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2-14)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2-14)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2-14)     

斗羅大陸328 太陽天使

要知道,天使神裝乃是天使之神姓命交關的神器,雖然破碎之后也能夠恢復,但對于天使之神本身來說卻是元氣大傷,這一擊發出,千仞雪的實力將銳減九成,正是不成功則成仁。而且,在三天之內,她的實力都是只能在一成狀態。 如果在這個時候,唐三不顧一切的將海之陽發出,千仞雪的搏命一擊只是鎖定著他的身體,千仞雪必將死在唐三手中。但是,唐三也根本不可能閃躲千仞雪這拼死一擊。最后的結果很可能是同歸于盡。千仞雪等待了這么久,等的就是這個機會。在發動這一擊之后,她甚至無法再保持自己身體的飛行,整個人都朝著城下跌落而去。她將自己最后的力量全部灌注在聲音之中,將神念完全爆發開來,朝著嘉陵關大喊道:“武魂帝國所屬,放棄嘉陵關,撤退。” 和唐三比起來,她當然更不舍得武魂帝國這幾乎全部的力量,魂師的損失已經超過八成,嘉陵關已經不可能再固守了,她也自問沒有剩余的力量去化解那些劇毒,她現在所能做的,只是希望為武魂帝國保留一些火種。在她的心中已經想好了,下一刻,自己恐怕就要被唐三的攻擊所吞沒吧。 但是,千仞雪預料之中的攻擊并沒有到來,她的身體筆直的朝著嘉陵關方向墜落而去。千仞雪勉強控制著自己的身體調轉過來,他沒有向我發動攻擊?為什么?她絕不相信唐三能夠閃躲開自己這最后的一擊。 其實,千仞雪本來還打算和唐三纏戰一會兒在發動的,尋找一個更好的機會,她這一招也是從唐三的大須彌錘炸環中得到的靈感。但是,一照面她就被唐三所傷,眼看著唐三沖上來,她知道,如果再不發動,恐怕自己就沒有任何機會了。所以她才不顧一切的發動攻勢,將自己的神力與神裝完全爆發出來,將所有凝聚而來的太陽真火凝聚在一起釋放。 確實,唐三不可能閃躲的開千仞雪這搏命的一擊,面對那在空中重新由紅轉金,溫度達到一個極其恐怖程度的太陽天使,唐三卻笑了。一直以來,他都不肯正面與千仞雪對攻,不就是防備著她的同歸于盡么?又怎么可能犯下這么大的錯誤呢? 鏗鏘爆鳴之中,千仞雪不可思議的看到,唐三的身體竟然在空中破碎了,更準確的說,是他身上的海神神裝破碎了。但卻并不是像她那樣將天使神裝完全炸成能量,而是一塊塊的分散開來,再重新組合。唐三自己的身體則化為一道藍光,成為這組合中的一部份。 一柄嶄新的海神三叉戟出現在半空之中,比先前足足要大了一倍還多。原本的藍色消失了,變成了最為純粹通透的金色。是的,這才是真正的海神武器,黃金三叉戟的本來樣子。 “身戟合一,斗轉星移。”黃金十三戟最后一式發動。 一點璀璨的金光驟然從黃金三叉戟的主刃尖端爆發出來,只見它在空中猛的向那太陽天使斬去,就在太陽天使那熾熱的能量將它籠罩在內時,這黃金三叉戟突然在空中一圈、一卷、一甩。三個最為直接,卻又極其有效的動作。 太陽天使在一股奇異的金光包裹中被壓縮成一團,在瞬間拋飛而出,朝著更高的天空而去。 下一刻,遠處高空之中,一層金紅色的光芒瞬間令整個天空都變了顏色。 轟——,千仞雪的身體重重的砸在了城墻之上,她身體墜落的時候就已經引起了下面雙方強者的注意,由于不知道具體情況如何,唐昊當機立斷下達了撤退的命令。畢竟,戰局已經不可逆轉,沒必要和對手拼命。 劇烈的轟鳴聲中,雙方交手的強者同時分開。天斗帝國這邊的退下了嘉陵關。 萬米高空墜落,那是何等恐怖的沖擊力。在千仞雪還未墜落之前,金鱷斗羅就看到沒有天使神裝在身,全身散發著金紅色光芒的千仞雪已經很難控制自己的身體了。這位二供奉一生都獻給了武魂殿。此時此刻,只見他雙拳猛擊在自己胸前,整個人瞬間膨脹起來,皮膚完全變成了血紅色。轟然巨響之中,竟然就那么爆炸開來。 幸好唐昊下達撤退的命令快速,才沒有被這位巔峰斗羅的自爆所波及,巨大的血霧在空中爆開,千仞雪只覺得自己的身體被一股大力托了一下,這才重重的撞擊在城頭之上。盡管有金鱷斗羅犧牲自己而做出的承托,這一撞,也在嘉陵關城墻上開了一個大口子。 千仞雪畢竟是神,在這種時候,經過金鱷斗羅那一托,她就已經緩過一口氣來。這劇烈的撞擊對于她來說并不算什么。強烈的悲憤涌入心中。必死的信念驟然消失,她想到,就算是為了金鱷斗羅,自己也不能就這么死了。 猛然彈身而起,高喊道:“撤退。” 六大供奉,現在死的只剩下四個,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在先前又被擊殺兩人,剩余的也只有六個。幾名供奉飛快的聚集過來,和千仞雪一起,朝著嘉陵關內沖去。撤退的聲音也迅速在整個嘉陵關蔓延開來。 高空之中,黃金三叉戟分開,唐三恢復身形,一抹疲倦的蒼白從臉上掠過,盡管他憑借著自己早已準備好的黃金十三戟最后一式化解了千仞雪的搏命一擊,但自身消耗也相當不小。背后的海神八翼已經完全變成了藍色,瘋狂的吸收著來自大海的力量。 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神力,唐三的身體這才朝著下方降落,憑借他那神級的紫極魔瞳,正好看到千仞雪和那些武魂帝國強者們飛快的撤退著。 這樣就想走了么?唐三冷哼一聲,他雖然現在體內神力也消耗極大,但他的恢復速度也是非常快的。手中海神三叉戟一揮,一式千載空悠已然發動。 龐大的壓迫力驟然從背后傳來,千仞雪銀牙緊咬,在太陽的照耀下,她自身的神力勉強維持在一成左右,但是,她很清楚,唐三如果在這時候追殺過來,她根本不可能跑得了。 就在這時候,武魂殿多年的經營顯現出了效果。四供奉、五供奉這兄弟二人同時怒吼一聲,同時返身,兩人的武魂在一瞬間爆發開來,所有的能量在空中蔓延,轟然巨響中,炸起兩團血霧。 金色的光云在空中炸開,千載空悠的力量幾乎一瞬間就吞噬了這兩名供奉爆炸的能量,但是,他們的犧牲也給千仞雪的逃離爭取到了一定的時間。 千載空悠的威力當然不是這么容易就化解的,逃逸中的六名封號斗羅也有三個被卷入其中,直接炸為了血霧。算上供奉們在內,就是這一擊,十個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就損失了一半之多。 不過,唐三卻并沒有繼續追擊。這個時候,如果他繼續發動攻擊的話,千仞雪一點機會都沒有,除了死亡之外,她根本沒有第二種可能。但是,也就在發動這千載空悠一擊的同時,唐三卻清晰的看到,整個嘉陵關內,已經有三分之一的范圍都被綠色所感染。每一秒鐘,都有成千上萬的生命在那綠色中消亡。 撤退?這巨大的要塞內足有五十多萬人,又豈是說退就能退得出去的?眼看著那一具具尸體不斷爆開新的毒霧,甚至已經開始朝著城外蔓延。唐三不禁暗嘆一聲,千仞雪,就讓你再多活一會兒吧。 在唐三看來,武魂帝國已經沒有了翻盤的機會,嘉陵關都是,千仞雪更是被自己所重創,天使神裝短時間內絕對無法恢復過來。以她現在的狀態,她的神念也不可能躲避自己的偵查。先解決了眼前的劇毒危機再去追殺她也不遲。 心中的善念加上對全局掌控,令唐三暫時放棄了對千仞雪的追殺,但他卻并不知道,就是這一時的善念,卻帶給了他自己巨大的危機。 控制著自己的身體漂浮在嘉陵關城墻上方,唐三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已經退回本方神色呆滯的毒斗羅一眼,老怪物啊老怪物,你才是決定了這場戰爭勝負的人。恐怕你自己都沒想到會是這么個局面吧。至于殘局,就讓我替你收拾好了。 漂浮在半空之中,全身綻放著寶藍色光芒的唐三立刻成為了整個戰場上的焦點,尤其是天斗帝國大軍這邊,他們可是清晰的看到千仞雪如同火焰流星一般墜落,撞在嘉陵關城頭,而唐三卻是飛下來的。這已經足以告訴他們這場神戰的結果了。 盡管綠色的毒霧正在從嘉陵關內涌出,但這百萬雄師就像是唐三的狂信徒一般瘋狂的興奮吶喊著。在他們眼中,似乎就沒有唐三無法解決的問題。這種瘋狂的崇拜甚至連天斗帝國皇帝雪崩心中都有著同樣的感覺,更何況是普通的士兵們了。 “海——神——,萬——歲——,海——神——,萬——歲——。”誰都知道,這場戰斗的勝負已經決定,武魂帝國已經再沒有了任何反抗的力量。雖然不能說沒有耗費一兵一卒,但整個天斗帝國大軍到現在都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投入到戰場之中,這場戰爭就已經結束了。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能夠毫無危險的獲得勝利誰會不興奮呢? 海神頭箍中間的菱形寶石亮了起來,它的閃亮就像是點燃了唐三那來自大海的力量一般。海神三叉戟上的海神之心,以及海神胸鎧上那枚擁有著漩渦能量的寶石也在同一時刻亮了起來。 當唐三將那海神三叉戟高舉過頭頂,這三顆寶石的光芒就在空中練成了一條直線。洶涌澎湃的藍色光芒以他的身體為中心快速的凝聚成一個直徑超過百米的巨大藍色漩渦沖天而起。 先前還是陽光明媚的天空頓時變得昏暗起來,肉眼可變,大片大片的烏云在嘉陵關上凝聚。空氣也隨之變得充滿了壓迫力。大滴大滴的雨滴從天而降,剛開始的時候,還只是零星,但很快,就化為了一場傾盆大雨。轟轟然沖擊在嘉陵關內。 正所謂水火無情,碧磷蛇皇毒雖然強烈,但在這傾盆大雨之下,那綠色的霧氣立刻就淡化了下來,漸漸的在雨水中消失。一層藍蒙蒙的光芒從天而降,籠罩了整座嘉陵關。唐三平淡卻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威嚴聲音隨之響起。 “嘉陵關武魂帝國所屬,就地投降,可免除一死。負隅頑抗,殺無赦。試圖逃遁者,殺無赦。” 沒有人會懷疑唐三的話,這個時候,嘉陵關內尚未逃離的武魂帝國將士也再沒有誰能出的了關。藍色的水幕接替了另一邊的城墻,將他們的出路完全封死。至于天斗帝國大軍這邊,先前的劇毒帶來了太大的恐慌,誰又敢朝這邊接近呢?更何況,就算從這邊出了嘉陵關又能怎樣?外面是天斗帝國的百萬雄師啊! 說完這句話之后,唐三手中海神三叉戟向下一指,傾盆大雨沖刷著那些劇毒并沒有朝著嘉陵關守軍退縮的方向流去,而是朝著城外的護城河流了出來。在這個時候,唐三如果想要全殲守軍并且不傷到外面的天斗帝國大軍,那是再容易不過了。他只要將這些雨水引到守軍之中,那么,嘉陵關就真的變成了一座死城。 碧磷蛇皇毒確實可怕,當任何生物中毒而亡后,他們的身體變成劇毒,就連骨骼都會被腐蝕的分毫不勝,這一場大雨沖刷下來,竟然連一具尸體都沒有出現,可見其恐怖的程度了。 在海神之力的指引下,雨水將嘉陵關城墻附近每一個角落都沖刷干凈,劇毒怕水,這是顯而易見的,當然,這些沖刷了劇毒之后聚集在護城河內的河水,也充滿了碧磷蛇皇毒。 眼看著雨水沖刷已經差不多了,唐三左手再次一揮,一道藍光沖天而起,頓時,烏云被藍光重開了一道縫隙,一縷陽光重新普照大地,而且,這縫隙正以幾何倍數擴大著,溫暖的陽光重新降臨在雙方將士們身上。而沖刷城內的雨水也沒有一滴外露,正好填滿了那條寬闊深邃的護城河。 碧綠色的河水令人望而生畏,誰都知道,這已經變成了一條死亡之河。 唐三的行動當然不會就此終止,海神三叉戟上光芒再放,頓時,護城河水如同一個巨大的浪濤般沖天而起,就像是銀河倒卷一般直奔空中的唐三沖去。 龐大的水流圍繞著唐三,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圓環,在整個護城河內,連一滴水都沒有留下,所有的毒素也都被這些雨水帶到了空中。 在陽光的照耀下,一條巨大的水帶圍繞著唐三的身體旋轉著,這奇異的一幕令下面的雙方將士都看得呆了。神跡,是的,這是毫無疑問的神跡啊! 伴隨著劇烈的旋轉,一絲絲藍色的水汽開始從這條水帶中剝離,那都是純凈的水元素,化為紛菲細雨播灑大地,而那水帶中的綠色卻是越來越深,從開始的青碧漸漸變成了如同墨玉一般的顏色,毫無疑問,這就是那帶走了成千上萬生命的碧磷蛇毒濃縮。 當水帶縮小千倍,已經完全變成墨汁顏色的時候,唐三抬起左手,在海神三叉戟戟刃上輕彈一記。 叮的一聲脆響,清脆的鏗鏘聲傳遍戰場的每一個角落,一點金色的火星激起,直飛如那墨汁劇毒之中。 轟——,黑色的墨汁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環,在海神三叉戟的引導之下朝著高空而去,所有的劇毒,也在那劇烈的燃燒中悄然消散。 不知道是誰第一個歡呼出來的,天斗帝國大軍也像是被那一點火星點燃了一般,歡呼、雀躍的沸騰之聲響徹平原。 同樣的歡呼聲竟然也從嘉陵關內響起,嘉陵關的將士,甚至是武魂殿尚未逃出去的殘存魂師們,他們也在因為那劇毒的消失而歡呼。他們大多是普通人,并不是武魂殿的狂信徒,他們沒有那么執著的信仰。生命對他們才是最為可貴的,對于唐三先前說過的話,他們深信不疑。那是神啊!神還會欺騙他們么?他說了不殺我們,為什么還要打下去?和這樣的神戰斗,那不是自己找死么? 盡管千仞雪也是神,但她在武魂帝國將士心中留下的印象還太過短暫,正所謂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當她落敗的那一刻,她在這些將士心中就已經跌下神位,而憑借自己海神神力,將那完全能夠將嘉陵關變成一片死域的碧磷蛇皇劇毒驅散于無形之中的唐三,神的形象卻已是深深的烙印在他們心中,在這種時候,他們又怎么可能還有一絲戰斗力呢? 當啷,第一件兵器扔在地上,同樣的聲音如同雨后春筍一般飛快的傳播開來,武魂帝國的士兵們開始紛紛放下他們手中的武器,跪倒在地。投降之聲此起彼伏的響起。 唐三滿意的點了點頭,想著天斗帝國大軍的方向說道:“陛下,嘉陵關就交給您了,我要去追殺千仞雪,徹底拔出武魂帝國最后的希望。” 雪崩高聲回應道:“恭送老師,我在嘉陵關中恭候您的好消息。”面對唐三,他甚至沒有自稱為朕,曾幾何時,這老師二字從他口中叫出還有些艱難,更多的是為了拉攏唐三,可此時此刻,當他再叫出這老師二字的時候,他心中有的,只是無盡的榮耀感。以神為師,就算他身為帝王,也同樣是雪崩心中最高的榮耀啊! 藍色的光芒如同流星一般帶著炫麗的尾焰消失不見,直到唐三的身體小時候近十次呼吸的工夫,那光芒才漸漸散去。雪崩臉上流露著前所未有的光彩,天子劍前指,“傳朕命令,挺進嘉陵關,尊海神大人諭旨,投降者一律免死,敢于反抗者,殺無赦,入關。” 伴隨著雪崩的命令,早已蓄勢待發的天斗帝國大軍邁開勝利的步伐,一步一個腳印的沖向嘉陵關。此時此刻,他們已經再遇不到一絲阻撓,這場戰爭以天斗帝國完勝而告終。 大軍入城暫且不說,唐三處理完畢碧磷蛇皇劇毒之后,立刻按照自己神念的指引朝著千仞雪逃離的方向追去。剛才他處理劇毒,足足耗費了頓飯工夫,雖然千仞雪已是身受重創,實力更是十不足一,但有著這么長的時間也足夠她逃出很長一段距離了。唐三可不希望再給武魂帝國任何機會。一旦讓千仞雪實力恢復,依舊是個大麻煩。畢竟,她是神級強者,如果她不在堅持自己那份信念,以搔擾的方式面對天斗帝國大軍,將會成為巨大的威脅。必須要趁著現在這個機會徹底將這個威脅掃除,這場戰爭才算是真正的獲得了勝利,武魂帝國也將失去這最后的火種。至于回返武魂城的比比東已經不在唐三眼中。 很快,唐三就看到了如同喪家之犬一般逃出嘉陵關的武魂帝國部分將士,這些都是在第一時間逃出嘉陵關的,他們尚未跑遠,而實際上,能夠逃出來的人,還不到嘉陵關守軍總數的五分之一,魂師數量更是少的可憐,最多也超不過兩千人。獨孤博那碧磷蛇皇劇毒的恐怖效果,成為了整個武魂帝國魂師軍團的夢魘。 但是,就在唐三追及武魂帝國倉皇逃竄的這些軍士時,他的臉色卻變得難看起來,因為就在這一刻,他突然失去了對千仞雪的感應。 先前他雖然暫時放過千仞雪逃走,第一時間處理城內劇毒,但他還是將一絲神念纏繞在千仞雪身上,他相信,憑借千仞雪當時的實力,不論是速度還是神念,都不可能與自己抗衡,最后的結局自然也不會有任何變化。 可就在此時,千仞雪的神念突然毫無預兆的消失了,仿佛她已經從這個世界上脫離了似的,這樣的情況是唐三怎么也想不到的。他有些不信邪的立刻加強自己神念的搜索,龐大的海神神念從海神頭箍上那枚寶石中散發而出,呈扇形進行無縫隙的尋覓。可是,事與愿違,他能夠感受到每一名武魂帝國逃走將士的氣息,可就偏偏失去了千仞雪的蹤跡,同時失去的,還有和千仞雪一起逃走的五名強者。如果說千仞雪失去蹤跡還有些道理,有可能是她對自身神念有什么特殊的控制能力,但那幾個封號斗羅就不應該掃描不到了。唐三心中不禁有種縱虎歸山的感覺。 他當然不會就此放棄,全速展開身形,神念更是進行大范圍搜索,整個人開始在千里之內快速的搜尋著千仞雪的蹤跡。 至于那些逃出嘉陵關的武魂帝國士兵,唐三自然不會對他們怎么樣,到了他這個級別,自然不可能為了這些普通的人類而妄造殺孽,這場戰爭在唐三心中已經結束了。他只是不希望千仞雪未來會成為天斗帝國的麻煩而已。而實際上,千仞雪就算恢復了實力,也永遠都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唐三的搜尋持續了整整一個時辰,一個時辰的時間對于一個神來說,已經相當漫長了。這么長的時間都沒有得到任何結果,唐三知道,自己恐怕是不可能找到千仞雪了。帶著有些郁悶的心情,他這才重新回返到嘉陵關要塞之中。不論如何,今曰大勝之后,武魂帝國已經失去了根本防御之地,接下來的戰爭將變得簡單許多,如果她還想讓武魂帝國有什么機會的話,那么,在接下來的戰爭之中她必然還會出現,自己能夠擊敗她一次,就能擊敗她第二次。 當唐三回到嘉陵關的時候,天斗帝國大軍已經完全接管了這座武魂帝國最重要的要塞。嘉陵關確實是一座雄關,百萬大軍足有超過五十萬人進入要塞內卻依舊沒有任何擁擠的感覺。武魂帝國投向的士兵和魂師被暫時看管起來,收掉了他們的武器。按照唐三當初所承諾的,投降者都留下了姓命,只有少量敢于反抗的也直接被天斗帝國大軍淹沒。整個嘉陵關已經成為了天斗帝國的一部份,歡呼雀躍之聲此起彼伏。哪怕是最普通的士兵也知道,雖然他們只是攻陷了一座武魂帝國的要塞,但這卻代表著這場戰爭即將結束。 唐三回轉之后為了避免將士們的過分激動和熱情,他在入關之前就悄悄收回了自己的海神神裝,換了一身普通的衣服進入要塞內。憑借著神念的引導,他直接找到了嘉陵關內的元帥府。此時,天斗帝國大軍重要的將領以及魂師這邊的強者們都聚集在這里。 一進元帥府,唐三立刻就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興奮情緒,在海神神力的掩護下,他輕松的隱藏了自己的身形,只要他不愿意,誰也無法看到他。這是海神之心當初最基礎的隱身能力。除非是神級的神念,否則,他隨時都可以像是不存在于這個世界似的。 嘉陵關元帥府議事大廳。此時已是鳩占鵲巢。雪崩高居主位,這位天斗帝國皇帝陛下臉上的笑容自從唐三出現在戰場上之后就幾乎沒有消失過。此時,戈龍元帥并不在他身邊,正在主持外面的百萬大軍。對嘉陵關進行全面的控制。而魂師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作為這一戰的大功臣,史萊克六怪、唐昊、唐嘯、大師、弗蘭德、毒斗羅等人此時都聚集在這里。 “獨孤前輩,今曰這一戰多虧了您啊!您的劇毒,令我軍傷亡大大降低,也直接瓦解了對手的士氣。論功勞,除了老師之外,您應該居首功。”雪崩由衷的向獨孤博說道,他們誰都知道,唐三那樣的神級強者自然不會看重這什么功勞。而事實上,這一戰獨孤博所起到的作用一點也不比唐三小。 獨孤博苦笑著道:“陛下,老夫實在是愧不敢當,能放不能收,差點釀成大禍。幸虧唐三能夠將那些劇毒處理,否則的話,我恐怕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唐昊哈哈一笑,道:“千古罪人到說不上,屠夫的稱號你是跑不了的。其實也沒什么,大不了就是毒死所有武魂帝國的人。我們只需要撤軍,任由你慢慢的把那些劇毒處理了,嘉陵關一樣會到手,只不過時間會拖延的長一點而已。” 唐昊此話一出,那些將領們的臉色都顯得有些蒼白,當時嘉陵關里可是有幾十萬武魂帝國的人啊!但坐在唐昊身邊的大師卻點了點頭,毫不掩飾自己對唐昊說法的贊同。要論對武魂帝國的怨念,大師和唐昊絕對是最深的。因為當年的武魂殿,唐昊有家不能回,甚至沒有見到父親最后一面,妻子更是為了救他而獻祭,二十年來所有的痛苦和怨恨是無法抹殺的。就算將武魂帝國殺個一干二凈,唐昊也絕不會眨下眼睛。大師更是如此,藍電霸王龍家族被直接滅族,他恨不得將武魂帝國也群滅了才好。 聽了唐昊的話,獨孤博的臉色頓時好看了幾分,干笑兩聲,道:“昊天斗羅,這可有干天和啊!這種事我也是第一次做,我也沒想到會產生這樣恐怖的效果。以后我的毒再也不會用在戰場上了。” 雪崩笑道:“獨孤前輩不必如此,強大的實力不論是什么,用之正則正,用之邪則邪。退一步說,如果沒有您的劇毒,我們向嘉陵關發動全面進攻,難道死的人就會少了么?到了那時候,死的不只是武魂帝國的人,我們的將士也會大幅度傷亡,很有可能傷亡總數還會超過武魂帝國的將士數量。所以,您也不必有任何內疚的想法。不論怎么說,我們已經獲得了這場戰爭的勝利,坦白說,對于各位前輩,我實在不知該如何感謝,我只能說,今后各位前輩但有所需,天斗帝國必將全力支持。” 唐嘯道:“那我先多謝陛下了。當年我們昊天宗因為武魂殿而隱沒,現在我們也算是出了一份薄力,借此機會,希望陛下能夠允許我昊天宗在天斗城重新開宗立派。” 雪崩大喜,趕忙道:“這是當然的。固所愿也,不敢請爾。能得昊天宗坐鎮天斗城,是我的榮幸,也是整個天斗帝國的榮幸。”拋開唐三的因素不說,昊天宗可是當初的天下第一宗門,威名還在七寶琉璃宗之上,雖然這次昊天宗來的人不多,但唐嘯、唐昊兄弟二人展現的實力已經充分證明了當初那天下第一宗門的稱號絕非虛名。雪崩又怎能不喜呢? 藍光閃爍,一道身影在議事廳內悄然出現,一眾封號斗羅略微緊張了一下后,很快就放松下來,除了唐嘯、唐昊、大師之外,其他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雪崩的反應最為激烈,他竟然直接上前幾步,單膝跪倒,恭敬的道:“恭迎老師。” 毫無疑問,這悄然出現的藍色身影正是追殺千仞雪未果的唐三。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