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5)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5)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5)     

斗羅大陸271 宗門首席昊天令

于天青遲鈍神爪命中的條件苛刻,需要四秒蓄力,因命中,這個狀態所持續的時間就要達到恐怖的十秒。也就是說,十秒內,這五位長老都要承受遲鈍所帶來的痛苦。十倍遲鈍,他們根本就不可能有抵擋攻擊,或者發動攻擊的能力。 不過,這十秒的時間,會根據被命中者的精神力強度以及使用者的精神力強度而發生變化。這五位長老實力雖強,可在精神層面上,他們和唐三差的還是太遠了。這十秒遲鈍,自然是要全面承受下來。 毫無疑問,天青遲鈍神爪霸道的控制力如果與黃金十三戟的無定風波聯合在一起使用,那么,這持續限制的能力,就將達到極其恐怖的境地。昊天宗五大長老,正是第一個品嘗到唐三這恐怖控制力的人。 這一連續魂技使用,本是唐三給比比東準備的,戰場上瞬息萬變,就算比比東有不死的技能,唐三也有把握讓她吃個大虧。 五道金光同時從地面下升起,瞬間化為五個堅實的囚籠,將五位長老分別困在原地。中了天青遲鈍神爪的情況下,他們根本就沒有反抗破籠的能力。 同樣還是當初那個第四魂技藍銀囚籠,但囚籠的顏色已經完全變成了金色,這可不是海神之光的作用。魂環提升到五萬年以上級別,直接省去了藍銀皇變化成囚籠的過程,囚籠變成了瞬發。而且堅實程度幾何倍數激增。就算是昊天錘所化的真身,想要擊破這個囚籠,至少也需要三擊才能完成。更何況現在五位長老連一擊也無法做到了。 腳下發力,唐三的身體宛如炮彈一般硬生生的插入了五位長老中間,手中海神三叉戟帶著虛幻的金色光芒分別透過囚籠在他們胸前輕點一下,鋒利的主刃在他們每人心口位置上留下了一個細微的痕跡。 完成這簡單的動作,化為囚籠地金光瞬間收回,與此同時,唐三手中黃金三叉戟重重的頓在地面上,轟然巨響之中,五道金光同時從戟柄的位置爆發而出,分別在五位長老腳下炸起,這并不是技能,而是唐三借助海神三叉戟恐怖的重量配合自己魂力控制下的震蕩。只見五道身影同時朝著五個方向跌飛而出,滾到在數十米外,經過一連串地翻滾之后,才穩住身形。 十秒遲鈍時間在全場的靜默中消失,五位長老先后從地上爬起,中了唐三紫極神光的二長老更是最后一個才起身,臉色蒼白,那一下精神上的打擊,他現在還沒有回復過來。當然,先前這短短時間中,對于他內心的打擊更加巨大。 沒錯,唐三一個人的實力怎么也不可能與五位昊天宗長老相加比擬,一旦給了長老們機會,聯合向他發動攻擊,就算手中有海神三叉戟,他也肯定抵擋不住。可是,唐三卻根本就沒有給長老們這攻擊地機會。完美的發揮了自己控制系魂師的能力。從頭到尾,整個戰局都在他的控制中完成。 唐三地目光恢復了平靜。但就是他那平靜地目光卻令五位長老內心中充滿了悲哀地情緒。那平靜地目光看在他們眼中。就像是在告訴他們。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你們現在已經死了。 而事實上也是如此。地力量。怎么可能抵擋海神三叉戟主刃地鋒銳。如果唐三想要他們死。那么。剛才那段時間。就算讓他們死上十次也是綽綽有余了。 二長老面如死灰。在眾人地驚呼聲中。猛然揮動自己手中地昊天錘朝自己頂門砸去。身為昊天宗首席長老。輸給一個三代弟子。面對宗門全部子弟。他已經沒有再活下去地勇氣。 “住手。”藍金色光芒驟亮。二長老只覺得全身一緊。整個人地身體已經被一層金燦燦地藍銀皇纏繞住。正是唐三地第二魂技。寄生。 “混蛋。難道我連死地資格都沒有了么?”二長老怒罵一聲。昊天錘烏光大放。他整個人全身都亮起了一層烏金色。竟是硬生生地將那五萬年級別地寄生藍銀皇掙脫開來。但因為過度使用自身能量。他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 “身為宗門長老。你就這么不負責任地死了么?我說你不能死。你就不能死。”唐三冷淡地說道。“你看看這是什么。” 金光一閃,二長老下意識地抬手借助了唐三拋來的一物。當他看清那物件地樣式時,只覺得腦海中一陣暈眩,不但死志全消,整個人的身體也忍不住顫抖起來。 “這,這是大伯的昊天令?”二長老的聲音不可遏止的劇烈波動著。他此言一出,其他四位長老也顧不得輸給唐三的羞憤,飛快的湊上前來。 唐三的聲音悠悠響起,“五位長老,你們都是我的爺爺輩。如果沒有曾祖命令,我又豈敢冒犯。這昊天令,乃是曾祖賜予。曾祖讓我傳達給你們的只有一句話,昊天宗,是睥睨天下的昊天宗。” 這句話當然不是唐晨所說,乃是唐三自己杜撰的,但眼前的局面,就算唐晨在此,也絕對會贊同他這句話。 五位長老對視一眼,二長老上前幾步將昊天令還給唐三,神色嚴肅的道:“請上位。” 唐三也不客氣,大踏步的走到最前方,背對懸崖方向看向五位長老。 二長老沉聲道:“所有宗門弟子聽令,隨我拜見昊天令。”一邊說著,他走到最前面,面對唐三手中高舉的那柄鑲嵌著黑水晶的金色小錘,恭恭敬敬的拜了下去。 隨著他的拜倒,五位長老同時單膝跪倒行禮,一旁的唐嘯也在震驚中單膝跪下,身為宗主的他都要下拜,可見唐三手中的昊天令擁有多么恐怖的權威。 數百名昊天宗弟子呼啦啦的跪倒一片,他們可就不是單膝了,而是雙膝跪倒,朝著唐三手中的昊天令拜了下去。 唐三臉上的冷淡消失了,神色變得謙和起來,上前分別攙扶起五位長老和大伯。 唐嘯忍不住問道:“小三,你這一身實力,可是祖父所傳?” 唐三點了點頭,道:“如非曾祖他老人家指點,我又怎么可能在短短五年內達到這樣的實力。先前那番話,以及挑戰五位長老之事都是曾祖叮囑,五位長老莫怪。” 做人, 并濟,這句話是唐月華在月軒之中交給唐三地。這也是在他重回昊天宗之前就已經計劃好的。實力震懾,加上曾祖昊天令之威,前倨后恭,正符合了唐月華當初的教導。也令他能真正的將這昊天令地權威發揮出來。 如果不這樣做,就算他一上來就取出昊天令,他在五位長老眼中的地位也絕不會真的成為昊天令掌令者,一切都會變得復雜許多,就算最后能夠達到目的,也要大費周折。此時以雷霆萬鈞之勢,先擊潰他們最引以為傲的實力,再取出這昊天令,就絕沒有人會懷疑唐三的話。因為他們根本找不到其他地可以讓唐三變得如此強大的原因,他今年才二十五歲啊! 五位長老輸給了唐三一人,唐三取出這昊天令,相當于是為他們找了一個輸的理由。試問,輸給昊天宗有史以來最強大的昊天斗羅唐晨,帶領宗門登上天下第一寶座的上上代宗主地傳人,有什么可丟人的呢? 果然,聽了唐三的話,五位長老驚疑不定的看著唐三,但目光中也都多了幾分釋然之色。 二長老目光恭敬的注視著唐三手中的昊天令,“不知大伯他老人家有什么教導。” 唐三的臉色頓時嚴肅起來,沉聲道:“曾祖他老人家已經知道宗門發生地所有事情。他老人家說,祖父的決定,是開宗以來最錯誤的一次決定。雖然暫時保全了昊天宗的根本,但也令宗門失去了最寶貴的東西。那就是必勝地信念。武魂殿確實強大,可武魂殿卻并非是不可戰勝的。如果當年,宗門面對武魂殿地咄咄逼人能夠以強硬回應,聯合上三宗其他兩宗,在魂師界登高一呼,武魂殿勢不敢輕舉妄動。但是,宗門選擇了退避,不但拋棄了一直跟隨著宗門的各外宗族門人,也拋棄了我們地盟友。令七大宗門與武魂殿分庭抗禮之勢發生傾斜。導致武魂殿做大,直到今日竟建立帝國,令大陸形勢不穩。” 唐三這一番話說出來,五位長老面面相覷,唐嘯的臉色則顯得有些難看,畢竟,當初地決定乃是唐三祖父,也就是昊天宗上一代宗主所決定的。而唐三此時的話,等于是將祖父的所為全部推翻。 “當年之事,以我父之事為起因。可是,我父親真的錯了么?曾祖賜予我這昊天令,就是讓我為父親正名。沒錯,武魂殿的壓迫確實因為我父親而起。可是,就算沒有我父親的事,難道武魂殿就不會對上三宗動手?試問,如果有人要擊殺各位的妻子,你們會怎樣面對?我父親只不過為了保護我母親,才重創了武魂殿上代教皇。以一己之力擊退武魂殿眾多強敵。我以我父親為傲。他沒有辱沒我們昊天宗的威名。而且我母親也死于那一役,為了救我父親而選擇了獻祭。可經過那件事之后,宗門是怎樣回應的?不但沒有絲毫回護之意,反而將我父親逐出門墻。令我父親痛苦至今。為了回報宗門的養育培養之情,更是自斷兩肢歸還宗門所賜予只魂骨。敢問諸位,如果當年昊天宗宗主并非祖父,而是曾祖,情況會是如何?我今年二十五歲,我父親也因為當年之事痛苦了二十五年,落得殘疾下場。哪怕是祖父復生,今日我也定要為我父親討回公道。” 這番話斬釘截鐵,唐三的情緒完全爆發出來,整個人也陷入了強烈的激動之中。 聽著唐三的話,三、四代弟子面面相覷,臉色各有不同。但多數卻流露出沉思之色。昊天宗選擇退出魂師界,確實得以偏安一隅,可這些擁有著昊天錘武魂的魂師們,卻真的甘于如此寂寞嗎? 唐嘯忍不住道:“當年父親也是因為武魂殿勢大,才選擇隱忍。其實父親心中也很痛苦,也很思念昊弟。直到臨死前,還在念叨著他的名字。父親的決定雖然保守了一些,但以退為進,未必就是錯誤的。只要有機會,宗門定會重出魂師界。” 唐三搖了搖頭,嘆息一聲,“大伯,我明白您的意思。可是,當年昊天宗的退避,卻傷害了太多人。而且,您現在認為,如果宗門宣布復出,情況會比當初好么?” “現在地武魂殿,已經成立武魂帝國,以天斗、星羅兩大帝國的附屬王國、公國為班底。加上自身的數萬名魂師,組成了橫梗于兩大帝國之間的強橫勢力。更是吞掉了兩大帝國不小的國土面積。昊天宗退隱,藍電霸王龍家族被毀滅,七寶琉璃宗受到重創。天下魂師,除了依附于武魂殿,他們還有什么選擇?如果說,當年武魂殿能完全掌握地魂師最多只有天下百分之五十,那么,現在這個數字已經至少高達百分之八十。在這種情況下,昊天宗選擇復出能夠力挽狂瀾么?我們已經沒有了盟友。殘存的七寶琉璃宗還會信任我們這個只會退避的昊天宗?” 看著若有所思的族人們,唐三聲色俱厲的說道:“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為了昊天宗復出無數努力的單屬四宗族。你們可知道,他們對于宗門地憎恨甚至超過了對武魂殿。正是因為宗門的拋起,單屬四宗族幾乎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生活何等困苦。而這只是當年依附于我們昊天宗的一部份魂師而已。昊天宗沉默二十余年,再次出現,我們的聲音還有人會聽么?誰還會信任我們?在我們身上,甚至已經烙印上了背信棄義,膽小怕事地名聲。” 二長老有些失神的道:“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了。或許你說的對吧。唐三,大伯在什么地方?如果他老人家能夠回來主持大局,昊天宗就會垮。他老人家的威名,依舊足以震懾魂師界。” 唐三緩緩舉起了手中的昊天令,朗聲道:“當曾祖將這枚昊天令交給我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不再回歸宗門。宗門龜縮不出,只會漸漸消亡。宗門付出,至少仍有崛起地機會。我們想要重新建立起當年昊天宗的威名,就必須要用自己的行動證明給魂師界看,而不是在這里等下去。等待是不會有結果的。” 二長老看看唐三,再看看旁邊的唐嘯,凝重地道:“唐三,大伯將這昊天令交給你,可是要讓你接任宗主之職?” 聽二長老這么一說,唐三 吃一驚,雖然他已經猜到這昊天令的權威在宗門內可聽了二長老這句話,他才明白昊天令更深一層地含義。以當初唐晨在宗門創下的輝煌,他一句話,甚至就可以改變昊天宗地任何事。這昊天令相當于他本人,哪怕是廢掉宗主也毫無問題。 而唐三先前擊敗五位長老所展現出的實力,也足以承擔這宗主之位。畢竟,他還是這么年輕,眼前地五位長老能夠將失敗的屈辱忍下,能夠漸漸認同他的話,固然和唐晨的昊天令有直接關系,但同時也與唐三的實力密切相關啊!在他們眼中,唐三就像是當年帶領昊天宗走向輝煌的唐晨,甚至比那時候的唐晨更加出色。唐晨雖是昊天宗百年難遇的奇才,可即使是他,在二十五歲的時候也遠遠無法與現在的唐三相比。 唐三看向自己的大伯,從唐嘯眼中,他看到了坦然之色。唐嘯似乎已經想通了許多東西,眼中有失落、有遺憾。但更多的卻是痛苦。因為昊天宗的現狀而痛苦。 緩慢而堅定的搖了搖頭,唐三看著眾位長老,道:“曾祖并未囑我繼承宗主之位,只是告訴我,有了昊天令,我就可以成為宗門首席長老,得到長老堂的支持。有權干涉宗門任何大事。” 唐嘯突然開口了,“小三,我并不留戀這宗主之位,你也不需要給我留面子。你年輕,有朝氣、有實力。更是曾祖傳人。這宗主之位,本就應該傳與你。只有在你的領導下,昊天宗才有可能像當年曾祖統帥時那樣重回天下第一的巔峰。” “不,大伯。您聽我說。”唐三趕忙打斷唐嘯的話,“大伯,我確實不能繼任宗主之位。首先,我已自創唐門,并且接受了天斗帝國封賞。從我個人的身份來說,如果成為昊天宗宗主,那么,今后宗門的獨立性就會變差。而且,我還太年輕,威望不足。但請大伯和各位長老放心,唐三永遠是昊天宗的人。只要唐三還活著,就一定會努力幫助宗門重回巔峰。” 唐嘯還想說什么時,唐三卻已經轉向五位長老,“不知各位長老可愿接受我這首席么?” 五位長老對視一眼,同時朝著唐三手中的昊天令拜了下去,“緊遵昊天令,見過首席長老。” “見過首席長老。”呼啦啦,昊天宗門下弟子跪倒一片。在這些門人弟子之中,見過唐晨之人可謂少之又少。更多的只是聽說過而已。與其說他們是被昊天令征服,倒不如說是被唐三那強橫地實力以及先前那番話所征服。年輕人,誰沒有一腔熱血?誰不渴望昊天宗能夠重回天下第一。這里雖然寂靜,可也是孤獨的。二十多年了,昊天宗雖然培養出了一批實力強悍的青年魂師,可也壓制了他們的一腔熱血。唐三的出現,卻正是改變這種局面地最佳選擇。 “長老們請起。希望我們能夠同心協力,令昊天宗再創輝煌。”唐三終于松了口氣,回到宗門后,進行到這一步,他的目的已經基本達到了。 “現在我有兩件事必須要先做。一個,就是與父親一同拜祭祖父,盡孝。另一個,請我父唐昊,重歸宗門。以宗門之名,重新賜予他那兩塊魂骨。” 五位長老心中暗嘆,他們當然也隱約明白唐三先前所言所做的這些有一部份私心,但他們卻更加看重唐三的實力,此時聽唐三說出自己的目地,同時點了點頭,誰也沒有表示反對。 唐三道:“那就請大伯和各位長老回宗門吧。我去接上父親、母親。”說著,他就要下山而去。 “等一下。”唐嘯的聲音有些顫抖,一把抓住唐三的肩膀。“首席長老,你剛才說什么?你……,母親?” 唐三微微一笑,道:“這應該算是我給大伯的一個驚喜吧。稍后,您就會看到她老人家了。” 唐嘯眼中目光連變,復雜的光芒如同星月一般閃耀著,“我和你一同下山,迎接昊弟。”說著,不等唐三開口,這位昊天宗宗主已經騰身而起,如同箭矢一般沖上了鐵索橋,眨眼間消失不見。 唐三愣了一下,扭頭看向眾位長老,五大長老深吸口氣,同時道:“我們回宗門等候。” 當唐三從天而降,回到山下村落前時,正好看到唐昊與唐嘯兄弟二人相對而立,唐嘯地嘴唇都在顫抖著,看看唐昊,再看看他身邊的阿銀,眼圈正在飛速變紅。 “大哥……”唐昊有些艱澀的叫道。 唐嘯猛的撞了上來,一把將殘廢的弟弟摟入自己懷抱之中。哪怕先前在峰頂之上,他還因為唐三置疑父親當初的抉擇而不滿,可此時此刻,當他眼看著單臂獨腿的親弟弟時,他心中卻再也沒有半分芥蒂。 曾幾何時,唐昊是連他都要羨慕地天之驕子,昊天宗一代奇才,在曾祖未去之時,都曾贊譽過唐昊會成為他最好的繼承者。可是,曾經的天之驕子,此時卻已成廢人,在唐嘯心中升起的那份蒼涼、凄楚,令他的心仿佛都在滴血。 為什么,為什么自己就沒有勇氣置疑父親地決定?竟然讓弟弟受苦至此。父親啊父親,當初您真的錯了啊!您看到了么?您最疼愛地兒子竟然落得如此地步。這二十多年以來,就因為您的決定,昊天宗隕落,弟弟也…… “昊弟,你受苦了。”唐嘯眼中地淚水不受控制的滴落而下。 “大哥……”唐昊從未想到過,身為門主地兄長會來迎接自己,此時他內心之中的震撼,二十五年以來一直壓制著對宗門的情感頃刻間爆發出來。兄弟二人時隔這么多年再次相擁,這種感覺令他的心再也無法平靜,仿佛又看到了當年與兄長一起,縱橫魂師界的景象。 “大哥。”阿銀此時已是淚流滿面,上前幾步,來到唐昊身邊看向唐嘯。 兄弟二人松開手臂,唐嘯有些癡癡的看著阿銀,“阿銀,你,你……” 阿銀凄然一笑,“阿昊守護了我二十五年,終于借助小三之力幫我重生。沒想到,還有重見兄長之日。” 唐嘯呆呆的看著阿銀,喃喃的自語道:“你的選擇是對的。我只是個懦夫,我根本沒有勇氣去愛你。昊弟要比我強的太多,太多。 唐三走到三人身邊,輕聲道:“爸、媽、大伯,我們上山拜祭祖父吧。”他急于幫父親恢復斷肢,這才忍不住上來提醒。 唐嘯從復雜地情緒中清醒過來,深深的注視著唐昊,“昊弟,不要怪父親,好么?他老人家也有苦衷。當日之勢。祖父他老人家不在,父親是怕我們昊天宗斷送在他手中。 這才……” 唐昊搖了搖頭,“大哥,還說這些干什么。我只想在父親靈前磕上幾個頭,是我不孝,辜負了他老人家的期望。” 唐嘯眼圈一紅,緊緊抓住唐昊的雙肩,“小三說得對,是宗門對不起你,并不是你對不起宗門。我們回宗。” 一行眾人騰身而起,唐嘯本想幫助唐昊,卻被唐昊拒絕了,二十多年過去,唐昊心中的那份驕傲始終未變。 昊天宗,后山。 唐嘯、唐昊、唐三,三人站在最前面,五位長老、阿銀、小舞站在后排。 在他們面前,一座石砌地墳墓看上去是那么孤獨。哪怕唐三之前對祖父心存怨氣,可此時看到這孤獨的墳墓時,心中卻只有悲傷。他似乎感受到了祖父去世前的無奈與悲傷。 唐昊獨腿單膝跪倒在地,他的嘴唇抿的緊緊的,單手扶地,砰砰砰地連著磕了九個響頭,當他再次抬起身時,額頭上已是殷紅一片。 唐三跟著父親拜了下去,阿銀和小舞跪在他們身后,誰都沒有說話。但那濃濃的悲傷情緒,卻感染著在場每一個人。 唐昊這一跪,就是整整三天的時間,三天不眠不休的跪著,唐三也一直都陪伴在父親身邊。父子二人,三天內一句話沒有說。 阿銀和小舞靜靜的在旁邊陪伴著這對父子。 三天時間剛到,唐昊終于抬起了頭,三天三夜不眠不休,他地雙眼已經蒙上了一層紅色。 “父親,您安心的去吧。不孝子唐昊攜子唐三,定會輔助大哥,重振昊天宗。”再次九叩后,唐昊才站起身,在唐三的攙扶下轉身而去。 昊天宗議事大廳,宗主唐嘯與五位長老靜靜的等待著這對父子,他們已經在這里等了整整三天的時間。當唐昊、唐三父子二人在妻子的陪伴下來到大廳時,他們全都站了起來。 看著唐昊眼中的紅色,唐嘯忍不住道:“昊弟,小三說得對,這些年,是宗門對不起你。” 唐昊搖搖頭,淡淡地道:“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只是這么平淡的一句話,卻令五位長老悚然動容。看著身體殘缺的唐昊,他們完全能夠想象出這些年他所承受的痛苦,可他卻就這么簡單地一句話帶了過去。單是這份胸襟,已經令他們暗暗汗顏。 唐嘯親自上前扶著唐昊在自己的下手位坐下,而唐三則坐在了五位長老上首位,在唐嘯地另一邊。有著昊天令的存在,他這首席大長老地地位在昊天宗內就是超然的。 阿銀輕拉小舞,帶著她退了出去,這里是男人議事地地方,她深知分寸。只是小舞退出去前,還是忍不住深情的凝望了唐三一眼,看的阿銀心中一陣安慰。 唐嘯身邊的桌子上,放著兩個盒子,其中一個,唐三見過,正是當初他送到昊天宗,父親的那兩塊魂骨。 唐嘯首先捧著這個盒子站了起來,來到唐昊面前,唐嘯嘆息一聲,將盒子遞上,“昊弟,宗門對不起你。這是你的魂骨。” 唐昊淡然一笑,“宗門賜予我生命,賜予我武力,我所有的一切都屬于宗門,沒有什么對得起,對不起的。我只希望以此殘生能為宗門做點事。” 聽著弟弟的話,唐嘯心中一陣激蕩,忍不住道:“昊弟,這宗主之位,本也應該……” 唐昊打斷兄長的話,“別說了,大哥,我只想輔助你。” 唐嘯深吸口氣,強忍著不讓自己眼中的淚水滑落,再次回到桌前,捧起了另一個要大上許多的木盒,這一次,他來到了唐三面前。將木盒遞了過去。 唐三愣了一下,“大伯,這是?” 唐嘯沉聲道:“這是樓高神匠留下的遺物。” “遺物?”唐三猛的站了起來,一股強大的壓迫力從他身上驟然釋放出來,就算在座的都是一代強者,也不禁同時心跳加速幾分。 接過木盒,唐三不敢置信的注視向唐嘯,“大伯,樓高前輩,他,他……” 唐嘯傷感的道:“他是我見過的最執著的人,用鑄造狂人四字來稱呼毫不為過。自從你將他送到這里之后,他每天都在不眠不休的鑄造。哪怕是我,每天輔助他,也已疲憊不堪。三個月前,當他進行最后的鑄造之前,對我說,讓我將他的作品當作遺物留給你。然后就開始了那次鑄造。他甚至沒有讓我參加。最后時刻,他以自身投入爐火之中,完成了最終的鑄造。這些東西,有他五年來的成品,也有他最后鑄造的作品。” “這么說,樓高前輩連尸骨也……”唐三看著手中的木盒,眼中已經蒙上了一層水霧。 唐嘯點了點頭,“這些作品,可以說就是他的成品。這件事發生后,樓高神匠的兩位弟子帶走了他用過的爐火,說是回你那唐門去了。奇怪的是,他們并沒有悲傷,而是笑著離去的。在樓高鑄造的最后時刻,他曾大笑三聲,他的兩位弟子也曾高聲喊過,恭賀老師完成曠世神作。” 聽著唐嘯的話,唐三雙手有些顫抖的打開了眼前這巨大的木盒。 木盒剛一開啟,頓時,一股無與倫比的鋒銳之氣頓時蔓延在整個議事大廳之中。 在那木盒底層,平躺著已經骯臟不堪,但卻依舊完成的大量圖紙。圖紙上,擺放著幾件東西。 一個有著孔雀暗紋,長約一尺的圓筒。三朵金燦燦,中心如同鑲嵌著一枚紅寶石般的蓮花。還有四十九枚暗銀色,長約半尺的奇形銀釘,以及十余件暗銀色的各種零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