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4)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4)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4)     

斗羅大陸243 再現小舞獻祭的時刻

就在海矛斗羅黃金長矛刺出,所有一切似乎都在按照他繼續的時候,突然間,一種莫名的恐懼瞬間襲上心頭。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正面而來的那甚至令他都認為沒有蓄力情況下無法抵擋的攻擊突然毫無預兆的消失了。而就在這時,一個沒有絲毫氣勢迸發的黃金殺字卻從側面印上了他那身矛合一的黃金長矛之上。 岸邊,唐三眼中終于流露出了一絲笑容,淡淡的道:“進入對手未知屬性的領域內作戰是你在這整場戰斗中最大的敗筆。” “進入對手未知屬性的領域內作戰是你在這整場戰斗中最大的敗筆。” 很顯然,他這句話是針對海矛斗羅的。就在海矛斗羅闖入寧榮榮幻之空間的同時,唐三的精神力也飛速的跟進,并且最大程度的感受著他的能量變化。沒錯,海矛斗羅判斷的正確,唐三雖然能夠通過精神力判斷他的動向,但卻不可能判斷出他的魂骨技能。但是,當海矛斗羅發動一次攻擊后就毫不猶豫的選擇在圣柱旁分離本體的時候,唐三卻猜到了他必定有所圖謀。 看上去,他似乎是打算用圣柱做掩護來分離本體,可是,以他封號斗羅的實力,顯然還遠遠未到堅持不住武魂真身的程度,而且這樣做的危險性是極大的。但海矛斗羅也忽略了一點,那就是他本身正處于寧榮榮的幻之空間內。 幻之空間雖然不是先天領域,不能與唐三的兩大領域相比,但作為魂骨領域,它的作用怎么也不可能只是讓對手的精神力無法探測這么簡單。幻之空間的技能只有一個,那就是迷惑。海矛斗羅正是在這個領域的作用下出現了極其失敗的判斷。 戴沐白那一擊的威壓是沒錯的。確實是真正攻擊帶來的壓力,但是,那威壓卻在幻之空間領域的作用下變換了一下方位。相當于是將戴沐白攻擊中的壓力與實際攻擊力分開了。壓力和氣息從一個方向傳來,而實際的攻擊力卻從另一個方向傳來。而因為壓力傳來的方向正好是在海矛斗羅與海之矛圣柱的方向,完全符合對手之前所展現出的陰險,海之矛斗羅才沒有任何懷疑。這所有的一切都在唐三的掌控之中。不論你有什么手段,只要作用不在戴沐白身上,又能有什么用呢?而戴沐白從側面發動一擊,在完全沒能防御的情況下硬生生的承受,恐怕換了海神斗羅波賽西都要受創。 因為,就在發動攻擊之前,唐三傳入戴沐白耳中的指揮是:亢奮粉紅腸、超越極限墨綠腸、堅挺金蒼蠅,全部服用。武魂真身配白虎破滅殺。再加上寧榮榮的全面輔助,攻擊力可想而知 如非這樣,海矛斗羅又怎會感覺戴沐白的攻擊力不遜于他的第八魂技?要知道,他可是類似于純攻擊型魂師的存在啊! 轟—— 破碎的金光從幻之空間內爆發出來,也就在這一刻,幻之空間緩緩散去。寧榮榮這個領域畢竟不是天賦領域,又轉移了戴沐白那么龐大的威勢,效果成功后也終于無法再維持下去。但這又有什么關系呢?目的已經達到 戴沐白和寧榮榮水淋淋的站在海之矛圣柱臺上,就在他們對面,已經人矛分離的海矛斗羅正在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依靠著手上那已經出現了一層裂紋的黃金長矛才勉強支撐著自己的身體不倒下去。但他身前的衣襟已經被鮮血染紅了。 唐三在岸邊說的那句話他也聽到了,艱難的將頭轉向唐三的方向,“是你?” 唐三點了點頭,恭敬的道:“前輩實力確實強大。如果是正面對戰,沐白和榮榮聯手也絕非前輩對手。前輩擁有著無與倫比的強大攻擊力。雖然這一戰前輩敗了,但卻是敗在我們四人聯手之下。” 奧斯卡雖然沒出手,但他那三根香腸對戴沐白的進一步增幅,令那一擊白虎破滅殺的威力幾乎再次暴增一倍攻擊力,否則,身矛合一的海矛斗羅又怎么會那么容易被擊潰。 海矛斗羅無法抑制的大口大口喘息著,每喘息一次,都會有鮮血從嘴角溢出,顯然是身受重創。看著唐三,他不甘的問道:“為什么?為什么你能預知我的所有攻擊手段?”剛才這一戰,被牽著鼻子走的感覺可以說令他終生難忘。 唐三淡然一笑,“我是一名控制系魂師。至于為什么,您快就會明白的。” 就在這時,寧榮榮與戴沐白眉心處都出現了變化,破碎的黑光融入戴沐白額頭之中,而寧榮榮額頭處紅色七芒星噴出一道紅光照射在戴沐白身上,然后再回轉本體之內。得到了第五考完成度提升到百分之五十的提示。 虎嘯聲暢快的從戴沐白口中爆發而出,雖然這一戰他與寧榮榮借助了唐三和奧斯卡的能力,但真正面對海矛斗羅的還是他們二人而已,而且他們面對的也是完全狀態的海矛斗羅。作為七位圣柱守護斗羅中攻擊力最強悍的一位,他給予的獎勵也絕不吝。戴沐白的魂力沒有像奧斯卡那樣只是提升半級,而是完整的一級。這樣一來,也真正幫他提升到了八十級的程度。難怪他會如此興奮的發出長嘯了。 海矛斗羅這才感覺到自己輸的似乎也不算太冤枉,從武魂本身角度來看,他的海之矛并不次于戴沐白的白虎。但誰想到這個擁有白虎武魂看上去是魂圣的家伙竟然已經到了即將突破八十級的程度。這一戰,固然是輸給了對方的控制,但同樣也是輸給了自己的輕敵。如果一上來就發動強攻,或許局面就會是另外一個樣子了。 戴沐白和寧榮榮同時向海矛斗羅微微行禮,白虎帶著九寶琉璃飛身而起,再次于海面上借力,回到了伙伴們身邊。 就在他們落到岸邊的同時,唐三肩膀一晃,已經飄飛而出,淡淡的能量波動圍繞在他身體周圍,眨眼的工夫,他已經登上了海之矛圣柱臺。這一次,他直接將小舞從如意百寶囊中放了出來,甚至沒有用瀚海護身罩幫她隱身。以海矛斗羅眼前的狀態,如果他還保護不了小舞,那他也就不是唐三了。 “雖然我并不愿意在這樣的情況下挑戰前輩。但為了完成這第五考,卻不得不如此了。請前輩見諒。” 海矛斗羅這才明白之前唐三的話是什么意思,盡管他此時已經身受重劍,但看著唐三額頭上那燦爛的黃戟烙印,他卻絲毫沒有認輸的意思。深吸口氣,將口逆血咽下,強打精神,橫起了手中黃金長矛。 “來吧。讓我看看你有什么資格接受海神九考的尊榮。”海矛斗羅明顯不像海馬斗羅那么好說話,他看著唐三的眼神中甚至還帶著幾分嫉妒和不屑。嫉妒自然是因為唐三的海神九考,不屑更是為了唐三選擇這個時候進行挑戰。 藍金色光芒流轉,一層宛如氣浪般的藍光從唐三身上奔涌而出,整齊的八個魂環飄然出現,當海矛斗羅看到他身上那三個象征著最高級別的紅色魂環時,他整個人都呆住了。此時此刻,他才真正明白,唐三能夠接受海神九考絕非憑借運氣。雖然眼前這個對手比自己要少了一個魂環,魂力有著不小的差距。可就算是自己在最佳狀態的情況下,能夠戰勝這擁有三個十萬年魂環的家伙么?或許,只有海龍那個變態才有戰勝他的可能吧。 唐三抬右手按上了自己的三叉戟烙印,頓時,浩瀚的精神力現出了形質,湛藍的光暈揮灑開來,不但帶著海神之光的威嚴,同時也帶著他那浩瀚的精神波動。 剎那間,整個海之矛圣柱旁的海水全部平靜下來,平靜的就像是一面藍色的鏡子,而海之矛圣柱頂端噴吐沖天的金光也就在這一刻黯淡下來。直到消失。 海矛斗羅搖晃著身體后退兩步,再次憑借手中的長矛才穩定住自己的身體。 唐三并沒有用精神沖擊來攻擊他,但只是那精神力一瞬間綻放出的氣息,就已經令他這重創下的封號斗羅無法站穩。 黃金三叉戟上光芒大亮,這一次,甚至沒有經過海矛斗羅的認可,海之矛圣柱上一道魔紋亮起,與唐三那黃金三叉戟烙印上的光芒匯合在一起,提示聲在唐三腦海中回蕩,“海之矛圣柱考核已通過。” 小舞的額頭上也是在此閃過一道紅光。 “前輩,對于我給出的這個答案,您還滿意么?”唐三目光平靜的看著海矛斗羅。 嘴角處流露出一絲苦澀,如果說先前還心存一絲僥幸的話,那么,現在海矛斗羅已經沒有了任何想法。他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是無法戰勝眼前這個青年的 看著海矛斗羅那呆滯的樣子,唐三并沒有再打擾他,留下一根恢復大香腸,帶著小舞飛身而起,與伙伴們匯合在一起,朝著下一根圣柱的位置離去。 直到他們離開良久,海矛斗羅才坐倒在地,但他眼中的嫉妒和不屑已經完全消失了。眼中神色剩余的只有崇敬,恭恭敬敬的朝著面前的海之矛圣柱拜了下去,似乎是在悔著自己以前的驕傲。 史萊克七怪眾人走出不遠,就聽戴沐白道:“榮榮,上來。” 戴沐白并沒有收回自己的武魂真身,反而是向寧榮榮打了聲招呼。身體匍匐下來,示意她到自己背上來。 寧榮榮愣了一下,“老大,你干嘛?” 戴沐白呵呵一笑,道:“我的考核已經完成了,下面就沒我什么事了。剛才的消耗也不算太大。反而是你,接下來還有兩場硬仗要輔助呢。不盡快恢復魂力怎么行?你和小奧都上來。我帶著你們走。這樣既能給小三節省一些時間,也好讓你們多恢復魂力。好繼續幫助大家通過考核。這第五考雖然是考核個體,但我們卻同樣可以發揮出團隊的力量。只有這樣,通過的才不會那么困難。” 馬紅俊不干了,“戴老大,你為啥不讓我也上去?我速度也不快啊!而且我也要節省體力,參加后面的考核。” “呸。別做夢了。死胖子。”戴沐白沒好氣的道:“怎么說你也是個魂圣,走這么點路要是也算消耗,你就白混了這么多年。想占老子便宜,沒門。我家竹清上來還差不多。” 奧斯卡有些小得意的掃了馬紅俊一眼,他可是毫不客氣的就爬上了巨大白虎的后背,看那表情,是要多爽就有多爽。把寧榮榮也拉了上來,讓她坐在自己前面。 “小三,你要不要也上來休息一下?”戴沐白向唐三問道。 唐三搖了搖頭,笑道:“我就不用了。就算是走路,我的魂力也能夠慢慢恢復的。下一目標。海之幻圣柱。” 海之幻圣柱,是只有唐三自己的考核。在第三考選擇它,唐三當然有著自己的想法。由于伙伴們的幫助,他這第五考的難度可以說是下降了許多。但先前海之矛圣柱那一戰,卻帶給了唐三靈感。他發現,自己提升到浩瀚境界的精神力比想象中還要有用的多。一定要將其充分利用起來才行。在接下來的考核中,自己真正要面對的封號斗羅其實只有三位,那就是海幻斗羅,海星斗羅和海龍斗羅。只要能夠接連戰勝這三人,就可以通過第五考了。而有了憑借精神力輔助伙伴們的戰斗方式,接下來朱竹清和馬紅俊的考核應該也不會太難。 從挑戰第五考到現在,一共才過去了不到兩個時辰的工夫,其中大部分還是用在了趕路上。真正戰斗上耗費的時間并不多。尤其是第一關,消耗更是少。 目前,史萊克七怪的魂力等級分別是: 邪眸白虎戴沐白,八十級強攻系戰魂圣。 大香腸叔叔奧斯卡,七十七級食物系器魂圣。 千手修羅唐三,八十四級控制系戰魂圣。 邪火鳳凰馬紅俊,七十七級強攻系戰魂圣。 柔骨魅兔小舞,魂力不詳,身體抗性提升,水戰能力大幅度提升。 九寶琉璃寧榮榮,七十七級輔助系器魂圣。 幽冥靈貓朱竹清,七十八級敏攻系戰魂圣。 在七人之中,奧斯卡雖然通過第五考后只獲得了半級獎勵,但他之前七十六級已經修煉了許久,還是通過這半級獎勵提升到了七十七級。而史萊克七怪最低的也是七十七級。除了已經達到了魂斗羅境界的唐三和戴沐白以外,其他五人也都在朝著魂斗羅的層次沖擊。 短短幾年時間,雖然他們承受了那么多痛苦,在無比艱難的情況下修煉,但成果卻無意也是巨大的。從普遍六十到七十級的實力,已經提升到了接近八十級。對于普通魂師來說,這可能是幾十年才能完成的過程。 由于戴沐白以武魂真身形態輔助趕路,眾人前進的速度增加了許多。只用了大半個時辰,就來到了下目的地。海之幻圣柱所在的海中海。 似乎早就知道他們要來。當眾人來到這里時,已經有黃衣和紫衣級別的海魂師等在海中海外圍的森林處,引領著他們來到了海邊。 海之幻圣柱與之前眾人見過的海之矛圣柱以及海馬圣柱都不一樣。那兩根圣柱雖然不同,但都是具體的形態,可眼前的海之幻圣柱卻極為奇特。 虛幻的藍色光影在海中海中心位置處飄蕩著,淡淡的光芒彌漫在海上,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像是淡淡的煙云一般。在這藍色煙云的影響下,根本無法看清楚海中海中央的情況,自然也看不到圣柱臺和圣柱具體的樣子。那與其他圣柱匯合在空中的金光,就是從那藍色煙云中射出的。 連圣柱和圣柱臺都看不到,自然也看不到其上的守護斗羅。對于史萊克七怪來說,這更像是一個未知的對手。 未知的東西往往是最可怕的。真正來到這里后,唐三才明白,戴沐白四人的考核之所以都不是這位海幻斗羅,并非是因為他的實力不夠。很可能是因為他的實力太強。 “小三,怎么辦?”戴沐白化身人形,他的魂力雖然消耗極大,但吃著奧斯卡提供的恢復大香腸也沒什么虛弱的感覺。反正他的第五考已經完成了。 沒等唐三回答,一旁的奧斯卡已經接口道:“對于我們來說,或許這海幻斗羅是最強大的。可對于小三來說,這恐怕是最簡單的一關吧?眼前這光霧應該是類似于榮榮幻之空間的領域,但卻屬于天賦領域。不過,戴老大你忘了,小三的紫極魔瞳可是一切迷幻領域的克星。可以想象,這海幻斗羅的強大處主要就作用在領域上。領域無效,他也不會比海馬斗羅更強。小三獲勝是顯而易見的。” 馬紅俊嘿嘿笑道:“行啊!小奧,你也學會分析了。” 奧斯卡得意的道:“那是當然。每次都聽小三分析,學也該學到點了。你以為我是你啊!人頭豬腦。” “你說誰是人頭豬腦?”馬紅俊怒道 奧斯卡嘿嘿一笑,道:“誰問我就說誰。” “你……”馬紅俊還想再說什么,卻被戴沐白打斷了。“行了,現在不是玩鬧的時候。別影響小三。” 奧斯卡再次遞給唐三幾根香腸,“別省著,我還有存貨。沒問題。” 唐三點了點頭,深吸口氣,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騰身而起,朝著那藍色的煙云飛去。半空之中,他已經釋放出了自己的藍銀皇武魂。全身帶著八個魂環,直接闖入了對方的領域之中。 雖然奧斯卡分析的有道理,但唐三卻明白,事實上,這場挑戰并沒有奧斯卡說的那么容易。奧斯卡的分析中漏了一點,那就是海幻斗羅的等級。封號斗羅級別的領域并不是武魂真身那種級別所能相比的。天賦領域會在封號斗羅這個層次最大程度的發揮出來。所以,唐三自己都無法肯定,能否憑借紫極魔瞳來破海幻斗羅的這個領域技能。但就像上一戰戴沐白和寧榮榮憑借幻之空間戰勝對手時那樣。想要挑戰海幻斗羅,他就必須要進入到對方的領域之中。否則,只會是虛耗時間。 身體進入煙云之中,唐三的感覺立刻發生了變化,這似乎并不是一片空氣中蕩漾的云霧,卻更像是海洋。進入其中,唐三明顯發現自己的速度變得遲滯了,周圍的禁錮感像是在大海之中。連呼吸也變得極為困難。領域的效果已經被觸動。 在趕路的時候,為了速度更快,唐三都是將小舞收入到如意百寶囊中的,此時考核開始,他自然又將小舞釋放了出來。但與面對海矛斗羅時一樣,這次他依舊沒有用瀚海護身罩幫小舞隱身,只是摟著她纖細的腰肢。靜靜的漂浮在那里。 唐三并沒有急于使用紫極魔瞳去破眼前的領域,只是將自己的精神力釋放開來。如同一張大網般侵入煙云之中。 精神力進入煙云,唐三立刻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與在空氣中探測相比,眼前這煙云內的阻力至少要大了十倍不止。精神力散開的速度慢,而且探知到的東西也都顯得極為模糊,并不真切。 同時,唐三的精神力就像是引動了煙云的鑰一般,伴隨著精神力的刺探,周圍的藍色光霧急速涌動起來,唐三只覺得眼前景物一變,所有的煙云已經消失,而且他腳下竟然傳來了腳踏實地的感覺。眼前光明大放竟是置身于一片大森林之中。 紅光一閃,小舞的靈魂已經回歸本體之內,看著周圍的景物,頓時驚訝的說道:“這,這不是星斗大森林么?” 唐三心中一動,“你能肯定?” 小舞點了點頭,道:“當然可以。我在星斗大森林中生活了那么多年,其中的一草一木我都熟知。 這里不但是星斗大森林,而且還是……” 正在她說到這里的時候,周圍突然人影涌動,那是九個人,速度奇快無比,幾乎是眨眼間就將唐三和小舞圍在中間。 為首一人,全身冒著的火焰,他的相貌對于唐三和小舞來說都是那么的熟悉。 他是,武魂殿黃金一代三人中的。與他同來的,是八名身上擁有者七個魂環的魂圣級強者。 “跑啊!你們怎么不跑了?”根根的盯視著唐三的臉,幾乎是怒吼著說道。 唐三和小舞都呆住了,眼前的一幕是何等的熟悉。可不正是當初唐三在星斗大森林中救出小舞,逃跑時被追及的場面么?就是因為眼前的這些人,唐三想用生命換取小舞逃走,小舞卻以獻祭的方式救下了他。從而成為了唐三的魂環和魂骨。 就算是化成了灰,唐三也忘不了那一刻的刻骨銘心,呆滯的眼神漸漸變得冰冷起來,無法抑制的殺機如同浪濤一般奔涌而出,就算唐三再冷靜,再有智慧,當眼前這一幕重現時,他的內心世界還是瘋狂了。 小舞機靈靈打了個寒戰,她清晰的感覺到,從身邊的唐三身上,正散發出無法形容的恐怖氣息。 “哥,別沖動,這是幻境。”相對之下,小舞要冷靜的多。 但是,對于唐三來說,幻境又如何?小舞是他的逆鯪,更何況眼前這一幕是他悔恨終身的一幕。如果不是被帶著八名魂圣圍攻,小舞又怎會獻祭給自己?要是沒有相思斷腸紅住了小舞本體的生命力,他就真的和小舞天人永隔了 刺骨的殺意,宛如涌一般從唐三心中奔涌而出,周圍的空間溫度驟降,唐三的雙眼已經漸漸變成了血紅色,他甚至有些野蠻的將小舞拉入自己的懷抱之中,緊緊的摟住她的嬌軀。嘴唇抿成一條直線。沒有人能再傷害我的小舞。哪怕是幻境也不行。 下一刻,唐三動了,整個人宛如旋風一般沖了出去,他的速度是那么恐怖背后的八蛛矛如同彈一般破背而出,由于釋放速度過快,甚至撕裂了他背后的部分皮膚,鮮血橫流。但這一切對于唐三來說都已經不重要了。他要撕碎眼前的一切。 八名魂圣加上幾乎同時向唐三發動了攻擊。但只是一瞬間,他們眼前就是去了唐三的身影,紅光暴閃之中,唐三的身體從面前掠過,八名魂圣的攻擊有六個被閃躲開來,另外兩個直接轟擊在了唐三的背上。 那攻擊的威力竟然與當初他們面對的真實情況一模一樣,但的身體也就那么定格在了地上,甚至還保持著出招的姿勢。 下一刻,破碎的聲音響起,他整個人的身體已經化為數十塊兒四散紛飛。在他的尸體背后,唐三的左腿帶著一串血色殘影。只是一個照面,他就憑借著自己的十萬年邪魔左腿骨技能虎鯨碎牙斬將分了尸。 沒有停留,唐三又動了,這一刻,他的速度甚至已經超越了同等級的敏攻系魂師,先前兩名魂圣落在他身上的攻擊他就像是沒有感覺到一般,八蛛矛在地上一撐,整個人已經沖了出去。 無數藍皇從地面瘋狂用出,萬年魂技,藍銀囚籠發動 此時的藍銀囚籠可不是當初的藍銀囚籠了,在唐三高達八十四級的魂力作用下,那每一條藍銀皇都是那么的堅韌,即使是化身了武魂真身的魂圣們一時間也無法沖出。 下一刻,一圈刺目的紅光從唐三身上爆發而出,周圍的空氣已經完全靜止,化為了完整的晶體,所有的一切都在這一刻定格,八名魂圣都保持著掙扎的姿勢被困在空氣凝固形成的晶體之中。 “去死吧。”唐三近乎瘋狂的怒吼一聲,銼鏘的破碎聲宛如爆鳴一般炸開 晶體破碎,晶體中的人也同樣破碎,化為無數碎肉在空中爆開,將這原本綠色的大森林幾乎在一瞬間染成了紅色。 唐三第八魂技中的第一技能,群體限制必殺技,藍銀、邪魔、鏡之滅。 哪怕是在面對小白的時候,他也沒有完整的使用過這個技能,最多只是用化鏡來限制小白在海水中的行動。這第八魂技的第一技能可以令空氣、水,或者一切物質暫時變成如同鏡面一般的晶體,打破晶體,則范圍內的一切物體隨之破碎滅亡。除非對手已經強橫到身體能夠硬頂住這個技能可怕的撕裂破碎之力,否則必死無疑。是一個極其殘忍的技能。充分繼承了邪魔虎鯊王的風格。 盡管眼前的一切乃是幻象,但就算真的換了當初那八名魂圣來,結果也不會發生任何改變。他們也同樣是被撕碎的命運。 近乎瘋狂的攻擊展現出了唐三真正的實力,小舞就像當初那樣,將頭深埋在唐三懷中,感受著唐三身上散發出的冰冷、殘忍和那恐怖的殺戮之氣,她心中卻只有溫暖。她沒有再提醒自己的男人這是幻境。因為她明白唐三此時的心境,如果不讓他發泄出來,那么,反而對他更加不好。同時她也相信自己的男人,完全能夠處理眼前的局面。 感受著周圍破碎的一切,唐三胸前劇烈的起伏著,連續使用了魂骨技能和第八魂技,對現在的他也是一個不小的消耗。十萬年魂環技能所產生的消耗無疑是恐怖的。 伴隨著周圍的破碎,景物再變。這一次,唐三和小舞似乎成為了旁觀者,出現在他們面前的一幕卻令唐三剛剛平復了幾分的殺機再次升騰。 在他們眼中,又出現了一個唐三和一個小舞。看上去,比現在的他們要青澀的多。剛剛被撕碎的九個人也同時出現在畫面之中。 畫面中的小舞身在空中,凄厲的悲呼聲響起,“啊——”刺耳的尖叫聲從那小舞口中發出,她雙目中流出的已經不再是淚,而是血。 畫面中的唐三右腿消失了,完全消失在空氣之中。可他本人卻冷靜的可怕,口中再次噴血的同時,右手一撈,體內魂力狂瀉而出,就在那自己右腿化為的血霧之中,抓住了一根藍瑩瑩的腿骨。 猛的回轉身,根本就不去看后面繼續朝著自己轟擊而至的三道攻擊,用力的將那截右腿骨朝著小舞的方向甩了過去。 “小舞,魂骨技能飛行,快走——”畫面中唐三的聲音已經完全沙啞了,宛如撕裂了一般,他將自己身體最后的力量全部灌注在這一甩之中。同時,他的左手正握著一塊八蛛矛的碎片,深深的刺入了自己的心臟之中。 眼前這一幕,不正是唐三為了救走小舞而犧牲的場面么? 作為局外人看到這一幕,小舞的身體不可抑止的顫抖起來,當初那仿佛要失去唐三的感覺再次傳遍全身,淚水不受控制的滂沱而下,雙手緊緊的鎖在唐三身上,痛哭失聲。 景象并沒有結束,一切依舊在繼續,畫面中的小舞發出一聲無比尖利的悲鳴,“啊————”那尖銳的聲音似乎令整片星斗大森林都為之顫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