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09)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09)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09)     

斗羅大陸313 魂骨剝離海神八翼

羅,你給我站住,把話說清楚了再走。你這明顯去神界委員會本座也不怕。你那種選傳承的方法本來就不地道,普遍撒網,逐個培養。我可是專心致志的就培養了這么一個。” 盡管海神的話依舊很強硬,但此時卻已經有點色厲內荏的味道了。 修羅神停下腳步,頭也不回的說道:“還有。你剛才幫助唐三清除雜念時說的話我聽到了。想讓你那代言人波賽西與我曾經選中的人在一起,你似乎還沒問過我同意不同意。唐三的曾祖唐晨,雖然成就了神魂,但損傷嚴重,我還沒考慮好要不要耗費神魂幫他修補。” 說完這句話,修羅神一步跨出,已經消失在海神神殿大門處。 “不帶這么威脅人的。”海神悲憤的吼了一嗓子,“修羅神,你是我哥,咱們有話好說啊!等等我。” 修羅神冰冷的聲音在空氣中飄蕩而來,“一切都等唐三傳承結束之后再說吧。就算我想讓他成為神界執法,那也是萬年之后的事情了。” 海神也沖出了神殿,高喊著,“一切好商量,你可是與兩位神王地位并列的三大執法之一,可不能在神界委員會亂說話啊!” 神界執法,在神界地位極為崇高,有管理一切,監督主神,甚至是神王的權力。在特定的情況下,他們甚至可以通過神界特殊的方法到人界執法。 而神界委員會,就是由兩位神王與三大神界執法組成。遇到神界大事之時,將由神界委員會五大委員進行投票。其中兩名神王各擁有兩票。神界執法各自擁有一票。但三位執法如果意見相同的話,盡管只有三票,卻可以否決兩位神王的決定。這五大委員并稱為神界五至尊,而海神雖然不屬于五至尊之一,但也是僅次于五至尊的主神一級,實力又極為強悍,所以到也不怎么怕修羅神。 金色的光芒令唐三有些迷失,他只覺得自己眼前似乎有一個巨大的金色漩渦圍繞著自己似的,眼前除了金色以外已經失去了其他一切。 突然。迷茫地感覺瞬間消失。那漩渦般地金光也隨之消失。唐三現。自己出現在一個圓形地平臺之上。 這個平臺是金色地。淡淡地溫熱感從腳下傳來。圓形平臺周圍。是一望無邊地海洋。但令唐三吃驚地是。這海水地顏色竟然全都是金色地。金色地海洋。是何等奇特地景象啊!而且。就連天空都是金色地。這個地方似乎只有這一種顏色。只是在顏色光暗不同。才能有所區別。 唐三何等聰明。定下神來。他先想起地就是先前海神最后地表情變化。毫無問。自己地猜測一定是正確地。海神肯定是有什么原因不能真正透露給自己。才將自己直接送入傳承之中。至于這個地方。應該是一個特殊地領域才對。專門用來進行海神神詆傳承地。這是目前唐三通過自己地感知所能了解地全部。 在這圓形平臺周圍。斜上方。漂浮著八個小型地圓形平臺。看上去都在直徑兩米左右。以唐三所在地平臺為中心。八個小型平臺?先前海神說過。自己要完成海神傳承。需要通過八個難關。看來。應該和這八個圓形平臺有關了。 就在唐三思考地工夫。突然間。他腳下那圓形平臺上。一層層波浪般地金光奔涌而至。全部涌向了唐三地身體。唐三只覺得自己地身體在瞬間就被這些能量凝固住了。完全無法反抗。 漸漸地。那波浪般地金色能量將唐三地身體完全籠罩在內。令唐三哭笑不得地是。居然連呼吸也被完全封閉了。除了眼睛還能看之外。他已經進行任何反應。體內地玄天功內力流轉地速度明顯變得遲緩起來。非常緩慢地波動著。想要用精神力去調動內力。可他地精神力和內力都被一股莫名地能量所壓制。 突然,沒有任何預兆的,一股熾熱的感覺驟然從背后傳來,緊接著,在唐三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股強烈的撕裂感化為劇痛,疼的唐三眼前一陣黑。仿佛是身體被刨開了一般。刺耳的摩擦聲從背后響起,此時,唐三的精神力雖然被封印住了,可他的感覺卻變得格外敏銳。可是,越是敏銳的感覺,對痛苦的感覺也就越明顯。 那劇烈的痛苦,就像是有人用鋸齒在切割著他的后背,當皮膚、肌肉和經脈切割開來之后,又在切割著他背后的肋骨,而且是專門向骨頭的縫隙中下手。咔吧一聲,似乎有一根骨頭被強行的從唐三身上拆了下來。 破皮肉,拆骨骼,這種痛苦在感覺被放大的情況下,換了別人,恐怕疼死都有可能。而就算是唐三,他的意志力再堅強,在這種痛苦之中,全身的每一條經脈也都在痙攣,那種前所未有的痛苦刺激的他體內每一根神經都在劇烈的顫抖。 與此同時,那圍繞在唐三落腳的圓形平臺周圍的八個小平臺中,有一個飛了出來,漂浮在唐三面前一米處。平臺上閃耀著好看的波浪形金色紋路,可惜,現在的唐三在如此痛苦之中還哪有心情去欣賞。 一道金光從唐三背后到了身前,正好落在那圓形的小平臺之上,沒有撞擊,而是漂浮在那圓形小平臺上方大約五十公分的位置。赫然正是一根肋骨。唐三的肋骨。唐三的感覺一點錯都沒有,正是他的骨頭被強行拆了下來。 如果唐三的海神之心沒有破碎的話,憑借著擁有海神之心的海神三叉戟,雖然依舊要在傳承中被拆掉骨頭,但痛苦的感覺就要小很多。海神之心會用海神之力護住他的感知,盡可能的降低痛苦的感覺。可此時,唐三沒有海神之心的幫助,就像是一個病人在做手術的時候沒有麻醉藥一樣,被硬生生的直接破皮拆骨,那種滋味…… 肋骨,金色的肋骨。唐三強行壓下心頭地一絲恐懼,在如此痛苦之中,他依舊在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這根被拆掉的肋骨,似乎正是他那八矛中的一根。要知道,他的八蛛矛已經成就了神器級別,竟然還被拆下來,這束縛住他的能量有多么強大啊? 仿佛是要驗 的判斷似的,那根肋骨剛一在小平臺上穩定后,立刻放,猛然擴張,化為了一根長達三米的蛛腿,正是八蛛矛釋放時一根蛛矛地樣子。 痛苦如同波浪般重復,又是嘎嘣一聲,唐三只覺得自己的身體都伴隨著又一根肋骨被強行拆下而軟了一下。體內的玄天功內力被完全壓制,無法起到鎮痛的作用,唐三此時所承受可想而知。 就在這個時候,唐三在進入海神神殿之前所聽到過的冰冷聲音突然響起,“束縛將解開,如阻擋魂骨拆卸,考核將被強行中斷,考核中斷后果,最嚴重為抹殺。不得離開平臺中心兩米范圍,不得改變自己被拆魂骨主要身體位置。否則,視為放棄傳承。” 聲音一落,所有地束縛頓時消失了,唐三又恢復了行動能力,他幾乎在第一時間就深吸口氣,拼命的催動其自己的玄天功內力,不是向背后沖去,而是直接沖向自己胸腔,用玄天功形成一層感覺,盡可能地阻斷自己的痛感神經。 但是,他的感覺至少被放大了五倍以上,這劇烈的痛感又豈是那么容易被隔絕地呢?強烈的痛苦中,第二道金光亮起,又是一根蛛矛出現在唐三面前的圓形平臺之上。八蛛矛所依附的八根肋骨中,已經被硬生生的拆掉了兩根。 而這個時候,唐三突然意識到,自己恢復行動能力,還不如像先前那樣被完全封印住。身體被封印,至少在這劇烈的痛苦之中自己還能將全部心力都放在迎接痛苦上。可是,眼前這行動能力一回復,在如此劇烈地疼痛中,他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想要沖出去,或是向背后動攻擊。可一旦做出這樣地動作,他的海神傳承也自然就會被中斷。因此,他必須要全心全意地去控制自己的身體,盡可能保持現在地姿勢不能移動。哪怕是身體疼的已經痙攣的皮膚都有些扭曲了,他也必須要堅持著不能移動。這種感覺比先前還要更痛苦。又被動承受痛苦變成了主動承受痛苦。 這才只是剛剛開始啊!如果這種時候自己就堅持不住了,后面的傳承還怎么進行。唐三心中涌起一股狠勁,硬是咬牙不動,肌肉、神經的顫抖是控制不住的,但他卻像是釘子一樣站在那里,軀干就在肌肉的顫抖中保持著原本的位置。 嘎嘣,又是一根肋骨被拆了下來,劇痛令唐三眼前一片黑,可他的精神卻偏偏清醒異常,甚至能夠將疼痛的過程都進行分解。唐三的心臟,正以平時三倍以上的速度劇烈的跳動著。唐三甚至有些擔心,在如此劇烈的痛苦之中,自己的心臟是否能夠負荷的起。更加詭異的是,他的肋骨雖然被拆掉,可地面上卻沒有流下一絲鮮血,而且,在那肋骨被拆掉之后,也只是被拆掉的部位一陣軟,除了劇痛之外,并沒有胸腔支撐力被影響的感覺。 很快,唐三就明白了,實際上,并不是自己的肋骨被拆了下來,被拆下的應該是自己的八蛛矛魂骨,而自己真正的肋骨卻還在身上。背后那不知名的能量所進行的,就是將自己的魂骨強行與身體分離。 要知道,這種事情唐三也曾經干過,但那時候,他卻只是將自己的手臂斬斷,強行分離出了魂骨,卻并沒有將魂骨從自己的骨骼中分出,反正他的藍銀皇右腿骨也能夠令他斷肢重生。而且,主動去掉一塊魂骨,哪怕是封號斗羅級別的強也會因此而降低十級魂力,當初他和父親唐昊都曾經體會過這種感覺。但眼前這魂骨和本身骨骼分離的過程雖然痛苦,但唐三的魂力卻絲毫沒有受到影響。這就是神的力量啊!除了神的力量又有什么能夠做到這些呢? 有了這樣的認識,唐三似乎覺得背后的痛苦也不是那么強烈了,真正的認識到了這時神力再作用,而且還如此神奇,令他在心理上已經接受了這種痛苦。唐三的意志力本就是極其強大的,甚至比他那神級地體魄還要強橫。再加上他的聰明才智讓他明白了背后劇痛的原理所在,忍受痛苦時就令他的心更加堅韌。 當然,這種劇烈的痛苦對他的身體消耗也是巨大的,汗出如漿,大滴大滴的汗水不斷滑落地面,唐三沒有大口大口地呼吸,那樣會加劇他體力的消耗,他知道,在神的傳承中,恐怕任何外力都是沒有作用的,所以,他也沒有去嘗試吃奧斯卡給他準備的香腸。腦海中只是不斷告訴自己,每忍受一次疼痛,自己地實力就會進步一分,在這種強烈的心理暗示之下,唐三就那么硬生生的頂了過來。 嘎嘣、嘎嘣,每一聲令人牙酸地聲響中,都會有一根肋骨飛到唐三面前的圓形平臺之上,化為一根八蛛矛。 終于,當最后一根屬于八蛛矛的肋骨也出現那痛苦的斷裂聲后,劇烈地疼痛終于沒有再延續下去,唐三頓時大大的松了口氣。 人在正常的時候,從來不會覺得自己有多么幸福,但是,當一個人從劇烈的痛苦走出來,逐漸恢復正常的過程,卻會給人以一種巨大的幸福感。此時地唐三,就正在享受著這種幸福的感覺。同時,這幸福地感覺也在令他的身體產生著一些奇異地變化。 八根蛛矛根部相連,構成了完成的八蛛矛形態,燦爛地金色在其上流轉,甚至能夠看到吞噬金絲在吞吐。這跟隨了唐三十幾年之久的外附魂骨就這么被剝離開來,唐三身上的痛苦雖然消失了,但內心卻出現了強烈的失落感。 就在這時,唐三眼前的八蛛矛卻開始出現了變化。 金色的海洋之中,飛出八道水柱,每一根水柱都與八蛛矛同樣粗細,同時沖上了八蛛矛,頓時,那金色的海水將八蛛矛完全籠罩在內,再被八蛛矛一點一滴的吸收進去。 身體的痛苦已經消失了,帶著那幸福感以及八蛛矛被剝離的失落感,唐三聚精會神的看著眼前這一幕。他可不想放棄這一生中只能見識一次的神詆傳承過程。 一層層如同波濤般的金色花紋開始從八蛛矛根部出現,漸漸的密布在八蛛矛的每一個角落之中。那紋路的樣式大膽而簡潔,完全是力 結合,令原本就十分絢麗的八蛛矛變得更加漂亮。約感覺到,在這八股海水注入之后,自己眼前的八蛛矛似乎膨脹了。并不是變長,而是在逐漸的變粗,伴隨著它的變化,八蛛矛上面的波浪云紋也在漸漸變大。 奇異的明悟出現在唐三心頭,隱約中,他似乎感覺到自己的八蛛矛傳來一絲依依不舍的情緒。魂骨會有情緒傳遞給自己?難道說,八蛛矛已經有了自己的靈魂成? 沒等唐三多想,突然間,無比震撼,極度瑰麗的一幕出現在唐三面前。 那八根修長的蛛矛突然收縮變短,但也變得更加粗大,每一根都變得大約有兩米左右長,下一個瞬間,那充滿了波浪云紋的八蛛矛竟然瞬間舒展開來,就像是破繭成蝶一般,八扇巨大的金色翅膀在同一時間展開。 “啊”看著這一幕,唐三忍不住驚呼出聲。 那八扇翅膀,每一個都有兩米余長,寬達的翅膀上,波浪云紋就是它的羽毛,伴隨著它每一次的輕輕律動,那波浪云紋就會隨之波動,幻化出璀璨晶瑩的金色光影。翅膀末端是極為鋒銳的,就像是劍鋒一般。那絢麗的光影是如此動人,每一次輕動像是它對唐三的呼喚一般。 這,這還是我的八矛么?內心產生出劇烈的震撼之中,緊接著,一股無法言喻的狂喜瞬間從唐三心中奔涌而出,那強烈的喜悅幾乎在一瞬間吞噬了他的心、他的靈魂。唐三幾乎克制不住,就要沖出去,去撫摸那動人的羽翼。而八蛛矛所化的八翼也仿佛像在他招手一般,傳來濃郁的喜悅之情以及強烈的依戀。那是屬于他的啊!唐三的雙手已經抬起,內心似乎有一個聲音在告訴著他,只要他走上前一步,去撫摸著那璀璨的八翼,就立刻能夠擁有它,擁有這件更凌駕于魂骨之上的真正神器,不遜于海神三叉戟的神器。與他自身水乳交融的神器。 唐三地左腳已經抬了起來,短短的一步,只需要這短短的一步,他就能擁有這融合了海神之力的海神八翼了。比起千雪的天使六翼還要多出兩翼,這種感覺是何等的美妙。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突然從面前的八翼傳來,硬生生地令唐三那已經抬起的左腳停在半空之中。 危機感是海神八翼傳遞給唐三的,也可以說是八矛傳遞給唐三的,先前所有的喜悅在這真實地危機感之中都化為了烏有,唐三保持著先前的動作,整個人的身體都凝固在那里,臉上地神色也變得僵硬了。 自靈魂深處的恐懼令冷汗順著他的額頭流淌而下。 這一步怎能邁出?先前那冰冷的提示音言猶在耳,如果自己離開了現在地位置,那么海神傳承就失敗了啊!好恐怖的傳承考核。 機靈靈打了個寒戰,唐三立刻收回了邁出的腿和伸出的手,內心的狂喜也被他硬生生的強行驅散。 此時他已經完全醒悟過來,先是劇烈地痛苦,他承受住了,在痛苦之后是擁有強烈對比的幸福感,幸福感之后又是看到八蛛矛轉化為如此炫麗海神八翼地狂喜。一個人,哪怕是意志力極其堅定的人。在事先沒有任何預兆地情況下,他或許能夠忍受強烈的痛苦,可是,他又能忍受地了強烈的喜悅么?唐三就是一個例子,如果不是最后時刻,八蛛矛所化的海神八翼突然傳來了危機感,打消了他內心的狂喜,恐怕此時的他已經在海神傳承中失敗了。 和千仞雪的天使傳承相比,唐三的海神傳承似乎太過艱難了,這畢竟只是傳承過程中的八個考核之一,本不應該如此艱難的。可是,不要忘記,唐三失去了海神之心。如果有海神之心在,那么,現在他在開始傳承之前,海神之心就會給他一個極為有用的提示,以唐三的聰明,如果得到了那個提示,自然就不會這么容易上當了。 而實際上,八蛛矛能夠提示唐三,這也算是海神給唐三走的一個后門了。當然,并不是海神讓八蛛矛提示他的,違犯神界法則的事海神絕不會干。但他卻可以讓唐三經歷的傳承中八個考驗的順序改變。將已經是神級魂骨的八蛛矛作為第一個,以八蛛矛和唐三的親密程度,擁有了器魂的它,強行沖破了傳承中的迷惘屏障,才給了唐三這些微提示。而有了這第一考驗的提示,后面的傳承過程,唐三必然會謹慎的多。海神不可謂不用心良苦。 伴隨著唐三從狂喜中清醒過來,重新穩定住自己的心神,在他面前這小平臺上,頓時升騰起一層濃郁的藍金色霧氣,將海神八翼籠罩在內,就像是浸潤著它似的。 光芒閃爍之中,這代表著第一個傳承考驗的圓形平臺緩緩飛起,飛到了它先前的位置。只不過,在它之上,卻已經多了那無比炫麗,有著波浪云紋的海神八翼。 就在它離去的同時,第二個圓形平臺已經悄然而至,來到了唐三面前,有了第一次的經驗,唐三趕忙收斂心神。也正如他料想的那樣,劇烈的痛苦再次傳來,這一次,痛苦來自于他的右臂。 清晰可見的,一個金色的能量手掌出現在唐三的右臂處,做出虛抓的動作,而劇烈的痛苦也從這一刻開始。唐三用右手緊緊抓在自己腰間的肌肉上,強忍著那充滿了撕裂性的痛苦,任由那金色的掌形能量開始剝離他的右臂魂骨。 經過了第一個考驗,唐三已經隱約明白,在這海神考核之中,這痛苦是要不斷經歷的,恐怕自己的七塊魂骨都要先后被剝離,而那最后的一項考核應該就是復原海神三叉戟了。加起來正好八考。而在考核中,痛苦雖然常在,可卻并不是真正考核的內容。像先前第一考,雖然自己經歷了那么強烈的痛苦,可最后險些令他傳承失敗的卻是來自于內心的喜悅。很明顯,考驗是在后期出現的情緒變化,其根本,就是要用各種方式影響自己,讓自己離開這圓形平臺中心的位置,只要自己稍一離開,傳承就失敗了。 有了這樣的認知,以唐三的聰明,自然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右臂魂骨 度比起八蛛矛來要快上一些,承受的痛苦也自然要這一點唐三也是在自己觀察的。他隱約明白,魂骨剝離的時間越長,證明著魂骨的品質越高,經過海神能量浸入后也會產生越好的效果。天青牛蟒右臂骨雖好,但和自己已經達到神級的八蛛矛相比還有一定差距,因此,它在被剝離的時候,速度就要快上一些,想來它所能起到地效果也就會比八蛛矛差一點。 令唐三好奇的是,在又一次忍受了劇烈痛苦之后,他很想知道,既八蛛矛變成海神八翼之后,這天青牛蟒右臂骨又會變成什么呢? 答案很快就揭曉了,只是這個答案卻給了唐三一個大大的驚詫。是的,不再是驚喜,而是驚詫,甚至是驚怒交加。 被剝離而出的天青牛蟒右臂骨悄然落在那圓形平臺之上,一股金色浪濤打上平臺,將其吞沒其中。 很快,金色海洋地能量,也就是海神的能量融入到天青牛蟒右臂骨之中后,這塊右臂骨出現了奇詭的變化。 魂骨變大,變得像唐三地右臂一樣粗,但卻不再有彎曲的地方,直挺挺的戳在那圓形小平臺的地面上,最上方,是一個圓形地蘑菇頭狀,那樣子,只要是個男人看到,都會感覺很熟悉。如果縮小了的話,也有點像奧斯卡的那個飛行蘑菇腸。最令人忍無可忍的是,在那蘑菇頭正中央的位置,還噴出一道金色的液體,在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淋在了唐三身上。唐三甚至都隱約聞到了一股腥臊地味道。 怒火瞬間熊熊燃燒,劇烈的憤怒再次令唐三抬起了他地右手,而就在這時,一個極盡天下猥瑣之能事,類似于唐三以前見過那個猥瑣魂師不樂的聲音響起,“不好意思,改造失敗。” 轟,唐三只覺得自己地大腦仿佛被怒火炸開了一般,侮辱他不要緊,但是,眼前的一切侮辱地卻是大明用獻祭、用生命換來的魂骨啊!他體內的魂力無法輸出,但同樣的,只要上前一步,他立刻就能將這看上去無比惡心的東西劈碎。 哪怕是唐三已經有了警覺之心,但他的內心深處最重要的就是親人和伙伴,如果被侮辱的是他自己,唐三一定會警醒過來,可是被侮辱的卻是為了救小舞獻出了生命的大明。唐三又怎么能忍得住呢? 這一步,終究還是要賣出啊!唐三的腿抬了起來,此時他甚至已經意識到了這是傳承的陷阱,可就算是陷阱又如何,就算不進行這個傳承了,自己也不能讓大明承受如此的恥辱。 但是,就在唐三這一步即將邁出的一瞬間,熟悉而微弱的聲音突然想起,“不要上當,我的兄弟。你的怒火讓我感受到了你對我的這份尊重,對我來說,夠了。能夠成為神的一部份,是我的榮幸。” 這……,唐三已經要邁出的步伐被硬生生的頂住,而頂住他的,正是那從蘑菇頭中噴出的腥臊液體。液體竟然轉向了。 “大明……”唐三的眼睛有些模糊了。他知道,這是大明作用在魂骨中的靈魂起到的作用啊! “什么都不要說了。難道你想因為沒有完成傳承而死在這里讓小舞傷心么?”大明的靈魂已經極為虛弱,這是他最后能說出的聲音,但這句話的殺傷力對唐三來說卻是巨大的。 對于一般魂師來說,他們所擁有的魂骨都是獵殺魂獸得來,自然對魂師本身充滿了敵意,除非是像八蛛矛那樣,進化到神級,達到另一個層次與唐三水乳交融那樣,才會產生新的情緒。 但是,唐三卻不一樣,他這天青牛蟒右臂骨乃是大明心甘情愿的獻祭而來,大明的靈魂一直都存在于魂骨之中,看著唐三復活小舞,他只有欣慰。在這種情況下,雖然這塊魂骨并非神級,但大明卻借助自己的靈魂爆之力提醒了唐三,寧可自己受辱,也不讓唐三破壞傳承的過程。 這一次,不再是海神的安排,也不能算是運氣,而是大明挽救了唐三的傳承。 唐三的雙眼濕潤了,他是眼含著淚水收回了自己抬起的腿,“大明,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化悲憤為力量,唐三猛的怒吼一聲,硬生生的將自己內心之中的怒氣強行壓了下去,但他的雙拳卻已經緊緊握住,努力的控制著自己的情緒。 當唐三的情緒終于穩定下來,重新恢復了平靜時,眼前的一切也出現了變化。那頭狀的物體突然爆開,在大片的金色霧氣掩映之下騰起,一聲嘹亮的龍吟聲響起,唐三仿佛又看到了大明的本體,只不過是縮小版的,而大明這本體也在那金色的霧氣中快速的出現了變化,天青牛蟒,牛蟒身,盡管其中只是有大明的靈魂而沒有。但在這一刻,他卻似乎完成了深海魔鯨王百萬年都沒有完成的跨越。 眨眼的工夫,大明已經化為了一頭金色的龍,在那圓形小平臺上飛騰。盡管他的身體很小,但卻依舊給人一種翱翔九天的感覺。盤旋在那升騰的金色霧氣之中。圓形小平臺飛回本位。 是啊!這才應該是大明所化的天青牛蟒右臂骨真正的進化效果啊!唐三抹掉自己眼中的淚水,他的心也徹底的冷靜下來。 先是以狂喜來影響自己的心,而傳承的第二關卻是以憤怒來影響自己的心神。好恐怖的傳承考核。以侮辱大明的方式激怒自己,再加上潛移默化的傳承能量引導自己的情緒出現變化,哪怕是在明知道這有可能是陷阱的情況下自己依舊險些踏入進去。這海神的通關居然會如此艱難? 通過了兩關,唐三對于這海神傳承也有了更加深刻的印象,正所謂舉一反三,唐三這樣聰明,腦海中立刻想起了他前一世曾經學過的儒家啟蒙典籍《三字經》中的一句:曰喜怒、曰哀懼,愛惡欲,七情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