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3)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3)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3)     

斗羅大陸312 海神與修羅神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第六百六十三章海神與修羅神 唐三穿過波賽西以獻祭自身凝聚而成的赤金炎大門,來到了真正的海神神殿外,卻被神殿外圍的金色光罩所阻擋,他立刻就想到了最直接的方法,硬破而入。沒有了海神之心,這是他能想到的最直接的方法了。 就在唐三將自身能量凝聚,準備發動之時,先前那冰冷的聲音卻再次響起,“破壞海神殿隔絕護罩,將會導致海神殿被海水擠壓而破壞。” 剛剛凝聚起來的能量因為這句話而不得不放棄,唐三的眉頭也隨之皺了起來。怎么會這樣?不能破壞這光罩,自己又沒有海神之心,如何才能進入海神神殿之中? 如果換了其他人,或許此時第一個動作就會回身朝自己來時的方向去看,看那赤金色的火焰之門是否還存在,如果還在的話,至少會有條退路。可唐三卻并沒有這么做,在他心中,他已經沒有退路。為了海神傳承,海神斗羅波賽西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他決不可能就此退縮。 看著面前的光罩,唐三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他內心之中雖然焦急,但這種時刻,急是沒用的。 海神之心是通過這層防護罩的關鍵。無疑是因為海神之心乃是海神的信物。自己已經通過了海神八考方能來到這里,沒可能就這樣被阻擋在此。既然如此,那問題就很清楚了,想要將這個問題解決最好的辦法,就是要向眼前這光罩證明自己是海神的候選者,是海神選定的人。證明了這一點,有沒有海神之心不是一樣的么? 想到這里,唐三集中精神,將自己全部的精神力都凝固,然后再緩緩的注入到額頭處的海神三叉戟烙印之中。 濃郁的金色光芒從海神三叉戟烙印處釋放出來,照耀在面前的光罩之上。正如唐三料想的那樣,光罩在海神之光的照耀下,微微的顫抖了一下,而先前那個冰冷的提示聲音也并沒有再想起。 這個光罩本身是極為堅硬的,但唐三發現,在自己的海神之光照耀中,光罩開始漸漸變軟。并沒有影響它阻擋海水,可這變軟的光罩無疑令唐三心中燃起了希望。 海神之光不斷的輸出,同時,唐三開始控制著海神之光籠罩在自己的身體之上。然后在緩緩的將自己的身體向那被海神之光變軟的地方靠了上去。 剛開始的時候極為困難,但在海神之光的影響下,唐三的身體開始漸漸的融入到那光罩之中。海水中本來就是窒息的,在這光罩內繼續窒息也沒有什么。當然,唐三并沒打算就這么將光罩擠碎。他還清晰的記得那冰冷聲音的提示。當他整個人的身體都融入到光罩中之后,通過海神之光令光罩軟化,唐三用雙手嵌入到光罩兩側,將被自己撐開的部分緩緩合攏,閉合在一起,然后再把海神之光更加強烈的注入,發揮出粘合劑的作用,使他陷入處的缺口融合起來。這樣一來,就算里面破碎,外面的光罩也依舊是閉合的,可以阻擋海水侵襲。 經過再三確認,光罩已經毫無問題,嚴絲合縫。唐三這才將海神之光更多的注入到自己身下的位置,使那光罩變得更加柔軟,同時,海神三叉戟主刃在他的魂力注入下開始刺入那光罩之中。 不得不說,這光罩極其堅韌,如果沒有海神之光的作用,唐三想要將其破開也必須通過炸環,暫時獲得凌駕于自己實力至上的能量才有可能。不過,有了海神之光,這光罩的抵抗能力就下降了許多。終于,伴隨著唐三全力以赴的刺出海神三叉戟。噗的一下,他全身一輕,已經從光罩中掙脫出來,朝下方墜落而去。而上方的光罩卻依然如舊,看不出有任何變化。 智慧是無窮的力量,唐三知道,這第一關自己終于過了。 藍銀皇右腿骨的飛行能力釋放,在空中控制住自己的身體,唐三朝著海神殿前落去。 從遠處看時,已經能夠充分體會到這座大殿的宏偉,可當他真正的飄落在這座大殿殿前的時候,還是不禁被再次震撼了。 站在這海神殿前,唐三感覺到自己是那樣的渺小,周圍的一切極為寂靜,仰望空中,光照外的海水依舊是那樣澄澈的藍色。 深吸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先前因為破開光罩而消耗的精神力,唐三手持海神三叉戟,昂首闊步的向海神神殿走去。 兩扇大門擋住了唐三的去路,海神神殿高達二百米,此時出現在他面前的大殿殿門就足有百米高,厚度更是不可知。兩扇大門上都雕刻著一副圖案,左側的大門上,雕刻的是一尊海神像,高大的海神,手持海神三叉戟,腳踏浪濤,右面的圖案則是海神手持三叉戟向前做攻擊狀,在他前方,是一頭從海水中騰起的巨鯨,看那樣子,正是唐三擊殺并且獲得軀干魂環的深海魔鯨王。 只是站在這扇大門前,唐三也能深刻的感覺到門上的圖案帶給自己的震撼。那雕刻看上去并不算精細,可站在這里,他卻感覺到自己仿佛身臨其境一般。就像是親眼看著海神在大海上馳騁縱橫的景象。 “尊敬的海神大人,唐三前來接受您的傳承。”唐三高聲喊道。同時雙手握住海神三叉戟,向面前的大門微微躬身行禮。 “你已經失去了海神之心,還妄想要傳承我的力量么?”威嚴的聲音突然想起,這聲音根本令人聽不出它是從何而來,但卻可以令聽者靈魂顫栗。無形的壓力令唐三有些喘不過氣來。 低下頭,注視著手中的海神三叉戟,唐三眼中流露出慚愧的神色,“是的,我失去了海神之心。是海神之心選擇了我,但我卻沒有保護好它。但是,我依舊要前來傳承您的力量。我需要您的力量保護我的親人、朋友,也需要您的力量,為破碎的海神之心復仇。請您給我一個機會,我愿意接受因為海神之心破碎的懲罰。” “既然如此,那你就進來吧。” “嘎嘎嘎嘎嘎……”伴隨著一連串的轟鳴聲,那兩扇百米高的巨門緩緩開啟,朝著海神神殿內側展開。頓時,強烈的金光從海神神殿中射出,晃的唐三都有些睜不開眼睛。龐大的神圣之力籠罩,那種渺小的感覺再次出現在唐三心中。此時的他,感覺自己就像是浸泡在大海中的一粒沙,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這就是神的威壓?唐三臉上突然流露出一絲微笑,充滿自信的微笑,曾經面對過真正的神,哪怕那時候的千仞雪還是不成熟的神,但她也已經是神。當時的唐三還遠不如現在強大,他都敢于和千仞雪戰斗,并且活了下來。又怎么可能和神的差距有如此巨大呢?他差的只是這最后一步。況且,就算自己真的是大海中的一粒沙,那么,自己這粒沙子也要攪動整個大海。 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念頭,唐三的笑容才充滿了自信,昂首闊步,此時此刻,他的身體和海神神殿相比雖然渺小,但他卻已經將自己當成了這里的中心。 海神大殿之內,兩旁各有三十六根巨大的柱子支撐著大殿殿頂,中央一條寬達三百米的通道一直通向最內側。通道的盡頭,是一張巨大的椅子,那張椅子上端坐著一個人,不,應該說是一個巨人。 唐三停下了腳步,微微的愣了一下,那巨人看上去外貌與人類并沒有什么區別,一件白色鑲金邊的長袍披在身上,頭戴一個三叉圓環,圓環中央,鑲嵌著一枚水藍色的寶石。他的身形看上去十分熟悉,就像是唐三曾經見過的,由海神之心釋放出的海神神念所化身形。只不過,那時候他看到的只是一個虛幻的身影,而此時看到的,卻是一個真實的存在。 海神? 海神面容古樸,算不上英俊,但卻極為威嚴。一雙平和而略帶嚴厲的目光注視著通道另一頭走入的唐三,淡淡的光芒在他眼神中流轉。先前在外面已經感覺到的巨大壓力,在這里變得更加強盛起來。給唐三的感覺,就像他在經歷海神第一考時踏入的海神之光似的。只不過那時候他承受的是身體上的威壓,而此時所承受的,卻是來自靈魂深處的壓力。 “您好,尊敬的海神大人。真沒想到,這傳承的儀式竟然是您親自主持。”唐三在短暫的驚訝過后立刻冷靜下來。他秉承著存在既是合理的心態,平靜的注視著通道盡頭的海神,不卑不亢的說道。 “見到我,為何不拜?”海神開口了,威嚴的聲音充滿了壓迫力。 唐三淡然道:“我只是您的傳承者,卻并不是您的仆人,為何要拜?” 海神笑了,緩緩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這一站起來,頓時給人一種泰山壓頂的感覺。要知道,這位海神大人的身高足足超過了百米。 “你在因為波賽西的獻祭而不滿么?”海神微笑著向唐三說道。 唐三道:“先不說波賽西前輩對我的幫助。單是她為了守護您的神殿,守護海神島所付出的一生,她最后卻以獻祭而結束自己的生命。您認為,我應該有什么樣的感覺呢?” 唐三也知道,頂撞一個神,絕不是什么聰明的舉動。單是,一想到波賽西的死,他的心就充滿了義憤。 海神淡淡的道:“她只是回到了我的懷抱,生又如何?死又如何?有的時候,一個人活著,甚至比死更加痛苦。哪怕是神,也不例外。” 唐三冷笑一聲,“所以,你就決定了她的命運,是么?” 海神搖頭道:“不,你錯了。是她自己決定了她的命運。哪怕是神,也不能決定一個人的命運。那是她的選擇。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選擇,你也不例外。你能來到這里,就是你的選擇。波賽西的祖先,乃是隨我一同爭戰在大海中的臣下。海神島上原住民的祖先幾乎都是如此。他們守護著海神島不只是為了等待你這個傳承者的到來,同時也是為了守護那一份記憶。那是他們的選擇,而并非是我的要求。我留下的,只有通往這里的方法,卻從未規定她必須要這么做。只有當海神島的大祭司認為這樣做是值得的時候,才會如此選擇。你明白么?” 唐三沒想到海神會這樣平靜的向自己解釋,是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這并沒有錯。只是,波賽西的獻祭卻依舊不能領他釋懷。 海神又笑了,“每個人的死亡,其實就是身體與靈魂的分離。唐三,你告訴我。對于一個人來說,是身體重要,還是靈魂更加重要?” 唐三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身體應該算是靈魂的寄體,但是,如果沒有身體的話,難道靈魂還會存在么?恐怕就會消散吧。” 海神點了點頭,道:“既然你明白這個道理,那我就很容易向你解釋了。沒錯,普通的人類死后,靈魂就會在短時間內消散。哪怕是魂師也不例外。但是,波賽西在獻祭之后,她的雖然死亡了,可她的靈魂卻并不會消散。她的靈魂,會在我的力量引導下,去到另一個世界。凡是神死后,靈魂都會去的那個世界。” “神死后會去的世界?”唐三有些茫然的看著海神。 海神微微一笑,“從來都不會有白白的付出。波賽西的付出我又怎么會不知道呢?我能做的,就是賦予她靈魂永生的力量。而靈魂永生,是神才能達到的。她的身體雖然一生都沒有達到神的境界,但在她死后,卻能等同于神,你還認為她是白白的犧牲么?而且,波賽西的心意我知道。你那曾祖在死時他的靈魂已經有一部份受到了神力的影響,我就幫了他一把,令他的靈魂也能繼續生存下來。這樣一來。雖然他們在人類世界已經死亡,但他們的靈魂卻永遠也不會分開。那么,現在我問你,你認為波賽西是活著好,還是死了好呢?” “這……”唐三目瞪口呆的看著海神,已經說不出話來,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他內心的義憤已經悄然消失了。 “你不是早就猜測過,神其實就是人的力量達到一定程度之后達到的境界么?沒錯,你的猜測很對。所以,神其實也是人。所以,神的生命也是有限的。只不過和人類相比,要漫長的多。當神死后,神的靈魂卻并不會像人類那樣消散,而是化為神魂。神魂不會停留在人類世界,最多只能留下幾個年頭,而神魂本身,卻要進入到另一個空間去。也必須進入另一個空間。你可以將其理解為神界。神界與人界之間的通道是單向的,只有神魂才能進入神界,而人是不可能進入其中,神魂也不可能從那里離開的。” 說到這里,海神臉上流露出一絲無奈,“如果可以轉世成人的話,其實我寧可不做神。神界的生活和人界相比,要枯燥乏味的多。你知道么?連我都有些羨慕波賽西,因為她所化的神魂可以在神界找到自己的愛人,并不孤單。孤單才是最可怕的。在神界,大家都是不死的神魂,力量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 唐三忍不住道:“難道您就不能尋找一個自己的愛人么?” 海神失笑道:“你以為那么容易么?而且,現在的我也無法做到。因為,我的神位還沒有傳承下去,并不是無牽無掛的神魂。等待了這么久,我才選定了你。你也沒有讓我失望,一直走到了這一步。你很好,比我想象中還要好,我原本以為,你來到這里后見到我,會想盡一切辦法傳承了我的神位再說。可你卻因為波賽西的死而敢于挑戰我的權威。單是你這份性情,你就有資格傳承我的力量了。” 唐三看向自己手中的海神三叉戟,“可惜,我沒有保護好海神之心。您的神念不只一次救了我。” 海神嘆息一聲,道:“當初在人間的時候,我的成神之路是最快的,用了一生的時間都在征服大海上。等到了神界,我才感覺到了后悔。因為我沒有一個朋友能和我一樣修煉到神級程度。本來,你傳承海神神詆之位,我是不應該和你相見的,但對我來說,這卻是個難得的機會,能與人類交流。幸好沒讓修羅神那家伙把你搶走。傳承神力,是極為痛苦的。沒有了神器的保護,你的身體很可能承受不住。不過,你和普通人類不一樣,你有兩個武魂。魂環配置更是令我也要感到驚訝,這就讓你擁有了遠超常人的身體條件。不過,有一點我要提醒你。在進行傳承的時候,不能使用你那柄昊天錘的力量。因為它已經被修羅神的神力浸透。會影響到我的神力對你進行傳承。你的傳承分為八個部分,會經歷不同的痛苦和考驗。以你的身體條件,是有機會成功的。你要記住,不論經歷怎樣的痛苦,都一定要守住本心,只有信心不動搖,方能新的海神。” 如果此時千仞雪能看到眼前這一幕,一定會痛心疾首。同樣是神詆傳承,這待遇怎么就差那么多呢?當初她在傳承的時候可沒有任何人指點,天使之神的神魂更沒有與她進行任何溝通。雖然勉強傳承完畢,但也因為心魔,多少出現了些瑕疵,更留下了唐三這個巨大的破綻在心中。而此時的唐三,有了海神神魂的親自指點,雖然海神說的并不多,但這一番交流,首先就令唐三不會再因為波賽西的死和曾祖唐晨的死內心出現障礙,能夠全心全意的進行傳承,另一個,海神神魂也將整個傳承的過程告訴了唐三,無疑會令唐三在傳承時要少走彎路也更加堅定信心。 如果說神詆傳承也能走后門的話,唐三這肯定算得上。當然,他并不知道千仞雪傳承時的過程,自然也不可能知道自己這神詆傳承竟然占了那么大的優勢。 不過,海神顯然還認為自己的提示不夠多,又補充了一句,“哦,對了,忘記告訴你了。你從深海魔鯨王腦袋里拿到的那個珠子,在最后那部分的傳承要用上。這樣你能省卻很多麻煩。” 聽海神這么一說,唐三心中一動,趕忙問道:“那我最后的傳承是不是和三叉戟有關,那鯨珠是不是能夠幫我復原它?” 聽了唐三這一問,海神臉色一變,先前的溫和頓時消失了,“是你接受傳承還是我接受傳承?少廢話。傳承現在開始。”一邊說著,海神的雙眼突然亮了起來,就像是兩顆太陽一般,唐三只覺得自己的靈魂仿佛被一下子吸了進去似的,周圍的一切都變得不真實起來,空氣中升騰起無數金色的霧氣,甚至還有一個個金色的氣泡,在那劇烈的扭曲中,他已悄然迷失。 光影一閃,一團巨大的金色光球出現在海神胸前的位置,剎那間,光芒大放,整座海神神殿都劇烈的抖動起來,瘋狂的律動中,就像是要凈化所有的一切。 嗡——,迷失在金光中的唐三就在這巨大的金色光團爆發中消失了,海神神殿也伴隨著金光消散而恢復。 海神長出口氣,抹了抹額頭上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汗水,看著唐三先前消失的地方,喃喃的自言自語道:“這小子也太聰明了,幸好本神反應快,才沒讓他聰明反被聰明誤。哼哼,反正我什么明確的指示都沒給他,就算是神界執法者也怪不到我頭上。嘿嘿,嘿嘿嘿嘿……” 要是唐三看到眼前這個樣子的海神,恐怕他會目瞪口呆的想起一個伙伴,此時海神臉上的笑容,就和大香腸叔叔奧斯卡笑的最猥瑣的時候沒什么兩樣。哪還有一點先前那威嚴的樣子。 “哼——”突然,一聲冰冷的悶哼想起,整座海神殿都劇烈的震顫了一下,先前還一臉猥瑣笑容的海神頓時警覺,笑容凝固,神的威嚴重現,轉過身,凝視著海神神殿的入口處。 一個與他同樣巨大,卻全身都包裹在暗紅色魔紋中的身影緩緩走了進來。他踏出的每一步,都會令這巨大無比的海神神殿為之顫抖。暗紅色的光芒圍繞著他的身體,令人無法看清他的樣子。只能隱約看到,他身上穿著一件布滿了暗紅色魔紋的鎧甲。 整座海神殿內的空氣仿佛凝固了似的,海神的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修羅,你跑到我這里來干什么?” 被海神稱作修羅的男人冷冷的道:“波塞東,你自己干了什么,自己不清楚么?”這個全身包裹在暗紅色魔紋鎧甲中的男人,聲音竟然像是金鐵交鳴般的鏗鏘,而且每一個字吐出,空氣仿佛都要變得冰冷幾分似的。 海神不屑的撇了撇嘴,“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你在裝糊涂。”修羅冷然道:“你不但親自降臨傳承之地,還給予傳承者指點,更試圖降低他傳承的難度。你已經違背了神界的規則。你應該知道后果是什么。違背神界規則者,抹殺。” 海神臉色一變,聲音同樣變得冰冷起來,“修羅,你少血口噴人。不要以為你是神界執法者就可以隨便誣陷好神。你哪只耳朵聽到我給予降低傳承難度的指點了?” 修羅此時已經走到距離海神還有五步的地方,兩個同樣身材高大的神級強者面對而立,“先前你對那名叫唐三的人類說過什么,難道你自己忘了?” 海神突然笑了,而且笑得比先前更加猥瑣,“哈哈,哈哈哈哈……” 修羅那血紅色的雙眼頓時變得更加寒冷,“你笑什么?難道,你以為還能逃脫神界的制裁?” 海神有些輕挑的看著修羅神,“誰告訴你我說了那些就要受到制裁了?修羅,哥哥我做的一切,可都是在神界規則允許內的。難道,你不知道傳承者有超限親和度這一說法么?” “超限親和度?你是說,那唐三……” 不等修羅說完,海神已經搶著道:“沒錯,唐三在通過我海神九考前面八考中,就擁有了百分之一百一十五的親和度。盡管因為他所掌握的海神之心破碎而令他自我感應只有百分之九十九親和度。但海神之心破碎卻是因為天使之神傳承者的影響導致。因為神級強者導致親和度無法正常評價,本身不受影響,超過百分之百,依舊按照實際親和度計算,這一點你不會不知道吧?我的執法者大人。” 修羅沉默了,顯然,海神的話令他無法反駁。 海神繼續道:“當傳承者在進行神詆傳承之前,與傳承之神的親和度超過百分之百。那么,在傳承之時,傳承之神的本尊神魂就可以來到傳承之地對其進行一定程度的指點。所以,我來到這里,可是完全在神界規則內允許的。可是,據我所知,哪怕是身為執法者,你也不能輕易離開神界來到這里才對吧。傳承之地雖然處于神界與人界中間,屬于緩沖地帶,但沒有特殊情況,神也是不能來到這里的。你是執法者,竟然還知法犯法,小心我到神界委員會彈劾你。” 修羅冷冷的看著海神,“不用逞口舌之利。你剛才對唐三說的話我都聽到了。你敢說你的話沒有超出允許范圍么?你給他的指點已經過于明顯了。” 海神強辯道:“誰說我給他的指點過于明顯。我可是在他還沒明白怎么回事的時候,就已經將他弄去接受傳承了。修羅啊修羅,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為什么跑過來。還不是為了唐三。你自己的神力沒能得到唐三身體的認可,被我的神力壓制了,就想假公濟私前來影響他的傳承。你肯定是打算,當唐三在傳承海神神詆的時候,因為海神之心破碎,半途堅持不住,你正好出手相救,轉而讓他傳承你的修羅神神詆,我說的對不對?我跟你說,你別做夢了。這么多年了,我找這么個傳承者容易嗎,我這邊都完成了八考了,你突然跑出來想要摘桃子。想都別想。誰告訴你沒有海神之心就不能傳承了?無非就是危險一點而已。而且,有件事你可能沒想到。當初那曾經給我帶來過一些麻煩的小鯨魚都被唐三殺死了,還獲得了他的鯨珠,有了那東西,恢復海神之心也不是什么問題。” 修羅神冷冷的瞥了海神一眼,“他能殺死深海魔鯨王是憑借你海神的力量?” “呃……”海神這才想起,唐三殺死深海魔鯨王似乎有很大程度是因為殺神領域變異,引出了修羅神的力量,借助修羅神的強大殺戮氣息,才徹底鎮住了深海魔鯨王,從而制勝。而實際上,就算唐三的海神親和度超過了百分之百,海神也是可來可不來的。可他知道修羅神有搶奪唐三的意思,這才屁顛屁顛的用最快速度趕了過來,就是不希望唐三在傳承的時候出現什么問題,給修羅神抓到機會。神的力量是不能干遇到人界的,永遠都不能,只有成神時留在人界的一絲神念可以輔助被選者完成考核,而且還絕不能徇私。否則,海神早就動用自己的力量對付當時威脅到唐三生命的千仞雪了。海神的想法是,先用最快速度幫助唐三完成海神傳承,說起來也算是生米煮成熟飯,就算修羅神在神界地位崇高,也不可能再強行搶奪唐三了。 “就算當時借助了你的力量又如何?你明知道他是我的傳承者,還橫插一杠子,修羅神。大家都是主神,就算到神界委員會去告神狀我也不怕你。看什么看?不服氣啊?別老用你那死魚眼睛看我。這里是我的海神殿,就算動手你也未必打得過我。” 修羅神并沒有發作,他的聲音依舊是那種冰冷的金屬鏗鏘,“你是在和我說先來后到了?” 海神挺起胸膛,“沒錯。總要有個先來后到吧。你等唐三都完成了我的海神八考才鉆出來想要搶人,身為執法者,你這還不是知法犯法?” 修羅神緩緩點了點頭,“好,那我就和你到神界委員會理論一下何為先來后到。我只問你一句,唐三為何會在獵殺深海魔鯨王的時候能夠動用我的力量?神界不可能將力量傳遞到人界,那是我給他的嗎?波塞東,咱們神界委員會見。” 說完這句話,修羅神酷酷的轉過身,直接朝著海神殿外走去。 聽了他的話,海神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應過來,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我靠。”臉上的神色也頓時變得尷尬起來。 他一直想的都是修羅神在唐三即將完成海神傳承,繼承自己神詆之位的時候突然跑出來摘桃子,可是,聽了修羅神的提醒他才突然想起來,唐三那殺神領域好像是在自己的海神之心遇到他之前就已經有了。那東西似乎本身就帶著修羅神的氣息。也就是修羅神被選者的特征。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