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5)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5)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5)     

斗羅大陸274 天斗大軍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第六百二十五章天斗大軍 天斗帝國帝王雪崩的出現,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就在一眾魂師同時向他行禮的時候,他卻摘下了自己頭上的黃金頭盔,向唐三躬身拜了下去。恭敬的叫了一聲老師。 要知道,這可是百萬軍中,身為帝王的雪崩當著這么多人向唐三行禮,所產生的震撼,令所有人大吃一驚,不論是認識還是不認識唐三的魂師們,都不禁對這突然到來的年輕人刮目相看。 在雪崩行禮的同時,唐三也拜了下去,他當然不是向雪崩行禮,而是向跟隨在雪崩身邊的大師拜下。也同樣叫了一聲老師。 場面看上去有些怪異,只有那些熟知唐三情況的人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 “陛下,不必多禮。”唐三向大師行禮后,側過身,算是受了雪崩半禮,同時迎上去,扶住了他。 從雪崩眼中,唐三明顯看到了激動的神色。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老師,這是我應該做的。”雪崩緊握住唐三的手,恭敬的說道。 唐三微微一笑,道:“陛下現在是一國之君,又是這百萬大軍的統帥,切不可再如此了。” 雪崩哈哈一笑,道:“老師,真沒想到您能及時趕來,看來,上天也在助我天斗。” 唐三道:“帶兵打仗我不懂,但唐三此來,定會全力以赴,幫陛下分憂。” 雪崩向唐三點了點頭,目光轉向周圍眾人,突然高聲喊道:“天斗帝國所屬聽令。” “陛下萬歲。”頓時,驚濤駭浪般的回應聲響起,不論是魂師還是士兵、將軍,全部單膝跪倒。唯一沒有跪下的,就只有唐三和大師這御賜不跪的二人。 雪崩眼中威棱四射,雍容的王者氣息盡顯,“今日,我的老師,唐門宗主藍昊王唐三歸來。今后老師之命,即我之命令,老師所至,如朕親臨。” “是。陛下萬歲,藍昊王千歲。” 聽著那百萬雄師的呼喊之聲,哪怕是唐三這樣心志沉穩之人,也不禁熱血沸騰,激昂的聲音響徹天空,“天——斗——必——勝——。” 這一聲吶喊,充滿了無比強橫的精神力,同時唐三高舉起手中的海神三叉戟,伴隨著海神之光的注入,一道湛然金光沖天而起,哪怕是在白晝之中,也令每一名戰士都能清晰的看到那神圣的金色光柱。 “天——斗——必——勝——。”怒吼聲響徹大軍每一個角落,聲傳數十里依舊不竭,大軍氣勢頓時上升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雪崩吃驚的看著唐三手中那柄令他也不禁產生出臣服之念的黃金三叉戟,不禁大為贊嘆,他對唐三恭敬,除了感恩之外,更多的還是因為唐門對于整個天斗帝國的重要性。他也知道唐三是天才,但畢竟是年青一代的天才,在他的印象中,還不是真正強者。可唐三這一聲吶喊,卻能帶動百萬大軍的響應,還有他身上那一瞬間暴露出的氣息,卻令見識過不少強者的雪崩大吃一驚,隱約中,他已經感覺到了唐三的強大比起那些老一輩魂師絕不遜色。 “老師,謝謝您。”雪崩由衷的說道。 唐三微笑道:“等我幫陛下掃平武魂帝國,陛下再謝不遲。”現在的他,已經不是以前的唐三,有著強大的實力作為后盾,令唐三在話語中帶出強烈的信心。 雪崩笑道:“老師,您做我的副帥如何?” 唐三搖頭道:“陛下,大軍作戰,我真的不懂。我想,我還是幫您抵御對方實力較強的魂師為好。我就幫您指揮唐家軍吧。遇到武魂帝國的魂師軍團時,就由我和老師來應對。盡可能的不讓他們干涉到主戰場。” “小三……”大師眉頭微皺,看向唐三。武魂帝國的魂師軍團何等強大,雖然唐三身為帝師,但他這樣的許諾卻令大師感到不妥。畢竟,要是許諾后無法做到,對于全軍都會是重大的損失。那是任何人也擔待不起的。 雪崩看了一眼大師,再看向唐三,沉聲道:“老師,這次我親率大軍前來,就是抱著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心態而來,面對武魂殿的魂師軍團時,能敵則敵,不能敵,我們還有大軍作為后盾。” 唐三道:“陛下,在來的路上,我一直在計算武魂帝國的實力。根據以往的種種跡象來看。武魂帝國的全部魂師總數,應該在六萬到七萬之間。可以說是我們的十倍。但是,他們能夠投入到戰場上的,最多也就是五萬。畢竟,三十級以下的魂師在戰場上的戰斗力基本無用。武魂殿能夠拿出五萬名三十級以上的魂師參戰,就已經相當不易了。他們至少要留下五千魂師作為后備力量,五千魂師鎮守以武魂城為主的各大主城。真正投入到與我們和星羅帝國大軍戰斗中的魂師,應該是四萬左右。這次陛下傾盡全國之力而來,應該是與星羅帝國商量好的吧。星羅帝國的整體實力不在我們之下,必定會從南方對武魂殿產生夾擊之勢。這樣一來,武魂帝國的魂師軍團無疑會再次減半,我們要面對的,應該是兩萬名敵人左右。當然,就算是這樣,在魂師的對比上,對手還是我們的三到四倍,依舊是壓倒性的優勢。” 聽著唐三的分析,雪崩連連點頭,表示認同。 唐三繼續道:“目前,我們的六千名魂師中,老師率領的應該是四千左右,還有我唐門的兩千三百名魂師。加上裝備了唐門暗器的唐家軍。我有把握,在正面面對武魂殿兩萬魂師的情況下,至少抵擋住他們的攻擊。” 大師道:“小三,我也計算過雙方實力對比。你說的沒錯,如果對方的兩萬名魂師都是普通魂師的話,我們確實能夠抵擋住。但你不要忘記,武魂殿強者眾多,比比東深不可測。還有一個實力在九十九級,很可能會出現在戰場上的絕世斗羅存在。你應該明白,這種逆天的強者在戰爭中所能產生的恐怖殺傷力。況且,武魂帝國擁有的封號斗羅總數量恐怕要接近二十人,而我們目前卻只有毒斗羅、劍斗羅、骨斗羅,就算加上我和弗蘭德、二龍使用的武魂融合技,也不過相當于四名封號斗羅而已。面對的卻是至少十名封號斗羅,還有可能要面對絕世斗羅的存在。一旦對方這些頂級強者闖入我們的魂師陣營中,那么,情況將立刻發生變化。同時,武魂殿準備多年,其魂斗羅、魂圣級別的高手更是我們的十倍以上。你可曾計算其中?” 這是事關生死存亡的戰爭,盡管大師五年不見唐三,心中對他極為思念,此時再見更是欣喜若狂,可聽到唐三似乎有些輕率的許諾,還是直言自己的想法。 唐三沉吟片刻,一層很淡的藍色光芒將他、大師以及雪崩籠罩在內,隔絕了外界的聲音。然后他只說了一句話,就令大師臉上的懷疑之色蕩然無存,雪崩也流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雪崩在一眾護衛的簇擁下返回中軍去了,大師卻留了下來。他并不是時刻都跟隨著雪崩,更多時候還是在這邊指揮魂師大軍。 沒有人過來打擾他們,大師低聲道:“小三,你真的有把握么?” 唐三道:“只要不是比比東和那位絕世斗羅千道流一起來到戰場上,我就有把握抵擋住兩萬名武魂帝國魂師軍團。還有一件事,我還沒來得及告訴您,我是從昊天宗過來的,昊天宗已經決定重回大陸,自然要加入天斗帝國我方。說實話,這次帝國傾巢而出,后方有些空虛,我修書讓敏堂弟子送去昊天宗。告訴大伯,留下五位封號斗羅帶領多數宗門弟子鎮守天斗城。然后派遣兩名封號斗羅帶領百名宗門精銳前來支援。我父親可能就是這兩人之一。有了這支力量的加入,無疑會緩解我們魂圣以上魂師與武魂帝國的差距。剛才我沒對雪崩說這些,就算是留下的一張底牌吧。否則我也不會說的那么肯定。” 大師釋然道:“這樣就好。不過,你剛才那句話,已經讓雪崩信心大增。這一戰,其實他是逼不得已才出兵的。形勢所迫。” 唐三點了點頭,道:“所以,我才必須要增強他的信心。身為一國之君,大軍統帥,如果連他都沒有必勝的信念,那這場戰爭我們又怎能得勝。而且,我也并沒有夸大。我們史萊克七怪,確實足以相當于七名封號斗羅。” 這就是先前唐三對大師和雪崩說的那句話。史萊克七怪,在戰場上,足以相當于七名封號斗羅。 這樣一來,天斗帝國一方,也就相當于擁有了十名以上的封號斗羅級強者。 大師輕嘆一聲,道:“小三,你要記住,與毀滅武魂帝國相比,我更不希望你發生任何危險。沒錯,榮榮的魂力達到八十級,成為七寶琉璃宗最強的輔助系魂師,也可以說是天下第一輔助系魂師。有她在,確實可以令你們進入封號斗羅境界,但是,以她一人之力支持你們六個人,畢竟不能長久。與真正的七名封號斗羅相比,還是有所差距的。這一點你要切切牢記,戰場不是比賽場,一個不好,就有性命之危。你們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老師,我……”正在唐三準備告訴大師,他已經真正成為了封號斗羅的時候,卻被打斷了。 “小怪物,你這小家伙回來了。哈哈哈哈。”爽朗的笑聲中,毒斗羅獨孤博不知道從什么地方鉆了出來。來到大師、唐三面前。正好將唐三的話擋了回去。 獨孤博看上去依舊是那么精神矍鑠,五年的時間,并未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跡。也不顧大師還在身邊,上來就給了唐三一個大大的擁抱。 “老怪物,你也還是老樣子啊!輕點,輕點……”感受著獨孤博豪放的情感,唐三不禁心中升起一陣暖意。用力的回抱了他兩下。 一看獨孤博上來了,唐門四堂堂主以及史萊克六怪等人也都聚攏了上來。詢問起唐三這五年的經過。對于海神島之行,先回來的戴沐白五人都沒有多說什么,只說了五年苦修,令他們實力大增的話。這是唐三叮囑過的。畢竟,海神島那神秘的所在,最好還是不要流傳太多才好。 在眾人的簇擁下,唐三簡單的講述了此行海神島的經過,但更多說的是對海魂師的了解,以及海上驚魂之事。至于小舞復活的過程,更是沒有多言。這其中關系到他與小舞的秘密,雖然眼前這些人都是可以信任的,但唐三為了不觸及小舞的傷心事,還是沒有多說什么。不過,對于昊天宗的事他卻沒有隱瞞,說了出來。同時也勸慰了四位長老,將他對泰諾的話再次說了一遍。 泰坦嘆息一聲,道:“都過去二十多年了。雖然當初我們為昊天宗復出了很多,但也從昊天宗得到過不少好處。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只要宗主不讓我們與昊天宗合并,并肩作戰并不算什么。” 唐三看向與昊天宗仇怨最深的楊無敵,可哪知道,楊無敵的目光卻始終注視在唐三的海神三叉戟之上,似乎對于昊天宗之事并不關心。 白鶴呵呵一笑,道:“宗主,你不用管老山羊。這五年來,我們大家又能生活在一起,他不知道多么高興呢。以前的事都已經過去了,他心中芥蒂雖然還有,但老猩猩說得對,只要不讓我們再回昊天宗,過去的事也就算了。對付武魂殿要緊。輕重緩急,我們這些老家伙還分的清楚。” 唐三呵呵一笑,道:“多謝四位長老大度了。五年沒回來,泰坦長老,咱們唐門現在情況如何。還有唐家軍的情況又如何?還要麻煩您給我介紹一下。” 泰坦還沒開口,楊無敵卻突然說話了,“宗主,你這三叉戟是從何而來,為什么我一看到它,就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連魂力也變得不穩定了。破魂槍甚至都有點不愿意被我釋放出來的感覺似的。” “這很正常,我的七殺劍也被這柄三叉戟壓制的喘不過氣來。”劍斗羅塵心剛才在唐三來到大軍后就消失了,這時候已經重新回來,和他一起回來的,還有骨斗羅古榕以及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 寧風致看上去明顯蒼老了幾分,兩鬢已經斑白,顯然,這五年他過的并不輕松。 “寧叔叔。”唐三趕忙上前見禮,盡管他現在也已經是一宗之主,但當初寧風致對他的幫助他卻從未忘卻。 寧風致微微一笑,立刻還禮,道:“唐宗主,不可如此。說起來,你們這些年輕人成長的速度真是讓我吃驚,不過,你們成長起來了,我們這些人也都老了。今后的斗羅大陸,是你們這些年輕人的世界了。” 唐三微笑道:“寧叔叔正值壯年,怎么會老呢?” 寧風致哈哈一笑,道:“好了,不說這些。剛才聽塵心叔叔說,你有一柄連他的七殺劍也比不上的武器,我也很感興趣呢。你不給大家介紹一下么?” 環視眾人一周,能站在這里的,無不是可以信任的伙伴或者長輩,唐三沒有再隱瞞的意思,將手中的海神三叉戟插在地面上,道:“海神三叉戟,重十萬八千斤。” 簡單的一句話,卻令眾人有種石破天驚的感覺,十萬八千斤,那是一個怎樣的概念? 劍斗羅眼中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難怪,難怪了。恭喜你了,唐宗主。有此神物,是我們對抗武魂殿絕對的利器。” 寧風致也向唐三點了點頭,道:“唐宗主,等這次大戰結束之后,我可要向你要人了。小奧你可以搶走,可我們家榮榮你可要還給我了。我要讓她接替我的位置。” “爸爸。”寧榮榮驚呼一聲,撲到父親身前,“您還春秋鼎盛,為什么要傳位給我?” 寧風致摸摸女兒的頭,眼中流露出幾分驕傲之色,呵呵笑道:“因為,只有你接替了爸爸的位置,我們七寶琉璃宗,才能正式更名為九寶琉璃宗啊!宗主之位能者居之,你已經超過了爸爸。爸爸相信,在你的帶領下,咱們七寶琉璃宗一定會重鑄輝煌。” 唐三頷首道:“寧叔叔,這是當然的。榮榮始終都是七寶琉璃宗的人。” 寧風致道:“大軍這就要繼續開拔了,我要回去了。小三,這次大戰,關鍵之處就要看你唐門的了。叔叔相信,你一定會帶給武魂帝國一個大大的驚喜。” 寧風致帶著兩位封號斗羅走了,其他人也各自回歸崗位,大軍重新開拔之時,唐三帶領著史萊克七怪跟隨唐門四位堂主來到了唐家軍在百萬雄師中的位置。 唐家軍在雪崩中央軍的左側,自成一軍,裝備與其他軍團都不相同。當唐三看到唐家軍普通士兵的裝束時,也不禁感嘆天斗帝國對這支特殊軍隊的不計成本。 唐家軍的士兵并不是穿的金屬鎧甲,而是皮甲。這皮甲可不是那種只護住全身重要部位的輕鎧。而是護住全身的犀牛皮甲。其價值還在金屬鎧甲之上。不但防御強韌,而且重量很輕,不會影響行動。 所有唐家軍的士兵,都是二十歲到三十歲之間的青年戰士,他們每個人背上,都背著一個長達兩尺,寬一尺的大型諸葛神弩弩機。唐三一眼就看出,這弩機的材質只是精鋼,卻并不是鐵精打造而成的。他原本心中的疑惑頓時得到了解釋。他本來還想不通,為什么在短短五年時間中,唐門就能打造出一萬臺諸葛神弩呢,現在看來,答案已經揭示。以體積和重量增大為代價,降低了弩機對材質的要求。 除了這大弩之外,每一名唐家軍士兵還配備一柄四尺長的精鋼戰刀,身上的皮甲處,至少在身體各處特質的皮囊中攜帶有一百二十根長六寸左右的弩箭。這些弩箭雖然也不是全部由鐵精打造而成,但箭頭卻都是鐵精的。唐三略微計算了一下就發現,這大型的諸葛神弩,威力應該并沒有被削弱多少。裝備于軍隊之中,再合適不過。 每一名唐家軍士兵都配備了一匹高頭大馬,他們這一身裝備的價值,絕對要在重騎兵之上。這還是不計算諸葛神弩的情況下。可見天斗帝國皇室對于這支特殊的軍隊是充滿期望的。 四位堂主來到唐三身邊,泰坦道:“這支唐家軍,是三年前雪崩陛下繼位之后就開始建立的,從各軍之中挑選出年輕的精銳之士組成,經過三年的集訓,實戰能力已經很強。足以應用于戰場之上。他們的訓練是單獨在秘密地點進行的,對外絕對保密。每人攜帶諸葛神弩,以及一百六十支弩箭,除了弩機內裝有的四十支以外,剩余一百二十支隨身攜帶。他們現在所配備的諸葛神弩,是經過我設計改良的,宗主應該也看出來了,犧牲體積和重量,降低鑄造難度和材質要求。威力不減。專門應用于軍隊之中,毫無問題。” 唐三點了點頭,道:“除了這一萬人,現在還有什么人裝備了我們唐門暗器?” 泰坦道:“我們鑄造之初,首先供應的是七寶琉璃宗。當然,七寶琉璃宗那邊,我們供應的都是最好的暗器,而且是全套配置。只有七寶琉璃宗直系弟子才配備。然后是我們唐門自身。這次,咱們唐門一共出戰兩千三百名魂師,其中,敏堂、藥堂、御堂都是二百人,剩余的是后加入宗門中的青年魂師。力堂弟子留在宗門之中繼續鑄造暗器補給。還有老幼約五百人也留在宗門之中。現在宗門的總人數已經達到三千左右。我們這次出戰的本宗弟子,都是配備的全套暗器,與七寶琉璃宗一樣。同時還有三百架擁有特殊弩箭配備的諸葛神弩。其中以破甲箭、雷火箭為主。攻擊力比普通諸葛神弩至少提升百分之五十以上。” 唐三道:“我們這邊的魂師平均等級如何?” 泰坦道:“平均在四十級左右。畢竟他們大都還年輕。不過他們也都是大師訓練出來的,實戰能力很強。至于我們三堂弟子,就要更強一些。其中,敏堂弟子的暗器配備最多。” 聽了泰坦的簡單介紹,唐三對于目前唐家軍的情況已經有了大致的了解。這時,大軍重新開拔,唐家軍士兵紛紛上馬,動作整齊利落,雖然并沒有逼人的殺氣,但那鋒銳之氣卻溢于言表。 這五年時間,唐門飛速發展,不只是體現在人數上,在天斗帝國皇室的直接支持下,調集了大量的鐵匠輔助唐門制造暗器。當然,關鍵的部分還是由唐門弟子自行制造的,一些配件分配給這些外來的鐵匠,令整個暗器制造的數量大幅度增加。否則也無法裝備這樣的軍團出來了。 所有資源全部由天斗帝國皇室統一調配,沒有花費唐門一分錢,而且沒鑄造出一套,還有額外的資金補助。經過這五年之后,唐門現在積累的財富已經相當恐怖,甚至可以與當年的七寶琉璃宗相比。只是在史萊克七怪歸來之前,唐門的整體魂師實力還不足,尤其是缺少強者,否則的話,唐門的整體實力比起當初的上三宗也毫不遜色。 盡管唐三也知道,天斗帝國這樣不遺余力的支持是為了對付武魂殿,但還是對雪崩以及逝去的雪夜大帝暗暗欽佩。 大軍開拔,每前行一個時辰,才會停下休息片刻,一天的時間,百萬雄師足足趕路超過兩百里,按照這樣的行軍速度,再有五、六天的工夫,即將抵達天斗帝國與武魂帝國的交界處。 夜幕降臨,大軍原地扎營。扎營時,軍隊有序的排列起來,與行軍時不同,這營盤扎下,是步兵在外圍,騎兵在內,禁衛軍在中央。輜重、糧草也被大軍圍在中央。源源不斷從外圍運來的糧草車不斷進出,整片大營之中,盡是一片熱鬧景象。 行軍一天,終于能夠休息了,炊事兵生火做飯,普通士兵快速扎好營帳休息。 唐家軍這邊是不需要自己扎營的,專門有輜重兵上來為他們扎好營盤。他們所在的位置,也是百萬大軍的中央,緊挨著禁衛軍守護的中軍大帳。 就在營盤剛剛扎好之時,傳令兵從中軍大帳而來,“陛下請藍昊王殿下中軍議事。” “好,我現在就去。” 這還是唐三第一次參加軍事會議,他誰也沒帶,獨自一人跟著傳令兵來到相近的中軍之中。 中軍大帳并不奢華,熟牛皮制成的帳篷看上去厚重而堅實,周圍是刀槍林立的鋼鐵森林,禁衛軍守護。唐三跟隨著傳令兵入帳后,這才發現,整個大帳之中,竟然已經來了上百人之多。 雪崩高居上首位,在他左邊的位置空著,右邊則坐著大師。再下手,還有十余員氣度沉凝的將領有座位。其他將領都是站在下面的。 一看唐三到來,雪崩趕忙站起身,親自相迎。眾將官帶著幾分好奇的目光看向唐三這位年輕的帝師。尤其是眼看唐三手持三叉戟入帳,雪崩卻毫無慍色,不禁暗暗稱奇。 “老師,您來了。請上座。”雪崩引著唐三來到里側,讓他在自己左首位置坐了下來,要知道,唐三現在這位置,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了。 唐三低聲道:“陛下,行軍我不懂,您別管我,正事要緊。” 雪崩點點頭,大馬金刀的坐回主帥位上,目光從下方眾將身上掃過,大帳內頓時安靜下來,百余將領恭敬而立。 “我軍以萬人為軍團,各位都是軍團首腦。目前我軍已經行進至距離武魂帝國還有五天路程。大戰一觸即發。今日召集各位將軍前來議事,是為了具體的戰術安排。此戰對帝國的重要性,我就不贅述了。希望各位將軍能夠齊心合力。此戰獲勝,回去后,朕定當論功行賞。加封有功之臣。” “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啟奏陛下。目前我軍行進一切正常,根據斥候來報,武魂帝國已經做出了反應,正在嘉陵關前聚集大軍。”坐在唐三下手位的一名五十余歲的將領站起身說道。在說話時,他的目光掃了唐三一眼,眼神中,多少帶著幾分漠然。顯然對于這個能坐在他上首位的年輕人,不太在意。 雪崩向唐三道:“這位是帝國柱石,戈龍元帥,有九命神龍之稱。也是帝國第一人,三軍總指揮。戈龍元帥,請你簡單的分析一下目前武魂帝國的軍力配置。” 聽了雪崩的介紹,唐三心中恍然,難怪這位老帥對自己不太感冒,原來是天斗帝方第一人。雖然從爵位上來說,自己和老師都在他之上,可在實際權力上,他恐怕才是天斗帝國中真正僅次于雪崩的人物。從雪崩看他的眼神就能發現,新帝對這位戈龍元帥極為倚重。讓這位元帥坐在自己下首位,也難怪他心中有所不忿。從氣息來看,他應該是魂斗羅級別的實力。 戈龍一身天斗亮銀鎧,懷抱托天三叉盔,五十多歲對于魂師來說是正當年的歲數,能在這個年紀就達到魂斗羅級別,他顯然是相當不凡的,畢竟,像唐三他們這樣的天才能有幾個? “陛下,根據我們的分析,以及對于那些叛國的計算,武魂帝國雖然收攏了超過十個王國、公國。可實際能夠派上戰場的士兵,總數不超過六十萬。這應該是他們應夠應用在戰爭中的極限數字。而目前我軍與星羅帝國大軍,南北夾擊,他們能夠迎擊我們的,也就只有三十萬軍隊左右,還不到我軍的三分之一。嘉陵關前,地勢平坦,雖然武魂帝國在不久前已經搶占了這片平原。但面對我大軍進擊,他們絕不會在平原與我軍作戰,定會退守嘉陵關,以天險據守。只要調集其魂師軍團參戰,我們雖然坐擁雄兵百萬,想要沖破敵軍的防御陣線也是難上加難。” “嘉陵關地處天靈山脈中心位置,乃是兵家必爭之地,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敵之勢。如果我們想要在這次戰爭中有所建樹,必須要破開此關方可。” 雪崩想了想,道:“如果我們要繞開天靈山脈,從其他方向進擊呢?” 戈龍元帥皺了皺眉,道:“我也考慮過這個問題,但可行性很低,先不說大軍又需要行進多日,才有繞開天靈山脈的可能,一旦想要繞開這片山脈,我們就必須要進入武魂帝國腹地,地勢大多以丘陵、山谷、盆地為主。十分不利于我大軍作戰。反而會更加兇險。而且,還有被敵軍阻斷后路的可能。而嘉陵關后,則是一馬平川的平原狹長地帶,可以直接深入原巴拉克王國的領地之中。更可直搗黃龍。因此,臣認為,破嘉陵關勢在必行,只有從這里進擊,我們才能獲得最大的利益。進可攻,退可守。為上策。”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