天美好的日子,一起度過未來的每一個春。所以,我開始拼命的修煉,不為生存,只為了能和你在一起地時間更長一點。” 朱竹清的眼圈有些紅了。她也知道之前戴沐白和奧斯卡那番話有演戲的成份,但她能夠深刻的感覺出,此時戴沐白所說的話完全發自內心。 以前如何并不重要,重要地是,現在這個男人只愛自己一個。這就足夠了。又何必非要揪住過往地一切不放呢?更何況。不論是朱竹清還是寧榮榮,之前也沒打算過于較真。只不過是希望敲打一下自己的男人而已。此時兩個男人真情流露,她們這敲打自然也就進行不下去了。 白沉香掐了胖子腰間的肥肉一下,“你家,為了愛人肯付出那么多。你還說人家猥瑣。哼。我看是你自己內心猥瑣才對吧。” “我……”胖子一陣無語,“香香,你要相信我啊!為了你,我也可以付出一切的。” 聽了這話,白沉香的眼神也不禁柔化了幾分,面對危險時。胖子每次都毫不猶豫擋在她身前,如果說她絲毫不動心,那是根本不可能地。雖然胖子的外貌無法和戴沐白、唐三他們相比。但是,和這家伙在一起,那種安全感卻是毋庸置疑的。 胖子見白沉香像是默認了大喜,趕忙正色道:“我去修煉了。我也要爭取早日達到七十級,突破到魂圣境界。以后也能更好的保護你。”說完,他直接向一旁走去。留給白沉香一個厚重的背影。 隨著兩對有情人地相互理解,氣氛已經平復下來。奧斯卡的第七魂技雖然令人捧腹,但毋庸置疑,這第七魂技的效果令史萊克七怪的整體實力再次攀升。 “小三,我們現在是不是能夠嘗試一下這第二關了?”哄好了朱竹清,戴沐白向唐三問道。 唐三道:“可以開始嘗試了。在全力突破之前,我們必須先要弄清楚環形海中能夠帶給我們威脅的海魂獸都有哪些。大概是什么級別。”一說到這里,他心中不禁略微有些擔憂。暗暗祈禱著,希望自己的判斷不要成真才好。否則的話,眼前這并不算十分寬闊的環形海。就真的是無法逾越地鴻溝了。 戴沐白道:“那你安排吧。我們都聽你的。” 唐三在七怪中建立的權威可不只是實力。他的智慧、堅忍不拔,以及各方面的綜合能力都深得伙伴們的佩服。哪怕是戴沐白這樣高傲的人。也絕不會和他爭奪領導權。 唐三道:“我已經有所計劃,我準備在這環形海上走上你們仔細觀察,看看海中都有什么魔獸。沐白,你和竹清隨時準備用幽冥白虎來接應我。榮榮,你為我增幅。小奧,你那金蒼蠅對魂骨技能有沒有用?” 奧斯卡搖頭道:“不行,只能增幅魂環技能。自創魂技、領域和魂骨技能都不在此列。” 唐三道:“那你給我一根亢奮粉紅腸吧。” 奧斯卡道:“你要不要試試我的復制鏡像腸,說不定你自己的魂技用不了,卻可以用我們的呢?” 唐三苦笑道:“不用試了。我地魂環都被鎖死,除了魂力能夠使用之外,就算有你地復制鏡像腸,也可能無法使用復制過來的技能。放心吧。我有瞬間轉移和無敵金身,就算不能通關,自保也問題不大。要是沒有無敵金身保命,這探查地任務就交給戴老大了。” 沒有了藍銀皇的種種技能以及武魂真身狀態下施展的兩大領域,唐三自問此時在整體實力上自己已經遜色于戴沐白、朱竹清他們這些同樣達到七十級以上的伙伴。當然,唐三層出不窮的各種自創魂技以及自身的潛力如果完全爆發出來,勝負之間還是很難說的。 戴沐白道:“那就開始吧,讓我們看看,這第二關究竟有什么東西阻擋我們離開海神山。”腳尖點地,身體已經躥了出去,魂力的提升,令他的唐門武學也同樣大進,腳踏鬼影迷蹤,整個人看上去身后都帶著一串淡淡的殘影,最為奇特的是,他行進的路線一種捉摸不透的感覺。 幾個閃身。唐三已經來到了環形海邊緣,藍銀領域驟然釋放,將自己地感官增強,同時騰身而起,直奔環形海中撲去。身體撲出的一瞬間。藍銀皇右腿骨飛行魂技發動。在渾厚的玄天功內力推動下。令他的身體如同炮彈一般躥了出去,直射大海。 轟—— 就在唐三身體剛剛躥出陸地不足五米,整個環形海驟然了,原本就洶涌的浪濤幾乎在一瞬間爆發而起,重重地轟擊在了海平面上方十米地金光屏障之上。奇異的是。這升騰而起的海水卻沒有絲毫濺出環形海,既沒有沖擊到環形海外的地面,也同樣沒有沖上海神山。唐三的身體,也就在這一瞬間,完全被籠罩在了海水之中。而史萊克七怪能夠看到地,卻是一個奇異的深藍色水世界。 璀璨的光芒從寧榮榮手中電射而出。雖然她無法使用自己的第七魂技九寶真身,但魂力大增之下,增幅的速度也比以前快的多了。一共六道光芒,幾乎同一時間落在了唐、敏捷、魂力、防御、攻擊、屬性,六大增幅齊至,毫無保留地穿入海水之中,落在唐三身上。 當這六道奇光進入海水后,寧榮榮臉色頓時一變。沉聲道:“我的九寶琉璃塔增幅受到海水中不明能量影響,增幅效果削弱百分之三十,實際給三哥帶去的增幅不到百分之六十。”要知道,她現在的增幅原本應該達到百分之八十的程度了。削弱百分之三十后,實際增幅卻只有百分之五十多而已。 唐三身上散發的藍銀領域光芒照亮了他身體周圍,除了為了進行精神探測之外,也同樣是為了讓伙伴們能夠從海神山那邊看清水里的情況。 全身被海水瞬間浸沒,唐三也立刻發現了問題。浸入海水之中,海水內仿佛有一種特殊的能量存在著,遲滯著他的身形。加速著他魂力地消耗速度。就連藍銀領域探查的范圍也受到海水阻力大幅度縮小。一股一股的暗流。不斷沖擊著唐三的身體。再加上海水中強大的浮力,頓時令他身形一陣不穩。 幸好唐三曾經在瀑布下修煉過。對水性多少還有幾分了解,否則的話,在藍銀皇右腿骨推進的情況下,他恐怕直接就會失去身體的控制。 盡管唐三控制力很強,但驟然沒入水中,還是有些難以。這自然不是唐三第一次侵入水中,但他卻明顯感覺到這環形海中的海水與眾不同。除了那有所制約般的能量以外,海水中地阻力也是出奇地大。最重要的是,唐三并不知道自己在水中應該如何前行。藍銀皇右腿骨地飛行技能雖然能夠推動他的身體,但在有阻力的水中他還需要適應才能順利行進。 不過,沒等唐三開始適應,他已經身處于危境之中。曾經在當初他們登上海神山時出現,并襲擊過白沉香的箭形魚毫無預兆的出現在唐三身體周圍四面八方。它們在水中的速度奇快無比,甚至比當初躥出水面在空中行進的速度還要快。幾乎只是一瞬間,在唐三身體周圍已經圍上了一圈足有百只以上的箭形魚,藍紫色的光芒圍繞在它們身體周圍,濃郁的魂力波動在海水中勾織成一張大網,封死了唐三所有前進和后退的通路。 唐三面對過的危機不知凡幾,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包圍絲毫沒有慌張,比這危險的多的局面他都曾經面對過。盡管水中的環境令他極不適應,但他也在最短時間內做出最正確的反應。 水中閉氣,對于修為突破七十級的他來說并不算什么,玄天功內力在暢通無阻的奇經八脈中飛速運轉起來,形成美妙的內呼吸狀態,在這種狀態可以堅持半個時辰以上而不會感覺到窒息感。 不過,此時此刻唐三也認識到了瀚海乾坤罩對于自己的重要性,如果此時又瀚海乾坤罩的存在,他根本不需要這么被動。不但可以迅速沉入水下,不受波濤洶涌的水流影響,同時也不需要使用內呼吸來抵抗窒息感。 收斂藍銀皇右腿骨中的能量噴發,手上黑光一閃。閃耀著淡淡魔紋地昊天錘已經出現在唐三左手掌心之中,曾經伴隨唐三實力提升而進化后的昊天錘,此時重量已逾千斤,驟然出現在唐三掌握之中,頓時帶動著他的身體迅速向海下沉去。 先前唐三沒有任何動作的時候。那些箭形魚海魂獸只是圍在他身體周圍。此時他身體一動,那些箭形魚頓時也動了起來,同時向他發起了沖鋒。一時間,上百條箭形魚海魂獸就像是無數被魂力附著的利箭一般攢射向唐三。看那架勢,不將唐三地身體刺穿決不罷休。 岸邊地史萊克七怪眾人能夠清晰的看到。這些箭形魚在發起沖鋒的時候,全身都變成了先前彌漫在身體周圍的那種藍紫色,就像一道道流光一般,極為耀眼。而身在環形海中的唐三,根本沒可能在這毫無遮蔽物地海水中躲避如此眾多的箭形魚。海水的阻力勢發揮出來。 戴沐白等人的心不自覺的揪緊起來,他們當然不會認為這些箭形魚能夠傷害到唐三。突破到魂圣境界之后,現在唐三地實力只能用恐怖來形容。這些箭形魚看上去不過就是千年魂獸級別左右,盡管數量眾多,但還不足以威脅到唐三的生命。但重要的是,他們這第二考有一個重要的制約條件,那就是在考核的過程中,不允許傷害任何一只環形海中的海魂獸。這就令手持昊天錘的唐三也絕不能去擊殺它們。而從這些箭形魚的沖鋒速度來看,哪怕唐三不發動攻擊,只要任由它們撞擊在自己身上。結果都會是悲劇。這些箭形魚的攻擊分明就像是自殺式攻擊一般。唐三會怎么辦?他能怎么辦? 唐三很快給出了答案。只見他手中昊天錘輕如無物般動了起來,從左下到右上斜揮而出,同時身體在海水中旋轉一周,哪怕是那充滿阻力地海水也無法影響他此時的速度。 深邃的黑光從昊天錘上爆發而出,盡管昊天錘并沒有任何魂環附加,但此時它卻充分展現出了作為頂級器武魂恐怖的爆發力。黑光所及之處,海水劇烈的涌動起來。已經奔行到岸邊的眾人清晰的看到,唐三身體周圍的海水劇烈的扭曲,所有沖鋒到他身體周股無形地大力蕩起,四散紛飛。它們沖鋒地速度快。被蕩開的速度更快。就像是從唐三身上射出地無數道藍紫色光芒一般迅速飛散開來。而唐三此時的身體也不再下沉。而是懸浮于水中,顯然是他憑借著魂力控制了昊天錘的重量。 不過。箭形魚海魂獸的攻擊才剛剛開始,驟然被震散之后,它們很快就在環形海中調整好了自己的身形,再次朝著唐三發起了沖鋒,只不過這一次它們不再是同時發動,百余條箭形魚極有靈性的分成十組,朝著唐三發起了近乎無縫隙的波浪式攻擊。每組十余條海魂獸沖擊,第一組被昊天錘震散后,第二組立刻就撲了上去。它們似乎是認準了唐三不敢傷害他們,沖擊的一波比一波兇猛,一波比一波迅疾。攪動的海水不斷出現扭曲的光暈。 面對箭形魚海魂獸改變方式的攻擊,唐三臉上神色宛如古井不波,昊天錘在左手之中上下翻飛,每一次震開這些箭形魚所用的力道恰到好處,既不會讓它們沖到自己身前,又能利用昊天錘帶起的暗涌將其掀飛且不傷害到它們。 隨著時間的延伸,唐三的身體在飛速的適應著海水的壓力、阻力,還有那奇特的限制性能量。對于箭形魚的不斷沖擊他已經有些不耐煩了。的嘗試,他雖然還不清楚這些箭形魚的承受力究竟有多大,但他也有自己的辦法。 昊天錘持續揮動,但附加的魂力卻開始攀升。箭形魚海魂獸每一次發動沖鋒后背震蕩的距離越來越遠,同時,它們原本迅疾的速度也隨著唐三的發力而開始降低了。 要知道,此時唐三身上可是有著寧榮榮六大輔助的增幅,魂力之強,絕不亞于一名魂斗羅級別的強者,奇經八脈暢通,令他的回力速度奇快無比,這些箭形魚帶給他的威脅還遠遠不足,真正令他魂力產生消耗地。是這窒息的大海。內呼吸雖然能令他堅持更長的時間。但同時也會令他的魂力消耗隨著時間延長不斷增加。 心中冷哼一聲,暗道,不陪你們玩了,眼中冷光一閃,魂力再次加強。同時。昊天錘在揮動的同時,自身產生出一種奇異旋律地震蕩。哪怕是在岸邊地眾人也能清晰的看到,唐三每一錘揮出,昊天催本身都會蕩漾出一圈純粹的黑光,箭形魚海魂獸再次沖擊到他身體周圍時。一接觸那黑光,就如同觸電一般飛速彈起,在顫抖和痙攣中失去了行動能力。竟是被震得暈了。 唐三此時施展的,正是唐昊傳授給他的昊天宗本門絕學昊天九絕中地震字絕。昊天或是招式,而是昊天錘九種發力的方法。每一種都有著自己的特色。這才是昊天宗真正的絕學。和有些雞肋的亂披風錘法相比,昊天九絕才是真正運用于實戰之中的強大能力。當初,唐三與那位昊天宗七長老比試地時候,那位長老并未用出昊天九絕,否則,唐三絕不可能戰而勝之。 哪怕是在昊天宗直系弟子中,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得傳九絕的,只有得到宗主和長老的共同認可后,才能得以傳授。就像當初唐門最高深的暗器手法一樣。 在仔細探查過箭形魚海魂獸的承受能力后。唐三憑借著震字訣輕而易舉的化解了這輪攻擊。百余只箭形魚被他先后震暈近半,剩余的再不敢發起沖鋒,只敢在外圍虛張聲勢,不斷的在唐三身體周圍的海水中穿梭、干擾。 水性這東西對于唐三來說,實在不怎么樣。但他卻有著自己地辦法,辦法很簡單,就是憑借著魂力控制著自身在水中的平衡。掌握好平衡之后,再利用魂力在水中推動自己的身體前進。盡管這樣會對他的魂力產生不小的消耗。而且行進速度也快不了,但這卻是他目前所能想到的唯一辦法了。 震退了箭形魚,唐三穩定住身體后開始繼續深入。此時他不過進入環形海二十余距離對岸還遠得很。當下。一邊熟悉著海中前行的方式,一邊小心翼翼的觀察著 環形海兩岸不過相距二百多米而已。唐三此時已經進入了十分之一,距離對岸還有一百八十米。一百八十米,在陸地上對于他來說不過是轉瞬即到。可眼前他雖然擊潰了箭形魚,但剩余的這一百八十米顯然不是那么容易通過的。 身形一閃,唐三突然在原本地位置處消失了。當他再次出現時,身體已經前移五米。沒錯,他用地正式自己的小舞魂骨技能瞬間轉移。 當唐三重新出現在大海中時,他地臉色已經變得有些難看。他終于明白海水中那種莫名的能量對他的制約在什么地方了。如果是在陸地上,唐三的瞬間轉移已經完全能夠做到百米之內隨處瞬移。這是小舞魂骨所能達到的極限。而環形海不過是兩百米的寬度而已,正常情況下,只需要兩次瞬移,他就能夠抵達對岸。自從來到這里后,唐三還沒有使用過這近乎變態的技能。可剛才這次瞬移卻令他大為惱怒,并不是他沒有用出全力,而是在全力以赴的情況下,他就只在海水中瞬移出了五米而已。一百米的瞬移能力竟然被壓縮了二十倍。這海水中,海水中的限制能量恐怕就是針對瞬移或者增速之類技能的。不給接受考驗的己方眾人任何取巧的機會。 就在唐三試驗自己瞬移后心中頹然的同時,他突然感覺到周圍似乎有一股奇異的波動涌來。那是一種能量波動,但又像是聲音的波動。在海水中哪來的聲音? 下一刻,唐三立刻就意識到自己遇到麻煩了。因為,原本圍繞在他身體周圍雖然不敢再進攻,卻一直騷擾著他的箭形魚海魂獸此時已經四散奔逃,這些千年魂獸很有義氣的連它們那些被震暈的同伴也帶走了。一時間,唐三身體周圍的海域頓時清凈下來。窒息般的壓迫力也就在這一瞬間傳遍唐三全身。 一道巨大的暗影從遠處而來,還沒等唐三看清楚它地樣子。海水中已經傳來一股無可抵御的巨力,唐三只來得及用昊天錘護在自己胸前,還沒來得及做出下一個動作,整個人已經被那股洶涌的暗流沖擊的飛了出去。 噗的一聲,唐三破水而出。直奔海神山上撞去。海神之光雖然不會再帶給通過了第一考核地眾人壓力。但保護海神山地使命卻并未消失,唐三直覺的全身一軟,仿佛陷入了棉花堆中一般,下一刻,他的人已經像是嵌在了海神之光中一般。貼著山體緩直到此刻,唐三彩清晰的感覺到氣血驟然翻騰起來,全身說不出的難受,似乎每一處經脈都受到了震傷。 傷勢并不重,唐三感覺自己就像之前地箭形魚一般,自己震飛了它們。而現在也被那突如其來的巨力震飛。全身一震麻軟。魂力飛速運轉中,這種無力的感覺才漸漸消失。 失敗并不可怕,唐三也沒想過自己能夠直接通過考核,他這次不過是試探而已。但令他郁悶的是,他連自己是被什么東西轟出環形海的都不知道。在收到暗涌沖擊的那一刻,他散開地藍銀領域都陷入了暫時的紊亂之中。 “小三,你沒事吧。”第一時間趕過來的戴沐白一把將唐三從地上拉了起來。 “我沒事,剛才是什么東西?你們看清楚了么?”唐三急切的問道。 聽他這么一問,緊隨著戴沐白跑過來的眾人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戴沐白的神色更是極為凝重。 馬紅俊憤憤的道:“雖然猜到這考核變態,但也沒想到居然會變態到這種程度。我們仔細觀察了,除了開始攻擊你的那些箭形魚之外,就只出現了另外一種海魂獸,也就是最后攻擊你的海魂獸。這種海魂獸地數量也只有一 戴沐白接口道:“是一只的鯊魚,身長達到二十五米左右,但龐大的體積卻絲毫沒有影響到它的靈活性。速度奇快無比。從出現到消失,只是幾次眨眼的工夫,我們幾乎只是轉念之間,你就已經被它身上釋放出的一種藍光帶動海水轟擊了出來。然后它就轉身離去了。” 唐三倒吸一口涼氣。“魔魂大白鯊?在這環形海中。竟然也有魔魂大白鯊的存在。” 戴沐白苦笑道:“不只是魔魂大白鯊那么簡單。你還記得紫珍珠的話么。她說過,在海神島外的水域之中。一直有著一只鎮守海域的十萬年魔魂大白鯊,體長在二十米左右。剛才那只魔魂大白鯊地體長絕對超過了二十米。雖然你現在無法使用魂技,在水中又受到了很大地制約。但剛才你畢竟是在榮榮的全力增幅之下。能夠令你毫無反抗能力就將你從水中震飛而出,已經很清楚地說明了它的身份。” 聽了戴沐白的解釋,唐三被震得有些發暈的大腦也頓時清醒過來,眼中光芒頓時變得凝固了許多,沉聲道:“難道,剛才襲擊我的竟然是魔魂大白鯊之王,那只鎮守海神島的十萬年魔魂大白鯊么?可是,它怎么會來到這環形海的?” 奧斯卡道:“海神島內有數個內陸海,這些內陸海中可水。可以想象的到,這些海水應該也是來自于外面的大海。因此,在海神島下面或許這些內海與外海有著相連的通道。如果是這樣,就不難解釋為什么魔魂大白鯊之王會出現在這里了。肯定是我們的考核吸引它來到了這片環形海之中。阻擋我們完成任務。不過看它剛才攻擊你時施展的能力,似乎并沒有傷害我們的意思,只是阻擋我們不能渡海而已。” 唐三點了點頭,道:“還真是看得起我們啊!在第二項考核中,就讓我們面對十萬年魂獸的考驗。” 眾人相視苦笑,臉色也都變得十分難看。 朱竹清道:“希望那只魔魂大白鯊不會真的向我們發動致命攻擊吧。否則的話,我們在通過這片環形海的時候決沒有全身而退的可能。” 唐三腦海中靈光一閃,“對啊!我們接受的考驗雖然困難,但也不可能在第二考中就要面對十萬年魂獸。這考核的難度雖大,但應該還是有所限制的。我們通過考核的條件只是突破環形海的封鎖,抵達對岸。而并不是戰勝那十萬年魔魂大白鯊。剛才它既然沒有對我下殺手,那么我們就可以暫時預判,這只十萬只是阻擋而不是殲滅。這樣一來,我們通過考驗的機會還是相當大的。或許,這也是我們增強實戰能力的好機會。” 馬紅俊愣道:“增強實戰能力?三哥,你不會是想讓我們和那只魔魂大白鯊戰斗什么不可以呢?在擁有大量制約,且無法呼吸的海水中面對一頭十萬年魂獸。對我們產生的壓力可想而知。而這只十萬年魂獸并不會真的傷害到我們。還有比這更好的陪練么?不但能夠練習我們的水性,對于我們的實戰能力也必然有著極大的提高。這也是我們未來九個月內最好的修煉方式了。當然,前提是,我們必須確定魔魂大白鯊真的不會對我們產生實質性的傷害才行。” 奧斯卡恍然道:“這么看來,海神的考核不只是考驗,同時也是給予參與考核者的修煉機會。我們面對的考核這么難,但同時提供給我們的修煉方式也是最好的。我贊同小三的意見,第一考海神之光是錘煉我們的魂力,這第二考突破環形封鎖,很可能就是錘煉我們的實戰能力。而且還是在充滿阻力的大海中的實戰能力。看來,這次我們有機會學會游泳了。” 馬紅俊吞咽了一口唾液,苦著臉道:“我討厭水,我現魂大白鯊之王下手能夠輕點。” 戴沐白嘿嘿一笑,道:“怕什么,不經歷風雨,怎么見彩虹?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走,小三,這次我和你一起下海。看看這位魔魂大白鯊是否會真的傷害我們。” 五分鐘后。 轟、轟—— 兩條身影從的環形海中破水而出,重重的撞擊在海神之光上緩緩滑落。 戴沐白暈乎乎的爬起來,呲牙咧嘴的道:“這位大白鯊之王還真是不給面子啊!我的骨頭都要散架了。” 唐三苦著臉道:“你不錯了。你才是第一次,我這都第二次了。不過,這下我們也基本可以肯定,這位魔魂大白鯊之王對我們并沒有惡意。它用的這和我震暈箭形魚海魂獸差不多的攻擊方式更像是在惡作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