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1-12)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1-12)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1-12)     

斗羅大陸132 八十一錘(中)

“奧斯卡,我知道你為我付出了很多,可你知道我內心中的煎熬么?我不斷的告訴自己,等比賽結束后再將事實告訴你。這樣不會影響你的修煉。可是,在我內心之中,卻不愿告訴你事實,因為我不想離開你。我不想離開一生中第一個喜歡的男人。你明白么?”
  如果說之前奧斯卡還有些遲疑,此時聽著寧榮榮那如泣如訴的悲聲,他的心漸漸軟化了。
  看著寧榮榮臉上不斷流淌的淚水,聽著她的傾訴,奧斯卡第一次發現,自己所有的付出并沒有白費,這是兩人第一次交心,奧斯卡的目光開始變得柔和起來。
  “那你為什么說我們不能在一起?”他的聲音漸漸平靜下來,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寧榮榮垂淚道:“因為宗門的規矩。你也知道,我們七寶琉璃宗的直系弟子都是輔助系魂師。盡管我們身上有著第一輔助武魂的榮耀,可實際上,我們卻永遠無法擺脫沒有攻擊力的缺陷。這也是為什么當初我向三哥定制那批暗器的原因。因此,宗門規定,所有直系弟子的配偶,都必須是戰斗魂師。擁有極其強大戰斗力,才能保護我們。如果是別的直系弟子,或許還有通融的可能。但我是父親唯一的女兒,也是未來七寶琉璃宗唯一的繼承人。這條規矩,父親是不可能為我而通融的。我只能找一個未來能用武力保護我的丈夫。”
  奧斯卡怔怔的看著寧榮榮,“這就是我們不能在一起的原因?因為我是一名輔助系魂師?”
  寧榮榮淚眼朦朧的點頭。
  “我們七寶琉璃宗從來都不歧視平民魂師,只要加入宗門,宗門都會以誠相待。可這宗門的規矩,我沒有改變的權力。哪怕是將來我成為了門主也不行。
  我知道你對我地好,我也真的喜歡上了你。可是,如果我們再繼續下去。將來只會更加痛苦。
  我不想讓你沉浸在這痛苦之中。長痛不如短痛,現在告訴你還不晚。你才十六歲,你還有美好的前途。
  對不起。奧斯卡。真地對不起……”說到這里。她已經又泣不成聲。
  奧斯卡苦澀地看著寧榮榮。這真地能怪她么?
  不。當然不。這并不是寧榮榮地錯。當他聽到寧榮榮說愛上了自己地時候。他內心最柔軟地地方就已經被完全觸動了。
  對于他來說。寧榮榮對他是否有感情。比其他所有地一切都更重要。
  “晚了。已經太晚了。盡管我只有十六歲。但在我心中。永遠也容不下第二個女人。榮榮。你知道么?你告訴我地已經晚了。我愛你。永生永世。就算海枯石爛也不會改變。”
  奧斯卡那雙桃花眼中閃爍著無比堅定地光彩。上前幾步。抓住寧榮榮地肩膀。
  “榮榮,看著我。”奧斯卡的聲音突然變得平靜下來。
  寧榮榮愣住了,抬頭看向他。突然間,她從奧斯卡眼中看到了以前從未有過地特殊光芒,這種光芒她只是在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決賽前夕從唐三和戴沐白眼中才看到過。
  “榮榮,你聽我說。我是不會放棄的。永遠也不回放棄。我很高興。因為我第一次從你口中聽你說出喜歡我這三個字。困難擺在我們面前。但只要我們彼此相愛,困難未必是不能擊潰的。你們七寶琉璃宗有這個規矩,無非就是希望直系弟子能擁有強力的保護。沒錯,我現在是做不到,我只是一名食物系魂師,但卻并不代表著我永遠都做不到。榮榮。你愿意等我么?給我十年的時間,我一定去找出如何才能讓自己變得強大,擁有保護你實力的方法。”
  寧榮榮怎么也沒想到奧斯卡居然會是這樣的反應,看著他眼中執著的目光,她突然發現,這個男人是那么值得依靠。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她點了點頭。松開抓住寧榮榮肩膀的手,奧斯卡猛地轉過身,將心中所有地不舍全部掩蓋在內心深處。“榮榮。我走了。十年,等我十年。十年之后。我要是還沒回來,你就嫁人吧。如果我成功了,一定會回來找你的。十年后,你二十四歲,風華正茂,只要我不死,我就會成功。”
  說完這句話,奧斯卡再沒有半分停留,整個人像風一樣沖了出去。他不會再留在七寶琉璃宗,他知道,在這里自己永遠也找不到真正的答案。他必須走,必須要離開這里。
  到外面的世界中去尋找自己需要的東西。食物系魂師就真的不能保護自己地愛人么?
  不,他相信自己能做到。為了心中那份執著的愛,無論如何,他也要做到。
  看著奧斯卡消失的背影,寧榮榮整個人都已經癡了。直到這一刻,她才清楚的發現,自己已經不可自制的愛上了這個對自己好,肯為自己付出一切的英俊男人。她不舍的讓他走,她真的想讓他留下來,但她知道,如果那樣做了的話,自己和他就真地永遠也無法在一起了。
  一聲低沉地嘆息在寧榮榮背后響起。一只有力的大手搭上了她地肩膀。
  “傻丫頭,別哭了。如果十年之內,他真的能夠回來。那么,你們或許真的能夠在一起。”
  寧榮榮回過身,看著不知道什么時候悄然出現的寧風致,猛的撲入父親懷中失聲痛哭。
  劍斗羅塵心、骨斗羅古榕靜靜的站在那里,兩大封號斗羅對視一眼,一向寡言少語的劍斗羅突然說道:“假以時日,此子必非池中之物。就像他自己所說的那樣,如果十年內他不死。那么,十年之后,他必定會給魂師界一個驚訝。給我們一個驚訝。讓他去闖吧。”
  寧榮榮身為宗主繼承人,她這邊出現了這么大的動靜,寧風致他們又怎么會聽不到呢?三個人早就來了,也聽到了寧榮榮和奧斯卡交談的大部分內容,他們都沒有現身,當寧風致聽到奧斯卡最后的決定時,他眼中充滿了贊賞。
  史萊克七怪,果然沒有一個是普通人物,或許此子的天資比不上唐三,但他隱藏在內心中的堅毅,卻足以決定了很多事情。
  寧風致沒有留奧斯卡,也正是想看看,這個年輕人在未來能夠帶給自己怎樣的驚訝。如果那份驚訝足以抵消宗門的規矩,那么,他不介意做他的岳父。
  唐三也記不清自己這是第幾次被沖下水潭了。
  兩百米高度傾瀉而下的瀑布,沖擊力有多大,只有真正的體會過才能明白。
  魂力被封印的他,別說在瀑布里面練錘,就算想要爬上那塊巨大的圓石也很難做到。整整三天的時間過去了,唐三在那塊光滑無比的石頭上海從未站穩過。連一錘也沒有揮出。
  每天都是到了精疲力竭的程度,他才勉強爬上岸休息,精力一恢復,又重新回到瀑布下方做著努力。
  唐三的心性一向以堅忍著稱,他從來都不知道什么叫失敗。
  一次不成就兩次,兩次不成就三次。他堅信,父親讓自己做的事一定有他的道理。
  在智慧頭骨的作用下,唐三開始判斷那塊圓石的光滑程度,開始判斷水流的沖擊力。尋找最好的切入點站上石頭。開始努力的規避水流的沖擊。
  利用自己身體的每一部分去卸力。
  沉重的鑄造錘無疑幫了他,自身重量越大,就越不容易被沖下水潭。
  唐昊一直都在自己轟出的洞中打坐修煉。
  對于唐三的事不管不問。唐三二十四橋明月夜中儲存有大量的飲水和食物,足以讓兩個人堅持一個月。
  所以,在這一個月的時間里,唐三也并沒有去采摘果子。
  每當他上來休息的時候,都會分出一些食物送到父親的洞窟里,擺在父親面前。
  吃過東西后立刻休息,精力一恢復再重新撲入水中。
  唐昊偶爾睜開眼睛,目光會自然而然的落在唐三身上,眼看著兒子一次又一次的被沖下再爬上,他眼中都會流露出一絲淡淡的欣慰。
  傻小子,你知道么?這瀑布對你來說,就是一柄鑄造錘。
  它錘煉的,是你的身體。作為大陸唯一的神匠,我要做的,就是將你自身鍛煉成一件真正的神器。
  五秒。終于堅持到五秒了。
  到了第五天,唐三在圓石上已經能夠堅持五秒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