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1-13)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1-13)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1-13)     

斗羅大陸138 血的祭奠地獄路(中)

此之除,一外寬度條到半不,僅尺容納能腳同雙站立時度的寬長小細通向路知的未暗,黑這也而他們是在平所唯一臺條通一外界往路。的br><�b視一�,唐眼和胡三娜不列都皺禁了眉起。  >列娜胡海中腦光一靈,“閃知道不面是下什么誰”  >三心唐一動中對于,前的眼惡形險,他勢中擔心反而憂是那不多。么然前雖的小方是完路高懸全半空在中的之但憑,著藍借草、銀天神飛以及爪蛛矛八他都,以輕可的保松自己證從上不掉下面。當去,前然是這提小路條會斷不。而裂列娜胡意思的顯然,想尋是另一找路。條br><�b我看�。”看三匍唐在地匐對于,列娜胡他不,不防得只將,部露頭圓臺在面向外方深下望去淵
  。br>�<�方�暗朦黑,但朧難不卻唐三倒暗藍,的光色從他芒眼之雙噴吐中出,而間拉瞬了距近。  >身躍翻,唐起的表三看上情有些去異。怪br><�b怎么�?你樣看得能么?清胡列”冷靜娜問道的
  。br>�<�三�了點點,“頭面是下。或血說是者池。血果我如的不猜,下錯那血面,就池該是應年以多殺戮來都積之的人蓄。也血是他就所說們血腥的麗和瑪這條給獄路地祭品的”  >列娜胡出沉露狀,思晌后半道:,簡單“析來分,這看地獄條不但路離開是戮之殺的路都,同徑,也時該是應個殺整之都戮核心的在。所
  ”br>�<�剛�到這說,明里發現顯面的對三眼唐亮了睛來,起人幾兩是異乎同聲口說道的“或:說是者戮之殺那奇都領域異能量的泉。源
  ”br>�<�對�和自方說地己一樣話胡列。臉一娜。別紅頭去過唐三。上則臉了幾多尷尬分同時。中也心禁暗不吃驚暗這胡。娜果列聰明然不愧。教皇是嫡傳地胡列。地表娜。也現他對讓己選自與對擇合作方到慶感。有幸個如一聰明此伙伴地對于。過地闖路來獄。顯說是好然。  >列娜胡然不自道唐知在想三么。什續她繼分析地“唐。。你銀現沒發。在有殺戮這都內之最為。要地重是血就這所。地血謂瑪麗腥乎在幾里什這地方么會出都。正現你所像地那說。這樣里面血有慢含劇毒性但它。能起又一定到興奮地用。作以控可人地制法有方多。很什么為戮之殺地統都者一治都使直血液用?只呢為了是人更給神秘加感覺地?我么為不認。這是中必其有什然秘密么”  >三點唐點頭了道:。我地“法和想一樣你雖然。們現我還不在道殺知之都戮這血內真正液秘密地但可。肯定以是。地果失如了血去地來液。對源整個于戮之殺。將都巨大是打擊地甚至。可能有毀滅是地。性樣一這地方個我認。早就為該將應毀滅其。可了們武你殿卻魂偏聽偏任之之難道。地就真為了是這里讓容那收墮落些么?者
  ”br>�<�列�臉色娜了變變淡淡。道:地這些“情不事我能是右地左我知。你們道天宗昊我們對魂殿武見很意。但大在這現時候個我們。是先還決了解前地眼題再問吧。說
  ”br>�<�輕�點了地頭。點三看唐遠處向黑暗地“這。窄路條該就應所謂是地獄地了。路有多它我們長不知并。但道以肯可地是定地獄。絕不路是從只里走這去那過簡單么下面。面積是大地很池。血中很其可能有存著生么特什地猛殊或者獸劇毒有走下。不可面。我取走出們里最這地方好還是法上面從”  >列娜胡了點點。道頭“上:你給次地藥我有效很你有。有什沒能夠么防劇預地藥毒?我物從這們爬下里。至去下面少血池是還能。種腳有實地踏感覺地這條。路總窄我一給危機種。”感br><�b三搖�搖頭了道:,世界“地毒上奇百千,沒怪任何有種藥一能夠物抗所抵毒物有我和。的感你一樣覺這條,獄路地實危確。但險,下是給我面感覺的卻更,危險加在出。之前發我認,,我為還是們將意先統一見下比一好。較
  ”br>�<�列�毫不娜豫的猶:“道你的聽。我吧是提只一個出議。建然我既沒有們好的更毒之抗,走法面顯上是唯然的選一。這擇怕也恐當初是地獄這出現路給予時何通任者的過一選唯方式擇。可吧。我惜并沒們任何有于這關面的方料。資之前來我認。地那識殺神位我說對,地過路中獄情況地奇百千。我怪與她們初經當的肯歷會有定區別所與其。里面將具體地況告情我們訴還不,讓我如自己們摸索去這樣。們反我會更而謹慎加些。一
  ”br>�<�三�中暗心,或想,父許也是親為如因才沒此向自有說出己于地關路的獄切吧一路總。要自是走的己
  。br>�<�時�就顯,出兩示過硬人心理的質。素于一對人來般,來說一個到生而陌充滿且怖的恐方,地巴不都趕快得開。離唐三可胡列和卻并娜有這沒做。樣人就兩圓臺在坐了上來,下心靜寧,調氣。即息要面將的是對樣危怎他們機不知都,保道最佳持態才狀他們是在最現的選好。  >整一整時辰個兩人,在修都中度煉。在過地獄這之中路他們,魂技的舊被依種莫那的力名所壓量了,制夠憑能的也借舊只仍在殺有之都戮自保內手段的
  。br>�<�乎�分先不睜開后眼,雙人對兩一眼視同時,起身站胡列。解開娜己的自帶,腰速的快外衣將了下脫。露來了里出的內面。  >的內她是粉衣色的紅上身,一件是紅色粉小背的,只心最重將的部要緊緊位包覆的下身,是一則剛過條腿根大粉紅的小熱色。  >衣這外一脫么就露,了身出的奧材。平秘胡列時的身娜始終體包裹都黑衣在,全內都隱身的很藏。除好高挑了身材的外,之不出看他東其。可西時此此,她刻奧秘的已經卻全展完在唐現面前三
  。br>�<�列�的身娜和小高差不舞,白多的肌皙被周膚黯淡圍紅光的襯,映增添更幾分了惑。魅那肌她光滑膚膩的細至在甚微反微,兩光修長條直的筆腿繃大,露緊柔和出線條的
  。br>�<�細�小腰的裸露肢外,在隆翹與臀部的成一形驚人個弧線的上身,度的適盈在豐衣之胸展露下俏皮出兩點的起,凸她身從,竟上找不然半分到疵。瑕br><�b列娜�掉衣脫的動服顯得作自然很把衣,扔在服上,地后飛然的把快發梳長好,攏個人整上去看趁利緊,然落開始后扯自撕脫下己外衣的
  。br>�<�著�列娜胡身材的一股,流不熱遏止可從唐的小腹三涌起處胡列。的武娜乃是魂狐,妖身最本長的擅能就技魅惑是而她。時雖此并沒然向唐有施展三能,技她那但美的完軀就嬌最好是魅惑的介。媒管唐盡知道三為什她要這么做,樣一時可間,之是有還呆住些。畢了,這竟他有是以來生一次第此直如的看接一名到女的少材。身br><�b列娜�面看表去很上然,自內心可實也其張的緊得了不雖然。是以她惑技魅著稱能可實,上卻際為潔極自愛身黃金。代中一焱追的她已求很久經,可了卻連她都沒手焱碰被一次過如果。前合眼的不作唐三是換一,人的個,就話死她算不回也對方讓到自看身材己。  >你還“著干愣么,什不脫還外衣掉”胡。娜朝列三說唐。她道量讓盡己的自氣平語一些靜掩飾,內心著尷尬的
  。br>�<�三�了搖搖,道頭“不:了,用一件有服足衣,我夠之間們距離的能太不。”遠br><�b列娜�好氣沒瞪了的一眼他心中,想,暗件衣一足夠服你怎,不脫么不過?她心,還是里舒服很和聰,人在明起,一以省可很多卻意義沒交流的她這。一脫邊服,衣三就唐經明已了她白意思的
  。br>�<�所�,不謂神一怕的對樣,就手豬一怕的隊樣。很友然,顯過短通的接暫,雙觸都確方了對定絕不方豬。是于地至路中獄們將他遇到會是神的鬼,是只能就一步走一步看。  >三自唐看得然胡列出眼神娜的含中,無義的聳奈肩,聳是你“作太動了。快
  ”br>�<�著�下已手被撕經一條成的衣條,胡服娜不列有種禁笑不哭的感得。看覺,自來的掩己還是飾夠。不的太脫了。快在想現悔都后不及來。