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1-12)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1-12)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1-12)     

斗羅大陸79 身世之謎與昊天斗羅(下)

“我很看好唐三這個孩子,我也相信,以他的能力和天賦,用不了多久就會在魂師界嶄露頭角。看得出,這孩子是一個不喜歡受到約束的人,但也將名利看的很淡。否則,他也不會把那么珍貴的藥草贈送給伙伴了。對于這樣一個未來可能成為強者的孩子,我們只需要與他搞好關系,將來他就只會成為我們的助力。我甚至在想,如果可以,通過聯姻的方式把他的心栓在我們七寶琉璃宗門之上,是個很好的選擇。”
  “聯姻?可榮榮不是說他已經有了紅顏知己么?”古榕疑惑的道。
  寧風致淡然一笑,道:“他不論多么出色,現在都還只不過是個孩子,既然是孩子,心志就遠未定性。誰知道將來會有什么變化呢?難道,我的女兒還配不上他么?這些還是后話,具體還要看這孩子今后幾年如何發展,如果他一直能夠保持如此高速的前進腳步,我自然會有對策。骨叔,今日這件事回去后不要對任何人說起,尤其是唐三有可能出身于昊天宗的事。我可不希望昊天宗的人找上他。雖然唐昊離開了昊天宗,但哪里畢竟是他的根,哪怕是現在,也決沒有人會說,他不是昊天雙斗羅之一。如果唐三真的回歸了昊天宗,反而不好。”
  “我知道了。”古榕點了點頭。他看得出,寧風致心里還有些話沒說出來,但這些對于他來說并不重要。只要寧風致這個七寶琉璃宗的掌舵人能夠看清一切就足夠了。
  唐三回到宿舍時,發現奧斯卡、朱竹清、馬紅俊和小舞竟然都在這里等待自己。而當他剛剛進門,后面寧榮榮也已經追了進來。
  “你們是不是有話要問我?”唐三地目光掃向眾人,臉上流露出一絲苦澀。
  奧斯卡第一個搖了搖頭。“我沒什么要問的。你自己的事自己處理好就行。我只知道,你是史萊克七怪中的老
  馬紅俊撓了撓頭,“我現在都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想問也沒辦法。”
  另一邊地朱竹清道:“你也從來沒有問過我們的來歷,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隱私。那是屬于自己的私人世界。”
  小舞接口道:“我們關心的只是你這個人,和其他地都沒關系。你平安回來,我們就都放心了。”
  寧榮榮氣結道:“小舞。難道我爸爸還會傷害小三不成么?恩,告訴你們一個秘密,小三發財了。他賣了我爸爸五百套暗器,總價值高達五百萬金魂幣。”
  “什么?”奧斯卡蹭的一下就從床上跳了下來,一臉激動的看著寧榮榮,“榮榮,這天斗城有什么地方是最貴地?”
  寧榮榮一愣,“你要干什么?”
  奧斯卡指了指唐三。道:“當然是打土豪、分田地了。”
  寧榮榮噗哧一笑,“就算要打土豪,也等過幾天吧。你沒看到三哥累了么?你面對魂斗羅的威壓堅持那么長時間試試。”
  奧斯卡不懷好意的看向唐三,“反正他和我一間宿舍,也跑不了。好了,既然小三累了,你們就都回去吧。讓小三休息休息。”
  眾人紛紛點頭,小舞看著唐三的目光尤為關切,但此時的唐三心中情緒卻極為紛亂。并沒有回應她的目光。
  連奧斯卡自己也和其他人一起離開了宿舍,房間中只剩下唐三一個人。
  坐在床上,感受著窗外陽光照射在身上所帶來的溫暖,唐三的心卻糾結著。
  爸爸,你究竟在什么地方?誰能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所有人地話都是那么模棱兩可,如果父親出身于昊天宗。甚至還是昊天宗雙斗羅之一。可為什么他會淪落成為一名酒鬼,從小到大。也并沒有教導過自己任何關于武魂的知識。唯一留給自己的,就只有那簡單的鑄造技藝與亂披風錘法。
  父親失蹤了八年,他又去做了什么?為什么直到現在都不來找自己?泰坦和他的力之一族為了父親退出了昊天宗。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當初父親離開昊天宗,應該是與宗門發生了一些矛盾才離去的。這矛盾也是其中最重要的關鍵。矛盾從何而來?自己的母親又是怎么死的?或許,這所有地關鍵,就都落在了自己母親的身上。
  一個人在房間中靜下心來,唐三漸漸將今天所得知的一切在自己心中理順,也漸漸有了幾分頭緒。但盡管如此,這一切卻實在撲朔迷離,他依舊弄不清事情的關鍵究竟是什么。
  就在唐三在房間中冥思苦想的時候。奧斯卡也在進行著他人生中最關鍵的一件事。
  出了宿舍,小舞心懷擔憂的回自己房間去了,朱竹清習慣地去修煉,胖子在奧斯卡地暗示下也走了。此時,就只剩下奧斯卡還陪在寧榮榮身邊。
  “榮榮,沒想到你這么快就回來了。現在你準備干什么去?”奧斯卡微笑著說道。
  寧榮榮有些茫然的道:“我也不知道。想去修煉,可又靜不下心來。爸爸卻把我趕了出來,不知道他和骨頭爺爺在說什么。或許,他們還要和趙老師談談吧。我快點回來不好么?”
  奧斯卡毫不猶豫地道:“好,當然好。你不知道,在你走的時候,我唯恐你父親不讓你再回來了呢。那可就……”
  “什么?”寧榮榮停下腳步,有些疑惑的看向奧斯卡。
  奧斯卡在寧榮榮回來之前本來已經鼓足了勇氣,可此時面對寧榮榮,看著他那粉嫩的小臉,卻不知道為什么有些沒勇氣開
  “你到是說啊!一個大男人,別婆婆媽媽的。”寧榮榮有些不耐的踢了奧斯卡小腿一腳。
  奧斯卡終于鼓起了勇氣,“榮榮,你能不能給我一個答案?”
  “給你一個答案?”寧榮榮的心漏跳了一拍,已經意識到了些什么。女孩子本就是敏銳的,又比男孩子要早熟,看著奧斯卡那雙滿是異樣的桃花眼,她的心跳頓時加快起來。
  “是的,給我一個答案。如果是否定的,那我也就死心了。我們天天在一起的時候,還不覺得什么,可是這次你一走,雖然只有短短一天多的時間,可我卻如坐針氈一般。腦子里滿是你的影子。如果有一天你真的離開我身邊,我也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么樣子。正所謂長痛不如短痛。如果你對我沒感覺,那就請你現在立刻拒絕了我。我絕了這個念頭或許會痛苦一段時間,但總要比痛苦一輩子好。”
  聽著奧斯卡的話,寧榮榮不禁瞪大了眼睛,她發現,今天的奧斯卡不但穿上了一身干凈整潔的衣服,而且將自己臉上的胡子刮的干干凈凈。那雙桃花眼中雖然流露的是鄭重的光芒,但卻給人一種目眩神迷的感覺。他那英俊的面龐,更是不可遏止的沖擊著自己的心。
  “你……,你怎么說這個。我們現在還小。”寧榮榮有些驚慌的低下自己的頭,不敢和奧斯卡的目光對視。心頭猶如小鹿碰撞,一時間不該如何是好。
  奧斯卡抬起手,抓住寧榮榮纖細的肩膀,“榮榮,你看著我。我只要你一個答案。不論這個答案是什么,現在我還都能夠接受。如果真的等到我們長大了,那時候,恐怕我就真的受不了了。”
  他給寧榮榮的選擇看上去很簡單,要么答應我,要么拒絕我。
  “可是……”寧榮榮的心已經亂了,甚至比之前的唐三更亂,感受著奧斯卡身上的氣息,她實在說不出拒絕的話,可要說答應,她也同樣做不到。她知道,父親雖然寵愛自己,還有兩位爺爺護著自己,可一旦涉及到門規,父親卻是絕不會容情的。
  “你心里也有我,對不對?”奧斯卡看著寧榮榮那欲拒還迎的樣子,忍不住沖口說道。
  “我……”寧榮榮想拒絕奧斯卡,在理智上,她知道自己和他幾乎是不可能的,可當她看到奧斯卡桃花眼中的灼灼目光時,靈魂卻像被燙慰了一般,那一聲拒絕無論如何也無法說出。
  “榮榮,你心中有我,對不對?不說話就是默許了。如果沒有的話,你就會直接拒絕我了。好了,我不逼你,我不逼你,我們現在都還小。你只要讓我知道,我還有機會。就已經足夠了。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努力的。雖然我沒有任何背景,但我一定會憑借自己的努力得到你父親的認可,讓他將你嫁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